查看完整版本: 女皇英文 - 馮睎乾

yum 2021-3-14 18:04

女皇英文 - 馮睎乾

女皇英文 - 馮睎乾
6小時前


路透社
columnist
專欄作家 : 馮睎乾



梅根指控英國皇室,白金漢宮迅速替女皇發聲明,僅用短短六十一字,措詞簡潔得體,語調不慍不火,很多香港人都擊節讚賞,尤其那句「some recollections may vary」(回憶或有出入),人皆直豎拇指,說什麼綿裏藏針的。

女皇的氣度與優雅,我自然佩服;這封出自白金漢宮文膽手筆的官樣文章,也沒令人失望。然而師爺手筆《秋水軒尺牘》不管如何流暢可誦,恐怕也沒人會奉為中國文學瑰寶。不過香港人近年耳濡目染,都是「不忠誠廢物」所說的廢話,女皇英文一出,當然要跪拜了。

試想白金漢宮回應,假如翻譯成黨八股,肯定是:「哈利、梅根接受別有用心的所謂傳媒訪問,惡意抹黑以女皇為核心的英國皇室,嚴重傷害全英國人民的感情。他們的指控穿鑿附會,指鹿為馬,完全不符事實,不負責任。梅根的言論有煽動人民仇恨女皇之嫌,我們將依法嚴懲造謠者和散播謠言的媒體。」

現在難得看見似樣的官話,基於「錨定效應」,大家難免飄飄然有凌雲之嘆。但如果要編英文《古文觀止》,女皇這份聲明是遠不夠份量的。以英式英語罵人,經典之作我一定選1755年約翰生博士(Dr Johnson)寫給齊斯特菲伯爵(Earl of Chesterfield)的信。

當年約翰生計劃獨力編寫英語字典,開始的時候拜訪齊斯特菲,希望獲得資助,可惜受冷待。其後七年,約翰生孜孜不倦編字典,齊斯特菲一直不聞不問,但就在字典大功告成之日,齊斯特菲卻忽然衝出來搶光環,發表兩篇文章「支持」約翰生,令心高氣傲的約翰生勃然大怒,寫了一封傳頌千古的信,以冷嘲的口吻、典雅的修辭,申明全憑一己之力編成字典,妙語連珠地戳穿齊斯特菲的偽善。

約翰生這封信,被譽為英國文壇的「獨立宣言」,到底怎樣精彩,明日續談。

電郵:[email]philomusus@gmail.com[/email]

yum 2021-3-15 17:58

英式罵人的經典 - 馮睎乾
6小時前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system

路透社
columnist
專欄作家 : 馮睎乾
A
A
A
英國文學史上最經典的罵人文章,我首選1755年(昨天誤書1775年,抱歉 )約翰生與齊斯特菲伯爵書。英式罵人最高境界,決不是含住欖核轉彎抹角,一副討厭的師爺腔,而是字字珠璣直陳其事,鞭鞭有力直斥其非。約翰生致齊斯特菲的信,就是歷代英國文士都擊節的範文。

今天很多寫作人開Patreon,三百年前英國文人就找patron (恩主,贊助人)。昨天提到約翰生編英語字典,找齊斯特菲伯爵支持,可惜不獲青睞,只得到零星贊助。七年後字典殺青,伯爵竟出文吹捧約翰生,自稱patron,於是約翰生就回了他一封信。
此信先禮後兵,一開始感謝伯爵撰文褒獎字典,繼而筆鋒一轉,寫當年初訪伯爵,有幸識荊,光榮之至,覺得自己是「Le vainqueur du vainqueur de la terre」(大地征服者的征服者)。這句話用上法文,漫不經心就拋了書包——它取自十七世紀法國詩人Georges de Scudéry的史詩首句「Je chante le vainqueur des vainqueurs de la terre」(我歌唱大地征服者們的征服者)。誇張的話用外語就更誇張,當然旨在反諷。
然後約翰生開始來真的,說自己七年來孤軍作戰,並未得到恩主幫忙。整封信最沉重有力的,是中間只有一句話的一段:「The shepherd in Virgil grew at last acquainted with Love, and found him a native of the rocks.」(維吉爾詩的牧童終於認識愛神,發現他是岩石之民)英文不難解,只是背後有個典故,取自維吉爾的拉丁文《牧歌》第八首。維吉爾是當時英國紳士都讀過的,典故用得非常到肉,完全點出伯爵的冷漠,鞭屍而不失優雅。
緊接是充滿畫面感的比喻:「Is not a patron, my lord, one who looks with unconcern on a man struggling for life in the water, and, when he has reached ground, encumbers him with help?」伯爵根本冇得駁。
據說齊斯特菲收信後沒有動怒,反而放在桌上任訪客翻閱,更大讚約翰生寫得好,就像武則天看了駱賓王的〈討武曌檄〉,居然情不自禁讚歎。伯爵也很高明。對英國文學有興趣的朋友,實在不能錯過約翰生這封信。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女皇英文 - 馮睎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