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評論] 共產黨殖民香港犯了戰略性錯誤

共產黨殖民香港犯了戰略性錯誤

共產黨殖民香港犯了戰略性錯誤

張三一言


[一] 死亡威脅是最高統治藝術
中共要實行一黨專政有效,大概只有一個辦法:回復大躍進餓死幾千萬人狀態。統治者最高的統治術是,讓人民處於餓死邊緣,讓人們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填滿肚皮的掙扎中去;沒有剩餘體力和精力法找精神糧食;天文數字維穩費可以分文不花,權貴又有一大筆公帑可貪。
因為共產黨沒有做到這一點,所以大陸食飽飯的人民出現要自由要民主的訴求;即使用了天文數字維穩費也枉然,人民的民主訴求有增無減。
人的第一要求是生存,在生存與自由民主等理想中,人們必然選擇生存捨棄自由民主理想,所以,只要共產黨把人民推向災難沉重的餓死邊緣,最好是遍地餓殍,給人民以恐怖和警告:你就要餓死了。在這時,統治者宣佈:聽話者有飯吃,不聽話者餓死;這一來,統治者一定能夠全面管治人民,而且會管治得肥婆坐塔-TUP TUP撼(管得貼貼服服)。
香港人民,現在中國的一部分中國人之所以要求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的東西,就是因為出現了食飽飯之後還有閒餘時間和精力的人民;人民有一個填不滿的胃口,一有空閒就不安份:食飽了物質糧食,還要食精神糧食:要求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奢侈品。
所以,置全國人民於餓死邊緣,是最高最佳的統治藝術。
共產黨在英國政客配合下,把香港“回歸”到中共手理,這是共產黨大成功之業。可惜的是,有英國人把香港人富起來在先、自由起來在先,造就可以爭民主的有利條件在先,使到香港人食飽飯冇事做,去找自由法治等奢侈品來嘆(享受)。這一來,香港人與共產黨一黨專政統治就水火不相容了;共產黨倒還有一些先見之明,還能正視現實,於是才有一個兩制這一怪物。說它是怪物,因為為共產黨竟然保留和助長香港反共反一黨專制的一制。雖則共產黨初心裡的香港一制只是指馬照跑舞照跳鳳姐照抱的資本主義生活、資本主義生活(經濟);可惜,不是每個食飽飯有空閒的香港人都是馬迷舞迷唯利是圖的人,還有政治迷思想迷價值迷,這些人要保原有自由,共產黨尚可暫時容忍,但是,他們竟然搞起甚麼真民主真普選這一與共產黨不能並存的一套;這一套今時已經泡湯作結。於是就催生了香港本土、香港自決、港獨。
除非共產黨有膽量又有能力把香港變成臭港,把有飽飯食的香港人置於餓死邊緣,否則,共產黨就沒有辦法統治香港。

[二] 共產黨殖民香港犯了戰略性錯誤
共產黨接收一個富有,人民食飽飯後還要搞政治的香港,成為香港新殖民宗主國,犯了執粒穀失間屋的戰略性錯誤;共產黨對這一錯誤還沒有到覺察的時候:還在歇力控制香港,所謂中央全面管治香港,對香港管治是實質性的,就是證明。
說共產黨接收香港犯了戰略性錯誤,是因為香港的功能不是防守性的,而是進攻性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這一成套的普世價值成了香港人內在思想;這一普世價值是進攻性的,它無可避免必定要向專制獨裁進攻;而且不僅僅是香港單獨行動,還是伙同世界亡共之心不死的政治力量合攻。合攻正在大陸進行中。
共產黨對敵鬥爭經驗豐富老到,但也死板僵化:用硬力量對敵作物理性消滅,或關門洗腦。可惜,這一套完全沒有辦法用之於香港;對香港的意識型態進攻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現在,在香港出現的反本土反港獨和本土港獨之爭,就是共產黨反動硬實力和香港先進軟實力交戰。
今天的形勢是,硬實力方面共產黨處於攻勢,軟實力方面香港處於攻勢。
攻防戰結果會怎麼樣?
風物長宜放眼量,放長眼睇好了。

[三] 如果香港回歸中華民國
政治沒有如果,但思考問題可以如果。如果香港回歸中華民國會怎麼樣?
如果香港回歸中華民國,對共產黨有利。共產黨雖則少了一個現代化城市,但是更重要的是少了威脅其一黨專政生存的自由民主思想;共產黨只要在中港邊界建築一條東方深圳圍牆,嚴防中港交流就比現在安全得多了;可以省下不少維穩費。
如果香港回歸中華民國,對香港有利。對香港之利是明顯可見的:少了極權剝奪香港自由,少了極權阻止香港的民主建設:實行真民主真普選不但沒有難度,還是必然應然之事。
如果香港回歸中華民國,當然對台灣有利;加強中華民國的內在實力。
香港回歸中華民國對共產中國、中華民國、香港三方都有利;香港人無需花重大代價去爭取自由民主。

[港獨-香港復國之五十六]

TOP

新年進步,身體健康,天氣凍要着多幾件衫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