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國際新聞] 日本30年對華援助2248億人民幣

日本30年對華援助2248億人民幣

日本30年對華援助2248億人民幣

2008-02-21 21:31:15 來源: 南方網(廣州)
1979年至今,中國共獲得日本約2248億元人民幣的開發貸款以及各種形式的技術合作和無償援助,特殊的歷史原因以及複雜的民族情感,使這個規模巨大的援助行動並不為大多數中國人所知。
1970年代末,中國改革之初,缺少大量資金,當時的世界對中國還缺乏明確感。那時,日本是第一個支持中國的國家。
不管是對放棄戰爭賠款的善意感謝,還是中日貿易的客觀需求,日本對華開發援助成為早期中日關係改善的一個象徵,也為中國早期的基礎設施建設作出了重大貢獻。
1989年之後,日本政府也是第一個恢復對華援助的國家。從1997年到2001年,日元對華貸款進入了高峰期,2001年達到2144億日元(約142億元人民幣)的峰值。
與中國經濟發展的脈搏跳動相一致,30年間,日本對華援助從沿海到內地,幾乎涉及中國發展的各個領域——從中國早期的能源、運輸等基礎建設,到農業項目,再到環保、人才培養。迄今在國內已有200多個項目。
除日元貸款之外,在中日關係風風雨雨的30年間,日本通過派遣海外協力隊、年長志願者等方式,為中國提供大批志願者、專家,遍佈中國的文化、教育、衛生、環保等領域。曾經因歷史問題水火不容的兩國,因為援助,在扶貧、傳染病防治、水資源利用等領域搭起了交流的平台。
30年後,2007年日本與中國雙邊貿易額達到2630億美元,中國也首次超過美國成為日本第一大貿易夥伴。
今年3月,日本最後一次向中國提供日元貸款後,日本對華貸款即將結束,不過日本的對華援助還將存在。




日本對華貸款援助總額(圖片來源/CFP)

貴陽特殊鋼公司接受日本援助前後的廠區環境對比(資料圖片)

「雪中送炭」
再過幾個月,日本國際協力銀行北京代表處副總代表中裡太治就要換辦公地址了。
根據日本政府要求,2008年3月,日本最後一次向中國提供總額為463億日元(約31億元人民幣)的貸款後,將不再新增對華日元貸款——已經實施近30年的日本對華貸款項目即將結束。
中裡太治所在的日本國際協力銀行負責對華的日元貸款,今年10月,這家機構將與負責對華技術合作以及無償援助的日本國際協力機構合併。
30年前,它們正是隨著對華開發援助的實施而走到了中國。據日本外務省提供給南方週末的數據顯示,30年來,日本對中國實施的經濟援助總額約為3.4萬億日元(約2248億元人民幣)。
日本對華援助的範圍包括中國的鐵路、公路、港口機場等經濟領域的基礎設施建設,以及農村開發、環境保護、醫療保健水平的提高等廣泛領域,項目遍佈中國所有的省、自治區和直轄市。
在很多中國人耳熟能詳的項目,諸如北京地鐵一號線、北京首都機場、武漢長江二橋等項目建設中都使用了日元貸款。以北京地鐵一號線為例,其日元貸款佔到總投資的20%。
1979年12月,時任日本首相的大平正芳訪華時宣佈,日本為支持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將向中國提供日元貸款和技術合作。此前,中日邦交正常化時,中國政府宣佈放棄日本的戰爭賠款。
此時中國剛剛打開國門,由於外匯儲備有限,但又急需外匯資金配套引進技術和大型設備採購,利息低、週期長的日元貸款恰好解了燃眉之急。
1980年,日本正式向中國提供日元貸款,1年後,日本又開始提供無償援助。這些資金中,90%的援助是日元貸款,約10%是無償援助。
伴隨著日元貸款,1980年,中裡太治的「前輩」竹內克之來到了陌生的中國,竹內成為了日本海外經濟協力基金(日本國際協力銀行的前身)北京代表處的第一任首席代表。
這位在「後輩們」看來開朗、精力充沛的竹內克之,連任兩屆首席代表,在中國待了近6年。令竹內克之最難忘的是當時中方積極用心舉辦的學習班。這些學習班的內容涉及國際競爭招標的必要性和有效方法等多種課題,還有定期的業務例會、現場實踐等。
根據協議,第一批日元貸款從1979年到1984年共分5個年度簽署協議,貸款額為3309億日元,主要用於「兩港兩路」建設——秦皇島煤碼頭二期工程以及與其配套的北京到秦皇島鐵路,石臼所港和兗州到石臼所鐵路。
中裡太治介紹,協力銀行每次都仔細研究中國的五年計劃,讓日元貸款與之相配合。而中國政府在制定「六五」到「九五」計劃時,都將日元貸款作為國家重點建設項目。
不管是對放棄戰爭賠款的善意感謝,還是中日貿易的客觀需求,作為中日經濟關係改善的一個象徵,日元貸款已經成為中日關係改善的一個象徵,為中國早期經濟騰飛作出了重大貢獻。此後,幾乎每屆日本首相訪華時都帶來日元貸款項目。
1984年3月,中曾根首相訪華時承諾為中國提供7個項目4700億日元貸款,4年後,竹下登首相訪華時,再次承諾從1990年到 1995年提供42個項目8100億日元的貸款。這些貸款項目涉及碼頭、港口、鐵路、水電站、電力、通訊等領域。
1992年,年僅26歲的中裡太治一邊在日本海外經濟協力基金工作,一邊在北大學習中文,在遊歷中國的大地之時,他最深的印象就是中國西部的貧窮、落後,特別是當地的機械化水平、城市建設都很落後。
如同乾涸的大地,經歷動盪歲月的中國需求大筆基礎建設資金。日元貸款對於當時的中國來說,可謂雪中送炭。日元對華開發援助的總額在 1994年佔到中國GDP的0.29%。「必須看到,在中國經濟的起飛過程中,日本對華貸款為中國的基礎設施建設作出了重大貢獻。」金熙德,這位長期研究日本對華開發援助的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長感慨道。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