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中國沒有希望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中國仍是發展中國家 產業總體處於全球中低端
https://www.hk01.com/%E8%AD%B0%E4%BA%8B%E5%BB%B3/259244/%E5%9C%8B%E5%8B%99%E9%99%A2%E7%B8%BD%E7%90%86%E6%9D%8E%E5%85%8B%E5%BC%B7-%E4%B8%AD%E5%9C%8B%E4%BB%8D%E6%98%AF%E7%99%BC%E5%B1%95%E4%B8%AD%E5%9C%8B%E5%AE%B6-%E7%94%A2%E6%A5%AD%E7%B8%BD%E9%AB%94%E8%99%95%E6%96%BC%E5%85%A8%E7%90%83%E4%B8%AD%E4%BD%8E%E7%AB%AF

官方新華網11月14日報道,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3日在新加坡之行中,出席「新加坡講座」和「通商中國」論壇,發表題為〈在開放融通中共創共用繁榮〉的演講。其間他表示:「中國仍然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實現現代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需要付出艱苦努力。」

就「全球貿易緊張局勢」,李克強表明,中方主張的公正公平貿易,是基於世貿組織的多邊性、包容性、非歧視性等原則,反對將單邊規則強加於人,反對以公平貿易之名行保護主義之實。

對於東亞事務,就經濟方面,中方將採取互利和靈活的態度,同各方繼續推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談判,爭取在2019年完成進程。就安全議題,李克強指中方願與東盟各國共同努力,全面有效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爭取未來3年完成「南海行為準則」磋商。

李克強又提到,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目前中國已是世界第2大經濟體,國民生活水平顯著提升,其中有得益於全球經貿秩序之處:「中國的發展成就,也得益於對外開放。開放使中國融入了全球分工體系和產業鏈、價值鏈,發揮了比較優勢,提高了競爭力和發展水準。」

強調中國為開放付出很大代價

不過他亦強調,中國在開放過程中也付出很大代價,例如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時,部份領域承擔的義務遠超發展中成員,甚至接近發達成員,包括農產品關稅降至15%左右,僅為世界平均水平的1/4。又由於開放競爭,國內有的企業倒閉、工人下崗,有的商品市場國外品牌居多,譬如乘用車,此後中國亦多年自主降低關稅,進口額增長多年來都高於全球平均水平。

至於未來政策方針,李克強表明:「人民幣單向貶值對中國弊多利少,中國絕對不會搞競爭性貶值,相反還要為匯率穩定創造條件。」中方亦會嚴格保護知識產權,決不允許強制轉讓技術,審批外商投資專案不以技術轉讓為前提。

李克強:醫教衛生與發達國家差距大

李克強同時指「中國仍然是一個發展中國家」,理由為中國人均GDP只相當於世界平均水平的80%左右。國內傳統產業比重大、改造提升任務繁重,產業總體上在全球處於中低端。 城鄉區域發展亦不平衡,部份農村和偏遠地區基礎設施仍很落後,當中有近6億農民和2億多農民工,生產生活條件遠未達到城市居民水平。他還稱中國教育、養老、醫療、衛生等社會保障和發達國家差距很大。

探射燈:中國人口稱冠 GDP全球次席 第三大國土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81116/bkn-20181116000436010-1116_00822_001.html




中美貿易戰開展以來,雙方在經濟及政治層面上角力不斷,惟美國「如意算盤」沒有打響,數據顯示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持續加劇。中國「軟硬」實力均不容忽視,多個國際調查顯示,中國在經濟、軍事及旅遊等層面,在全球均名列前茅。經濟學者認為中國經濟增長持續強勁,不排除數年內取代美國「一哥」位置。有政治學者不諱言,美國已憂慮中國威脅其地位,視之為重要競爭對手,在外交政策及國際貿易上都設法抗衡。

中國近年經濟發展迅速,國內生產總值(GDP)已逼近美國,按世界銀行公布數字,去年中國GDP逾12萬2千多億美元,僅次於首位美國的逾19萬3千多億美元,遠遠拋離排行第三的日本。中國為全球人口最多國家,今年最新預測逾13億9千萬人,中國的人均GDP約為8800美元,在世界排行約70位。

除了經濟表現外,調查顯示中國有着不少鮮為人知的數據。除了人口是世界最多、國土面積位列世界第三外,在旅遊業收入上,中國亦位居世界前列,根據世界旅遊組織今年8月發表的《世界旅遊組織旅遊亮點2018年版》,去年全球最多國際遊客目的地,中國排名第四,有近6100萬名國際旅客。而中國人去年在國際旅遊上花費更達2580億美元,幾乎佔全球總支出的5分1。而世界最悠久歷史及體育強國方面,中國實力更是毋庸置疑。

今年開打的中美貿易戰,美國針對中國入口產品加徵關稅,從而減低貿易逆差,不過,最新數據卻顯示事與願違,美國9月份的商品貿易逆差已擴大至760億美元,創下半年新高紀錄。作為美國最大貿易逆差來源的中國,9月份的數字亦增加至402億美元,數字亦創歷史新高。

「貿易戰係針對潛在對手,中國係一個有威脅性嘅競爭對手!」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歐洲文獻中心主任楊達指,美國總統特朗普以重振美國為政策目標,視一些國家包括俄羅斯及中國為競爭對手,尤其對中國的重視程度較90年代明顯增加,甚至擔心中國會威脅其王者地位,近年亦積極與中東、澳洲及日本的亞洲國家加強經濟合作,作為抗衡中國實施「一帶一路」的手段。

珠海學院商學院院長何濼生認為,貿易戰在整體經濟影響上,美國的損失大於中國,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貿易戰對中美兩國2019年GDP的影響分別是下跌1.6%及0.4%,跌幅上中國較多,但按照基數及整個增長數值,則美國較小,若貿易戰持續至2020年,美國的GDP的下跌幅度會進一步增至1.1%,接近整體增長的一半。他更不排除中國GDP在此消彼長下,假以時日會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的經濟強國。

TOP

【不符事實】李克強:中國已經不是發展中國家說法 不符合事實 (10:07)
https://m.mingpao.com/fin/instantf2.php?node=1541556507367&issue=20181107
《中國日報》引述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表示,中國經濟已經比較發達,應當承擔發達國家的義務,這是不符合事實的。目前中國人均GDP不到9000美元,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80%、歐盟的四分一。無論按照世界銀行的人類發展指數(中國排名第86位),還是2030年可持續發展相關指標衡量,中國都具有發展中國家的主要特徵。中國作為最大發展中國家願繼續承擔與自身發展水平和能力相符的義務。

TOP

習近平一步倒退四十年
(中國資深傳媒人 呂月) - 呂月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1003/20513423

今年是鄧小平確定中國改革開放的40周年,在中美貿易戰越打越激烈的形勢下,黨媒和大外宣一直在製造習近平要二次南巡的輿論。自鄧小平92南下,「南巡」就成為「重啟改革」的代名詞。但是習近平出乎意料地來了個南轅北轍,放棄今年的聯合國大會而到東三省巡察。在北大荒七星農場他對工人說:「中國人把碗端在自己手裏,裝自己的糧食。」中國當前糧食進口已經佔45%,這是中國經濟進入全球體系的結果,習近平這句話實際是空話,中國農業生產要素非市場化的配置,導致農業生產的低水準,越來越滿足不了14億人口的需求。比較王岐山說的讓中國老百姓「喫草」,習近平要空泛得多。

習近平作為「一錘定音」的最高領導,為甚麼要講空話呢?這在於習和他的智囊團一再錯誤估計美國,只把特朗普看作是一個想賺錢的商人,堅持「以牙還牙」的必然結果。特朗普是今年聯合國大會當然的世界領袖,他的講話對習和中共統治集團猶如五雷轟頂,特朗普用「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代替911之後的「恐怖主義」,認為這是對美國和世界安全最大的威脅。對於一直稱為朋友的習近平不惜割袍斷義,不再是朋友。

而習近平在黑龍江視察國企時,第一次回應了特朗普,他說:「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上升,逼着我們走自力更生的道路,這不是壞事,中國最終還是要靠自己。」今年3月習近平修憲,政治上退回到毛時代的終身制。清華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閻學通,是最早的中國崛起鼓吹者,他倡導政治決定論,主張武力解放台灣,最近幾年發言減少,被國際看成貿易戰的主和派。他最近在一篇論文中警告:「中國有回到毛澤東時代孤立無援停止狀態的危險。」而自力更生和國進民退、私有經濟退出一樣,正是經濟上的大倒退。

「自力更生」在中共歷史上共提出過四次,習近平是第四次。前三次都是毛澤東提出的,第一次是1942年,陝甘寧邊區的大生產運動,其中最突出的是王震領導的359旅在南泥灣種大煙。第二次是1961年,毛澤東發動大煉鋼鐵、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同時搞原子彈,把大量糧食出口,導致三、四千萬人餓死。第三次是1975年,十年文革使得國民經濟到了崩潰邊緣的前一年。鮑彤說過:「改革改甚麼?就是改毛澤東的錯誤。」毛澤東三次提出自力更生,都是伴隨着歷史上他犯下的嚴重錯誤,造成災難性的惡果之後,對人民的忽悠。貿易戰一開始,官方就提出共克時艱,習近平提出自力更生,絕不是像他自己說的「不是壞事」,他也絕對逃不出毛澤東的窠臼,正是他應該一個人負責的政治、經濟、打貿易戰的錯誤,給國家和人民帶來巨大災難已經集中顯現。

「四個自信」走向破產
閻學通在接受採訪時說:「當特朗普採取保護主義策略時,中國應該打開大門,迫使國有企業改革。」「我沒有得到回應。沒人聽我的。」作為體制內官學一體的重量級學者,表達了他的失望。

習近平至今還把打貿易戰的期望寄託在美國中期選舉特朗普失利。美國傳媒報道,特朗普幾周內要繼續大規模反擊中國。計劃公佈中國對美敵對行動的最新訊息、佈置反制計劃,對網絡攻擊、選舉干預、知識產權盜竊在內的戰爭惡意活動予以揭露和反擊。美國政府已經整理出了大量數據以支持對中國的指控,要向世人展示中國是如何滲透美國的。這將使習近平國內外進一步陷於孤立。當前習近平應對國內民怨和官學商界不同的意見就是暴力維穩和封殺言論,說明他的「四個自信」走向破產。貿易戰的結果也將使習近平多項內外政策瀕臨失敗。

最近高層流傳出這樣一個消息,習近平的一個侍衞長(一共三個)抱着9,000萬美金到上合組織的某斯坦去買「情報」,對方交來一大摞資料,這位侍衞長就要付款,被隨行的繙譯打住。繙譯看了全部資料,可稱為情報的不到兩行字。經過討價還價,付了150萬美金。這樣的一帶一路上的朋友,可不止一家。
We Are Hong Kong!

TOP

【即時文摘】順豐快遞的一國兩制(梁文道)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realtime/article/20190113/59135368

上星期回臺北見見朋友,正是習近平對臺講話出爐,「一國兩制」成為民間熱門話題的時刻,居然恰巧給我碰上一件和一國兩制不知道算不算是有關係的事。  

相關新聞:【順豐審查●不斷更新】台北寄「敏感書」返港被拒 梁文道回應:非常震驚

既然到了臺北,免不了又要買一大堆書回來。近幾年身子不如從前,開始搬不動這麼多書了,就只好讓酒店前檯安排速遞。儘管這筆運送費用可能抵得上好幾本書的價錢,但我輩中人都曉得,買書的時候是很難計較這些的。這一次我照辦煮碗,離店那一天留下了好幾袋書,輕輕鬆鬆上路,等着回家檢閱所獲。結果等了幾天都沒有消息,正想打回酒店問問是怎麼回事,就收到了酒店的郵件:  

「因為中國最近對文章及書冊內容有管制,有三本書快遞無法替您寄送:  

相關新聞:【順豐審查】3本書被拒寄送 內容講啲乜?

1《滾出中國》
2《大辯論》
3《思想史》  

以上三本書已先幫您拿出來存放櫃檯,待您下次入住時再交還給您。此次順豐是以貨到付款方式寄送,之前的信用卡授權會取消。」  

這真是讓人意外。我每年都至少回臺北一趟,每一趟都住在同一家酒店,每一次也都請他們替我安排快遞,把書送回香港,可從來都沒發生過類似的事。大概在大陸住得太久,我第一個反應竟然是先檢討自己,看看是不是自己買了什麼不應該買的東西,又寄了些什麼不應該寄的事物。《滾出中國》是我活該,看名字就知道不是什麼好玩意,它就該滾出中國。但是《大辯論》和《思想史》呢?這兩本書有問題嗎?於是我趕緊查了一下,發現《大辯論》原來早有大陸版,只是譯者不同,翻譯出來的書名也不同,簡體字版叫做《大爭論》。這兩個版本,都來自美國保守派公共知識份子Yuval Levin的英文原著《The Great Debate: Edmund Burke, Thomas Paine, and the Birth of Right and Left》。這本書談的是一個思想史上的重要時刻,那就是法國大革命時期,英國的伯克(Edmund Burke)和潘恩(Thomas Paine)的辯論,一場近代西方思想史上左派與右派之爭的根源性事件。從內容上看,這本書應該一點問題也沒有,更何況它早有大陸「中信出版社」的版本,怎麼會過不了管制?  

轉念一想,我卻又覺得這個管制管得有道理了。首先,自從政府幾年前換班之後,大陸書業就有了「回頭看」的做法。意思是凡在「新時代」之前出過的書,都得回頭重新審查。就算是從前經過審批,拿到書號的合法出版物,也都不意味着它在「新時代」就能自動再版再印。可能是過去幾年太過寬鬆,一大堆包裹在「自由」和「民主」等名號下面的書,原來都是夾帶西方所謂「普世價值」的毒草;還有一些批判德國納粹和反省前蘇斯大林時期的歷史著作,分明就是含沙射影,指桑罵槐;更別提一些關於反右、文革乃至於大饑荒的回憶錄和文學作品,那純粹都是「歷史虛無主義」的載體。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大辯論》就很有可能是以前可以出,但現在絕對不能再上架的那種書了。左派右派這種事,是你們今天可以隨便妄議的嗎?  

然而,《大辯論》的簡體版2014年8月面市,離習近平上臺也已過了一年多,是「新時代」的產物,可見它並非栽在「回頭看」手下。那會不會純粹是繁簡二版譯者不同,內容完整程度或者也不一樣,所以必然要把臺灣這個本子當成另一本書來看呢?極有可能。去年就出過這麼一件怪聞。一位名滿天下,望重士林的歷史學家從美國教完書回來,一入境就遭到海關扣起行李箱中的幾本書。其中一本正是這位學者中文論著的英譯版。請注意,這部英文學術專著出自全球最受尊崇的學術出版社之一,而它的中文版還是現在在大陸買得到的學術暢銷書之一,那為什麼換了英文就進不了中國呢?縱使學富五車,這位溫文爾雅,說理通透的大學者,也還是說不過認真負責的中國海關。事後我們都猜,那是海關見到這本書上有「China」這個字,神經自動繃緊的緣故。你知道,今天海關見到X光機中有裝着書的行李,其緊張程度堪與見到毒品相比。  

總而言之,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寧可殺錯一千,不可棄卻一子。於是我也就明白了另外一本書不能從臺灣寄回香港的原因了。那本《思想史》其實是臺灣一本學術期刊,我買的這一期是它的第七期,為了請大家幫我檢討,同時也想聽聽「順豐快遞」的解釋(儘管我知道他們多半不會理我),請大家不要介意我列出這一期《思想史》的完整目錄:  

【論文】
汪榮祖 道不同終不相為謀:論章太炎與孫中山革命思想的異趣
羅志田 曲線救文化:梁漱溟代中國「舊化」出頭辨析  

【英華字典與思想史研究專號】
沈國威 近代英華字典環流:從羅存德,井上哲次郎到商務印書館
陳建守 雙語辭典與詞源考索:以「啟蒙運動」為例的討論
阿爾伯特‧霍夫斯塔特著、張哲嘉譯 從出版社的角度談辭典出版  

【書評及書評論文】
傅揚 評介Yuri Pines, Paul R. Goldin, and Martin Kern eds., Ideology of Power and Power of Ideology in Early China
盧華 孫中山的第三條道路:張朋園《從民權到威權》
曾國祥 開明的柏克
【研究紀要】
理查‧柏克著、陳禹仲譯 什麼是「舊體制」?  

不知道各位怎麼想,我猜這裏面比較讓人忌諱的字眼可能是「革命」、「威權」和「舊體制」甚至「啟蒙運動」(總不會是孫中山吧?)。以我對今日氣氛的嗅覺,這些字詞讓人起疑是絕對有可能的。  

那麼到底是誰在起疑?誰在害怕?我打電話去追問,酒店的人語焉不詳,就說是「順豐」的意思,和他們無關。如果這是順豐快遞的決策,那這是書籍帶回他們臺北的運送中心之後,有專人在檢查書籍嗎?還是快遞小哥直接在酒店現場一本一本地審閱這些東西合不合格?那是他們手上有一份不准運送的書籍清單?還是反過來,有一份更為浩大的和合格書籍名錄?又或者說,乾脆是他們的工作人員憑自己的判斷力來把握?這些人都是臺灣人對吧?他們是已經經過專門訓練,猶如大陸的審查員那樣,個個慧眼獨具?還是他們在揣摩對岸的意思,想像有些什麼文字和觀念是過不了臺灣海峽的?無論如何我請酒店想想辦法,找回一些我們以前合作過的老夥伴,可是他們卻寧願去郵局專門替我跑一趟,用回最傳統的郵政服務。其實去年之前,這家酒店送快遞回香港給我,不是經過DHL,就是UPS,他們是打從什麼時候開始只用順豐快遞的服務呢?是因為那兩家傳統快遞公司都打不過順豐?還是在臺北住店,而又多有需要托送東西的遊客多半是大陸客,所以為了方便,他們就和順豐快遞獨家捆綁起來?沒辦法,這是市場的力量。大陸的市場那麼大,企業那麼有實力,你能不順着他們走嗎?  

當然,香港人對於這個問題,首先要想到的,應該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香港也被納入了這套書籍和文章內容管制的系統?我也抗議過了,告訴這家酒店的員工,從境外寄任何書籍到香港都不是問題,畢竟以我所知,香港還沒有這套管制書籍進出口的法令(也許我所知有限,其實早就有了這套規矩,只是我沒意識到罷了)。電話那一頭,可憐的酒店服務人員支支吾吾,他好像不大相信香港在這方面跟大陸真的不一樣。這不怪他,經過這次遭遇,連我都懷疑,其實「一國兩制」老早就推行到臺灣去了。

【順豐審查】3本書被拒寄送 內容講啲乜?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113/59137824

香港文化人梁文道早前在台灣買書後,透過酒店找快遞公司把書寄回港,其中3本卻遭順豐快遞拒絕,「被拒絕」的3本書分別是《滾出中國:十九、二十世紀的國恥,如何締造了民族主義的中國》(Out of China: How the Chinese Ended the Era of Western Domination)、《大辯論:左派與右派的起源》(The Great Debate: Edmund Burke, Thomas Paine, and the Birth of Right and Left)及學術期刊《思想史》第7期。梁文道表示,懷疑當中字眼如「革命」、「威權」和「舊體制」甚至「啟蒙運動」等,讓人忌諱,令《思想史》這本期刊被截被順豐速遞拒絕寄送來港。  

相關新聞:【順豐審查●不斷更新】台北寄「敏感書」返港被拒 梁文道回應:非常震驚

《滾出中國》的作者是畢可思(Robert Bickers),他爬梳了一戰結束至中國共產黨於1949年掌權間的歷史,書中呈現足以撼動全球經濟發展的中國,在國際各處以強權姿態橫行,不斷上演古怪、敏感、霸道又愛鬧脾氣的外交風格。強國背後,卻是200年來沉重的屈辱,以及未竟的中華偉業。難怪梁文道也稱,「《滾出中國》是我活該,看名字就知道不是甚麼好玩意,它就該滾出中國」。  

《大辯論:左派與右派的起源》,作者李文(Yuval Levin),這本書談的是法國大革命時期,英國的伯克(Edmund Burke)和潘恩(Thomas Paine)的辯論,一場近代西方思想史上左派與右派之爭的根源性事件。從內容上看,看不出這本書為何會出事,而且《大辯論》於2014年8月時已有大陸版,只是譯者不同,繙譯出來的書名也不同,簡體字版書名叫《大爭論》。  

相關新聞:【順豐審查】官網列明僅禁淫穢物品到香港 寄大陸則禁反動書刊

學術期刊《思想史》第7期則收錄了:
【論文】
汪榮祖 道不同終不相為謀:論章太炎與孫中山革命思想的異趣
羅志田 曲線救文化:梁漱溟代中國「舊化」出頭辨析
【英華字典與思想史研究專號】
沈國威 近代英華字典環流:從羅存德,井上哲次郎到商務印書館
陳建守 雙語辭典與詞源考索:以「啟蒙運動」為例的討論
阿爾伯特‧霍夫斯塔特著、張哲嘉譯 從出版社的角度談辭典出版
【書評及書評論文】
傅揚 評介Yuri Pines, Paul R. Goldin, and Martin Kern eds., Ideology of Power and Power of Ideology in Early China
盧華 孫中山的第三條道路:張朋園《從民權到威權》
曾國祥 開明的柏克
【研究紀要】
理查‧柏克著、陳禹仲譯 甚麼是「舊體制」?

【順豐審查●不斷更新】台北寄「敏感書」返港被拒 梁文道回應:非常震驚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113/59137761

(新增動新聞)香港文化人梁文道今日在《蘋果日報》名采刊登的專欄文章,指本月7日到台北探望朋友,照慣例買了不少書,然後請酒店幫忙寄書回港。但他等了幾天都沒消息,正打算詢問時便收到酒店電郵,寫着:「因為中國最近對文章及書冊內容有管制,有三本書(台灣順豐)快遞無法替您寄送:1《滾出中國》2《大辯論》3《思想史》」。  

相關新聞:【順豐審查】3本書被拒寄送 內容講啲乜?

對於台灣順豐拒絕將「敏感書」送遞往香港,梁文道接受《蘋果》獨家訪問時表示,過去曾多次從台灣寄書籍到香港,多透過DHL等速遞公司做託運,今次是首次遇上被拒送遞的問題。事發後,酒店職員只表示不太清楚詳情,僅表示是順豐那邊的決定。  

梁文道不認同三本被拒順豐拒絕送遞的書是「敏感書」,因為《思想史》期刊第7期純粹是一本學術歷史期刊,目錄只是有關孫中山、英文字典的繙譯等題材 ;《大辯論》更曾在大陸出版,現在香港亦有售。  

相關新聞:【順豐審查】官網列明僅禁淫穢物品到香港 寄大陸則禁反動書刊

梁文道坦言,事件讓自己非常震驚,因為大陸確有管制書籍出入口,但香港理應沒有相關管制,不知香港何時開始管制。梁文道亦質疑台灣順豐職員到酒店收件,之後卻拒絕送遞:「究竟他們是自我審查,還是有一份「清單」呢?不過,我自己就不太信有「清單」的存在。」  

梁文道表示,過去從台灣寄書返港,會用紙袋把書裝好再交到櫃枱,然後請酒店職員安排託運。快遞公司收件後,會拆開紙袋,將書和紙袋一併放入紙箱。究竟今次是否台灣順豐職員拆開紙袋時,發現「敏感書」而下決定拒絕送遞,則不得而知。  

梁文道在名采文章中亦質疑,酒店未選擇過去曾合作的DHL、UPS而選擇順豐快遞,是因為受制於大陸市場:「沒辦法,這是市場的力量。大陸的市場那麼大,企業那麼有實力,你能不順着他們走嗎?」梁文道最後稱「連我都懷疑,其實『一國兩制』老早就推行到台灣去了。」

另據台灣中央社的報道,台灣順豐公關覆稱台灣順豐是港資、不是中國順豐台灣分公司,但未有提及港資與中國順豐的關係。至於審查訂單部份,順豐公關回應指依各國海關管制規定處理,「不證實是否處理梁文道個案」。  

《蘋果》今午到旺角多間樓上書店查詢3本書的發售詳情。樂文書店及田園書店職員均表示,有向台灣書商訂購《滾出中國》,但目前未有現貨。樂文書店職員續表示,該書於去年年底出版,最快會於本周三從台灣運抵本港開售。職員表示,未曾聽聞從台灣寄書來港會被貨運公司或速遞公司拒絕,直言事件「難以置信」。  

樂文書架上亦有發售《思想史》1至7期,最新的第8期則未有現貨,同樣預期本周內有售。職員稱,該書入貨量少,銷量也不算多,但從未出現因政治或其他原因無法從台灣付運至香港。而序言書室職員則表示,沒有出售該3本書,亦不考慮入貨。

【順豐審查】官網列明僅禁淫穢物品到香港 寄大陸則禁反動書刊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113/59138092
We Are Hong Kong!

TOP

台順豐速遞員 拒收書運港
發言人:非公司政策 學者籲抵制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115/20591448

中國大學生學習思想 中小學強灌無神論
http://m.ltn.com.tw/news/world/paper/1261189

自由亞洲電台(RFA)十一日報導,中國高等院校應當局指示,去年開始強化政治必修課程「形勢與政策」,「以深入地推動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進學生頭腦」;在中小學,則加強灌輸無神論思想,學校將有宗教信仰的學生上報安全部門,並以獎金、零食,鼓勵學生舉發信教的父母或相互舉發。關注中國人權與宗教自由的網路媒體「寒冬」指稱,校園現在已成為「中共最大的洗腦基地」。

禁止宗教自由 要信只能信共產黨
化名「張凱」的湖北大學生向RFA表示,該校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落實「加強版」的形勢與政策課程,「大一到大四一學期都要上四節課,要寫作業、論文算成績,這個課考勤查得很嚴,大三、大四很多要實習的人也被要求強制回校(上課)。」

至於在前國家主席胡錦濤時代實施的四個公共政治必修課,也同步強化,「以前是開卷考試,現在愈來愈多變成閉卷。」

不僅如此,一些實施晚點名制度的學校更額外推出政治課程,例如收看中央電視台政論片寫感想。共青團中央也發起「青年大學習」行動,「就是在微信上看共青團推送的微課、做題目。需登記學校班級信息。除了洗腦還有監控的意味。」

化名「肖克」的安徽大學生表示,課程特別凸顯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相關內容。儘管許多學生上課時滑手機,抄論文虛應故事,但要憑藉個人領悟跳出中共塑造的話術圈仍很困難。

總部設在義大利的「寒冬」報導,去年下半年起,當局積極在中小學「教育」學生,不能有宗教信仰,「要信只能信共產黨」。在遼寧省營口市,學校通知家長,聲稱將向安全部門通報有宗教信仰的學生。

甘肅省蘭州市警方到學校宣傳,向公安局舉報信徒可獲得獎金一千人民幣(約四千六百台幣),舉報教會負責人則獎勵一萬到四萬人民幣(四.六萬至十八.五萬台幣)」,「如果爸媽信了宗教,趕快舉報;遇到陌生人傳教,要第一時間打電話舉報。」

中國各級學校在當局指示下,去年開始強化政治必修課程,並加強灌輸無神論思想,將有宗教信仰的學生上報安全部門,並以獎金、零食,鼓勵學生舉發信教的父母或相互舉發,校園已成為「中共最大的洗腦基地」。圖為山東省聊城市一所小學的學生,去年十二月在毛澤東一百二十五歲冥誕時,在課堂上朗誦其詩作。(路透檔案照)

[ 本帖最後由 WeAreHK 於 2019-1-16 13:13 編輯 ]
We Are Hong Kong!

TOP

習認中共面臨七大風險
學者:逢九必亂政權堪虞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125/20598558


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登台後一貫頤指氣使的習近平,進入2019年終於認衰,開年首場重要講話罕有大談危機,強調面臨七大風險,包括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和黨的建設等,要求屬下要「着力防範化解危機」。該講話連日來成海內外輿論熱點。有學者指,習的「風險論」或應驗中共「逢九必亂」魔咒,中共政權和領袖安全堪憂。

習近平是本月21日在中央黨校「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堅持底線思維着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開班式上發出「風險論」。研討班囊括中共黨、政、軍幾乎所有高層,實質相當於一次中共中央全會。中共喉舌報道習講話時已粉飾包裝,但從官媒這兩日解讀,仍可看出習講話的嚴峻。

「保持經濟發展穩定社會」
官媒報道習講話有兩重點:一是提高防範化解重大風險;二是保持經濟持續發展穩定社會。習強調,面對當下國際形勢、複雜敏感的周邊環境、艱巨繁重的改革發展,要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即太過於常見以至人們習以為常的風險),也要防範「灰犀牛」事件(即常被提示卻沒得到充分重視的大機率風險事件)。這是習首用金融術語表述政治危機。

保衞政權實指領袖安全
習還指這些風險包括「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黨的建設」七方面。中國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樊鵬指,今年是中共建政70周年,將「防範化解重大風險」作為這次省部級專題研討班主題,反映習「一以貫之的憂患意識、底線思維」。

內地政治學者榮劍指,習提出「政治安全」核心,是中共政權安全和制度安全,「其實保衞政權和制度安全,實質是保衞領袖安全。在專制極權體制下,領袖最不安全」。資深傳媒人程翔對美國之音表示,2019年中共忌諱特多,中國「逢九必亂」之說並非迷信,而是中共建政以來的歷史規律。1949年中共建政,1959年大饑荒、1969年中國與前蘇聯邊境爆「珍寶島」事件、1979年中越戰爭、1989年六四和拉薩戒嚴、1999年鎮壓法輪功、2009年新疆七五事件等。「過去幾十年,大概每10年中共就會有一亂。」

前日,習近平又在中央深改委會議提出「十大任務」,包括鼓勵引導人才向艱苦邊遠地區和基層一線流動、推進政法領域改革等;試圖透過改革化解社會矛盾;而在本月17日趙紫陽去世14周年忌日,中共黨內改革派老人、前新聞出版署長杜導正親往趙故居富強胡同悼念時,特別現場題詞:「老老實實照着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的路子走,別的路走不通!」杜此題詞顯然是寫給習近平的。
We Are Hong Kong!

TOP

中國政府(中共)制止中國人民表達中國大陸不是之處.
中國政府(中共)制止中國人民搞藝術創作.
中國政府(中共)阻礙中國人民思想自由, 創作空間.
中國政府(中共)正在直接限制中國人民發展!

日媒:柏林電影節中國參展作品遭中國政府制止
http://news.dwnews.com/global/big5/news/2019-02-12/60117576.html

据日本時事通信2019年2月12日報道,当地時間2019年2月7日開始的柏林電影節主辦方2月11日宣布,參加影展的中國兩部影片退出。

退出的中國作品,其中一部名為《一秒钟》,導演是張藝謀,原定2月15日上映。 另外,中國內地和香港合作拍攝的《少年的你》也遭遇相同情況。具體原因未有令人信服的說明。 報道認為,中國政府強化言論管制的舉措,在中國文藝界正在得到大力度貫徹。張藝謀的新片觸及到敏感時代,因而被阻止公映。 据悉,該片講述的是中國发生文革的1970年代的故事。這段历史,在1980年代后期起,至今被中國政府嚴禁以任何形式公開表現。

[ 本帖最後由 成吉思汗 於 2019-2-12 11:08 編輯 ]
成吉思汗 鐵木真(ᠴᠢᠩᠭᠢᠰ; ᠬᠠᠭᠠᠨ)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