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中國沒有希望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習近平發現,中國歷朝政權覆亡的循環規律又開始了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19404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各種「銳實力」的全球經濟攻勢下,美中經貿大戰對於中國的經濟社會帶來了莫大的挑戰,也使得習近平開始認識到,中國政權覆亡的循環規律儼然開始浮現。

就歷史規律來看,中國歷朝政權的覆亡存在一個循環的邏輯。

就制度層面而言,傳統的中央集權的統治階層在欠缺問責與監督的狀態下,政治權力的合理運作,只能憑藉主政者自身的「開明專政」、官僚體系的輔佐以及地方縉紳階級所組成的保甲制度共同維繫,其中也包括了以儒家思想所構成的「上對下」價值秩序。然而,這套制度如果在「時機上」遇到不可預期的風險時,統治正當性的解體與秩序的崩解則是歷史的必然。

所謂的「時機」,就是內憂外患與天災人禍所堆疊而來的挑戰。這包含了游牧民族或外在強權的入侵、內部分裂勢力的興起、以各種形式進行的權力鬥爭、各類的水旱蝗災。其中衝擊力道最強的則是在上述條件下,由小知識分子透過某種宗教、天啟式或末日救贖的煽動論述,將流離失所的農民進行組織性的社會動員,使其成為革命性的「農民起義」或「流寇之亂」。

這樣的歷史情結總是一再發生,陳勝吳廣訴求「將相本無種」的大澤鄉起義、黃巾之亂的「蒼天以死、黃天當立」之說、張獻忠的「七殺」的言行、洪秀全透過拜上帝教所端出的太平天國之亂都屬同樣的套路。

面臨內外交迫的挑戰,如果統治階層仍有圖強意識進行若干變法與改革作為,在權臣的戮力下共赴國難下,政權仍有迴光返照的可能,我們通常冠之以「中興」的美名;倘若領導昏庸無能,權力核心又陷入劇烈的權力鬥爭導致政令不出,由於革命家的論述深具毀滅性的動員力量,一場農民起義隨即將氣數已盡的政權送歷史灰燼中。

直言之,政權的覆亡與革命的要素為政經秩序的解體、社會控制力的瓦解、民粹型的煽動革命家、組織性的群眾。

中共要怎麼做,才能確保自己的政權不覆亡?
嚴格來說,中共的革命動員大抵也符合這個歷史循環,只是毛澤東將馬克思列寧主義其濃厚的西方中心主義色彩,巧妙地與中國獨特的國情進行在地化與本土化的剪輯改造,研究中共黨史的專家稱之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過程。由於中共政權的興起符合前述的套路,對於避免陷入同樣的歷史困境則有各項創新的政治控制、思想箝制與社會控制。

從昔日中共黨史觀察,大躍進所造成的災難實屬人類歷史空前絕後的事件,任何一個政權在大飢荒中死亡四千萬生命下,已瀕臨覆亡的邊緣。然而在嚴密的政治監控與推行新型態人民公社的社會組織與經濟生產制度下,難以產生具有煽動能力的革命家與組織性群眾。簡言之,在消息中共官方封鎖下,農民被鎖在生產隊的「單位」中難以串連與動員,革命性的言論始終難產。

鄧小平之所以推動改革開放與部分的政治體制改革,就是深知中共難以再承受一次大躍進與文革式的災難,因此在「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四個堅持」與「改革開放」為兩個基本點)的論述下,強化黨的政治領導同時重建理性官僚科層制度,讓中共政權轉型成為部分「發展型政府」的特質,在經濟全球化與「韜光養晦」外交策略下,推動中國經濟現代化,方能維繫或延續中共的統治基礎。

在此過程中,中國雖然經歷了「『蘇東波』解體」、「六四動亂」、「顏色革命」、「和平演變」等內外危機,但在外交上只要避免被美國視為意圖改變現狀的「修正主義者」,或是被自由主義派人士在「中國機會論」的認知下從而推行「接觸交往」政策,中國的經濟成長則保有戰略機預期下的政治紅利。另一方面,經濟的高速成長,使其透過國家能力進行內部資源分配與政經調控,同時具備鎮壓性政權的性質對內進行各種「維穩」政策。

深入觀察,中共的在「茉莉花革命」或「阿拉伯之春」啟發正是維持經濟的穩定成長、對於異議分子的壓制避免出現「 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氛圍、對於輿論特別是新媒體網路的監控,這也符合前述所言傳統中國政權覆亡與革命的基本元素。

習近平發現,這個循環規律又開始浮現了
習近平在十九大之後的各項政治作為,顯然已經超越了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的各項初衷。

為了實現中國夢、洗刷中國百年恥辱與落實「兩個一百」的歷史使命,在外交上不惜放棄了過往「韜光養晦、絕不稱霸」的基本方針,「一帶一路」與「中國製造2025」是具體的政策內容;在政治上改採「個人崇拜、權力集中」的作為,取消國家主席則是重要訊息;在經濟上揚棄了市自由場經濟的路線,國進民退與對各項民營企業所進行的歸口管理為其表徵。

在對台政策上,則改變過去「寄希望台灣人民」的思維,取而代之則是各項銳實力的攻勢作為,習五點講話更是直接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與「不放棄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的手段」,這些作為,不僅徹底改變美國與西方國家對於中國崛起的認知,同時也使得美中關係的性質出現的根本性的「典範轉移」,更重要的是,上述這些狀況已成為川普目前經貿大戰的前提。

美中經貿大戰對於中國的經濟社會帶來了莫大的挑戰,也使得習近平開始認識到,中國政權覆亡的循環規律儼然開始浮現。為了避免啟動毀滅模式,中共除了延續一般威權政體「鎮壓性國家」的慣性作為,其基本套路仍環繞在「民族團結、社會穩定、國家統一」的三個政策軸線中。

舉體而言透過官方媒體進行民族主義的動員,將美國塑造成為「帝國主義壓制中國」與「阻擾洗刷百年恥辱」的負面形象,猶如冷戰時期所炮製的「蘇聯社會帝國主義」與「美國資本帝國主義」的宣傳;運用各項科技監控手段,在社會信用評比制度中再度將人民鎖在新的空間領域中,差異在於大躍進鎖在公社的單位組織中,現在則是科技極權主義所構成的動物農莊。

至於國家統一,從台灣近日部分媒體竭盡所能扮演的角色,就可以得到解釋。試問,如果在民主政治制度下,台灣媒體都能接受中國夢、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與發大財方案,其他民主國家又何來正當性從旁說三道四或指指點點呢?
U52.5U4G

TOP

【中國要聞】習近平:黨內動搖根基的危險無處不在
https://china.hket.com/article/2385582/%E3%80%90%E4%B8%AD%E5%9C%8B%E8%A6%81%E8%81%9E%E3%80%91%E7%BF%92%E8%BF%91%E5%B9%B3%EF%BC%9A%E9%BB%A8%E5%85%A7%E5%8B%95%E6%90%96%E6%A0%B9%E5%9F%BA%E7%9A%84%E5%8D%B1%E9%9A%AA%E7%84%A1%E8%99%95%E4%B8%8D%E5%9C%A8

中共中央政治局昨天就「牢記初心使命,推進自我革命」舉行第十五次集體學習,習近平主持學習並發表講話。在講話中,習近平表示動搖黨的根基的危險無處不在,並強調勿忘初心、勿失鬥志。

根據內媒報道,習近平說,如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共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習近平又說,千萬不能在一片喝彩聲、讚揚聲中喪失革命精神和鬥志,逐漸陷入「安於現狀、不思進取、貪圖享樂」的狀態。而要牢記「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把「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作為加強黨的建設的永恆課題,作為全體黨員、幹部的終身課題。

他表示,中共執政已有70年,在長期執政條件下,各種「弱化黨的先進性、損害黨的純潔性」的因素無時不有,各種「違背初心和使命、動搖黨的根基」的危險無處不在。如果不嚴加防範、及時整治,久而久之必將積重難返,「小問題就會變成大問題、小管湧就會淪為大塌方」。

他提到,廣大黨員、幹部特別是領導幹部,要敢於與一切弱化黨的領導、動搖黨的執政基礎、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行為作鬥爭,堅決克服黨內存在的突出問題。

習近平指出,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關鍵在黨的各級領導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領導幹部要帶頭運用批評和自我批評武器,帶頭堅持真理、修正錯誤。
12AX7.ECC83

TOP

黨大於法炮製冤假錯案 民企老闆屢抄家
港商憂送中例借屍還魂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628/20715011



【反送中】
「黨大於法」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所定的基本國策,習今年2月發表《加強黨對全面依法治國的領導》講話,強調以黨治國,絕不能走西方司法獨立的路子。《蘋果》翻查近年內地民營企業家所遭遇官司,發現判案每每取決於當權者意志,充滿諸多爭議,充份體現黨大於法的精神。有法律界人士表示,中央一直力圖中港司法接軌,將內地一套搬來香港,亦有財經界人士指,特首林鄭月娥堅拒撤回修訂《逃犯條例》,有商人憂慮日後草案可能借屍還魂,仍在部署撤資。
記者:林瑞秋

「中國的企業家不是在監獄,就是在通往監獄的路上」,這句子一度在內地瘋傳,來自內地經濟維權律師陳有西一篇演講,力陳內地企業家遭遇的司法不公。當中最震撼的,是被捕時只有26歲的「浙江東陽富姐」吳英案。吳英本是東陽市一名農家少女,在民間借貸興盛的浙江,向親戚朋友集資投資物業,並創辦本色集團,成為當地名人。  

吳英非法集資囚25年

2007年吳英突然被捕,當局指她非法集資超過7億元(人民幣.下同) ,被浙江高級法院判處死刑。吳英父親多年來為翻案奔走,指由於樓價大升,吳英所購房產價值已超過10億元,足夠償還投資人有餘,但這批房產早被東陽公安和法院沒收並賤賣,亦連累投資人無法得到賠償,斥當局「謀財害命」。2012年吳英被處決前夕,全國多名律師發起聯署,要求「刀下留人」,最高法院最終駁回死刑,吳英改判25年監禁,但她當年的投資款項至今仍下落不明。

內地政商關係風雲變色,權鬥洗牌後,民企老闆隨時受牽連。2017年1月,明天集團掌門人肖建華在香港四季酒店被挾回內地,事件震動全港。有分析指肖建華是中共多個政治派系的「白手套」,中央是為當年召開的十九大換屆預先清除隱患。事發超過兩年,肖建華至今下落不明,但旗下包商銀行上月被中銀保監宣佈接管,即他本人尚未進入司法程序,名下資產已被充公。包商銀行被強制接管,造成內地金融動盪,拖累內銀股價近期持續疲弱。事件揭露內地權鬥的殘酷,亦顯示當局無視司法程序。

類似案件還有被稱為「私募一哥」的徐翔案。徐創辦的私募基金澤熙投資成績驚人,年回報率10多年來均超過100%,有消息指背後獲大量高官資金撐腰。徐翔在2015年7月股災時,拒絕響應政府呼籲出資救市,並拒在當時基金界的救市聲明聯署,當年11月即被捕,以內幕交易、操縱股票交易罪被判監5年半,罰款110億元。  

仰融遷廠得罪薄熙來

此外,內地企業家因得罪官員而被投獄的個案屢見不鮮。2009年武漢市政府要求當時湖北首富蘭世立將旗下東星航空轉讓予國企中航集團,蘭世立拒絕後,以欠稅罪被判監4年,東星航空被勒令破產並轉讓。蘭世立出獄後多次公開舉報武漢市長,但沒有下文。

華晨汽車(1114)創辦人仰融案是另一經典案例。華晨汽車上市後,仰融擬將總部由瀋陽遷至浙江,得罪時任遼寧省長薄熙來,當局向他發出通緝令,仰融被迫流亡海外。當時為民企的華晨汽車被收歸國有,成為國企,至2012年薄熙來落馬,仰融才能重返內地經商,但其名下的華晨股份權益則未獲當局承認。

為提高民望,習近平近年開始為一些冤假錯案平反。在去年,物美集團創始人張文中和甘肅企業家趙守帥被控詐騙囚逾10年後,被最高法院宣判無罪,但兩人未因冤獄而獲賠償。張文中旗下的物美集團已在香港股市除牌;趙守帥則指被錯關11年令公司停業造成損失21.6億,沒收資產至今未歸還,足見內地企業家權益毫無保障。

內地法治基礎薄弱,令企業家難有安全感。調查內地富豪狀況的胡潤研究院今年1月發表報告,指內地千萬身家富豪中,考慮移民或正申請移民的比例高達47%。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指,內地類似個案時有所聞,「香港人最驚內地嗰一套,就係隨時拉人封艇。內地司法並非獨立,當權者可以不斷使橫手,隨意執行。尤其如果與當權者利益不一致,就更難保障」。

李指中央同意林鄭月娥暫緩《逃犯條例》修訂,可能只是因應中美貿易戰及G20峯會等國際形勢,待形勢轉變可能又再提出。

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認為,雖然政府暫緩修例,但商人及富豪仍有憂慮,「係信心問題,當信心冇咗,仲可以做乜去保證?」他指有開工廠的商人,因修例開離岸戶口,更有基金經理稱已沽售香港股票,「好多人起碼兩成資產offshore,唔係誇張」。

[ 本帖最後由 12AX7.ECC83 於 2019-6-28 01:00 編輯 ]
12AX7.ECC83

TOP

【引渡惡法】港修例、中美貿易戰遇挫 中共內部瀰漫「疑習」情緒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705/59791698
12AX7.ECC83

TOP

范徐麗泰:外國有人想一國兩制失敗
https://hk.news.yahoo.com/%E8%8C%83%E5%BE%90%E9%BA%97%E6%B3%B0-%E5%A4%96%E5%9C%8B%E6%9C%89%E4%BA%BA%E6%83%B3-%E5%9C%8B%E5%85%A9%E5%88%B6%E5%A4%B1%E6%95%97-015237769.html
全國人大前常委范徐麗泰在本台節目大鳴大放中表示,待現時修訂逃犯條例的爭議平息後,可考慮成立律師會建議的非法定調查委員會。她又質疑,外國有人想一國兩制失敗,搗亂香港,迫使駐港解放軍出動,讓西方國家有機會批評中國,阻礙國家發展。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遊行持續近兩個月,爆發多場警民衝突。

全國人大前常委范徐麗泰質疑,連場示威有外國勢力參與,目的是想一國兩制失敗,令香港出現混亂,阻礙中國發展。

范徐麗泰又認為,現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範圍只會引起更多爭拗,反而可考慮待局勢緩和後,參考律師會建議成立非法定調查委員會,讓證人匿名作供,相信更有效找出這次風波的成因,避免再犯。

范徐麗泰又表示,有很多反共的教師將對中國的反感灌輸給學生,應該反思教育制度是否出現問題,致令現時出現這批年青人。
12AU7.ECC82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