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香港警察/公安/黑警 hk police

【政策分析】警員假證供損司法公正 有一「絕招」可收阻嚇力?
https://www.hk01.com/%E6%94%BF%E6%83%85/495797/%E6%94%BF%E7%AD%96%E5%88%86%E6%9E%90-%E8%AD%A6%E5%93%A1%E5%81%87%E8%AD%89%E4%BE%9B%E6%90%8D%E5%8F%B8%E6%B3%95%E5%85%AC%E6%AD%A3-%E6%9C%89%E4%B8%80-%E7%B5%95%E6%8B%9B-%E5%8F%AF%E6%94%B6%E9%98%BB%E5%9A%87%E5%8A%9B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周三(7月8日)回應立法會議員譚文豪的提問時,指出過去5年間,有兩名警務人員因被法庭質疑其證供的可信性而被紀律處分。不過從答案可見,處罰都比較輕,其中一名人員被發出「輕微違紀行為」報告,另一人則經紀律聆訊後被判處「譴責」的懲罰。

反修例運動至今一年多,警方拘捕近萬人,被起訴者近二千人。然而部分案件審訊期間,多次傳出有警務人員被法庭證實供詞前後矛盾、說法和片段不一致等情況,屢次遭裁判官或法官嚴厲批評。

公職人員於法庭作假證供,會打擊整個司法制度的公信力,同時引起社會關注,在現行制度之下,警務人員供詞不實,是否毋須承擔相應責任。就此,美國有一項相關制度,被稱為「不誠實警員資料庫」,或可收阻嚇作用,值得香港參考。

為何警務人員證供屢遭批評不可信?

警察的責任是防止罪案,一旦出現違法行為時作出拘捕、調查、徵詢律政司意見後落案起訴。不過當社會出現亂局時,往往容易給人一種觀察,部分警員有可能為求盡快平亂,採取「寧枉勿縱」的做法,傾向認為疑犯有罪,造成不公。但與此同時,警察一般又會是刑事案件的證人,而現行法庭審理案件時,又會傾向信納公職人員的供詞,很多時反過來需要被告找證據自證清白。由此,公眾難免擔心,會否因而衍生眾多冤假錯案?

例如2016年旺角騷亂,一名公民記者被警察拘捕後控以暴動罪,警察作供期間聲稱被告擲磚。但裁判官質疑警員根本沒有看見被告拾磚,當時混亂情況下也難以肯定掟磚的人是被告。最後陳姓被告脫罪,他質疑相關警察誣告、作假證供,令其白白承受長時間精神壓力。

於去年至今的修例風波,同類案例不乏例子。例如部分涉及襲警、暴動的案件,多次有警務人員供詞出現前後矛盾、懷疑虛構或誇大證供的問題,受裁判官或法官指出問題及嚴厲批評。部分案件甚至有可能不是單純的「記錯細節」,例如警察作供稱受被告襲擊,但片段證明是該警察自行跌倒。上述案件中,警務人員被指有作假證供嫌疑。

在這類案件,即使最終法庭判被告無罪或是控方撤控,被告在冗長司法程序中,都可能已承受龐大精神和家庭壓力、被僱主解僱、花去律師費用,甚至被錯誤還柙一段時間。

李家超在周三的答問中聲稱,政府沒有備存相關案件的數字。不過一來反修例案件陸續上庭審理,當社會持續見到警務人員供詞不實,已足以損害警隊形象;二來這類冤假錯案,一宗也嫌多。

現行制度被質疑「鼓勵」假證供

針對以上問題,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於2016年6月曾向時任保安局局長黎棟國提問,指當法庭證實警務人員作假證供時,有否施加懲處。

黎棟國的回應是,警務人員在法庭上提供的證供必須經過宣誓,是其信納為真確無訛。就故意作假證供而言,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31條,宣誓下作假證供一經定罪,可判處監禁七年及罰款;如法庭認為有表面證據顯示有證人(包括警務人員)作假證供,可把個案轉介給律政司跟進;若法官認為警務人員在庭上給予的口供不可信,可建議律政司將案件轉介警務處投訴警察課跟進。李家超周三回應的內容,和黎棟國4年前的答案幾乎完全一樣。

但現實上,目前投訴警察制度被批評為「自己人查自己人」,警察掌握所有調查的權力。如警察不積極主動調查,監警會亦無從覆核;律政司拿不到證據,檢控個別警察更加無從談起。所以在制度保護下,即使發現個別警務人員作假證供,亦未必能予以適度的懲治。根據監警會年報,過去5年警務人員因「捏造證據」被投訴,最終「獲證明屬實」或「未經舉報但證明屬實」的個案為零,與公眾觀感有頗大差距。

於是,人權組織、民間經常提出一個質疑:如果警務人員作假證供,成功令被告入罪則可領功,即使被證實說謊亦沒有後果,這制度可能是反過來鼓勵他們作失實陳述,務求「鋤死」被告,因代價為零。

當然,證供出現問題,未必百分百等同證人刻意誤導法院。但當有明確證據指出警務人員的證詞屬虛構時,一個有阻嚇力的懲處,至少可令其他作供的警務人員有所警戒,不敢亂來。現時美國法律制度中有一項安排,相當值得香港參考。

美國制度安排:紀錄誠信有問題的執法人員

美國近月的反警暴示威浪潮中,本港深藍陣營流行一個比較,指「美國警察更暴力」。不過有一點是更值得大家留意的:美國對於涉嫌違規警員的處理,比香港嚴格得多。其中針對執法人員的操守問題,當地有一項名為「Brady Rule」(布雷迪規則,暫譯)的做法。

簡言之,此制度的大原則是「證據開示」。檢控方在作出檢控時,必須向辯方透露所有有可能對辯方有利的證據,否則裁決的可信度可被質疑。這個制度的好處,是避免執法者、檢控方由於過分希望被告入罪,刻意掩蓋一些對辯方有利的證據,影響審訊公正性。

其中,有部分州、城市的檢控部門會自行或與執法機關合作,擬定一份「布雷迪名單」(Brady List),專門紀錄不誠實執法人員名單及其行為。跟進措施各有不同,部分州、市不會即時作懲處,只會讓法庭在判案時增加一個考慮因素,影響其作供的可信度;有部分地方較為嚴格,被證實不誠實的執法人員可能升遷會受影響甚至被撤職。

此制度執行上,至今仍有一些局限。例如部分檢察官仍會以各種理由拒絕開示部分證據、提早開示證據可能令某些案件相關人士面對人身安全威脅等。但畢竟沒有制度是完美,這項法律原則,可為被告提供法律上的保護,並對執法人員的誠信有所要求

譚文豪倡ICAC成立專隊 規管執法人員誠信操守

譚文豪接受查詢時進一步指出,警察享有極大公權力,因此警察的誠信對法律制度影響十分大。在反修例相關案件中,確實有警務人員的證供被法庭斥為「誇張失實」、「前後矛盾」,最後卻不了了之,相關警察未有負上代價。

他建議,香港先參照美國的做法,規管一些誠信有不良紀錄的執法人員;長遠而言,可於廉政公署成立專隊處理執法人員的法律操守、誠信問題,確保作假證供的人員受到適當的懲治,如降職、撤職、刑事檢控等,不能只是「訓斥」了事。

嚴管執法者法律操守 保司法制度聲譽

警隊是香港最重要的執法部門。正因如此,我們需要對警務人員自身的法律操守有比其他人更高的要求,方可確保公眾對司法制度的信心。冤案和暴力事件一樣,一宗都嫌多,倘若因個別警察的供詞不實,製造出更多冤獄,或是為無辜人士製造不必要的困擾,這不是一個法治社會所應容忍。

正所謂「犯法就是犯法,一定要負責」。同理,用假證供將「無犯法」說成「有犯法」,同樣是一種罪,也要嚴肅問責。
紫羅蘭

TOP

九警涉妨礙司法公正停職候查 至少20宗經手案件須暫緩處理拖延聆訊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0707/IWSQYYAI74G4AFDOPOWOO7CUCA/

大批警察今年2月涉嫌在公園毆打露宿者及刑事毀壞,警方事後只拘捕一名隸屬特別職務隊的涉事警員,又疑阻止受害人翻看康文署的閉路電視片段。其後事件峰迴路轉,警方再拘捕另外八名同隊警察,指他們涉嫌妨礙司法公正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九名被捕警員全遭停職候查。據了解,有販毒案件由該隊隊員負責上門拘捕兼調查,基於「證人出現咗啲問題」而押後。現時另有至少20宗已上庭案件亦同樣基於上述原因,須暫緩處理,後續發展如何仍屬未知數。有大律師指出,相關案件的證供或會因負責警員的行為而受到質疑;而根據過往經驗,律政司甚至只能撤回控罪。

今年2月4日及24日,大批警員在深水埗通州街公園執勤期間,被指以鐵鎚打爛露宿者的椅子和罐頭等私人物品,更有露宿者投訴遭警員扯頭髮和踩下體。警方先以刑事毀壞罪拘捕一名警員,其後再拘捕八名警察,指他們涉嫌妨礙司法公正以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據了解,早前一名女子涉嫌在一個深水埗單位販運逾50克冰毒,案件將交由高院審訊,惟因「證人出現咗啲問題」要押後,三個月後再處理,被告則繼續還柙。據知負責上門拘捕兼調查的,正正是牽涉妨礙司法公正的特別職務隊警員。消息指,現時有至少20宗案件基於上述原因,同樣須暫緩處理。

有知情人士指出,特別職務隊日常主要負責調查涉及黃賭毒等比較嚴重的罪行,案件每每會轉介至區域法院甚至是高等法院作聆訊。若隊員涉及妨礙司法公正,影響嚴重,「軍裝巡邏捉嗰啲店舖盜竊呀、打人呀,律政司都仲可以話同被告傾掂數,簽保守行為了咗件事。但係販毒呢啲可大可小,你又唔放得佢;但係上到法庭,個官或者啲陪審員仲會唔會信你警察啲證供?我估律政司依家都好頭痕」。

據悉,最近另有警員亦涉及販毒案件,該警員所調查的毒品案聆訊亦要暫時煞停。

律師楊浩然認為,因警員另涉其他罪行而要押後已上庭的案件,實在是匪夷所思。他認為,被告理應有盡快得到審訊的權利,而停職警員卻「分分鐘警察都冇得做」,認為控方拖延案件的情況不理想。楊認為應盡快將案件交由其他隊伍接手調查,否則對正被調查的人士不公。楊又建議,受影響案件的被告可向案件主管查詢處理進度及由誰接手。

大律師劉偉聰則指,一般而言,若遇到上述情況,案件如何處理要視乎警員在案中的關鍵性及重要性,「如果警員只係將證物放入證物袋,放上貨車,喺案中可能未必係關鍵;但如果真係由警員搜出毒品,而佢又被停職,就好可能俾辯方挑戰」。此外,亦要視乎案件是否有其他獨立證據支持控罪,例如若被告曾在錄影會面中作出招認,則或會繼續控告。

劉又指,類似情況以往亦曾發生,當時律政司撤回針對被告的控罪,因律政司認為開審時證人的可信性必定會受到挑戰,評估過後認為沒有成功定罪機會,只能放棄。

被問警方會否添置電槍 鄧炳強︰研不同低殺傷力武器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575736-20210215.htm

大學生否認電筒照便衣警 稱因拍攝惹不滿才被捕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10216/bkn-20210216174834240-0216_00822_001.html

[ 本帖最後由 紫羅蘭 於 2021-2-16 04:24 編輯 ]
紫羅蘭

TOP

【引渡惡法】律師:警察無權隨意搜身 市民拍片保護自己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190611/UTN7NKOSNO2JD3HIGTQUUX7BAA/


警方大規模向市民搜查,更特別針對年輕人,有律師提醒市民,被截查時要注意的地方,指警方雖然有權截查市民身份證,但無權隨意搜身,「大家要互相幫忙,互相拍下情況來保護自己」。

相關新聞:【引渡惡法】美參議員發聲反送中 促美方檢視《香港政策法》
律師陳惠源向《蘋果》表示,警方雖然有權截查市民身份證,但無權隨意搜身,要搜身就必須基於合理懷疑,「警察講到個罪行出嚟都唔夠,仲要有清晰原因,唔可以我坐喺麥當勞,就係有違禁品,要搜身」。陳強調市民要保護自己,最簡單方法便是身旁的市民互相拍下警察截查及搜身過程,「迫警察要喺陽光下做事」。陳呼籲如市民遇上警方不合理搜身,大家要互相幫忙,互相拍下被搜身的情況來保護自己,保留日後追究權利;搜袋時,最好能逐件拍下警察搜過什麼。

陳再指,市民遇上警方搜身,可行使權利,要求到警署搜身,「希望大家唔好怕麻煩,警察要搜,就叫佢帶你返警署搜」。陳稱如警察反駁市民「阻差辦工」,強調此為不合理的說法,市民無須對此說法感害怕,有需要可找法律義務支援求助。

相關新聞:【引渡惡法】美官員指遊行顯港人珍惜渴望維持自主權 彭博:是時候堅定立場
陳指如市民已被警察即場搜身,搜身後已可離去,警察無權要求市民「一字排開」等待,市民可反問警察是否要作出拘捕,否則便要「放人」。

陳並提醒,手提電話不要用指紋鎖,否則「捉住隻手指就可以開鎖」,在任何情況下電話不用解鎖、警察亦無權要求開電話或交出密碼。此外,除了姓名、職業、住在哪一區外,被截查人士無需回答任何問題,不回答不構成阻差辦公,而被截查人士可以無限次數表示要找律師和家人,及切記不要簽署任何文件。

此外,根據警隊查問疑犯及錄取口供的規則及指示,其中一項有關審問16歲以下兒童的規則指示訂明,無論該兒童是否涉及刑事,只應在兒童家長或監護人在場時才進行查問;若有關查問在校內進行,則必須在教師或授權人士在場及同意下進行。

【讀警察通例】(29/07/2019)搜店、搜身、查身份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F4VMRGZ268


2. 在甚麼情況下,警務人員可以在公眾地方截停及向我進行搜身?
https://www.clic.org.hk/zh/topics/policeAndCrime/police_powers/q2

4. 如果當警方行使截停、查問及搜身的權力時,我拒絕與他們合作,會有甚麼後果?
https://www.clic.org.hk/zh/topics/policeAndCrime/police_powers/q4

5.如何辨認警務人員之身份/警察委任證之真偽?
https://www.police.gov.hk/ppp_tc/13_faqs/faq_g.html#q5

警察截停及搜查的權力
https://www.police.gov.hk/ppp_tc/11_useful_info/power.html

截停及搜查
https://www.police.gov.hk/ppp_tc/11_useful_info/power_ssa.html

被警察截查搜身FAQ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20598

警察的調查權力:搜身和盤問
https://www.hongkongx.com/cat21827158/

警員於執行其職務時,如有合理理由相信任何人士干犯了或將會干犯任何罪行時,警員是可以截停並向該名人士作出調查。

調查的權力包括搜身和盤問。若警員有合理理由相信於截查現場需要向該名人士作出搜身的行動,警員有權即場要求作出搜身的行動。不過,警員需要向被截查人士指出搜身的原因,如懷疑該名人士身上懷有攻擊性武器等。當然,該名被截查的人士亦有權提出「要求」被警員帶往警署後方才作出搜身的行動。但是,為人身安全或防止受嫌人棄置違法物品等的原因,警員有權拒絕類似要求。

男性警員是不能對被截停的女性人士作出搜身行動。

女乘客稱向警索脫裙搜身片須付10萬元 保安局︰按私隱條例處理
https://www.hk01.com/%E7%A4%BE%E6%9C%83%E6%96%B0%E8%81%9E/467067/%E5%A5%B3%E4%B9%98%E5%AE%A2%E7%A8%B1%E5%90%91%E8%AD%A6%E7%B4%A2%E8%84%AB%E8%A3%99%E6%90%9C%E8%BA%AB%E7%89%87%E9%A0%88%E4%BB%9810%E8%90%AC%E5%85%83-%E4%BF%9D%E5%AE%89%E5%B1%80-%E6%8C%89%E7%A7%81%E9%9A%B1%E6%A2%9D%E4%BE%8B%E8%99%95%E7%90%86
女事主被搜身向警索取資料片段 稱被要求付5至10萬元
https://hd.stheadline.com/news/realtime/hk/1744683/%E5%8D%B3%E6%99%82-%E6%B8%AF%E8%81%9E-%E5%A5%B3%E4%BA%8B%E4%B8%BB%E8%A2%AB%E6%90%9C%E8%BA%AB%E5%90%91%E8%AD%A6%E7%B4%A2%E5%8F%96%E8%B3%87%E6%96%99%E7%89%87%E6%AE%B5-%E7%A8%B1%E8%A2%AB%E8%A6%81%E6%B1%82%E4%BB%985%E8%87%B310%E8%90%AC%E5%85%83
向警索片段要付10萬 黃繼兒:費用一定要低及合理
https://www2.hkej.com/instantnews/current/article/2439576/%E5%90%91%E8%AD%A6%E7%B4%A2%E7%89%87%E6%AE%B5%E8%A6%81%E4%BB%9810%E8%90%AC+%E9%BB%83%E7%B9%BC%E5%85%92%3A%E8%B2%BB%E7%94%A8%E4%B8%80%E5%AE%9A%E8%A6%81%E4%BD%8E%E5%8F%8A%E5%90%88%E7%90%86
女子投訴警方索巨額「打格費」 私隱公署指無違例不處理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00605/bkn-20200605160900807-0605_00822_001.html

女子於路邊被要求脫裙搜身 投訴警察課:並無過錯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576274-20210218.htm

前年十月反修例風波期間,一名女子坐巴士回家,途中巴士被警方截停,當時全車乘客均要落車在路邊搜身,事主接受首次搜身後,有女警要求她脫去連身裙再搜身,當時有其他男警及乘客在場,她有穿底衫。事主陳小姐指脫去連身裙後,女警最終並沒再對她搜身,亦沒檢查連身裙。陳小姐認為警員做法不合理,向投訴警察課投訴警員行為不當。

經過16個月的調查,投訴警察課以書面方式通知事主,指審視事主資料,查問有關人員,以及檢視相關行動紀錄後,顯示事發時,警員是根據當天發生的暴力事件,而針對可疑人士作出搜查。警員確定事主有底層衣服的情況下,要求她脫去連身裙,行動符合警察程序與法律條文,將指控列為「並無過錯」。

不過調查亦發現,有一名警員未有就是次搜身作詳細紀錄,故對該警員確立一項「疏忽職守」的指控,會採取適當紀律行動。信件又提到,監警會亦同意調查結果。

陳小姐表明會覆檢調查結果,又指當天穿底衫是以防「走光」,又指在脫裙後警員沒進一步搜身,顯示行動無必要。

警方回覆查詢時指,已公平公正完成調查,不會評論個別個案。至於搜身的指引為何,要求被搜查人士公眾地方除去面層衣服搜身是否合理,警方指會按情況作出適當行動,又指根據法例,警方有權截停可疑人物並作出搜查行動。

[ 本帖最後由 紫羅蘭 於 2021-2-18 10:25 編輯 ]
紫羅蘭

TOP

警方午夜後採用新儀器 為懷疑毒駕司機進行口腔液測試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576249-20210218.htm
紫羅蘭

TOP

男子上載穿警服淫照還押候判 稱迷戀警察為跟同好分享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10219/bkn-20210219174702493-0219_00822_001.html

43歲「警癡」過去多年因冒警及偷警察制服屢次被判罰,他去年又在社交平台Twitter開設以制服為主題的專頁,上載大量淫褻及不雅的照片和影片,當中包括穿着疑似警察制服的男子口交的相片。他去年10月被捕,警誡下承認有關警察制服是從網上購買得來,今(19日)午在東區法院承認一項發布淫褻物品罪。主任裁判官錢禮明言很可能判監,但決定先索閱被告的背景報告,將他還押至3月5日到觀塘法院判刑。
被告嚴滶鋒(原名嚴柏皓)報稱無業,控罪指他於2020年6月23日與10月30日之間,在香港在社交平台Twitter發布淫褻物品,即11段影片及64張相片。案情指,去年10月30日,警方在Twitter發現一個名為「西裝制服の日常」的帳戶,由被告於去年2月註冊成立,貼文載有64張淫褻相片及11段淫褻影片,當中顯示有男性性器官、男性口交、肛交及射精的情況。
翌日警方到被告位於宇晴軒的住所將他拘捕,在單位內搜出一些警察制服、肩章及巡邏鞋等配件。警誡下,被告承認透過Twitter帳戶發布淫褻貼文,目的是要吸引有共同興趣的網民;部分貼文的主角是他本人及其伴侶,部分是他從網絡轉載分享的,而涉案的制服則是從網上買回來。
庭上透露,被告過往有3次案底,全部與被告迷戀警察有關。據報道,被告5歲時迷路,獲警員協助後便開始鍾情警察事物。1998年他因闖入中央警署偷警察制服而案底,被判社會服務令;2007年他再冒警混入警隊結業禮,被判罰款;2013年他又趁任高級督察的男室友返內地受訓時,偷去對方警察委任證,持證闖入警察學院窺看警員受訓,被裁定盜竊、冒警和企圖入屋犯法罪成,判囚19個月。
被告聘用的資深大律師求情時表示,被告擁有大學學歷,現在一間非牟利機構工作;涉案的Twitter帳戶並非公開,只有註冊會員才可登入觀看,而版面亦設有警示提醒瀏覽者會看到敏感內容。當中部分相片及影片為被告與友人自拍,被告將之上載到互聯網,只為與有共同興趣者分享,而非出於金錢利益。被告亦自撰求情信,表明深感悔意及為事件致歉,冀法庭輕判。


【831一周年】余德寶:警方不起訴831倒地孕婦丈夫
https://hd.stheadline.com/news/realtime/hk/2007828/%E5%8D%B3%E6%99%82-%E6%B8%AF%E8%81%9E-831%E4%B8%80%E5%91%A8%E5%B9%B4-%E4%BD%99%E5%BE%B7%E5%AF%B6-%E8%AD%A6%E6%96%B9%E4%B8%8D%E8%B5%B7%E8%A8%B4831%E5%80%92%E5%9C%B0%E5%AD%95%E5%A9%A6%E4%B8%88%E5%A4%AB


教育局收25宗警員子女在校疑遭欺凌個案 3宗成立
https://news.tvb.com/local/6037c2b834b031ff2babdece/%E6%95%99%E8%82%B2%E5%B1%80%E6%94%B625%E5%AE%97%E8%AD%A6%E5%93%A1%E5%AD%90%E5%A5%B3%E5%9C%A8%E6%A0%A1%E7%96%91%E9%81%AD%E6%AC%BA%E5%87%8C%E5%80%8B%E6%A1%88-3%E5%AE%97%E6%88%90%E7%AB%8B

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指,由去年至今年1月中,共收到25宗警員子女在校園懷疑遭欺凌個案,有3宗成立。

蔡若蓮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上表示,25宗個案有23宗由警方轉介,其餘2宗是局方直接收到投訴。

至於因為社會事件而提出轉校要求,由去年6月至今有6宗,當中2人最終轉校,4人經調解後留在原校。

蔡若蓮強調,教育局一直對欺凌採取零容忍態度,又指轉校非解決欺凌的好方法。

[ 本帖最後由 跑10k 於 2021-2-25 10:42 編輯 ]
跑10k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