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香港警察/公安/黑警 hk police

本主題由 admin 於 2020-1-4 23:37 提升
大圍兩男警違例搜女途人身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190902/TLF726MRPGHZN5LJJCGNVLRJSE/


9.1機場示威活動之後,多個港鐵站都有警員駐守,無差別大舉搜查示威者。在大圍站,有兩名男警員向一名女子搜身,懷疑違反警員不得為異性搜身的警例,該女子更被暴力壓至雙腿瘀傷。

嗌非禮換來雙腿瘀傷

該名女子其後在網上發文,憶述周日晚約十時,途經大圍港鐵站準備乘車回家。突然被兩名男警截停,語氣粗暴要求搜身,其後二話不說將她推向牆壁,女子要求由女警搜身,卻不獲理會,過程中曾高呼「非禮」,卻換來警員更用粗暴按壓。該女子上載圖片顯示,其雙腿滿佈瘀傷。事主表示,當時並無穿黑衫、黑口罩,亦沒揹背包,不明白為何會被警員搜查。有網民上載相關短片顯示,當時途經的市民對警方行為甚不滿,高聲質問警察:「做咩捉個女人呀?」但警員未有理會。

根據《警察通例》第44-05條,「如無女警務人員在場,人員須將該女性帶往警署或水警輪由女警進行搜查」。警方行為明顯有違警例。肇事女子惟有在網上呼籲搜集相關片段,以便追究。


周六將軍澳警民衝突 5 區議員被捕 女區議員指控警抓胸蓄意非禮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5%91%A8%E5%85%AD%E5%B0%87%E8%BB%8D%E6%BE%B3%E8%AD%A6%E6%B0%91%E8%A1%9D%E7%AA%81-5-%E5%8D%80%E8%AD%B0%E5%93%A1%E8%A2%AB%E6%8D%95-%E5%A5%B3%E5%8D%80%E8%AD%B0%E5%93%A1%E6%8C%87%E6%8E%A7%E8%AD%A6%E6%8A%93%E8%83%B8%E8%93%84%E6%84%8F%E9%9D%9E%E7%A6%AE/

上周六(8日)是科大學生周梓樂墮樓逝世3個月,數百市民在其墮樓現場將軍澳尚德停車場悼念,同時有人抗議在區內設立武漢肺炎指定診所。事情及後演變成警民衝突,多人被捕,包括 5 名西貢區議員。西貢區議員今日舉行記者會,指責警方當日惡意濫捕,以製造白色恐怖,又針對區議員及助理,阻撓在場人士監測現場。

衝突中有 5 名西貢區議員被捕,包括西貢區議會主席鍾錦麟、區議員蔡明禧、馮君安、陳緯烈及王卓雅,其中王卓雅於衝突期間指稱被警員抓胸非禮。區議員指責警方毫無紀律,指他們「有咁嘅精力無理對待香港市民,不如率眾北上武漢抗疫」。

馮君安表示,衝突發生時,他配戴了區議員證件,正在執行區職務,但遭到警方無理拘捕。直播片段截圖及現場所見,不少記者在尚德採訪期間,被警方惡意攻擊,甚至有警員衝向記者,用盾牌襲擊。

王卓雅:警抓胸非禮

王卓雅亦於當晚被捕,她另外指控警方對她抓胸非禮。她指,自己到場是希望盡量調停現場的衝突、監測現場,但在衝突期間,她感受到有男警員非禮她。她強調,自己身為女姓,她絕對有能力分辨觸摸屬於故意或無心,她感受到該警員是蓄意非禮。其後她向警方表明身分,要來提供涉案警員的編號,她將就事件正式投訴警方,但警方當時不但無視其要求,沒有提供該名警員的編號,更將涉嫌非禮她的警員所屬小隊調離現場。

她稱,警方在拘捕前,曾表明給予在場人士3分鐘離開,但說完後不足 30 秒使驅散人群,「行刑式地對市民無差別噴胡椒噴霧」,她指人群中有老有幼,很多人正在等候封鎖線解封後回家。

她透露,在警署內,警方將她和其他被捕人士分開,要求她面對鐵閘自己坐,當她望向其他被捕人士時,警員會喝罵她;又警員以極不禮貌的態度質問她是否要投訴非禮,她認出該警員與涉嫌非禮她的警員屬同一隊;有警員羞辱她「乜區議員咁㗎」,「咁都做到區議員㗎咩」。

王卓雅呼籲所有女性對非禮行為「零容忍」,透露會再與律師研究如何正式投訴,或提出私人檢控,明言必定會追究到底。

蔡明禧:無反抗下警持續毆打

蔡明禧透露自己目睹陳緯烈被捕過程,陳已經表明自己沒有仼何反抗,但警員繼續毆打,甚至用膝頭壓頸,斥責警方的武力「完全不必要」。他又指,警方要求被捕人士雙手放在後腦位置,當有人微微抬頭,調整角度,警員立即用警棍指嚇並侮辱。

蔡指,警方多次針對區議員身分,質問陳緯烈為何可以成為區議員,又揈開區議員證,斥警方「以執法為名侮辱為實」。

蔡又指,當他和呂文光表明區議員身分後,警員將呂文光推到牆邊,不斷用粗口侮罵他,又虛假地指控蔡先用粗口侮罵警員;在查蔡身分證時,警員用手指以極近距離指向他。

李賢浩:警方毫無紀律

李賢浩指,當時有一架7人車突然衝入人群,及後一班便衣手持胡椒噴霧、警棍等,他被胡椒噴霧射中入眼睛,而他的一名女助理則遭催淚彈擊中,斥責警方毫無紀律,「完全不適合再做香港警察」。

該名女助理透露,事發時她跟隨其他議員往警察方向前行,希望調停衝突,當時警方正不停侮辱市民,警方上車準備離去,一名警員以平射姿勢,持槍指向市民,兩名指揮官從後拉著他,示意他上車,但該警員在無仼何警告下,發射了催淚彈,她並不知發生什麼事,只見著火,自己隨後倒地。

謝正楓透露,當晚他身穿橙色反光衣,寫有「議員監察」,警方卻罵他「洗乜你監測」、「行開」、「未夠班同我講嘢」。警方隨後在富榮花園空地發射胡椒彈,他突然感覺腹部好痛,隨即全身失去知覺,現時身上仍留有瘀傷。他斥警方不知所謂,「以為打機咁開槍」,其殘暴行為「天理不容」,又指有理由相信是次行動是針對區議員。

呂文光指,早幾個月區議員在衝突現場仍可以拍攝,但到上週六(2月8日),警方明顯故意阻止在場人士記錄現場情況,及監測現場。

警方在發現他拍攝時,立即用強光照著鏡頭,他表明身分後,警員衝上前將他推至牆邊,使他無法再繼續拍攝。

[ 本帖最後由 金大班 於 2020-3-26 23:08 編輯 ]
金大班

TOP

周六將軍澳警民衝突 5 區議員被捕 女區議員指控警抓胸蓄意非禮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5%91%A8%E5%85%AD%E5%B0%87%E8%BB%8D%E6%BE%B3%E8%AD%A6%E6%B0%91%E8%A1%9D%E7%AA%81-5-%E5%8D%80%E8%AD%B0%E5%93%A1%E8%A2%AB%E6%8D%95-%E5%A5%B3%E5%8D%80%E8%AD%B0%E5%93%A1%E6%8C%87%E6%8E%A7%E8%AD%A6%E6%8A%93%E8%83%B8%E8%93%84%E6%84%8F%E9%9D%9E%E7%A6%AE/

上周六(8日)是科大學生周梓樂墮樓逝世3個月,數百市民在其墮樓現場將軍澳尚德停車場悼念,同時有人抗議在區內設立武漢肺炎指定診所。事情及後演變成警民衝突,多人被捕,包括 5 名西貢區議員。西貢區議員今日舉行記者會,指責警方當日惡意濫捕,以製造白色恐怖,又針對區議員及助理,阻撓在場人士監測現場。

衝突中有 5 名西貢區議員被捕,包括西貢區議會主席鍾錦麟、區議員蔡明禧、馮君安、陳緯烈及王卓雅,其中王卓雅於衝突期間指稱被警員抓胸非禮。區議員指責警方毫無紀律,指他們「有咁嘅精力無理對待香港市民,不如率眾北上武漢抗疫」。

馮君安表示,衝突發生時,他配戴了區議員證件,正在執行區職務,但遭到警方無理拘捕。直播片段截圖及現場所見,不少記者在尚德採訪期間,被警方惡意攻擊,甚至有警員衝向記者,用盾牌襲擊。

王卓雅:警抓胸非禮

王卓雅亦於當晚被捕,她另外指控警方對她抓胸非禮。她指,自己到場是希望盡量調停現場的衝突、監測現場,但在衝突期間,她感受到有男警員非禮她。她強調,自己身為女姓,她絕對有能力分辨觸摸屬於故意或無心,她感受到該警員是蓄意非禮。其後她向警方表明身分,要來提供涉案警員的編號,她將就事件正式投訴警方,但警方當時不但無視其要求,沒有提供該名警員的編號,更將涉嫌非禮她的警員所屬小隊調離現場。

她稱,警方在拘捕前,曾表明給予在場人士3分鐘離開,但說完後不足 30 秒使驅散人群,「行刑式地對市民無差別噴胡椒噴霧」,她指人群中有老有幼,很多人正在等候封鎖線解封後回家。

她透露,在警署內,警方將她和其他被捕人士分開,要求她面對鐵閘自己坐,當她望向其他被捕人士時,警員會喝罵她;又警員以極不禮貌的態度質問她是否要投訴非禮,她認出該警員與涉嫌非禮她的警員屬同一隊;有警員羞辱她「乜區議員咁㗎」,「咁都做到區議員㗎咩」。

王卓雅呼籲所有女性對非禮行為「零容忍」,透露會再與律師研究如何正式投訴,或提出私人檢控,明言必定會追究到底。

蔡明禧:無反抗下警持續毆打

蔡明禧透露自己目睹陳緯烈被捕過程,陳已經表明自己沒有仼何反抗,但警員繼續毆打,甚至用膝頭壓頸,斥責警方的武力「完全不必要」。他又指,警方要求被捕人士雙手放在後腦位置,當有人微微抬頭,調整角度,警員立即用警棍指嚇並侮辱。

蔡指,警方多次針對區議員身分,質問陳緯烈為何可以成為區議員,又揈開區議員證,斥警方「以執法為名侮辱為實」。

蔡又指,當他和呂文光表明區議員身分後,警員將呂文光推到牆邊,不斷用粗口侮罵他,又虛假地指控蔡先用粗口侮罵警員;在查蔡身分證時,警員用手指以極近距離指向他。

李賢浩:警方毫無紀律

李賢浩指,當時有一架7人車突然衝入人群,及後一班便衣手持胡椒噴霧、警棍等,他被胡椒噴霧射中入眼睛,而他的一名女助理則遭催淚彈擊中,斥責警方毫無紀律,「完全不適合再做香港警察」。

該名女助理透露,事發時她跟隨其他議員往警察方向前行,希望調停衝突,當時警方正不停侮辱市民,警方上車準備離去,一名警員以平射姿勢,持槍指向市民,兩名指揮官從後拉著他,示意他上車,但該警員在無仼何警告下,發射了催淚彈,她並不知發生什麼事,只見著火,自己隨後倒地。

謝正楓透露,當晚他身穿橙色反光衣,寫有「議員監察」,警方卻罵他「洗乜你監測」、「行開」、「未夠班同我講嘢」。警方隨後在富榮花園空地發射胡椒彈,他突然感覺腹部好痛,隨即全身失去知覺,現時身上仍留有瘀傷。他斥警方不知所謂,「以為打機咁開槍」,其殘暴行為「天理不容」,又指有理由相信是次行動是針對區議員。

呂文光指,早幾個月區議員在衝突現場仍可以拍攝,但到上週六(2月8日),警方明顯故意阻止在場人士記錄現場情況,及監測現場。

警方在發現他拍攝時,立即用強光照著鏡頭,他表明身分後,警員衝上前將他推至牆邊,使他無法再繼續拍攝。

警長聲稱無錢交稅 向保安員借4萬元後輸光 認罪被判社服120小時
https://www.hk01.com/%E7%A4%BE%E6%9C%83%E6%96%B0%E8%81%9E/365382/%E8%AD%A6%E9%95%B7%E8%81%B2%E7%A8%B1%E7%84%A1%E9%8C%A2%E4%BA%A4%E7%A8%85-%E5%90%91%E4%BF%9D%E5%AE%89%E5%93%A1%E5%80%9F4%E8%90%AC%E5%85%83%E5%BE%8C%E8%BC%B8%E5%85%89-%E8%AA%8D%E7%BD%AA%E8%A2%AB%E5%88%A4%E7%A4%BE%E6%9C%8D120%E5%B0%8F%E6%99%82
金大班

TOP

【修例風波】鄧炳強:部分針對警員投訴 經調查後證明屬實
https://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1228357/%E5%8D%B3%E6%99%82-%E9%A6%99%E6%B8%AF-%E4%BF%AE%E4%BE%8B%E9%A2%A8%E6%B3%A2-%E9%84%A7%E7%82%B3%E5%BC%B7-%E9%83%A8%E5%88%86%E9%87%9D%E5%B0%8D%E8%AD%A6%E5%93%A1%E6%8A%95%E8%A8%B4-%E7%B6%93%E8%AA%BF%E6%9F%A5%E5%BE%8C%E8%AD%89%E6%98%8E%E5%B1%AC%E5%AF%A6

反修例運動引發連場示威及警民衝突。警務處處長鄧炳強表示,部分針對警察的投訴經調查後證明屬實,並否認警隊針對傳媒。

監警會早前公布,直至本月6日,共接獲569宗涉及反修例活動的須匯報投訴,以及1109宗的須知會投訴,已接獲警方139宗完成調查,當中21宗經投訴警察課全面調查。鄧炳強出席NOW節目時表示,部分投訴經調查後證明屬實,但指由於監警會正在審核,因此暫時未能公布數字及相關內容。

另外,在示威中,亦曾發生警員與傳媒之間的衝突,亦有記者在示威活動中受傷。鄧炳強否認警隊針對傳媒,並指已要求管理人員提醒前線警員需表現專業。

【抗暴之戰】警行為不當PK鄧訓斥了事? 前委員:監警會無權干涉懲處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20200303/OIVT2YVBDW32TSPY6SG3C2OFMA/


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昨日披露,「反送中」運動以來,共訓斥21名涉處理不當的警員,包括涉嫌在去年11月駕駛警方電單車衝入人群的交通警,以及兩名曾在執法時不適當展示記者身份證的警員。有監警會前委員表示,「訓斥」不影響投訴警察課的投訴程序,但監警會僅會跟進投訴個案分類,無權干涉警方內部對警員的懲處。

相關新聞:【光復區會●荃灣】10.1警實彈槍轟學生 議員動議休憩處命名「人民抗暴紀念花園」

監警會前委員鄭承隆表示,警方一般會以「訓斥」方式,處理有關警員用粗口或不禮貌言詞對待市民的投訴,警方主動「訓斥」警員的確較少。他認為,警方主動訓斥涉事警員,即代表其他警員不應仿效,相信對警隊內部有一定作用。

他強調,「訓斥」不影響投訴警察課的投訴程序,不會因已「訓斥」涉事警員而停止處理投訴。而因警方已能辨識到違規警員,以常識而言,相關個案亦不會出現「無法證實」、「並無過錯」、「虛假不確」等分類。而一般而言,警員被投訴個案的懲處若被證明屬實,其提出的懲處又比早前「訓斥」為低,有關警員預計也毋須被「罰多次」。

相關新聞:【光復區會●北區】民主派不滿以言入罪打壓教育界 教育局堅稱「履行調查職責」

惟鄭承隆承認,現時監警會只可就投訴個案和指控跟進投訴警察課對個案的分類,針對警員的懲處則由警隊內部處理,監警會無權干涉。

涂謹申:若警員最終只被「訓斥」了事是明顯不足

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則指,「訓斥」算是警隊較低層次的處分,不及降職、逼令退休、革職等。就有警員駕駛電單車衝向示威者,涂稱若市民對警員做同一動作,至少都被控「瘋狂駕駛」,甚至「意圖謀殺」,認為涉事警員最終若只「訓斥」了事是明顯不足。

本身是律師的他指,如果是普通市民駕電單車衝向人群,可能已觸及危險駕駛,甚至意圖謀殺。他批評同屬立法會議員的民建聯陳克勤,一味相信現行投訴警察的制度,而不評論個案,認為社會對此案應有「公論」。涂謹申表示,對現行投訴警察的制度無信心,包括監警會的權力所限以及其僅由建制派班子組成,加上警隊對維穩有重要角色,「從中央嚟講,鄧炳強重要過林鄭月娥㗎啦。」

根據監警會2018至19年度報告,警方於該年度就監警會通過的投訴個案,僅向81名警員採取跟進行動,當中6人接受紀律覆檢,15人被警告,60則接受訓諭,但沒有人被提出刑事訴訟,亦沒有鄧炳強使用的「訓斥」一詞。

而截至2月28日,「反送中」運動以來衍生的投訴警方個案有1,641宗,其中542宗為須匯報投訴,涉及842項指控,最多指控為「行為不當」,其次為「疏忽職守」、「不禮貌」、「毆打」和「濫用職權」。

面對投訴警察機制行之無效,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去年發動眾籌,計劃就交通警駕電單車衝向人群等5宗案件,提出私人檢控。許智峯昨再在facebook發出「尋人啟事」,指經過與律師團體商討,決定公開徵尋衝向人群的交通警身份。許呼籲如有該名警員的資料線索,請即致電或WhatsApp至9722 6032聯絡,一切資料將會保密。

【修例風波】指部分針對警員投訴 鄧炳強:經調查後證明屬實
http://www.orangenews.hk/news/system/2020/03/21/010143511.shtml

反修例運動引發連場示威及警民衝突。警務處處長鄧炳強表示,部分針對警察的投訴經調查後證明屬實,並否認警隊針對傳媒。

監警會早前公布,直至本月6日,共接獲569宗涉及反修例活動的須匯報投訴,以及1109宗的須知會投訴,已接獲警方139宗完成調查,當中21宗經投訴警察課全面調查。

鄧炳強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部分投訴經調查後證明屬實,但指由於監警會正在審核,因此暫時未能公布數字及相關內容。

此外,在示威中,亦曾發生警員與傳媒之間的衝突,亦有記者在示威活動中受傷。鄧炳強否認警隊針對傳媒,並指已要求管理人員提醒前線警員需表現專業。

錯拘智障男 警司裁濫權孭最終責任 監警﹕6警指控屬實 4人臨紀律覆檢
https://m.mingpao.com/pns/%E6%B8%AF%E8%81%9E/article/20160712/s00002/1468260831131/%E9%8C%AF%E6%8B%98%E6%99%BA%E9%9A%9C%E7%94%B7-%E8%AD%A6%E5%8F%B8%E8%A3%81%E6%BF%AB%E6%AC%8A%E5%AD%AD%E6%9C%80%E7%B5%82%E8%B2%AC%E4%BB%BB-%E7%9B%A3%E8%AD%A6-6%E8%AD%A6%E6%8C%87%E6%8E%A7%E5%B1%AC%E5%AF%A6-4%E4%BA%BA%E8%87%A8%E7%B4%80%E5%BE%8B%E8%A6%86%E6%AA%A2

警方去年5月調查沙田美林邨七旬遛狗翁被殺案時,錯誤拘捕一名30歲智障男子50多小時,並起訴其誤殺罪,其兄之後向投訴警察課投訴;個案轉交監警會跟進約一年後,昨公布調查結果,涉事9名警務人員中,有6人涉及共12項指控分類為「獲證明屬實」,其中4人包括警司、總督察及警長將面對紀律覆檢,有可能面臨處分。監警會在調查報告中特別指出,警司負責該宗謀殺案的整體調查,「故應承擔最終責任」。




[ 本帖最後由 金大班 於 2020-3-27 02:19 編輯 ]

附件

1.jpg (68.96 KB)

2020-3-27 02:14

1.jpg

金大班

TOP

確診女警在醫院抽血時無戴口罩 警方Fb致歉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00327/bkn-20200327194253095-0327_00822_001.html
金大班

TOP

【尋人日常】反送中過萬人被捕、失蹤「民間尋人鏈」助家屬尋親:仍有2-300人未搵番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20200328/RV2PVFMISKIPEGVRDMNBHLMEBQ/

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逾7,500人被捕,多人失蹤。社交媒體湧現無數則「尋人啟事」,成了香港日常。究竟九個月以來,那些突然消失於街頭的人往哪兒去了?家屬、攝影師和社工等,又如何展開漫長的尋人之旅?「尋人本是警察的工作,但近大半年此功能失效,我們只能靠自己。」有份參與「民間尋人鏈」的25歲社工阿彤如是說。

民間自發是反送中運動最特色的現象之一,由不同市民和社會階層組成的「民間尋人鏈」,又是怎樣產生和演化而成的呢?這一切,或許可從每次示威現場所拍攝的現場照片說起。

「嘭——」3月21日晚上,警察在元朗又新街施放數枚催淚彈。那時正忙於拍攝工作的網媒PSHK攝影記者Key,還未及戴上豬嘴,已見轉角位有約二、三十名警察衝前、追捕,並把四名示威者按在地上。

站在警察防線前的Key,馬上舉起相機「咔嚓」地拍下被捕者的樣子。同時,多名手持警棍、盾牌及胡椒噴霧的警察已瞬即拉起封鎖線,並着記者退後,他只好邊後退、邊急按快門,誰知,現場又有警察突然向記者噴胡椒噴霧,結果他的頸及手部還是不幸中「椒」了。

從一張照片 建構尋人鏈
自去年11月開始拍攝示威活動,Key已留意,「警察想把記者與示威者的距離拉開,讓我們拍攝不到他們的樣子。」因此他即使中了胡椒噴霧,也顧不得個人情況,趕忙脫去豬嘴、仔細查看自己所拍的每張照片,有否拍攝到被捕者的樣子,如果有,他會即時把相片上傳Telegram的「被捕人士關注組」。但這次他失望了,「四個被捕者中,我只拍到一個,還是側面。」他自責,如拍到照片,便可盡早聯絡被捕者家屬,「現在要看有沒有其他人拍到正面。沒有的話,側面也要上傳。」這樣做全為確保被捕人士的「存在」。

「首先,大家必須知道這個人的存在,才可進入下一步的行動。如果連他的照片及名字都沒有,就失去尋找的線索。我們拍下的每張照片,都是尋人鏈的開端。」Key直言這是攝影記者的崗位與責任。

當攝影師把照片上傳至Telegram及Facebook等社交媒體後,就輪到網民接力的時候。不少網民看到一則則標上相片、姓名及被捕時間的「尋人啟事」後,便會着手查看有沒有自己認識的人。這是一個由群眾外包的方式,以盡快尋找到被捕人士的家屬。「我們的平台像一堵連儂牆,或一塊壁報板。」facebook群組「香港失蹤人口關注組」管理員Leo解說,「每日平均有六十多個尋人帖子,有遊行示威的日子會更多。真的很多人看,認識的人更會提供線索。」

多得拍攝者和網民齊齊出力,被捕者家屬Jade才得以經社交媒體,迅速得知弟弟被捕的消息。Jade憶述,11月中旬的某一夜,她如常給弟弟發訊息,起初看到那個代表未讀的單剔,還以為只是示威現場的接收訊號不好。直到數小時後,她收到朋友傳來Telegram群組內一張弟弟被捕的照片,才知出事。「照片中,弟弟頭破血流。我很害怕第二日看到的會否不再是一個人,而是一條屍?」崩潰的她想飛奔到警署,奈何當夜交通癱瘓,也不知弟弟身處哪一警署。

無助家屬 靠社工尋親
「通常關注組會列出某一時段,不同被捕者被送往哪間警署,或傷者去了哪間醫院的資料。那一夜,我也不斷打電話,醫院的電話接通,說弟弟不在;再打去警署,則完全不通。當晚打了過百通電話。」 Jade整夜不眠不休撥電話,手一直抖,滿腦子也是弟弟在警署內遭人拳打腳踢的畫面,緊接還一陣乾嘔——全是焦慮的症狀。

等到天色漸亮,交通漸恢復,Jade即趕往家附近的警署查詢弟弟被收押的地方,誰料,得到的是警員一句「不在這裏」,還想趕她走,直至她擔心得哭了,警員才在電腦上查,一查就知弟弟的位置。到了早上9時,亦即弟弟被捕後約12小時,Jade終於來到他身處的警署外。她回想,弟弟被拍到照片,是不幸中之大幸。「那是一個證據,證明他被捕了。身邊有人被捕但沒被拍到,導致他的家人比我更遲到警署,有的甚至失蹤了。」

「那48小時內,家人基本上只可乾等。」 Jade一直坐在警署外靜候,與弟弟僅一牆之隔。雖然她深知無計可施,仍盡力爭取跟弟弟保持近一點的距離近。「至少他有需要,我可立刻支援。」陪她守候的,還有一群社工。

去年7月起,社工阿彤已參與被捕支援,她深明被捕者家屬的憂慮,因為每個前來警署的家屬,都會問那幾條問題:「他在警署內會否被人打?」、「甚麼時候可以保釋?」、「會不會留案底?」等。

「不安,來自對事情的不理解。」阿彤一頓,「沒有哪個家長經歷過子女被捕,我要盡力平復他們的情緒。」3月21日,她得悉有示威者被捕後,按照平日情況趕往警署,不厭其煩地向有關家屬簡介流程。

阿彤形容,社工在尋人鏈中,是律師與家長的中間人。當律師獲得任何資訊,包括被捕人士名單、接見被捕人士等,都會告知社工,再由社工轉告家屬。她說經自己轉介給律師的個案,現已累積達120多個,當中最年輕的被捕人士,只有12歲。

阿彤過去也曾參與尋人任務。「以前很久才發生一次,現在是每一日或者每個星期都發生。」她有感尋人已成香港日常。

警民失去互信 阻礙尋人
尋人日常,並不正常。根據警方的數據,2018年香港全年失蹤人口舉報數字為3046宗;2019年則為2643宗,相比之下,現在的失蹤個案竟然不升反跌,比2018年少403宗,情況不尋常。

為拆解謎團,失蹤群組管理員Leo給出另一個數字作比對,「據我統計,關注組創辦半年來,約有2000多人失蹤,撇除因認知障礙症等失蹤的長者,當中八至九成已尋回,至今未有下落的,則有二、三百人,有的不了了之,有的已去世。」

當社交媒體的失蹤數字如此龐大,何以警方公佈的數字卻比以前還少?阿彤推想,隨着警察與示威者衝突日增,警民之間失去互信,市民質疑警方失去尋人功能,故此寧願信自己、靠自己,激發更多民間尋人行動。

Leo想起關注組上常出現的「無可疑」個案。有一天,有人在關注組上發帖指一名男子失蹤,後來其親屬聯絡Leo,指他在家自殺了,「家屬叫我們刪帖,又不斷強調他的死亡與社會運動無關。」警方調查後亦指死者在家燒炭自殺,案件無可疑。

「我沒能力查考事件是否無可疑。我也明白,有些人會為感情、錢財自殺。但為何市民對那些『無可疑』案件感到疑惑?全是警察一手造成。」Leo引「陳彥霖案」為例,說他也不明白,游泳健將成全裸浮屍,為何也沒可疑。

私家偵探 給家屬一絲希望
警察缺席尋人鏈,有市民自動補位,親身在茫茫人海中尋親朋,亦有人選擇花兩萬元僱私家偵探協助。

私家偵探King Sir在7月初接獲第一個反修例尋人案後,至今連同電話查詢共二、三十宗。「幸運成功找到人,有三宗;但也有七、八月委託,失蹤者仍未尋回。」他說尋人講技巧。「每個人的身體都有記號,例如身形、紋身、傷痕等,這些細節豬嘴、面罩也不能完全遮蓋。」三次成功個案,就是靠耳後一個紋身、或目標人物恰巧脫口罩、吃麵包時發現。

「有家屬跟我們有默契,只需一張相片,知道人還安全,已滿足。」King Sir緊握雙手,「很悲哀,這應是警察的工作。」他曾問委託人為何不報警?對方支吾表示,「難道向警察說:我鬧子女去示威,政見分歧所以令他們離家出走?」家長們亦擔憂報警反而把子女推向火坑。

有父母在子女失蹤一個多月後才找King Sir,「相信他們找我之前,已經用盡所有方法尋人,我給予他們的是最後一絲希望。」這就如向無邊大海扔下救生圈,看能否多撈起一兩個人。

現在Jade的弟弟已安全回家,雖然他被警方控罪,但作為姐姐的她已感恩。「我與弟弟睡不同房間,以前他的鼻鼾聲常穿過牆鑽入我的耳朵,覺得很煩,但如今再聽到,卻覺得很安心。」
金大班

TOP

大欖懲教所再起監獄風雲 懲教署飛虎隊入內平亂
https://hk.news.yahoo.com/%E5%A4%A7%E6%AC%96%E6%87%B2%E6%95%99%E6%89%80%E5%86%8D%E8%B5%B7%E7%9B%A3%E7%8D%84%E9%A2%A8%E9%9B%B2-%E6%87%B2%E6%95%99%E7%BD%B2%E9%A3%9B%E8%99%8E%E9%9A%8A%E5%85%A5%E5%85%A7%E5%B9%B3%E4%BA%82-111213370.html

賭輸搶80萬籌碼港警澳門遭扣查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1001/mobile/odn-20171001-1001_00176_080.html

「過大海」輸錢搶八十萬元籌碼,廿八歲港警被捕遭停職。一名隸屬新界北總區警察機動部隊(PTU)的八十後男警,上月到澳門威尼斯人賭場賭錢,疑因連番敗北一時起貪念,伸手搶去內地男賭客放在賭枱上的八十萬港元籌碼,當場被揭發,逃走時在賭場門口被保安員截獲。司警經調查後,以搶劫罪將其移送檢察院偵辦。警方指有關人員仍在當地被扣查,他將被停職,待當地的刑事調查及司法程序完成後會進行紀律覆檢。
被捕男警姓葉(廿八歲),據了解,他隸屬新界北總區機動部隊,最近被安排處理公眾活動。事發於上月廿二日晚上八時許,葉在澳門路氹威尼斯人賭場賭博,期間疑趁一名內地男賭客與荷官兌換籌碼時,從後伸手搶去內地男放在賭枱上的八十萬港元籌碼,但被當場踢爆,事敗逃去。男賭客從後追截,保安員聞訊亦加入追捕,葉跑至賭場門口時,被保安截獲並報警。
上司前往濠江了解
司警到場調查,有人承認作案,聲稱因賭輸錢而起貪念,司警遂以搶劫罪將其移送檢察院偵辦。期間,葉因被扣查「人間蒸發」,有同袍對他「失更」感奇怪,之後揭發他被司警扣查,其上司更前往澳門了解事件。據了解,警隊高層對於有警務人員在境外犯案一事感到震怒,認為有關人員嚴重影響警隊聲譽。
警方發言人回應時證實,一名男警務人員在澳門涉及刑事案件被捕,現正被當地的有關機構扣留調查,有關人員將被停職,而該名男警務人員隸屬警察機動部隊。
發言人又強調,警隊非常重視人員的操守,任何人員干犯違法行為,警隊絕不容忍和姑息,定必嚴正處理,待當地的刑事調查及司法程序完成後,會進行紀律覆檢。另外,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表示,由於事件仍在調查中,不便作出評論。

休班警撞欄憂損仕途搵老婆頂包 兩人同判社服令
https://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693466/%E5%8D%B3%E6%99%82-%E9%A6%99%E6%B8%AF-%E4%BC%91%E7%8F%AD%E8%AD%A6%E6%92%9E%E6%AC%84%E6%86%82%E6%90%8D%E4%BB%95%E9%80%94%E6%90%B5%E8%80%81%E5%A9%86%E9%A0%82%E5%8C%85-%E5%85%A9%E4%BA%BA%E5%90%8C%E5%88%A4%E7%A4%BE%E6%9C%8D%E4%BB%A4

法庭:假醫生紙串錯字揭呃病假 警察通訊員候懲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80210/mobile/odn-20180210-0210_00176_123.html

為捉飆車 警疑截市民車輛做「人肉路障」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80213/mobile/odn-20180213-0213_00176_052.html

香港三警察毆打酒吧經理被判入獄
    http://www.people.com.cn/BIG5/shizheng/18/21/20020227/675756.html

     人民網香港2月27日電  香港元朗反黑組高級督察李志輝毆打酒吧經理、串通兩名警長作假口供一案,昨天在地方法院審結。李志輝被判入獄兩年半、兩名下屬偵緝警長黃汝麟和歐陽儒則被判入獄一年半。

    案情透露,去年1月12日晚,李志輝率領兩名警長和其他探員到元朗Catwalk Fantasy迪斯科舞廳查牌。李志輝在舞廳的后巷將經理戴曉東毆打了七八分鐘,期間,黃汝麟幫李志輝按著戴曉東的雙臂,歐陽儒在巷口把風,這一切都被附近的閉路電視攝下。

    戴曉東在次日就向投訴警察課投訴了李志輝等3名警務人員。李志輝后訛稱戴曉東要求在后巷傾談該舞廳賣酒給15歲的少年時突然欲逃走,自己撞傷頭部及腳部。

    法官郭啟安在宣判時說,3名被告在執行職務時,竟然誣蔑清白人士,使無辜者被起訴,無形之中摧毀了法治制度、警隊也因此而蒙羞。(劉光金)

來源:人民網 2002年2月27日

[2002-02-27] 三警打人兼做假入獄
http://paper.wenweipo.com/2002/02/27/HK0202270080.htm

元朗反黑組三名警員串謀毆打一名的士高經理後捏造口供,妨礙司法公正,昨日案件在區域法院宣判。三人罪名成立,首被告入獄兩年半,其餘兩人判監一年半。法官表示,法例給予警務人員執法權力,而不是讓各被告「持牌」打人。有被告及到庭親友聞判後不禁流淚。

 區域法院法官郭啟康表示,首被告高級偵緝督察李志輝(四十歲),次被告偵緝警長黃汝麟(四十五歲)和第三被告偵緝警長歐陽儒(五十一歲),三人昨早被法院裁定妨礙司法公正罪成,首被告李志輝被控的另一項普通襲擊罪,也告成立。

 郭啟康判刑時表示,法例給予警務人員執法時候,將不法分子繩之於法,而不是讓各被告可以「持牌」打人,特別首被告高級督察李志輝,毆打一間的士高經理後,更吩咐兩名警長隱瞞事件,填寫虛假證人口供。

 郭續稱,三名被告利用警員身份犯案,影響了公眾對司法公正的信心,加上涉及的又是無辜市民,令案件的嚴重性增加,因此有需要採取強而有力的措施,將各被告判監,公開這個信息,恢復社會對司法公正的信心。

 法官又表示,被告偽造證據案情嚴重,使司法制度有崩潰危機,也令警隊蒙羞,於是判首被告李志輝入獄兩年半,另外兩名被告黃汝麟及歐陽儒,各判監一年半。

 至於犯人欄內三名被告聞判後,次被告及第三名被告即時流淚,到庭旁聽的親友及警隊同僚,亦顯得十分傷心。

 案發在去年一月十二日,三名被告同屬元朗反黑組。當日元朗反黑組高級偵緝督察,帶同兩名偵緝警長到元朗一間的士高查牌時,涉嫌因不滿的士高經理未能提供前僱員的下落,將經理帶到後巷拳打腳踢,但整個過程被的士高安裝的一部閉路電視拍下。事主相隔十二日到投訴警察課投訴。

 事後,三人再捏造口供,指對方阻差辦公,三名被告否認發生過毆打事件,但整個過程被閉路電視拍下,最後曝光。

 但審訊過程中,辯方曾質疑影帶的真確性。不過,法官最後接納錄影帶作為呈堂證供,最後,判三名被告入獄。

重提遭反黑三警砌生豬肉
「鐵人東」入稟控告一哥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040111/3784978
【七警案】警隊打人有前科 反黑曾因「砌生豬肉」被重判
https://www.hk01.com/%E7%A4%BE%E6%9C%83%E6%96%B0%E8%81%9E/72541/%E4%B8%83%E8%AD%A6%E6%A1%88-%E8%AD%A6%E9%9A%8A%E6%89%93%E4%BA%BA%E6%9C%89%E5%89%8D%E7%A7%91-%E5%8F%8D%E9%BB%91%E6%9B%BE%E5%9B%A0-%E7%A0%8C%E7%94%9F%E8%B1%AC%E8%82%89-%E8%A2%AB%E9%87%8D%E5%88%A4

[ 本帖最後由 金大班 於 2020-3-28 03:39 編輯 ]
金大班

TOP

女警確診前拒戴口罩 兩抽血員隔離 護協轟缺德 王永平:或涉公職人員行為不檢
https://news.mingpao.com/pns/%e8%a6%81%e8%81%9e/article/20200328/s00001/1585334716555/%e5%a5%b3%e8%ad%a6%e7%a2%ba%e8%a8%ba%e5%89%8d%e6%8b%92%e6%88%b4%e5%8f%a3%e7%bd%a9-%e5%85%a9%e6%8a%bd%e8%a1%80%e5%93%a1%e9%9a%94%e9%9b%a2-%e8%ad%b7%e5%8d%94%e8%bd%9f%e7%bc%ba%e5%be%b7-%e7%8e%8b%e6%b0%b8%e5%b9%b3-%e6%88%96%e6%b6%89%e5%85%ac%e8%81%b7%e4%ba%ba%e5%93%a1%e8%a1%8c%e7%82%ba%e4%b8%8d%e6%aa%a2

一名曾到爆疫酒吧的22歲女警前日(26日)確診感染新冠病毒,醫管局昨公布她在醫院求診時有咳嗽,但在抽血員勸喻下仍拒戴口罩,致兩名抽血員要接受14日隔離檢疫,醫管局關注事件,稱其做法增加醫護及其他病人染病風險。護協批評該女警缺德,身為執法者應「知什麼是紀律」。

保安局長李家超表示該女警行為「當然是不適合」。警方昨在facebook回應稱,該女警防疫意識不足,就事件對醫護及服務構成影響,並引起社會不安,深感抱歉,已即聯絡該女警,要求她必須遵照醫護指示,又稱為免同類事件發生,警方會提醒全體警員要積極配合醫護防疫工作。警方昨深夜補充,女警暫仍在醫院隔離,不方便調查,會在她完成隔離後再跟進。

警方:女警防疫意識不足 深感抱歉
公務員事務局前局長王永平認為,涉事女警表面上已有違「公職人員行為不檢」,他說不論該警員是否當值,在醫管局有指示及醫護提醒下仍不戴口罩,表證上已是行為不檢,警方內部應展開紀律程序。

醫管局總行政經理(病人安全及風險管理)何婉霞昨公布,該女警本月25日到醫院時有咳嗽,但沒戴口罩,兩名照顧她的抽血員要求她戴口罩,其後發現她沒遵從。何說,兩名抽血員曾為女警抽血、靜脈注射及照心電圖,有戴外科口罩及手套,但接觸超過15分鐘,被列為緊密接觸者,要隔離檢疫14日,其中一人有不適,已求醫。

醫局:十分關注 屢勸不改會叫保安
何婉霞說醫管局十分關注事件,女警的做法增加醫護及其他病人感染風險,而事件導致兩名醫護要隔離14日,對醫院運作構成很大影響。何強調,公院自1月25日啟動緊急應變級別,任何人入公院及診所範圍必須戴口罩,若有病人屢勸不改,會請保安介入,並通知管理層。

護協主席、衛生服務界立法會議員李國麟批評有關女警拒戴口罩是「缺德」,身為執法者應「知道什麼是紀律」。他說,若病人堅拒戴口罩,醫護仍要繼續治療,但要做好防護措施。

醫管局員工陣線強烈譴責該病人,又稱醫管局只以口頭勸喻方式建議病人戴口罩,無疑罔顧該病人對其他無辜病人傳播病毒之風險,強烈要求醫管局譴責該病人不負責任行為嚴重危害員工健康。陣線要求局方向受影響員工可能感染制定補償方案,並透過法律途徑向有關病人追究。

批罔顧播毒風險 工會促醫局循法律追究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主席馬仲儀稱該女警拒戴口罩不可饒恕,「相信所有醫護(對此事)都感到不開心」,稱偶有長者因不知疫情沒戴口罩,「但他們好乖,勸一下就會戴」。馬說一般而言,病人若被勸後仍不肯戴口罩,醫護可通知上級;若病人有粗暴行為,則或請保安要求對方離開。她認為不戴口罩會危害醫護,也屬「粗暴行為」。
金大班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