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軍事] 中共輸出軍火 進行「代理戰爭」

中共輸出軍火 進行「代理戰爭」

中共輸出軍火 進行「代理戰爭」

http://mag.epochtimes.com/b5/085/5171.htm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四日,兩名美國軍人在檢查丟棄在坎大哈國際機場的中國製造的迫擊炮的殘骸。(法新社)

《遠東經濟評論》七、八月號發表國際評估和戰略中心(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and Strategy Center)資深研究員費雪(Richard D. Fisher)的評論文章〈中共軍火傷及美國人性命〉(Chinese Arms Cost American Lives),文中批露中共長久以來對中東激進份子輸出武器,造成美軍與盟軍的損失,此一問題應妥善和立即解決。

歷史淵源

一年多來,美國官員不斷地向中共當局抱怨說,中共經由伊朗輸出中國製造或協助製造的武器給阿富汗的塔利班(Taliban)組織,該組織使用這些武器殺害美軍和盟軍。中共對中斷此一武器輸出管道的要求置若罔聞。中共對這些激進份子提供武器與歷史上的長期趨勢相符,此一趨勢可追溯至韓戰和越戰期間,當時中共利用鄰國「代理戰爭」(proxy war)造成美國強權傷亡。

中共介入伊拉克和阿富汗政局可追溯至七十和八十年代。在阿富汗,中共經常提供武器給回教遊擊隊。在伊拉克,中共於九十年代後期至大約二零零一年期間,與試圖實施聯合國「禁航區」制裁的美國空軍,進行了一場激烈的代理戰爭。目前著名的電腦公司華為,曾經協助薩達姆整合防空機槍和導彈與現代光纖系統,使其對美國飛行員更具殺傷力。

在九一一事件之前,中共據稱即將與塔利班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它曾與巴基斯坦的強大情報系統合作,為塔利班進行訓練。據法國媒體報導,中共定期購買塔利班收集的美國武器,包括刺針(Stinger)防空飛彈,以及部份曾用以攻擊塔利班基地的戰斧(Tomahawk)巡弋飛彈。

中製武器售與恐怖組織殺害西方人

二零零七年六月,一名匿名的美國國防部官員表示,美國人民正遭中製武器殺戮,中共當局完全知曉這些武器的目的地。

美國國防部指出,中共在某些案例中直接輸出武器給塔利班,但大多數的武器是透過伊朗轉給塔利班和伊拉克的激進份子。

正當伊朗提供中製軍火給武裝份子殺害美國人一事,於二零零七年初曝光時,美方尚未對其所見與因應措施取得共識。美國情報部門曾經發現,伊朗一直要求中共國營軍火公司將武器上的序號移除,以隱藏該武器的出處。

二零零七年夏天,英國和加拿大等盟軍也因中製武器對其造成損失而逐漸表達關注之意。同年九月,英國公開抱怨中製武器。然後到了十月,美國財政部開始對伊朗負責訓練和武裝外國激進份子的機構「聖城旅」(Quds Force)實施制裁。

TOP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九日,一名阿富汗激進份子在看守藏在山洞裏的上千重型武器時被捕獲。這些武器標有中文標記。(法新社)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日,伊拉克東北部的基爾庫爾城市,美國空軍提供了收繳的武器的圖片。其中有中國製造的突擊步槍。(Getty Images)

輸出武器種類

中共提供給伊拉克和塔利班激進份子的武器包括:槍枝、反裝甲彈、火箭筒、地雷、零點五口徑「反物質」步槍(antimaterial rifles),以及「紅纓五號」(hn-5)肩射式防空導彈等。反裝甲彈可以反制美軍和盟軍在單兵武裝上的巨大投資,而零點五口徑的步槍可用於長程狙擊。這種「紅纓五號」可能是第一代的導彈,但它曾經升級過,對於盟軍直昇機和日益增多的無人駕駛偵察機,構成真正的威脅。

中共也藉由出售升級技術增加其武器輸出的致命影響力。舉例來說,美軍於二零零七年九月底指控伊朗提供「米薩一型」(Misagh-1)肩射式防空導彈給伊拉克激進份子,而「米薩一型」是中共將「前衛一號」(qw-1)肩射式防空導彈的升級技術移轉給伊朗的結果,它可以攻擊的高度比「紅纓五號」還高。

中共假惺惺否認

中共否認出售武器給激進份子,聲稱其客戶在未經中共許可時不得再次移轉武器。然而,負責國際安全和防止武器擴散的美國第一副助理國務卿麥克納尼(Patricia Mc-Nerney)表示:「儘管中共的軍火買家與恐怖份子有所關連,並有不可信任的最終使用者的紀錄,例如伊朗,但是中共似乎只著重其客戶表面上的保證與承諾。」

外交智慧可能在緩慢和平靜地進行著。但是當我們必須面對現實時──無論它們是如何的令人不愉快,問題就會浮現。如果中共是造成美軍和盟軍在中東死傷的武器最終來源,正如許多證據所顯示的,那麼這個問題就必須妥善和立即解決。◇

TOP

何志平涉賄:新證據指涉利比亞軍火交易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1004/20514562


民政事務局前局長何志平的涉賄案在美國開審在即,控辯雙方在審前提案交鋒。控方申請將新證據呈堂,證明何志平曾以相同手法向另一任前聯合國大會主席阿什(John Ashe)行賄,並曾助被制裁的伊朗購入稀有金屬,又為利比亞及卡塔爾等國家中介軍火交易。辯方則針對已獲撤控的加迪奧的供詞,申請禁止引述乍得總統及揣測案中款項的目的。

根據控方申請呈堂的首批證據,阿什在2014年任聯大主席期間曾應邀到香港與何志平及相關人士會面。會面後,阿什的助手發信就由何志平親自承諾的5萬美元財政支持感謝華信主席葉簡明。

同年6月,何志平就向阿什的兩名生意夥伴發電郵,要求對方請阿什出席基金會在聯合國舉行的論壇,並與其中一人通電話,被執法部門暗中錄下。當對方問何「有否向阿什作出饋贈」時,何回覆「已經支付了」,又指「我們談完他有甚麼可以幫我們後,主要饋贈會隨之而來」,並明言是「平等交換(give and take)」及「買賣」。  

以「玩具」比喻武器

控方指由以慈善機構領導人自居、邀請阿什出席聯合國論壇及到香港與華信人員見面,到承諾在對方卸任聯大主席後提供更多金錢,何對待阿什及本案中的庫泰薩手法一模一樣,可見何接觸庫泰薩絕非「意外」或「錯誤」,而是他計劃一部份。另一批證據包括在2014年電郵中題為「伊朗聯繫」的文件,當中指伊朗在一家中國的銀行有被制裁的存款,並欲以該筆錢購入稀有金屬,雖然該稀有金屬可透過一家香港銀行購入,但須一家中國公司做中間人避過制裁,並指伊朗一方盼與華信建立石油貿易關係。之後兩年,電郵都顯示有伊朗人員到北京與華信人員會面。

此外,加迪奧亦指證何曾同意以軍火作為與乍得石油交易的一部份,更有電郵顯示何志平與未被點名的人士,商討為利比亞國防部及卡塔爾提供軍火,言詞間以「玩具」比喻武器,又談及向長年受內戰摧殘、有戰爭罪行的南蘇丹提供軍火的可能。

今開庭處理保釋申請

至於辯方,提案主要針對控方早前披露的加迪奧供詞,包括要求法庭禁止加迪奧在庭上稱呼向乍得總統德比提供的款項為「賄款」,稱加迪奧不可能知道何的送錢意圖,不應容許他在庭上作揣測,應留待陪審團判斷;又指加迪奧引述乍得總統德比的言論只屬傳聞,不應容許呈堂。

雙方已計劃傳召專家證人應訊,其中控方將傳召國際顧問公司Berkeley Research Group的高層Gardner Walkup,預料他將會講述國際石油業的行規與發展,以及捐助國家的一般做法。辯方提出傳召哈佛大學教授、知名中國專家柯偉林(William Kirby)講述中國一帶一路的發展、及華信與中國政府關係。雙方均反對對方的專家證人應訊,控方並將傳召另一學者Oriana Mastro反駁柯偉林。

案件11月初開審,法庭將在開審前就上述提案裁決,今日將開庭處理何志平最新一次的保釋申請。
路人

TOP

提供軍事訓練兼藏有軍火 7中國人非洲被捕
http://hk.on.cc/hk/bkn/cnt/cnnews/20181007/bkn-20181007191107923-1007_00952_001.html


近日有7名中國人分別被非洲國家贊比亞及肯尼亞,以威脅國家安全為由拘捕他們,當中兩人被指涉嫌向贊比亞民眾提供非法軍事訓練。

贊比亞警方近日發現,有兩名中國公民涉嫌向當地一間保安公司的會員,提供非法軍事訓練,遂以威脅國家安全為由,於該國東南部城市利文斯敦(Livingstone)將兩人拘捕。據悉,在是次拘捕行動中,涉事保安公司的總監及數名當地民眾也被帶走,現場還起出多支霰彈槍、子彈等軍火。

另一邊廂,肯尼亞移民局上周五(5日)表示,有5名中國公民因藏有大批相信會危害該國國家安全的物品,包括無線對講機、軍服、手提電腦及金屬探測器,遂將他們拘捕。據悉,被捕5人中包括1名女性。
路人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