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123
發新話題
打印

[激爆討論] 色情服務國際標準 sex industry

民國名人嫖妓記錄
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3472#.XOg4Ikl7k2w

民國人物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普遍與娼妓有染,有據可考的民國嫖客,大把大把地有,無據可考的,很可能只是因為保密工作做得好,神不知,鬼不覺。

在民國的諸多知名嫖客當中,最令人大跌眼鏡的,莫如大學問家、大思想家胡適先生。

胡適也嫖娼。

竟然連胡適也嫖娼。

民國到底怎麼了?

嫖娼,並不是別人詆毀胡適,而是胡適自己記錄下來的,在胡適的《藏暉室日記》裡面,胡適誠實地記錄了自己「逛窯子」的年少往事。

而且,胡適逛窯子,不止一次。

(胡適)

除了胡適以外,還有一個偉大作家,名叫鬱達夫的。

他也嫖娼。

鬱達夫在自己的《鬱達夫自傳》裡寫到,在日本東京期間,他嫖娼了,那是一個大雪紛飛的冬天,有一天寂寞難耐,嫖了,挑的是一個“肥白高壯”的日本小姐。

看來,鬱達夫喜歡豐滿型。

這也沒什麼不妥。高興就好。

比鬱達夫更雷的,是一個名叫徐志摩的詩人。

我知道你認識他。

徐志摩雷在哪裡呢?雷就雷在:徐志摩不但嫖,而且他還向自己的老婆報告戰績。

徐志摩在寫給他的太太陸小曼的信件裡,至少兩次主動報告自己嫖娼:

第一次報告嫖娼:「說起我此來,舞不曾跳,窯子倒是去過一次,是老鄧硬拉去的。再不去了,你放心。」

第二次報告嫖娼:「晚上,某某等在春華樓為胡適之餞行。請了三四個姑娘來,飯後被拉到胡同。對不住,好太太。」

徐志摩嫖娼之後,還要寫信給自己的老婆作報告。

(徐志摩與陸小曼)

別笑。這,就是民國。

國民黨在廣州軍政府時期,有一員猛將,名叫李福林,外號「李登同」,是國民黨「福軍」首領,這個人是土匪出身。

為何要提他呢?因為他更生猛,這個人不但嫖娼,而且還不給錢,吃霸王餐的,不要以為誰在詆毀他,這也是他自己親口說的,出處在哪裡呢?出處就是《李福林自述》,收錄在《廣州文史資料第49輯》這本史料中。

和只知道夢想“到財主家牙床上滾一滾”的無產階級不同,國民黨人大多是小資產階級出身,身上多少有點錢,所以國民黨人物當過嫖客的,特別多。

代表人物當仁不讓,就是蔣介石了。《蔣介石日記》多處自述嫖娼經歷,更坦言自己「深受淋病之苦」,青年時代的蔣介石,放浪形骸,經常在路上走著走著,看到自己喜歡的女人,就“見色思淫” ,這一類文字在他的日記裡,比比皆是。

蔣介石還有一段時間嫖娼,嫖出了感情,和一個名字叫“介眉”的青樓女子,熱戀了好一段時間,後來蔣介石忍痛甩了她,可是不料,這個介眉也玩出了感情,她不甘心,寫信給蔣介石,說自己和他在一起,並不是為了錢,而是鐵了心要跟他,蔣介石看了信,鐵石心腸,這次他沒有心軟,堅決甩掉了。

蔣介石的心真正安定下來是什麼時候呢?是他到廣州黃埔當校長的時候,有身份了,對自己要求更嚴格了,後來和宋美齡結婚之後,妻家是基督教家庭,管的嚴,就徹底斷了女色的心了。

(蔣介石與宋美齡)

然而,無產階級未必不嫖娼,民間音樂家瞎子阿炳(華彥鈞)就是一例,此人運氣不好,染上了梅毒,梅毒發病導致雙眼失明,代價可謂慘痛。

阿炳的事情教訓了後人:衛生很重要,記住有一套。

軍閥呢?更普遍了。張學良,嫖不嫖?嫖。依據是什麼呢?依據是《張學良口述歷史》,他說他玩過的女人,「就是連娼妓都有」,這是他自己親口說的,對誰說呢?對唐德剛說的(唐德剛是張學良口述歷史的錄音者、執筆人),而且說的時候,張學良的老伴(趙四小姐)就在身邊。多麼誠實的孩子。點贊。

民國人物,竟有這麼多的嫖客,而且不少人嫖了還不覺得羞恥,這到底是因為什麼呢?其實,中國娼業的歷史很悠久,民國和宋、元、明、清等朝代一樣,性道德是“禁女不禁男”,對女性要求嚴苛,對男性要求寬鬆,民間瞧不起娼妓,但不會瞧不起嫖客,例如說依照《廣州文史資料》的記載,民國時期廣州長堤紅燈區,嫖客來了,青樓的龜公還要大聲唱名,比如說陳家少爺來嫖了,龜公會在青樓門口大聲唱道:

「陳少大駕」

這麼一喊,全廣州都知道你陳大少爺來嫖了。

陳少表示很淡定。

今時不同往日。

用2018年中國的道德標準去衡量民國人物,猜一個成語?

刻舟求劍。恭喜你。猜對了。

民國並非特別「淫蕩」,民國的民風,其實不過是中國歷史常態的自然延伸,僅此而已。

國民黨倒台之後,中國仿照蘇聯體制,關閉所有妓院,實行嚴格的一夫一妻制,從此開始了禁娼的歷史。

社會主義道德。

其實,中國娼業的歷史,動輒以千年計,然而禁娼的歷史至今,不過短短六十九年,依據中國傳統文化,娼業自古以來,一直是合法的,禁娼並不是中華的傳統文化,恰恰相反,禁娼其實是從蘇聯引進的文化,而蘇聯文化又是植根於基督教文化,屬於如假包換的西方文化。

說了這麼多,其實就是一句話,天下並無放諸四海而皆準之私德。所謂禁娼,不是中華自身的文明,而是中國學習西方的文明,民國的“淫蕩”,不過只是中國歷史的常態而已,這才是歷史的真相。
U52.5U4G

TOP

澳洲按摩店登中文廣告 周薪逾千澳元引女留學生下海
https://hk.on.cc/hk/bkn/cnt/cnnews/20190803/bkn-20190803053202942-0803_00952_001.html

澳洲墨爾本多間按摩店,日前被發現在當地的中文論壇及求職網站上,發布數百條招聘女按摩師的廣告,標明無需相關工作經驗,每周收入平均可高達1100澳元(約5900港元)。

據澳洲媒體報道,大部分按摩店位於墨爾本的丹德農(Dandenong)、凱西(Casey)、金斯頓(Kingston)等。其中有廣告表明,女按摩師佣金可高達47%至50%,且公司可安排住宿。有廣告更要求女按摩師「熱情、負責任」,年齡需在33歲以下,持有工作或學生簽證均可任職。

莫納殊大學(Monash University)中國學生會副主席張凱(Kai Zhang,音譯)稱,曾有求職廣告聲稱每周可賺取數千澳元,「明顯暗示需提供性交易」。

有當地非牟利組織指出,部分女性的收入都低於最低薪金,她們只能依靠提供性服務賺錢。警方透露,曾與來自不同背景的性工作者溝通,當中不乏留學生;目前已對多個有發布要求提供性交易的網站監控。

澳洲成人娛樂業協會表示,至少有數百名留學生在墨爾本從事色情行業,而大部分人往往是通過院校的公告欄上的廣告受聘,「他們可作出選擇,是從事時薪8澳元(約43港元)的清潔工作,抑或高收入的性交易」。
12AU7.ECC82

TOP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今日起廢止涉賣淫嫖娼收容教育制度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99978-20191229.htm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自今日起,廢止《關於嚴禁賣淫嫖娼的決定》中部分條款,及以此實行的收容教育制度,同時明確規定在制度廢止之後,對於正被依法執行收容教育的人,解除收容教育,剩餘期限不再執行。

新華社報道,收容教育制度實施20多年,對於透過教育,挽救賣淫及嫖娼的人、維護良好社會風氣及社會治安秩序,發揮重要作用。隨著法律體系不斷完善,以及治安管理處罰法與刑法有效銜接,收容教育措施已經較少適用,歷史作用已經完成,這是以法治思維和方式,加強社會管理的重要體現。

報道強調,收容教育制度雖然不再實施,但賣淫、嫖娼行為仍然是治安管理處罰法中,明確規定的違法行為,有關方面應當對賣淫、嫖娼行為予以查處;對組織、強迫賣淫,引誘、介紹賣淫,故意傳播性病等犯罪行為,應當依照刑法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法外之刑】今起停「收容教育制度」 維權律師指違憲倡廢除多年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20191229/TGSADNARPBWSYWVQU377ZWFVYI/

(新增內容)新華社報道,全國人大常委會第15次會議通過由今日起,廢除針對賣淫及嫖娼罪行的「收容教育制度」。正受收容教育的人,剩餘期限不再執行。北京律師王永亮向《蘋果》表示,建議廢除有關制度已經多年,形容這是「進步」。

報道指,收容教育制度過去對維護良好社會風氣,以及社會治安秩序發揮重要作用。隨着全面依法治國的深入推進和法律體系不斷完善,相關制度的歷史作用已完成,又強調賣淫嫖娼仍是違法行為,一旦罪成,會判處罰款或拘留。

治安管理處罰法第66條規定「賣淫、嫖娼的,處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5,000元人民幣(下同)以下罰款;情節較輕的,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在公共場所拉客招嫖的,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此外,刑法還規定了組織賣淫、強迫賣淫等罪名,並規定了明確的法定刑,刑法的規定也是遏制賣淫嫖娼行為的重要手段。

收容教育制度自1991年起實施,法例規定任何人干犯賣淫嫖娼,可由公安機關會同相關部門,集中實行法律、道德教育和生產勞動,為期六個月至兩年。內地法律學者曾批評制度是法外之刑,由行政部門決定關押時間,有違程序公義及司法公正。


雖然中共一直宣稱,收容教育制度能幫助維持社會良好氣氛及秩序,但外媒《英國廣播公司》提出,過去這制度下被拘押的性工作者,在教導所內只是被迫勞動,且因未能學到任何新技術,令她們部份獲釋後,只好重操故業。

報道引述非牟利組織亞洲促進會(Asia Catalyst) 2013年的研究,指曾訪問來自2個城市、共30名內地性工作者,她們均因未能在教導所學到新技能,獲釋後只好重操舊業。「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 亦曾訪問140名性工作者、嫖客、警方及專家,發現許多性工作者曾遭警方毆打,當中更有人稱被騙而簽下供認書:「警察稱簽名後4、5天便會獲釋,但最終是被關在教導所裏6個月」。

2014年4月29日,內地77位公民將簽名後的《公民建議書》快遞寄給全國人大常委會,建議徹底廢除收容教育制度。一直關注有關情況的北京律師王才亮接受《蘋果》訪問時指,收容教育制度是違反憲法的,這個制度在以往是起了一定作用,但它沒有法律依據,而它要解決的問題,已經在憲法和治安管理處罰法中作出規定,因此應予廢除。

對於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廢除此制度,他形容是「進步」。他說,應該廢除的制度還在用,所以就出現問題,江西等很多地方早就沒用了,但很多地方仍在推行,現在廢除了,就是進步。

新華社/《英國廣播公司》/《蘋果》記者

[ 本帖最後由 大冬瓜 於 2019-12-28 23:07 編輯 ]
大冬瓜

TOP

來佬人

TOP

 24 123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