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地下錢莊 underground financial system

地下錢莊 underground financial system

百億中港地下錢莊搗破
揭大部份黑錢流入本港樓市股市

深圳公安在國家外滙管理局及銀行協助下,近日搗破 26家活躍中港的非法地下錢莊,行動中拘捕 71人及凍結 371個戶口,涉及金額合共 1,000萬元(人民幣,下同),折合港幣約 1,138萬元。公安指涉案地下錢莊過去一年已為客戶調動逾 127億元來港,大部份流入本港股市及樓市。
據悉,涉案的 26家地下錢莊由不同的家族經營,錢莊的每名成員分工明確,有人負責轉賬、有人負責記賬、有人去提取現金、有人負責統計等;而各錢莊間均有聯繫,如果一家出現資金緊絀,就會向另一家錢莊借拆。


拘 71人撿現金逾 800萬
上月 22日下午 3時,深圳市公安局經濟偵查局聯同中國人民銀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國家外滙管理局深圳分局派來的 18人,兵分多路,在深圳福田及羅湖區一舉搗破了 26家地下錢莊,當場拘捕涉案者 71人,其中刑事拘留 38人,行政拘留 15人。
當場撿獲現金 800多萬,銀行提款卡 629張,用作儲存客戶資料的記憶卡 271張、電腦 17部、 POS機兩部,存摺 155本、數簿 95本、印章 120枚以及 2,000份交易紀錄;另外凍結 371個賬戶涉及 1,000萬元。公安指該 26家地下錢莊主要為廣東的客戶將資金調動來港,資金主要投入股市及樓市,估計過去一年涉及的金額達 127億元。
負責是次行動的深圳市公安經濟偵查局七大隊隊長張展寧指,這些錢莊設在租用的商住樓宇,設備簡陋。例如由廣東普寧一個家族經營、設在書城大廈的一家地下錢莊,單位內只僅設電腦及傳真機,而單位內最多及最大就是保險櫃。
據悉,地下錢莊的利潤主要來自滙率差價、手續費及放貸,一般每筆錢收取千分之五手續費,若加上千分之一的滙率差價,滙一筆 100萬元就有 6,000元純利。一個地下錢莊一天可有 800萬元以上的交易,即每日純利達 4.8萬元,這還沒計算放貸的利息收入。
07年 6月,深圳公安偵破由女港商杜玲經營的地下錢莊,當時杜玲在港還經營 6間找換店,平時每天的交易額達 800萬以上; 08年杜玲被判入獄 6年及罰款 50萬元。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512&sec_id=4104&subsec_id=12731&art_id=14020895

[ 本帖最後由 后太禧慈 於 2017-5-25 23:03 編輯 ]
亞當史密夫
買摟前查一查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3627

TOP

中央嚴打地下錢莊 內地炒家缺水填氹
二三線股爆斬倉潮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521&sec_id=15307&subsec_id=15320&art_id=14052384

與其說昨日港股 V形奇迹反彈,倒不如說是細價股股災更貼切。資料顯示,昨共有逾 60隻港股跌幅逾一成,大部份集中熱炒的基金愛股及細價股。據悉,有數間中資證券行昨向內地客追孖展,苦於中央嚴打地下錢莊,內地客無法「北水南下」,證券行斬倉避險,骨牌效應令接近 30隻股份跌幅曾逾兩成,市場透露,被斬倉客戶中,有一名為本地熱炒二三線股的富豪。
記者:黃武榮

港股午後曾跌 302點,收市跌幅收窄至 33點;而以細價股為主的創業板指數更一度插水 7.45%,為 08年 10月以來即市最大跌幅,收市報 742點,跌 4.33%。一名中資行交易員透露,近年內地投資者慣常以孖展形式炒買,另一個特點是以大價股作抵押,按倉喪炒細價股。


創板指數曾挫 7.5%年半最差

不過這些所謂大價股只是基金愛股,如中國無線( 2369)及吉利( 175)等。歐元信心危機爆發前,這類股份仍硬淨,惟隨着外資基金紛套現「班資回朝」,基金股亦敵不過被質命運,股價崩潰式下滑,中國無線及吉利本月累挫 26%及 20%。
該名人士續稱,內地客以大價股按倉,只要股價跌幅超過 20%便須追收孖展,適逢中央近兩月嚴打地下錢莊,不少內地炒家昨未能在最後通牒下「找數」,遂出現斬倉暴瀉場面。
事實上,昨日細價股災由基金股斬倉開始,醫藥龍頭股國藥( 1099)曾失守 29元跌逾 6%,今年當炒的電訊設備股中國無線及京信( 2342)最誇張曾挫 18%及 13%。一名華資經紀形容,昨日市況較恒指跌 1000點還恐怖,證券行內一片愁雲慘霧,基金股離奇地喪跌,散戶跟風散貨下,出現「人踩人」場面。

基金股插水散戶跟風掟貨
由於被抵押的基金股跌勢未止,按倉炒買的細價股自然成為下一波斬倉目標,首當其衝為今年炒得㷫烚烚的中亞能源( 850)及第一視頻( 082)等,兩股昨曾被不問價狂掟 25%及 15%,而近月被稱為神仙股的嘉盛( 729)亦一度挫逾 10%,三隻股份成交皆超過 1億元。細價股集中地的創業板跌勢更急,首五大跌幅股份全部下瀉 15%或以上。
除內地客缺水未能找數外,機構投資者沽貨套現亦是近日基金股被洗倉元凶。
一名美資基金經理坦言,近日客戶要求贖回查詢劇增,該行已將現金水平由年初約 3至 4%,提升至 5%以上。雖然他未有回應近日有否沽貨,惟承認基金愛股以大成交急跌是業界所為,而他對昨日市場盛傳高盛為歐資基金大舉沽貨亦略有所聞。
獨立股評人陳永陸提醒,歐洲形勢充滿變數,無論細價股或基金股洗倉活動仍有餘未盡,建議投資者暫不宜沾手。


五大跌幅創業板股份
•中華數據(8016) 昨收報: 1.00元 跌幅*: 22.48%(27.13%)
•華普智通(8165) 昨收報: 0.165元 跌幅*: 16.67%(18.18%)
•修身堂(8200) 昨收報: 0.18元 跌幅*: 15.89%(18.22%)
•財華社(8317) 昨收報: 0.76元 跌幅*: 15.56%(26.67%)
•辰罡科技(8131) 昨收報: 0.34元 跌幅*: 15.00%(18.75%)
*()內為即市最大跌幅


熱炒細價股斬倉式暴瀉
•中亞能源(850)
昨收報: 0.93元 最低見: 0.76元 最大跌幅:-25.49% 全日跌幅:-8.82%

•宏通集團(931)
昨收報: 0.40元 最低見: 0.385元 最大跌幅:-23.00% 全日跌幅:-20.00%

•創新能源(702)
昨收報: 0.445元 最低見: 0.41元 最大跌幅:-19.61% 全日跌幅:-12.74%

•意馬國際(585)
昨收報: 0.31元 最低見: 0.295元 最大跌幅:-18.06% 全日跌幅:-13.89%

•第一視頻(082)
昨收報: 2.41元 最低見: 2.24元 最大跌幅:-14.83% 全日跌幅:-8.37%

•金山能源(663)
昨收報: 0.202元 最低見: 0.184元 最大跌幅:-16.36% 全日跌幅:-8.18%

•中芯國際(981)
昨收報: 0.56元 最低見: 0.54元 最大跌幅:-12.90% 全日跌幅:-9.68%

•嘉盛控股(729)
昨收報: 1.70元 最低見: 1.57元 最大跌幅:-11.30% 全日跌幅:-3.95%


基金股慘遭大戶洗倉
•中國無線(2369)
昨收報: 2.94元 最低見: 2.69元 最大跌幅:-17.74% 全日跌幅:-10.09%

•駿威汽車(203)
昨收報: 3.23元 最低見: 2.85元 最大跌幅:-16.42% 全日跌幅:-5.28%

•敏實集團(425)
昨收報: 9.23元 最低見: 8.34元 最大跌幅:-14.46% 全日跌幅:-5.33%

•利君國際(2005)
昨收報: 2.52元 最低見: 2.40元 最大跌幅:-13.04% 全日跌幅:-8.70%

•京信通信(2342)
昨收報: 9.20元 最低見: 8.29元 最大跌幅:-12.64% 全日跌幅:-3.06%

•龍源電力(916)
昨收報: 7.10元 最低見: 6.72元 最大跌幅:-11.35% 全日跌幅:-6.33%

•霸王集團(1338)
昨收報: 4.99元 最低見: 4.78元 最大跌幅:-9.47% 全日跌幅:-5.49%

•國藥控股(1099)
昨收報: 30.55元 最低見: 28.95元 最大跌幅:-6.16% 全日跌幅:-0.97%
中國動亂事例大增凸顯社會不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1553

TOP

狙擊地下錢莊 涉款九千億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70227/00178_022.html

內地公安部持續嚴打利用離岸公司,以及「地下錢莊」轉移贓款,昨公布去年全國公安機關共破獲三百八十多宗「地下錢莊」的重大案件,抓獲八百多名疑犯,摧毀五百多個犯罪窩點,涉案交易總額超過九千億元人民幣。

公安部昨發出通報,指「地下錢莊」日益成為經濟犯罪、電訊詐騙、走私、販毒、網絡賭博等犯罪活動轉移資金的渠道,助長和孳生其他上游犯罪活動,公安部近年着力對此進行打擊。通報指去年公安部經偵局在全國組織展開三次集中破案行動,破獲一批重大案件,各地公安機關再「順藤摸瓜」不斷深挖,連帶偵破逾三百八十宗涉及「地下錢莊」的重大案件。

公安部有關負責人表示,針對當前「地下錢莊」犯罪活動仍然較為活躍的情況,今年公安部將繼續保持對該犯罪活動的嚴打態勢,並已於近日專門召開會議,對近期和今年打擊「地下錢莊」犯罪工作作出部署,繼續把涉及多省份、跨區域、跨國境、為貪腐等各類犯罪轉移贓款的「地下錢莊」作為打擊重點,並加強追查「地下錢莊」的上游犯罪活動。

公安:捉人易 追錢難

有內地傳媒引述公安部經偵局反洗錢部門負責人束劍平指出,公安機關在偵查「地下錢莊」遇到不少難題,經常出現捉人易、追錢難的情況。束表示,大量資金通過「地下錢莊」將贓款進行掩飾,令調查更困難,他舉例指一些貪官通過「地下錢莊」將贓款轉移到境外,然後伺機潛逃,即使把人追回來,再查證資金如何轉移,但往往會遇到重重的障礙。
211

TOP

揭秘地下钱庄手法:一年如何“搬走”9000亿
http://www.guancha.cn/economy/2017_04_05_402107.shtml

据第一财经4月5日报道,近年来,央行、外汇局、公安机关对地下钱庄的打击,保持着高压状态。一些“灰色资金”通过地下钱庄跨境流入流出,不仅对外汇管理造成严重影响和冲击,而且严重扰乱国家金融资本市场秩序,危及金融安全。

而另外一些诸如出国留学、境外置业等正常的资金转移需求,在“个人5万美元年度购汇额度”的外汇管理框架下,在不得境外买房、证券投资、购买人寿保险和投资性返还分红类保险等尚未开放的资本项目等等规定之下,非法外汇经营也在地下“疯狂”游走。

据广东省公安厅和外汇局最新公开信息显示,仅2017年以来,破获的案件涉案金额已近千亿元人民币。另据公安部此前公布,2016年共破获地下钱庄重大案件380余起,涉案金额逾9000亿元。

第一财经记者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公开信息整理发现,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被宣判的涉及“地下钱庄”的案例中,大量的“搬钱手法”高度相似,掩盖着资金的“暗潮涌动”:既有最常见的“对敲型”,即“跨境汇兑型”模式,也有境内汇集人民币境外ATM机取汇,还有通过壳公司、假贸易进行“公转私”的“支付结算型”模式,而进行黑市买卖赚取汇率差价的“黄牛”一直有其顽强生存的土壤。

手法一:“对敲”,套路最直接
第一财经记者通过对多个判例的研究发现,银行流水和转账记录是地下钱庄案件最重要的证据。除了少数判例是不法分子直接拿现金去地下钱庄兑换外币现金外,绝大多数汇兑都是通过在银行以不同人的名义开通账户进行转账汇款等操作。为了掩盖资金来源,地下钱庄往往会使用多人身份证开户,多的时候甚至达到好几百个。尤其在“境内人民币、境外外币平行交割”的“对敲型”业务中起主要作用。

2016年10月,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的一起案例,涉案者用的就是这一典型手法:庞某利用在境内和境外银行分别开设账户的方式进行非法兑换美元和港元,并从中收取万分之五至千分之一的手续费。

从2013年开始,庞某先后在兴业银行、农业银行、光大银行、广发银行以不同名义开立账户。当有客户找他兑换外币时,只要按约定将人民币汇入庞某指定的境内账户,他便会通知境外同伙将外币汇入客户的境外账户中。如果客户想用外币兑换人民币,则需要将外币汇入庞某指定的境外账户中,然后庞某会将人民币汇入客户的境内账户中。仅两年多的时间里,庞某和其同伙卢某二人就非法买卖外汇金额近1.9亿元。

像这样的手法从表面上看,境内的人民币留在境内,境外的外币也没有入境,但实际交易已经完成。这种“对敲型”地下钱庄,资金在境内外实行单向循环,没有发生物理流动,通常以对账的形式来实现“两地平衡”。对敲型手法主要用于将境内的非法所得如走私、贪污等款项通过地下钱庄转移至境外,以及在跨境贸易中通过地下钱庄逃汇。

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2016年5月判决了两起对敲型地下钱庄案件,被告人庞某和崔某以各自住处为窝点,利用其本人和亲属的身份证在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等开立账户,并利用网上银行转账兑换港元。庞某的客户陆某于2011年通过该地下钱庄将走私的2000万元人民币款项转移至香港,他先将款项拆分成20万元至70万元不等的数目,然后分别汇入庞某控制的各个账户内,之后庞某将港元汇入陆某的香港账户中。

此案中另一名被告人崔某的客户卓某则是出于贸易需求,其在深圳经商时到香港进货需要用港元支付货款。2013年,卓某将140万元人民币汇入崔某交通银行账户内,后崔某将港元汇入卓某在香港指定的账户中。



手法二:以家庭为单位“里应外合”
境内外协同作案的手法常常是在境内银行开立数百个账户,然后通过境外的ATM机取出外汇。这些案例中,有些是以家庭为单位作案,包括夫妻二人联手,有些是一家三口,还有以回报率为诱饵怂恿亲朋好友一起干。

这种手法利用的是,离岸和在岸人民币的兑换价差,以及境内很多银行都提供境外取现免手续费的服务。长期以来,离岸和在岸人民币价差都在数十个点,比如,日前1离岸人民币可以兑换1.1297港元,而1在岸人民币只能兑换1.1288港元,两者价差为8个点;同时,目前全国共有70余家银行提供境外取现免手续费的服务,只要在境外带有银联标志的ATM机即可取现,但不同银行会规定每天第一笔或是每月前3笔/6笔免手续费,境外取款的汇率按所在银行提供的汇率计算。
2016年1月,浙江省常山县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大案:浙江一对夫妻,丈夫陈义塔、妻子徐玉燕,以本人和他人名义,在温州等地农村信用社、农业银行、华夏银行等办理400多个银行账户用于买卖外汇,其中402个账户作为取现卡账户用于在澳门ATM机上取港元。徐玉燕负责在境内将资金通过网银汇至这402个账户中,陈义塔在澳门的ATM上取出港元,并卖给澳门大杨珠宝、鸿兴电讯等从事买卖外汇的店铺。这些店铺将相应的人民币通过境内银行账户汇入徐玉燕指定的账户,就此,从中牟取利差。之后,徐玉燕继续将资金汇至取现卡账户内,由陈义塔在澳门ATM机上循环取现,从而实现循环牟利。

经审计,陈义塔、徐玉燕夫妻二人非法买卖外汇数额为1.05亿余元,从中获利6万余元。两人分别被判有期徒刑3年和1年6个月,判处上缴所有非法所得并缴纳罚金总计12万元。

巧合的是,浙江省常山县人民法院于2016年10月又判罚了一起类似的用ATM机境外取款的案件。被告人徐某等利用自己及他人身份在温州、丽水等地农村信用社、民生银行、宁波银行等办理200余个银行账户用于买卖外汇。其中222个账户作为取现卡账户用于在澳门ATM机上取港元。其同伙将取出的港元卖给澳门鸿兴电讯等从事买卖外汇的店铺,澳门店铺将相应款项的人民币通过境内银行账户汇入徐某等用于接收卖港元所得的银行账户内(简称主卡账户),徐某等再将主卡账户内资金通过网银汇至取现卡,继续在澳门ATM机上循环取现,从中牟利。

经审计,被告人徐某等累计合伙买卖外汇总计1.39亿元人民币,从中获利近20万元。徐某被常山县法院以非法经营罪论处,判处两年6个月有期徒刑并处以罚金总计12万元,其非法所得全部没收并上缴国库。

第一财经记者通过对比发现,两起案件犯案手法惊人地相似,就连接受港元的澳门外汇店铺都是同一家。判决书显示,两起案件中的不法分子均居住在温州市苍南县。基于利益的诱惑,一种犯罪手法很容易在同一地区被效仿,然后在局部区域内迅速蔓延。而第二起案件的判决书中虽未明确指出徐某及其同伙是一家人,但是他的同伙们大多都姓徐。

“家庭式”作案的情况,也出现在广东东莞。2016年12月宣判的一例就是,周家四口人在住所内秘密开设地下钱庄并非法兑换港元。周姚辉和妻子李映和负责在外接单,女儿周慧仪负责在家使用银行转账,而周姚辉的哥哥周姚佳则负责外出收取客户的港元支票及支付现金人民币,分工明确。这一家四口在2014年至2016年间总计接待了21名客户,共计将3.3亿港元兑换成约2.65亿元人民币,以及将约3000万元人民币兑换成3780万元港元,两年内总计非法经营外汇3.6亿元人民币。


手法三:设壳公司“公转私”
除了上述两种手法,地下钱庄还有一类业务叫做“公转私”。此类地下钱庄案件属于“支付结算型”,不法分子通过设立空壳公司,假造业务往来,再通过“公转私”业务,采取网银转账等方式协助他人将对公账户非法转到对私账户、套取现金等进行非法支付结算。此类犯罪手法隐蔽、快速、交易量大,迎合了一些人非法转移资金、非法套现等需要。

2016年6月,山东淄博中级人民法院在一起结算型地下钱庄案件判例中,详细地描述了地下钱庄是如何借所谓的贸易通道把境内的钱转移到境外的。2010年春节前后,郑某和其舅舅张某开始经营地下钱庄,从事买卖港元和“公转私”业务。他们总共设立了16个壳公司并因此掌握16个人民币对公账户及8个人民币个人账户,通过网银转账的方式操作,并收取0.7‰的服务费。

通常,他们会让客人先将人民币汇入其掌握的“壳公司”账户,然后再利用自己控制的账户将钱转入个人账户。除了自己“接单”以外,还会有不能进行公转私业务的“同行”介绍生意,通常这种情况下,客户需要支付“同行”1‰左右的手续费,其中,“同行”会留下0.3‰,并付给郑某0.7‰。此案涉案金额达9.5亿元人民币,数目惊人。

另有一些借“假贸易”和“壳公司”做伪装的地下钱庄手法更加简单粗暴。2016年4月,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的一则判决书中,详细记录了这类手法。此类犯罪通常以团伙作案为多数,不法分子先通过集体在不同银行开立诸多账户从而形成“个人账户群”,再注册设立一批贸易“壳公司”并因此掌握一批“公司账户群”,通过这些账户群汇集需要美元的客户汇入的人民币。这样还不够,不法分子还会另外设立一批贸易“壳公司”并且用这些公司的账户群向银行购买美元,最后将所购买的美元转卖给客户。

更为惊人的是,团伙作案起初仅有个位数成员,但随着交易量的增大,这些成员会发展身边的朋友入伙,同时还会在“壳公司”账户交易过于频繁的情况下,发展新的贸易公司入伙,雪球越滚越大。上述案件就累计非法买卖外汇2.12亿美元。

手法四:无处不在的“黄牛”
用现金直接进行外币兑换的地下钱庄,由于现金携带不便等原因,越来越不被犯罪分子所采用,但并非绝迹,而是在一些特殊行业中“隐秘”地存在着。
2016年9月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宣判的一个案例披露,一香港收鱼档和海南籍或广东茂名籍渔船进行鱼货结算时,由于无法用港元直接结算,不法分子便趁机作为中间人“帮助”结算,每当有货款需要兑换时,不法分子便会上门去取,然后拿着交易款去到渔船附近的地下钱庄进行兑换,此案的钱庄地点在珠海市拱北口岸广场某商行内,有时也会在广场附近路边停靠的车内进行汇兑,每月总计兑换量在100万元左右,获利在万分之五至千分之一之间。

此类非法买卖外汇案件,涉案金额相比前几类较小,社会危害性较轻,有相对固定的交易时间和场所,因而公安机关也比较容易打击。

严打地下钱庄
通常地下钱庄涉案人员会被认定为在国家规定的交易场所以外非法买卖外汇,扰乱金融市场秩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骗购外汇、非法买卖外汇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非法经营罪论处。

《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有下列非法经营行为之一,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面对如此严厉的法律制裁,不法分子铤而走险,必然是受到了极大的利益驱使。

据众多判例显示,地下钱庄的中介费在万分之五到千分之三不等,当然也有少数开价高的经营者会收取千分之五至千分之八的手续费。在实际交易中,如果是由中间人介绍到地下钱庄的,那么中间人也会收取相应的手续费,“客户”实际需要支付两笔手续费。

手续费低、汇款时间快、汇款额上不封顶使地下钱庄相比较银行更具有诱惑力,尤其是对一些资金来源可能存在问题的人来说。

由于地下钱庄控制的账户动辄数百个,涉及区域范围广,并且为了掩人耳目,犯罪分子会使用跨地区转账、网银转账、多次交叉转账等方式,从而给公安机关的打击带来困难。

在复杂形势下,国家各部门对地下钱庄始终保持高压打击力度,2015年4月,外汇局、人民银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等五部门还联合开展打击地下钱庄专项行动。外汇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各类违法违规活动均有可能通过地下钱庄进行资金划转和本外币兑换。其中,既有涉毒、涉恐、涉赌、走私、贪腐等违法犯罪资金,又有逃税、骗税、骗政府奖励、

逃避外汇管理等违法投机套利资金。

2017年以来,外汇局引入大数据分析打击地下钱庄,继续以银行为切入点,以真实性审核为重点,加大对各类外汇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尤其要严厉打击“逃/骗汇、套汇、非法套利”等外汇违法违规行为和地下钱庄等违法犯罪活动。外汇局表示,将通过大数据分析,建立全系统化案件线索处置流程,并主动配合公安等其他部门,紧紧抓住“谁在使用地下钱庄”、“钱从哪里来”、“钱到哪里去”等核心问题,同时利用多渠道宣传,震慑违法行为。
中國好呻吟

TOP

合法化是趨勢?深港地下錢莊徹底大調查
http://big5.huaxia.com/sw/cjzx/jjdt/00246752.html

【地下走資.有片】突破外匯管制 中港地下錢莊直擊:公安查不到
https://www.hk01.com/01%E5%81%B5%E6%9F%A5/65333/-%E5%9C%B0%E4%B8%8B%E8%B5%B0%E8%B3%87-%E6%9C%89%E7%89%87-%E7%AA%81%E7%A0%B4%E5%A4%96%E5%8C%AF%E7%AE%A1%E5%88%B6-%E4%B8%AD%E6%B8%AF%E5%9C%B0%E4%B8%8B%E9%8C%A2%E8%8E%8A%E7%9B%B4%E6%93%8A-%E5%85%AC%E5%AE%89%E6%9F%A5%E4%B8%8D%E5%88%B0

去年人民幣貶值6.83%,內地當局連番出招限制走資。不過《香港01》發現,有香港找換店化身地下錢莊,輕鬆突破內地居民每年兌換5萬美元外匯的上限,更表明10分鐘現金即時到手,隨時較銀行排隊兌鈔還要快;有廣州地下錢莊向用家大派定心丸,揚言「公安查不到的」。


據估計,單在去年本港有600億港元熱錢流入,搶高資產和房地產價格。有內地富二代走資千萬來港買豪宅;銀行高層借地下錢莊匯生活費予海外子女;也有地下錢莊被公安搗破,千萬資產一夜清袋,《香港01》一連三集剖析。

內地一直限制走資,外匯管理局去年起更嚴打,重申每人每年只能兌換5萬美元,亦要申報兌換外匯用途,並限制匯款出境的資金上限,防止「借人頭」分散匯款至境外同一帳戶;在銀行提取外幣現鈔亦需要預約,防止「擠提」。

不過要從內地匯款來港其實並不困難,全港超過1,800間持牌找換店,不少也暗暗兼營走資,可謂總有一間在左近。

香港找換店:十萬小數目 匯款無上限

記者佯裝內地人,向旺角多家找換店查詢,表明欲從內地把10萬元人民幣換成港幣,並匯到香港,找換店職員均稱無問題,用家只需登記內地身分證和通行證,把人民幣轉帳到找換店指定的內地帳戶,10分鐘後便能在香港提取港幣。

記者對登記身分證表示擔憂,有找換店職員隨即強調登記不會交到內地政府部門,「香港法例規定要有記錄,我們不用交給香港政府,他們只會抽查,更加不會交給內地。」她更指兌換和匯款無上限,「10萬元是小數目,我剛剛才接了一單120多萬元的匯款。」

廣州地下錢莊 展示美鈔賣廣告

身處內地走資來港更加方便,甚至毋須現身,只需透過網上銀行轉帳。地下錢莊明目張膽在內地討論區和微信上大賣廣告,指人民幣不斷貶值,着有意走資者盡快兌換,趕上尾班車;亦有廣告展示大疊美元、歐元現鈔和香港銀行帳戶,以示自己「實力雄厚」。

記者聯絡到一家廣州地下錢莊,負責人稱,只要把人民幣轉帳到其內地銀行帳戶,同日就能把港幣轉帳到香港的滙豐、恒生或星展銀行戶口,「我們的錢沒問題的,公安查不到的。」

無論是香港找換店還是內地地下錢莊,均表示匯款到香港,毋須手續費,但匯價較貴。採訪當日,港元兌離岸人民幣匯價為0.8874,找換店或地下錢莊的匯價則為0.912至0.93,比較差價,每兌換一萬港元,地下錢莊可賺200多至400多港元。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匯管理條例》及外匯管理局相關規定,跨境匯款機構須獲外管局批准,但目前並無一間本港找換店獲批,換言之此舉實屬違法,毫無保障。根據內地法律,兌換者可處罰款50至200萬元人民幣;而地下錢莊則按《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內的非法經營罪處理,最高刑罰判監5年以上。

走資第一招:金融螞蟻 走私現鈔黃金

地下錢莊究竟如何把錢轉出海外?上月底一對懷疑受僱於地下錢莊的內地夫婦,在上水港鐵站外天橋,遭刀手斬腳筋,身上值400萬港元的美元和歐元現鈔被搶去,消息指遇襲夫婦懷疑是受僱於地下錢莊的「金融螞蟻」,專門走私現鈔。

熟悉地下錢莊運作的廣東省移民協會副會長、廣州嘉誠海外移民公司董事長楊小平透露,除了走私現鈔,亦有人走私黃金出境,「黃金體積小,可塞在車內運出境。」

走資第二招:向港商買外匯

不過有知情者指出,螞蟻搬家並非主流,地下錢莊主要看中港商和外商對人民幣的需求,向他們私下兌換外匯。

中山大學經濟學系教授林江直言,珠三角因外商眾多,等地的地下錢莊非常活躍,「港商需要人民幣出糧、買原料,地下錢莊會在內地向他們提供人民幣,在海外收外匯,與內地需要把外匯匯出去的人對沖,不用把錢運出去。」他指銀行或外匯管理局均會監察銀行間的大額轉帳,地下錢莊亦要多個「人頭」開設戶口。

走資第三招:虛假貿易

近年內地亦流行以虛假貿易走資,從中港兩地官方貿易數據有近倍偏差可見端倪。深圳公安去年破獲一個地下錢莊,以進口貴價電子設備為名,利用資金跨境循環騙購外匯。楊小平指,錢莊與貿易公司合作,簽假合約、虛報高價來購買境外產品或服務以換取外匯。

內地學者:每年資金外流逾千億美元

廣東省公安廳公布,去年廣東省共破獲194宗地下錢莊案,涉案金額達2,500億元人民幣,佔全國外匯儲備逾1.2%。林江估計,地下錢莊的規模遠超此數,單計民間外流資金每年便超過1,000億美元,「還未計算外資『打擦邊球』把錢匯出去。」他指地下錢莊大部份靠粵港兩地把資金流出,即使內地嚴厲打擊,都會「春風吹又生」,「打擊到底都是九牛一毛,除非叫港商全部『執笠』(倒閉)。」



[ 本帖最後由 中國好呻吟 於 2017-5-25 15:54 編輯 ]
中國好呻吟

TOP

傳內地客借支付寶兌現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m/finance/daily/article/20171113/20212926

容貌辨識頻失敗 內地客難提款
澳門ATM交易額急插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m/finance/daily/article/20171113/20212918
Anonymous

TOP

30億美元地下錢莊案:中國資本外流的冰山一角
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171124/china-underground-bank-3-billion/zh-hant/?utm_source=mostviewed-daily&utm_medium=cpc&utm_campaign=mostviewed

北京——這裡的錢來自全國各地,從富裕的東南沿海地區到乾旱的西北地區,成千上萬的人都在想方設法繞開政府對資金外流的嚴格控制。

在有關部門打掉這個地下錢莊之前,已有逾1萬人最終通過錢莊成功地把200億元(約合30億美元)撤出了中國,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週四報導說。

在廣東省南部的韶關偵破的這個地下錢莊,讓人得以一瞥中國公民是如何避開政府的限制,把他們的錢輸送到境外的。他們的努力在兩年前已對全球產生影響,當時人們對中國經濟前景失去信心,導致許多中國人把錢轉往國外,大筆的資金外流讓中國外匯儲備引人注目地縮水了1萬億美元。這種外流給人們長期所持的中國是全球主要經濟增長引擎的觀念蒙上了陰影。

幸虧經濟前景有所改善,再加上讓資金留在國內的新嚴厲措施,中國似乎已平息了資金湧向海外的大潮。但週四報導的偵破地下錢莊一事,顯示了當局在強制執行限制資金離境上會走多遠。

週四的報導稱,中國警方拘留了七名涉嫌參與該地下錢莊的人。當局在錢莊查到148個「非法帳戶」,涉及高達1萬餘人,新華社的報導說。

地下錢莊在中國是非法的,但很常見。據中國公安部的數據,去年,地下錢莊的交易總額超過了人民幣9000億元(約合1370億美元)。人們躲避政府限制的其他方法還包括把資金輸向澳門的賭場(澳門是中國唯一的賭博合法的地方)以及使用信用卡在海外購買奢侈品和可在海外兌為現金的保險。

中國對允許多少資金離境施加了嚴格的限制。這些限制幫助政府牢牢控制著人民幣的價值,而且中國當局把在緊急情況下(比如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和2008年爆發的全球經濟危機)幫助維持金融體系穩定的功勞歸於這些限制。

政府規定中國公民每年最多可將5萬美元轉到境外。但通過商業管道和其他戰略投資,人們可以轉出更多的資金。

兩年前,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躲避政府的資金外流限制。股市暴跌、政府出人意料地讓人民幣貶值以及經濟增長放緩的前景等因素,讓許多人想為他們的錢尋找更安全的地方。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把控制金融風險作為首要任務。他的政府已經關閉了交易神秘數碼貨幣的平台,宣布了對在海外購買房地產、娛樂業和足球俱樂部的控制,並對海外支付進行了限制。

中國的地下錢莊業務主要集中在毗鄰於香港和澳門的大陸城市,香港和澳門是有自己法治的中國特別行政區。

據官方報紙《廣州日報》報導,韶關警方得到一個可疑銀行帳戶的線索,該帳戶是居住在毗鄰澳門的中國南部城市珠海的一個鍾姓居民在2011年開設的。報導只給出了鍾先生的姓。這個帳戶在很多年裡幾乎沒有任何交易,但在2016年的短時間內發生了121筆交易,涉及人民幣9853萬元,引起了當局對參與交易者的更密切關注。

新華社的報導稱,當局最終發現,運營這家地下錢莊的人非法購買和竊取了200多人的身份證件,用這些證件來設立錢莊運作所需的假帳戶。新聞報導沒有披露地下錢莊如何運作的詳細信息。

韶關政府和警方都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據國內的新聞報導,錢莊的足跡看來通向澳門。新華社說,引發調查的可疑帳戶是專門為姓沈的澳門賭客開設的。報導說,「由犯罪團伙多名成員」把人民幣兌換成港幣,交付給沈某。香港有自己的貨幣,港幣的價值與美元掛鈎。

新華社的報導沒有給出沈先生的詳細情況。

澳門面臨著對資本外流進行嚴格控制的壓力。據《澳門每日時報》(Macau Daily Times)報導,最近,澳門為自動櫃員機安裝了人臉識別軟體,以監視中國銀行卡使用者的交易。

新華社此前曾承認,地下錢莊具有一定的「誘惑性」,特別是對那些資金來源有問題的人;但也警告說,如果錢莊主潛逃或欺詐客戶,「廣大群眾可能面臨財產損失」。

[ 本帖最後由 Anonymous 於 2017-11-26 12:55 編輯 ]
Anonymous

TOP

私家車藏千萬元金條闖關被截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71208/20238172

直擊落馬洲站廁格 變金融蟻竇千萬交收
https://hk.news.yahoo.com/直擊落馬洲站廁格-變金融蟻竇千萬交收-214500155.html

[ 本帖最後由 EL34 於 2017-12-12 10:35 編輯 ]
EL34

TOP

「螞蟻搬家」方式從羅湖口岸走私到深圳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5021&extra=page%3D1

《蘋果》直擊 金融螞蟻兵團
日運數百萬人民幣來港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204/20294893?_ga=2.145368052.1361568636.1517740359-1685043882.1517740359

避海關「多行少帶」減風險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204/20294903

近年內地嚴打走資,反而催生一批專門將資金化整為零、以螞蟻搬家形式分批偷運來港的「金融螞蟻」,《蘋果》接觸到一名金融螞蟻集團的頭目,他像判頭一樣負責調派手下每日穿梭中港偷運人民幣來港,現時行內以「多行少帶」方法減低風險,加上他們收費較地下錢莊平,令生意長做長有,最多曾試過偷運近1,000萬元(人民幣,下同)來港。
「通常貨主畀你最多2至3日,就要運晒800萬至1,000萬去香港。」金融螞蟻集團頭目Tommy直言,如今這行風險極高,因為既要在限期前安全將錢運妥,但最主要危機是隨時遭賊人攔途截劫,加上賊人出手兇狠,過去曾有運錢人遭重手打傷,令手下的「螞蟻」很害怕。他解釋,其實中國海關對離境旅客的管制不如入境般嚴格,所以他們只要懂得走位很易帶錢出境,反而賊人是防不勝防。  

手續費平地下錢莊一半

Tommy稱現時金融螞蟻最多每人每次攜帶6萬至8萬元出境,即使不幸遭海關抽查,被揭發超出法例規定的2萬元上限,但因只超出數萬元,關員一般只會警告了事酌情放行。他指,「過去帶多過10萬先會拉人見報!」現時為減低風險,寧願帶少些錢走多幾轉,實行「多行少帶」。
他補充,利用金融螞蟻走資成本相對較低,因為過去有地下錢莊協助走資,手續費高達百分之三至四,即每走100萬元就要付3至4萬元手續費,但利用金融螞蟻運錢手續費只需一半,即少於2萬元。
他更稱行內設有「買保險」制度,即「每走一萬就畀多300至500蚊,出事就由帶家孭」。不過大部份貨主為省成本,都不會買保險。

管制收緊 歹徒急走資洗錢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204/20294913

金融螞蟻每日穿梭中港,將一批又一批人民幣現鈔偷運來港,形成活躍的地下經濟帶,有經濟學家估計此風盛行與內地加強外匯管制,嚴防資金外流有關,不排除有官、商急於要將黑錢洗白,或有人要在境外投資,惟有透過地下方式秘密運鈔來港,令「金融螞蟻」運鈔潮日益猖獗。
針對內地走資嚴重,中國外匯管制局於今年1月1日實施新規定,當中包括將以往每張銀行卡每年可境外提取10萬元(人民幣,下同),收窄至每人每年境外提款合共10萬元,每日最高提款上限1萬元,同時嚴禁向他人借卡,防止一人持大量銀行卡在境外提取大量現金。可是新措施下,金融螞蟻仍然每日運作。  

匯率高企 或大額兌換圖利

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關焯照直言,當局加強打擊走資的措施反而助長走資,因為面對更嚴的限制措施,內地人若「喺海外買樓、購物或投資,要走私現金嚟香港,再存入本港唔同銀行戶口。」他更不排除有內地人透過金融螞蟻走資洗黑錢。
長期在中資銀行任職的立法會金融界議員陳振英指,「不法分子走私人民幣入香港一直存在。」現時銀行如發現客戶存款有異,會向警方、海關組成的「聯合財富情報組」報告,不過去年第三季起,人民幣走私來港情況已緩和。
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張華峰則認為,近期人民幣走私來港猖獗,可能與近日人民幣匯率高企,有人趁機大額兌換圖利有關。

內地嚴打 可囚5年 沒收財產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204/20294821

《蘋果》直擊金融螞蟻由內地偷運人民幣來港,從過關途徑發現當「螞蟻」的大多是港人,內地律師童建華指,內地對攜帶人民幣現金出境有嚴格限制,若揭發所帶款額超出法例規定,可予沒收及罰款;若證實涉及地下錢莊違法行為或破壞國家金融監管秩序,更可能遭到刑事處罰。
童解釋,現時出入境每人每次不得攜帶超過2萬元人民幣(約2.48萬港元)或相當於5,000美元(約3.9萬港元)的外幣現鈔。如旅客當天出境多於一次,不能攜帶超過500美元(約3,900港元);若15天內進出境超過一次,則不能攜帶超過1,000美元(約7,800港元)。如超過限額需向海關申報並提供《攜帶外幣出境許可證》,否則可被沒收和罰款。

港府擬設申報制度

他續稱,若海關調查後認為不涉走私,可視乎情況抽取外幣金額的10%至30%作罰款;如發現涉及逃避海關監管的走私行為,外幣可被沒收。倘發現相關人士經常攜帶巨款出入境以逃避外匯監管、甚至涉及地下錢莊,破壞國家金融監管秩序等嚴重案情,更可遭刑事處罰。
童建華補充,非法經營地下錢莊可判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並處罰違法所得款項的1至5倍罰金;若情節特別嚴重則可判入獄5年以上,並處罰違法所得款項1至5倍罰金,甚至沒收財產。至於本港沒限制旅客攜帶現鈔上限,但港府正建議設立申報制度。



[ 本帖最後由 300B 於 2018-2-6 06:04 編輯 ]
300B

TOP

內地嚴打偽創新外滙交易 趕絕地下錢莊 經營者及客戶齊罰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5%85%A7%E5%9C%B0%E5%9A%B4%E6%89%93%E5%81%BD%E5%89%B5%E6%96%B0%E5%A4%96%E6%BB%99%E4%BA%A4%E6%98%93-%E8%B6%95%E7%B5%95%E5%9C%B0%E4%B8%8B%E9%8C%A2%E8%8E%8A-%E7%B6%93%E7%87%9F%E8%80%85%E5%8F%8A%E5%AE%A2%E6%88%B6%E9%BD%8A%E7%BD%B0-200700705.html

內地十九大後嚴防金融系統風險,政策陸續出台。內地人受限於人民幣資本管制,從而衍生出在受監管渠道以外各種把資金帶離境的做法,即俗稱「地下錢莊」。

去年破案百宗涉數千億

外滙管理局與公安部日前聯合召開「打擊外滙違法犯罪活動工作總結部署會議」,表示堅決打擊地下錢莊等外滙違法犯罪活動,2017年兩部門聯合破獲滙兌型地下錢莊案件近100宗,涉案金額數千億元人民幣,即場拘捕百多名疑犯,行政處罰逾2億元人民幣。

兩部委會議強調,在支持金融創新的同時,嚴厲打擊以創新為名的外滙違法犯罪行為,必須及時捕捉、處置風險苗頭,並跟隨線索、追蹤非法資金交易的上下游犯罪,深入挖掘、仔細查清犯罪網絡,形成「深度打擊態勢」。

該會議稱,打擊違法行為要循刑事追責、行政處罰雙管齊下,務求令地下錢莊的經營者,和參與地下錢莊交易的「客戶」,都受到應有的懲處,根除地下錢莊等外滙違法犯罪活動滋生的溫床,維護國家經濟與金融安全。

內地嚴限攜帶人民幣現金出境,根據《攜帶外幣現鈔出入境管理暫行辦法》,每人、每次最多只可帶2萬元人民幣,或相當於5000美元的外幣等值現金,當天多次往返,短期內多次往返者除外;攜帶超過限制的現金出境者,須先向內地海關部門申報;若在關口被查、海關認為不涉及走私,有權抽取外幣10%至30%作為罰款,若海關認為屬於走私,可全數沒收;若被發現以「螞蟻搬家」形式把現金帶離境外,甚至涉及地下錢莊操作,可面臨刑事處罰,入獄5年及罰款,金額為違法所得款項的1至5倍。

港被批為「套現」熱點

單是廣東省,去年已破獲1.2萬宗以上經濟犯罪,涉案金額約942億元人民幣,包括非法集資、地下錢莊等,亦包括一個規模甚大的跨國假信用卡集團,香港更被點名成為「套現」的熱門地方。

近月亦有傳媒指出,由於去年底澳門金管局在提款機加入「人面辨識」系統,有資金需求的集團即轉戰香港櫃員機,大規模來港提款,再以人手運往澳門、兌換「來歷不明」的人民幣,有可能涉及將黑錢「漂白」。

事實上,今年起外管局實施以銀行卡境外大額提取現金交易的新規,要求個人持銀行卡,在境外每年不得提取超過10萬元人民幣等值的金額;人民幣卡、外幣卡境外提取現金的每卡、每日額度統一為1萬元人民幣等值等,以防範洗錢風險。
300B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