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財經新聞] 中國經濟危機泡沫及風險 China risks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學者指唱好中國經濟只為穩定軍心 2019/05/10 21:33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48330/%E5%8D%B3%E6%99%82%E6%96%B0%E8%81%9E/%E5%AD%B8%E8%80%85%E6%8C%87%E5%94%B1%E5%A5%BD%E4%B8%AD%E5%9C%8B%E7%B6%93%E6%BF%9F%E5%8F%AA%E7%82%BA%E7%A9%A9%E5%AE%9A%E8%BB%8D%E5%BF%83

中美展開新一輪貿易談判,雖然副總理劉鶴表明自己是帶著誠意去美國,認為談判有希望,但都無阻美國如期向中國貨再度加徵關稅。

內地官媒積極唱好經濟,有經濟學者認為,這樣只是為穩定軍心擺出的姿態,因為一旦中美真是談不成協議,除了經濟上的損失,下一步會引發西方和中國在價值觀和意識形態上的對抗。

官媒集體唱好中國經濟,有分析認為官方其實不是太樂觀,只是為安定民心和平衡輿論,稱是官媒的職責。財經評論員石述思認為,官方提到的經濟內容無錯,但並不是事實的全部。他又指貿易談判一旦破裂,不僅是金錢上的損失如此簡單,貿易戰更深層的意義是西方對中國價值觀、意識形態上的對抗,他對中國在這方面的應對能力更有保留。
U52.5U4G

TOP

中國首季經濟數據雖佳 學者指仍有8大隱憂
https://www.cna.com.tw/news/acn/201904250042.aspx

中國官方日前發布第一季經濟成長率6.4%,高於預期。有學者認為,中國經濟「表面企穩,實際未穩」,因為過分依賴房地產投資和相關消費,從數據分析至少還有8大隱憂。

17日公布的中國第一季經濟數據中,GDP年增率與2018年第4季相同,都是6.4%,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年增6.5%、社會消費零售總額年增8.3%,數據都好於預期。官媒引用的分析多認為,中國經濟增速企穩復甦。

不過,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長向松祚在微信公眾號上發文表示,第一季經濟的超預期表現,主要是靠固定資產投資、消費和工業生產回升拉動經濟,但前兩項的數據都顯示過於依賴地產這個「老朋友」。

第一季地產投資年增11.8%,增速比1-2月加快0.2個百分點,是固定資產投資回升的主要推動力;消費的拉動又主要依靠房地產相關產業,包括:家電、家具、裝潢。

此外,向松祚認為,中國經濟至少還有8個隱憂:

1.製造業投資成長很不理想,累計較1-2月下滑1.3個百分點,只有4.6%,且1-2月本來基數就比較低。

2.居民可支配收入成長難以持續。

3.地產投資增速難以持續。3月份土地購置面積已經年降33.1%。

4.第一季中國出口年增率只有1.4%。在國際經濟普遍放緩的情況下,未來出口增速可能繼續放緩甚至為負。

5.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增加值增速回升,但利潤總額增速卻大幅度放緩。

6.第一季民間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年增率為6.4%,較1-2月份增速下滑1.2個百分點,比去年全年下滑2.3個百分點。說明民間投資意願依然低迷。第一季的固定資產投資成長主要來自於國有企業和外資企業。

7.原材料漲價和低階消費品價格低迷,擠壓了製造業利潤空間。製造業企業利潤下滑態勢將繼續惡化。

8.貨幣信貸寬鬆不可持續。官方雖強調貨幣政策「不搞大水漫灌」,但第一季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高達人民幣1.2兆元,社會融資總額高達8.18兆元,銀行新增各項貸款高達6.29兆元。

界面新聞引述經濟學者郭強的分析也指出,確認中國經濟已經穩定為時尚早,官方放鬆供給側改革促使工業生產成長,但環保壓力持續,製造業投資很難顯著改善;官方減稅降費下,財政收入減少也會影響基建項目。
U52.5U4G

TOP

跨國車企憂華徵報復性關稅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90512/00176_014.html

繼第二階段加徵中國貨品關稅後,華府醞釀推出第三階段的加關稅計劃,消息震動全球市場。有美國資訊科技產業組織指,第二階段加關稅會影響數據機、路由器等電訊設備的售價,中小企將更難以電子化及節省成本的方法經營。跨國汽車企業亦擔心,中國可能加徵報復性關稅,會研究新一輪關稅對全球業務的影響。

汽車工具商無奈加價

威斯康辛州南部一家電子公司經營進口中國汽車測試工具生意,在去年首階段加徵關稅時,已經被迫「硬食」部分增加的成本,當時僅僅加價15%。公司主席懷特(Steve White)表示,今次再上調關稅稅率,無可奈何要再次加價,預期受影響的商品將會加價約8%。

福特汽車發言人表示,倘中國加徵報復性關稅,或影響出口及中國業務的發展。豐田汽車發言人則稱,正研究關稅對全球業務的影響。美國商會副執行長兼國際事務負責人薄邁倫(Myron Brilliant)稱,希望中美達成協議及取消關稅,延長貿易緊張局勢不符合任何一國利益。法國費加羅報引述經濟部長勒邁爾警告,在貨品數量減少下,將不利於法國和歐洲的就業。

除了歐美經濟外,兩岸三地的市場也會受到衝擊,中國大陸或出現失業潮。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黃奎博表示,短期對大陸內部的經濟成長會受到影響,台灣和香港的公司同樣受到影響,接單數量都已經在遞減。印度傳媒早前報道,約二百家美國企業將把製造基地,由中國遷往印度。

貿戰致外企撤廠離華 中國或面臨失業潮
https://hk.on.cc/hk/bkn/cnt/cnnews/20190511/bkn-20190511050010416-0511_00952_001.html

雖然中美兩國一直就不同議題磋商,但雙方的摩擦和爭端其實未有解決,難免會對中國經濟帶來一定程度的影響,包括進出口額減少,企業成本增加及訂單減少,員工失業等問題。當中最容易顯現國內經濟的影響,莫過於民生。

貿易矛盾開始以來,美國大豆的進口關稅一度大幅提高。中方通過拓展大豆進口來源國及提高國產大豆等方式,以最大程度抵銷因進口美國大豆量對社會經濟造成的影響,令國內至今未有出現物價大幅波動的情況,相關消費相對穩定。

不過,貿易戰令中資和外資企業,特別是業務涉及較多中美進出口的公司造成極大影響,有部分企業更選擇撤出中國市場。例如去年年初,日資巨頭的日東電工(Nitto)和尼康公司(Nikon)相繼撤離;同年6月,南韓三星(Samsung)位於深圳的基地關閉。至去年8月,台商寶成、韓商三星、日商東芝(Toshiba)、索尼(Sony)等,已經或準備將生產線撤出中國,轉移至工資較低的東南亞地區,或直接在歐美等主要市場建廠生產。

多間外資同時撤離,導致國內面臨一股失業潮。據內媒報道,去年有超過500萬間中國企業倒閉,造成至少1000萬名員工失業,且國內招聘廣告數量由285萬縮減至83萬條。在此情況下,人力需求嚴重下滑,令國內失業率不斷攀升。

[ 本帖最後由 后太禧慈 於 2019-5-13 11:22 編輯 ]
U52.5U4G

TOP

大幅裁員賣資產 華大基因解畫:戰略聚焦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515/20678614

與騰訊、華為齊列「深圳三寶」的華大基因(也通稱華大集團)日前據報正大幅裁員,旗下數項重要業務也在進行資產剝離,惹來業務不穩疑雲。華大集團則回應指這是「戰略聚焦」,惟內地評論抨擊指,華大集團只是不斷炒作才成為千億企業,沒有核心競爭力將被時代拋棄。  

靠炒作成千億企業

《中國企業家雜誌》在官方微博報道,今年農曆新年以來,華大基因內部開始裁員,有些部門被裁三分一人。有員工的工資根據部門收益計算,惟欠缺標準或制度,補貼亦以虛擬貨幣華大幣支付,變相減薪。

至於其他業務,報道稱華大農業已賣給碧桂園,華大海洋的70%股權亦於今年3月售出,連串操作有節流套現之虞,令人擔心華大的資金鏈出現問題。華大集團澄清,集團年初制訂「戰略聚焦」的經營策略,其中以研發基因檢測儀器的華大智造,從去年至今,已經在全球招聘近400人。

報道刊出後,內地投資家網創始人蔣東文也炮轟,指華大基因1999年成立後,憑着創辦人汪建的營銷炒作絕學而成名,華大智造在研發實力、產品性能上,與美國龍頭企業Illumina仍是天壤之別。

2017年上市後,華大基因股價暴漲幾十倍,市值超過1,000億(約1,162億港元),但不過後來爆發數據造假等醜聞,兩年來其市值不斷萎縮,暴跌70%。蔣斷言,沒有核心競爭力、盲目誇大的企業,將被時代拋棄。《中國企業家雜誌》與蔣東文的文章隨後同告消失。

中國經濟大變局 香港角色須檢視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finance/20190516/00273_001.html

面對內憂外患,中國經濟正處大變局之中,期間增長放緩、汰弱留強是無可避免。不論是個人或企業、民資或國資,或者城市與城市之間,皆難逃這場淘汰賽。一直以「超級連繫人」自居的香港,須及時認真檢討時勢和角色的轉變,從中找到立足點,以免遭改革洪流吞噬。

今年次季以來,內地經濟數據不濟的消息不絕於耳。最新是四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及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雙雙遜於預期,而後者更創16年最低增速,可見中美貿易戰不僅影響外貿,就連一直被官方視為「保六」王牌的內部需求都開始轉弱,焉能不令人心寒?

過去十年,中國的地價、人工齊升,低端製造業已沒有生存空間。可發展密集資本和高技術含量的新趨勢,非中小民企能承擔,結果大量民企被淘汰,經濟活力亦大受打擊。而近期的貿易戰,更猶如向正在承受產業升級之苦的內地經濟補上一刀。

回顧過去中國的消費大浪,製造業、訊息業、金融業、汽車業、房地產業都曾獨當一面,可如今以這些範疇都難再擔大任,消費又極受經濟景氣影響。要推動內部需求,也許只得靠新經濟與資本市場相互結合。問題是,缺乏實體經濟支持的升市,只是資產泡沫。以泡沫來催谷實體經濟,只怕吃力不討好,且代價更高。

當務之急,是要扭轉信心下滑之勢,並設法穩定就業市場,配合減稅降費和融資便利,為企業減負。中長期則須簡化政府行政架構,改革稅制,健全財政體制,完善營商環境。反正繼續靠印銀紙,難以長期支持14億人口的溫飽和社會福利,更會加劇金融系統性風險。

全國靠「炒」發達的日子已成過去,未來各地區城市會有更明顯的分工,滬深主責金融、高科研創在深杭;貿易中心在滬穗;製造業轉至西南部發展。總之,各以本身的特色來吸引資金和人才進駐,未能跟上發展步伐的城市將被淘汰。當前中國正朝向升級至中高端製造和品牌行銷、能創造新價值的大市場。

身處這個經濟大變局,香港該如何自處?如今中國積極開放市場,外資入場門檻趨降,那香港繼續安做連繫人尚能有多少作為?先別論經常聽到政府提倡的地區性「融合」是否可提供出路,香港首要設法鞏固本身在國際化、法治、市場制度、專才匯聚等優勢,保持這個城市的活力和創新能力,否則融合過後換來一個沒有特色、沒有靈魂的城市,只怕仍難逃被邊緣化的下場。

[ 本帖最後由 U52.5U4G 於 2019-5-15 15:34 編輯 ]
U52.5U4G

TOP

名家筆陣:貿戰危在外資撤離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finance/20190516/00275_001.html

隨着中美新一輪的互相加徵關稅,以及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令啟動對餘下約3,250億美元中國貨品加徵關稅的程序,意味着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已經進入白熱化。可以說,如果這場中美貿易戰這樣打下去,結果肯定是兩敗俱傷,對兩國經濟及全球經濟造成嚴重的影響。

究竟這場貿易戰對中國會造成多少影響?有研究者認為,根據他們的理論模式,如果特朗普對中國出口美國的商品都加徵25%的關稅,可能會影響中國的GDP增長0.6%左右。也就是說,至多讓中國一九年的GDP增長下降0.6個百分點。如果這樣的情況發生,中國一九年的GDP增長仍然可以保持6%左右的水平,所以中美貿易戰這樣打下去,總體上對中國經濟影響不會太大。

這樣的一個思路,不僅只是一個數據上的計算,而且也僅是看短期的影響。實際上,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的衝擊不僅在於短期內GDP增長在數據上減少有幾多,更重要的是會導致許多外資企業撤出中國。

改革開放 外企功不可沒

可以說,中國改革開放40年之所以能夠取得如此巨大成就,特別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前20年,外資企業大量進入中國,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因素。這些外資企業不僅帶來當時中國最缺乏的資金、技術、管理經驗,也帶來了企業產品訂單,並讓中國融入這一輪經濟全球化的紅利中。

如果沒有大量的外資企業進入中國市場,中國也就不可能有這幾十年經濟改革開放的巨大成就。

但是,當美國對中國出口商品全面徵收25%的關稅之後,不少外資企業在中國已經沒有存活下去的空間了,它們唯一出路只能是撤出中國市場。所以,從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許多業務涉及較多中美進出口的公司開始選擇撤出中國市場。

比如,一八年初,日資巨頭的日東電工和尼康公司已相繼撤離了中國;同年六月,南韓三星位於深圳的基地關閉;至八月,台灣企業寶成、韓商三星、日商東芝、索尼等,已經或者準備將生產線撤出中國,轉移至工資較低的東南亞地區,甚至計劃直接在歐美等主要市場建廠生產。最近,有近四千億新台幣的資金退回到台灣也是與此有關。

堪憂的是,不僅外資企業開始撤出中國市場,也有不少與美國市場比較密切的中國企業也開始轉移到東南亞地區。

去年500萬家公司倒閉

可以說,大量外資企業同時撤離中國,肯定會導致中國面臨一股失業潮。據內地媒體報道,一八年有超過500萬間中國企業倒閉,造成至少一千萬名員工失業,且招聘廣告數量由285萬縮減至83萬條。在這樣的情況下,人力需求嚴重下滑,令失業率不斷攀升。

更嚴重的問題是,在這些外資工作的工人不少是中西部經濟落後地區的農民工,他們一旦失業,回到自己的原住地而沒有工作,聚集在一些中小城市周邊,很容易便引發嚴重的社會問題。二○○八年在貴州發生的甕安事件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所以,中美貿易戰最大的影響是外資逐漸地撤出中國市場,這不僅會引發中國失業問題,甚至於引發中國新的社會問題,也會讓中國逐漸退出經濟全球化紅利進程中,並會由此引發中國經濟向市場化逆向而行。
U52.5U4G

TOP

華為禁令影響深遠 華爾街警告莫低估風險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8%8F%AF%E7%82%BA%E7%A6%81%E4%BB%A4%E5%BD%B1%E9%9F%BF%E6%B7%B1%E9%81%A0-%E8%8F%AF%E7%88%BE%E8%A1%97%E8%AD%A6%E5%91%8A%E8%8E%AB%E4%BD%8E%E4%BC%B0%E9%A2%A8%E9%9A%AA-182104778.html

華爾街分析師們表示,全球股票投資者可能低估了由中美貿易爭端引發的各行業所面臨的巨大風險,特別是華為公司最近遭遇美國禁令的影響。

傑富瑞首席全球股票策略師Sean Darby撰寫報告稱,川普政府將華為及其數十家子公司納入其出口黑名單,意味著「美國政府已經叫停了中國對5G的推動」,並正在將貿易戰演變成「數字戰」。MKM的分析師則寫道,此舉所造成的影響可能遠遠波及科技行業以外領域。

彭博金融產品首席經濟學家Michael McDonough表示,好於預期的美國消費者信心指數極有可能掩蓋了更高關稅的影響。密歇根大學消費者信心初值收集數據時「多數反饋發生在關稅上調之前,該指數的終值幾乎肯定會被下修」。他表示,信心可能會持續「受損,這可能會抑制消費,並對經濟成長產生逆風。」

傑富瑞的策略師Darby表示,從關稅進展到針對單一中國企業及其相互供應鏈的直接行動「會對企業盈利能力產生投資者難以量化的廣泛影響。」

華為禁令「阻礙了5G(全球最大的資本支出項目)的發展以及物聯網的發展,」他說。它還「徹底擾亂了全球科技供應鏈。宏觀和微觀影響都是巨大的。」

Darby指出,5G為「從自動駕駛汽車到AI生態系統的所有東西」提供了「巨大的優勢」,而安裝光纖和作業系統也需要「巨額資金」。

他說,中國一直是5G技術的領導者,但中國企業有一個致命弱點--他們對美國半導體和元件的依賴,並且沒有替代品。這其中包括高通和英特爾的手機基帶晶片組;來自Xilinx公司的基站半導體;來自Skyworks Solutions Inc.、Qorvo Inc.、Avago Technologies Ltd.和Macom Technology Solutions Inc.的射頻/功率放大器晶片組;以及來自Lumentum Holdings Inc.和Finisar Corp.的光學組件。

Cowen高級政策分析師撰寫報告稱,華為黑名單「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件,我們懷疑其被市場忽視了」。他表示,「現在已經建立了一個框架,影響可能極其廣泛,具有破壞性和限制性。」

他認為商務部的許可證程序「可能需要花一段時間」,並懷疑「幾乎所有申請都將被拒絕」。他補充說,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財政部長姆努欽的北京之行仍未安排。

「走向黑暗」

「最重要的問題是美國政府試圖實現的目標,」MKM分析師 Michael Genovese在報告中寫道,「如果答案是摧毀華為並放慢中國5G網絡的發展,那麼美中關係可能會走向黑暗,並在科技領域之外產生重大的地緣政治影響。」

但Genovese傾向於認為此舉可能是一種「談判策略」。MKM指出華為被永久禁止購買關鍵美國技術的可能性為50%,行政令被扭轉的可能性為50%。Genovese因華為不確定性而下調NeoPhotonics Corp. 的評級,導致該股暴跌28%至四年來最低點。

此前中國官方媒體暗示沒有興趣恢復與美國的貿易磋商,而政府表示會加大刺激力度以支持本國經濟。 Qorvo周五下跌4%,Lumentum下跌4.3%。

原文標題Investors Are Missing Huge Huawei Trade Risks, Street Says (2)

彭博專欄:中國或將要為川普的關稅舉措付出高昂代價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5%BD%AD%E5%8D%9A%E5%B0%88%E6%AC%84-%E4%B8%AD%E5%9C%8B%E6%88%96%E5%B0%87%E8%A6%81%E7%82%BA%E5%B7%9D%E6%99%AE%E7%9A%84%E9%97%9C%E7%A8%85%E8%88%89%E6%8E%AA%E4%BB%98%E5%87%BA%E9%AB%98%E6%98%82%E4%BB%A3%E5%83%B9-080637219.html

通過給中國進軍美國市場設置更多障礙,並在此過程中承受一些國內和全球經濟因此受損的風險,美國總統川普有可能使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從長遠看付出沈重的代價。的確,他甚至可能以此威脅到中國最終躋身高收入國家行列的可能。

中國領導人早已深知,要想成功實現這一轉變,跨越已使眾多開發中國家陷身其中的「中等收入陷阱」,他們需要改變他們的發展模式。二十年來,他們在尋求進行內部改革的同時,一直依賴全球市場為其提供關鍵助力。如今,在美國提高其輸美產品關稅並限制其科技公司進入美國市場後,情況發生了變化。再有,一些美國公司已經開始著眼將其供應鏈轉入中國大陸以外的地區。

隨著外部助力轉化為阻力,中國如今需要多得多地依賴內需來創造繁榮,而要在不疊加金融體系風險的情況下達到這一目的,北京有必要以大得多的力度來推動家庭消費和私人投資,而不是借助債務驅動下的政府投資,以及那些已經扮演了幾十年國內成長引擎角色的缺乏效率的國有企業。

除非中國政府能夠克服每當國內經濟和金融狀況出現問題時便會誘使其就範的三種積習,否則他們的這種努力終會以失敗告終。

首先就是家庭把更多的錢存起來作為一種自保。尤其是在經濟前景不確定的情況下,中國家庭更是傾向於恢復高儲蓄以確保未來能夠看得起病,供得起孩子念書,以及退休後仍能有不錯的生活。

中國近年來成功以審慎方式實現的家庭儲蓄率下降勢頭過去12個月似乎已陷入停滯。頻繁出爐的經濟數據,包括本周發布的低於預期的零售和工業產值數據,都表明情況在出現改善之前已經又有了進一步的惡化。中國需要付諸更多努力為家庭提供聯合保險機制(包括改善醫療、交易和養老保險體系),藉此使家庭擁有更為充足的消費底氣。

第二種積習是,每當經濟被觸及軟肋,政府便會重新生出財政和貨幣刺激的沖動。近期的各種證據表明,這樣的措施已不像以往那麼奏效,需要有高得多的單位GDP負債才能達到穩成長的目的。這只會使金融體系風險進一步加劇。大多數經濟學家認為,一個國家要想躲過中等收入陷阱,必須要以供給側作為先驅,由此確保生產力的進一步成長,並實現國內經濟基礎的多樣化。

第三種積習是,政府常常會訴諸國企之力來提振GDP。大多數現有證據表明,這些國企的效率和生產率已經降低而且還在繼續下降,而與此同時,它們的債務比例和資源錯配程度卻在不斷增加。中國應當放權給更為高效的民營企業,使其為就業和經濟的成長作出更多的貢獻。

到目前為止,中國成功避免了步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後塵,沒有像它們一樣為緩和貿易緊張局勢並與美國建立更加可持續的經貿關係而向川普政府作出讓步。但是如果他們不能擯棄上述三種積習,且別說未來前景,便是其之前幾十年的輝煌經濟成果,也會面臨付諸東流的極大危險。那只會使那些美國決策者變本加厲,基於經濟和國家安全考慮,寄望於其如今採取的行動,終能削弱中國挑戰其全球霸主地位的能力。

(新增後四段內容。本文作者Mohamed A. El-Erian是「彭博視點」專欄作家,安聯首席經濟顧問;他曾任安聯子公司Pimco的CEO和聯席CIO。本專欄並不代表彭博編輯委員會或彭博有限合伙企業及其所有者的觀點。)

原文標題China Could Pay High Price for Trump’s Tariffs: Mohamed El-Erian

川普上調關稅 助猶豫是否退出中國的外資企業下定決心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5%B7%9D%E6%99%AE%E4%B8%8A%E8%AA%BF%E9%97%9C%E7%A8%85-%E5%8A%A9%E7%8C%B6%E8%B1%AB%E6%98%AF%E5%90%A6%E9%80%80%E5%87%BA%E4%B8%AD%E5%9C%8B%E7%9A%84%E5%A4%96%E8%B3%87%E4%BC%81%E6%A5%AD%E4%B8%8B%E5%AE%9A%E6%B1%BA%E5%BF%83-074951952.html

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的新關稅措施正在削弱中國作為生產基地的吸引力。

日本辦公設備製造商理光周四表示,其正在把一些生產業務從中國遷往泰國,以避免美中貿易緊張局勢帶來的潛在風險。而比這早幾個鍾頭,有報道稱,台灣的建大工業也擬增資建設越南工廠。

這只是最新的兩個例子而已。此前,鑒於利潤率已然受到勞動力成本上升、環保標準提高和當地競爭的擠壓,已有一系列公司的高管異口同聲稱,貿易戰是促使它們退出中國的最後一根稻草。上周,川普上調了對2,000億美元進口中國產品的加征關稅稅率,而且美國還準備對剩餘所有進口中國商品都加上關稅。

延伸閱讀:中國出口商忐忑不安 美國的關稅政策威脅中國在全球供應鏈的主導地位

「目的是儘量減小加關稅的影響,」理光在一份聲明中稱;他指的是美國新宣布的對剩餘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該公司將在泰國而非中國深圳生產所有輸美的多功能印表機。

該公司表示,其將考慮對生產結構進行多項調整,包括將更多生產線從中國遷往泰國,以「應對各種風險並提高效率」。

大型消費品牌新秀麗、梅西和Fossil Group Inc近期均在與分析師的電話會議中表示,它們將繼續把生產和採購遷出中國。

「我們基本上是在執行一項有點儘可能遷出中國意味的計畫,甚至在美國宣布關稅措施之前就開始了,」新秀麗執行長Kyle Gendreau周二在一個電話會議上說道。「我們只是正在繼續加快行動,以減輕影響。」

美國威脅要對所有自中國進口的商品加征25%的關稅,占到中國出口總額的五分之一,中國作為全球供應鏈核心的作用將遭受最嚴峻的考驗。對於思科公司而言,未來的選擇是從其他國家採購。

「我們在中國仍有一些製造,但我們已經大大減少了與供應鏈和供應商合作的風險,」首席財務官Kelly A. Kramer周三在分析師電話會議上被問及關稅的影響時表示。「所以我們預計會有影響,但我們也在努力減輕影響。」

「我們會儘一切努力把價格保持在低位,但提高關稅會導致價格上漲,」首席財務官Brett Biggs周四上午接受採訪時說。他補充道,尋找替代製造商「是我們的商家正考慮採取的若干行動之一。」

美國去年對首批中國產品加征關稅後,一些企業就採取了行動。通訊設備製造商Sierra Wireless Inc.的首席財務官David McLennan5月9日表示,公司將部分生產轉移到越南的行動已基本完成,這降低了公司受到貿易戰進一步加劇影響的風險。

瑞銀去年11月對200家出口製造企業的調查發現,約有37%的受訪企業表示已在過去一年轉移了生產,還有33%計畫在未來6到12個月內採取行動。對於像鋁生產商Granges AB這樣的企業而言,轉移生產時有代價的,該公司不得不將生產從成本效益最高的中國工廠轉移到瑞典的工廠。

就連中國公司也在採取措施躲避關稅。中國的顧家家居上個月在年報中披露了在海外建廠的計畫,喜臨門家具已開始在泰國建設生產基地。

在不斷升級的緊張局勢令中國出口商感到忐忑不安之際,其他國家和企業正在向那些被迫離開這個亞洲國家的企業發出邀請。

聖保羅肉類生產商Minerva SA的執行長Fernando Queiroz周三在電話會議上表示,如果美中之間的貿易戰繼續下去,就會開啟「南美占據這個空間的大門」。

(更新第八段起內容)

原文標題Trump Tariffs Seal Deal for Companies Looking to Quit China (1)
U52.5U4G

TOP

中國美國商會調查:受貿易戰影響 部分在華美企考慮搬遷或削減投資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4%B8%AD%E5%9C%8B%E7%BE%8E%E5%9C%8B%E5%95%86%E6%9C%83%E8%AA%BF%E6%9F%A5-%E5%8F%97%E8%B2%BF%E6%98%93%E6%88%B0%E5%BD%B1%E9%9F%BF-%E9%83%A8%E5%88%86%E5%9C%A8%E8%8F%AF%E7%BE%8E%E4%BC%81%E8%80%83%E6%85%AE%E6%90%AC%E9%81%B7%E6%88%96%E5%89%8A%E6%B8%9B%E6%8A%95%E8%B3%87-043005224.html

對在中國經營業務的239家美國公司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為了應對中美兩國之間的貿易摩擦,大約1/5的公司正在考慮將部分或者全部生產搬出中國,有1/3的公司則推遲或者取消投資決策。

近40%的受訪公司表示美國5月10日公佈的上調加征關稅稅率,會對他們的業務產生強烈的負面影響;有1/3表示中國提高加征關稅稅率會造成類似沖擊。這份調查報告提供了兩國經濟脫鉤的證據,因為35%的公司表示,他們應對緊張局勢的主要策略是調整自己,使得自己的業務更多地「在華為華」。

該調查由中國美國商會和上海美國商會在5月16-20日進行。結果顯示,截至目前,貿易糾紛的影響主要是財務方面的,公司看到需求減少,成本上升,利潤和收入下降。有人擔心美國公司在中國將會面臨非關稅報復措施,但是53%的公司表示,自2018年7月1日以來的10個月裡,他們沒有經歷任何此類措施。

美國公司報告的貿易戰損害比他們的歐盟同行要大。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只有少數歐洲公司正在考慮遷移他們的供應鏈。
U52.5U4G

TOP

【深度解構】中國地方政府債台高築 呢三個省市最高危!
https://hk.on.cc/hk/bkn/cnt/finance/20190523/bkn-20190523175853766-0523_00842_001.html?refer=hn1



在貿易戰陷入白熱化、中國經濟增長漸緩之際,市場憂慮中國地方政府債務已變成隱形炸彈。中國財政部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4月底,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達19.6萬億元人民幣,惟這個數字尚未計及隱藏債務。最近亦有外媒透過分析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債務狀況,列舉出三大債務風險最嚴重的省市,分別為貴州、天津及青海。

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去年時已曾發報告指出,地方政府隱藏的債務金額,可能達到公開披露的數倍以上。而外界最為關注的,是地方政府融資平台(LGFV)的發債情況。這些平台均由地方政府牽頭成立,甚至為其作出擔保;但由於其債務規摸龐大且欠缺透明度,故常被視為隱藏的「表外債」,亦是地方政府在財政方面的最大隱憂。

研究發現,在地方政府借貸成本較高的省份中,多數是靠國企主導當地經濟的。據彭博社統計,這些省份的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債的孽息率,均達5%以上;而當地的國有企業更持有一半以上的工業資產。

●貴州
分析指出,貴州過去不斷增加基建支出,惟當地的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孽息率已達6.14%,屬全國最高,也為其帶來潛在風險。由於債券的風險與其收益是成正比的,故一般而言,孽息率愈高,代表着市場認為其違約機會愈高(參考附圖一)。

事實上,早前貴州省遵義市政府曾宣布,與國家開發銀行參與當地的發展及債務化解達成共識。這意味着當地政府可能已獲國家開發銀行的「放水」承諾,填補其債務缺口。

●天津
數據亦顯示,天津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債務,佔當地國內生產總值(GDP)比例最高,達24%(參考附圖二)。近年來,當地不少國有企業的陷入資金緊張的困境,例如作為《財富》全球500強企業之一的天津物產集團。該公司上月遭評級機構惠譽下調了6個信用等級。彭博社早前報道更指出,該公司因資金緊張而向銀行尋求延長貸款期限。

此外,惠譽還下調了數家與天津政府相關的企業之信用評級,原因是其增長放緩及債務上升。天津目前擁有約1,600萬人口,預計今年財政收入將連續第3年出現萎縮。

●青海
綜合多家評級機構的數據,青海省的政府融資平台債券評級整體而言最差,債券全部為AA以下評級。於3月份時,與政府關係密切的青海省投資集團,亦遭標普下調其評級,以及發生了債務違約事件。

另外,由於國企主導的舊經濟產業收入減少,東北三省同樣面對類似的債務困境。分析指出,黑龍江、遼寧和吉林的地方政府融資平台融能力較差。國家開發銀行亦曾表示,一直積極參與解決東北地區的債務問題。
U52.5U4G

TOP

中國失業率實超15% 北京急維穩 中央現兩個聲音
https://www.ntdtv.com/b5/2019/05/24/a102585777.html

蘇聯崩潰前有9大前兆 專家警告「中國全部應驗」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801454

中共建政今年滿70週年,對外與美國貿易戰升溫、對內各地維權四起、豬瘟及蟲害嚴重,似乎面臨內外交迫,有媒體時政評論專家提出警告,當年蘇聯在崩潰之前有9大徵兆,以現在的中國來對照,有過之而無不及。

《大紀元》刊登時政評論專家程曉容的文章,探討在中共治下的社會,認為現在中國當局腐敗、亂象叢生、民怨沸騰,官場抱著末日心態,和蘇聯崩潰前的情況非常相似,甚至情況遠超過當時的蘇聯。

程曉容提到,曾有網友整理蘇聯崩解前的九大徵兆,包括1.當年舉辦莫斯科奧運獲得金牌總數為世界第一;2.發射和平號太空站;3.每年發生近20萬起流血事件;4.維穩經費和國防經費持平;5.年輕人爭相當公務員;6.發生車諾比事件卻不追究;7.修建大型水利工程造成空前生態災難;8.貪污腐敗;9通貨膨脹率增高。

程曉容分析,這些對照起來,正是如今中國的寫照。包括2008年北京盛大的奧運背後,屢傳迫遷、酷刑、羈押等;奧運後的11年來,中國鎮壓監控情況越趨嚴重,人權不斷倒退。近年中國也發射了天宮一號、天宮二號,並計劃組建天宮號太空站,每年投入天文數字在太空競賽,但網友卻笑稱,老百姓連衛星接收器看電視的權利都沒有,簡直是笑話。

此外,中國各地群體事件逐年上升,中共社會科學院的《2013年藍皮書》曾統計,每年可能多達10萬餘起,2018年則有709律師家屬維權、老兵維權,多處抗議建垃圾廠...,不勝枚舉。

程曉容也提到,中國用來維持政權穩定的「公共安全支出」已相當於軍費;年輕人掀起報考公務員熱潮,以求特殊待遇;近年來爆炸、洪災、毒奶、毒疫苗,問題層出不窮,當局卻總在第一時間封鎖消息,最後演變為歌功頌德;中國官員收賄、淫亂的紀錄也不斷刷新;大興水利造成了許多災難;最後的通貨膨脹問題更影響廣大,官僚體系壟斷資源,系統姓的搶劫人民。
U52.5U4G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