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評論] 是反食狗肉文化歧視和反對食狗肉文化!

是反食狗肉文化歧視和反對食狗肉文化!

是反食狗肉文化歧視和反對食狗肉文化!


張三一言


三六滾滾神仙都企唔穩
三六係指狗肉

食狗肉被西方歧視,被視作野蠻的象徵;西方人把反對食狗肉視作文明對野蠻的鬥爭。在這個食狗肉被西方文化歧視嘅世界,敢於公開抗拒強勢西方文化,並逆其道而行之的,一個是韓國,他們成立了狗肉餐廳協會,一個是中國,尤其是廣西人搞了狗肉節。作為中國人,應為廣西人維護自己文化的精神而驕傲!

在食狗肉這一方面看,基教西方人比伊教徒更狹隘。伊教徒並沒有反對歧視食豬肉文化;偏偏就是以寬容自詡基教西方容不得食狗肉的東方文化。
就目前所見者,反食狗肉理由是:狗是人類的朋友。
這個理由,弱不經敲。
其一,哪一條天條規定狗是人類朋友?
其二,這裡的朋友是寵物的意思,可是不是所有人都只拿狗作寵物的,貓、兔、鳥、蛇…作寵物的多的是,這些動物為甚麼又可以食?
其三,食朋友肉固然不對,然而牛呢?牛不但是人類朋友,還是為人類提供活命糧食的大恩人;可是這個世界啖恩人肉成了普世食文化。沙啼、牛扒、牛尾湯…食食食…
要方人應該自謙一些,你們可以嚴守自己不食狗肉的文化傳統,但不宜強加於食狗肉的人;你們可以以你們的不食狗肉文化為傲,但不要歧視他人食狗肉文化,更不可否定和反對他人食狗肉文化。

有人講:天上飛的除了飛機,地上四隻腳站的除了桌椅,其餘一切可食。也有這樣講的:所有背脊向天的都可以食;當然,你可以不食。
所有背脊向天的都可以食,這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道理;主觀指定A可食B不可食,是歪理。不准食狗肉就是這種歪理顯例。

想像一下,未來有一天,在韓國或或中國的國宴上有一份國菜:三六拼盘,這是民族自信、文化自信、獨立自主的表現。

20180708

附- 獨立評論的回應: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forum4hk.com=11&post=1405923

TOP

吃狗肉並非"文化"為..............

TOP

【睇片】案情曝光!旺角阿叔打人致後腦着地 警方拘38歲男子
「年輕男」33歲姓王,事後清醒被送往廣華醫院,頭部受傷。「拖鞋大叔」原來是38歲姓陳男子

原來33歲打38歲,又唔係差太遠:smile_19:

警方回覆指,初步調查顯示,二人較早時因手推車碰撞問題發生糾紛。而原來雙方年齡相距並不大,被打至躺在地上的「年輕男」33歲姓王,事後清醒被送往廣華醫院,頭部受傷。「拖鞋大叔」原來是38歲姓陳男子,警方經調查後,同日在旺角區以涉嫌「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拘捕他。他已獲准保釋候查,須於八月上旬向警方報到。案件交由旺角警區刑事調查隊第六隊跟進調查。

新聞來源連結:
http://hd.stheadline.com/news/realtime/hk/1264179/

TOP

城巴插地】國產單層巴12M改道半山落斜「跪低」車頭撼入路面
西半山今午有吊臂車疑死火,令羅便臣道交通癱瘓,事件更間接釀成一宗罕見城巴「插地」意外。事緣城巴改道避車龍,改行「1:5」斜坡,結果在落斜時,懷疑因頭重尾輕,車頭直插入路面被困,有網民形容,這部國產單層城巴如「親吻土地」。香港汽車工業學會會長李耀培形容意外特殊,車型太長的低地台巴士不宜在斜幅過大的路面落斜,巴士公司應清楚何類車型適合哪些馬路。




西九高鐵,車卡丶車長丶路軌.....都係「中國製造」噃!!:fst_010::fst_009::fst_012:

新聞來源連結:

https://www.hk01.com/article/224521

TOP

稱藥後腳軟被拉落bar 婦指控陌生男揸胸摸下體




38歲婦人去年報稱與當時的丈夫吵架後落街散心,受抗抑鬱藥的副作用影響導致「雙腿無力」,而遭一名陌生男子帶到酒吧消遣,期間該男子對她摸胸非禮,警員接報到場將涉案34歲男子拘捕。被告否認一項非禮罪,案件今(3日)在九龍城法院開審。

被告葉展鋒報稱廣告從業員,被控於去年11月8日凌晨在尖沙咀赫德道一間酒吧內非禮女事主X。庭上透露,被告在被捕及警誡下曾表示:「我有摸過佢膊頭、摸過佢腰、拖過佢手,但我冇非禮佢。」

X今天在屏風後作供,指她家住油尖旺區,當晚服抗抑鬱藥後,曾與當時的丈夫爭執,之後她落街散心,在海防道遇上被告。被告當時問她「係咪唔開心啊?我都唔開心,一齊去飲嘢」,然後拉着她的手,帶到事發酒吧,X指「隻腳好似好軟,就咁被佢拉咗去」。

X續指,她與被告都有喝酒,期間被告把手搭在她肩上,然後把手向下滑,隔衫「揸」她左邊乳房,她曾撥開被告的手,並斥「唔好」。其後,被告再伸手進入X的外衣,隔胸圍「揸」她胸,兩三秒才縮手。X稱感驚慌,曾以WhatsApp短訊告知丈夫「我現在很危險」,但遭被告制止使用電話。

X指自己其後躲進女廁,但被告跟着入來,未鎖上門便強吻她、胸襲她、伸手進入她裙褲及內褲之間游走摸她下體,直至有職員開門叫被告離開女廁。稍後X收到丈夫及警員來電,不久警員抵達酒吧將被告拘捕。

辯方盤問X時指出,她與被告當時在酒吧曾經濕吻,又曾向被告訴苦「想搵個人真心唔容易」,X皆稱「我唔記得咗」。辯方指被告當晚只曾拍肩安慰,X不同意。

據庭上透露,X在案發後離婚,不久又再婚,現時剛新婚約3個月。

姣婆遇著脂粉客:smile_47:

新聞來源連結: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80903/bkn-20180903143517122-0903_00822_001.html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