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國際新聞] 美國針對中國的政策方向 US Policy Against China

習特同意重啟經貿磋商 美國不對中國出口貨加徵新關稅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65711-20190629.htm

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日本大阪舉行的雙邊會談結束,會面時間約80分鐘。

新華社報道,在兩國元首會晤中,習近平和特朗普同意,中美雙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重啟經貿磋商。

報道又說,美方表示不再對中國出口產品,加徵新的關稅,兩國經貿團隊將就具體問題,進行討論。

法新社報道,特朗普說與習近平舉行了「極好」的會議,又形容雙方「重回正軌」。

【特習會】同意重啟兩國經貿磋商 美不再對中國出口產品加徵新關稅
http://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1033591-%E4%B8%AD%E5%9C%8B-%E3%80%90%E7%89%B9%E7%BF%92%E6%9C%83%E3%80%91%E5%90%8C%E6%84%8F%E9%87%8D%E5%95%9F%E5%85%A9%E5%9C%8B%E7%B6%93%E8%B2%BF%E7%A3%8B%E5%95%86+%E7%BE%8E%E4%B8%8D%E5%86%8D%E5%B0%8D%E4%B8%AD%E5%9C%8B%E5%87%BA%E5%8F%A3%E7%94%A2%E5%93%81%E5%8A%A0%E5%BE%B5%E6%96%B0%E9%97%9C%E7%A8%85
12AX7.ECC83

TOP

特朗普在中美貿易戰中的最強武器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7%89%B9%E6%9C%97%E6%99%AE%E5%9C%A8%E4%B8%AD%E7%BE%8E%E8%B2%BF%E6%98%93%E6%88%B0%E4%B8%AD%E7%9A%84%E6%9C%80%E5%BC%B7%E6%AD%A6%E5%99%A8-220000100.html

根據最近披露的哥倫比亞特區地區法院文件,一名美國法官4月裁定三家未具名的中資銀行藐視法庭。這可能會給美中之間的貿易摩擦增加一個新的危險元素。

該裁決涉及這三家銀行沒有遵守一年半前所發傳票的事宜,裁決責令對每家銀行處以每天5萬美元的罰款。但今次懲罰可能不是這三家銀行最大的問題。此案還可能導致這三家銀行遭受美國政府制裁的後果,這些制裁措施可能令這三家銀行被排除在國際美元交易體系之外,與伊朗受到的美國制裁一樣。

是否決定推進此類限制舉措將取決於美國財政部和司法部的負責人,而不是法院本身。這使其成為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可以使用的一項政治武器。至關重要的是,中國沒有對等的武器。

根據《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的報道,此裁決與2017年美國司法部針對三家中資銀行違反美國對朝制裁的訴訟相符。這三家銀行分別是招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China Merchants Bank Co. ,600036. SH, 3968.HK, CIHKY, 簡稱:招商銀行)、交通銀行股份有限公司(Bank of Communications Co. ,601328.SH, 3328. HK, BCMXY, 簡稱:交通銀行)及上海浦東發展銀行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Pudong Development Bank Co. ,600000.SH, 簡稱:浦發銀行)。這三家銀行均否認牽涉任何與美國制裁有關的調查。

據瑞信(Credit Suisse)分析師表示,在極端情況下,中國央行將被要求為這三家銀行未被流動資產覆蓋的所有債務提供1,750億美元的信貸額度擔保。此數字約為中國官方外匯儲備的6%,數額較大但仍處於可以應對的範圍之內。

不過,包商銀行(Baoshang Bank)事件應該會讓投資者駐足反思。這家規模甚小的中國北方銀行因陷入困境被政府接管,此事在中國貨幣市場掀起波瀾,因投資者對可能的資產減值感到擔憂。

美國司法部這一案件的關鍵在於,如果採取進一步行動,將開創一個先例,相比之下,此案具體涉及哪些機構就變得不那麼重要了。中國沒有報復美國銀行業的相應機制,美國銀行業並不需要使用人民幣進行交易和結算。

雖然關於人民幣國際化的討論非常熱烈,但人民幣距離在全球金融系統中真正發揮影響力仍然遙遠。環球銀行間金融通信系統(Swift) 5月份處理的跨境外匯交易中,人民幣佔比僅為1.95%,四年前為2.12%。即便這些數據也被放大了數倍,因為香港被視為一個獨立司法管轄區。若剔除該半自治地區的交易,人民幣在跨境外匯交易中的佔比甚至會低於波蘭茲羅提的0.53%。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數據,在國際市場共發行了約1,070億美元人民幣計價債券。中資公司在中國發行的人民幣債券顯然不包括在內。這一數字還不到跨境美元債券發行總規模11.3兆美元的1%。

北京和華盛頓可以在貿易和技術問題上以牙還牙,但兩者在國際金融方面實力相差懸殊。中資銀行需要進入美元體系,而美國政府是美元體系的最終仲裁者。
12AX7.ECC83

TOP

中國策略已變 和解只是緩兵之計
https://www1.hkej.com/dailynews/investment/article/2177659/%E4%B8%AD%E5%9C%8B%E7%AD%96%E7%95%A5%E5%B7%B2%E8%AE%8A+%E5%92%8C%E8%A7%A3%E5%8F%AA%E6%98%AF%E7%B7%A9%E5%85%B5%E4%B9%8B%E8%A8%88

挑戰中國! 川普政府將台灣列入「國家」名單
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814951

美國國防部上週六公布的印太戰略報告中指出,美國致力增強與印太地區民主國家的夥伴關係,其中提到新加坡、台灣、紐西蘭和蒙古等4個「國家」。(圖擷取自美國國防部印太報告)

美國國防部上週六(1日)公布55頁的印太戰略報告,外媒發現川普政府在這份國防報告中,將台灣列入「國家」名單,此舉為美國一系列對台灣的表態行動,疑似要引起中國注意,挑戰長期以來的中國主張的「一中原則」(one-China principle)。

《南華早報》報導,美國國防部的印太戰略報告中指出,美國致力增強與印太地區民主國家的夥伴關係,其中提到新加坡、台灣、紐西蘭和蒙古等4個「國家」。文中顯示,「作為印太地區的民主國家,新加坡、台灣、紐西蘭和蒙古是美國的可靠、有能力和自然的合作夥伴。這4個『國家』都為美國在世界各地的使命做出貢獻,並正在積極採取措施維護自由開放的國際秩序。我們希望這些力量延續和發展在印太地區。」

報導提到,美國國防部沒有回應為何將台灣列為「國家」,但美國國防部印太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6日說,台灣受到北京的威脅愈來愈大,美國非常重視「台灣關係法」的義務。

分析人士表示,「國家」的使用為川普政府的最新行動,因為美國和中國在貿易、安全、教育、簽證、技術和「文化」上存在重大分歧,過去美國官方文件提到台灣為國家,往往是美國官員在報告中的用詞錯誤。

美國國家部門和國家安全委員會也沒有回應為何在文件中將台灣列為「國家」,5月的美國國防部關於中國的報告中,尚未使用「國家」稱呼台灣。分析人士說,有幾個因素促使川普推動對台政策,其中包括對台灣主權的強烈信念,以及強大的美台關係,華府需要反擊北京對台灣日益增長的軍事和外交壓力,以及在其他方面獲得更多對中國的影響力。

美國共和黨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游賀(Ted Yoho)6日稱讚國防部將台灣視為國家,他表示,台灣應該得到適當的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中國必須承認這一點。

中國打造世界第一軍隊? 美專家:遠征台灣都是問題
https://m.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835325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在2年前訂下目標,2049年前要將中國解放軍打造成「世界一流軍隊」,但美國的軍事專家不以為然,認為解放軍的實力在近年來雖然有顯著提升,但遠征作戰能力仍無法滿足日漸擴張的中國海外利益需求。中國軍隊保護海外利益的能力目前仍處於明顯的「赤字」狀態,中國軍隊甚至還不能「遠征」台灣。

《美國之音》報導,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20日舉行聽證會,討論中國軍隊的發展。來自美國海軍陸戰隊大學的亞洲研究學者楊宇淳(Christopher Yung)表示,中國已經擁有針對海外利益以及台灣利益行動所需的平台、武器系統,以及相關的民用資產,但是中國軍隊距離真正的「遠征能力」還有相當的差距,特別是在激烈衝突的環境中。根據美國陸軍的定義,遠征能力指的是「在世界範圍內迅速部署戰鬥部隊,並在到達後執行行動的能力」。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中國海事研究所副教授卡頓(Isaac Kardon)指出,中國雖然正在順利進行「世界一流軍隊」的打造計畫,但是軍隊在保護海外利益的能力方面明顯處於「赤字」狀態,中國海外人力、資本和資源迅速增長的需求,都超過了中國能提供的安全保障供應。

楊宇淳認為,中國軍隊甚至還不具備「遠征」台灣的能力,雖然解放軍擁有攻打台灣的所有硬體元素,包含登陸艇、兩棲攻擊車、登陸艦、水面作戰人員、兩棲訓練的陸軍,但中國軍隊缺乏遠征作戰的跨軍種無縫連接經驗,這些無縫連接需要負責的指揮和控制、訓練有素的跨軍種協調以及考慮周全的軍事原則等。美國國防大學中國軍事研究中心主任桑德斯(Phillip C. Saunders)也提到,美國國防部2019年向國會提交的報告指出,中國在硬體上也不具備攻打台灣的能力。

【解放軍弱點】習盼2049年建「世界一流軍隊」 美專家:極缺乏複合型軍事人才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625/59754794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要求解放軍在2049年達成「世界一流軍隊」的明確目標,但美國軍事專家指出,中國打造「一流軍隊」計劃最核心的弱點是人的問題,因中國極度缺乏複合型軍事人才。

據美國之音報道,美國國防大學中國軍事研究中心主任桑德斯(Phillip C. Saunders)日前在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聽證會上表示,中國打造一流軍隊的最主要障礙「在人的方面」,他說:「硬體方面沒有那麼大(問題)、組織方面也沒有那麼大(問題),而是你有沒有夠格的參謀、夠格的聯合作戰的指揮官?這在我看來是解放軍目前最不足的地方。」

桑德斯以解放軍陸軍軍官為例說,在成為一個核心的副指揮官之前,一個陸軍軍官的主要活動都局限在一個戰區,而這是一個很有限的視窗。他解釋:「你可能很了解陸軍的運作,但是你卻不瞭解其他的軍種的情況,你沒有更廣闊的視野,你不知道如何只會聯合作戰部隊,我認為這是真正的限制。」

根據習近平「能打仗、打勝仗」的強軍目標,加強聯合作戰能力是中國軍隊改革的重點。桑德斯在今年3月的中國軍改評估報告中說,「實現聯合作戰能力的重要部分是培養一批複合型指揮官,但中國目前極度缺乏此種軍事人才。」桑德斯說,要實現聯合作戰能力,中國軍隊必須改變人事、晉升以及工作輪換的體系。這對中國軍隊來說是破壞性的調整。

桑德斯還說,中國軍隊面臨的一個更大的問題是組織文化。他解釋說:「一支以列寧主義為基礎的部隊,一支聆聽最上層命令的部隊…你希望你的軍隊充分利用戰地資訊,採取主動,使得部隊更有力量。但是這種做法是否與解放軍的組織文化相符?是否與列寧主義的體系相符?我認為這是最大的問題,也是最大的障礙。」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2016年的一份題為《中國未完成的軍隊轉型:評估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短板》報告引述中國軍事作家和外國觀察家的說法稱,中國武裝部隊的許多主要弱點來自於組織結構的缺陷,以及解放軍人員素質難以達到有效執行任務所要求的水準。

其中,人力資本領域的弱點包括:官兵的受教育程度偏低和技術熟練程度不足等問題長期存在;心理和生理健康方面不足;以及腐敗、士氣和敬業精神等問題,譬如難以接受軍紀和保持行動安全。尤其針對未來戰爭中至關重要的海軍、空軍和資訊化為主導的戰場形式中,解放軍人員在整合新型作戰裝備並將其轉化為實際作戰能力上仍然存在欠缺。

[ 本帖最後由 12AX7.ECC83 於 2019-7-1 03:52 編輯 ]
12AX7.ECC83

TOP

白宮貿易顧問淡化對華為鬆綁 評論員章家敦:這是一個錯誤
https://hk.news.yahoo.com/%E7%99%BD%E5%AE%AE%E8%B2%BF%E6%98%93%E9%A1%A7%E5%95%8F%E6%B7%A1%E5%8C%96%E5%B0%8D%E8%8F%AF%E7%82%BA%E9%AC%86%E7%B6%81-%E8%A9%95%E8%AB%96%E5%93%A1%E7%AB%A0%E5%AE%B6%E6%95%A6-%E9%80%99%E6%98%AF-%E5%80%8B%E9%8C%AF%E8%AA%A4-013310360.html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21787/%E4%B8%AD%E7%BE%8E%E8%B2%BF%E6%98%93%E8%AB%87%E5%88%A4-%E7%B4%8D%E7%93%A6%E7%BE%85-%E8%8F%AF%E7%82%BA-21796/%E7%99%BD%E5%AE%AE%E8%B2%BF%E6%98%93%E9%A1%A7%E5%95%8F%E6%B7%A1%E5%8C%96%E5%B0%8D%E8%8F%AF%E7%82%BA%E9%AC%86%E7%B6%81-%E8%A9%95%E8%AB%96%E5%93%A1%E7%AB%A0%E5%AE%B6%E6%95%A6%EF%BC%9A%E9%80%99%E6%98%AF%E4%B8%80%E5%80%8B%E9%8C%AF%E8%AA%A4

《美國之音》報道,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周二淡化美國總統特朗普對華為作出的讓步,「基本上,我們所做的是允許對華為出售較低水平的技術產品,它們不會影響到國家安全。華為仍在實體名單上。但重要的是,中國也給了我們一些東西,他們承諾了立即購買大量農產品」。

特朗普上周六在大阪G20峰會期間,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習會面後宣布,應習近平的要求,放寬對華為的限制,允許美國公司向華為出售「不違反國家安全問題的設備」。

報道引述納瓦羅周二接受美國CNBC電視台訪問時表示,放鬆美國企業對華為出售芯片,和美國的5G政策是兩回事。他說,賣芯片給華為,「從總體來看是很小的。而5G,為5G而奮鬥,特朗普總統為美國領導5G做了保證,幫助像Nokia和Ericsson這樣的歐洲公司,將為這個進程做出貢獻。所以5G是大事,賣一些芯片不是」。

納瓦羅重申美國在5G上的立場,「我們必須非常明確,我們要跟盟國密切合作,保證這些國家不使用華為的5G。但是同時,把少量低水平芯片賣給華為,維持系統運作,當你能把中國帶回談判桌,讓它承諾立即購買大量農產品,這不是壞事,讓我們看看他們能否做到」。

但美國研究機構蘭德(RAND)高級國際防務研究員希思對《美國之音》說,放鬆對華為的限制,跟特朗普要領導5G的保證是矛盾的。他說:「美國政府一直在敦促各種盟友和合作伙伴,限制他們對華為產品的使用。只要美國保持華為有安全問題這一立場,就沒問題。 但現在美國政府,由於特朗普總統的聲明要放寬對華為的限制,這就很難再保持對盟友和合作伙伴限制使用華為產品的壓力了。」

美國時事評論員、《中國即將崩潰》一書的作者章家敦(Gordon Chang)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表示,特朗普為華為鬆綁是一個錯誤,「華為過去是威脅,現在仍然是威脅。我認為美國不應該給華為鬆綁。而且習近平在大阪G20之前公開提出要求,要我們為華為鬆綁。然後在會後他就從特朗普那裡得到了,特朗普為華為鬆綁了。因此,基本上我們是在告訴世界,中國決定了我們的國家安全」。

《美國之音》報道,章家敦認為賣芯片給華為和5G是兩件分不開的事情,「你無法把它們分開,說這跟國家安全有關,那跟國家無關,它們都跟我們的國家安全有關,因此,我認為這種解釋是沒有道理的」。

旅美政治經濟學者程曉農認為,5G是中國炒熱的話題,中國盜用美國的軍事技術和產品,對美國的國家安全要遠大於華為。程曉農說:「華為的5G是用新一代基站設備,取代舊的基站的一種技術而已,這種技術不是終端,不是以後不能升級了,美國還有所謂的6G,比它更高。而華為建基站需要的很多硬件也要從美國進口。所謂擔心華為主導世界5G,也不是說擔心美國的基站設備被華為取代,美國的基站並不好,訊號也有強有弱,這是美國電話公司的選擇,它們不願意花那麼多錢去建那麼多基站。從這個角度去看,直接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並沒有那麼大」。他說,美國是把華為當作槓杆,解決中美談判的核心問題——知識產權問題。

《美國之音》稱,被外界視為特朗普身邊鷹派人物的納瓦羅,形容中美元首會議再次展現兩位領導人的私人關係,「我認為,這次會晤的重要性,在於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總統之間密切的個人關係」。

對此,章家敦認為,談論這種私人關係是不恰當的,「北韓和中國都是極端無情的,他們極為實用,他們只做對他們自己國家利益有用的事情,這些國家的領導人對我們的領導人有什麼感受實在無所謂。他們也許很喜歡你,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會對美國好」。

程曉農則認為,這是特朗普讓習近平回到談判桌的策略,「只有在特朗普一而再、再而三為中國提供談判機會,用好話把習近平請到桌上來。談完了以後,才能夠顯示出來到底中國的真實態度是什麼」。

納瓦羅說,美國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是保持談判在軌道上的保險(insurance policy),也是我們對中國掠奪進行的防禦」。他重申美國對中國結構性改變的要求,「我們知道他們盜竊我們的知識產權,他們強迫技術轉讓,不讓我們的產品進入他們的市場,這是我們在應對的結構問題,這不僅為了美國,也是為了全世界,我們要讓中國達到與國際貿易規則一致的地步」。

納瓦羅表示,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正與中方閉門談判,談判「正朝著非常好的方向」前進。他說:「我們有一個計劃,大家要耐心,正如總統說的,他要做到這一點,這些事情需要時間,而這個協議比任何我們談判過的協議,包括美國跟墨西哥、加拿大的協議複雜得多,是我們做過的最複雜最聰明的協議。」

但是,章家敦對貿易談判前景不抱希望,「我看不到會有任何協議,如果有的話也不會維持多久。美中之間存在著根本分歧,我認為中國現在沒準備要真誠地跟美國進行貿易談判,我看不到任何持久的方案,即便他們能達成一個協議,也不會持久。我看不到美中之間能建立起一個持久的貿易關係」。

章家敦說,特朗普政府內仍有堅持立場的官員,也有想跟中國談成協議的官員,「他們願意忽略中國的所作所為」。他說,5月初當中國交回協議草案,反悔已經作出的承諾,「震驚特朗普政府」,因為「他們發現中國在談判中並沒有誠意,或者中國根本就沒準備好談判,中國內部有太多的政治矛盾,習近平沒有能力(not in the position)達成協議。因此,當你把所有這些放在一起,我肯定,比如財政部長姆欽還是想跟中國有一個協議,但是我肯定,他現在也比較為難了」。

程曉農認為,特朗普把習近平拉回談判桌的策略是不會輸的,「因為你要證明中國是破壞規則、制定只讓中國受惠的規則,要證明這點就要靠談判,靠談判失敗來證明這一點。如果談判成功了,證明中國願意遵守國際規則;談判失敗了,則證明中國確實在準備改造世界的經貿體系,把它變成一個對中國完全有利、對其它國家有害的規則體系」。

程曉農說,上一輪談判談到九成以後中國反悔,「是中國說『不』的開始」。他說,中國實際上已經在過去7、8年中改變了基本方針,「從rule taker(規則接受者)變成了rule breaker(規則破壞者), 或者是rule maker(規則制定者)」。

他說,中國用利益槓杆作為談判手段,「誰給我好處,我就給誰好處、給誰訂單,如果誰不給好處,我就用利益懲罰給對方施加壓力。大部分國家都認可這套了。這就是為什麼談到今天為止,中國違背世貿組織承諾這條沒了,中國不談了。所以我說中美談判早就翻篇了」。
12AX7.ECC83

TOP

中美角力下一個戰場?中國教育部首發「留學預警」
https://www.litenews.hk/%E4%B8%AD%E7%BE%8E%E8%A7%92%E5%8A%9B%E4%B8%8B%E4%B8%80%E5%80%8B%E6%88%B0%E5%A0%B4%EF%BC%9F%E4%B8%AD%E5%9C%8B%E6%95%99%E8%82%B2%E9%83%A8%E9%A6%96%E7%99%BC%E3%80%8C%E7%95%99%E5%AD%B8%E9%A0%90%E8%AD%A6/

中美角力升級,更有跡象開闢一條新戰線。據《彭博社》報道,部分中國研究生和學者最近表示,美國學術及就業環境越來越不友好,除學生拒簽比例增加,研究人員也被解僱。中國教育部昨日(3日)發出「留學預警」,提醒中國留學生和學者赴美前加強風險評估。

教育部預警:赴美留學注意風險
在昨日(3日)下午的中國國務院新聞辦的發佈會上,教育部新聞發言人、新聞辦主任續梅發表2019年第1號「留學預警」指出,在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中方部分赴美留學人員的簽證受到限制,出現審查週期延長,有效期縮短及拒簽率上升的情況,對中方留學人員赴美學習或在美順利完成學業造成影響。教育部提醒,在赴美留學前加強風險評估,增強防範意識,做好相應的準備。

不過教育部強調,雖然中美經貿摩擦,中國學生赴美留學的總體形勢仍保持平穩,美國高校對華交往合作的態度是開放的,而對中國留學生的態度是歡迎的。

首季留學拒簽率高達13.5%
中國教育部國際合作與交流司副司長徐永吉於會上透露,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公派赴美留學的拒簽率高達13.5%,而去而去年同期僅為3.2%。他認為,美方的行为「正在使中美教育交流合作遭遇寒流」。

徐永吉表示,2018年以來美國以「反間諜」為由,吊銷或重新審查中方赴美人員的簽證,包括自然科學及社會科學等範疇;而在2019年,美方亦取消一批中方從事中美關係研究的學者10年簽證,「美方言行已經傷害中國在美留學人員尊嚴,並嚴重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

美國國務院:歡迎中國公民進行「合法學術活動」
在中國發佈美國「留學預警」後,美國國務院發言人3日表示,美方致力於歡迎中國公民進行「合法學術活動(legitimate academic activities)」,但同時強調美國情報和執法界已經發現越來越多的外國情報機構將學術界,研究人員和其他人代表外國政府在美國逗留期間開展活動。

續簽拖延數月 留學生稱畢業後「傾向回家」
據《彭博社》4日報道指,最近數星期,部分中國研究生和學者均表示,美國學術和就業環境越來越不友好。據麻省理工學院的幾位中國留學生指,以前需要3個星期的年度學生簽證續簽,現在拖延了數月,他們擔心申請研究生簽證要花費數年;其中1名學生更指畢業後「傾向回家」,因為擔心對中國學者的審查可能會持續多年。

曾擔任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中國項目部主任,現時是北京協和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院長的劉遠立指則稱,對這種不必要的衝突感到很緊張、擔心,甚至悲傷,「對中國學者和學生的限制是不理性的,違背使美國成為一個偉大國家的核心價值觀」。

留學生轉向英加澳等國家
貿易戰升溫情況下,中國去年赴美學生人數增長3.6%,僅為前年大約一半。據英國《每日電訊報》引述教育諮詢機構啟德留學(EIC Education)的統計報告稱,中美貿易戰令更多中國留學生轉向英國、加拿大、澳洲等地方,以及歐洲的德國和法國,亞洲的香港、日本和韓國。

英國高等教育數據統計局(the Higher Education Statistics Agency)的數據顯示,近年來英國大學中的中國留學生人數大幅增加,2017至18學年上升到10萬6530人,5年前僅為8萬7900人。

美大學以「竊取機密」解僱終身教授
早前,美國艾默理大學(Emory University)以「中方竊取機密」、「違反NIH(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規定」為由,解僱華裔終身教授李曉江及其妻子,並關閉其實驗室(Li Lab),引起中國社會關注。

其後,廣州暨南大學校長宋獻中透露,將全盤接手李曉江團隊的所有教授、人員歸國,「中美貿易摩擦一定會對在美國的中國人才有影響,但只要他們願意回來,內地高校能夠把他們接納下來」。
12AX7.ECC83

TOP

美國過百學者聯名公開信 中國不是敵人!〈蕭若元:蕭氏新聞台〉2019-07-1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mb64lEMy5w
12AX7.ECC83

TOP

【蔡英文過境紐約】共和黨眾議員麥考爾再稱:支持台灣獨立
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67193

美國眾議院共和黨議員麥考爾再次重申其挺台主張,還刻意加重語氣表示認同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攝影:李濠仲)

總統蔡英文過境紐約第二晚,於下榻飯店宴請台僑和美方政要。僑界出席人數超過預期,老中青加總有千餘人報名與會。儘管民進黨總統初選期間台僑為之分裂,但當晚僑胞則含括了挺蔡、挺賴兩派。當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共和黨籍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致詞,再次公開支持台灣獨立時,台下僑胞立刻報以熱烈掌聲。

因為黨內總統初選之故,民進黨支持者當時幾乎分裂成兩派,在美台僑同一時間也同步分解成挺賴和挺蔡陣營。儘管美東獨派僑領多以「大目標」(台灣獨立)為先,尚可容忍步驟、進程和現實因素等細節,但也曾為支持蔡英文或支持賴清德吵翻天。直至民進黨初選結束,獨派僑領才相繼回歸同一陣線。重新聚合僑界力量,也是蔡英文此行過境工作之一。

另參與晚會的美方政要和友人,有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主席莫健、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約霍 (Ted Yoho, R-FL)、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共和黨籍議員麥考爾、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主席邁克爾·J·阿布拉莫瓦茨(Michael J. Abramowitz)和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教授黎安友,另美國共和黨亞太政策顧問葉望輝(Stephen J.Yates)也坐在蔡英文鄰桌。

晚宴開始前,盛裝打扮的台僑接續入場,場外對街照例有中共支持者集結叫囂抗議。而後場內賓客致詞,則幾乎口徑一致支持台灣的民主、自由,並細數中共對民主的迫害,及對中國自由和人權的憂慮。前不久在台灣駐美代表處雙橡園舉辦的《臺灣關係法》40周年紀念會上,麥考爾即已公開表示,對美國來説,台灣的地位相當重要,因此共和黨及民主黨都堅定支持台灣,並捍衛台灣的自由獨立。在蔡英文宴請的這場餐會上,麥考爾再次重申其挺台主張,還刻意加重語氣支持台灣獨立,語畢,現場台僑報以熱烈掌聲。

在美中以貿易戰為平台的對抗氣氛下,美方挺台政界人士的發言尺度,確實有放得更開的跡象。儘管未若之前預期,所謂「蔡英文可望訪問華府」,亦或在紐約過境期間,有其「重大突破」,但美方政界和蔡英文比肩而坐,並稱支持台灣民主自由,甚至認同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加上行前美國國防部原則同意的高額對台軍售,多已顯現美方此刻的挺台力度。

較之前一日蔡英文抵達紐約,群聚對街抗議的中國僑民,晚宴之前的抗議人數,幾乎又多出了一倍,且形式和陣仗比之先前更為高亢。但場內千人僑宴的氛圍,並未受到影響。包括約霍和麥考爾的發言,也皆是「有備而來」。
12AX7.ECC83

TOP

修例風波:逾10萬人白宮聯署 要求通過香港人權法案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90714/bkn-20190714150212228-0714_00822_001.html


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引起連串衝突,有本港網民在美國白宮網站發起聯署,要求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至今已有逾10萬人聯署,有望獲得白宮回應,但白宮暫未發表任何聲明。

聯署活動於上周一(8日)展開,網名為「J.J.」的發起人指香港人權狀況倒退,高度自治的保障受侵犯及忽視,要求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截至周日(14日)已有逾10.3萬人聯署。

《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草案將要求美國總統,確定參與壓制香港基本自由的人士,凍結他們在美資產及拒絕入境美國。草案又要求保護美國公民及企業免受《逃犯條例》影響,亦會尋求商務部長就港府有否充分執行美國關於敏感兩用物品(即同時有軍用和商用功能的物品)的出口規定,以及美國與聯合國制裁決議等。
12AX7.ECC83

TOP

12AX7.ECC83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