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討論] 清華大學法學家許章潤教授《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

清華大學法學家許章潤教授《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

清華大學法學家許章潤教授《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80724-opinion-xuzhangrun-fear-hope/

許章潤教授:中國當下的恐懼與期待
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E6%96%B0%E8%81%9E/%E4%B8%AD%E5%9C%8B/%E8%A8%B1%E7%AB%A0%E6%BD%A4%E6%95%99%E6%8E%88%EF%BC%9A%E4%B8%AD%E5%9C%8B%E7%95%B6%E4%B8%8B%E7%9A%84%E6%81%90%E6%87%BC%E8%88%87%E6%9C%9F%E5%BE%85

清華大學法學家許章潤教授日前在網上发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至少在兩個方面挑戰了中國的政治禁區,作者明確提出"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和"平反六四"的期待。盡管如此,仍有學者認為,該文沒有超過10年前的《零八憲章》。

對不同政見的人,中國執政者的態度向來強硬,而這在習近平上台後发展得尤為明顯,在他的鐵腕統治下,百家爭鳴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噤聲,或者一片頌揚。這一背景下,網上出現了《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的長文,沖擊統治階層表面堅硬的外殼,发出響亮卻又理智的吶喊。有人說,這是2012年以來中國體制內學者批評統治集團最為嚴厲的檄文。

該文的作者是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他同時擔任著清華大學法治與人權研究中心主任,2005年被評為全國十大傑出青年法學家。他也是天則經濟研究所的特約研究員。作為法學和人權問題的專家,許章潤在人權議題上有著較高的話語權。2014年的一次辯論會上,他曾明確表達了"絕對的主權不存在,而絕對的人權一定要存在"的概念。

《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全文分三個部分,第一部分為"底線",第二部分為8種憂慮,第三部分是8項期待。其中第三部分最具爆炸力,同時也引來最多的批評。

不斷踏過底線

當下全體國民對國家的发展和個人安危產生了嚴重的迷惘,出現這一現象的原因是,"近年來的立國之道,突破了下列底線原則"。許章潤闡明的4條底線分別是:維持基本治安,明確國家願景;有限尊重私有產權,容忍國民財富追求;有限容忍市民生活自由;實行政治任期制。

其中最受關注的是第1條和第4條。第1條底線的含義是個人與國家達成共識,你當你的官,我過我的小日子,不搞運動,社會實現安寧平靜的局面。第4條底線提及的國家主席、國務院總理任期10年的制度,是唯一看得見摸得著也拿得出手的政治改革成果,而2018年人大修憲取消了任期制,等於一筆勾銷了三十年改革開放,"一巴掌直要把中國打回那個令人恐懼的毛時代"。

8種憂慮

底線被突破,邏輯的发展便是老百姓出現恐慌情緒。他們的憂慮在於:產權恐慌;政治掛帥;又搞階級斗爭;再度關門鎖國,與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世界鬧僵,卻與北韓這類惡政打得火熱;對外援助過量,導致國民勒緊褲腰帶;知識分子政策左轉與施行思想改造;陷入重度軍備競賽與爆发戰爭,包括新冷戰;改革開放終止與極權政治全面回歸。

8種憂慮是中國當下老百姓普遍心情的真實概括。比如移民潮的出現,當然原因很多,既有追求更高生活品質的,也不乏洗錢趕緊溜的,更有權貴攜款逍遙法外的,但普遍缺乏產權安全感則為移民者的共性。又比如在大學裡政治掛帥,大學教師連連因言獲罪,因為擔憂黨政宣傳口子找麻煩與課堂上學生特務告密,而戰戰兢兢。

8項期待

憂慮之下,文章沒有呼籲老百姓走上抗爭之路,而是提出了8項期待。

第一,杜絕援外撒錢"大手筆"。第二,杜絕主場外交中的鋪張浪費。第三,取消退休高幹的權貴特權。第四,取消特供製度。第五,實施官員財產陽光法案。第六,"個人崇拜"亟需趕緊剎車。第七,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第八,平反"六四"。

這8項期待是文章最具震撼力的部分,每一項,都擲地有聲,每一項,都會招致新聞審查的封鎖。文章的結尾時,他是這樣寫的:"話說完了,生死由命,而興亡在天矣。"他不是不知道文章會帶來的風險。

"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和"平反六四"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接受自由亞洲的采訪時表示特別贊同8項期待中的最後兩項, 即"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和"平反六四"。他還呼籲當局不要讓敢於发聲的許章潤"消失"。據悉,該文在網絡发表時,許章潤本人正在日本訪問。

許章潤的文章較早在天則經濟研究所的網站上发表,至今仍可以看到。"這很大膽,"天則所一名研究員對《紐約時報》說。"許多知識分子可能也有同樣的想法,但他們不敢說出來。"中國國內一些網站轉发該文後,多半都被刪除。在社群網站上,零星可以看到"漏網"現象。

旅居美國的前北大經濟學教授夏業良則對該文深感失望。在夏看來,許章潤的文章遠沒有達到一名清華大學法學教授的要求,因為它更多地在跟執政黨討價還價:讓當年的劊子手承認殺人殺錯了,怎麼可能?夏業良認為,《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還不如當年的《公車上書》,似乎在哀求皇上和官僚們,你們高抬貴手吧,因此,該文"在內容上、格局上、在追求的目標上,遠遠低於《零八憲章》。"

[ 本帖最後由 路過 於 2018-10-11 07:39 編輯 ]
路人

TOP

许章润 市民社会与私法精神【完整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ROb1H31V4


许章润: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 China's Future Uncertain: "Our Fears and Expectation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zMubBh0pxM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发出最强音:要求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7oDivtEvn4
路人

TOP

【政治禁區】清華學者撰文評中共合法性問題 盼明年平反六四
https://www.hk01.com/%E8%AD%B0%E4%BA%8B%E5%BB%B3/218029/%E6%94%BF%E6%B2%BB%E7%A6%81%E5%8D%80-%E6%B8%85%E8%8F%AF%E5%AD%B8%E8%80%85%E6%92%B0%E6%96%87%E8%A9%95%E4%B8%AD%E5%85%B1%E5%90%88%E6%B3%95%E6%80%A7%E5%95%8F%E9%A1%8C-%E7%9B%BC%E6%98%8E%E5%B9%B4%E5%B9%B3%E5%8F%8D%E5%85%AD%E5%9B%9B


中國近期飽受貿易戰、疫苗造假等負面消息困擾,引起不少中國學者的憂慮,甚至有學者開始質疑中國的現狀。

當中,清華大學法學家許章潤教授日前在網上發表題為《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的文章,就被認為是2012年以來中國體制內學者批評中國領導層最為嚴厲的檄文。

許:應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

《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全文分為3個部分,第1部分為「底線」,第2部分為「8種憂慮」,以及第3部分的「8項期待」。許章潤在文中直言,中共在文化大革命後均以「維持基本治安、明確國家願景」、「有限尊重私有產權」、「有限容忍市民生活自由」、「實行政治任期制」這「4條底線」為40年來「改革開放」的政策奠基,並成功重拾執政合法性。

不過他批評中國公民社會數十年來毫無長進,「稍有冒頭即遭整治」;政治體制未見任何進步變革,連給予人民一定政治安全感的國家主席任期制也遭修憲取消,「等於一筆勾銷了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令世界輿論譁然,讓國人膽戰心驚」。他又表示:「伴隨甚囂塵上而又可笑之至的領袖個人崇拜」,引發出中國百姓「8種擔憂」,包括產權恐懼、政治掛帥、又搞階級鬥爭、再度關門鎖國、外援過量、知識份子政策左轉與施行思想改造、陷入重度軍備競賽與爆發戰爭、改革開放終止與極權政治全面回歸。

為此他呼籲當局成全百姓的「8項期待」,杜絕援外撒錢、鋪張、特權、貪腐、公布官員財產、「『個人崇拜』亟需趕緊煞車」;還有「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否則「等於憑空製造一個『超級元首』,無所制衡」;並盼明年「六四事件」卅週年之際,平反該場民主運動,「有助於收拾政治合法性」。

許章潤這篇文章早前曾在內地獨立智庫天則經濟研究所的網站上發表。據天則所研究員姜浩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表示,許章潤的這篇文章「這很大膽。許多知識分子可能也有同樣的想法,但他們不敢說出來」,不過天則經濟研究所早前突然被封,消息一度引起外界關注。

經濟快速增長讓中國陷入速食文化

不過,旅居美國的前北大經濟學教授夏業良則對該文深感失望,夏業良認為,許章潤的文章遠沒有達到一名清華大學法學教授的要求,因為他在文章中只是更多地與中共討價還價。他認為,《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還不如當年的《公車上書》,「在內容上、格局上、在追求的目標上,遠遠低於《零八憲章》」。

另據《紐約時報》一篇題為《中國的敵人增多,習近平在國內遭到罕見批評》的報道稱,中國近幾個月來一直在努力應對與美國日益嚴重的貿易爭端。一些中國外交政策專家曾暗示,如果北京方面採取更靈活的立場,更快撫平有關自己目標的招搖言論,與特朗普政府(Donald Trump)的貿易戰本可能得到控制。

而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賈慶國最近在北京的一個論壇上指:「中國在處理國際問題上應該要低調,不能營造一種要取代美國模式的氛圍。」有關數十萬名兒童接種了問題疫苗的醜聞,美國《外交政策》報道指出,疫苗造假觸及北京脆弱的一點,那就是兒童安全。至於中國父母對子女安全與健康的恐懼,則是中共最大夢魘。

報道稱,許多人認為,經濟快速成長與社會動蕩會讓中國陷入一種不道德的速食文化,這種文化將利潤置於一切之上,甚至是兒童安全。 中國的經濟和綜合國際顯著增強,一些西方國家不能心平氣和地看待中國崛起,還將中國「妖魔化」,只要一些少數派在理性地看待中國崛起。
路人

TOP

路人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