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12
發新話題
打印

[討論] 清華大學法學家許章潤教授《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

過渡時段
兩年多來的世界進入政治調整小週期,無需驚恐,遠未到分曉時分,更須也唯有穩健推行內政改革,健全國族身心,方能應對過關,維持包括中國在內的這艘世界大船持續揚帆於和平與發展的常態政治航道。衝突與戰爭是人類這個殘忍物種的常態,但是身處歷史機遇關頭而推延或者避免其發生,則為政治的天命所在,更是對於肉食者政治智慧與德性的大考,而人類恰恰就是政治的動物,政治為世間最高智慧。就刻下情形而言,縱便事態已如今日,也還未能根本偏轉「和平與發展」這一大勢。而這就是歷史機遇,就是所謂的「機遇期」,唯智者方能攫獲,而不至於東懟西懟,將一手好牌打成爛牌也。

至於太平洋沿岸東西兩大國均不期然間先後步入「老紅衞兵執政」狀態,是而且不過是一種短暫的過渡現象,實為每臨歷史危機關頭就會出現的那種一再上演的亂象之再現而已。就此岸言,其毫無歷史感與現代政治意識,更無基於普世文明自覺的道義擔當,昧於時勢大道,卻又深濡文革政治烙印,虛驕之下,允為幹才而用力過猛卻用錯了方向,致使弄權有術,當官有方,而治國無道,豈止折騰,直是倒行逆施。就彼岸看,實為一群依舊生活在列強時代與冷戰政治中的老不死幽靈登台,雖不乏對於當今世界政治圖景與文明變局的現實判斷,卻同樣缺乏歷史感,短視而貪婪,根本開出了誤診處方,反將早年裙帶資本權貴的重商主義國策與基於唯我獨尊、掠奪成性的帝國主義式傲慢偏見與粗鄙蠻橫,赤裸裸的訛詐,盡興抖露無遺,展示了一個文明衰敗的疲憊帝國狗急跳牆式的晚期症狀。而自大愛國狂適成禍國害人精,所謂愛國賊,中外古今,史不鮮見。同時,它還說明,如同「壞人變老了」一般,人人都是自己早年教育體系的產物,此後無所用心,了無自省,便難以掙脱羈絆。以舊知識應對新事物,卻又自信爆棚,遂剛愎自用。其理念,其政策,如托克維爾所言,不過是「發黴的舊貨」。

此時此刻,就中文世界的一般輿議心態與脈絡來看,基於公民理性的政治自覺已然充沛發育,更不缺昂揚正大的道義立場,但少見基於國家理性意識的文明自覺,特別是未能梳理清楚適用於「國家間政治」的國家理性與適用於「國家政治」的公民理性之二元分際,而混戰一團,指東打西,甚至崇拜起彼岸老紅衞兵來,將自己降格到鐵鏽州紅脖子們的水準,套用一句名人名言,可謂「土樣土尿泡」。同時,也是政體感召不足,導致認同缺失或者疲弱,而使國民身份與公民認同兩相悖逆之怪象。畢竟,「大清」與「中華」,雖糾結纏繞,還就真的不是一回事。你們「坐江山」「吃江山」,江山有事了,就讓大家「共克時艱」來「保江山」,這不扯淡嗎!有輿議感慨,一些人說話辦事,彷彿自己不是中國人,而處處倒為對方設計着想,實在是怪而不怪,正為向心力凝聚力這一軟實力不足國族常見的景象矣。再者,撇開究竟何為「中國人」等等認知爭議,置此情形下,可得申言者,兩邊各說各話,越是昂揚正大,越可能將話談死,而無轉圜餘地。凡此再度說明,國族的政治成熟必以其知識精英的心智作育為先導,而心智作育要在精神自由,眾口喧譁卻又緊扣人生與人心的普世心思,摒拒任何定於一尊的愚妄與傲慢,要求當局不要再鉗口日甚,而把言論自由還給讀書人——畢竟,「子產不毀鄉校」——從而,在幾代人的接續用功磨礪中,涵養保育中華文明思想母機,護衞其功用,強化其勢能,這才有望清醒觀勢,冷靜應事,而清明用世矣。

目前來看,當局一再重申絕不會因為貿易戰而改變「改革開放」的基本國策,也不會動搖在開放交往中發展經濟的既有路線,並決心協力捍衞多邊體制。與此表態相呼應,並有相應開放措施出台,彷彿尚有定力。其於證明「開放倒逼改革」這一中國式發展路徑依賴的同時,卻又似乎未見任何實質性內政改革,雷聲大雨點小,則不免令人失望,而對其誠意和實效,採取遊移觀望態度。故而,上述八項,允為時務,先做起來再說。

都說你能幹肯幹,這八項你只要幹一件,我們就歡喜。你要是幹三、四件,我們就心服口服。你要是全幹了,則普天同慶。

年初高官曾經宣示今年還要陸續放大招,以回應「改革開放」四十週年,此刻時間過半,寧信其有,且翹首以待矣。

最後,順說一句,陝西省梁家河村四五十戶人家,常駐百十來口,居然在上海設立聯絡處和農副產品展示館,一望可知非淳樸鄉民所能為,毋寧,官商勾結的媚上雙簧,於各懷襟抱中各逞其圖。還有,最高檢開設「12309檢察服務中心」,層峰邀約與此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兒的梁家河村支書共同揭牌,同屬太監姿態,希圖藉此創造勾兑機會,拍馬屁不要臉。至於陝西省社科聯的招標項目「梁家河大學問」,以及近年來各類所謂社科項目之造神運動與領袖崇拜,反現代,逆潮流,匪夷所思,恬不知恥,丟人現眼,更不論矣!凡此種種,太作了,太過分了,而過猶不及,只會把我們帶回那個人人觳觫苟存的酷烈人世也!

話說完了,生死由命,而興亡在天矣。

原文:《許章潤: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80724-opinion-xuzhangrun-fear-hope/?utm_medium=copy
© 端傳媒 Initium Media
KT88

TOP

眾學者聲援許章潤 清華教授:沒處可退
https://www.dw.com/zh/众学者声援许章润-清华教授没处可退/a-48071626#

曾獲「十大傑出青年法學家」的中國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疑因批評習近平遭撤職。事實上,近年來,中國多名敢言教授受到停課和解聘等處罰。許章潤一事已經引起中國學術圈和知識份子群起聲援,要求清華收回成命,停止錯誤的處理。

多名中國學者串聯要求清華大學收回成命並改正錯誤,即刻讓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復職。德國之聲與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郭於華聯繫,她表示已向學院領導提出希望見校領導當面溝通,不過目前為止仍未得到任何正面回應。她說:「沒處可退了......先以最大的善意和最好的方式希望許老師的事得到妥善的處置。」

郭於華表示,自己的微博已經被禁言,理由是「近期發布內容違反微博投訴操作細則」。但她說自己剛從日本出差回來,已經一個星期沒有使用微博。她認為遭禁言理由相當荒謬,對方才是「違法違規」。

目前校方內部最新的回應是尚未對許章潤「做出最後處理」。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千凡27日也在英國《金融時報》以「清華應善待自己的優秀學者」為題,表示許章潤是「因言獲罪」,要更多的清華人和法律人站出來,要清華大學不要「打壓學者」,讓許章潤重回教學崗位。

批習近平清華教授遭撤職

根據多家媒體引述清華大學內部消息,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遭到校方撤銷所有職務。他也被禁止上課、輔導學生和進行科研活動等。有關部門也可能對他去年到日本和英國等的學術訪問行程進行調查。許章潤的友人隨後也證實消息。

許章潤過去發表過數篇文章,抨擊北京極權體制,引起巨大反響。外界懷疑他遭到整肅,要求清華大學提出說明。

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郭於華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哪有學者不表達?」一文,質疑當局令許章潤「下課」,「豈非與大學精神背道而馳?」她說:「許章潤作為一位法學教授,倡導憲政民主、強調依法治國,原是本分之責,何錯之有?」

恐懼成真期待未果

57歲的許章潤曾發表萬字長文「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對2017年底以來,中國政治與社會的倒退趨勢進行了系統性批判,指出中共當局近年來向「文革」倒退,倒行逆施,造成「包括整個官僚集團在內,當下全體國民對於國家發展方向和個人身家性命安危,再度深感迷惘,擔憂日甚,已然引發全民範圍一定程度的恐慌。」他明確指出,中國要警惕「極權回歸」 ,並提出對「個人崇拜」的批評,以及要求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

習近平上任以來對公共言論空間審查日益嚴苛,學者多怕因言獲罪而噤聲,像是許章潤如此直擊時弊,正色敢言之學者已經很少見。現在許傳出遭撤職,引發更大爭議。

China Musikdirigent beim Nationalen Volkskongress in Pekin (picture-alliance/AP Photo/A. Wong)  
許章潤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中除了警惕「極權回歸」,呼籲制止「個人崇拜」,並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他建議要實施官員財產公示的曝光法案以及平反六四等建議。

愈打壓愈反彈

有同樣遭遇,被清華解聘的敢言政治評論家吳強日前在人大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一年後接受德國之聲專訪,也提到有關話題。他對中國言論自由緊縮感到憂心,擔心如果連專家學者都無法批評時政,會失去中國改革開放的寶貴遺產。

他說:「這種自由是很難得的。這也是中國市場經濟能夠發展到今天,能夠支撐少數有限的改革開放40年最寶貴的遺產。我很珍惜這個自由。這也是絕大多數改革開放受益者,他們所珍視的。」

他以中美貿易戰為例,提到無法直接批評政府的人民轉而藉由經貿時事論政。 「去年反響最激烈的就來自民營企業家,以及同情民營企業家的知識份子或替他們工作的普通人等。中國社會沒能在很短的時間內,發展出政治力量或很強的公民社會,因為這被中共從2011年以來看成是導致顏色革命的顛覆性力量,受到很多鎮壓。雖然如此,(民間討論中美貿易戰)這個改變是中國過去40年改革開放最本質性的變化。

吳強觀察到,中國普通社會在過去一年的最大變化,就是往「極化政治」走。在當局的宣傳和控制下,「一方面,像《流浪地球》有非常民族主義的表現、擁護的情況。另一方面各種議論、批評、不滿也在中國社會蔓延。他說:「很多過去不關心政治,只關心賺錢和生活的人,在過去一年也發生了變化。普通的公眾也開始有懷疑和批評等等,民間議論很多。」

提到日前中國學者胡星鬥宣佈不再接受採訪,批評中國沒有任何獨立思考空間,吳強表示理解。他說:「大學中的學者會直接受到來自大學的,甚至來自教育部、外交部、宣傳部門直​​接的管制和噤聲的壓力。這個壓力會通過他大學的體制,通過黨委書記等傳達給他,而且會有很多直接的警告。」

他最後語重心長的說:「任何一個身處中國大陸的人在社群網站或對國際媒體發言都會擔心,這個擔心是無所不在的。剩下的只是說,每一個人怎麼樣以自己的勇氣和信念堅持下來。」
KT88

TOP

 12 12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