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討論] 清華大學法學家許章潤教授《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

清華大學法學家許章潤教授《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

清華大學法學家許章潤教授《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80724-opinion-xuzhangrun-fear-hope/

許章潤教授:中國當下的恐懼與期待
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E6%96%B0%E8%81%9E/%E4%B8%AD%E5%9C%8B/%E8%A8%B1%E7%AB%A0%E6%BD%A4%E6%95%99%E6%8E%88%EF%BC%9A%E4%B8%AD%E5%9C%8B%E7%95%B6%E4%B8%8B%E7%9A%84%E6%81%90%E6%87%BC%E8%88%87%E6%9C%9F%E5%BE%85

清華大學法學家許章潤教授日前在網上发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至少在兩個方面挑戰了中國的政治禁區,作者明確提出"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和"平反六四"的期待。盡管如此,仍有學者認為,該文沒有超過10年前的《零八憲章》。

對不同政見的人,中國執政者的態度向來強硬,而這在習近平上台後发展得尤為明顯,在他的鐵腕統治下,百家爭鳴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噤聲,或者一片頌揚。這一背景下,網上出現了《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的長文,沖擊統治階層表面堅硬的外殼,发出響亮卻又理智的吶喊。有人說,這是2012年以來中國體制內學者批評統治集團最為嚴厲的檄文。

該文的作者是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他同時擔任著清華大學法治與人權研究中心主任,2005年被評為全國十大傑出青年法學家。他也是天則經濟研究所的特約研究員。作為法學和人權問題的專家,許章潤在人權議題上有著較高的話語權。2014年的一次辯論會上,他曾明確表達了"絕對的主權不存在,而絕對的人權一定要存在"的概念。

《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全文分三個部分,第一部分為"底線",第二部分為8種憂慮,第三部分是8項期待。其中第三部分最具爆炸力,同時也引來最多的批評。

不斷踏過底線

當下全體國民對國家的发展和個人安危產生了嚴重的迷惘,出現這一現象的原因是,"近年來的立國之道,突破了下列底線原則"。許章潤闡明的4條底線分別是:維持基本治安,明確國家願景;有限尊重私有產權,容忍國民財富追求;有限容忍市民生活自由;實行政治任期制。

其中最受關注的是第1條和第4條。第1條底線的含義是個人與國家達成共識,你當你的官,我過我的小日子,不搞運動,社會實現安寧平靜的局面。第4條底線提及的國家主席、國務院總理任期10年的制度,是唯一看得見摸得著也拿得出手的政治改革成果,而2018年人大修憲取消了任期制,等於一筆勾銷了三十年改革開放,"一巴掌直要把中國打回那個令人恐懼的毛時代"。

8種憂慮

底線被突破,邏輯的发展便是老百姓出現恐慌情緒。他們的憂慮在於:產權恐慌;政治掛帥;又搞階級斗爭;再度關門鎖國,與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世界鬧僵,卻與北韓這類惡政打得火熱;對外援助過量,導致國民勒緊褲腰帶;知識分子政策左轉與施行思想改造;陷入重度軍備競賽與爆发戰爭,包括新冷戰;改革開放終止與極權政治全面回歸。

8種憂慮是中國當下老百姓普遍心情的真實概括。比如移民潮的出現,當然原因很多,既有追求更高生活品質的,也不乏洗錢趕緊溜的,更有權貴攜款逍遙法外的,但普遍缺乏產權安全感則為移民者的共性。又比如在大學裡政治掛帥,大學教師連連因言獲罪,因為擔憂黨政宣傳口子找麻煩與課堂上學生特務告密,而戰戰兢兢。

8項期待

憂慮之下,文章沒有呼籲老百姓走上抗爭之路,而是提出了8項期待。

第一,杜絕援外撒錢"大手筆"。第二,杜絕主場外交中的鋪張浪費。第三,取消退休高幹的權貴特權。第四,取消特供製度。第五,實施官員財產陽光法案。第六,"個人崇拜"亟需趕緊剎車。第七,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第八,平反"六四"。

這8項期待是文章最具震撼力的部分,每一項,都擲地有聲,每一項,都會招致新聞審查的封鎖。文章的結尾時,他是這樣寫的:"話說完了,生死由命,而興亡在天矣。"他不是不知道文章會帶來的風險。

"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和"平反六四"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接受自由亞洲的采訪時表示特別贊同8項期待中的最後兩項, 即"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和"平反六四"。他還呼籲當局不要讓敢於发聲的許章潤"消失"。據悉,該文在網絡发表時,許章潤本人正在日本訪問。

許章潤的文章較早在天則經濟研究所的網站上发表,至今仍可以看到。"這很大膽,"天則所一名研究員對《紐約時報》說。"許多知識分子可能也有同樣的想法,但他們不敢說出來。"中國國內一些網站轉发該文後,多半都被刪除。在社群網站上,零星可以看到"漏網"現象。

旅居美國的前北大經濟學教授夏業良則對該文深感失望。在夏看來,許章潤的文章遠沒有達到一名清華大學法學教授的要求,因為它更多地在跟執政黨討價還價:讓當年的劊子手承認殺人殺錯了,怎麼可能?夏業良認為,《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還不如當年的《公車上書》,似乎在哀求皇上和官僚們,你們高抬貴手吧,因此,該文"在內容上、格局上、在追求的目標上,遠遠低於《零八憲章》。"

[ 本帖最後由 路過 於 2018-10-11 07:39 編輯 ]
路人

TOP

许章润 市民社会与私法精神【完整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ROb1H31V4


许章润: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 China's Future Uncertain: "Our Fears and Expectation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zMubBh0pxM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发出最强音:要求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7oDivtEvn4
路人

TOP

【政治禁區】清華學者撰文評中共合法性問題 盼明年平反六四
https://www.hk01.com/%E8%AD%B0%E4%BA%8B%E5%BB%B3/218029/%E6%94%BF%E6%B2%BB%E7%A6%81%E5%8D%80-%E6%B8%85%E8%8F%AF%E5%AD%B8%E8%80%85%E6%92%B0%E6%96%87%E8%A9%95%E4%B8%AD%E5%85%B1%E5%90%88%E6%B3%95%E6%80%A7%E5%95%8F%E9%A1%8C-%E7%9B%BC%E6%98%8E%E5%B9%B4%E5%B9%B3%E5%8F%8D%E5%85%AD%E5%9B%9B


中國近期飽受貿易戰、疫苗造假等負面消息困擾,引起不少中國學者的憂慮,甚至有學者開始質疑中國的現狀。

當中,清華大學法學家許章潤教授日前在網上發表題為《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的文章,就被認為是2012年以來中國體制內學者批評中國領導層最為嚴厲的檄文。

許:應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

《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全文分為3個部分,第1部分為「底線」,第2部分為「8種憂慮」,以及第3部分的「8項期待」。許章潤在文中直言,中共在文化大革命後均以「維持基本治安、明確國家願景」、「有限尊重私有產權」、「有限容忍市民生活自由」、「實行政治任期制」這「4條底線」為40年來「改革開放」的政策奠基,並成功重拾執政合法性。

不過他批評中國公民社會數十年來毫無長進,「稍有冒頭即遭整治」;政治體制未見任何進步變革,連給予人民一定政治安全感的國家主席任期制也遭修憲取消,「等於一筆勾銷了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令世界輿論譁然,讓國人膽戰心驚」。他又表示:「伴隨甚囂塵上而又可笑之至的領袖個人崇拜」,引發出中國百姓「8種擔憂」,包括產權恐懼、政治掛帥、又搞階級鬥爭、再度關門鎖國、外援過量、知識份子政策左轉與施行思想改造、陷入重度軍備競賽與爆發戰爭、改革開放終止與極權政治全面回歸。

為此他呼籲當局成全百姓的「8項期待」,杜絕援外撒錢、鋪張、特權、貪腐、公布官員財產、「『個人崇拜』亟需趕緊煞車」;還有「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否則「等於憑空製造一個『超級元首』,無所制衡」;並盼明年「六四事件」卅週年之際,平反該場民主運動,「有助於收拾政治合法性」。

許章潤這篇文章早前曾在內地獨立智庫天則經濟研究所的網站上發表。據天則所研究員姜浩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表示,許章潤的這篇文章「這很大膽。許多知識分子可能也有同樣的想法,但他們不敢說出來」,不過天則經濟研究所早前突然被封,消息一度引起外界關注。

經濟快速增長讓中國陷入速食文化

不過,旅居美國的前北大經濟學教授夏業良則對該文深感失望,夏業良認為,許章潤的文章遠沒有達到一名清華大學法學教授的要求,因為他在文章中只是更多地與中共討價還價。他認為,《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還不如當年的《公車上書》,「在內容上、格局上、在追求的目標上,遠遠低於《零八憲章》」。

另據《紐約時報》一篇題為《中國的敵人增多,習近平在國內遭到罕見批評》的報道稱,中國近幾個月來一直在努力應對與美國日益嚴重的貿易爭端。一些中國外交政策專家曾暗示,如果北京方面採取更靈活的立場,更快撫平有關自己目標的招搖言論,與特朗普政府(Donald Trump)的貿易戰本可能得到控制。

而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賈慶國最近在北京的一個論壇上指:「中國在處理國際問題上應該要低調,不能營造一種要取代美國模式的氛圍。」有關數十萬名兒童接種了問題疫苗的醜聞,美國《外交政策》報道指出,疫苗造假觸及北京脆弱的一點,那就是兒童安全。至於中國父母對子女安全與健康的恐懼,則是中共最大夢魘。

報道稱,許多人認為,經濟快速成長與社會動蕩會讓中國陷入一種不道德的速食文化,這種文化將利潤置於一切之上,甚至是兒童安全。 中國的經濟和綜合國際顯著增強,一些西方國家不能心平氣和地看待中國崛起,還將中國「妖魔化」,只要一些少數派在理性地看待中國崛起。
路人

TOP

路人

TOP

【即時文摘】順豐快遞的一國兩制(梁文道)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realtime/article/20190113/59135368

上星期回臺北見見朋友,正是習近平對臺講話出爐,「一國兩制」成為民間熱門話題的時刻,居然恰巧給我碰上一件和一國兩制不知道算不算是有關係的事。  

相關新聞:【順豐審查●不斷更新】台北寄「敏感書」返港被拒 梁文道回應:非常震驚

既然到了臺北,免不了又要買一大堆書回來。近幾年身子不如從前,開始搬不動這麼多書了,就只好讓酒店前檯安排速遞。儘管這筆運送費用可能抵得上好幾本書的價錢,但我輩中人都曉得,買書的時候是很難計較這些的。這一次我照辦煮碗,離店那一天留下了好幾袋書,輕輕鬆鬆上路,等着回家檢閱所獲。結果等了幾天都沒有消息,正想打回酒店問問是怎麼回事,就收到了酒店的郵件:  

「因為中國最近對文章及書冊內容有管制,有三本書快遞無法替您寄送:  

相關新聞:【順豐審查】3本書被拒寄送 內容講啲乜?

1《滾出中國》
2《大辯論》
3《思想史》  

以上三本書已先幫您拿出來存放櫃檯,待您下次入住時再交還給您。此次順豐是以貨到付款方式寄送,之前的信用卡授權會取消。」  

這真是讓人意外。我每年都至少回臺北一趟,每一趟都住在同一家酒店,每一次也都請他們替我安排快遞,把書送回香港,可從來都沒發生過類似的事。大概在大陸住得太久,我第一個反應竟然是先檢討自己,看看是不是自己買了什麼不應該買的東西,又寄了些什麼不應該寄的事物。《滾出中國》是我活該,看名字就知道不是什麼好玩意,它就該滾出中國。但是《大辯論》和《思想史》呢?這兩本書有問題嗎?於是我趕緊查了一下,發現《大辯論》原來早有大陸版,只是譯者不同,翻譯出來的書名也不同,簡體字版叫做《大爭論》。這兩個版本,都來自美國保守派公共知識份子Yuval Levin的英文原著《The Great Debate: Edmund Burke, Thomas Paine, and the Birth of Right and Left》。這本書談的是一個思想史上的重要時刻,那就是法國大革命時期,英國的伯克(Edmund Burke)和潘恩(Thomas Paine)的辯論,一場近代西方思想史上左派與右派之爭的根源性事件。從內容上看,這本書應該一點問題也沒有,更何況它早有大陸「中信出版社」的版本,怎麼會過不了管制?  

轉念一想,我卻又覺得這個管制管得有道理了。首先,自從政府幾年前換班之後,大陸書業就有了「回頭看」的做法。意思是凡在「新時代」之前出過的書,都得回頭重新審查。就算是從前經過審批,拿到書號的合法出版物,也都不意味着它在「新時代」就能自動再版再印。可能是過去幾年太過寬鬆,一大堆包裹在「自由」和「民主」等名號下面的書,原來都是夾帶西方所謂「普世價值」的毒草;還有一些批判德國納粹和反省前蘇斯大林時期的歷史著作,分明就是含沙射影,指桑罵槐;更別提一些關於反右、文革乃至於大饑荒的回憶錄和文學作品,那純粹都是「歷史虛無主義」的載體。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大辯論》就很有可能是以前可以出,但現在絕對不能再上架的那種書了。左派右派這種事,是你們今天可以隨便妄議的嗎?  

然而,《大辯論》的簡體版2014年8月面市,離習近平上臺也已過了一年多,是「新時代」的產物,可見它並非栽在「回頭看」手下。那會不會純粹是繁簡二版譯者不同,內容完整程度或者也不一樣,所以必然要把臺灣這個本子當成另一本書來看呢?極有可能。去年就出過這麼一件怪聞。一位名滿天下,望重士林的歷史學家從美國教完書回來,一入境就遭到海關扣起行李箱中的幾本書。其中一本正是這位學者中文論著的英譯版。請注意,這部英文學術專著出自全球最受尊崇的學術出版社之一,而它的中文版還是現在在大陸買得到的學術暢銷書之一,那為什麼換了英文就進不了中國呢?縱使學富五車,這位溫文爾雅,說理通透的大學者,也還是說不過認真負責的中國海關。事後我們都猜,那是海關見到這本書上有「China」這個字,神經自動繃緊的緣故。你知道,今天海關見到X光機中有裝着書的行李,其緊張程度堪與見到毒品相比。  

總而言之,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寧可殺錯一千,不可棄卻一子。於是我也就明白了另外一本書不能從臺灣寄回香港的原因了。那本《思想史》其實是臺灣一本學術期刊,我買的這一期是它的第七期,為了請大家幫我檢討,同時也想聽聽「順豐快遞」的解釋(儘管我知道他們多半不會理我),請大家不要介意我列出這一期《思想史》的完整目錄:  

【論文】
汪榮祖 道不同終不相為謀:論章太炎與孫中山革命思想的異趣
羅志田 曲線救文化:梁漱溟代中國「舊化」出頭辨析  

【英華字典與思想史研究專號】
沈國威 近代英華字典環流:從羅存德,井上哲次郎到商務印書館
陳建守 雙語辭典與詞源考索:以「啟蒙運動」為例的討論
阿爾伯特‧霍夫斯塔特著、張哲嘉譯 從出版社的角度談辭典出版  

【書評及書評論文】
傅揚 評介Yuri Pines, Paul R. Goldin, and Martin Kern eds., Ideology of Power and Power of Ideology in Early China
盧華 孫中山的第三條道路:張朋園《從民權到威權》
曾國祥 開明的柏克
【研究紀要】
理查‧柏克著、陳禹仲譯 什麼是「舊體制」?  

不知道各位怎麼想,我猜這裏面比較讓人忌諱的字眼可能是「革命」、「威權」和「舊體制」甚至「啟蒙運動」(總不會是孫中山吧?)。以我對今日氣氛的嗅覺,這些字詞讓人起疑是絕對有可能的。  

那麼到底是誰在起疑?誰在害怕?我打電話去追問,酒店的人語焉不詳,就說是「順豐」的意思,和他們無關。如果這是順豐快遞的決策,那這是書籍帶回他們臺北的運送中心之後,有專人在檢查書籍嗎?還是快遞小哥直接在酒店現場一本一本地審閱這些東西合不合格?那是他們手上有一份不准運送的書籍清單?還是反過來,有一份更為浩大的和合格書籍名錄?又或者說,乾脆是他們的工作人員憑自己的判斷力來把握?這些人都是臺灣人對吧?他們是已經經過專門訓練,猶如大陸的審查員那樣,個個慧眼獨具?還是他們在揣摩對岸的意思,想像有些什麼文字和觀念是過不了臺灣海峽的?無論如何我請酒店想想辦法,找回一些我們以前合作過的老夥伴,可是他們卻寧願去郵局專門替我跑一趟,用回最傳統的郵政服務。其實去年之前,這家酒店送快遞回香港給我,不是經過DHL,就是UPS,他們是打從什麼時候開始只用順豐快遞的服務呢?是因為那兩家傳統快遞公司都打不過順豐?還是在臺北住店,而又多有需要托送東西的遊客多半是大陸客,所以為了方便,他們就和順豐快遞獨家捆綁起來?沒辦法,這是市場的力量。大陸的市場那麼大,企業那麼有實力,你能不順着他們走嗎?  

當然,香港人對於這個問題,首先要想到的,應該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香港也被納入了這套書籍和文章內容管制的系統?我也抗議過了,告訴這家酒店的員工,從境外寄任何書籍到香港都不是問題,畢竟以我所知,香港還沒有這套管制書籍進出口的法令(也許我所知有限,其實早就有了這套規矩,只是我沒意識到罷了)。電話那一頭,可憐的酒店服務人員支支吾吾,他好像不大相信香港在這方面跟大陸真的不一樣。這不怪他,經過這次遭遇,連我都懷疑,其實「一國兩制」老早就推行到臺灣去了。

【順豐審查】3本書被拒寄送 內容講啲乜?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113/59137824

香港文化人梁文道早前在台灣買書後,透過酒店找快遞公司把書寄回港,其中3本卻遭順豐快遞拒絕,「被拒絕」的3本書分別是《滾出中國:十九、二十世紀的國恥,如何締造了民族主義的中國》(Out of China: How the Chinese Ended the Era of Western Domination)、《大辯論:左派與右派的起源》(The Great Debate: Edmund Burke, Thomas Paine, and the Birth of Right and Left)及學術期刊《思想史》第7期。梁文道表示,懷疑當中字眼如「革命」、「威權」和「舊體制」甚至「啟蒙運動」等,讓人忌諱,令《思想史》這本期刊被截被順豐速遞拒絕寄送來港。  

相關新聞:【順豐審查●不斷更新】台北寄「敏感書」返港被拒 梁文道回應:非常震驚

《滾出中國》的作者是畢可思(Robert Bickers),他爬梳了一戰結束至中國共產黨於1949年掌權間的歷史,書中呈現足以撼動全球經濟發展的中國,在國際各處以強權姿態橫行,不斷上演古怪、敏感、霸道又愛鬧脾氣的外交風格。強國背後,卻是200年來沉重的屈辱,以及未竟的中華偉業。難怪梁文道也稱,「《滾出中國》是我活該,看名字就知道不是甚麼好玩意,它就該滾出中國」。  

《大辯論:左派與右派的起源》,作者李文(Yuval Levin),這本書談的是法國大革命時期,英國的伯克(Edmund Burke)和潘恩(Thomas Paine)的辯論,一場近代西方思想史上左派與右派之爭的根源性事件。從內容上看,看不出這本書為何會出事,而且《大辯論》於2014年8月時已有大陸版,只是譯者不同,繙譯出來的書名也不同,簡體字版書名叫《大爭論》。  

相關新聞:【順豐審查】官網列明僅禁淫穢物品到香港 寄大陸則禁反動書刊

學術期刊《思想史》第7期則收錄了:
【論文】
汪榮祖 道不同終不相為謀:論章太炎與孫中山革命思想的異趣
羅志田 曲線救文化:梁漱溟代中國「舊化」出頭辨析
【英華字典與思想史研究專號】
沈國威 近代英華字典環流:從羅存德,井上哲次郎到商務印書館
陳建守 雙語辭典與詞源考索:以「啟蒙運動」為例的討論
阿爾伯特‧霍夫斯塔特著、張哲嘉譯 從出版社的角度談辭典出版
【書評及書評論文】
傅揚 評介Yuri Pines, Paul R. Goldin, and Martin Kern eds., Ideology of Power and Power of Ideology in Early China
盧華 孫中山的第三條道路:張朋園《從民權到威權》
曾國祥 開明的柏克
【研究紀要】
理查‧柏克著、陳禹仲譯 甚麼是「舊體制」?

【順豐審查●不斷更新】台北寄「敏感書」返港被拒 梁文道回應:非常震驚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113/59137761

(新增動新聞)香港文化人梁文道今日在《蘋果日報》名采刊登的專欄文章,指本月7日到台北探望朋友,照慣例買了不少書,然後請酒店幫忙寄書回港。但他等了幾天都沒消息,正打算詢問時便收到酒店電郵,寫着:「因為中國最近對文章及書冊內容有管制,有三本書(台灣順豐)快遞無法替您寄送:1《滾出中國》2《大辯論》3《思想史》」。  

相關新聞:【順豐審查】3本書被拒寄送 內容講啲乜?

對於台灣順豐拒絕將「敏感書」送遞往香港,梁文道接受《蘋果》獨家訪問時表示,過去曾多次從台灣寄書籍到香港,多透過DHL等速遞公司做託運,今次是首次遇上被拒送遞的問題。事發後,酒店職員只表示不太清楚詳情,僅表示是順豐那邊的決定。  

梁文道不認同三本被拒順豐拒絕送遞的書是「敏感書」,因為《思想史》期刊第7期純粹是一本學術歷史期刊,目錄只是有關孫中山、英文字典的繙譯等題材 ;《大辯論》更曾在大陸出版,現在香港亦有售。  

相關新聞:【順豐審查】官網列明僅禁淫穢物品到香港 寄大陸則禁反動書刊

梁文道坦言,事件讓自己非常震驚,因為大陸確有管制書籍出入口,但香港理應沒有相關管制,不知香港何時開始管制。梁文道亦質疑台灣順豐職員到酒店收件,之後卻拒絕送遞:「究竟他們是自我審查,還是有一份「清單」呢?不過,我自己就不太信有「清單」的存在。」  

梁文道表示,過去從台灣寄書返港,會用紙袋把書裝好再交到櫃枱,然後請酒店職員安排託運。快遞公司收件後,會拆開紙袋,將書和紙袋一併放入紙箱。究竟今次是否台灣順豐職員拆開紙袋時,發現「敏感書」而下決定拒絕送遞,則不得而知。  

梁文道在名采文章中亦質疑,酒店未選擇過去曾合作的DHL、UPS而選擇順豐快遞,是因為受制於大陸市場:「沒辦法,這是市場的力量。大陸的市場那麼大,企業那麼有實力,你能不順着他們走嗎?」梁文道最後稱「連我都懷疑,其實『一國兩制』老早就推行到台灣去了。」

另據台灣中央社的報道,台灣順豐公關覆稱台灣順豐是港資、不是中國順豐台灣分公司,但未有提及港資與中國順豐的關係。至於審查訂單部份,順豐公關回應指依各國海關管制規定處理,「不證實是否處理梁文道個案」。  

《蘋果》今午到旺角多間樓上書店查詢3本書的發售詳情。樂文書店及田園書店職員均表示,有向台灣書商訂購《滾出中國》,但目前未有現貨。樂文書店職員續表示,該書於去年年底出版,最快會於本周三從台灣運抵本港開售。職員表示,未曾聽聞從台灣寄書來港會被貨運公司或速遞公司拒絕,直言事件「難以置信」。  

樂文書架上亦有發售《思想史》1至7期,最新的第8期則未有現貨,同樣預期本周內有售。職員稱,該書入貨量少,銷量也不算多,但從未出現因政治或其他原因無法從台灣付運至香港。而序言書室職員則表示,沒有出售該3本書,亦不考慮入貨。

【順豐審查】官網列明僅禁淫穢物品到香港 寄大陸則禁反動書刊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113/59138092
We Are Hong Kong!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