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科技] 德國《國家產業戰略2030》Germany national industrial strategy 2030

德國《國家產業戰略2030》Germany national industrial strategy 2030

德國《國家產業戰略2030》 抗衡中美競爭
https://www.dw.com/zh/德国国家产业战略2030-抗衡中美竞争/a-47378220#

面對尤其是來自中國的競爭壓力,德國政界與經濟界危機感劇增。德國經濟部長阿特邁爾本週二在柏林公佈《國家產業戰略2030》,鼓勵打造德國或歐洲龍頭企業,加大力度保護本國重要產業免受外國收購和競爭影響。

(德國之聲中文網)德國經濟部長阿特邁爾希望通過加強國家援助,保障德國的就業崗位,並為打造新的龍頭企業創造條件。此外,《國家產業戰略2030》建議,必要時,德國政府可在具有戰略重要性的企業中持股,以防這些企業被外資收購,為此,德國政府將考慮建立一個基金。阿特邁爾說,德國機器人製造商庫卡被中國企業收購事件對這一考量產生了重要影響。

《國家產業戰略2030》尤其強調打造德國及歐洲龍頭企業的重要性。阿特邁爾表示,通過合理的能源價格、降低稅收、將企業負擔降低到40%以下,可以增強德國企業競爭力,保證德國的就業崗位以及富裕。

這份文件中寫道,令人擔憂的是,德國幾乎沒有出現新的大型企業,相反,以前的世界領先企業,如AEG、根德(Grundig)等早就失去了領先地位。而在美國和中國,過去20年裡卻出現了大量世界領先的新的大企業,創造了新價值。

專家們認為,電動汽車、數字化、人工智慧等是蒸汽機時代以來最具創新的发明,這些領域擁有廣闊的前景。阿特邁爾表示, 如果錯過這些发展機遇,就將成為其他國家延伸的工作台。德國必須從被動的觀察者變成設計師,並扮演角色。

阿特邁爾贊揚西門子、蒂森克虜伯、德意志銀行和德國的汽車製造商是成功的榜樣,歐洲層面則當屬空客。他還表示,為了保障未來的競爭力,應該減少歐洲企業兼並或合並的障礙。目前,西門子和阿爾斯通合並鐵路業務的計劃可能遭到歐盟委員會否定,阿特邁爾指出,正是在鐵路基礎設施領域,歐洲需要大量投資。

阿特邁爾稱自己是堅定的社會市場經濟的擁護者,也是"社會市場經濟之父"路德維希‧艾哈德的崇拜者。他說,新的目標是,到2030年,讓產業在德國經濟附加值總額中佔25%,在歐盟經濟附加值總額中佔20%。

該文件公佈後,阿特邁爾將和政界,企業,協會以及工會進行討論,最終將推出新的德國政府產業戰略。

危機意識加強

《法蘭克福評論報》認為,《國家產業戰略2030》是一個來自柏林的重要訊號。評論認為,德國經濟部長雖然沒有消除德國所面臨的危險, 但他至少認識到這些危險。在當今世界,出口大國德國就像一個沒有戴頭盔的拳擊手,德國必須阻止將移動數據基礎設施建設交給一個會把所有數據轉給中國的企業。此外,德國必須加強发展人工智慧,錯過這一領域的发展,正如20世紀忽視航空業的发展。

《斯圖加特報》認為,阿特邁爾希望為所謂的國家龍頭企業和西門子、蒂森克虜伯這樣的全球玩家提供特殊的保護,這一戰略背離艾爾哈德所倡導的社會市場經濟。

Germany launches ‘national industrial strategy 2030’
https://www.icis.com/explore/resources/news/2019/02/05/10315174/germany-launches-national-industrial-strategy-2030-/

LONDON (ICIS)--Germany’s economic affairs ministerPeter Altmaier on Tuesday launched a wide-ranging paperentitled “National Industrial Strategy 2030” aimed atsecuring or regaining economic and technological competence,competitiveness and industrial leadership at the national,European and global level.

In the paper, the minister stresses the importance ofthe chemical, auto, machinery and other industrial sectorsfor Europe’s largest economy, and he points to manychallenges industry faces and makes proposals on how to meetthem.

Among many measures, he proposes support for batterycell production, as well as measures to protect some firmsagainst hostile takeovers.

In some “very important cases” the government could,for a limited time, acquire stakes in firms to preventtakeovers, according to the paper.

German chemical producers’ trade group VCI said that itwelcomed that the government acknowledges the changesindustrial producers are facing in their competitiveenvironment.

“It is time to usher in a new industrial era in supportof our economy as it competes with China, the US and otherregions of the world,” said VCI director general UtzTillmann.

“Other states are using massive funds to promote newtechnologies - that's where we need to respond”, hesaid.

The minister's paper should, above all, trigger a muchneeded debate about the competitiveness of German industry,Tillmann said.

"The minister rightly addresses the high costs forindustrial production in Germany, the unequal conditions in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as well as insufficient financinginstruments, as problem areas,” Tillmann said.

“There is a need for action in Germany on theseissues," he said.

An industrial policy should address local conditionsand strengthen the industrial network as a whole, Tillmannsaid

This meant that the federal government should invest in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in key technologies, in education,and in digitalisation and modern infrastructures.

Long overdue economic policy measures such as taxincentives for research, as well as the nationwidedevelopment of the 5G fifth-generation cellular wirelessnetwork, should now be implemented quickly, Tillmannadded.

Such measures would allow German companies to developnew, disruptive business models, he said.

He also reiterated the need to lower Germany’s energycosts, which are an important cost factor in chemicalproduction, and went on to urge a review of the many climate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plans for consistency andefficiency.

[ 本帖最後由 WeAreHK 於 2019-2-7 07:10 編輯 ]
We Are Hong Kong!

TOP

德國"2030戰略"傚法中國模式?
https://www.dw.com/zh/德国2030战略效法中国模式/a-47353169

中國以及美國的政府,正在為事關本國未來的重要產業注入巨資,並且鼓勵本國的企業整合資源。德國以及歐盟當局也想採取類似的策略以保持競爭力,但是卻遭遇了不小的非議。

(德國之聲中文網) 週末在埃及進行工作訪問的德國經濟部長阿特邁爾(Peter Altmaier)對外界表示,如今的創新熱情,已經達到了有史以來的最高水準。人工智慧等新技術正在導致"重新洗牌,因此德國經濟繼續強健、在創新浪潮中保持領先,就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結束埃及行程回到德國後,阿特邁爾週二发布了一份《國家產業戰略2030》,"我希望,經濟以及產業政策能夠再次成為大家的中心議題。"

根據德國《世界報》先前獲得的《國家產業戰略2030》草案,德國政府今後將為本國企業提供更有針對性的支持,從而增強德國經濟的競爭力。據悉,這份文件甚至由部長本人親自操刀,其中指出了九大"關鍵產業"。西門子、蒂森克虜伯、德意志銀行等企業甚至還被"點名",原因則是"這些企業的長期成功對德國的國家經濟利益有著重大意義"。文件草案指出,為了確保重點企業的未來競爭力,應當降低企業兼並的難度。

"鐵軌上的空客"無法起飛?

阿特邁爾在接受《世界報》采訪時表示,在某些領域,"我們需要有德國或者歐洲的旗艦企業,讓他們有能力與全球巨頭抗衡。"德國經濟部長的這一表態,暗指西門子鐵路部門與阿爾斯通的合並計劃。這兩家分別來自德國以及法國的廠商,有意通過合並來整合資源,從而與來自中國的中車集團在全球市場上抗衡。後者是由中國政府出面協調,由南車、北車等多家鐵路裝備製造企業整合而成。合並後的中車集團在中國市場具有壟斷地位,在國際市場上也極具競爭力,其體量超過西門子與阿爾斯通之和。

但是,歐盟委員會則擔心,西門子鐵路部門與阿爾斯通合並後的新公司,將在鐵路訊號設備等領域一家獨大、壟斷歐洲市場。歐盟競爭及反壟斷事務專員維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明確表示,兩家企業各自都已經足夠強大,並暗示正在全球市場叱咤風雲的中車集團暫時不會大舉挺進歐洲市場。

阿特邁爾則強調,德國經濟面臨的對手正在利用強有力的國家產業戰略支持來佔領全球市場,"在科技領域,三、四個國家正處於第一集團,爭奪全球市場。德國必須爭取處於第一集團。"

"中國模式"萬萬不可?

目前,中國、美國的政府都在為本國的重要產業投入巨資。中國政府幾年前就出台了"中國製造2025戰略",向10個未來關鍵產業的企業提供大量資助,從而縮小與西方的科技差距,並且在某些領域力爭取得全球領先地位。

阿特邁爾及他的德國經濟部擔心,一旦德國以及歐洲的經濟在這場經濟競賽中落後,將會對歐洲社會的福祉與安全造成嚴重不良後果。《國家產業戰略2030》計劃,政府應當出面協調建立跨企業的聯合體,來共同進行電動汽車電池的開发、人工智慧研究等工作;最終目的則是"確保或重奪德國、歐盟的科技領先地位"。

然而,與法國等國有經濟比重較大的歐洲鄰國不同,德國經濟的主幹幾十年來一直是私營的中小企業。德國的主流輿論也長期反對政策過多干預市場,"產業政策"一詞往往帶有貶義色彩。阿特邁爾的"產業戰略"尚未正式出爐,便已經受到了社會各界的質疑。

曼海姆大學的宏觀經濟學教授格呂納(Hans Peter Grüner)就對《世界報》指出,對於德國而言,"中國式的產業政策不可以成為選項。"他認為,這種做法不利於市場競爭,最終只會提高消費者的負擔。格呂納明確反對西門子與阿爾斯通的合並計劃。

科隆德國經濟研究所所長許特(Michael Hüther)也表示,他原則上反對阿特邁爾組建"旗艦企業"的做法。但他也承認,中國式的政府主導經濟體所構成的挑戰也是現實存在的,"關鍵是,組建'旗艦企業'是否對一個國家的經濟基礎具有重大意義;不論怎樣,國家資助的電池生產是沒有必要的。"

歐盟反壟斷法規過時?

也有一些經濟學家支持阿特邁爾的計劃。茨維考西薩克森學院的符羅貝爾教授(Ralph Michael Wrobel)認為,歐洲必須要有更大的企業,來維持自己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他還批評現有的歐盟反壟斷法規,認為其只關注歐洲市場是否存在壟斷,而無視國際市場上的競爭關係。

即便是通常持自由主義經濟觀點的許特,也在接受《世界報》采訪時表示:"人工智慧等新科技將決定今後一個世紀的全球經濟結構。中國正在以國家資助的形式參與競爭,我們不能袖手旁觀。"

阿特邁爾現在確實有意去推動修訂歐盟反壟斷法規。同時,他也駁斥了外界指責其搞計劃經濟之批評;他說:"國家只能起推動作用,投資最終還是需要由私人企業來進行。作為政府,我們必須制訂框架,從而能夠動員更多的私有資本。"


德國政府將更輕易對中企收購說不
https://www.dw.com/zh/德国政府将更轻易对中企收购说不/a-43561540

德國聯邦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證實政府動用否決權干預外資入股的門檻將降低,此舉尤其針對中國企業。

(德國之聲中文王)在梅克爾總理出訪華盛頓前夕,德國聯邦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Peter Altmaier)週四(4月26日)在柏林表示,鑑於中國對收購德國企業的興趣持續不減,德國政府不得不考慮對策。這些對策包括,"在對外經濟法方面,將考慮做出修改使其變得更為嚴厲。"他提到的一個可能性是,降低政府干預企業出售股份的門檻。

目前,只有在企業出售25%的股份或者超過這個額度時,政府才有權干預。數周前有消息傳出,德國政府正在醞釀將這一比例下調至15%或者20%。而《經濟週刊》(Wirtschaftswoche)最近報導稱,阿爾特邁爾領導的聯邦經濟部正在論證,政府的否決權設在10%的水準是否可行。在德國,政府採取干預手段的總前提是,公共安全及其秩序有可能受到威脅。

對德國而言,最重要的是保護那些具有戰略意義的企業,尤其不讓它們被歐盟以外的投資者收購。阿爾特邁爾說,"此外我們還承擔著保護重要的基礎設施的責任。其中包括電網和通訊網。"今年3月,中國國家電網有意收購德國50赫茲公司20%的股權,當德國政府表達了其保留態度之後,該股份被比利時一個企業買下,由此中國國企加入德國電力供應系統的夢想破滅。

庫卡總裁:這是一條歧路

2016年中國民企美的對德國機器人製造商庫卡公司的收購也曾引起軒然大波。庫卡的機器人技術被看作是工業4.0的核心技術。不過那次中國美的的收購獲得成功,此後,德國收緊了對國外收購的管控措施。

面對政府即將出台更為嚴格的外國企業收購管理措施,庫卡總裁羅伊特(Till Reuter)卻表示,這是一條歧路,"我們西方的產品之所以受人青睞,是因為我們是一個開放的市場。"他在接受《經濟週刊》的采訪時說,"全球化的競爭讓我們更能創新,也比別人做得更好。現在有人提出疑問,試圖修改這個秩序框架和價值體系,我認為這是錯誤的。"

阿爾特邁爾重提政府干預中國企業收購德企的時間點也引起關注,週五,梅克爾總理動身前往美國會晤川普總統,他們談論的重要議題包括如何解決目前的大西洋兩岸在川普眼裡"不公平的貿易"問題。去年美德貿易逆差超過500億歐元,川普已不止一次地提出這一話題。今年3月初,阿爾特邁爾為解決同美國的新一輪貿易爭端前往華盛頓展開外交活動,之後,美國對包括德國在內的歐盟國家對鋼鋁產品的制裁措施,暫時推遲到今年5月1日。阿爾特邁爾當時接受德媒采訪時說,白宮政府與他的看法一致,都認為"世界市場上鋼產品過剩的原因在中國"。他表示,德美"在同傾銷和盜竊智力產權的問題上尋求統一的路線。"

[ 本帖最後由 WeAreHK 於 2019-2-7 07:06 編輯 ]
We Are Hong Kong!

TOP

We Are Hong Kong!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