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1234
發新話題
打印

香港臨時政府宣言

全球性的人權法案,是人類文明的偉大進步


「天賦人權」、「人人生而平等」,這樣的普世人權價值觀,在當今人類社會,已如公理一般深入人心,被廣泛接受。隨著各種《人權宣言》、乃至《人權法案》相繼誕生,人類整體擺脫奴役、邁向自由,已不再是一種空想。

但這樣的成就來之不易,中間頗多坎坷曲折。人們是長期飽受被奴役之苦,經過深刻反思,並接受了智慧的啟示之後,才找到了結束奴役、通往自由之路。


【人奴役人的各種制度】

人對人的奴役,源於人的佔有欲、控制欲。從「一個人佔有另一個人」,到「一個人佔有一群人」、「少數人佔有大多數人」,奴役由此而生。

上述的「佔有」,是指「佔有者」對「從屬者」的肉身、行為、乃至思想,都有完全的處置權、決定權。「佔有者」可對「從屬者」任意殘害、任意處置,乃至奪去其生命,就像處置一件無生命的物品一樣。在這種從屬關係中,「從屬者」完全被「物化」,失去了作為人的尊嚴、作為生命的尊嚴。

在極權專制社會中,獨裁者對民眾的「統治」、對國家財富的「管治」,其實就是「佔有」。

歷史上,允許「人對人的合法佔有」的社會、政治制度,有奴隸制、家長制,君主制等。

一、奴隸制

奴隸制呈現出一種最簡單、直接的 佔有 / 從屬 關係,因而被視為其它各種奴役制度的「原型」。奴隸制允許「主人」對「奴隸」任意處置,就像處置無生命的物品一樣,而「主人」不會受到任何法律制裁,也不會受到道德譴責。

如今,世界各國法律已經不允許顯式的奴隸制和公開的人口買賣,但人的佔有欲、控制欲依然存在,因此各種變相的、異化的奴隸制仍繼續存在。

二、家長制

在「家長制」家庭裏,一家之長對其他家庭成員有完全的支配權。家長全面管制其他家庭成員的一切,包括他們的身體、言行,乃至思想;家長還能以「家法」名義,對其他家庭成員施加刑罰,甚至殺害。

但是,家長並非不受任何約束。

「家長制」裏的家長,通常受傳統文化熏陶至深,信奉天理、道德、良知;

而整個家庭的利益一致性、家人之間的親緣關係、帶領和維護家庭的責任感、家人的期望、社會的評價等,也都構成對家長的軟約束。

多種軟約束的存在,使「家長制」有別於「奴隸制」。雖然家長對家人偏心、殘暴,也不會被現世法律所懲罰,但無疑會導致家庭的分裂崩解。因此,明智的家長會表現得公正、慈愛,這樣才符合整個家庭的利益,並能獲得社會認同。

當今人類社會,家長專制的家庭已日漸稀少,但一些「家長制」的「後遺症」仍時有顯現,典型的如家暴。

家暴的實施者,通常是家庭裏的強勢一方,是「家長」角色的人物。他們常用的藉口是:這是他們的「家事」,不容外人干涉。

但現代文明社會的法律,必須干涉這種「家事」,其中道理在於:家庭中的每個成員都有獨立、完整的人權,「家長」沒有對其他家庭成員的「佔有權」和「處決權」,因此,家暴與陌生人之間施暴的性質一樣,屬於刑事罪行。「家事」並不能成為免罪的藉口。

三、君主制

「國」是「家」的放大版,「君主制」是「家長制」的放大版。

但「國」的規模、複雜性遠勝於「家」,一國之君與黎民百姓之間的親緣關係很淡薄,不足以對其形成重大制約,所以在一國之中,社會民眾對君主的制約,不能依靠血緣關係,而要靠制度的硬約束,和理論的軟約束。

君權的合法性,本源自「君權神授」理論,因此傳統君王一定要公開表態信奉天道、信仰上帝,否則其統治便沒有合法性。

由於君權神授,君王自稱「天子」,那麼理所當然,君王應具備上天的美德,所作所為應符合天道、天理。

上天有好生之德、公平無私、慈愛萬物,所以君王也應如此,才是合格的君王。天道、天理、良知,就是對傳統君王的評判標準,和最大約束。

但這個最大約束,衹是一種軟約束,沒有強制性。其對君主是否有效、效力多大,取決於君主對上天的信奉程度,和自律程度。如果君主對上天並不真正信奉、敬畏,或者對天道、天理的理解有所偏頗,那麼就可能冒上天之名而行私欲,其施政成為禍國殃民的暴政。

一個對約束並不真正信奉、敬畏的君主,會對約束開戰,以擴大君權。他會與天爭權、與臣爭權、與民爭權,用盡方法,使君權至高無上和絕對化。如果一代又一代的君主都這樣做,國政會變得越來越獨裁專制,統治者的權力越來越無邊無際、無法無天、為所欲為,民眾越來越苦不堪言。

由於君權神授,天道、天理是對君主的最大約束,所以傳統君主要擴大君權,最重要的一大舉措便是「與天爭權」,具體做法就是修改天道、天理的表述,歪曲古聖先賢的經論,使社會人文倫理傾向於支持獨裁專制。這方面的例子,中外皆有不少。

中國方面,有秦朝的焚書坑儒,有蒙元滿清的打壓道教、歪曲儒家學說、大興文字獄、刪改古書,把中華文化篡改、扭曲成極權文化、犬儒文化、醬缸文化;

外國方面,則有君士坦丁大帝大興基督教,自身也皈依了基督教,卻又不改其殘暴本色。君士坦丁奠定了基督教在羅馬的主導地位,但也刪改了《聖經》中的一些關鍵教義,以利於其專制統治。其中的邏輯是,他既要獲得「君權神授」帶來的統治合法性,又拒絕接受「君權神授」附帶的天道、天理對他的約束。正因如此,君士坦丁大帝的「宗教政策」催生出被扭曲的、極端獨裁專制的基督教,開啟了黑暗的中世紀。

以上事例證明,單有理論方面的軟約束,不足以制約君主的行為;況且君主還可以修改、歪曲理論,使軟約束失效。

歷經慘痛教訓之後,民眾終於認識到,要保證自己的生命和財產安全,就需要用法律、制度方面的硬約束,去規限君主的行為。於是「君主立憲制」應運而生。

四、僭主制

共產黨不信神、不敬天,其政權沒有「君權神授」的合法性。

共產黨堅持極權專制、拒絕民主選舉,所以也沒有民眾授權的合法性。

共產黨是依靠武力,強行綁架了國家和民眾,強行實施極權暴政,因此共產黨政權的確切性質,是「僭主制」。

共產黨與民眾的關係,並不是傳統君主與黎民百姓的關係,也不是家長與子女的關係,而是綁匪與人質的關係。

綁匪與人質沒有親緣關係,兩者利益是對立的。綁匪為了自己的利益,挾持了人質,並阻止外界救援人質。一旦感覺自己有危險,綁匪隨時可能撕票、殺害人質。

瞭解上述要點,才算是對共產黨政權有一個比較清晰的認知,才不會被各種偽愛國主義、偽民族主義、「黨媽」論、「子不嫌母醜」論、「內政」論、「主權」論、「反對外國勢力干涉」論所迷惑,也不會再對共產黨寄予任何不切實際的幻想。

TOP

【各種哲學流派、宗教信仰與人權觀】

一、源自古希臘哲學的人權觀

主流學界認為,天賦人權、自然權利、自然法等概念,最早出自古希臘哲學。

自然法,是指符合自然之理(天理、天道),無須政府立法,也自然存在的、普適性的法則。政府的立法可以與自然法抵觸(違背天理),但這樣做必然導致眾叛親離(失道寡助),導致政權被推翻。

自然權利,是指不依賴於民俗、文化、政權,所有人都自然認同的、普適性的權利。政府如果故意與自然權利作對,必然引致民怨四起,政權岌岌可危。

自然權利的一個典型例子,是生命權。所有物種,包括人類乃至各種動物,都天生會珍惜生命、懂得捍衛自己的生命權。如果政府的法令罔顧民眾的生命權、任意剝奪民眾的生命,則必定招來民眾的憤恨,最終被民眾推翻。

正是基於對自然法、自然權利的認知,哲學家們進一步提出了普世人權的概念。普世人權價值觀認為,一個人,無論任何種族、文化背景、國籍,都天然享有不可剝奪的權利,即普適性的人權。人權是自然權利,符合自然的律法(天理)和人們的良知,所以具有普適性,不應該被任意剝奪。

二、共產黨的人權觀

共產黨信奉唯物主義無神論,否定人的神性和生命的尊嚴,而認為人只不過是一堆物質而已。

在共產黨眼中,有生命的人與無生命的物件一樣,衹是一堆物質,除了物質之外什麼也沒有(唯物),所以共產黨對待有生命的人,可以像對待無生命的物品一樣,任意拆卸、毀壞、消滅,而不會有任何罪疚感。

唯物主義無神論把人「物化」,而人一旦被「物化」,則必然產生奴役。但馬克思還不滿足於此,他還更進一步,把人「虛無化」。

馬克思主義認為,人的本質是社會關係的集合。這種定義,達到了捨本逐末、本末倒置的極致 --- 人的本質竟然是社會關係,那如果一個人獨居深山野嶺、沒有任何社會關係,他算不算一個人?他還有沒有人的本質?

從理論上把人「物化」、「虛無化」之後,人的生命寶貴、人權尊嚴便無從談起。所以從邏輯上看,珍視人的生命、維護人的尊嚴的價值觀,即人權價值觀,必定被馬克思主義所反對。

果然,馬克思在《猶太問題》中,將《人權宣言》斥責為「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

馬克思又在《共產黨宣言》中聲稱,法律、道德、宗教、永恒真理、傳統文化和習俗、家庭、婚姻等等,都是「資產階級」的東西,都應該被徹底消滅。

總之,馬克思主義把人類社會的所有基石、支柱,都認定為「資產階級」的東西,並宣稱要全部消滅之。

在共產黨的話語體系中,一件事物一旦被定性為「資產階級」的東西,就等於「罪大惡極」、應該被消滅。

既然人權價值觀已經被馬克思定性為「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那誰敢再提人權價值觀,誰就是「敵對勢力」,要遭受「階級專政的鐵拳」了。

綜上所述,共產黨之所以漠視生命、踐踏人權,是由於其信奉馬克思主義。所以對共產黨,再怎麼反覆呼吁他們尊重人權、善待民眾,都沒有用,除非他們放棄馬克思主義,但那樣他們就不再是共產黨了。

三、宗教信仰與人權價值觀

各大宗教經典裏,並沒有直接出現「人權」這一術語,但宗教的教義,對人權價值觀的產生、充實、成型,有著關鍵性的影響。

當今世界各大宗教,包括基督系宗教、佛教、道教等,都普遍認為,人的物質身體衹是一個外殼,在此軀殼之內,存在著「神性 / 佛性」。軀殼不等於人的全部,人最本質、最寶貴、最神聖的東西,不是軀殼,也不是任何外在的東西,而是其內在的「神性 / 佛性」。

這樣的教義,對人權價值觀的形成,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因為人不是衹有物質身體,除了物質身體,人還具有「神性 / 佛性」。父母只給了兒女物質身體,兒女的「神性 / 佛性」並非來自父母,所以兒女並非完全從屬於父母,「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這類極端父權主張,不能成立。

由於兒女具有「神性 / 佛性」,這「神性 / 佛性」與最高的存在、宇宙的本源相連,是人最本質、最寶貴、最神聖的東西,所以兒女去追求「神性 / 佛性」的知識,是符合天道、天理的。父母如果阻擋兒女的這種追求,則父母是在犯罪(違反自然律法、天道、天理),兒女不應該聽從父母。

因此,兒女應有自己的獨立人格、獨立判斷,不能任何事都盲從父母。

再者,兒女具有「神性 / 佛性」,父母也具有「神性 / 佛性」。兒女與父母,雖然社會地位不同,但他們所具有的「神性 / 佛性」,本質上是平等的。

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民眾與君主。

君主與民眾,雖然社會地位不平等,但他們所具有的「神性 / 佛性」,本質上是平等的。因此,君主對民眾沒有絕對的佔有權,君主頒佈的法令也不是最高原則,衹有天道、天理、良知才是最高原則。當君王無道、失德、背離天理時,民眾可以將其推翻。(行使自然法中,革命的自然權利)

具體來說,上天有好生之德、公平無私、慈愛萬物,這些就是天理,即自然法;若統治者違背天理,施行暴政,便是無道、失德,民眾便可以行使自然法中革命的自然權利,將統治者推翻。

另一方面,君主與民眾皆具有「神性 / 佛性」,所以君主與民眾追求「神性 / 佛性」的知識,皆是符合天道、天理的。但如果統治者是唯物主義無神論者,又阻止民眾追求神聖的知識,即侵犯民眾的宗教信仰自由,這樣的統治者便是無道、失德、違背天理,民眾應將其推翻。

人對人的奴役,需要一個前設:「佔有」。如果「完全佔有」被打破,徹底的奴役便不能發生。

宗教理論認為,眾生在「神性 / 佛性」的層面上是平等的,一個生命不能對另一個生命「絕對佔有」。 --- 從這樣的理論中,衍生出人的「獨立自主權、平等權」的概念。

宗教理論又指出,君主頒佈的法令不是最高原則,衹有天道、天理、良知才是最高原則。 --- 此即自然法、自然權利的理論基礎。

正如羅馬哲學家、神學家 Cicero 對「自然法」的描述:

「真正的法律,是合乎自然的正理;它普適、不變、永存。...... 若試圖變更這樣的法律,即是犯罪;廢棄它的一部分,也是不允許的;要完全消滅它,那更是不可能的。我們天然要遵守它,即使議會和民眾,也無法令我們免除這種義務;我們也無須向自身之外,去尋求它的解釋、解讀。無論是羅馬的法律,還是雅典的法律,都認同它;無論是當今的法律,還是未來的法律,也都認同它。它是一種始終如一、永恒不變的法律,存在於所有國家、所有時代。衹有一位主人 --- 神、造物主,是這種法律的創立者、頒佈者、執行法官。」

「自然法」即宗教理論中「高於世俗的律法」(A higher law),亦即天理、天道、良知。

「高於世俗的律法」這一理念,最早由天主教經學家、法學家們引入歐洲。這一理念認為,在世俗國家的法律之上,存在一種更高的、符合終極正義(良知)的法律。政府的法律應當符合這種「高於世俗的律法」,符合公平、道德、正義等普遍性原則。--- 此即「高於世俗的律法原則」,或稱「符合天理良知的法治」(Rule according to a higher law)。

法國哲學家 Jacques Maritain 說過:「人權的哲學基礎是自然法」。人權的概念源於自然法,而自然法,即天理良知,高於世俗國家的法律,而且是國家法律應當遵循的原則。如果國家法律違背天理良知,就不應該頒佈、實施,民眾也沒有義務去遵守。

人權屬於自然法,自然法高於國家法律(即所謂「主權」),所以人權高於主權。


【世界人權事業的進展】

人類社會經歷漫長的被奴役歲月之後,於近代出現了君主立憲制度。這是君權接受法律和制度的硬約束,民眾的人權得到保障的開端,是人權歷史上的一個里程碑。

隨後,又有 1789 年的《人權和公民權宣言》、1948 年的《世界人權宣言》、1966 年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等相繼誕生,人權的觀念,從單個國家,推廣到全世界,成為普世價值觀。

但是,世界性的人權公約,衹是一種軟約束,沒有強制性。一些極權專制國家,例如共產黨治下的中國,明明在 1998 年已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卻一直不落實執行,仍然肆無忌憚踐踏人權,而國際社會也長期對此束手無策。

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地球上仍然存在肆意踐踏人權的國家政權,奴役著十幾億民眾,這是全人類的恥辱。有鑒於此,具有普世情懷的有識之士們行動起來,推出了一系列全球性的人權法案,如《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西藏人權法案》等。

共產黨對此的反應十分激烈,氣急敗壞地斥責這是「干涉中國內政」、「干涉主權」等等。

極權統治者任意踐踏民權,並將其暴政稱為「內政」,以維護「主權」、「管轄權」為藉口,反對「外國勢力干涉」,猶如家暴的實施者,將其暴行稱為「家事」,反對「外人干涉」。

所謂的「反對外國勢力干涉」,說白了就是想關起門來任意施暴,阻止別人見義勇為出手相救。

難道一個人出生在家暴的家庭,就應該終生忍受家暴,不能接受外人的救助?

難道一個人出生在極權專制國家,就應該被統治者任意奴役、殘殺,不能接受外國的救助?

顯然這是不合理的。人類文明發展到今天,對以「內政」、「家事」為藉口而實施的暴行,已經不能再容忍,一定要干涉。

更何況,共產黨與民眾的關係,不是家長與子女的關係,也不是君主與黎民百姓的關係,而是綁匪與人質的關係。外國見義勇為、出手解救人質,完全是正義的、合理的。

目前的人權法案,僅在經濟、入境許可方面制裁人權侵犯者,這還很不夠,因為那些人權惡棍們,犯下的往往是群體殘害、群體屠殺罪行,比普通的刑事罪行嚴重得多。

將來,應該有更加有力的全球性人權法律,對人權惡棍們全球通緝、終身追責,並實施刑事處罰,這樣才能真正阻止人權犯罪、伸張正義。


【全球性人權法律的偉大意義】

那些推動《人權公約》、《人權法案》的有識之士,本身在自由民主的國度,自身權利得到充分保障,為何沒事找事,去得罪殘暴的極權國家統治者?得罪極權統治者,可能引發國與國之間的冷戰甚至熱戰,顯然不符合各方的短期利益。那他們這樣做,又是何苦?

答案是:由於心懷普世的宗教情懷。

因為相信「善待他人,如同善待自己」,相信「已所不欲、勿施於人」;因為懂得換位思考、切身處地為他人著想,所以能體察他人的痛苦,不能坐視別國大規模的人道災難;

因為相信人人皆有神性,我們在神性的層面上彼此相連,猶如兄弟手足,所以自由的人,有義務和責任,去解救被奴役的人,讓他們也獲得自由。

這種解救所帶來的改變,不僅僅局限於物質層面,還關係到人類文明、人類靈性的整體進步和昇華。

因此,全球性的人權法案、人權法律的出現,具有劃時代的偉大意義,標幟著人類文明向前邁出重要的一步,走向沒有奴役、全人類獲得自由的新紀元。

TOP

推動全球人權法案的正義之士們,正是川普粉絲們瘋狂攻擊的「白左」

全球人權法案的發起者、推動者、支持者們,很多都有真誠的宗教信仰,真心認同普世價值,並身體力行。他們正是被川普粉絲們瘋狂攻擊和嘲諷的「白左」。

例如,Marco Rubio 是天主教徒,Nancy Pelosi 也是天主教徒。正是宗教信仰使他們心懷普世,不忍其他國家的人民受極權暴政之苦。

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川普的宗教信仰是假裝的。因為真正有宗教信仰的人,必定心懷普世,認同眾生平等,樂於見義勇為,而不是像川普那樣反普世價值、奉行種族主義、孤立主義、不干涉主義、金錢至上主義。

為何川普和他的粉絲們要瘋狂攻擊「白左」、反對普世價值?因為這是共匪紅色權貴們的指示。共匪紅色權貴們對中國死多少人、環境如何破壞、經濟如何崩潰,其實都無所謂的,他們早就掏空了國家,把資產都轉移到西方了。他們真正害怕的,是針對紅色權貴個人的精準打擊。

正因如此,紅色權貴血債幫把川普捧上臺,並指示川普和他的粉絲們大肆反對普世價值、攻擊和嘲諷「白左」、奉行孤立主義、不干涉主義、種族主義、金錢至上主義,目的就是孤立美國、瓦解世界自由民主同盟、阻止全球性人權法案、人權法律的通過。

全球性人權法案、人權法律是針對共匪紅色權貴的精準打擊,是紅色權貴們最懼怕、最痛恨的,因此,他們一定會對發起、推動全球人權法案的關鍵人物實施打擊,包括公開的名譽上搞臭,和暗中對身體健康的加害。事實上,共匪已經開始這樣做了。

所以,心懷普世的、正義的有識之士們,一定要小心保護自己!

TOP

習近平主動拉仇恨,郭聲琨血刃舞香江

近日有兩則新聞:

12月16日,習近平會見林鄭,再次表態中央支持對港人的殘暴鎮壓: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50805572

共匪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任港澳小組副組長:
https://www.singtao.ca/3984574/2 ... 5%B7/?variant=zh-hk

點評:

全世界都目睹著,過去數月以來,港警對港人進行殘暴鎮壓,包括大肆濫捕無關途人、當街暴打市民至重傷頻死、以各種槍彈包括真槍實彈射擊民眾造成眾多慘案、多次驅車衝撞人群造成大量傷殘、以催淚煙和毒藍水等化學武器慢性屠城、對被捕市民實施酷刑、輪姦、雞姦、押送大陸匪統區,等等;更有大量的墮樓屍、海面浮屍等頻繁被發現,而警方結論全都是「自殺」、「無可疑」。

以上一幕幕慘劇,早已令港人對林鄭恨之入骨,而習近平一再表態支持林鄭、讚賞林鄭,無疑是將這些仇恨都拉到了自己身上。

習近平的表態,不僅代表他自己,也代表了共匪最高決策層、紅色權貴們對人民的真實態度 --- 在民眾遭受大量血腥暴行、傷亡眾多之後,共匪不僅不表達對民眾的絲毫關懷慰問、不追究犯罪的各級官兵的責任,反而一再高調表態支持林鄭、支持對人民的血腥殘暴鎮壓,這完全證明了共產黨的反人民本質,彰顯出紅色權貴們的嗜血殘暴本性。

古語云「積怨畜禍」,共產黨信奉唯物無神論,不害怕積怨,他們會把怨恨他們的民眾肉體消滅。因此,當共匪頭子無視民怨,公開支持對人民的殘暴鎮壓,就意味著,共匪已撕去偽裝,公開對人民宣戰!

而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出任港澳小組副組長,亦表明過去數月以來,中央政法委直接指揮港警對民眾施暴,以及對港人跟蹤、綁架、暗殺、押送大陸等等,都得到了共匪中央的高度肯定和讚賞,因此,共匪中央讓郭聲琨出任港澳小組副組長(正組長是中央政治局常委),意思是讓他變本加厲、更加凶狠地在香港揮舞屠刀;同時也意味著,共匪要將大陸那一套監控民眾、踐踏人權、製造冤假錯案、暗中殘害、殺害訪民和異議人士的做法,全面複製到香港。

TOP

正理被人為割裂,是近代人類社會災禍之源


一、起源:正理被人為割裂,分成左、右兩派

世界各地的、信仰神聖的傳統宗教,都包含兩項主要內容:有神論,與普世關懷。

「信仰神聖」,是指信仰神、佛、天、道、聖賢,主張普世關懷,而不是信仰魔、宣揚仇恨。

「有神論」,泛指承認有神、佛、天道、大宇宙意識之類存在的理論。

有神論告訴我們,眾生皆有神性,眾生在神性的層面是互相連結的、一體的、平等的,所以我們應該彼此愛護、關心大眾疾苦,因為救助別人就是救助自己,也是取悅於神。

從有神論,自然會推導出普世關懷,兩者是緊密聯係、互相融洽、互不矛盾、有邏輯因果關係、不應割裂的。

然而,在劃分政治派別時,普世關懷與有神論卻被割裂開來,分屬於「左」、「右」兩派 --- 此即禍患之源。

政治上「左」、「右」派的分法,源於法國大革命時期。那時在議會裏,坐左側的是「革命派」,坐右側的是「保皇派」。

坐左側的「革命派」自稱代表民眾,把關懷平民大眾、主張平等、提倡社會福利、反皇權等理念,劃歸他們那一邊,稱為「左派」;

坐右側的「保皇派」,則把傳統道德價值觀、宗教信仰等劃歸他們那一邊,稱為「右派」。

其實,這種把價值觀與階級綁定,強行劃分「左」、「右」派的做法,是非常武斷、且不嚴謹的 --- 難道平民大眾就沒有宗教信仰、沒有道理倫理?難道君主貴族們就不能關懷黎民百姓、主張大眾福利?

很多理念和價值觀,本來帶有普遍性,並不專屬於某一階級,而且早在「階級」概念發明之前,這些古老的理念和價值觀已經存在了很長時間;

但自法國大革命以來,各種理念和價值觀卻被強行綁定階級、劃分為「左派」或「右派」。這種劃分法,必然導致理念衝突演化成階級衝突、理念不同演變為階級矛盾,繼而導致社會撕裂、革命、鎮壓、戰爭。

事實上,法國大革命的某些邏輯,與馬克思主義是一脈相承的。從法國大革命時期的「左」、「右」派的劃分法,已經能看到馬克思主義的雛形。

所以後來,自稱代表工農大眾,捆綁了唯物主義無神論,反傳統、反道德、反倫理、反法律的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也被劃歸「左派」;

而相對地,資本主義被劃歸「右派」,乃至種族主義,法西斯主義等也被劃歸「右派」,「右派」的內容變得更加雜亂。

其實,「右派」的許多理念和價值觀,彼此缺乏足夠強的邏輯聯係,甚至互相矛盾;「左派」的許多理念和價值觀,也存在類似問題。

時至今日,「左」、「右」兩派的理論都成了大雜燴,各自都既包含一些正確內容,也包含一些錯誤內容,導致雙方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爭持不下。

尤其是近百多年來,「左派」的馬克思主義,與「右派」的資本主義,各自裹挾了眾多國家與人民,各自實踐其理論,並互相爭戰,造成了席卷全球的巨大災難,綿延至今。

馬克思主義和資本主義,各自擁有一些頗具誘惑力、能吸引追隨者的內容,同時也都有一些令人反感、把人推向對立面的因素。

例如,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烏托邦理論,能吸引一些懷抱天真理想、對共產主義缺乏全面認識和理解的人。共產黨奪權後,其反宗教、反法律、反人倫道德、草菅人命的政治實踐, 能使人們看清共產黨的真面目、悔不當初;同時,共產黨治下貧窮、混亂、互害的社會現實,也使民眾難以抑止地向往資本主義。

另一邊廂,西方國家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令共產黨國家的民眾羨慕和向往;但同時,資本主義社會的金權至上、惟利是圖、財閥橫行、政商勾結等,也令民眾非常反感。

由於現代政治學理論是以「左」、「右」劃分的,所以批評和反省資本主義的人,難免要向「左派」思想尋求解答。即使他們足夠清醒,不被馬克思那套東西迷惑和俘虜,他們也難免被評為「左傾」;

而反對共產主義、反對無神論、自命「右派」的人,則可能連「右派」的其他理論,包括種族主義、法西斯主義等都一併支持,把普世價值、關懷大眾、社會福利等都一概斥為「左」、「社會主義」。

為何出現這種情況?究其根源,乃是由於最初劃分左、右兩派政治觀點時,人們把宗教信仰裏密不可分的教義:有神論和普世關懷,強行掰成兩半,把有神論放進「右派理論」裏,把普世關懷放進了「左派理論」裏。由於左、右派理論裏,都是正誤並存,所以雙方各說各理,誰也無法完全說服對方。

再後來,「左派理論」裏發展出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右派理論」裏發展出種族主義,孤立主義、法西斯主義。人類被這幾種極端主義裹挾著,發起了世界大戰、製造了人間地獄。

於是有一種陰謀論認為:發起法國大革命、製造出馬克思主義和資本主義、導演世界大戰的,都是同一個幕後黑手。他們故意把一些正確和有益的理念撕裂、分散到「左」、「右」兩派理論中,發展出馬克思主義和資本主義這兩種敵對的意識形態,讓這兩種意識形態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各自裹挾一批國家和民眾,互相戰爭,目的是減少地球人口、刺激軍工產業、建立世界新秩序,等等。


二、現實政治:吹捧川普為「神選之人」,把普世價值的支持者稱為「白左」,自命「右派」的川普粉絲和基督教福音派團體

吹捧川普是「神選之人」、「天降聖人」,自命「右派」的川普粉絲和基督教福音派團體,對「右派」的眾多理論照單全收,對「左派」的眾多理論全部排斥,所以他們對有神論、傳統道德價值觀、種族主義,金錢至上主義、法西斯主義都照單全收;同時他們對普世價值、關懷大眾、社會福利、環保觀念等都一概反對,斥之為「左」、「社會主義」。

但他們似乎沒意識到,有神論自然能推導出普世價值觀,有神論和普世價值觀,原本是一個整體、不應分割的。他們自稱信仰神,卻反對普世價值並狂罵「白左」,那是否證明,他們對自己信仰的宗教並未真正理解,或者他們的信仰並非真誠?

福音派刊物《Christianity Today》批評川普的行為違背信仰、違背十誡,是有理有據的;而川普的回應,竟是將《Christianity Today》稱為「極左」(far left)雜誌,川普的粉絲們也隨之大肆鼓噪,將所有批評川普的媒體全部稱為「社會主義」媒體。

如此種種,令西方一些基督徒不禁驚道:如果耶穌再臨,向世人宣講大愛、互相關懷、互相救助的教義,也會被川普和川普粉絲們斥為「far left」和「社會主義」!

西方一些基督徒能發出這一驚嘆,證明在西方社會仍存在能明辨是非之人,不會因為自己信仰神,就對「右派」的政治理論照單全收。

其實,原本在西方民主國家,並沒有規定身為「右派」者,就必須對各種「右派政治學說」照單全收,並全盤反對所有「左派政治學說」。一個人,可以選擇支持「右派政治學說」裏的幾種觀點,同時又支持「左派政治學說」裏的幾種觀點。左、右兩派政治觀點,並不是你死我活,而是可以共存的。衹有在共產黨國家,如前蘇聯和中共國,才把「左」、「右」兩派弄成你死我活、完全敵對的關係。

但自從 2016 年左右,隨著川普參選併當選總統,川普的粉絲團大肆造勢、帶動風潮,已經把共產黨國家裏「左右兩派你死我活」、「兩個凡是」那一套搬到了美國。--- 川普粉絲們自命「右派」,對「右派政治理論」,包括種族主義、孤立主義、金錢至上主義、法西斯主義等統統照單全收;同時他們反對所有「左派政治理論」,對普世價值、關懷大眾、社會福利、環境保護等都一概反對。

難道美國的眾多選民都突然失去了分辨是非的能力?為何挺川團體會像文革紅衛兵,以及香港、台灣的某些政治團體那樣,衹有立場沒有是非,衹要是「自己人」,無論做了什麼,都照樣支持?

只因背後有一巨大黑手,在推動這種風潮。他們刻意發起造神運動、刻意製造嘲諷「白左」的風潮,把文革手法搬到了美國,是為了把川普捧成一個不容質疑、不容挑戰、為所欲為、如毛澤東一般的超級獨裁者,摧毀美國的民主制度。

同時,他們的近期目標,是通過川普,在美國推行一種極右的權貴資本主義,達致像中國大陸那樣,有權者可以無法無天;又如對香港那樣,專門收買、拉攏當地政商名流,形成權貴利益同盟,共同魚肉百姓,無視平民大眾疾苦、放任貧富差距不斷擴大。


三、解決之道:將撕裂彌合、回歸正理

由於真理被撕裂,散落在各種理論之中,導致各種理論各說各理、各有追隨者,互相爭鬥不休。

而解決之道,自然是將撕裂散落的真理碎片,彌合歸一,讓世人重新認識它,這樣才能真正結束紛爭。

例如,有神論與普世關懷,原本是一個整體,卻被人為割裂,劃為「右」、「左」兩派,從而導致混亂和紛爭。

現在,我們應該將這個被割裂的真理,重新合一。應當向世人明確指出:有神論與普世關懷,原本就是整體,不分什麼左右。遠在「左派」、「右派」的政治概念誕生之前,有神論與普世關懷的教導早已存在。宗教的經文裏從來沒有說,某個教義屬於哪個階級、屬於左派還是右派。將普適性的理念或價值觀強行綁定階級、劃分為左派、右派,是非常武斷、非常牽強、非常不嚴謹、非常有害的做法。

因此,自命「左派」,而反對宗教信仰,是錯誤的;自命「右派」,而反對普世價值、嘲諷「白左」,也是錯誤的。

真理原本是一,只因人們的私心、偏見、分別心,而分裂開來、散落各處。人類要把散落各處的真理揀拾出來,重新合而為一,猶如在眾多雜質之中揀出真金,再熔合成一塊純金。此舉,任重而道遠也。

TOP

台灣黑鷹直昇機墜毀,疑為受 EMP攻擊所致

近日,台灣一架黑鷹直昇機墜毀,機上多名空軍將領身亡。其中包括參謀總長沈一鳴上將、空軍情報次長室助理次長洪鴻鈞少將、空軍政戰局副局長於親文少將等,共有八人死亡。這次墜機事故,可能是受 EMP攻擊所致。

也是在最近這幾天,美軍在巴格達擊斃了多名伊朗、伊拉克的高級將領,這與台灣的黑鷹直昇機墜毀事件可能有關聯,可能是美軍與共軍互相實施對等報復。

EMP (Electromagnetic Pulse)攻擊可干擾電子儀器,導致輪船相撞、飛機墜毀等事故。2017 年和 2018 年,美軍曾發生多次軍艦相撞、戰機墜毀事件,疑為受 EMP攻擊所致。後來,美軍艦加強了電磁防護能力。有一次美軍艦停泊香港時,附近民眾發現手機信號被屏蔽,手機都無法使用了。估計這是因為美軍艦為防 EMP 攻擊而在周圍布下了一個電磁屏蔽層。

從台灣黑鷹直昇機墜毀,導致多名高級將領身亡的事故來看,台灣軍方可能不具備防禦 EMP 攻擊的能力,若然如此,未來台軍對上共軍時,將會非常危險。台灣軍方需要更多瞭解共匪軍的黑科技武器,包括電磁脈沖武器、微波輻射武器、激光武器、定向能武器、聲波武器、腦控武器等等,預先做好準備,以免將來兩軍對戰時,一個措手不及,被共匪軍的黑科技武器迅速擊潰。

TOP

05AUG2016香港民族黨造勢大會足本1/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RipDnC0e7Q


05AUG2016香港民族黨造勢大會足本2/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ZCM4bxKkpc
來佬人

TOP

英國對香港的真實態度(約 13:20 開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C58nLoZJPY

之前一直有人宣稱,英國脫歐之後就會幫香港,但事實卻是脫歐剛成功,Johnson 就力排眾議,堅持要讓 華為 建設 5G 網絡。

其實,以 Trump、Johnson 為代表的,奉行孤立主義、種族主義、權貴資本主義、反普世價值的右翼勢力上台後,更不可能支持香港民主運動。Trump 剛上台時,就聯同當時的英國首相 Theresa 宣佈:「美、英對外輸出民主的時代已經結束了!」,並且企圖切斷對所有民主、人權組織的支持。

堅持民主、自由、人權普世價值的,正是川粉們經常罵的「白左」、「左膠」。美國民主黨主導的眾議院就是「白左」、「左膠」的地盤,所以眾議院最積極推動《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

現在英國的情況是 Johnson 堅持要讓 華為 建設 5G 網絡,能阻止他的衹有議會了。

TOP

 38 1234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