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ANCIENT CHINESE KING 'LED TRIP TO AMERICA' / 商朝人從大陸到美洲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ANCIENT CHINESE KING 'LED TRIP TO AMERICA' / 商朝人從大陸到美洲

ANCIENT CHINESE KING 'LED TRIP TO AMERICA'  / 商朝人從大陸到美洲

http://www.goldenageproject.org.uk/124chineseking.html
Paul Sieveking
Sunday Telegraph - December 12th 1999

SCANDINAVIANS are preparing to celebrate the 1,000 years since Leif Ericsson sailed to the New World from Greenland. However, the idea that Norsemen were the first to reach America by sea is widely contested.

For instance, Mark McMenamin, a professor of geography and geology at Mount Holyoke College, Massachusetts, is convinced that the Carthaginians discovered America between 350 and 320 BC. In an issue of the Numismatic magazine, and at a meeting of the American Friends of Tunisia Association last May, he interpreted a series of puzzling gold coins of that period as depictions of the known world, which includes a land mass to the west of Spain.

Experts on ancient trade routes believe that the Carthaginians reached the coast of Brazil; Punic amphorae have been found underwater in a bay near Rio de Janeiro and 4th century BC Punic coins have been excavated at seven sites in the eastern United States.

American archaeological finds offer a riot of anomalies, including ancient coins and many epigraphic puzzles. The Bat Creek Stone from Tennessee bears a Hebrew inscription said to date from about the second century AD; an inscription found near Philadelphia and dated to 800-600 BC seems to be in Basque.

The maverick historian Farley Mowat has just published The Farfarers: Before the Norse, in which he argues that the first Europeans to reach America were “Albans” who set off from the north of Scotland in the 8th century AD in search of walrus ivory. The 78-year-old Canadian author maintains that the remains of long houses far above the tree-line in northern Quebec were built by these immigrants. His 36 books on the life, history and ecology of North America have sold 15 million copies, and he shrugs off the scorn of conventional historians.

Evidence suggests that America has long been visited both across the Atlantic and the Pacific. The earliest human remains yet discovered in the New World, the skeleton of a young woman found in Brazil and carbon-dated to 11,500 years, shows distinct Australoid features ( 棕色人種 ), while the 9,300-year-old Kennewick Man from Washington State most closely resembles Polynesians ( 玻里尼西亞 ) of the South Pacific.

In August Xinhua, the Chinese press agency, reported that similarities between almost 300 markings found on pottery, jade and stone at unspecified ancient native sites in central America closely resemble 3,000-year-old Shang dynasty characters for the sun, sky, rain water, crops, tress and stars. American and Chinese pictographs in 56 matching sets were shown to senior academics at a symposium in Anyang, former capital of the Shang dynasty.

These impressive similarities add fuel to theories that Chinese arrived in the Americas before the end of the Shang dynasty in 221 BC. Shang legends state that a king led his people on a journey to the east, with some historians believing that he took them across the Bering Strait (白令海峽) to North America.

The Chinese classic, the Shan Hai King of about 2250 BC, contains what seems to be an accurate description of the Grand Canyon. Peanuts and maize have been found at ancient Chinese sites dating back to 3000BC. The orthodox view is that neither of these plants left their native America before their export by European colonists in 16th century AD.

In AD 499, a Chinese monk, Hui Shen, returned to China claiming to have spent 40 years in the land of “Fu Sang”. He left a record of the country he visited, which has been recorded in official histories – a land thought by some modern scholars to be ancient Mexico.

Then there is the 3,000-year-old pottery found on the Valdivian coast of Ecuador, decorated and incised in exactly the same way as pottery from the Jomon area of Japan, and not preceded in Ecuador by plainer and simpler bowls and urns.


Paul Sieveking is editor of Fortean Times.



最早在美洲的是棕色人種 / Australoid。

棕色人種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3%95%E8%89%B2%E4%BA%BA%E7%A7%8D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棕色人種主要分佈在澳洲、新西蘭以及南太平洋的島嶼上。也有人將他們劃為黑色人種。他們比黃種人和白種人更晚與黑種人分支出來。

棕色人種皮膚為棕色或巧克力色,頭髮棕黑色並且卷曲,鼻子寬,口鼻部前突,鬍子和體毛髮達。

Australoid
http://en.wikipedia.org/wiki/Australoid
Australoid is a broad racial sub-classification of Australasian peoples having dark skin with straight/wavy hair in the case of Aboriginal Australians or hair ranging from straight to kinky in the case of Melanesian and Negrito groups, they are defined by the anthropologist Carleton S. Coon. Some Melanesian and Aboriginal Australians have naturally blonde or brown hair. Australoid peoples range from areas of Southeast Asia (particularly the Philippines, Malaysia and Melanesia). The term can refer to, as the name implies, the aboriginal peoples of Australia and New Guinea. It has also sometimes been used to include the aboriginal blacks of Asia, once commonly known as Negritos. Skulls comparable to Australoid peoples have also been found in the Americas, leading to speculation that peoples with morphological similarities to modern Australoids may have been early occupants of the continent.[1][2] See also Pre-Siberian American Aborigines. Australoid global population is only 4%, making them have the lowest population of all races. [3].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行運超人 積分 +492 知識份子級作品 2007-7-9 13:21
  • 行運超人 金幣 +10 知識份子級作品 2007-7-9 13:21
  • 行運超人 行運指數 +96 知識份子級作品 2007-7-9 13:21

TOP

殷人東渡美洲之謎
http://www.soa.gov.cn/kepu/mi/h31.htm

  在距今4000多年前,我國進入有文字記載的文明史階段,我國歷史上的第一個朝代夏朝(西元前21世紀至西元前17世紀初)建立。當時,居住在今東北的西南部和河北省東北部的殷族人與中原王朝建立了巨屬關係。殷族是擅長航海的民族,屬“九夷”中的“東夷”族人。據《竹書紀年》記載:禹的八世孫後荒(帝芒)曾“命九夷,狩於海,獲大魚”。很可能就是夏王命臣屬於自己的東夷族人駕舟船爲其捕獵魚類。據現在在河南安陽殷墟出土有鯨的甲骨這一點來看,殷人受命入海捕大魚的記載應該是事實。

  夏代中後期,殷人開始越渤海南下,至山東半島,再進入河北、陝西中原一帶,最後取代夏朝而建立商朝。商朝以夷族入主中原,仍然保留有航海探險的傳統。商代曾與“海外”有過相當頻繁的往來。所謂“海外”,專家們認爲是今渤海以東的海上諸島嶼,也有的認爲可能是朝鮮半島。據此可以推測,在商代,我國北方海域已經存在著衆多海上航路,至少渤海之內,已經可以暢通了。

  善於航海的殷商族人,同樣在今黃海的中南部海域有過航海活動。出土的甲骨卜辭中記載有商紂王征討膠東半島的人方國時,曾兩渡淮水至齊國,然後沿海南下,四處征戰。商都殷墟出土大量的鯨骨、海貝、海龜殼、象牙、蚌殼等産於我國南海、東海或南洋一帶的海洋物産,更說明殷人與海外各地保持著貿易往來,航海活動一直在延續,航路與航線也逐漸從北向南擴展。

  至西元前11世紀,商爲周所滅,許多不服周朝統治的殷人便舉族逃亡。商貴族箕子逃亡朝鮮半島便爲典型的例子。然而,更引人注意的是:在殷商滅亡之際,有一支正在山東人方國征討的殷軍在商亡之後神秘地失蹤了。根據殷人有航海的傳統推測,人們認爲這支殷軍極有可能從海上出逃,其落腳點在渤海、黃海以東的島嶼上。到近兩個世紀,國內外都有學者猜測殷人東渡到美洲大陸,並陸陸續續提出了許多證據。延至本世紀80年代初,更有學者認爲殷人東渡的目的地就是美洲大陸,而且在美洲創造了獨特的文化。

  確實,在美洲大陸,尤其在墨西哥,有許多與我國古代,特別是與商代風格酷似的墓碑、祭壇、雕塑、石器、文字、圖騰崇拜、器物、紋飾及相類似的風俗習慣等。70年代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南部帕拉斯維德半島淺海發現了兩隻中國石錨,其上有2~3毫米的錳堆積。中外都有學者認爲這是二三千年前中國古船到達美洲後的遺留物,但也有人認爲它們只不過是二三百年前的産物而已。總之,在許多相似或相同的遺存物與習慣面前,人們現在仍然無法肯定或否定殷人東渡美洲的種種說法。但有一點是所有學者都達成共識的,那就是入主中原前的夷族——殷人是擅長航海的民族,入主中原後,他們依然保持了航海的傳統,並有所發展。因此,當他們從統治階級淪爲被統治階級時,極有可能因不甘失敗而舉族遷徙,而這些善於航海的民族的出逃通道便是大海。他們或許沿著早已熟悉的航路去往朝鮮半島,或漂向日本列島,或許他們被強大的黑潮所左右,不自覺地漂航到庫頁島、阿留申群島,再沿著南下的洋流漂向美洲大陸,最後有一批幸存者到達美洲中部的墨西哥。他們或許生存下來了,並創造了與本土文化極相似的新的文明。

TOP

關於美洲文明的探討
http://art.china.cn/wangshangton ... /content_213384.htm

一、從古地理變遷來分析美洲文明的來源

    地球在350兆年前是奧陶紀時代,整個美洲沈入水底,只留幾處高地島嶼,沒有人類。250兆年前是石炭紀時代,經過了100兆年的美洲,仍然大部分沈入水面以下,成爲蘆蕩。太陽系攜帶地球在銀河系運轉的周期,很像地球繞太陽公轉那樣,出現一年中的春夏秋冬四時溫差變化。地球在銀河系的周期運轉使地球出現冰期變化。這種變化時而使地球變冷,使海水凝凍成冰,極地冰蓋變厚變大,海水大幅度下降,海底山脈或平原連成一片,大露架突露成地表,或即使有鳥嶼,水也很淺,很容易渡過。而當地球變暖時,冰蓋融化,海水回升,海岸線延伸,部分陸地沈入海中。

    從目前來看,美洲既沒有現代生存的類人猿,也沒有發現過它們的確鑿的化石證據,甚至連狹鼻猴類(不論是現代生存的還是古代的化石代表)也沒有找到過。也就是說,美洲大陸還沒有找到可以進化成人類的靈長類證據,明確的說,美洲大陸後來的人類是從其他地方遷徙而來。

    據考古學研究,美洲居住人類的歷史不超過4萬年。有些科學家認爲,美洲早期的人類可能是在最後一次冰期通過白令陸橋從亞洲北部過來的。也有人提出,美洲最早的居民是從大洋洲飄洋過來的,依據是南美洲當地人的語言和個別文化因素跟大洋洲的有相似的地方,考古也將證明這兩種推測都有道理。綜合起來分析,由於中華先祖分佈到東南亞一帶有地理上的優先,從東南亞半島向海洋深處延展逐步到了澳洲、太平洋上的一些小島嶼,其中有少部分再向東到了美洲大陸;而大部分卻是從北部的北令海峽到達北美洲再逐步南移的。從目前各方面所得資料綜合判斷,一小部分比較古老的美洲人是從東南亞逐步飄洋過海到美洲的,這就是今天中美洲、美洲南部發現少量古老生命遺迹的緣由。而大量的中華先民的美洲遷移的還是在近2萬~3000年左右,而少量在遷居直到近代。

    古地理的變化與考古 學的發現是相吻合的。古人類從一地方奔赴另一地的原因有偶然性和盲目性,更主要的原因還有就兩個:一個是是尋找食物。比如隨氣候的變化,一些地方水草森林豐富起來,食草動物奔赴過去,食肉動物緊跟其後,獵物的古人類也緊緊相隨,形成地球生命鏈;二是相互爭奪生存權,慘烈的爭鬥後,失敗者只有另尋生存之地遠走逃生。那麽,在地球的現代瞬息——人類的現代人將要走向文明之時——也就是距今10萬年到近幾千年範圍內,地球上有沒有這樣的地理大變化呢?根據對古地理的研究,距今10一7萬年時,全球氣候變暖,海平面迅速升高,白令陸橋成海峽,這時的人類祖先很難從亞洲陸路迂道美洲、或從海洋橫渡。距今7萬年到1.2萬年是地球最後一次冰期,全球氣候明顯變冷,冰川大幅度向南推進。在這次冰期中,全球冰川面積擴展到4,960萬平方公里,使得面積爲36,000萬平方公里的大洋水位下降了100米。距今7—4萬年間,屬最後一次冰期的早期階段,我國稱早大理冰期,歐洲稱玉木早冰期,北美稱早威斯康辛冰期。此時,處在陸地邊緣的陸架淺海,例如白令海、鄂霍次克海、日本海、黃海、東海等,皆裸露成陸。這時的古長江越過濟州島及男女群島,直注沖繩海槽,比今日長江長約1000多裏。這個時候人類追逐太陽、追逐獵物到美洲,從理論上講是可能的,但目前還沒有相關考古證據。距今4—3萬年間,在地質史上稱爲晚更新世中期,是最後一次冰期的回暖期,全球變暖,海水回潮。這個階段給亞洲人類赴美洲增添了阻礙,目前也還未有多少考古的證據。距今3—1.2萬年期間,是全球最後一次冰期中極寒冷氣候的時期,北國千里冰封,萬里雪飄。世界洋海平面最大下降值爲150米左右,中國沿海許多地方乾涸爲廣闊無垠的大平原。食草和食肉動物向這些新生肥沃的大草原轉移,古人類伺機捕捉野獸,追逐太陽,把華北的細石器帶到日本列島,並經東北平原、蒙古高原、東北亞帶到阿拉斯加。根據目前的發現物來看,細石器文化的主人在距今一萬多年前即到達了阿拉斯加的西部,佔據阿拉斯加的費爾班克斯——海萊湖地區,據碳14測定距今爲一萬一千年。這條遷徙路線與猛獁象從華北、山東遷徙日本、朝鮮、庫頁島、堪察加半島、阿拉斯加是一致的。與《梁書·東夷傳·扶桑國》上說的自中國——倭——文身國——大漢國——扶桑國的路線,也完全一致。《尚書大傳·鴻範》和《淮南子·時則篇》中關於太昊所司之地,所言起自禺夷秦皇島碣石,過朝鮮,貫大人國,終於東極日出扶桑之地,與上言全同,顯然不是無端發此奇想,不是虛構假託,而是口碑直錄。遠且不說,他們至少是在3——1.2萬年間,自中國的黃海之濱,從華北平原,在追逐獵物的時候,追逐太陽的時候,就向東、東北,沿著平坦的海底平原,逐漸推進,到了美洲,發現了新大陸。在亞洲東部——太平洋西海岸間的亞洲大陸架,在冰期最寒冷時期,除了自日本列島以北的島和海峽外,南方的臺灣、菲律賓、東南亞群島、大洋洲群島,以及美洲西海岸的諸島,都與大陸架相連而裸爲陸地。因此,古中國人除了從華北華東向東向北遷徙外,還從太平洋諸島和大洋洲向美洲遷徙。如北方的中華祖先——他們開始時直向東方,直達日本列島。但是由日本列島,如果再向東,就進入太平洋水域,便是黑潮暖流。這時出現兩種可能,一種是乘桴筏乘黑潮暖流任其飄流或擇島而居複再逐年東遷東渡;另一種是受大洋阻隔,沿古太平洋西海岸折向北,於是就走千島群島、阿留申群島、亞歷山大群島.....這些島嶼者與大陸相通,當時都是陸地。因此陸地徙步並無阻礙,天長地久,就彙聚美洲了。在距今1.2萬年時全球氣候迅速轉暖,延續了幾萬年的地球大冰期結束。從此海平面迅速上升,原來裸露的海底平原重又爲海,陸橋消失,昔日的海峽平原和海島,爲海洋所阻隔,這些在地球最後冰期奔赴美洲的中華祖先就在美洲獨立發展,成爲美洲最主要的土著。

  但並不是說冰期已過,海水升高,陸橋消失,就阻斷了中華祖先的美洲之拓;相反,在近萬年之內,無論是中華本土的先祖、還是被隔斷在美洲自行發展的同胞祖輩的子孫們,都彼此挂念著海洋對岸,雖隔千山萬水,心隔不斷。先民們或北令海峽,或東南亞洋流、或太平洋島嶼一波波與先去的祖先會合或回到中土來反饋美洲的資訊,這就是中華民族開拓不止、永恒不息的萬古精神!西元前1045年,周武王攻破殷都朝歌,商紂王鹿台自焚。這時殷軍統帥攸侯喜率攸之主力軍十萬人,林方、人方、虎方等十五萬人及涕竹舟、涕竹筍等東遷美洲,這是中華本土最後的一次大千徙美洲了。墨西哥發現的一塊“大齊田人之墓”的墓碑,是爲戰國或秦末從山東半島放舟美洲田齊人的埋骨遺迹。墨西哥國越萬滔地方泥制古像甚多,其面貌與華人無異,其衣飾物稔亦爲中國十數世紀之物。此地又發現有泥造佛像數百,長約數尺,其塑法與中國近代之木雕神像相似,蓋亦千餘年前中國之技術。到中國南北朝時,墨齒國(今墨西哥)還派使團回故土探親,帶回蜂鳥朝貢。秘魯山洞裏的一尊奇特的裸體美洲女神銅像,向人們展示了西元五世紀時中國同美洲之間的某種聯繫:她雙手(右臂殘)提著銅牌,兩牌各鑄“武當山”3個漢字,字體近似南北朝的八分書。又秘魯國公園有華文太歲碑幢。南美洲厄瓜多爾國于前清咸豐年間開漕河道,曾獲中國錢幣數百枚,爲新莽時代之物,今尚陳列其國之博物院中。在阿拉斯洲的安柯雷奇市(ANCHORAGE)的柯擇堡(KOTZEBUE)和白令海峽之間的島上,指路方向標——圖騰柱——托天波爾——如樹林一般,古代的,現代的,都有。劄責人、嚴狁人、冰誇人、肅慎人、貊猴(靺鞨)人等的遺迹都保存在冰天雪地中。特別是的他們傳遞資訊、交流情況的“套函”,還埋在冰雪之中。凡此種種發現,都昭示著美洲文明來自中華文明生生不息的給養,美洲人來自中華人種的血脈相聯!

二、越海渡洋拓美洲,秉性無改是中華!

    美洲印弟安人的一些生産生活、風俗習性、崇拜信仰、天文地理知識等基本保持在中華本土時的民族或部落本色。印弟安人的四種本領:制陶術、雕刻巨石術、農耕術、屋場建築術,都充分反映了中華上古先民的基本技能。制陶術,是中華先民最先發明最拿手的技藝;雕刻巨石術,這其實就是中華南方雒民(粳民)——水稻先祖石頭崇拜的延伸——薩滿教的圖騰石柱文明在美洲的再現;農耕技術,挖運河,灌溉農田,這是典型的中華南方水稻民族的生産技術;建築技術,中華先祖無論是在南方、中原還是到了蒙古高原或西伯利亞,都能因地制宜建造居住場所,南邊的杆欄式建築、向北的石屋土坯磚房、更北的雪松厚板屋等。用海貝等做爲相互交換的“貨幣”,這與四川三星堆、殷商時期非常吻合。在殷人甲骨文徽號文字中,專有貝氏徽,以舟載人,人肩貝朋。農作物是玉蜀黍、南瓜、向日葵、豆類等。現在認爲玉米是美洲的原始作物,我只信一半,還是有可能是從中華本土帶去的,就如花生,不也說是美洲大陸的原始作物嗎?後來在中華發現了約七千年的花生米,作何解釋?不得不改過來,還歷史真本嘛!在今美國東南部德克薩斯州、阿肯色州、密西西比州等地區,密西西比河流域的森林繁茂地帶,沿河捕魚種田的印地安人,他們的鷹爪形青銅器上的圓圈中一個十字架符號與商殷人相同,他們的扇形則與商代徐方越人文化相同。南美的印弟安查文(Chavin)文化不就是“粳民”文化。“粳民”——“China",古印度、西亞、埃及直到歐洲一直這麽稱呼中國的,也就是今天英文把中國叫成“China"的由來。

    在今美國東北地區的紐約州的安大略湖(L。Ontario),伊利湖(L.Erie)、休倫湖(L.Huron);聖勞倫斯河流域生活著一支易洛魁(1roquois)“印第安人”。在該地區的東南部有一條莫哈克河(MOHAWK),莫哈克河有一個莫河克村(MOHAWKVILLAGE)。這其實就是貊猴(靺鞨)人來到了美洲。

    在今美國西南部地質學的中生代的沙漠地區,也即亞利桑那洲(ARIZONA)和新墨西哥(NEWMEXICO),印第安人建造一種長期居住的石屋,用坯、磚作隔斷,使屋子白日涼而夜晚暖,很科學,令人驚奇。格蘭德河(RioGrande)流域的特瓦族(Tewa)是該地的文化主人。這其實就是佤族(原叫卡佤族)的祖先到了美洲。

    尤其值得一書的是在莫哈克河的另叫一個奧次頓哥村(OTSTUNGOVILLAGE)發現了易洛魁人保存的鹿皮畫《軒轅酋長禮天祈年圖》和《蚩尤風後歸墟扶桑植夜圖》,鐵證了今美國紐約州的易洛魁人是6000至5000年前開赴美洲的中國軒轅黃帝的裔胄。

1991年10月美國華盛頓《國家地理》第180卷第4號(期)上刊登布魯洽·約瑟(Jos印hBruchac)的論文《奧次頓哥》,揭示了在莫哈克河(Mohawk)奧次頓哥村(OtstungoViliege)《軒轅酋長禮天祈年圖》和《蚩尤風後歸墟扶桑植夜圖》。

    這兩幅圖畫了些什麽?爲什麽說它們提示了易洛魁人是中國軒轅黃帝的裔胄?《軒轅酋長禮天祈年圖》的上方畫的是位於二十八宿星空中央的填星(土星),又叫軒轅星。這個軒轅星是軒轅氏的圖騰徵幟——天黿龜,即帝龜黃龍。它“頭對天山,尾向東南,四足定四方”。這是源于黃帝打蚩尤時的故事。黃帝打蚩尤時蚩尤作大霧3日,黃帝大軍不辨南北,面臨全軍覆沒的危險。這時軍師風後獻計:“將天黿軍旗之天黿頭對天山指南北,尾向東南,四足定四方。”甲骨文出土之後人們見到了這種指向的龜,黃帝打蚩尤的傳說故事由此得到了印證。再考證這幅《軒轅酋長禮天祈年圖》,我們可以看到這與黃帝打蚩尤時的傳說事故如出一轍。所以說這無可置疑地說明了這是軒轅氏的族徵。在遙遠的美洲有這麽一個部落的族徵竟是中國黃帝軒轅氏的族徵說明什麽呢?除了說明他們就是中國黃帝軒轅氏的後裔還能說明什麽呢?

    《蚩尤風後歸墟扶桑植夜圖》畫的是蛇圖騰的蚩尤主持夜間的更辰時間。蚩尤頭上爲炎帝的椎形五聯冠,冠上爲篦形軒轅日曆輪,上面有兩個蛙(龜)形人;其下又有兩個菱形符號,象徵四時八節;又有兩個“執手”,由風後由右向左推動,於是蚩尤奔跑起來;足下是日落的禺穀;右臂下垂,有兩隻陽鳥墜落,代表二更天已過;左臂高舉,指向月亮;月亮中天,說明是三更子夜;雙臂成太極S曲線,由右向左旋,爲先天太極圖,與天黿圖亦爲先天八卦方位一致。《蚩尤植夜圖》又證明了當時中國的炎黃兩族已融合爲一體。兩圖均爲先天伏羲封時代的産物。以此二圖作圖騰的部落,不管他身居何方,他就是炎黃子孫!所以說在5000到6000年以前中國人到了美洲,並把原在黃河流域的文化帶到了美洲,世世代代傳下來,賦予了美洲的印第安文化具有中國文化的特徵。


部份美洲原住民其實是中國人早先的後代, 而不是中國人。

TOP

Australoid ( 棕色人種 ) 主要分佈在澳洲、新西蘭以及南太平洋
Polynesians ( 玻里尼西亞 ) of the South Pacific.

TOP

明朝地圖證中國人最先到達美洲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091022/00180_044.html

美國一名傳教士之女,退休後承繼父志研究古地圖,發現父親在韓國購得的一幅中國明朝古地圖,上面所標示的扶桑其實是美洲,之後她和哥哥沿懷俄明州到墨西哥進行實地考察,在多處地點找到商朝甲骨文的文字和中國古代貝幣,令她確信中國人才是最先到達美洲的人。

美傳教士之女致力研究
里斯父親哈里斯是生於中國開封的第三代傳教士,韓戰期間被派到韓國的中國戰俘營做翻譯和傳教工作,一次在逛古董店時買下一本古地圖集,當時哈里斯已發現地圖上的扶桑其實是美洲。

○三年,里斯將古地圖集交給美國國會圖書館鑑別,證實製作於明朝,之後里斯和哥哥沿懷俄明州到墨西哥進行實地考察,發現美洲有梯田和中國的陰陽圖、危地馬拉有古鼎,並在三處地方找到類似商朝甲骨文的文字,在加州海岸更找到中國古代貝幣,令她深信中國人才是最先到達美洲。


里斯發現這幅明朝地圖所標示的扶桑,其實是美洲。


明代地圖標示 中國人最先到美洲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read/INT/22s30Q8H02qL9h8F1gBk0jHq2K773At5

TOP

人類首次踏足美洲或更早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60517/00180_031.html

考古學家一直認為,最早踏足美洲大陸的人是一萬三千年前從西伯利亞抵達阿拉斯加的狩獵者克洛維斯人。一批考古學家近日在美國佛州一沉洞挖掘出一批石器工具和獸骨,人類踏足美洲的歷史或要改寫。

與乳齒象並存二千年

該沉洞遺址位於佛州塔拉哈西的奧西拉河,一九八七至一九九七年間,考古學家在當地掘出八件石器工具和史前乳齒象牙,礙於該處沉積泥土之年期難以鑑定故遭忽略。二○一二年,數間大學的考古學家再次到該沉洞挖掘,陸續有石器工具出土,包括一柄雙刃面石刀,及表面有平行槽紋之乳齒象牙,相信象牙是用雙刃面石刀從象頭割下來,證明當時人類與這種巨型動物並存至少二千年。

考古學家又用放射性碳測定年法檢測掘出的文物和獸骨,發現它們的歷史可追溯至一萬四千五百多年前,人類踏足美洲大陸或比原先推斷早一千五百年,至於「南美洲一萬九千年前已有人類居住」之論述也非全無依據。
845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