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財經新聞] 阿里巴巴 alibaba

支付寶廣告「他鄉遇故支」捱轟 官方回應:我是小支,支付寶的支 (18:50)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81001/s00004/1538389923171

國慶黃金周啟鑼,隨着大批內地遊客出境旅遊,支付寶亦大做廣告,在本港銅鑼灣、旺角等地均可見到其廣告語「他鄉遇故支」大幅海報。不過有內地網民自行聯想到「支那」,認為支付寶文案不妥。支付寶在官方微博回應,「我是小支,支付寶的支」,暗示不會改變。

支付寶推出以「他鄉遇故支」為廣告語的出境支付推廣活動,在內地遊客的熱門目的地都可見其海報。新浪網友「@曹師傅儂好」批評:「@支付寶 你們內部混進了什麼玩意?這××瘋了麼?用的什麼文案?他鄉遇故支?說誰是支呢?」另一網友「@播州城事」更直斥:「做營銷的直接下課(即辭職),相關負責人立馬道歉,支付寶檢討。烈士紀念日(注:9月30日)和舉國慶國慶的日子,支付寶這樣幹不合適吧。」

支付寶星期日(10月1日)下午在官方微博公開回應:「我是小支,支付寶的支,手機上那個支付寶的只有一個『支』字logo的我。希望每個出境遊玩的中國人都能在異國他鄉偶遇我,偶遇一份溫暖。漢字優美雋永,希望全球能有更多人能認識它,而不只是Alipay這個英文名。祝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六十九周年生日快樂! 」這條微博更附有批評者的微博截圖。

有內地網友贊賞支付寶態度,指創意原本不錯,只是有些人想歪。網友「毒舌西坡」指,「還說誰是支呢?人家說自己是支啊。支付寶不是支是什麼?」,「毒舌西坡」形容,批評者有如「散養戰狼」:「支字有那麼多用法,為什麼你只能想到最骯髒的那一種?」「FAYNM」則稱:「想的多又自卑,乾脆把支把字典裏踢出去算了,支票也別叫支票了,因為太敏感。」「有錢哥哥的普通話證書」亦表示:「他鄉遇故支有什麼毛病?過度解讀的人真是夠了,黨支部村支書怎麼辦?別這麼敏感 」。

「@曹師傅儂好」則發微博,表示自己不是要搞「文字獄」,也不是「戰狼」,但這句廣告語確實有歧義,用法不當。網友「克麗斯汀蟹黃大肉包」則留言打圓場:「一群人天天揪着『他鄉遇故支』在那爭執來爭執去,搞得好像真的那麼義憤填膺一樣,真是閒得慌。就算你覺得這廣告不好有歧義,你不還是照用這app不誤?」
路人

TOP

We Are Hong Kong!

TOP

馬雲入黨不報 阿里恐有手尾跟
市場質疑不符美上市要求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110/20587674

【財經專題】

阿里巴巴主席馬雲,去年9月宣佈傳承計劃,將於今年9月卸任,淡出「阿里系」。不到兩個月,官媒《人民日報》即公佈其共產黨黨員身份。本報翻查,阿里巴巴2014年在美國上市時,並沒有在招股文件中交代其黨員身份。市場質疑,馬雲或不符合美國上市披露要求,可引來投資者索償。
記者:孫樂祈

馬雲宣佈今年9月退休,公關公佈「馬雲老師」的卡片,他自稱「杭州佬」、「阿里巴巴001號員工」,但對黨員身份一直秘而不宣。

去年11月官媒《人民日報》公佈一批對中國改革有「傑出貢獻」的名人名單,焦點除了香港首富李嘉誠未有上榜外,阿里巴巴主席馬雲的黨員身份卻赫然曝光。當中馬雲的介紹為:「馬雲,男,漢族,中共黨員,1964年9月出生,浙江嵊州人,阿里巴巴(中國)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購山頂豪宅 長期留港

以往馬雲間中會到美國出席會議、論壇,據知他被公開其黨員身份後,「巧合地」長期留港。馬雲曾經自爆會取得香港身份證,又以15億元購入山頂白加道物業,近月他經常在山頂行山,頻頻被打卡。

翻閱阿里巴巴2014年美國上市文件,稱馬雲為執行主席、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另外為軟銀董事長成員、華誼兄弟傳媒公司的董事、大自然保護協會中國董事會主席和全球董事會董事,畢業於杭州師範學院,主修英語,惟獨未曾提及他黨員身份。

美國執業律師、法政匯思發言人Jason Y. Ng表示,根據美國證監會條文,管理層需要披露其工作經驗、職能、在機構外的主要商業活動等,很多美國上市的中國國有企業,都沒有公開自己的共產黨員身份。除非可以證明其身份對公司的生意營運、財政狀況有重大影響,否則如共產黨員身份與公司生意無關,便毋須硬性規定披露。他認為要證明馬雲為公司所作的決定,是受其黨員身份影響,例如電郵、電話錄音,證明國家有干預阿里巴巴,「不過到其時,阿里巴巴所要面對的問題,是比無披露馬雲身份更嚴重」。

以往有媒體報道阿里巴巴,盤踞着大批太子黨,如今發現創辦人馬雲亦是黨員,顯示阿里與共產黨的關係千絲萬縷,但律師指要確實證明馬雲因其黨員身份干預阿里巴巴很困難。不過翻查共產黨黨章,馬上找到可斟酌之處。根據成為共產黨員的條件之一,「認真貫徹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上級黨組織的指示決定」;而13條黨委基本職責中的最後一條,「完成上級黨組織安排的工作任務,定期或及時向上級黨組織請示和匯報工作」,顯示作為黨員,就要執行黨的命令。

有股壇維權人士指出,美國證監與香港證監的做法各異,「佢哋唔太active(活躍),多數係股東捉住你話要賠償,集體訴訟。如果e個消息出咗,會對股價有大影響,例如向上升,早賣咗嗰批人就會告你;如果向下跌,就係e家班股東告你」。

劉銳紹:或拖累其他民企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若非有共產黨支持,阿里巴巴不可能發展如此順利。至於馬雲的入黨時期,劉銳紹未敢肯定,但推測有機會是2001年江澤民將統戰對象擴大至民企老闆之時。他指目前內地很多神秘黨員,官媒要踢爆馬雲的身份,是不智的做法,「佢哋好離地,唔知人哋可以用乜嘢方法整你,自以為逼咗馬雲退休,暴露埋你黨員身份,好似萬眾歸心,其實倒自己米」。他分析不只阿里巴巴,其他民企亦有機會被拖累。早前華為被打壓,便要到深圳開了一場記者會,澄清自己是民企,「我們在過去30年間從未收到過政府的任何要求」,抱怨不應被當成黨企打壓。劉銳紹指馬雲身份曝光,其他民企都很可能會被美國捉着成為話柄,當成與共產黨有關係而遭打壓。

劉銳紹認為或因阿里的科技成就不大,故暫時未被美國整治,「係咪檢控,係由司法部決定,等於律政司檢控佔中嘅人,唔檢控梁振英,係利用法律,去達到政治目的」。他語重心長地說,現時美國的條例是「備而不用」,還是「備而候用」,暫時沒有人知道。

科網巨頭中 最早建黨委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110/20587676

馬雲的身份早被懷疑,雖然聲稱要與黨談戀愛,不要結婚,但內地三大互聯網巨頭中,阿里巴巴是最早把黨支部升格做黨委,現任阿里巴巴黨委書記是邵曉鋒,曾任公安工作。據《美國之音》估計,現在阿里巴巴集團和螞蟻金服集團兩個並行的黨委,共有近200個支部、7,000餘名黨員,每年新增黨員近600名。

馬雲常陪習近平外訪

早年民企很難入黨,情況於2001年扭轉,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將民營企業家定義為「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開始招攬入黨,有分析指江是看中民企老闆能調動數以十萬億資金的能力。

雖然早年他未有公開身份,但翻查報道,他2015年曾到延安出席黨課,稱是要吸取營養,號召阿里巴巴黨員「努力給全國年輕共產黨員樹立一個標杆」,要打造「全中國最出色的先進黨組織」,並試過成為黨課的講員。他過往受訪問時,曾直言公司內部是以「抗日軍政大學」來培訓幹部團隊的管理能力,原則是「把支部建在連隊上」。阿里的首席人才官鄧康明配合稱,每個業務經理身邊要有個大政委,「讓一個有經驗、有文化,對於組織建設有經驗的人輔助他」。

習近平上場後多次外訪,馬雲亦有陪同在側。他於江澤民時代與江派親近,於習上台後馬上「洗底」,除陪同外訪,又豪擲過百億人民幣四出收購傳媒,堆砌傳媒王國,被視為執行政治任務。習近平有個足球夢,恒大投資恒大足球後,馬雲亦參一腳。

不收公司分毫 避交黨費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110/20587678

作為共產黨黨員,有權、有利,對黨有所回饋是義務,「交納黨費是黨員對黨組織應盡的義務,是黨員關心黨的事業的一種表現」,惟曾經聲稱別與黨結婚的馬雲,懷疑未有交黨費。

中央:可衡量黨性強弱

共產黨黨員要按工資分級,交不同比例的黨費。月薪3,000元以下的交0.5%黨費;月薪3,000至5,000元交1%黨費;月薪5,000元以上至1萬元交1.5%;月薪1萬元以上交2%。農民黨員每月交0.2至1元;學生黨員、下崗失業的黨員、領取當地最低生活保障金的黨員,每月交納黨費0.2元。

曾抱怨每月賺一、二十億很難受的馬雲,根據黨的條文,卻毋須交黨費。馬雲稱自己創立阿里巴巴後,從沒有發工資。有言論指控那是他的避稅手法,因為內地稅項繁重,月入8萬元以上的打工仔,會落入45%的稅階,故他不收公司分毫,各種開銷則用公司補貼付款。

補貼未計算在月薪當中,因在條文中,只有黨機關的工作人員,以及教育、科研、文化等25個帶有公益性質的機構,所給予員工的固定津貼費,才納入月薪計算範圍。而企業人員,只有基本工資與獎金才計算為月薪,各種津貼、補貼撇除在外。

而有部份黨員並無固定收入,中共中央組織部指:「這些黨員能否自覺、主動交納黨費,是衡量他們黨員意識和黨性強弱的一個重要標誌。」馬雲的黨性有多強,國家自然清楚。

[ 本帖最後由 WeAreHK 於 2019-1-9 14:34 編輯 ]
We Are Hong Kong!

TOP

【從商要順利,入黨是必需】人民日報:馬雲,中共黨員
https://www.mpfinance.com/fin/instantf2.php?node=1543308199280&issue=20181127

人民日報日前全版刊登「關於改革開放傑出貢獻擬表彰對象的公示」,當中,內地BAT,即阿里巴巴的馬雲、騰訊(0700)的馬化騰、百度的李彥宏均有份受到表彰,不過,三人之中,僅馬雲是中共黨員,其餘二人均是無黨派人士。

華爾街日報對此「中國最著名的資本家是一名共產主義者」進行報道,指「事實上,在人們印像中,馬雲通常與北京方面保持距離。馬雲在2015年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上接受採訪時說,和政府打交道,他給員工的建議是:“跟他們談戀愛,但別跟他們結婚”。」。

該報又訪問多名人士,其中,Marbridge Consulting駐北京董事總經理Mark Natkin說,這個消息與最近中共其他一些擴大影響力的努力相吻合。中共正在努力擴大控制權和影響力,把觸角伸向商界各個角落;商界人士將面臨這樣一種壓力,想要繼續在商界順利開展業務,入黨是必要條件。

商業顧問、《阿里巴巴:馬雲的商業帝國》(Alibaba: The House That Jack Ma Built)一書的作者Duncan Clark稱,《人民日報》高調披露馬雲黨員身份是在樹立一個時代標誌。

某些角度可能利好,不過,股東們或許需要擔心。華爾街日報提出問題;「中共對黨員的要求之一是把黨的利益置於一切之上,這就引發了一個問題,如果馬雲被迫在黨的規定和阿里巴巴股東利益之間做出選擇,那將發生什麼。」,阿里巴巴發言人回應指「任何高管的政治面貌不影響該公司的商業決策過程,該公司的使命是讓人們在數字時代的任何地方更容易地做生意,實現這一使命的過程中,公司在所運營的國家遵守所有法律法規。」,這名發言人同時亦未能提供馬雲的黨齡。

除此之外,阿里巴巴在2014年的上市招股說明書中沒有提到馬雲的黨員身份。未來會否引發股東於美國興訟,似乎是另一個值得投資者注意的地方。


We Are Hong Kong!

TOP

KT88

TOP

阿里冀明年交易總額破一萬億美元
https://hk.news.yahoo.com/%E9%98%BF%E9%87%8C%E5%86%80%E6%98%8E%E5%B9%B4%E4%BA%A4%E6%98%93%E7%B8%BD%E9%A1%8D%E7%A0%B4-%E8%90%AC%E5%84%84%E7%BE%8E%E5%85%83-221135958--finance.html

馬雲傳放棄阿里主要法律實體所有權
https://www2.hkej.com/instantnews/china/article/1956584

《華爾街日報》報道,計劃在明年9月卸任的阿里巴巴主席馬雲,已放棄阿里中國業務相關法律實體的所有權。該公司已證實相關消息,並稱上述變更是為了減輕馬雲在行政上的負擔。

報道指出,馬雲已放棄在該公司主要可變利益實體(VIE)的所有權。VIE一般用於使中國科技公司接受來自海外實體的投資。

據阿里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的20-F申報資料顯示,相關控制權已由馬雲及阿里聯合創辦人謝世煌,轉交予5名未透露姓名的相關人士。

阿里早前在年報稱重整VIE架構,即由少數人持有改為由阿里合夥人或管理層成員集體控制,以減少關鍵人士及繼任風險,計劃於明年完成。

[ 本帖最後由 EL156 於 2019-4-16 11:00 編輯 ]
EL156

TOP

U52.5U4G

TOP

阿里上市集資額恐削半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m/finance/daily/article/20190628/20715159

內地財經媒體《財新》英文網周四報道,阿里巴巴擬來港作二次上市集資額為100億美元(約780億港元),較兩周前市傳阿里擬來港集資200億美元,規模縮減一半。  

大降至100億美元

《財新》英文網昨日引消息稱,阿里巴巴計劃來港二次上市的集資規模為100億美元,金額遠低於兩周前市傳阿里擬集資200億美元。按阿里巴巴市值約4,399億美元計,預期阿里赴港二次上市發售股份佔流通股份約2.3%。阿里回覆《新浪科技》查詢時表示「不評論」。

彭博兩周前引述消息人士稱,阿里向港交所(388)秘密遞交上市申請,毋須披露財務資料。據港交所去年實施同股不同權安排,可替二次上市公司提供豁免披露。報道又指阿里擬籌200億美元,選擇中金與瑞信為牽頭銀行,阿里發言人拒絕置評。

阿里巴巴上周一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申報文件顯示,集團將於今年7月15日香港舉行年度股東大會並表決三項議案,當中最矚目為阿里擬拆細股份、把每股普通股「1拆8」。若阿里拆細股份建議獲通過,生效日期不遲於明年7月15日前進行。
12AX7.ECC83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