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放眼世界] 東北農大28名師生做實驗染病 重者或喪失生育能力

東北農大28名師生做實驗染病 重者或喪失生育能力

東北農大28名師生做實驗染病 重者或喪失生育能力

中廣網北京9月5日消息(記者李謙 實習記者吳東泊)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2010年12月19號的壹次實驗,改變了東北農業大學28名師生的人生軌迹。這是壹次羊活體動物實驗,先解剖,再肢解,最後觀察羊內髒。整堂解剖課從上午壹直持續到下午,它的結果卻是:28人感染嚴重布魯氏杆菌傳染病。
  症狀:打球打十分鍾腿抖
  28人:14個男生、13個女生,還有1位老師。這樣的悲劇爲什麽會發生?現在的他們身體怎麽樣了?昨天,中國之聲記者輾轉聯系到壹位被感染的學生。爲了保護當事人,我們使用了化名。
  今年24歲的小何(化名)是東北農業大學應用技術專業大四的學生。身高1米82,原本是學校籃球隊成員的他,描述了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現在就是身體各個關節都疼,現在跟以前比明顯就是體力差了很多,我就是端壹盆水,端壹會就覺得胳膊非常酸。現在要是打球打十分鍾左右腿都抖那個樣。
  記者:妳們現在還上學嗎?
  小何:現在已經開學了
  記者:家長怎麽看這件事?
  小何:非常上火,我的同學們就和學校協商這個事兒,但是協商完了,也沒有什麽好的結果。

羊未被檢疫 無消毒具體要求
  事情發生在去年12月19號,東北農業大學應用技術學院0801班的學生進行“羊活體解剖學實驗”,小何記得那天的解剖課從上午壹直上到下午:上午是解剖,就是把羊整個剖開看,所有的東西都打開看了,那只羊就是被我們解剖之後全都肢解了。下午壹點多的時候我們有壹個觀察,就是觀察羊的內髒。
  小何說用來試驗、被染病的羊那天被幾個班級的學生重複使用,他們解剖時羊的子宮裏還有上壹個班級同學留下來的紗布:我們有壹個動物醫學學院的壹個班級,他們之前用這只羊做剖腹産手術,他們做完之後我們後來又用了這只羊,當我們用這只羊的時候這只羊的子宮裏面還有紗布呢,老師當時還開玩笑說他們怎麽不留個剪子在裏面!我們用了壹次,當時我們在做實驗的時候壹個動物科學學院的壹個學生來取的胃液,他們也用了壹次。
  記者:到底什麽原因被感染?
  小何:據學校說是羊沒有被檢疫。
  記者:妳們之前做過這樣的實驗嗎?
  小何:以前做過壹些小的,就是壹些魚了雞了之類的,在大二的時候。
  記者:准備工作是否規範呢?
  小何:還好吧但是也沒有那麽嚴格的,就是怎麽說的,但是反正就是感覺上不是太嚴謹的,妳像戴手套啊什麽的就是沒有帶,也沒有什麽具體的要求消毒的什麽都沒有。
  原學院院長被免 校方電話無人接聽
  今年6月,東北農業大學做出了對這壹事件的《調查報告》,免去動物醫學學院院長、黨總支書記等人的職務。校方同時表示,願意承擔治療的全部費用,並“根據患病學生三個療程結束後的治療結果,充分聽取患病學生和家長的意見訴求,盡快拿出賠償等善後問題的解決方案。”
  校方的說法自然沒錯,但是小何們的身體何時能夠痊愈,落下的課程什麽時候能夠補上?未來的工作和生活該怎麽辦?這壹系列的問題如今都擺在了28個師生的面前。
  小何幾天前被醫院拒絕繼續住院,問起未來他顯得既迷茫又擔憂。
  小何:好像說這個菌是終身攜帶的,不能達到那種完全治愈,我們也非常迷茫,因爲我們已經開學了,但是我們現在的身體條件坐著壹個小時不到法拍屋,就可能腰疼啊,全身各關節疼得非常的嚴重。然後還不能治療。學校老師也通知我們必須得來上課了,說學校有規定說不上課可能會開除我們怎麽怎麽的。
  記者撥通了因此事被免職的原動物學院院長鄭式民的電話,對方以不再管理學院爲由拒絕了采訪,學校辦公室的電話也始終無人接聽。
  每年有幾萬人感染 嚴重者或喪失生育能力
  記者隨後采訪中國農業大學動物醫學院教授、專業從事布魯氏菌致病機制和防控技術研究的吳清民教授。
  吳清民:這個病分爲急性期和慢性期,發燒內壹個月治療就是急性期。如果在急性期治療,90%的人是可以把體內的細菌殺死,不會再反複的。 但如果男性睾丸出現腫大特別厲害,有些人需要睾丸切除;如果腫大後萎縮可能會出現喪失生育能力。
  這次染病事件,做實驗的學生壹半染病,壹半沒事,吳教授解釋布魯氏菌傳染的主要途徑。
  吳清民:我們如果徒手去做,看著這個手臂上沒有任何的傷口,但是他有很細的傷口的時候,這個細菌是可以侵入的,這是壹種途徑。第二種途徑,在打開的時候,有可能會形成氣溶膠,這個氣溶膠是可以通過口腔、通過眼結膜感染。另外,如果我們做完實驗沒有及時去把手消毒,清洗幹淨,比方在吃個東西也能感染。最主要的是眼結膜、鼻腔粘膜和口腔來感染,也可以通過皮膚感染。
  吳教授介紹,我國每年有幾萬人感染布魯氏杆菌,防控工作越來越嚴峻。但他同時也想通過廣播給同學們鼓勵,信心是戰勝布魯氏杆菌的關鍵。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