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港事港非] 臧山:香港區議會選舉的警示

臧山:香港區議會選舉的警示

臧山:香港區議會選舉的警示
剛進行的香港區議會選舉,以親中團體大勝告終,泛民主派的議席大量減少,民主派人士在驚詫之餘,也大有無力之感。其實這樣的結果,如果大家對中國共產黨奪政和施政手法有所了解的話,其實並不令人意外。

一九五零年中共進軍西藏,和西藏執政集團簽訂了十七條協定。如果和香港《基本法》比較一下,可以看到十七條對西藏比《基本法》對香港更為寬鬆,起碼十七條確定西藏可以保持自己的武裝力量。所以中共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並非首創,因為從一九五零年到一九五九年的十年之間,中國也實際上處於一個一國兩制的狀態。

在那個十年間,中共首先在西藏建立了地方政權,派駐種類不同的各類工作組,從四川和青海培訓了大量藏族幹部進入西藏。中共在西藏的幹部在這個期間非常謹慎,基本不觸及西藏傳統社會結構。另一方面,十七條中規定要班禪喇嘛回西藏,受到了班禪系藏人的歡迎,而對藏人的上層和喇嘛進行不斷的分化,以及以大量資金和物資援助西藏,在民間逐漸建立自己的勢力。隨後,由於在青海和四川的藏區土改工作開始之後,大量流亡藏人逃到西藏本區,形成了一個反抗中共的核心,導致最後發生了所謂的「叛亂」,中國遂以「平叛」的形式正式接收西藏。

可以對照的是中共接收上海的資本家財產。一九四九年中共進入上海之前,就大肆宣傳鼓勵民族資本家發展的政策,然後經濟上實行統購統銷,黨支部進入工廠,工人組織獲得大力發展。資本家一方面受到官定價格的壓力,一方面要補多年的稅收,另一方面不能制訂工資標準,因此生存極為艱難。一位上海資本家曾經表示,當中共提出公司合營的方案之後,上海很多資本家大為高興,因為終於可以卸下重擔了。這是中國共產黨溫水煮青蛙的另一個例子。

有趣的是,上海公私合營最後完成和西藏平叛的發生,都是在中共獲得完全掌控權力之後的十年。二零零七年,也正是中共接管香港的第十年,因此區議會選舉親中團體獲得大勝,大家不用大驚小怪。

共產黨的一個最大特點,是不會主動遵守任何法律和制度規定,包括他們自己制定的法律制度。香港許多人對中共外圍組織在選舉中施以各種各樣的違規手法大為吃驚,本身即是對中共這樣一個組織認識不清楚所導致。在我看來,如果中共真的老老實實遵守《基本法》,在選舉和各種各樣的政治運作中循規蹈矩,那才是真正令人奇怪的事。

然而,我倒不認為泛民主派這次的失利完全是壞事。最關鍵的問題,是必須維護香港的自由,和繼續推動香港民主改革的進程,因為民主制度的好處是老百姓可以定期進行選擇,而自由包括宗教和新聞等各個方面的自由,只要在這樣的大框架下,香港民主派仍大有前途。

中共是一個為戰爭而準備的組織,擅長動員和應付極端事件。因此如果中共全力應付香港的某一個選舉,他們可以動用極大的資源而獲得暫時的利益。而民主派所有的努力,應該是不要讓這種暫時利益轉化成為法律上的長期化。而最終而言,香港的民主派必須促進中國大陸本身的改變,這才是香港自由和民主制度延續的唯一保障。(

臧山:香港區議會選舉的警示

作者﹕《新紀元周刊》:臧山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