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軍事] 特工 特務 間諜 spy

WhatsApp揭漏洞 可改信息及身分 可助炮製假新聞 fb無能為力
https://news.mingpao.com/pns/%e5%9c%8b%e9%9a%9b/article/20190809/s00014/1565288587731/whatsapp%e6%8f%ad%e6%bc%8f%e6%b4%9e-%e5%8f%af%e6%94%b9%e4%bf%a1%e6%81%af%e5%8f%8a%e8%ba%ab%e5%88%86-%e5%8f%af%e5%8a%a9%e7%82%ae%e8%a3%bd%e5%81%87%e6%96%b0%e8%81%9e-fb%e7%84%a1%e8%83%bd%e7%82%ba%e5%8a%9b



通訊軟件WhatsApp被揭有嚴重漏洞,用戶引述他人的信息時,可利用黑客軟件竄改發送人的身分以至信息內容,令心懷不軌者有機會炮製假消息。揭發問題的以色列電腦保安公司Check Point周三(7日)稱,研究人員早於去年發現漏洞並通報其母公司facebook(fb),惟fb則表示礙於WhatsApp的端對端加密設計,無法堵塞漏洞,漏洞1年後仍然存在。該公司周三展示一個利用該漏洞修改信息的工具,盼喚起關注。fb拒絕評論。

接報逾1年 3漏洞僅塞1 個
Check Point專門研究產品漏洞的部門主管瓦努努(Oded Vanunu)周三在美國拉斯維加斯的黑帽網絡安全會議(Black Hat)上,示範如何利用其製作的新工具,在WhatsApp引述他人的信息時改變其內容,故意歪曲他人的說話。他表示其團隊早於去年8月發現WhatsApp有3個漏洞,包括可以完全竄改他人的信息、在群組對話更改發送人身分,以及將群組對話偽裝成一對一信息,一旦對方回覆即會出現在群組中。他們向fb通報,最終fb只解決最後一個漏洞,前兩個漏洞依然存在。

瓦努努指fb向他們表示,WhatsApp的加密技術令監察和驗證用戶發送的信息真偽極為困難,甚至不可能做到,其他可能的方法亦會影響軟件的可用性。他指出,WhatsApp在全球擁有15億用戶,心懷不軌者有可能透過漏洞「利用看起來可信的消息人士傳播假消息」,加劇操縱資訊的問題,而且過程並不複雜,毋須破解WhatsApp的端到端加密技術。被問及新工具會否讓有心人更易利用漏洞,他認為公司不能夠坐視不理,有責任將行動升級,促使更多人就此展開討論。

fb:端對端加密難打假
WhatsApp散播謠言的問題近年備受關注,例如印度去年就有謠言在WhatsApp及社交媒體流傳,指有兩名男子綁架及販賣兒童,最終兩人遭村民毆打至死,類似事件在當地奪去共17條人命。去年10月的巴西大選中,WhatsApp亦被指為假新聞的溫牀,由於信息經過加密,公司及當局均難以介入調查,而且信息通常都是來自熟人,令用戶更傾向相信WhatsApp的假消息。WhatsApp在去年7月更新功能,用戶轉發他人的信息時會標明「轉發」的字眼,在今年1月亦將每條信息最多可轉發的次數由20次大幅減少至5次,以打擊假消息傳播。

網絡保安公司Symantec上月亦發現WhatsApp的漏洞,若用戶設定將收到圖片儲存在外部記憶,黑客有機會竄改圖片,例如利用惡意程式更改收據上的數字,欺騙受害人向錯誤的對象付款。今年5月,WhatsApp承認,有黑客利用語音通話功能致電用戶,然後用戶手機便會自動安裝間諜軟件監控,WhatsApp已推出修補程式。
12AU7.ECC82

TOP

12AU7.ECC82

TOP

冷戰回聲:科技諜報,經濟戰與蘇聯解體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3660610
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周三(4月4日)呼籲華盛頓停止調查所謂的北京侵犯美國知識產權事宜。在愈演愈烈的中美貿易摩擦中,美國指責中方有「驚人的知識產權盜竊」行為。

特朗普政府稱,中國對美國企業施壓要求其轉讓技術,令美國每年因此受損300億美元。
◾007與「孫上校」:50年前的冷戰故事
◾鉤沉:007與刺殺列寧、契卡與伯爵夫人
◾信任難題:英國"劍橋五諜"與中共地下工作者

同一天澳大利亞媒體的報道稱,中國咄咄逼人的情報搜集活動迫使澳洲當局提升了安全措施,而且開始重新審視處理澳中雙邊關係政策。諸如此類的報道反映出西方國家擔心,即北京正在努力招募西方的科技人員和官員。

澳洲提升安全措施

澳洲多家媒體報道,自從一名中國公民數據洩密事件發生後,澳洲頂級科研機構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投入了億萬美元提升網絡安全和信息系統。

澳洲媒體集團(Fairfax Media)根據信息自由法得到了一份澳大利亞聯邦警察的高科技犯罪部門的報告,一名調查官員在報告中說這件事(洩密)「對整個機構(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是個警醒」。

2013年澳洲聯邦警察從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得知一名研究人員失蹤後,警察開始調查他是否同中國政府合作,並且是否洩漏了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的保密研究信息。不過經過18個月的調查,聯邦警察在2015年7 月結案說「證據不足而且(那名中國研究人員)不願合作」。
◾中美互亮底牌後 特朗普推特上繼續放狠話
◾舊視頻爆英國"劍橋5諜"菲爾比的往事

《澳大利亞財經評論》報道說,澳洲國防部正在審查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一名高級研究人員和中國政府的導彈研發機構的商業往來問題。國防部的這名高級研究人員在2016年初被任命為一個小型公司NSW的負責人,該公司的領域是非軍事用途的大數據分析。

澳洲媒體認為防務科技集團對員工安全審查的做法存在缺陷。報道說,中國當局很可能清楚那名研究人員在國防部的作用,2006年中國政府的一個出版物注意到那名研究人員在澳洲防務科技集團工作,當時防務科技集團的名字是防務科技組織。

「警惕中國網絡威脅」

澳大利亞安全情報機構在去年的年度報告中提到了「外國情報機構把許多澳大利亞的利益作為目標,包括秘密取得知識產權和科學技術」。

據《澳大利亞時代報》報道,在中國公民涉嫌數據洩密事件後,澳大利亞安全情報機構對澳洲聯邦警察做出多方面的安全提醒,主要強調了網絡間諜問題。

一名從事網絡安全工作的前政府官員說,「他們現在從私營公司獲取大量信息,在可能的情況下還從政府機構獲取信息」。

媒體報道說,能夠接觸國防科技的研究人員通常在訪問中國的時候會成為中國情報部門的目標。另外一名了解情報工作的前政府官員說,中國在努力培養內部代理人,他們採取了咄咄逼人的做法。

「他們在中國鎖定某個在澳洲公司或機構工作的人,然後找這個人對他說,這有兩萬元,能不能給我們搞到這些文件?這個人可能讓他們走開。然後他們會找另外一個人再提出同樣的要求。這個人可能就會說可以,交出文件,然後再和那個機構打交道。」

今年2月澳洲媒體曾經報道美國勸阻澳大利亞不要用中國的華為公司提供的網絡設備。據稱,美國國家安全局和國土安全局負責人親自向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表達了「美國對中國參與5G網絡建設的擔憂」。美國多個高級情報官員在美國參院情報委員會的報告中稱「中國實施網絡間諜是美國和澳大利亞網絡安全議程上兩大隱患之一」。

「中國黑客採取反制」?

在指責中國從事網絡間諜活動的同時,美國前情報領導人,空軍退伍將軍克拉帕(James R. Clapper)建議美國對中國黑客採取反制,增加中國網絡間諜活動的代價。他建議效仿過去「告別檔案」對付蘇聯的模式對付中國。

「告別檔案」是80年代初法國從叛變的克格勃上校維特洛夫(Vladimir I. Vetrov)那裏獲得的透露蘇聯獲取西方情報的大量秘密文件,「告別」(Farewell)是維特洛夫的代號。維特洛夫向法國提供了偷拍的4,000頁克格勃從西方獲取的科技機密資料。

前法國總統密特朗在1981年當選後不久向美國總統里根轉交了這些情報,美國中情局才開始意識到蘇聯從西方獲得雷達、電腦、機械工具、半導體等領域的大量科技情報。

維特洛夫提供的情報令西方國家驅逐了將近150個蘇聯技術間諜;法國驅逐了47名大部分為從事科技情報活動的蘇聯間諜。其結果是蘇聯獲取科技情報的間諜活動陷於停頓。

據說蘇聯獲取西方技術的情報令當時的美國總統里根十分震驚,也導致他下決心對蘇聯全面施加壓力,爭取冷戰的勝利。1982年1月里根批准中情局對蘇聯實施反間計,傳遞虛假科技情報,誤導蘇聯的科技研究,消耗蘇聯已經捉襟見肘的資源。

壓垮駱駝的最後稻草

當時蘇聯希望通過在法國的間諜得到天然氣管道軟件,以更新蘇聯的天然氣管道技術,爭取實現向西歐出口天然氣。華盛頓除了阻撓西方同蘇聯達成類似交易,同時還誘使蘇聯獲取有缺陷的軟件。

中情局的反間計旨在「擾亂蘇聯的天然氣供應以及從西方獲取硬通貨的能力,擾亂俄羅斯內部經濟」。里根政府的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空軍部長里德(Thomas Reed)出書講述當時美國對蘇聯的經濟戰。他說美國的虛假情報導致穿西伯利亞油氣管道在1982年發生了大爆炸。

里德說,軟件「被重新設計能夠重設泵速和閥門,產生了超出輸油管連接和焊接部分能夠容忍的壓力強度」。他還說1982年的爆炸是「最大規模的非核爆炸,從太空中都能看到那次大爆炸」。

古巴領導人卡斯特羅在2007年的文章中說,根據「告別檔案」,對蘇聯進行的反制措施是一場經濟戰爭;天然氣管道爆炸令蘇聯經濟遭到極大破壞,同時在蘇聯內有經濟問題、外有里根施加軍事和經濟壓力時,摧毀了蘇聯獲取技術的能力。

對蘇科技情報反間行動的策劃者威斯(Gus Weiss,白宮的科技情報和經濟顧問)說,「告別檔案…導致克格勃的關鍵行動失敗,而這發生在蘇軍最需要這個行動、美國國防力量增強、蘇聯經濟衰落的時候,因此蘇聯已經不能再(同美國)競爭」。

維特洛夫在西方被認為是結束冷戰的英雄,這位20世紀最大間諜故事的主角的背叛行動被克格勃破獲,在1983年被槍決。間諜故事的另外一位重要角色威斯2003年去世,但是《獨立報》報道將其在華盛頓家中死去說成「離奇的死亡」。
12AU7.ECC82

TOP

華為技術人員幫助非洲政府監控國內政治對手
https://cn.wsj.com/articles/%E8%8F%AF%E7%82%BA%E6%8A%80%E8%A1%93%E4%BA%BA%E5%93%A1%E5%B9%AB%E5%8A%A9%E9%9D%9E%E6%B4%B2%E6%94%BF%E5%BA%9C%E7%9B%A3%E6%8E%A7%E5%9C%8B%E5%85%A7%E6%94%BF%E6%B2%BB%E5%B0%8D%E6%89%8B-121565825710
作為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生產商,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在非洲市場佔據了主導地位。該公司在這裏向一些政府出售了用於數字監控和審查的安全工具。然而,華為員工還提供了沒有公開披露過的間諜服務。

員工被指涉非洲兩國間諜工作 華為否認
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90815001684-260410?chdtv

《華爾街》:華為涉助非洲國監控政敵 員工被指參與當地國安運作 華為:指控無根據
https://news.mingpao.com/pns/%E5%9C%8B%E9%9A%9B/article/20190816/s00014/1565893824788/%E3%80%8A%E8%8F%AF%E7%88%BE%E8%A1%97%E3%80%8B-%E8%8F%AF%E7%82%BA%E6%B6%89%E5%8A%A9%E9%9D%9E%E6%B4%B2%E5%9C%8B%E7%9B%A3%E6%8E%A7%E6%94%BF%E6%95%B5-%E5%93%A1%E5%B7%A5%E8%A2%AB%E6%8C%87%E5%8F%83%E8%88%87%E7%95%B6%E5%9C%B0%E5%9C%8B%E5%AE%89%E9%81%8B%E4%BD%9C-%E8%8F%AF%E7%82%BA-%E6%8C%87%E6%8E%A7%E7%84%A1%E6%A0%B9%E6%93%9A
《華爾街日報》周三發表長篇偵查報道,指中國電訊設備巨擘華為涉嫌協助非洲政府監控反對派,除了出售數碼監控和審查工具外,在烏干達及贊比亞,華為還直接參與當地國安部門的監控計劃,協助以截取加密通訊等方式監控政敵。不過報道稱,未有證據顯示北京在非洲從事間諜活動,亦未發現華為總公司高層指示或同意非洲上述做法。華為強調公司從未參與黑客活動,斥指控無根據。

報道引述密件網安官員訪問
華為自1998年首次踏足肯尼亞以來,迄今已在40個非洲國家建造電訊網絡,並已雄霸互聯網,《華爾街日報》稱,華為業務已擴充至數碼監控。該報翻查非洲國家警方機密文件及國會委員會文件,以及訪問10多名跟華為合作的非洲國安高官、相信遭監控的反對派、網絡保安官員。報道指儘管錄影監控、網絡監察和手機大數據蒐集等已是國家安全系統的家常便飯,但華為提供的系統不止於此,據非洲安全高官所指,華為技術人員成為安全部隊的一部分,並參與運作,負責培訓安全部隊和科技監控單位。

助烏干達建5000人臉識別鏡頭
報道稱,華為在烏干達首都協助建立了11個監察中心打擊罪案,其中一幢造價3000萬美元的大樓將11月揭幕,將連接到華為在該國協助設立的逾5000個配備人臉識別技術的攝錄鏡頭。華為在烏干達警察總部也有一間貼上華為標誌的房間。官員稱,華為指導官員使用間諜軟件,以應對安全威脅和政敵。

烏干達情報監控計劃早在大約2012年展開,總統穆塞韋尼(Yoweri Museveni)視互聯網為政治威脅,尤其擔心社交網絡的動員能力,故下令情報部門尋找監控工具,初年曾求助西方科企,但後來轉向華為。

贊比亞官員稱獲協助拘反對派博客
至於贊比亞,報道引述該國安全高官稱,在造價7500萬美元的全新數據中心中,華為員工會跟科技罪案打擊小隊的成員合作監察和截取數碼通訊,目標包括罪案疑犯、反對派、社運人士和記者。他們更指華為兩名專家曾協助政府入侵一批反對派博客的電話和fb專頁,並鎖定位置協助當局拘捕他們。

美國博伊西州立大學數碼監控研究專家費德斯坦(Steven Feldstein)稱,他研究發現華為也有出售先進的錄影和臉部識別系統到逾20個國家。他認為,根據《華爾街》調查,華為似乎不是為了圖利,而是在推動某種監控計劃。

專家:華圖招攬非自由主義盟友
美國風險管理公司RWR Advisory Group管理人員達文波特(Andrew Davenport)認為,中國的長遠願景是招攬外國擁護中方在數碼層面的管治規範以及非自由主義政治價值觀,非洲是其中一環。

報道引述多名非洲安全高官稱,中國政府官員在促進華為的非洲交易上發揮關鍵角色,例如參與會面和陪同非洲情報官員參觀華為在深圳的總部。報道提到現駐尼日利亞拉各斯總領事儲茂明,指他前年5月出任駐烏干達使館政務參贊期間,曾跟華為駐非洲高管陪同烏干達派出的警官在北京接受訓練,其間在中介過程有關鍵角色,例如陪同出席中國公安部總部舉行的連串會面,見識中方監控能力。

華為發言人稱,該公司「從未參與『黑客』活動」,「完全拒絕那些針對我們商業運作的無根據和不準確指控,我們的內部調查清楚顯示,華為及其僱員從未參與任何(報道)指控的活動。我們沒有相關合約或能力這樣做」。

中國外交部:各國警政合作屬慣常
中國外交部書面回應表示,各國在警政上合作是慣常做法,稱非洲國家致力建立「安全城市」是為了改善人民生活和營商環境,質疑將之跟「監控」相提並論或有「隱秘動機」。

科企研監控工具牟利 恐成打壓幫兇
https://news.mingpao.com/pns/%e5%9c%8b%e9%9a%9b/article/20190816/s00014/1565893825646/%e7%a7%91%e4%bc%81%e7%a0%94%e7%9b%a3%e6%8e%a7%e5%b7%a5%e5%85%b7%e7%89%9f%e5%88%a9-%e6%81%90%e6%88%90%e6%89%93%e5%a3%93%e5%b9%ab%e5%85%87
科技監控在全球並非罕見,除了非洲多國與部分人權紀錄惡劣的中東國家外,英美等西方國家亦與科技企業合作監控。有論者擔心,科企研發監控工具作為商品出售予政府,將成打壓異見的致命武器。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提到,烏干達2016年開始採用由英德合資科技公司Lench IT Solutions的監控工具FinFisher監控部分高級酒店的無線網絡,以及政客、記者、社運人士的電話等。2017年初,烏國情報部門更嘗試採用以色列科企NSO集團的監控產品,以截取智能電話的加密通訊。

以色列NSO黑客軟件獲數十國青睞
NSO的客戶並不止烏干達。今年5月,通訊程式WhatsApp被揭發嚴重安全漏洞,NSO被指利用該漏洞推出黑客軟件入侵手機,旗下黑客軟件Pegasus尤受關注。NSO承認,有數十國家以Pegasus反恐、滲透犯罪集團及營救被綁架兒童等,但有研究指出,採用NSO監控技術的還包括巴林、摩洛哥、沙特和阿聯酋等涉違反人權的國家。人權組織亦指控NSO協助監控記者及異見人士,包括國際特赦組織一名研究員、墨西哥一名被殺記者的妻子和反貪人士,涉及沙特和墨西哥等國,早前被殺的沙特異見記者卡舒吉亦疑成監控目標。

科技新聞網站The Register則指出,美國、英國及澳洲亦正展開大規模監控計劃:美國國家安全局及聯邦調查局2017年公布資料,承認曾監控部分美國公民及蒐集其資訊,以保障國民安全,但無披露詳情;澳洲去年通過立法,強制網站及通訊服務供應商建立秘密監控功能,以調查恐怖活動及罪案;英國今年5月亦宣布推動間諜法,監控疑似外國間諜。

鮮受監管 「無異出售致命武器」
Yahoo新聞華盛頓分部主管魏因貝格爾(Sharon Weinberger)上月於《紐約時報》撰文稱,高科技監控如今已隨不少私人企業銷售全球,利潤達數以十億計,且鮮受監管。她認為如繼續讓這些科技成為任何人均能購買的產品,無異於出售致命武器,所有人均將面臨無處不在的監控,異見人士的安全勢受威脅。

老美又抓到把柄?華為驚傳黑手伸入非洲
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90815003499-260410?chdtv
當國家法律鼓勵間諜行為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90314/china-canada-huawei-spying-espionage-5g/zh-hant/
上週,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最高法院確定了針對中國科技巨頭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引渡程序的聽證會日期,向將她遣送美國接受審判又進了一步。華為被廣泛認為會在即將推出的第五代(5G)技術中成為世界領導者,僅考慮這一個原因就足以明白,對於華為——或許也對於中國——的國際雄心而言,這是個成敗攸關的時刻。
孟晚舟去年應美國政府的要求在加拿大被捕,美國控告她欺詐並違反了伊朗制裁禁令。但美國想追究她的問題並不僅限於她和伊朗的關聯,而此事的戰略意義也不只關乎她個人的命運。
華為自稱是一家私營的、員工所有的企業,致力於為全世界提供數字科技。有關方面對此描述表示質疑,美國政府視該公司為中國專制政府的分支機構,與中國共產黨休戚與共。從這一點來看,中國的目標在於全球主導地位,那麼諸如華為這類中國大公司就是帶著政治使命的商業機構。
除對孟晚舟的控告外,美國1月就多項罪名對華為發起訴訟,包括有系統地竊取知識產權。美國政府一直在警告盟友,該公司已發展出在全世界實施間諜活動的關鍵能力。出於國家安全方面的擔憂,國會已禁止在聯邦項目中使用華為產品。(華為的回應是在上週就上述限制措施對美國政府提起訴訟。)
訂閱「簡報」和「每日精選」新聞電郵
請輸入電子郵件地址
同意接收紐約時報中文網的產品和服務推廣郵件
查看往期電郵 隱私權聲明
美國採取這些舉動,或許是希望保護美國科技公司的利益,但不等於它對中國間諜活動威脅的判斷是錯誤的。這種威脅是真實的,並且毫不掩飾:只需看看中國2017年通過的《國家情報法》。
這部法律並非標準的安全與間諜活動法案,其首要關切是防止國家機密外洩。它的主要推力不是自我保護,而是主動行動。其中規定,「任何組織和公民都應當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該法據我所知沒有官方英文版;這是我的翻譯,部分基於其他幾個版本。)另一條款則更直白:國家情報工作機構依法開展情報工作,「可以要求有關機關、組織和公民提供必要的支持、協助和配合。」根據該法,為國家從事情報活動是中國公民和組織的義務,跟納稅差不多。
這部法律為守法的行為提供了激勵:「國家對在國家情報工作中作出重大貢獻的個人和組織給予表彰和獎勵。」在1月份針對華為的起訴書中,美國聲稱該公司就竊取外國公司的知識產權給員工提供製度性獎勵。
這部法律幾乎沒留選擇退出的餘地。「阻礙國家情報工作機構開展情報工作的」將受到懲處並可構成犯罪。這些機構「可以優先使用或者依法徵用有關機關、組織和個人的交通工具、通信工具、場地和建築物」——「必要時」,可以設置「相關工作場所和設備、設施。」換言之,在華為硬件設備上安裝後門以收集外國情報,是具有堅實法律依據的。
上個月,在接受CBS採訪時,華為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任正非被問及,他「是否曾以任何方式、形態或形式向中國政府提供過任何信息?」孟晚舟的父親、這位資深中國共產黨黨員和前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官回答說:「過去30年,我們從來沒這麼做過,未來30年,我們也絕不會這麼做。」
中國政府積極為孟晚舟和華為辯護。它在12月呼籲釋放孟晚舟,威脅說,「否則必將造成嚴重後果,加方要為此承擔全部責任」,隨後在中國以間諜罪逮捕了兩名加拿大人。當加拿大反過來要求釋放這些加拿大人時,中國指責加拿大奉行雙重標準和「白人優越論」。上週,中國禁止從加拿大最大的油菜籽生產商之一進口油菜籽。中國外交部還稱,美國對孟和華為的指控有政治動機,是「不道德的」。
為拯救孟晚舟和幫助華為,低調的幕後外交策略是否會更有效?可能。但只有當華為多少是一個孤例的時候,才適合採取更謹慎的做法。如果不是,那麼當中國政府站出來,公然為一名面臨險境的操作人說話時,就等於是在向全世界的中國個人和企業發出信號:如果他們在執行間諜任務時遇到麻煩,中國政府也會提供幫助。這也符合國家情報法的標準,其中規定,與國家情報工作機構「建立合作關係」的人員,「因協助國家情報工作,其本人或者近親屬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時」,「國家有關部門應當採取必要措施,予以保護、營救。」
美國當局指出華為可能進行重大商業、軍事和外交間諜活動是對的;事實上,中國法律明確要求它這樣做。然而這項法律是如此明目張膽,以至於可能很難充分理解,尤其是對西方一些人而言。
英國、德國、印度和義大利不顧美國警告,似乎傾向於在其通信基礎設施中使用華為的硬件。一些國家希望快速而廉價地升級到5G;華為可以在這方面提供幫助;他們在華為系統中看不到明顯的後門。在這一點上,他們就像是一群獵物,面對敞開的陷阱,還不相信有人會設下陷阱。

華為承諾與各國簽協議「無間諜」 美不信
https://udn.com/news/story/11314/3813881
華為高層涉間諜活動被捕 政府擬禁公共機構用其產品
https://hk.on.cc/hk/bkn/cnt/aeanews/20190114/bkn-20190114062901763-0114_00912_001.html
【華為危機】華為高層身份大曝光 涉間諜活動遭波蘭拘捕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111/59131618
涉間諜罪 華為高管波蘭被捕
https://news.mingpao.com/pns/%E4%B8%AD%E5%9C%8B/article/20190112/s00013/1547230850954/%E6%B6%89%E9%96%93%E8%AB%9C%E7%BD%AA-%E8%8F%AF%E7%82%BA%E9%AB%98%E7%AE%A1%E6%B3%A2%E8%98%AD%E8%A2%AB%E6%8D%95
波蘭官方通訊社「波蘭通訊社」(PAP)報道,波蘭當局逮捕華為在當地的一名中國籍高管以及一名波蘭人,兩人被指涉嫌間諜活動,華為辦公室亦被搜查。中國駐波蘭大使館表示對事件高度關注,要求波蘭公正處理。

華為產品藏間諜芯片 日本曝證據14領域對其封殺
https://www.ntdtv.com/b5/2018/12/13/a102465168.html
12AU7.ECC82

TOP

澳洲華裔作家楊恒均被中國以間諜罪拘捕
https://news.now.com/home/international/player?newsId=360602
澳洲華裔作家楊恒均被中國當局以間諜罪正式拘捕,澳洲政府表示深感憂慮和失望。

楊恒均今年一月與妻子及女兒由紐約抵達廣州後失去聯絡,其後澳洲駐華大使館證實他被中國當局扣押。中國外交部就指他涉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被依法採取強制措施。

澳洲外長佩恩指,楊恒均七個多月來被扣押在北京,扣押環境嚴苛,一直未被起訴,中方沒有解釋扣押原因,又不准他接觸律師或讓家人探訪。

楊恒均曾在中國外交部及海南省政府任職,2000年移民澳洲後經常在網上批評中國時政。
12AU7.ECC82

TOP

加國公布孟晚舟案法庭文件 指華為暗中在敘利亞及蘇丹經營業務
http://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1074368/%E5%8D%B3%E6%99%82-%E4%B8%AD%E5%9C%8B-%E5%8A%A0%E5%9C%8B%E5%85%AC%E5%B8%83%E5%AD%9F%E6%99%9A%E8%88%9F%E6%A1%88%E6%B3%95%E5%BA%AD%E6%96%87%E4%BB%B6-%E6%8C%87%E8%8F%AF%E7%82%BA%E6%9A%97%E4%B8%AD%E5%9C%A8%E6%95%98%E5%88%A9%E4%BA%9E%E5%8F%8A%E8%98%87%E4%B8%B9%E7%B6%93%E7%87%9F%E6%A5%AD%E5%8B%99
華為首席財務長孟晚舟早前被加拿大拘押後,美國提出引渡要求。加拿大法院周二(20日)公布孟晚舟案法庭文件,當中美方指控華為以假名及暗號跟伊朗、敍利亞和蘇丹等國進行生意往來。

美國提出的起訴書指出,華為在蘇丹及敍利亞經營分別名為DirectPoint與Canicula的實體公司,並以「A5」及「A7」暗號分別代表上述兩國。指控同時顯示,華為在伊朗的子公司獲得美國的產品及技術,已涉及串謀欺騙銀行,進行違反美國制裁的交易, 涉及款項達1億美元。

起訴書又指控孟晚舟及華為員工涉嫌誤導匯豐、渣打、法國巴黎及花旗銀行,控方將傳喚有關銀行的高層管理人員作證。法庭文件同時指出,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被警方問到有關違法業務時,先是回應「不知道」,後來又承認華為有跟伊朗進行伊朗業務往來。

日媒:中方認定“日政府參與對華間諜行為”
http://std.stheadline.com/daily/article/detail/1946041/%E6%97%A5%E5%A0%B1-%E4%B8%AD%E5%9C%8B%E7%B6%9C%E5%90%88-%E6%97%A5%E5%AA%92-%E4%B8%AD%E6%96%B9%E8%AA%8D%E5%AE%9A-%E6%97%A5%E6%94%BF%E5%BA%9C%E5%8F%83%E8%88%87%E5%B0%8D%E8%8F%AF%E9%96%93%E8%AB%9C%E8%A1%8C%E7%82%BA
日媒稱,據多位日中關系人士透露,中國2018年判決的4起涉及日本人的間諜案中,中國法院在判決中認定,至少有3起與日本政府機構有關。日本政府一直予以否認,稱沒有向外國輸送間諜。

據日本《讀賣新聞》1月13日報道,中國2014年11月實施了《反間諜法》,強化了對間諜的查處。

報道稱,據相關人士稱,關於2015年5月在浙江省溫州市被拘捕、2018年7月被判處12年徒刑的愛知縣男子(54歲),法院方面認定,他向日本政府機構提供情報。此外,中國法院2018年7月對2015年5月在遼寧省丹東市被拘捕的神奈川縣男子(58歲)的判決,以及2018年12月對2015年6月在上海被拘捕的日語學校女性干部(58歲)的判決,也都認定日本政府機構參與其中。中國自2015年以後,至少以間諜罪逮捕和起訴了8名日本人。

[ 本帖最後由 12AU7.ECC82 於 2019-8-28 03:26 編輯 ]
12AU7.ECC82

TOP

12AU7.ECC82

TOP

美國據報制定與解放軍有關企業清單 防中方獲敏感科技
http://news.tvb.com/greaterchina/5d7a6124e60383500e44cd3f/%E7%BE%8E%E5%9C%8B%E6%93%9A%E5%A0%B1%E5%88%B6%E5%AE%9A%E8%88%87%E8%A7%A3%E6%94%BE%E8%BB%8D%E6%9C%89%E9%97%9C%E4%BC%81%E6%A5%AD%E6%B8%85%E5%96%AE-%E9%98%B2%E4%B8%AD%E6%96%B9%E7%8D%B2%E6%95%8F%E6%84%9F%E7%A7%91%E6%8A%80
美國國防部據報正制定與中國軍方有關聯的企業清單,防止中國取得敏感科技,以及保護美國國防設備供應鏈免受損害。

英國《金融時報》引述七名消息人士指,美國國防部正嘗試列出與中國解放軍直接、或間接有關連的企業及機構,確保美國公司在銷售或採購過程中,不會協助中國情報機關。

正如美國現時制裁中國電訊設備商華為的做法,這份清單將有助華府利用出口管制規則,和聯邦採購法則等,禁止政府機構從指定公司購買技術,減低中方取得敏感資料的潛在風險。

報道引述政治風險評估機構的分析指,在現時美中關係緊張下,美國國防部高度關注一些如半導體等關鍵領域,防範中國可能植入危害武器運作的複雜元件。

報道又指,美國國會早於1999年已通過法例,要求國防部公布在美國經營的中國軍方企業和組織清單,但一直未有實施。

美國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表示,有關政策有助投資者及早知道哪些企業與中國解放軍有關,或機構涉及間諜活動、侵犯人權等。

廖嬋娥風波發酵 被揭參選時未透露曾入華組織
https://hk.on.cc/hk/bkn/cnt/aeanews/20190913/bkn-20190913150011900-0913_00912_001.html

澳洲的中國恐懼症:華裔女議員涉北京統戰組織受到壓力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9679923

[ 本帖最後由 5AR4.GZ34 於 2019-9-13 14:32 編輯 ]
5AR4.GZ34

TOP

斯諾登指用WhatsApp資料會外洩 香港的法治曾保護他免受美國壓逼
https://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article/5070777-%E6%96%AF%E8%AB%BE%E7%99%BB%E6%8C%87%E7%94%A8whatsapp%E8%B3%87%E6%96%99%E6%9C%83%E5%A4%96%E6%B4%A9-%E9%A6%99%E6%B8%AF%E7%9A%84%E6%B3%95%E6%B2%BB%E6%9B%BE%E4%BF%9D%E8%AD%B7%E4%BB%96%E5%85%8D%E5%8F%97


2013年6月,前美國中央情報局(CIA)職員及美國國家安全局(NSA)技術員斯諾登流亡香港,將NSA的稜鏡計劃(prism)披露給英國《衛報》和美國《華盛頓郵報》,指美國政府正在秘密建造一個龐大監視機器,摧毀隱私,大肆破壞網路自由。文件披露後,斯諾登遭美國和英國通緝。

英國《衛報》披露從斯諾登取得的情報資料,指2009年倫敦舉行二十國集團峰會期間,英國於電腦安裝軟體程式截取電子郵件及監控資料,又入侵手機保安系統,監視與會各國領袖及官員通訊和電子郵件檔案。

香港《南華早報》亦曾刊登斯諾登專訪,披露自2009年以來,NSA一直在入侵中國和香港的電腦,包括香港中文大學、各個政府及私人機構、政商界人士和學生等。

斯諾登接受法國媒體法國24年代(France 24,)訪問時表示,選擇來到香港泄密和接受採訪,是因為香港有保護言論自由和異議分子人權的承諾,是地球上為數不多的可以抵抗美國政府勢力的地方。香港的法治保護他免受美國壓逼,他其後前往莫斯科,居留許可已獲延長至2020年。

斯諾登被問到過去六年來,NSA的監視系統有沒有改變?他指出,「我們已經看到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的法律正發生了變化,試圖通過將監視放在更合理的法律基礎上,使監視合法化。政府仍在基本上監視他們想要的所有人,並且規模相當極端,但現在我們還有更多的法官參與。這是一個進步,但當然還遠遠不夠。」另外,各國政府正試圖隱藏及解釋他們蒐集資料的用途。現今世界每一個人都知道,科技正容許面書及谷歌針對性地影響我們的社會、生活及購買習慣等。

被問到斯諾登曾經由NSA帶走了170萬份機密文件,至今只有幾百份文件被披露,未來將會披露更多嗎?斯諾登指,免了避免受威脅,他在香港已銷毀了所有文件的儲存檔案,我相信媒體的決斷力,他們可能在未來發佈更多文件,但相信只是作研究用途,而不會廣泛發佈出來。

被問到現今世界的自由民主是否越來越被扼殺?斯諾登指,的確是有更廣泛及基本的改變,例如俄羅斯市民早前連續多周上街,抗議當局無理取消納瓦爾內(Alexei Navalny)等多名反對派政客在市議會選舉的參選資格,而加拿大則有可以修改法例的Bill C-51,美國在911恐襲後則有「愛國者法案」(USA Patriot Act)。

被問到現今的加密數據(Encrypted data)是否安全?我們每天用whatsapp 傳遞的訊息,又是否安全?斯諾登指,自從面書收購了WhatsApp後,私隠度確比以前低,即使你的訊息未必被看見,但你發給誰,群組的人物,以及發訊息的次數,均會被知悉。

被問到有人將你視為叛國者,亦有人將你視為英雄,對抗巨人,你怎樣看?斯諾登認為,他本身和每一個人沒有分別,只不過他做了一些決定可以改變世界。

被問到他最掛念的是什麼?斯諾登說,「當然是家人,他們曾來俄羅斯探望我,但我無法回家,幸而現時科技進步,我仍可以通過社交及網上媒體和外界聯絡,限制了被放逐的影響。」

被問到他有交租嗎?斯諾登說,「當然有,我現在是專業演講者,不時被邀請在研討會及大學發言,有不錯的演講收入。」

被問到他的日常生活如何?斯諾登說,「和一個普通人一樣,會去餐館,不過我不會用信用卡,我只會付現金。」

被問到特朗普曾向普京提及,將斯諾登送回美國,是一個非常好的禮物,你認為這個事情會不會發生。斯諾登說,「當然有這個可能,但不是我可以控制,如果我回美國接受審訊,我不認為我會有公平的審訊,因為是沒有陪審團。」

被問到是否想回美國家?斯諾登說,「當然希望,我現在看到的是一點點改變,普通人正開始達成共識,知道我不是一個中國或俄羅斯間諜。我只是告訴了大家,政府正在做什麼,這不是威脅任何人的生命,這是拯救生命。」

deepthroat
5AR4.GZ34

TOP

美緊盯阿里騰訊百度防間諜 憂成北京監控工具 擴大審查華科企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7%BE%8E%E7%B7%8A%E7%9B%AF%E9%98%BF%E9%87%8C%E9%A8%B0%E8%A8%8A%E7%99%BE%E5%BA%A6%E9%98%B2%E9%96%93%E8%AB%9C-%E6%86%82%E6%88%90%E5%8C%97%E4%BA%AC%E7%9B%A3%E6%8E%A7%E5%B7%A5%E5%85%B7-%E6%93%B4%E5%A4%A7%E5%AF%A9%E6%9F%A5%E8%8F%AF%E7%A7%91%E4%BC%81-195200386.html
美國網媒Quartz上周五(13日)報道,據美國國務院上周三(11日)發布的文件顯示,主管國際安全與防擴散局(Bureau of International Security and Nonproliferation)的助理國務卿福特(Christopher Ashley Ford)在一次會議中表示,除了華為,美國亦應注意阿里巴巴、騰訊(00700)、百度及中興(00763)等中國科技企業,這些企業有可能成為中國政府的間諜工具,反映美方或擴大對中國科技企業的審查範圍。

福特在會議中指出,不論是事實或法理上,這些中國科技巨頭可作為中國及中國共產黨的機器;若中國共產黨提出要求,這些企業沒有實際能力去拒絕。他認為,即使中國官方的要求未必定期出現,但當官方有需要時,情況就必會發生。

福特亦指控中國科技企業為北京開發、建立及維護技術,作為監控及社會控制的基礎,藉此發展「中國夢」或「中國模式」;隨着這些中國公司向全球出口產品及服務,連帶輸出具「中國模式」的安全及人權問題。

阿里巴巴、騰訊、百度及中興未有就報道發表回應。華為發言人表示,該公司在中國有約15萬名員工,繳付中國稅款及遵守中國法律,與中國政府的關係,跟公司在全球170個市場的政府相若;重申中國政府及中國共產黨不具有任何對華為的管理決策權,華為亦無股權由外部持有。

議員促檢中電信聯通網絡牌

此外,《紐約時報》報道,根據該報看到的信件內容,美國參議員Chuck Schumer和Tom Cotton將要求聯邦通訊委員會(FCC)審查中國電信(00728)和中國聯通(00762)在美國的網絡使用牌照。兩人將以國家安全顧慮為由,稱該兩間公司可能將其網絡中的通訊改道,途經中國,故要求FCC重新審查所有由政府控制的中國電訊公司的牌照。

報道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稱,參議員Mitch McConnell表示有興趣加快決議審議,宣布中國的電訊公司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Mitch McConnell對消息不予置評。

擬禁向中車等國企買地鐵

另一方面,根據《紐約時報》報道,有美國國會議員建議在軍費開支法案中增加一項條款,禁止使用聯邦撥款向中國國企或由國家控制的企業購買地鐵列車,稱中國中車(01766)等中國企業對美國經濟構成威脅,亦擔心由中國企業製造的地鐵列車,或有設施讓北京監視美國人。

報道指出,法案獲兩黨議員支持,若條款獲通過,中國中車將大受影響;預期法案通過,不會影響中國中車之前所得的合同,但將阻礙公司未來獲得合同,例如芝加哥地鐵公司和華盛頓地鐵公司正在考慮的合同。
5AR4.GZ34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