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新絲綢之路SilkRoadEconomicBelt 一帶一路OneBeltAndOneRoad OBAOR

本主題由 后太禧慈 於 2018-8-17 18:35 設置高亮
英國金融時報:中國借“一帶一路”項目從事間諜活動
http://trad.cn.rfi.fr/%E4%B8%AD%E5%9C%8B/20180816-%E8%8B%B1%E5%9C%8B%E9%87%91%E8%9E%8D%E6%99%82%E5%A0%B1%E4%B8%AD%E5%9C%8B%E5%80%9F%E4%B8%80%E5%B8%B6%E4%B8%80%E8%B7%AF%E9%A0%85%E7%9B%AE%E5%BE%9E%E4%BA%8B%E9%96%93%E8%AB%9C%E6%B4%BB%E5%8B%95
中國“一帶一路”項目牽動全球政治經濟領域的關注和評論,成為一個持久和不斷深入的話題。不少分析注意到“一帶一路”項目的本身的風險,而英國金融時報的最新報道則報道:“中國借“一帶一路”項目從事間諜活動”,自然受到更多關注。

英國金融時報8月15日報道稱,與“一帶一路”倡議(Belt and Road Initiative)有關的中國網絡間諜活動正在增多,美國網絡安全公司“火眼”(FireEye)的報告警告,北京方面正利用這些大型基礎設施項目來搜集企業和國家的情報並抑制反對意見。中國的目標可能已經對準白羅斯、馬爾代夫、柬埔寨、歐洲國家的外交部以及非政府組織。

報道援引“火眼”副總裁喬伊斯(Sandra Joyce)表示:“他們感興趣的似乎是那些對他們來說有重大金錢利害關係的國家,或者是那些正在制定一些政策、而這些政策會影響到未來項目的國家。”

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研究顧問霍夫曼(Samantha Hoffman)表示,除了監控大型項目和收集情報外,中國很可能還想利用所收集到的數據來抑制反對意見,在一些有特定安全和外交後果的地方控制爭論和意見。中國在海外的“數據驛站”包括電子商務平台、孔子學院、電信網絡、運輸企業、酒店、金融支付機構和物流企業,它們“將通過後端把數據發送到位於中國的集中分析中心”。比如,一個名為“Roaming Tiger”的中國網絡間諜組織將目標對準了白俄羅斯,中國正在該國修建其在歐洲最大的工業園區。

“火眼”還表示,2017年底,“中國間諜組織所獨有的”惡意軟件攻擊了與“一帶一路”倡議有關的國際非政府組織,且有多個歐洲國家的外交部被釣魚郵件瞄準。 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指出,如果外國政府允許中國科技公司(它們跟中國政府關係密切)安裝複雜的數據通信系統,將產生地緣政治影響。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研究者發布報告說,一個很大的擔憂是,中國公司將安裝“後門機制”,這可能增加中國在“一帶一路”夥伴國家的情報和宣傳行動。

日前,英國金融時報還刊登題為:別讓“一帶一路”誤入歧途的文章,作者為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外交政策智庫LSE IDEAS中國前瞻項目(China Foresight)負責人於潔。文章強調:中國現在應該解決“一帶一路”計畫中存在的問題,同時也應該努力理解合作國家想要什麼或擔心什麼。中國設想在約78個國家提供資金並建設基礎設施的“一帶一路”倡議(BRI),自五年前提出以來一直毀譽參半。還沒有哪項發展倡議能在學者、政策制定者以及企業家中間引發如此激烈的國際辯論。

分析人士往往聚焦這一遠大計畫的影響(或積極或消極),但他們仍然沒搞清楚,“一帶”和“一路”倡議究竟包含什麼,以及中國希望從中得到什麼。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北京的哪些人士負責“一帶一路”項目的決策,以及中央政府所在的“中南海”如何對總預算進行分配。

“一帶一路”倡議具有三層獨特的諷刺意味。首先,它試圖解決國內工業產能過剩,但最終的結果可能是加劇這一問題。其次,它被認為是由中央主管,但實際上非常沒有組織性。第三,它力爭加強國有企業的實力,有些時候卻暴露出它們的局限性。

“一帶一路”倡議試圖將國內經濟利益至上原則與宏大的國際地緣政治策略結合起來。其目標是糾正中國沿海省份和內陸省份之間的經濟失衡、穩定麻煩不斷的西部邊境地區,以及消化國內過剩的工業產能。習近平曾明確把推進“一帶一路”與他着眼於市場化資源配置的經濟改革聯繫起來。但到目前為止,該計畫似乎進一步扭曲了資源配置,加劇了這個存在已久的問題。“一帶一路”界定的寬鬆性給北京官員和各省官員都留下了很大的空間,從一開始就是一個浪漫的設想,沒有詳細的實施路線圖。

文章最後認為:“一帶一路”項目最終的成功不僅取決於中國的財力和政治資本,還取決於外國夥伴的合作。北京方面已經意識到,其對“一帶一路”的熱情可能無法在國外獲得回應,部分原因是該計畫包含嚴重的風險。

英媒:中國利用一帶一路從事間諜活動
http://news.dwnews.com/global/big5/news/2018-08-15/60077852.html
美資安機構揭露:中國利用一帶一路搞間諜行動
https://ec.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2520420
FireEye:中國利用「一帶一路」搞間諜活動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78967?full=y&archive
川普批評一帶一路倡議 暗指中國學生是間諜
https://udn.com/news/story/6813/3298887



俄羅斯大報長文批評中國“一帶一路”
http://trad.cn.rfi.fr/%E4%B8%AD%E5%9C%8B/20180806-%E4%BF%84%E7%BE%85%E6%96%AF%E5%A4%A7%E5%A0%B1%E9%95%B7%E6%96%87%E6%89%B9%E8%A9%95%E4%B8%AD%E5%9C%8B%E4%B8%80%E5%B8%B6%E4%B8%80%E8%B7%AF

俄羅斯主要大報“獨立報”長文批評中國“一帶一路”項目說:中國越積極推動“一帶一路”,越多撒錢投資,當地反中國的抗議活動就越多,反中國口號就越響亮。

據”美國之音”介紹:“獨立報”是由一家親官方的俄羅斯主流媒體,由著名富豪列姆丘科夫控制。該報文章引述哈薩克社會學家的報告說,2007年當地社會反感中國移民的人只佔18%,2012年時已經上升到了33%,而到2017年時,多達46%的人討厭中國移民。

文章說:中亞國家不少人認為中國的“一帶一路”是意圖佔領中亞,持這種心態的不僅集中在反中國情緒較為集中的吉爾吉斯斯坦和哈薩克斯坦兩國,在僅僅10年間,這種心態已擴散瀰漫到整個中亞。擴展到從宗教到民族的所有層面,成為中亞社會民意的一部分,更成為非常時髦的民意傾向。

反中國情緒更被政治化。中亞權貴階層已把反中國情緒當成工具,在內鬥中積極利用。這種反中國情緒還將被更廣泛利用。未來中亞地區反對執政階層的主要政治力量都會打中國牌指責統治者出賣國家利益。反中國情緒甚至正變成有利可圖的生意和商品,中亞地方政客們已經學會利用這一工具發財致富。在不久的將來,這一“商品”也會被拿到國際上向任何外來的地緣政治買家出售。

文章還說,中國實施“一帶一路”和在當地經商破壞了中亞的生態環境,同時嚴重滋生腐敗。中國人更願意把裝滿錢的信封交給當地官員來解決所遇到的問題,包括稅務問題。

美國會擬禁止IMF借錢一帶一路國家用來向中國還債
http://trad.cn.rfi.fr/%E7%BE%8E%E6%B4%B2/20180807-%E7%BE%8E%E5%9C%8B%E6%9C%83%E6%93%AC%E7%A6%81%E6%AD%A2imf%E5%80%9F%E9%8C%A2%E4%B8%80%E5%B8%B6%E4%B8%80%E8%B7%AF%E5%9C%8B%E5%AE%B6%E7%94%A8%E4%BE%86%E5%90%91%E4%B8%AD%E5%9C%8B%E9%82%84%E5%82%B5

[ 本帖最後由 成吉思汗 於 2019-3-6 10:53 編輯 ]
成吉思汗 鐵木真(ᠴᠢᠩᠭᠢᠰ; ᠬᠠᠭᠠᠨ)

TOP

中企將出資170億建世界最長海底鐵路隧道 連接歐盟內部
http://news.dwnews.com/china/big5/news/2019-03-10/60122629.html

美駐澳大使警告太平洋小國:中國貸款好借不好還
https://www.dw.com/zh/美驻澳大使警告太平洋小国中国贷款好借不好还/a-47889149

[ 本帖最後由 成吉思汗 於 2019-3-13 16:36 編輯 ]
成吉思汗 鐵木真(ᠴᠢᠩᠭᠢᠰ; ᠬᠠᠭᠠᠨ)

TOP

【一帶一路】吉爾吉斯爆中亞最大反華示威 21人被捕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118/59155742?fbclid=IwAR1jGVkofTFEZdyutKxPLjr-bh--zqaxhNcmKR6jdes4eYDbgOasj62ikEw

中亞國家吉爾吉斯昨日爆發今年以來第二次反華遊行,抗議北京當局透過「一帶一路」建設將勢力滲入該國,並對北京施壓新疆維吾爾族人感到憤怒。數百人昨日企圖闖入總統府和國會,遭警方強制阻擋並逮捕21人。外媒形容,此為中亞地區迄今規模最大的反華示威。

當天約有二三百人聚集在首都比斯凱克街頭,他們要求政府禁止來自中國的人取得公民身份,並呼籲採取其他措施讓中國公民離開該國,包括禁止中吉兩國人通婚,抗議者還要求政府解釋如何運用來自中國的巨額借貸。

一群憤怒群眾朝總統府和國會大樓邁進時遭到逮捕,吉爾吉斯警方今日指,共有21名示威者被捕,原因是他們企圖阻斷公路,違反了其他有關公共秩序的規則,且無視警方多次發出的「不要擾亂公共秩序」警告。

據外媒報道,吉爾吉斯是中國的鄰國,也是最早支持「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之一,但越來越多的當地人對中國擴張的影響力不滿。吉爾吉斯政府向中國借貸4億美元(約31億港元)升級一座發電廠,卻在去年冬天因氣候急凍倒塌,而負責升級工程的中國公司並未面臨司法調查,引起眾怒,示威者還要求核查這筆巨額的中國貸款是如何使用的。此外,中國近年在新疆打壓同為穆斯林的維吾爾族和在新疆的吉爾吉斯人,都讓當地人民心中的怒火升溫。

對於國內爆發反中示威,吉爾吉斯第一副總理博羅諾夫(Kubatbek Boronov)昨日發聲明表示,示威者是受到誤導,他同時強調過去兩年間,每年進入吉爾吉斯的中國人不到1千人,並無大量非法移民。
KT88

TOP

KT88

TOP

【一帶一路】稱項目破壞主權完整 印度拒派人出席論壇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408/59463387

印指損主權 拒出席一帶一路論壇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90409/00178_004.html

繼美國宣布不會派出高級別官員,參加本月底在中國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後,印度媒體周一報道,新德里以一帶一路的「中巴經濟走廊」,損害印度主權為由,再次拒絕派人出席論壇。

涉印巴喀什米爾爭拗

報道引述匿名的外交人士指,印度於上月中獲中國邀請出席論壇,但近日正式拒絕。在二○一七年,印度亦以「中巴經濟走廊」途經印度與巴基斯坦有主權爭議的喀什米爾地區為由,拒絕出席論壇。此外,印度亦不滿中國在聯合國安理會,阻撓把穆罕默德軍首腦阿茲哈(Masood Azhar)列入聯合國全球恐怖分子黑名單。

中巴經濟走廊是中國與巴基斯坦合作的大型工程,全長約三千公里,投資四百六十億美元(約三千五百八十八億港元),是中國「一帶一路」的樞紐和旗艦項目,中國物品運輸可從新疆經巴基斯坦直達印度洋。

[ 本帖最後由 EL156 於 2019-4-9 07:55 編輯 ]
EL156

TOP

中國調整「一帶一路」,削減馬來西亞鐵路造價
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190415/chinese-high-speed-rail-malaysia/zh-hant/

北京——2017年,當一條穿越國家的鐵路線計劃公布時,馬來西亞總理曾稱讚它是個「遊戲規則的改變者」——一個將由中國資金和中國公司資助、建設的重大交通升級項目。它是中國通過龐大的基礎設施工程擴大其在全球地緣政治影響力的一個展示項目。
一年後,該國新任領導人猛烈抨擊這筆交易,稱它是一項將使國家背上沉重債務負擔的腐敗、昂貴的投資。他還說該項目「不公平」,因而推遲了鐵路線建設,並誓言要與中國重新談判。
現在,中國已同意將該項目的價格降低三分之一,減為110億美元,默認了原來的協議在經濟上行不通。
向馬來西亞讓步是中國對其稱為「一帶一路」倡議的雄心勃勃的基礎設施項目進行廣泛重估的一部分。外界日益擔心,一些國家會因大量不必要的項目而背上數十億美元的債務負擔。
訂閱「簡報」和「每日精選」新聞電郵
請輸入電子郵件地址
同意接收紐約時報中文網的產品和服務推廣郵件
查看往期電郵 隱私權聲明
「自去年夏天以來,中國一直在重新考慮『一帶一路』,包括資金部署的規模和速度,以及推行這些項目的整體強勢程度,」北京的諮詢公司策緯(Trivium)的聯合創始人安德魯·波爾克(Andrew Polk)說。「他們在這些地方濫用自己的影響力,不考慮當地政治,現在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而言,該項目為利用中國的經濟影響力建立貿易聯繫,在亞洲、非洲和歐洲廣交朋友提供了一條途徑。自6年前公布開倡議以來,中國已在吉布地、斯里蘭卡和所羅門群島等地投入數百億美元建設項目,為本國企業創造海外發展機會。
但中國越來越多地面臨債務陷阱外交的批評,即向弱勢國家出借巨額資金,然後在其無力償還時接管有價值資產。去年,因未能及時還貸,斯里蘭卡不得不移交一個港口。
隨著國內外壓力的增加,北京已開始調整方針,削減項目開支,緩和了口吻。隨著經濟放緩,以及與美國和歐洲的貿易緊張局勢不斷發酵,中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盟友。
「我們正處在中國由於極不受歡迎的聲譽進行戰術調整的時期,」克倫普頓集團(Crumpton Group)的中國政策專家裘德·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說。「這次調整的背景是,中國認識到『一帶一路』倡議沒有中國所希望的那般受歡迎。」
馬來西亞一直是中國的重要盟友。該國總理馬哈蒂爾·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是首批宣布參加即將舉行、為期兩天的「一帶一路」峰會的外國領導人之一。美國本月表示,由於擔心計劃背後的融資問題,不會派高級官員參加此次會議。
但即便對馬來西亞而言,與中國交通建設集團簽訂的鐵路協議的最初價格也高到難以承受。在新一屆政府眼裡,諸如東海岸鐵路線、價值25億美元的天然氣管道交易這樣引人注目的中國基礎設施項目,是腐敗的高級政客掠奪政府金庫的機會。
當馬來西亞簽署這條鐵路線的協議時,這家中國國有企業因在菲律賓發生腐敗醜聞而被世界銀行禁止參與某些工作。馬哈蒂爾援引斯里蘭卡的例子,為自己暫停東海岸鐵路線項目的決定辯護。
去年,藉著時任總理納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面臨大規模腐敗指控引發的反對浪潮,現年93歲的馬哈蒂爾從政治退休中復出。
位於醜聞中心的,是一家名為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簡稱1MDB)的國家投資基金。馬來西亞官員和檢察官稱1MDB是一個賄賂基金,還說納吉布挪用了數億美元,損害了馬來西亞人民的利益。(他於上週出庭受審,預計還有多起腐敗審判在後面。)
去年春天接替納吉布之後,馬哈蒂爾政府發現,該國的財政狀況比此前人們所了解的還要糟糕。1700億美元的債務最終被發現接近2500億美元,相當於當時馬來西亞國內生產總值的80%。
隨著新政府開始削減債務,馬哈蒂爾宣布,由於成本高昂,政府將暫停東海岸鐵路線項目和天然氣管道交易。
今年1月,馬來西亞財政部長林冠英(Lim Guan Eng)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表示,對於上屆政府與中國合作的各種項目,政府正在「尋求成本合理化」。
根據最初的協議條款,馬來西亞官員估計,該國每年必須支付4.88億美元的利息。一旦建成並投入運營,這條鐵路預計每年還將虧損約1.22億美元。
「我們想降低成本,」林冠英說。
幾個月來,馬來西亞財政部仔細研究了網路新聞機構「沙撈越報導」(Sarawak Report)發布的一份文件,它似乎是東海岸鐵路線項目的投資意向書,其真實性未能得到時報的證實,文件顯示,為了回扣,中國交通建設集團的報價被故意誇大。
在林冠英的領導下,財政部試圖證實文件的真實性,但未能找到原件。他在今年1月的採訪中表示:「為了能夠展開任何調查,我們需要這些文件,在此之前我們無能為力。」
該鐵路項目旨在連接馬來西亞東海岸和西海岸的港口,目前預計耗資110億美元,約為最近預計的160億美元造價的三分之二。
相關報導
擔憂債務陷阱,馬來西亞向中國說不
2018年8月22日

擔憂債務陷阱,馬來西亞向中國說不
中國繼續推進「一帶一路」,但更謹慎
2019年1月23日

中國繼續推進「一帶一路」,但更謹慎
中國「一帶一路」項目放緩
2018年7月2日

中國「一帶一路」項目放緩
中國在馬來西亞「造城」引發疑慮
2018年3月20日

中國在馬來西亞「造城」引發疑慮
「這個削減肯定會讓馬來西亞受益,並減輕財政負擔,」 馬哈蒂爾的辦公室於週五在一份聲明中說。
週五,在馬來西亞駐北京大使館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馬來西亞總理特使達因(Daim Zainuddin)表示,新協議節省下來的資金足以再建造兩座雙子塔,那是吉隆坡的地標性建築。

馬來西亞暫緩與中國合作 馬哈蒂爾老謀深算?〈蕭若元:海外蕭析〉2019-04-2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BKBIMybDqM


緬甸4000人抗議中資大壩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90423/00180_021.html
緬甸北部周一爆發大型示威,約四千人上街抗議有中資背景的大壩興建工程,指將嚴重破壞環境。該項價值三十六億美元(約二百八十億港元)的工程,○九年由軍政府與北京簽訂,擬在伊洛瓦底江興建大壩。緬甸民主化後,計劃兩年前被擱置,在中方施壓下重啟。

[ 本帖最後由 EL156 於 2019-4-22 17:51 編輯 ]
EL156

TOP

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六年后 缺席峰會的六個國家
http://news.dwnews.com/global/big5/news/2019-04-25/60131031.html

北京時間4月25日至27日,37位國家元首赴京出席中國2013年发起的標志基建項目、“一帶一路”倡議第二屆高峰論坛。

全球最大的政治風險谘詢公司、美國歐亞集团(Eurasia Group)4月25日通過社交媒體推特(Twitter)指出,同2017年第一屆相比,此次元首缺席的六國將是波蘭、西班牙、斯里蘭卡、斐濟、土耳其、阿根廷。

歐元集团分析稱:“并非這些國家同北京‘一帶一路’不合,但地緣政治顧慮成為一個阻礙因素:土耳其對中國管理新疆維吾爾族人的機制存在異議,波蘭則在2019年1月以涉嫌間諜罪逮捕了兩名中國電信企業華為的雇員。”

西班牙亦選擇站在美國立場。西班牙外長、歐洲議會前任主席馮特勒斯(Josep Borrell Fontelles)北京時間4月24日接受香港《南華早報》專訪時強調稱,“一帶一路”見證了中國角色的轉變,歐盟同美國持一致觀點,中國已經是世界強國。

馮特勒斯建議修訂中國在世界貿易組織(WTO)享有的“发展中國家”待遇稱:“角色的轉變意味著中國將肩負一系列新的責任,同時廢棄一些競爭優勢條件,因為這些過去的優惠條件已經和新的中國現實不相稱了。”

美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4月份在訪問對“一帶一路”立場松動的美國后院、拉丁美洲時,公開批評中國。蓬佩奧稱,中國在拉美的投資具“腐蝕性”,會滋生腐敗并侵蝕民主與秩序。蓬佩奧表示:“拉美現在的確更加看清了那些假朋友。中國和俄羅斯正在邁進門檻,他們邁進來之后,將下圈套,他們將無視拉美的規則,并在你們的家園制定自己的規矩。”

值得一提的是,同比2017年,此次峰會有八國高級别政治人物新鮮加盟,包括兩個歐盟國家奧地利和葡萄牙,以及新加坡和泰國等東南亞國家聯盟所有成員國。
EL156

TOP

美國國務院網站發布影片 籲勿墮一帶一路債務陷阱
https://hk.on.cc/hk/bkn/cnt/cnnews/20190502/bkn-20190502171750232-0502_00952_001.html

美國國務院網站ShareAmerica上周四(25日)推出影片,指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旨在經濟及政治上加強與世界的聯繫,但不應涉及掠奪性的貸款,呼籲「切勿陷入中國一帶一路的債務陷阱」。美國駐中國使館周四(2日)在twitter轉發影片。

影片提及,中國已擴大與亞洲、非洲和南美的聯繫,並準備延伸至歐洲,但當中發現這倡議存在種種問題。片中以厄瓜多爾一個水電站工程為例,指中國的貸款條件是要求該國以80%的石油出口支付貸款,為期至少5年;但中國公司建造的水電站不顧安全和品質標準,導致下游農場經常氾濫,目前產能僅得一半。

影片又引述一份獨立報告指,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雖然促進經濟發展,但喪失控制權、債務、不透明和腐敗等問題,往往成為北京的戰略資產。新美國安全中心副主任拉特納(Ely Ratner)呼籲:「領導人都必須認識到與北京合作的全面後果。」

片中續指,美國提供的投資不會導致有關國家陷入債務泥沼,集中自由和公平的貿易,可帶來數十億美元的私人商業投資、創新和穩定的經濟增長,對美國和夥伴國家均有利。

Study warns against Chinese ‘Belt and Road’ investment
https://share.america.gov/study-warns-against-chinese-belt-and-road-investment/

Two years after the Chinese state-owned construction company Sinohydro completed the Coca Codo Sinclair Hydroelectric Dam in Ecuador, the dam barely functions.

The massive project has been a millstone for the small South American country since the prior administration approved its construction. From the outset, locals were troubled because project leaders ignored warnings about the potential for environmental harm. As work got underway, the Chinese firm building the dam disregarded safety and quality standards. And because of poor construction, downstream farms periodically flood.

The Coca Codo Dam reflects some of the challenges of 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concludes a new report from the 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a research organization. The report lays out seven challenges for countries considering Chinese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ranging from addressing environmental concerns to ensuring local communities are engaged.

On one measure — financial sustainability — the Ecuador dam offers a cautionary tale. The terms of China’s loans require Ecuador to turn over 80% of oil exports for at least five years as payment. The $1.7 billion loan from the Chinese Export-Import Bank to build the dam, alone, costs Ecuador $125 million a year in interest payments. All told, Ecuador contracted over $20 billion in Chinese loans since 2010 and is looking for international assistance to pay off or buy out Chinese debt.

Evaluating Chinese deals

The report, Grading China’s Belt and Road, looks at 10 specific Chinese-investment projects ranging from a space complex in Argentina to the Haifa Port expansion in Israel. Each is a part of 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aimed at re-creating and expanding the famed Silk Road trade routes that connected China to the world. The report contrasts Chinese-backed projects to a port project in Vanuatu backed by Japan, Australia and the Asian Development Bank:


(State Dept./S. Gemeny Wilkinson)

“China’s Belt and Road infrastructure opportunities are alluring for countries around the globe, but they often come with a significant cost,” said Ely Ratner, of CNAS. “It is essential for world leaders and observers at all levels to understand the consequences of partnering with Beijing.”

Many of these projects have costly overruns that leave the host countries in debt. In Hungary for example, a high-speed Belgrade-Budapest railway will cost the government $2.66 billion, up from the $1.95 billion original price.

Win-lose

Though China promotes it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as economic development, the report notes that “liabilities for host countries — loss of control, opacity, debt, dual-use potential and corruption — are often strategic assets for Beijing.”

A project in Argentina exemplifies thi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inanced and built a $50 million satellite-and-space mission control center in Patagonia. The report says China negotiated with the prior administration largely in secret, excluding local firms for some aspects of the project. The deal gives China a 50-year, rent-free “lease” on the land. Since construction, the site has been run by the Chinese military.

A better alternative

Economic development should not involve opaque, debt-driven loans. The report cites a better model in its examination of the Port Vila Wharf in Vanuatu, which was developed by the Japa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gency, Australian Aid and the Asian Development Bank.

The majority of the loans for the wharf carry interest rates of less than 1%. Local workers constructed the wharf. At completion, the investors turned control over to the Vanuatu government.

For its part, the United States offers development aid that doesn’t leave countries saddled with debt. Furthermore, the United States’ focus on free, fair and reciprocal trade leads to billions of dollars in private-business investment, which benefits both U.S. and partner countries.

“We don’t drown our partners in a sea of debt,” Vice President Pence said at the 2018 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Summit in Papua New Guinea. “We don’t coerce or compromise your independence.”

[Editor’s note: The report, funded by the U.S. Department of State, looks at these 10 Chinese-backed projects: Ecuador’s Coca Codo Sinclair Hydroelectric Dam; Argentina’s Space Complex; Hungary’s Budapest-Belgrade Railway; Zimbabwe’s facial recognition project; Israel’s Haifa Port; Pakistan’s coal plants; Tajikistan Chinese-Turkmen Pipeline Line D; Burma’s Kyaukpyu Port; Indonesia Jakarta-Bandung High-Speed Railway and Vanuatu’s Luganville Wharf.]

Don’t get caught in China’s Belt and Road debt trap [video]
https://share.america.gov/dont-get-caught-in-chinas-belt-and-road-debt-trap-video/

As China expands it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countries should be wary and examine the record of previous investments.

Though China promises billions of dollars in infrastructure loans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the risks and costs associated with China’s Belt and Road include excess debt, environmental concerns, loss of control of strategic assets and other factors that hurt recipient countries.

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is aimed at re-creating and expanding the famed Silk Road trade routes that connected China to the world.

The United States offers a better option through transparent, free and fair trade deals.

“We don’t drown our partners in a sea of debt. We don’t coerce or compromise your independence,” Vice President Pence said at the 2018 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Summit.

Don’t Get Caught in the Debt Trap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JdtdNcnEoU


切勿陷入债务陷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pgIvWoL8zI


[ 本帖最後由 EL156 於 2019-5-2 08:01 編輯 ]
EL156

TOP

美國防部發表中國軍力報告 料中方將於全球增軍事部署
http://news.tvb.com/greaterchina/5ccc9310e60383e273bee906/

美國國防部發表新一份中國軍力報告,預料中國將在全球增加軍事部署,保護中方「一帶一路」的投資項目,又稱中國第一艘國產航母可能今年正式服役。

美國國防部周四向國會呈交最新一份中國軍力評估報告,預計中國會在中東、東南亞以及西太平洋地區,建立新的軍事基地。目前中國只在非洲吉布提,建立唯一的海外軍事基地。

報告稱,中國這樣做除了凸顯超級強國地位之外,重點是要配合中國推動「一帶一路」倡議的軍事需求,保護全球「一帶一路」項目安全。

美國助理國防部長薛瑞福指:「中國領導人藉著他們增強的外交、經濟及軍事影響力,以確保中國的強國地位,及成為印太地區超強力量的目標。」-外界估計,「一帶一路」倡議投資額高達一萬億美元,遍及約七十個國家。

報告點名提到,中國有可能在有多個「一帶一路」項目的巴基斯坦建立新的軍事基地,稱巴基斯坦不但與中國長期關係友好,亦有讓外國軍隊駐紮的先例。

報告又對中國大力擴展海上軍事力量有所警惕,稱中國已經將現代化潛艇編隊列為首要任務,並且預計進行過出海試驗的第一艘國產航空母艦,將會於今年正式服役,加強執行軍事任務能力。

報告預計中國軍費預算到2022年會增至大約2600億美元,而應對重點仍然會放在台灣。報告列出大陸可能對台動武的情況,但認為大陸大規模海空攻台的機會並不大。

[ 本帖最後由 EL156 於 2019-5-3 22:22 編輯 ]
EL156

TOP

IS轉陣地 建印度省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90513/00180_009.html


敍內戰8年 1.4萬人死於酷刑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513/20677123

武裝分子闖巴基斯坦酒店 攻擊中國投資者
激戰數小時 八死六傷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513/20677119

華借351億予巴谷經濟 兩國擬軍事合作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513/20677121

一帶一路關鍵城市 屢遭襲擊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513/20677120

巴基斯坦西南部的俾路支省接壤阿富汗和伊朗邊界,是巴基斯坦最貧窮省分,經濟發展主要依賴天然資源,尤其是天然氣出口。今次事發的瓜德爾是港口城市,亦是中巴在一帶一路的「中巴經濟走廊」(CPEC)項目的關鍵城市,旨在連接中國西部與阿拉伯海,具重要戰略意義,但當地近年屢遭武裝分子發動襲擊。

瓜德爾一直受叛亂分子威脅,因種族、宗教派系的衝突和分離分子而長期處於不穩。幾個武裝組織都以此為據點,除了今次襲擊中承認責任的俾路支解放軍外,還有巴基斯坦塔利班組織TTP和遜尼派穆斯林極端組織「羌城軍」(Lashkar-e-Jhangvi)。

多針對中國工人

巴基斯坦近期襲擊越漸頻繁,大部份均衝着中國工人和保安部隊而來。TTP前日下午指在路邊設置炸彈,襲擊俾路支省軍方一隊車隊,事件未獲軍方確認。東部拉合爾市(Lahore)上周在伊斯蘭教蘇非派的聖殿外有針對警方的炸彈襲擊,造成10人死亡,超過20人受傷。

瓜德爾今年亦有數次襲擊,上月一輛往卡拉奇(Karachi)的巴士被襲,造成至少14人死亡,包括海軍成員。最嚴重的一次襲擊為2014年,西部城市白沙瓦(Peshawar)一間學校被襲,150人死亡,大部份為兒童。

[ 本帖最後由 U52.5U4G 於 2019-5-13 14:06 編輯 ]
U52.5U4G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