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美國財經] 大棋局:美元萬劍歸宗

大棋局:美元萬劍歸宗

大棋局 - Mr. Tregunter 2016年1月12日


大棋局:美元萬劍歸宗


■儲局落實加息,擴大全球貨幣對美元息差。 資料圖片



美元萬劍歸宗三部曲,第一部係耶倫念加息緊箍咒,引導市場預期進入大美元時代;第二部落實加息,擴大全球貨幣對美元息差,要天下熙熙皆為利來;第三部解除40年來石油出口禁令,petrodollar魚

貫回流。除以上三部,仲有一招撒手鐧,但講撒手鐧前要先明白一個會計上概念:轉移定價(transfer pricing)。

一間賣麵包嘅公司,如果有自己舖頭,有自己麵粉廠,有自己麵包製作工場,而佢係獨市的話,當外圍麵粉價格大跌你要求麵包減價,佢可以做盤數你睇,麵粉越來越貴冇減價空間。如果間公司係跨國企業,將收益拆散去唔同子公司,例如撥去麵粉廠,而麵粉廠設喺稅收較低國家,間公司麵包就可以賣最貴嘅價,但交最少嘅稅。呢種就叫轉移定價,現實中尤其跨國公司,可以話必然有類近操作。

全球各行龍頭巨企,美國公司佔相當數量,現時美國公司若將海外盈利資金調回美國,要交35%企業盈利稅。於是造成企業寧願將錢泊喺海外,筆錢估計有2.1萬億(美元.下同)以上。去年奧巴馬便曾經提出追稅方案,要向泊喺海外嘅2.1萬億元一次性抽14%盈利稅。如果成事,換句話將有約3,000億元一夜回流美國。

早換早享受 遲換蝕幾球
奧巴馬提出向所有美國公司未來海外盈利抽19%盈利稅。根據美國國會研究報告,美國企業每年海外避稅300億至900億元。如果成事,意味往後美國企業海外子公司每年穩定有57億至171億元回流美國。牽涉咁多錢爭議必然大,奧巴馬任內應無法做,會留待下屆政府再拉鋸討論。就如耶倫念加息緊箍咒一樣,當企業預期有可能要補交稅款時,就會開始將部份外匯轉成美元,尤其大環境係美元獨強,早換早享受,遲換蝕幾球。

將美元萬劍歸宗第三部同撒手鐧兩條數拍埋就會發現一樣嘢。現時美國貿易赤字平均每月400億至500億元,抽海外盈利稅若通過,將可抵銷百幾億元;石油逆差的50億元亦將歸零甚至變為順差。可見以上兩招已抵銷美國貿易赤字一半甚至更多。

直到現時好多人仍唔相信美國加息,並預期美國好快要再推QE4。誠然,今次美國經濟復蘇同過去唔同,一方面資產價格、租金、人工急升易引來通脹反噬,另一方面經濟增長緩慢。但美國唔需要QE4,因為美元萬劍歸宗,就係要嚟取代QE。

當四面八方的資金湧入美國,縱然生意難做,美國本土資金成本平也就如一次QE效果。這篇是《2016大美元時代》系列最後一篇,QE係放,萬劍歸宗係收,天下間並無印銀紙就可逃避經濟循環嘅道理。印銀紙只係手段,目的係從他國取回更多嘅錢填數。當見到外圍資產價殘,美元我花開後百花殺景象時,就係美元再次出動嘅時候。

Mr. Tregunter

TOP

TOP

離岸人民幣拆息夾至66厘,勾起港人1997年索羅斯狙擊港元的回憶。中國究竟搞邊科,要先明白一個基本經濟原理:三元悖論(The Impossible Trinity)。所謂的三元悖論,無論係Mundell-Fleming model定Paul Krugman講嘅eternal triangle,都係指一個國家無可能對固定滙率、自主貨幣政策、資本自由流動三者揸晒fit。
用香港做例最易明,香港係固定滙率,資本可以自由流動,所以就唔可以有自主貨幣政策,要跟美國行。但中國想夾硬嚟,樣樣嘢自己揸晒fit,呢樣就係造成人民幣攻防戰嘅主因。
當中國閂埋門自己玩左右互搏時,係可以樣樣嘢夾硬嚟。但當人民幣要國際化進行文明接觸,美國畀你入SDR,就係要你三揀二。
自主貨幣政策,都唔使講,中國當然要自己控制;資本自由流動,入得SDR最終要資本自由流動,否則只有SDR之名而無SDR之實,點叫人將人民幣納為儲備貨幣;剩下的自然就係滙率問題。
中國經濟急遽下滑,資本流出嚴重,此為大勢,非一時三刻可以扭轉。所以美國畀你入SDR三揀二,一係中國限制資本流動,滙率就可以保,但使咁多錢搞SDR最後得個吉;一係畀資金自由進出,資金外流嚴重情況下,人民幣即無法守現水平。
中國企圖破局嘅方法係每樣做一半,例如開滬港通、深港通兩條喉畀資金出入,但又唔係畀你好似方唐鏡咁彈出彈入;人民幣畀你每日中間價上下2%波幅浮動當市場化咗,但又唔可以因市場供需大上大落。

中國計漏離岸市場
表面睇落中國可以控局,但中國計漏一樣嘢,就係離岸市場。過去人民幣離岸市場口價都係睇在岸價頭,唔會偏離太多,此為市場淡靜好景之時。
現時市場波瀾驟起,大鱷禿鷹專去有血腥味嘅地方搵食,雙軌制必然有價差,有價差就有血腥味。
剛過去的星期日,路透、彭博報道,收到消息人士透露,1月25日開始人民銀行要對境外人民幣同業存款「執行正常存款準備金率」。
現時離岸金融機構將人民幣存入內地清算賬戶,例如存入人民銀行深圳分行,係唔需要計存款準備金,即係0;然而現時內地大型銀行存款準備金率係17.5%。簡單地講,即進一步收緊離岸金融機構嘅人民幣銀根,要借人民幣沽空便越來越難。
要留意近日人行打擊淡友行動同貨幣政策大方向背道而馳。經濟唔好,貨幣政策就算唔鬆亦不能太緊。夾拆息、收銀根一類動作只係應急措施,唔會長做,否則一拖長就容易傳導返內地銀行體系。但資本趨利,只要有低窪,就算用手撥開水,漣漪過後水仍然湧向滙集。

Mr. Tregunter

TOP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60119/19457367
筆者唔係愛情投資專家,唔係好知戀愛有七年之癢嘅講法準唔準確,但接觸股市一段時日,筆者深信對於股市同環球經濟來講,七年係一個不祥年份。
1987年「黑色星期一」、1994年墨西哥金融危機、2001年科網泡沬爆破、2008年金融海嘯,全部都係相隔七年就發生一次,計落2015年走唔甩都會爆番場危機。


量寬扭曲循環定律
不過筆者自己亦充滿疑問,2015年未爆炸,係咪因為量寬扭曲咗呢個七年循環嘅定律,將危機爆發嘅時間延後至2016年呢?最終引爆危機嘅導火線係咪中國,定有其他隱患大家未留意到?
無論答案係乜嘢,有樣嘢幾乎係可以肯定的,就係環球經濟唔多掂,股市處於熊市,而且觀乎大市跌幅以及市場情緒,作為熊市最後一個階段嘅熊市三期尚未來臨。
正所謂「寧買當頭起,莫買當頭跌」,既然熊三未到,長揸嘅話筆者建議都係忍一忍手,等股價進入final sale階段先好入貨。當然,純粹只係博短線一波反彈浪就走貨嘅短炒者另計,但呢個涉及值博率問題,篇幅所限暫且不談。
德國股神科斯托蘭尼生前講過,喺指數上升嘅過程,即使係最差嘅投機者都可以能夠賺到錢,而喺指數下跌嘅過程,即使係揀到好股嘅人都會賺唔到錢。佢認為投資最重要係睇到普遍嘅趨勢,選股都仲係其次。
筆者認同科斯托蘭尼嘅講法,同時亦覺得喺目前危機待爆狀態下,投機者做短倉會穩陣過做長倉,長線投資者則最好唞唞等平啲先出手。

El.
本欄逢周二、五刊出  

El.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