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2047年香港獨立

在香港討論香港獨立或分裂中國, 無違反香港法律或23條!

理據 1) 前刑事檢控專員已說明:

湯家驊:可以煽動罪跟進戴耀廷言論
https://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301092
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認為,戴耀廷發表有關港獨言論是「踩界」行為,若有更多證據,律政司可以煽動罪跟進。不過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指,純粹討論港獨不涉及刑事責任,即使根據03年的基本法23條立法建議,戴耀廷的言論亦沒有觸犯法例。

港大法律學者戴耀廷在台灣發表有關港獨言論,引起爭議。

本身是資深大律師的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表示,若有其他證據顯示,戴耀廷在香港的言行意圖煽動香港人推動港獨,律政司可以煽動罪跟進。

至於戴耀廷受到中央機關、以至特區政府及建制派批評,湯家驊不認為是文革式批判,而是文明社會言論自由的表現。

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回覆查詢表示,戴耀廷在台灣的言論並非倡議獨立,純粹討論港獨不涉及刑事責任。在刑事罪行條例下,煽動罪定義需要涉及煽動暴力行為、鼓吹仇恨等,除非戴耀廷煽動或鼓勵他人採取暴力行為或非法行動,否則他不需要負上刑責。

在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刑事罪行條例下,江樂士看不到特區政府可對戴耀廷的言論採取任何行動。

至於23條立法後,主張港獨或討論港獨又是否違法,江樂士指根據03年基本法23條立法的建議,顛覆及分裂國家需要涉及武力或其他嚴重行為,甚至是參與戰爭,純粹討論獨立或和平倡議獨立,根據當年的立法框架亦沒有違法。

戴耀廷播獨捱轟 江樂士稱不涉刑事責任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80403/bkn-20180403204028320-0403_00822_001.html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於台灣的港獨言論,連日遭到各界狠批,有法律界人士更指如有更多證據顯示,戴耀廷是有意圖煽動港人推動港獨,律政司可以煽動罪跟進。不過,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稱,純粹討論港獨不涉及刑事責任。

江樂士指出,在刑事罪行條例下,煽動罪定義需要涉及煽動暴力行為、鼓吹仇恨等,除非戴耀廷煽動或鼓勵他人採取暴力行為或非法行動,否則不需要負上刑責,他亦看不到港府可對戴耀廷的言論採取任何行動。

對於一旦《基本法》第23條立法後,任何人主張港獨或討論港獨是否違法,江樂士稱根據2003年的23條立法建議,顛覆及分裂國家需要涉及武力或其他嚴重行為,甚至參與戰爭,若然純粹討論獨立或和平倡議獨立,根據當年的立法框架也沒有違法。


湯家驊指國際法訂明可因國安限言論自由 法夢成員批欠公法常識:政府須證公益迫切性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B9%AF%E5%AE%B6%E9%A9%8A%E6%8C%87%E5%9C%8B%E9%9A%9B%E6%B3%95%E8%A8%82%E6%98%8E%E5%8F%AF%E5%9B%A0%E5%9C%8B%E5%AE%89%E9%99%90%E8%A8%80%E8%AB%96%E8%87%AA%E7%94%B1-%E6%B3%95%E5%A4%A2%E6%88%90%E5%93%A1%E6%89%B9%E6%AC%A0%E5%85%AC%E6%B3%95%E5%B8%B8%E8%AD%98-%E6%94%BF%E5%BA%9C%E9%A0%88%E8%AD%89%E5%85%AC%E7%9B%8A%E8%BF%AB%E5%88%87%E6%80%A7/

理據 2) 人大針對香港法律已有解釋鼓吹分裂中國不是犯法!
【短片】「港獨」熱烘烘
范太:唔可以以言入罪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21029/51119471
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表示,毋須推動基本法廿三條立法,以禁止近期社會上的「港獨」言論,亦不認為特區政府現階段,有就廿三條立法的打算,又認為即使立法,亦不能以言入罪。...

范太:港獨無實際行動毋須立法
http://news.wenweipo.com/2012/10/29/IN1210290027.htm
...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回應有關港澳辦前副主任陳佐洱「港獨」的言論時認為,陳佐洱有權表達意見,但她相信,絕大部分的香港人都不贊成港獨,又認為,港獨無實際行動,毋須立法,呼籲各界冷靜。...
...她個人認為,即使將來的特區政府要立法時,都不可「以言入罪」。 ...

反分裂國家法不適用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
http://people.com.cn/BIG5/shizheng/1026/3062967.html

理據 3) 大法官在法院已解釋鼓吹分裂國家不是犯法:
蘋論:文明社會有鼓吹分裂國家的自由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080503/11062862
... 前美國大法官 William O. Douglas(1898-1980)曾就1951年美國最高法院判決 Eugene Dennis「組織共產黨、鼓吹以武力推翻美國政府」一案提出反對意見,他認為美國共產黨並沒有推翻政府和危害社會的能力,因此「鼓吹」不會造成「明顯、立即的危險」。而倘若把「鼓吹」當作劃分言論是否自由的標準,那就意味[img][/img]某一個言論有沒有自由不在於言論的內容是甚麼,而在於說話的人有甚麼意圖。意圖是摸不[img][/img]、看不見,難以證明的東西。因此,一旦走上了將「鼓吹」視為違法之路,就進入了一個十分危險的境地,「每個公民的自由都將受到危害」。 ...

理據 4) 學術討論!
未去過外國上大學不知, 教授教書上堂討論: 殺人, 食人, 自殺, 反政府, 反法治, 反民主, 反宗教, 無政府, 反自由貿易, 質疑人類文明, 上堂一齊睇 AV, etc. 不只美國哈佛大學! 同班同學來自不同學糸: 醫科, 電腦, 工程, 法律, 金融會計, 政治, 工商管理, 經濟, 心理學, 歴史, ... 這是好平常的.

以下是美國哈佛大學教授教書, 上堂討論殺人, 又有食人.
第1講-正義:一場思辨之旅-Michael Sande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HHa4ETr2jE&feature=player_embedded

中大候聘校長:學生可討論港獨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707/20081864

中大候聘校長:學生可理性討論港獨
http://www.worldjournal.com/5055137/article-%E4%B8%AD%E5%A4%A7%E5%80%99%E8%81%98%E6%A0%A1%E9%95%B7%EF%BC%9A%E5%AD%B8%E7%94%9F%E5%8F%AF%E7%90%86%E6%80%A7%E8%A8%8E%E8%AB%96%E6%B8%AF%E7%8D%A8/

中大候聘校長段崇智﹕校園可理性討論港獨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707/s00001/1499363940226

比較的討論
這是毛澤東鼓吹分裂中國的事實:
90年前的言論自由:青年毛澤東在民國國慶主張分裂中國無罪
http://big5.backchina.com/news/2012/05/20/197044.html
... 九十年前的中華民國國慶,毛澤東在報上大發民族虛無主義的宏論,主張解散中國,各省自決自治,只要省慶不要國慶。而毛並未因此言罹禍。 ...

分裂中國的事實:
1931年中共在中華民國領土(中國領土)另建中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1945年外蒙古獨立公民投票
1949年中共在中華民國領土(中國領土)另建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
1949年以來中共割讓領土一覽表
http://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1/11/5/16832b.html

大家也可看到世界多國鼓吹分裂國家的事實, 文明合法鼓吹分裂國家和實質分裂國家的不同例子:
美25州民眾要求獨立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21114/00180_001.html
獨立公投 (好多例子)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8D%A8%E7%AB%8B%E5%85%AC%E6%8A%95

針對戴耀廷被指在台灣一個論壇上發表港獨言論:
台灣應用的法律是中華民國憲法下的法律.
台灣應用的法律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下的法律(大陸法或香港基本法).
所以戴耀廷在台灣做甚麼事都不可能違反大陸法或香港基本法.

總結: 歡迎在香港討論香港獨立及分裂中國!
1967年, 香港親中勢力涉及嚴重暴力, 有暴動, 有炸彈炸死人, 有人死. 現在不同.
以上全部有依據, 又有資料來源, 事實是這樣. 親共人士/中共媒體亂吹無用.

[ 本帖最後由 2A3 於 2018-4-6 13:02 編輯 ]
2A3

TOP

拍電影/討論電影, 戰爭片講打仗, 警匪片有殺人和運毒劇情, 古惑仔片有黑社會劇情. 時事新聞/軍事雜誌講軍事/打仗/武器/軍火, 學校教書講八國聯軍等分裂中國. 一般人一般生活, 無實質行動, 無暴力行為, 只是說兩句. 别人不喜歡就被屈成煽動意圖: 危害國家安全/危害公共秩序/風化/打仗/制造軍火/殺人/運毒/黑社會/分裂中國, 人人都犯法了! 合理嗎?

湯家驊指國際法訂明可因國安限言論自由 法夢成員批欠公法常識:政府須證公益迫切性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B9%AF%E5%AE%B6%E9%A9%8A%E6%8C%87%E5%9C%8B%E9%9A%9B%E6%B3%95%E8%A8%82%E6%98%8E%E5%8F%AF%E5%9B%A0%E5%9C%8B%E5%AE%89%E9%99%90%E8%A8%80%E8%AB%96%E8%87%AA%E7%94%B1-%E6%B3%95%E5%A4%A2%E6%88%90%E5%93%A1%E6%89%B9%E6%AC%A0%E5%85%AC%E6%B3%95%E5%B8%B8%E8%AD%98-%E6%94%BF%E5%BA%9C%E9%A0%88%E8%AD%89%E5%85%AC%E7%9B%8A%E8%BF%AB%E5%88%87%E6%80%A7/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被指在台灣一個論壇上發表港獨言論,遭港府、中聯辦、港澳辦及建制派發聲明譴責。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昨午在facebook指,《國際人權公約》訂明可以為保障國家安全而對言論自由施加限制,這說法遭到「法夢」成員黃啟暘反駁,指條文清晰指出政府必需提出證據證明公益的迫切性,否則不可動輒限制公民的權利,質疑湯家驊身為資深大律師,卻連公法常識也欠奉。

法政匯思早前發聲明,批評政府針對戴耀廷的指控,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香港人權法案》對言論自由保障的原則背道而馳。湯家驊昨午在facebook分享該聲明報道並加按語,指《國際人權公約》第19條訂明,如為了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的必要,經法律規定,言論自由可以被予某種限制,湯家驊更反問:「不知一些律師有否看到第十九條」。

不過「法夢」成員黃啟暘則留言反駁,指有關條文已清晰訂明,為了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而對言論自由作出的限制,必須以其「所必要者為限」,即除非政府能夠提出證據證明公益之迫切性足以正當化對基本權利之限制,否則政府對有關權利的限制並不符合國際法。

黃啟暘續引述《約翰內斯堡關於國家安全、言論自由和獲取信息自由原則》指,現今國際法早已明確規定,假國家安全之名,行「牢固樹立某一特定的意識形態」之實,「不具備合法的性質」。

黃啟暘又指,世界上並無任何公約名為《國際人權公約》,有關公約條文的正確出處應為《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黃啟暘質疑湯家驊身為資深大律師,卻連公法常識也欠奉,「居然好意思嘲諷『一些律師』的法律分析有疏忽不周之處,臉皮也未免太厚了吧?」

法政匯思稱指控戴耀廷毫無根據 促政府建制派道歉
http://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389239-20180403.htm

港大法律學系副教授戴耀廷早前在台灣一個論壇上,提及人民自決等言論,特區政府其後發表聲明譴責。

法政匯思批評特區政府﹑建制派政團及媒體,作出毫無根據的指控,將戴耀廷的意見詮釋為鼓吹香港獨立,是不恰當及與事實不符,促請政府撤回聲明,向他公開道歉及停止恫嚇及攻擊。

法政匯思指,特區政府有責任捍衛《基本法》第27及34條對言論及學術自由的保護,質疑政府向戴耀廷提出的指控,與《香港人權法案》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保障本港法治的原則背道而馳,關注事件會在學術界及市民之間產生寒蟬效應。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Adopted and opened for signature, ratification and accession by General Assembly resolution 2200A (XXI) of 16 December 1966
entry into force 23 March 1976, in accordance with Article 49
http://www.ohchr.org/en/professionalinterest/pages/ccpr.aspx
Article 19
1. Everyone shall have the right to hold opinions without interference.
2. Everyone shall have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expression; this right shall include freedom to seek, receive and impart information and ideas of all kinds, regardless of frontiers, either orally, in writing or in print, in the form of art, or through any other media of his choice.
3. The exercise of the rights provided for in paragraph 2 of this article carries with it special duties and responsibilities. It may therefore be subject to certain restrictions, but these shall only be such as are provided by law and are necessary:
(a) For respect of the rights or reputations of others;
(b) For the protection of national security or of public order (ordre public), or of public health or morals.
2A3

TOP

《議事論事》被壓縮的言論空間 (2018-4-1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reNtKRS-So


《視點31》戴耀廷言論惹風波(RTHK31:07/04/201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k2N4mj4VCM


宣傳獨立完全合法
https://forum.hkej.com/node/130661

筆者並非作政治表態,而是在談法律。普通法的基本原則十分簡單,沒有法例規定為犯法的事,就是合法的事。由學界(學生與剛畢業的學運分子)組織成立的香港民族黨(下稱「民族黨」),表明會以一切有效方式推動香港獨立。一眾「港奸」條件反射地跳出來表態,以為又有機會扮演角色。對於這類智慧不足的「法盲港奸」,筆者對其言談從來只會嗤之以鼻,報之以恥笑。

民族黨高調表明將會「以一切有效的方式推動香港的獨立」,調子清楚而絕對,不是什麼未來式的「全民制憲,重新立約」,或是「城邦自治,永續權益」,更不是用10年去推動「公投」,看看港人是否願意獨立。民族黨推動的是現在式和現在進行式,一切方式並無排除非法形式,理論上連北愛模式也不排除。犯法的嗎?真的做之時當然犯法,只宣傳理念不涉具體行為,絕不犯法。

八十年代,國內法學還在重建的時期,有一奇怪的說法,叫「違憲不違法」,很多問題在原則上談法治與實在地說犯法是兩回事。上述普通法中,法律無具體規定的便算合法原則已經有幾百年歷史,行之有效,除非不是讀普通法的人或是為政治服務的「港奸」,無人不知這個原則;大陸法也絕不是有罪推定(很多人的錯誤理解),一樣是奉行有法例規定的行為才算犯法,技術上稱為「刑罪法定主義」,法學界與法律從業員皆依從這個原則,不依從也就無以言法治的理想了。

不幸的是,大陸還是權大於法、法治落伍的地區,所以來自中國的官僚如陳佐洱和張曉明之流,皆半個法盲,卻愛胡言亂語,指點司法。

袁國強的說法則充滿似是而非的謬誤——指提出港獨主張違反《基本法》第1條和第12條。這說法怪在沒有違反第23條,這豈非說就算23條立法也禁制不了宣傳港獨的言論?筆者的理解正是如此,下面再討論。

袁指言論自由不代表無限制,這也是移花接木的謬誤,因為就是《人權公約》也說言論自由是有限制的,但限制只在於不影響他人權益、社會風化衞生,以及在民主國家保護社會秩序所必需的,所以以國際人權標準而言,尚未民主化的香港宣傳獨立,是不入於例外的情況,而是受人權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

更好笑的是,袁國強建議民族黨的人若對法律不清楚,可以諮詢法律意見。他又含含糊糊地說,只會在有可能發生刑事罪行時跟進,在任何港獨事件未發生前,他不可能評論。袁國強為律政之首,若集合一個部門幾百個律師的智慧也弄不清楚犯了什麼法之時,大家只能理解為——民族黨的成立與公然宣傳倡議爭取香港的獨立,這一行為本身是合法的事實。

學者與法律界精英已經表示民族黨的港獨訴求沒有犯法,筆者想討論更多。大家看看《基本法》第23條,特區自行立法禁止的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和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

獨立的概念不等同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因為「國內有國」在聯邦制國家是很普遍的事,若強說分裂國家,「一國兩制」已經是一種國家的分裂。是否分裂,要看香港獨立之後是完全與中國分離或是保留某些特殊的統一關係。要討論違反第23條,還待獨立的方方面面具體出現時才開始討論;但也只是討論而已,討論本身和倡議本身不可能構成犯罪,否則與《基本法》和《人權公約》所保障的言論自由出現結構性的矛盾。

若說民族黨未能進行公司登記和社團登記,政府以其非法社團進行司法騷擾,則是倒果為因,違反《人權公約》中結社自由的權利。有很多現存的小政治團體也是以結社是自由而毋須申請而照樣運作的,不正式登記不影響政黨的運作,收捐款可以用信託人方式進行,可以用空殼公司或在海外註冊,方法多的是。

香港人應該感謝民族黨的年輕人勇敢地走出一大步,一下子把大量似是而非的政治禁忌衝破;這對於尋求命運自主連BNO也沒有、也不甘心做二等國民的新世代年輕人尤為重要。1984年的中英談判及其後的《基本法》制定與「一國兩制」的構想過程,欠缺有代表性的港人參與,亦欠缺清楚的民主承諾,問題拖延30年,新世代既不滿意現況,也不會接手泛民的爛攤子,要求獨立是他們的權利,這本來就是香港人在1984年就應提出來的權利,上一代的人失職,新世代要求重新再來而已,自己主導自己的命運,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23條能禁絕港獨嗎?
http://forum.hkej.com/node/131139

針對有人在香港組織政治團體推動港獨,有些人便建議應盡快重新啟動23條立法,以禁止港獨的言論和行動。不過,若以相關條例草案在2003年擱置的版本看,即使現時為23條再次立法,那也不可能在香港禁絕港獨。

條例草案與港獨最有關係的部分是「分裂國家」。按條例草案的建議,港獨因無可避免會導致香港由中國的主權分離出去,故概念上應是「分裂國家」。要觸犯「分裂國家」罪,一定要有行動,但不是一般推動港獨的行為就會觸犯「分裂國家」罪。

那些行為必須是「嚴重危害中國領土完整的武力」、「嚴重犯罪手段」或「進行戰爭」。條例草案定義「嚴重犯罪手段」為:「危害任何人的生命」、「導致任何人受嚴重損傷」、「嚴重危害公眾人士的健康或安全」、「導致對財產的嚴重破壞」或「嚴重干擾電子系統或基要服務、設施或系統(不論屬於公眾或私人)或中斷其運作」的行為。

那即是說,不涉及嚴重暴力的行為,並不在23條立法所禁止的範圍內,當然相關人士仍可以按現行的其他刑事罪行而被起訴和入罪。

涉及港獨的言論,也可能概念上是「煽動叛亂」,但也不是必然會觸犯「煽動叛亂」罪。一般討論港獨的可行性,表明立場是支持港獨,甚至叫其他人支持港獨,都不會觸犯「煽動叛亂」罪。

條例草案要求發表言論的人必須是「故意煽惑」他人做出上述分裂國家的行為,或「故意煽惑」他人於香港或其他地方進行會嚴重危害中國穩定的公眾暴亂,那才構成「煽動叛亂」罪。

條例草案還要求相關言論是「相當可能」令人們會被慫恿去進行上述的行為,那才算是「煽惑性質」的言論。故此,即使有人發表一些言論時是蓄意促使其他人做出分裂國家的行為,但若客觀上那些言論會產生這種效果的可能性不高,那也不算違法。

同樣,在香港成立一個組織推動港獨,也不一定會給法律取締。按條例草案的建議,如本地組織的宗旨是包括進行上述的分裂國家行為,或發表上述煽動叛亂的言論,或已作出或正企圖作出分裂國家或煽動叛亂,它是有可能由保安局局長發出命令取締的。不過,保安局局長必須是「合理地相信為維護國家安全的目的,取締這組織是必要的,並合理地相信取締這組織與該目的是相稱的」,他才可以合法地取締該組織。

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副特派員胡建中說煽動仇視中央政府,暴力反政府、反國家的言論或宣傳行為,應可以定為有罪。他似乎對過去23條立法未能成功的原因不太了解。當年進行23條立法時,其實是已經考慮了《基本法》與《人權法》的規定,並因應當時港人的疑慮,才得出最後擱置的版本。若那版本在2003年也未能取得港人信任,最後因大型的社會行動而過不了立法會那關,以現在中港互信比2003年遠為惡劣的情況,要通過更嚴格的23條立法版本,不即時引發更激烈的抗爭才怪。情況肯定比雨傘運動甚至旺角事件更嚴重。

希望那些反對港獨的人想清楚,在香港的法律精神下,要在香港禁絕一切港獨的行為和言論是根本不可能的。他們可能反要問為何在2003年那時候,即使有50萬人上街,還沒有人提出港獨?為何到了2016年便先後有組織提出港獨的訴求?是港人突然間變得「叛逆」?還是香港走向民主普選之路因遭白皮書和「8.31決定」所封,才令追求民主的港人無路可走而踏上港獨之路呢?

現在有些人想叫港人不要再討論港獨或是叫其他人必須表態堅決反對港獨,他們對香港的法律精神和政治文化的認知實在是太淺薄了。他們必須明白,愈是想禁絕港獨,其實反會令港獨在香港擴散得更廣、更深和更快,只會是好心做壞事。惟有回到導致港獨出現的根源,追本溯源,讓香港能盡早實現真普選,那才有望力挽狂瀾。我真的希望中央政府內能有智者看到這一點,但很可惜我卻是悲觀的。

[ 本帖最後由 2A3 於 2018-4-17 07:45 編輯 ]
2A3

TOP

毛澤東主張湘獨 習仲勛提粵獨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525/20401001?_ga=2.12348148.134039902.1527198290-1555682269.1527198288

建制派為求抹黑戴耀廷,紛紛將戴訪台時發表的言論「上綱上線」,扭曲成推動港獨,不少民主派議員發言時以「獨」攻「獨」,以中共前領導人毛澤東、國家主席習近平父親習仲勛均曾主張中國個別省巿獨立的言論,反擊建制派對人不對事,更直言港府若要譴責戴,就要先對毛澤東「鞭屍」。

公民黨議員郭家麒發言時指,戴耀廷只不過到台灣參加學術研討會,並無鼓吹港獨,戴更是一介書生、無槍無炮,連當年主張湘獨,推動成立湖南共和國的毛澤東都不如。  

泛民:要譴責戴應先鞭毛屍

郭指,若建制派、特區政府要譴責戴耀廷,就應該先對毛澤東「鞭屍」,否則就應該「收聲」,要尊重港人學術及言論自由。人民力量議員「慢必」陳志全會上亦指,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亦曾發表「廣東獨立論」,但不見建制派批評,反映建制派對戴作出文革式批鬥,根本不是針對言論內容,而是針對政敵,對人不對事。

工聯會議員何啟明則嘗試為當年提倡湘獨的毛澤東辯護,指毛澤東當年「有承擔責任」,做法與戴耀廷不同,「佢(毛澤東)係要被迫走去井岡山、被迫喺大長征,呢個艱辛,係佢承擔咗出嚟」。
KT66

TOP

中國從來沒有把香港人當成自己人
http://forum.hkej.com/node/150206-%E4%B8%AD%E5%9C%8B%E5%BE%9E%E4%BE%86%E6%B2%92%E6%9C%89%E6%8A%8A%E9%A6%99%E6%B8%AF%E4%BA%BA%E7%95%B6%E6%88%90%E8%87%AA%E5%B7%B1%E4%BA%BA

中國從來沒有把香港人當成自己人,事實上,幾十年來她只視香港為一件賺錢工具。

近日看到香港演藝/電影界在抱怨,說廿年來中國都將他們視為「境外人士」。又有香港人,對於中國海南島的文昌航天發射場拒絕他們這些「境外人士」參觀而大惑不解,而某接獲投訴的親中議員更嘆有「港人身分認同危機」。

中國將香港人列為「境外人士」已有數十年,只是有些香港人自作多情。就如那個在深圳玩弄中國女性的「鬼佬」形容中國女子「犯賤」一樣,真心自以為是中國人的香港人其實都是「犯賤」,你以為自己是他的人,但他原來只是利用你。

這令本人想起了幾年前曾寫過一編《十個「香港人不是中國人」的證據》,且多年來仍未更新,於是趁此機會將其更新,新版本名為《十二個「香港人不是中國人」的事實》。

----------------------------------

《十二個「香港人不是中國人」的事實》東講西讀

一 中國「可拒絕香港人入境」。

二 中國足協指出,香港足球員是「外籍人士」。(十分權威)

三 中國賣給香港人的食品,都是「出口食品」。

四 到中國投資的香港商人,都是「外商」。

五 到香港讀書的中國學生,都是「國際生」。

六 香港人「不能在中國當兵」。(持BNO可在英國當兵)

七 香港人「不能在中國當官員及公務員」。(人大、政協不是官員)

八 香港人乘飛機往中國,所乘的都是「國際航班」。

九 香港人用的港圓,在中國是「外幣」。

十 香港人及中國人來往港中兩地,「必須持証件或簽證出入境」。

十一 香港人在中國屬於「境外人士」。(請參考中國文昌航天發射場)

十二 香港也被中國稱為「境外」。(請參閱淘寶或其他中國企業條款)

當然,對中國有著數時,我們會被稱為嘔心的「中國香港人」。但對中國沒有著數時,他們會說: 「那是香港人做的」。

*以上十二項「事實」已存在超過幾十年,部份更已存在百多年歷史,絕非於一九九七年後才被 「賜予」。

EL34

TOP

你的小孩可能危害國家安全!」中國政府不讓維權律師為家人辦護照,竟搬出這種理由
http://www.storm.mg/article/460345
「709大抓捕」事件三周年,王全璋仍杳無音訊,數人在牢獄之中。 其餘大部分被捕者已被有條件釋放,但事情並未結束。最近一年,當局掀起第二波整頓行動。

據統計最近8個月以來,最少17名維權律師、3家律師事務所被注銷執照。《德國之聲》專訪了其中2位。

北京維權律師謝燕益是「709大抓捕」中被捕者之一,他2015年7月起被關押一年半後獲准保釋,直到今年初正式解除保釋。 雖然刑事案子結束,但卻不代表真正的「回復自由身」。

孩子危害國家安全?
跟大部分維權律師一樣,回家後在24小時監控下生活。 但讓他覺得更荒唐的是,家中三個2歲到13歲的小孩今年被拒絕辦理護照,理由是孩子們「危害國家安全」,換言之出入境也受限制。

2015年被捕後,經歷了18個月與世隔絕的拘禁日子。 他說在獲釋前兩個月,有關方面曾經提出各式各樣的條件,包括協助他繼續執業、找律師所,甚至經濟上的補償,都被他一一回絕。 或許眼前的種種難關並非必然,但謝燕益與太太都選擇了走一條不容易的路。 「我本來就是依法執業,只是他們把我們律師當作假想敵。 官方要管控律師,律師必須為政治大局、一黨專制服務,為政府權力效勞,如果配合就會給你好飯吃。 」

隨著被捕律師陸續獲釋,整頓行動由刑事措施轉為行政手段。

「律師是學法懂法的,他們其實抓不出甚麼違法的把柄。 刑事手段的道義成本太高,國際影響和政治代價太大,所以採取綜合手段,吊照、停業等行政處罰。 由國保、公安、行政、司法甚至居委會,各級公權組織齊發共管,綜合地對付你。 」

代理案件被驅逐出庭
今年5月,謝燕益接到北京律師協會通知舉行聽證會,立案調查他代理一宗法輪功案件時涉嫌違規。 這個調查是由司法局責成律師協會進行,而投訴人則是處理該案的銀川市法院和檢察署。 「他們指我在法庭上不聽從法官指揮,所謂的擾亂法庭秩序,把我驅逐出法庭,其實就是剝奪辯護權利。」

在他看來,這些原因不過是個藉口:「官方一方面報復我,別的律師釋放後都比較低調,不怎麼代理案件。但我既做案子,又寫了兩篇文章。 」他後來代理了另一宗外籍華人的法輪功案,以及向習近平發表公開信,呼籲釋放政治犯和發展民主。 當然,也惹來當局不滿:「國保多少次找我約談,說這個可以成為再抓我的原因了,要我謹言慎行,不要介入案件,不要接觸使館和媒體。 」

吊照解約 同事成人質
目前律師協會的調查結果尚未出爐,但在司法局的網頁上,謝燕益的執業狀態卻已顯示為「注銷」。 幾乎在同一時段,他所屬的律師事務所也在壓力下提出解約。

「律師所裡二、三十個律師全部無法通過年度審核繼續執業,司法局和律協把他們當作逼迫我就範的條件。 他們不會跟律師所明示怎麼做,就是威脅說『謝燕益的問題還未解決』。 」

雖然他不同意,但最終律師所仍然單方面解除合同。 而中國司法局規定,任何律師6個月內沒有事務所聘用,執照就會自動吊銷。 「律師所主任也是我朋友,他無奈地說:『我們也是為了過關。』政府用違法侵權的行政手段施壓,但大家都沒辦法,大家都要吃飯。 」「沒政治權利一切權利皆無保障」

「每一次打壓反而成為戰鬥意志的洗體,大家意志更堅定、更成熟。」

「我們更多地思考律師的獨立性—律師絕不是行政權力的附庸,不該由行政機關管理。 而是必須擁有獨立的法律地位,才能稱為真正意義上的律師。 否則他只不過是專制體制的陪襯,不可能真正維護人權、推進法治。 」

三年過去,他認為709事件依然是現在進行式。 不過種種經歷,反而令他認清人權律師更大的使命。

「709事件把大家打醒了,才知道依法治國是專制的招牌,把律師塑造為專制的粉飾工具。 如果僅僅通過個案,在經濟利益、人身自由、信仰等去維權,這條路基本上堵死了。 我們應該思考的是,沒有政治權利,一切權利都沒有保障。 所以要爭取政治權利,其實這也是憲法賦予的。 」

辯護人也不倖免
被迫失去執業資格的,不只709被捕者,還有他們的辯護律師。

文東海是709首批搜捕對象—王宇的代表律師,5月遭湖南司法當局吊銷執照,罪證是他代理法輪功案件的辯護詞。 「他把我在法庭上發表的言論作為懲罰依據,我不認為自己錯,在這環境下被吊照也是可預料的,實際是政治清算。 」

除了他以外,代表王全璋的余文生、代表周世峰的楊金柱等,一個個辯護人都被注銷執照,前者更控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在收押。

文東海投身法律界前曾任公安,也是中共黨員,本月初決定退黨。 在709案以前,他並不為外界所熟悉, 走上維權前線原本亦不在計劃之內。「我比較敬佩的同行都被『莫須有』地抓進去,我不站出來辯護,那我還是律師嗎? 我絕對無法面對這職業。 」

政府與律師雙輸
他認為,當局轉為以行政手段整頓辯護律師,是要把第二梯隊撲滅於萌芽階段。 「方式不同但目的一樣,還是要把整個律師界抗爭的勢頭打壓下去,讓每個律師都在可控範圍內。 」

政府強勢看似目的達到了,但文東海認為針對律師並不明智,最終只會雙輸。

「社會有多事情積累後,總有爆發的時候,人權律師起了疏導作用,令這種爆發有一定秩序。 但現在把這些律師全部排擠到機制外,一旦爆發較嚴重的事件,他們想控制局面可能更難,會導致更極端的反彈。 」

吊銷執照大大打擊一家五口的生計,他還是說﹕「作為律師受這些影響, 如果社會有改善,走向真正文明的道路,我覺得還是值得。 」可是他感慨﹕「我個人覺得看不到希望,因為當局還是死抱著初衷不放,對中國社會帶來很大災難,這場災難很難看到結束的時候。 」

「我不後悔」
十年律師生涯就此被結束,重來一遍還會做同樣選擇嗎?

文東海很直白﹕「可能會權衡利弊多一點考慮,人其實並不如想像般堅強,但是我不後悔,這幾年所做的事對我來說是一筆財富。 」雖然無法上庭為弱勢群體辯護,他希望日後能開設法律服務公司,繼續貢獻所有。

「發自內心喜歡的還是律師職業,可能會有一段困難時期,但過去就過去了,吊照就當作經歷吧,可能我的性格不太喜歡內疚。 」語畢,他笑了笑。
EL34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