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123
發新話題
打印

[討論] 沈祖堯:大學有言論自由

2A3

TOP

毛澤東是一中一台的製造者……

TOP

《視點31》戴耀廷言論惹風波(RTHK31:07/04/201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k2N4mj4VCM


宣傳獨立完全合法
https://forum.hkej.com/node/130661

筆者並非作政治表態,而是在談法律。普通法的基本原則十分簡單,沒有法例規定為犯法的事,就是合法的事。由學界(學生與剛畢業的學運分子)組織成立的香港民族黨(下稱「民族黨」),表明會以一切有效方式推動香港獨立。一眾「港奸」條件反射地跳出來表態,以為又有機會扮演角色。對於這類智慧不足的「法盲港奸」,筆者對其言談從來只會嗤之以鼻,報之以恥笑。

民族黨高調表明將會「以一切有效的方式推動香港的獨立」,調子清楚而絕對,不是什麼未來式的「全民制憲,重新立約」,或是「城邦自治,永續權益」,更不是用10年去推動「公投」,看看港人是否願意獨立。民族黨推動的是現在式和現在進行式,一切方式並無排除非法形式,理論上連北愛模式也不排除。犯法的嗎?真的做之時當然犯法,只宣傳理念不涉具體行為,絕不犯法。

八十年代,國內法學還在重建的時期,有一奇怪的說法,叫「違憲不違法」,很多問題在原則上談法治與實在地說犯法是兩回事。上述普通法中,法律無具體規定的便算合法原則已經有幾百年歷史,行之有效,除非不是讀普通法的人或是為政治服務的「港奸」,無人不知這個原則;大陸法也絕不是有罪推定(很多人的錯誤理解),一樣是奉行有法例規定的行為才算犯法,技術上稱為「刑罪法定主義」,法學界與法律從業員皆依從這個原則,不依從也就無以言法治的理想了。

不幸的是,大陸還是權大於法、法治落伍的地區,所以來自中國的官僚如陳佐洱和張曉明之流,皆半個法盲,卻愛胡言亂語,指點司法。

袁國強的說法則充滿似是而非的謬誤——指提出港獨主張違反《基本法》第1條和第12條。這說法怪在沒有違反第23條,這豈非說就算23條立法也禁制不了宣傳港獨的言論?筆者的理解正是如此,下面再討論。

袁指言論自由不代表無限制,這也是移花接木的謬誤,因為就是《人權公約》也說言論自由是有限制的,但限制只在於不影響他人權益、社會風化衞生,以及在民主國家保護社會秩序所必需的,所以以國際人權標準而言,尚未民主化的香港宣傳獨立,是不入於例外的情況,而是受人權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

更好笑的是,袁國強建議民族黨的人若對法律不清楚,可以諮詢法律意見。他又含含糊糊地說,只會在有可能發生刑事罪行時跟進,在任何港獨事件未發生前,他不可能評論。袁國強為律政之首,若集合一個部門幾百個律師的智慧也弄不清楚犯了什麼法之時,大家只能理解為——民族黨的成立與公然宣傳倡議爭取香港的獨立,這一行為本身是合法的事實。

學者與法律界精英已經表示民族黨的港獨訴求沒有犯法,筆者想討論更多。大家看看《基本法》第23條,特區自行立法禁止的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和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

獨立的概念不等同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因為「國內有國」在聯邦制國家是很普遍的事,若強說分裂國家,「一國兩制」已經是一種國家的分裂。是否分裂,要看香港獨立之後是完全與中國分離或是保留某些特殊的統一關係。要討論違反第23條,還待獨立的方方面面具體出現時才開始討論;但也只是討論而已,討論本身和倡議本身不可能構成犯罪,否則與《基本法》和《人權公約》所保障的言論自由出現結構性的矛盾。

若說民族黨未能進行公司登記和社團登記,政府以其非法社團進行司法騷擾,則是倒果為因,違反《人權公約》中結社自由的權利。有很多現存的小政治團體也是以結社是自由而毋須申請而照樣運作的,不正式登記不影響政黨的運作,收捐款可以用信託人方式進行,可以用空殼公司或在海外註冊,方法多的是。

香港人應該感謝民族黨的年輕人勇敢地走出一大步,一下子把大量似是而非的政治禁忌衝破;這對於尋求命運自主連BNO也沒有、也不甘心做二等國民的新世代年輕人尤為重要。1984年的中英談判及其後的《基本法》制定與「一國兩制」的構想過程,欠缺有代表性的港人參與,亦欠缺清楚的民主承諾,問題拖延30年,新世代既不滿意現況,也不會接手泛民的爛攤子,要求獨立是他們的權利,這本來就是香港人在1984年就應提出來的權利,上一代的人失職,新世代要求重新再來而已,自己主導自己的命運,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23條能禁絕港獨嗎?
http://forum.hkej.com/node/131139

針對有人在香港組織政治團體推動港獨,有些人便建議應盡快重新啟動23條立法,以禁止港獨的言論和行動。不過,若以相關條例草案在2003年擱置的版本看,即使現時為23條再次立法,那也不可能在香港禁絕港獨。

條例草案與港獨最有關係的部分是「分裂國家」。按條例草案的建議,港獨因無可避免會導致香港由中國的主權分離出去,故概念上應是「分裂國家」。要觸犯「分裂國家」罪,一定要有行動,但不是一般推動港獨的行為就會觸犯「分裂國家」罪。

那些行為必須是「嚴重危害中國領土完整的武力」、「嚴重犯罪手段」或「進行戰爭」。條例草案定義「嚴重犯罪手段」為:「危害任何人的生命」、「導致任何人受嚴重損傷」、「嚴重危害公眾人士的健康或安全」、「導致對財產的嚴重破壞」或「嚴重干擾電子系統或基要服務、設施或系統(不論屬於公眾或私人)或中斷其運作」的行為。

那即是說,不涉及嚴重暴力的行為,並不在23條立法所禁止的範圍內,當然相關人士仍可以按現行的其他刑事罪行而被起訴和入罪。

涉及港獨的言論,也可能概念上是「煽動叛亂」,但也不是必然會觸犯「煽動叛亂」罪。一般討論港獨的可行性,表明立場是支持港獨,甚至叫其他人支持港獨,都不會觸犯「煽動叛亂」罪。

條例草案要求發表言論的人必須是「故意煽惑」他人做出上述分裂國家的行為,或「故意煽惑」他人於香港或其他地方進行會嚴重危害中國穩定的公眾暴亂,那才構成「煽動叛亂」罪。

條例草案還要求相關言論是「相當可能」令人們會被慫恿去進行上述的行為,那才算是「煽惑性質」的言論。故此,即使有人發表一些言論時是蓄意促使其他人做出分裂國家的行為,但若客觀上那些言論會產生這種效果的可能性不高,那也不算違法。

同樣,在香港成立一個組織推動港獨,也不一定會給法律取締。按條例草案的建議,如本地組織的宗旨是包括進行上述的分裂國家行為,或發表上述煽動叛亂的言論,或已作出或正企圖作出分裂國家或煽動叛亂,它是有可能由保安局局長發出命令取締的。不過,保安局局長必須是「合理地相信為維護國家安全的目的,取締這組織是必要的,並合理地相信取締這組織與該目的是相稱的」,他才可以合法地取締該組織。

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副特派員胡建中說煽動仇視中央政府,暴力反政府、反國家的言論或宣傳行為,應可以定為有罪。他似乎對過去23條立法未能成功的原因不太了解。當年進行23條立法時,其實是已經考慮了《基本法》與《人權法》的規定,並因應當時港人的疑慮,才得出最後擱置的版本。若那版本在2003年也未能取得港人信任,最後因大型的社會行動而過不了立法會那關,以現在中港互信比2003年遠為惡劣的情況,要通過更嚴格的23條立法版本,不即時引發更激烈的抗爭才怪。情況肯定比雨傘運動甚至旺角事件更嚴重。

希望那些反對港獨的人想清楚,在香港的法律精神下,要在香港禁絕一切港獨的行為和言論是根本不可能的。他們可能反要問為何在2003年那時候,即使有50萬人上街,還沒有人提出港獨?為何到了2016年便先後有組織提出港獨的訴求?是港人突然間變得「叛逆」?還是香港走向民主普選之路因遭白皮書和「8.31決定」所封,才令追求民主的港人無路可走而踏上港獨之路呢?

現在有些人想叫港人不要再討論港獨或是叫其他人必須表態堅決反對港獨,他們對香港的法律精神和政治文化的認知實在是太淺薄了。他們必須明白,愈是想禁絕港獨,其實反會令港獨在香港擴散得更廣、更深和更快,只會是好心做壞事。惟有回到導致港獨出現的根源,追本溯源,讓香港能盡早實現真普選,那才有望力挽狂瀾。我真的希望中央政府內能有智者看到這一點,但很可惜我卻是悲觀的。

[ 本帖最後由 2A3 於 2018-4-17 07:44 編輯 ]
2A3

TOP

2A3

TOP

 24 123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