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123
發新話題
打印

粵港澳大灣區 Great Bay Area

【大灣夢●維權一】港人深圳祖屋遭強拆 大陸官權大過法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breaking/realtime/article/20190410/59468799

港人深圳住房遭強拆!港人江先生一家於深圳龍崗5幢祖屋,去年起多次遭當地政府因舊區改造計劃要求遷出,但他們堅拒,當局竟出動逾百人強行爬入屋大肆破壞、斷水斷電兼圍封,更硬稱祖屋是違規建築。他惟有走上維權之路,數月來向公安、上訪局和駐粵辦等求助,卻投訴無門,當局更在其家外裝設4部閉路電視24小時監視,令他深受壓力,「我好惶恐、徬徨,呢度係人治,官係講權力而不用守法,話拆就拆(屋)。」

相關新聞:【登記即睇】一連四日即時專題:大灣夢碎

江先生57歲,其父親88年於深圳龍崗以6,400元人民幣,購入1.6萬呎農地,開山闢土,94年建成5幢面積各3,000多平方呎的4層高村屋,分給江先生5兄弟姊妹,以便一家團聚。當年每逢過時過節也會舉家北上居住,亦視此地為退休之所。

豈料,去年2月起不斷有人上門,包括深圳龍崗南灣街道辦事處、土地整理局、村幹部、拆遷辦等,「佢哋晚晚都嚟,話我呢度已納入另一個村嘅舊城改造項目,要我遷走,會賠償我搬遷費,日後建好樓畀番一層我。」惟江先生不接受:「呢度係我祖屋,我從來都冇諗住離開。」

相關新聞:【大灣夢●維權二】擔心換電梯變食人電梯 200中港業主聯手對抗黑箱作業

軟功不奏效就出硬功,去年11月21日清晨6時許,逾百人浩浩蕩蕩爬梯闖入江先生的家園拆屋,部份人身穿警察、防暴等字眼的制服,並戴上頭盔、手持盾牌,即使多名家人上前理論,但拆屋隊沒理會。從江先生當日拍得的影片所見,拆屋隊拆屋聲不絕,一直拆屋至天光,更出動挖泥機大肆破壞,「屋外嘅門樓、擋土牆、舊式廚房、茶室統統被破壞,斷水斷電,仲斬爛5棵過百年歷史嘅龍眼樹,用膠板將我東面屋苑圍起。」

江先生之後無法進入家園,曾兩次拆走圍封膠板,但不一會當局又再建回。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75條規定,故意毀壞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判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罰金,數額巨大的懲罰更重,因此江先生不敢輕舉妄動,只敢拆去阻擋大門位置的膠板,以便出入。

「真係唔相信眼前係事實,好惶恐、徬徨,我明明有房產證,但呢度生命財產卻無保障,呢度係人治,啲官權力大過法。」他又指港人在內地上訪維權,面對更大困難,「我哋香港人喺大陸出咗事,真係唔知向咩部門求助,我跑了咁多部門,但乜都做唔到,唔了解咩部門處理乜嘢,加上我持香港身份證,國內很多部門唔受理,香港政府又無渠道支援。」

事實上,江先生曾報公安,但對方僅稱這是政府行動,無法處理;再到上訪局、駐粵辦、港澳辦等求助,但各部門互相推搪。記者日前陪同他到國土資源部了解,職員態度惡劣指去錯地方,叫他去不動產登記中心,擾攘多時,終證實該地是江先生名下後,再到上訪局,但江先生卻去錯公安上訪廳,結果幾經辛苦來到上訪局大堂,職員着他自行到附近的109室,找負責覆查案件的職員,單是去該兩個部門已花了半天,但仍找不出結果。翌日,記者跟他到南灣街道辦了解,職員卻指他們是根據現有法例拆屋,如業主認為拆多或不公正,可循司法途徑上訴。

家園被圍封後,當局派出保安24小時在屋外駐守,又裝設4個閉路電視監控江氏一家,江先生早前向有關部門查詢閉路電視的作用,對方僅指鏡頭只拍到地下,沒有侵犯他的私隱。不過,記者日前到現場採訪,不論記者走到哪個位置,鏡頭立即跟隨記者移動,亦有保安一見記者,就即時打電話向相關部門匯報。全天候的監控,令他們一家也不敢回來居住,改為返港生活,但他聲言不會放棄,繼續北上維權。

事件令他反思,在內地投資要十分謹慎,因為內地不及香港法制健全,「如果喺香港,至少可經過法庭審訊先決定是否拆屋,但呢度唔好以為有證有據、有房產證就可相安無事,一樣話拆就拆。」他指特首林鄭月娥不斷推大灣區,「但佢根本唔了解內地環境,喺大灣區買樓買地無保障,我哋有咩權利?咩法律?點處理都唔知,遇到問題,根本無配套去解決。」他希望港府增設渠道,協助解決港人在內地遇到的問題。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所有土地均屬國家所有,據一名姓史的內地律師指出,即使人民持有房產證,只代表其有土地使用權,倘政府要收回土地以進行涉及公益利益的工程,如大型基建、修路工程等,一般會向業主出示相關證明文件,然後跟業主商討賠償,業主有權反對,可在指定日期內提出申訴,但若大部分業主接受賠償遷走,個別反對的業主也只能「跟大隊」,情況跟香港的「強拍」差不多。

至於江先生的家園遭當局以違建作藉口強拆,史律師指出,政府如要清拆違例建築,一般會在15日前作出通知,業主亦可在指定時間內提出申訴,如證實違建,當局有權清拆,惟過去也曾聽過不少個案,有財團想收地,但為免地主開天殺價,故交由相熟的政府部門出面,聲稱要展開工程要求收地,史律師直言,此做法並不正當,但大部份地主最終也只能乖乖遷離。

[ 本帖最後由 EL156 於 2019-4-10 11:15 編輯 ]
EL156

TOP

【大灣夢●維權二】擔心換電梯變食人電梯 200中港業主聯手對抗黑箱作業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breaking/realtime/article/20190410/59468732?itm_campaign=hkad_internal_link&itm_medium=internal&itm_source=hkad_web&itm_content=internal_link_2

「去上訪,唔係要成班人去先得;成班人去,可能告你尋釁滋事罪!」因為內地政府「最怕集體」,倘出現群體維權,隨時用「尋釁滋事罪」這條最「好使好用」的刑事罪行捉人,但數十名2000年已北上成為大灣區業主的港人,估不到20年後卻踩着鋼線,為着大廈更新電梯工程,竟冒險跟200名內地業主聯手,走上這條漫長且艱辛維權之路。有業主坦言:「內地維權,真係一步一驚心!」

相關新聞:【大灣夢●維權七】2,000萬天眼滿佈全中國 任何人無所遁形

羅湖區愛國路東湖大廈共有兩棟樓高30層的商住大廈,落成至今已21年,共312戶,當中港人業主約30多戶,其餘為內地人,其中不少為雙非兒童的家長。惟2015年3月,兩棟大廈管理處向業主發出通告指,大廈電梯維修公司「升立」,已承接了兩大廈共6部電梯的更新改造工程,總款項76萬元人民幣。

雖然是次電梯屬更新升級,管理處稱業主不用掏分文,因每部電梯可得到市政府10萬元資助,6部即可獲60萬元;餘額由業主維修基金撥出,但有業主隨即反對,更直指:「未經招標,屬黑箱作業,並要求解散業委會,選出新一屆業委會。」

相關新聞:【大灣夢●維權四】港人順德買舖唔係業主 發展商䟴䟴腳收租照賺錢

原來「升立」並非有品牌的電梯製造商,而是一間電梯維修保養公司,只是採購各種零件來裝嵌電梯。「我哋擔心質量,畢竟是裝嵌電梯,邊個零件唔得就採購邊個零件,只是裝嵌出來。」李姓業主又說:「我哋之前考察過佢呢間維修公司改裝嘅電梯,都唔係好滿意質量、使用程度、安全指數,各方面都唔達標。」他直言擔心出現「食人電梯」事件,好似「最出名(羅湖區)長虹大廈,有人(一名醫院女實習生)夾斷咗個頭」。

其後管理處強行將6部電梯上鎖,引發更多業主不滿,雙方發生多次爭吵及推撞,並多次報警,因而觸發過半數業主聯名向所屬街道辦上訪,要求即時解散業主委員會及重新選出業委會。
在新一屆業委會選出之前,兩棟大廈業主在社交平台成立維權群組,至今有160多名業主加入。「喺大陸要維權,維護自己的權益,真係好難;除咗要面對惡勢力恐嚇、不明身份人士襲擊外,還可能被有關當局捉拿,控告尋釁滋事罪。」其中一名業主胡先生坦言:「咁多業主中,我算是熱心、積極參與維權行動,但要到市政府上訪,講真我哋好多人都係唔敢,最後都係派一個女業主,佢一個人去交信。」

其間,多名業主被保安及身份不明人士跟蹤和騷擾,又觸發業主們與保安的鬥爭。有業主透過閉路電視,目擊到保安多次將業主的告示撕毀,雙方再起衝突,有惡保安更對業主破口大罵,又恫嚇要「捉人」,「保安成日借故來找業主麻煩,又撕毁業主貼在大堂的告示,仲屈業主係貼大字報。」此外,每當有不明人士來騷擾,業主會在群組中呼援,各業主就會立即團結起來聲援和報警。

之後,惡保安會出蠱惑招報復,在繁忙時間將電梯上鎖,令業主無法上落樓。有次,一名居於23樓的阿姨要送小孩返學,卻因無電梯只好行樓梯,結果在梯間暈倒;亦有老人家要外出,由家人左右相扶,跌跌撞撞的拾級而行,相當驚險。

對於「新電梯工程黑箱招標」一事,街道辦卻一直採取拖字訣,業主代表多次派員到羅湖區政府及市住房和建設局上訪,亦徒勞無功。「去年8月,迫於無奈只好派代表到市政府上訪。」一名姓張業主透露上訪過程,業主儼如「人球」不斷被政府部門「點來點去」:「市政府又將資料交還羅湖區政府,區政府又找街道辦;層層上訪,又層層下達。」幸而最後成功解散了舊業委會,選出新業委會。

經過近4年的抗爭,業主們終於推翻原來的招標,並在市政府多次介入下,東湖大廈現時6部電梯已重開4部,但每棟仍有1部上鎖停止運行。「而家個結果都幾好,七揀三(7個電梯公司,揀了3個),3個電梯個牌子,都係我哋自己心儀的;跟住再做的就是投票三揀一,希望有三分之二的人可以揀到(同一個牌子)。」港人業主鄭先生稱:「整個電梯更新改造工程,管理處做法除有違常理外,亦都令人覺得佢咁做法,可能有啲問題嘅,即係話我唔敢講,可能係錢銀嘅問題。」

雖然表面上維權取得成功,但記者採訪期間,發現不論內地或港人業主,都顯得異常擔憂。他們心情十分矛盾,又想事件曝光,令當局早點解決問題,但又擔心自己被有關當局秋後算賬。有業主慨嘆:「我哋大陸叫:槍打出頭鳥!唔驚就假!」

【小資料】深圳舊電梯更新改造工程計劃

從2014年元旦開始,深圳全市推行舊電梯更新改造工程計劃,凡大廈的電梯運行15年以上;或電梯的驅動系統是10年以上的舊款;或10年內有3次大修紀錄及零件嚴重磨損的都可以參加。若成功獲批准的,每部電梯可獲5萬至20萬元補貼。

舊電梯更新改造補貼的金額主要分3部份;第1部份是將舊電梯全面更換新的,每部電梯可獲整個工程的30%補貼,最高金額為20萬元;第2部份是將舊電梯升級改造,每部電梯可獲整個工程的10%補貼,最高限額為10萬元;第3部份是進行大維修,每部電梯可獲整個工程的49%補貼,最高限額為5萬元。

凡參加舊電梯更新改造計劃的,需經大廈業主委員會大會表決通過,若大廈沒有成立業委會的,則需逾半數住戶同意才能進行。舊電梯更新改造工程招標,須以公開招標方式進行,並選取一些專業的電梯服務機構,提供電梯勘驗評估服務等,以杜絕「山寨電梯」及「積木電梯」。

[ 本帖最後由 EL156 於 2019-4-10 11:24 編輯 ]
EL156

TOP

【大灣夢●維權二】擔心換電梯變食人電梯 200中港業主聯手對抗黑箱作業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breaking/realtime/article/20190410/59468732?itm_campaign=hkad_internal_link&itm_medium=internal&itm_source=hkad_web&itm_content=internal_link_2

「去上訪,唔係要成班人去先得;成班人去,可能告你尋釁滋事罪!」因為內地政府「最怕集體」,倘出現群體維權,隨時用「尋釁滋事罪」這條最「好使好用」的刑事罪行捉人,但數十名2000年已北上成為大灣區業主的港人,估不到20年後卻踩着鋼線,為着大廈更新電梯工程,竟冒險跟200名內地業主聯手,走上這條漫長且艱辛維權之路。有業主坦言:「內地維權,真係一步一驚心!」

相關新聞:【大灣夢●維權七】2,000萬天眼滿佈全中國 任何人無所遁形

羅湖區愛國路東湖大廈共有兩棟樓高30層的商住大廈,落成至今已21年,共312戶,當中港人業主約30多戶,其餘為內地人,其中不少為雙非兒童的家長。惟2015年3月,兩棟大廈管理處向業主發出通告指,大廈電梯維修公司「升立」,已承接了兩大廈共6部電梯的更新改造工程,總款項76萬元人民幣。

雖然是次電梯屬更新升級,管理處稱業主不用掏分文,因每部電梯可得到市政府10萬元資助,6部即可獲60萬元;餘額由業主維修基金撥出,但有業主隨即反對,更直指:「未經招標,屬黑箱作業,並要求解散業委會,選出新一屆業委會。」

相關新聞:【大灣夢●維權四】港人順德買舖唔係業主 發展商䟴䟴腳收租照賺錢

原來「升立」並非有品牌的電梯製造商,而是一間電梯維修保養公司,只是採購各種零件來裝嵌電梯。「我哋擔心質量,畢竟是裝嵌電梯,邊個零件唔得就採購邊個零件,只是裝嵌出來。」李姓業主又說:「我哋之前考察過佢呢間維修公司改裝嘅電梯,都唔係好滿意質量、使用程度、安全指數,各方面都唔達標。」他直言擔心出現「食人電梯」事件,好似「最出名(羅湖區)長虹大廈,有人(一名醫院女實習生)夾斷咗個頭」。

其後管理處強行將6部電梯上鎖,引發更多業主不滿,雙方發生多次爭吵及推撞,並多次報警,因而觸發過半數業主聯名向所屬街道辦上訪,要求即時解散業主委員會及重新選出業委會。
在新一屆業委會選出之前,兩棟大廈業主在社交平台成立維權群組,至今有160多名業主加入。「喺大陸要維權,維護自己的權益,真係好難;除咗要面對惡勢力恐嚇、不明身份人士襲擊外,還可能被有關當局捉拿,控告尋釁滋事罪。」其中一名業主胡先生坦言:「咁多業主中,我算是熱心、積極參與維權行動,但要到市政府上訪,講真我哋好多人都係唔敢,最後都係派一個女業主,佢一個人去交信。」

其間,多名業主被保安及身份不明人士跟蹤和騷擾,又觸發業主們與保安的鬥爭。有業主透過閉路電視,目擊到保安多次將業主的告示撕毀,雙方再起衝突,有惡保安更對業主破口大罵,又恫嚇要「捉人」,「保安成日借故來找業主麻煩,又撕毁業主貼在大堂的告示,仲屈業主係貼大字報。」此外,每當有不明人士來騷擾,業主會在群組中呼援,各業主就會立即團結起來聲援和報警。

之後,惡保安會出蠱惑招報復,在繁忙時間將電梯上鎖,令業主無法上落樓。有次,一名居於23樓的阿姨要送小孩返學,卻因無電梯只好行樓梯,結果在梯間暈倒;亦有老人家要外出,由家人左右相扶,跌跌撞撞的拾級而行,相當驚險。

對於「新電梯工程黑箱招標」一事,街道辦卻一直採取拖字訣,業主代表多次派員到羅湖區政府及市住房和建設局上訪,亦徒勞無功。「去年8月,迫於無奈只好派代表到市政府上訪。」一名姓張業主透露上訪過程,業主儼如「人球」不斷被政府部門「點來點去」:「市政府又將資料交還羅湖區政府,區政府又找街道辦;層層上訪,又層層下達。」幸而最後成功解散了舊業委會,選出新業委會。

經過近4年的抗爭,業主們終於推翻原來的招標,並在市政府多次介入下,東湖大廈現時6部電梯已重開4部,但每棟仍有1部上鎖停止運行。「而家個結果都幾好,七揀三(7個電梯公司,揀了3個),3個電梯個牌子,都係我哋自己心儀的;跟住再做的就是投票三揀一,希望有三分之二的人可以揀到(同一個牌子)。」港人業主鄭先生稱:「整個電梯更新改造工程,管理處做法除有違常理外,亦都令人覺得佢咁做法,可能有啲問題嘅,即係話我唔敢講,可能係錢銀嘅問題。」

雖然表面上維權取得成功,但記者採訪期間,發現不論內地或港人業主,都顯得異常擔憂。他們心情十分矛盾,又想事件曝光,令當局早點解決問題,但又擔心自己被有關當局秋後算賬。有業主慨嘆:「我哋大陸叫:槍打出頭鳥!唔驚就假!」

【小資料】深圳舊電梯更新改造工程計劃

從2014年元旦開始,深圳全市推行舊電梯更新改造工程計劃,凡大廈的電梯運行15年以上;或電梯的驅動系統是10年以上的舊款;或10年內有3次大修紀錄及零件嚴重磨損的都可以參加。若成功獲批准的,每部電梯可獲5萬至20萬元補貼。

舊電梯更新改造補貼的金額主要分3部份;第1部份是將舊電梯全面更換新的,每部電梯可獲整個工程的30%補貼,最高金額為20萬元;第2部份是將舊電梯升級改造,每部電梯可獲整個工程的10%補貼,最高限額為10萬元;第3部份是進行大維修,每部電梯可獲整個工程的49%補貼,最高限額為5萬元。

凡參加舊電梯更新改造計劃的,需經大廈業主委員會大會表決通過,若大廈沒有成立業委會的,則需逾半數住戶同意才能進行。舊電梯更新改造工程招標,須以公開招標方式進行,並選取一些專業的電梯服務機構,提供電梯勘驗評估服務等,以杜絕「山寨電梯」及「積木電梯」。
EL156

TOP

【大灣夢●維權七】2,000萬天眼滿佈全中國 任何人無所遁形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breaking/realtime/article/20190410/59468952?itm_campaign=hkad_internal_link&itm_medium=internal&itm_source=hkad_web&itm_content=internal_link_1

在內地遇到不公平事,不少人選擇上訪甚至維權,但內地監控鏡頭無處不在,目前全中國至少有2,000萬個「天眼」,並具有人臉識別功能,堪稱全球最大的「影像監控系統」,加上手機移動被監控、通訊軟件被監察,令維權人士步步驚心。內地律師童建華表示,這「中國天網」本意並非監控某些特定人士,而是維持社會治安穩定,但若維權人士行為過激,破壞國內一直重視的社會秩序,就可能受法律「處理」。

相關新聞:【大灣夢●維權二】擔心換電梯變食人電梯 200中港業主聯手對抗黑箱作業

早前大批粵港澳居民在大灣區購買商舖樓花時爛尾收場,他們在微信設立群組進行維權,並會在群組報上姓名、電話等個人資料,結果早被「網警」潛伏在內,部份人出境準備參與維權時被截,另有部份人更遭上門勸阻。過去亦曾有維權人士在全國代表大會前夕,遭禁買車票、軟禁,甚至「被失蹤」。

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指,內地監控網絡遠比香港龐大,表面是維持治安,實際很難分辨,過去曾有不少維權人士被監控,令他們無法在內地開設銀行戶口、買不到車票上訪等,其中被視為天網的人臉識別系統已在內地廣泛採用,容貌被記錄下來,維權人士只能「肉隨砧板上」。

相關新聞:【大灣夢●維權四】港人順德買舖唔係業主 發展商䟴䟴腳收租照賺錢

記者早前到內地了解,發現監控鏡頭無處不在,不但在各出入境口岸大堂滿佈高清和廣角度的閉路電視,且由使用回鄉證過關一刻,人臉、指模、眼球等已被錄入監控系統。此外,街道、商舖同時也滿佈天眼,公共交通工具包括的士、巴士、火車、地鐵等,不論站頭、站尾和車廂也裝滿鏡頭。就連在內地乘坐火車也全程被監控,除買票要用證件作實名登記外,出入閘亦改為用證件和人臉識別系統做確認,所有人的行蹤均無所遁形。

以為不坐公車,改為駕車就可逃離監控?不可能了,因為內地所有高速公路也裝有大量高清天眼,不但清楚拍到車牌,更能識別車種和顏色,就連車廂內的司機和乘車樣貌也清晰可見,司機的行為動作、駕駛態度、行車時有沒有玩手機、乘客有否戴安全帶也一目了然。

即使入住賓館、酒店,職員也須將客人的證件影印,並要為入住者拍照,有關資料即時上傳至當地公安局。就連到骨場、桑拿消費,客人也要提供證件登記,加上店內同樣裝滿天眼,根本無人可以逃過法眼。

內地的天眼都是「守護百姓的眼睛」,內地律師童建華直言,本意是保障人民的安全,是維持社會治安穩定,並非監控維權人士。惟當維權人士的行為過激,有關部門可利用這些天眼進行監控,以免他們破壞社會秩序。
EL156

TOP

 24 123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