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什麼是「黃毓民副作用」?/文﹕馬家輝 2008年9月16日

什麼是「黃毓民副作用」?/文﹕馬家輝 2008年9月16日

什麼是「黃毓民副作用」?/文﹕馬家輝 2008年9月16日 
【明報專訊】立法會選戰過後,塵埃落定,報紙媒體上,除了大小政論繼續熱鬧,大小評論家各自解讀勝敗餘韻,其餘跟選戰相關的新聞皆已淡出,因為,經歷了一場緊湊選舉,無論是出線者或敗陣者大多外遊解壓,大概再過一兩個星期,遊玩結束,度假歸來,政情版面才會重復生氣。
而可以預估的是,到時候,最先出現版面上的政治消息,又必不是直接跟政局變化有關,而只是各大小政治人物的遊玩經歷和自拍「玉照」;誰去了黃山看日出,誰到了西湖吃河鮮,誰在巴黎的那個小咖啡店喝了一頓下午茶,以至於誰陪誰的子女到外國留學開學……左中右政治人的旅遊經歷皆常被煞有介事地放在新聞版面之上成為「政治新聞」的吸引賣點。
我們不太容易想像類似照片或消息能夠現身於高檔如《紐約時報》以至大眾化如《今日美國報》等西方報章上,這是極具香港特色的媒體現象,盡顯香港傳媒的世俗、善良,以及天真;我們反可輕易想像,香港的議員助理其中一項重要的工作事務就是替老闆把旅遊照片發放給各大傳媒,並把旅途上的大驚小怪所見所聞寫成兩百字書面材料,好讓青春爛漫的記者摘要改寫。
好了,不管傳媒刊登不刊登,外遊而歸,左右中的政治人總得收拾心情,返回崗位,認真檢討政治激戰過後的山河變化。
在泛民陣營,最需要花腦筋思索未來的當然是民主黨。08之戰,簡直是該黨的「權力重組」大考驗,一些大佬退出了,一些大佬落選了,一些大佬吊車尾上榜了,另有一些被大佬壓住多年的細佬脫黨了,再有一些很想變成大佬的細佬終於擠進核心了,而宏觀看之,民主黨的得票和人氣竟都比不上某些新進泛民友黨甚至獨立候選人,辛苦為港打拚廿年,落得如斯下場,面對如斯困境,這個政黨難免無奈傷感,「有事要搵民主黨」,但當民主黨有事,又要搵誰呢?這是個最大的問號,唯望民主黨能夠妥善回答,然後,度過低潮,回力再上。
至於公民黨,「陳余雙艷」雖可用姐妹淘姿勢齊齊進入議會,但其得票率似跟她們的身高不太合乎比例,至少跟民建聯的「劉陳雙煞」差了一大截。在「開拓大西北」的努力上,公民黨更不僅沒有太大斬獲,「湯梁雙雄」反而驚嚇重重,令支持者的腎上腺幾乎急升超標。是的,「毛嬸嬸」輸得有點可惜,憑其伶牙利齒及專業歷練,若能進入議會,必可在新聞自由上替我們做個很好的守門人,但她把落選責任歸咎於「特區李敖」黃毓民的狙擊奪票,卻又有失大婦之風了,因為大家都是傳媒人出身,大家都能言善道,你既然沒法妥善回答對方提出的尖銳質詢而隨之流失選票,那便應解釋為自己的失分與失準,責在己之「失」而不在於人之「搶」,沒理由委過於對手。做人或要「溫良恭儉讓」,但選舉絕對不是。
選戰過後,以黃毓民為首的「社民三子」在議會內勢成重炮,對方方面面皆構成嚴重壓力。第一方當然是曾蔭權的管治班子。昔日在電台節目裏面對名嘴毓民,隱身咪後,大可迴避閃躲甚至索性掛斷電話,如今在議事廟堂內面對議員毓民,三口六面,很難逃過被窮追猛打。另一位名嘴鄭經翰是「煲呔針」,進入議會,等於幫了煲呔;這一位名嘴黃毓民卻是擺明車馬「針煲呔」,進入議會,煲呔從此有難。
第二方受壓的是以民建聯為首的建制陣營。記不記得毓民在辯論裏痛斥該黨候選人時之狠之絕之煽動?盜版錄影片段被放在YouTube,點擊率在兩日內高達30萬人次,等於一成選民之數目矣,在「食髓知味」的誘因下,亦在性格使然的推動下,狂躁成性的毓民必對自稱「是其是,非其非」的民建聯持續追擊,非其是,是其非,「曾譚劉葉」四位先生恐必成為毓民重炮下的難兄難弟。
第三方沒法不面對「毓民效應」的人是其他泛民諸將。毓民在競選時狠斥公民黨和民主黨是「面目模糊的民主派」,有言在先,他自己當選了,已難改變立場亦必不會改變立場,然而,其他泛民諸將會因他而變嗎?會在其批判言辭和民粹人氣的壓力下放棄妥協取向嗎?若不會,又能如何回應毓民的猛力炮火和進退計謀呢?不希望看見毓民進入議會的人,肯定不止有曾蔭權,在這意義上,煲呔曾與某些泛民人士竟然有了難得的心靈契合。
煽動力是重要的,尤其在傳媒世紀,煽動力早已成為問政本錢的一個關鍵元素。若論民粹煽動力之強,這屆立法會相信無人能出黃毓民之右,因此「特區李敖」之出線,不論你是否同意他的問政取態和政治理念,就宏觀層面而言,由於他能為沉悶的議會質詢注入豐富的「娛樂性」,必可有助炒熱香港市民的政治關注度,令立法會議變成「可看度」高的「特備節目」,若能持續4年,到了下屆選舉,投票率肯定有所提升突破。
這次的投票率為什麼如此低?千萬別怪香港中產「政治冷漠」,要怪,最該受責的其實是特區政府尤其主責其事的林局長和彭法官。因須處理政改的路線圖和時間表,這屆立法會是何等重要,但特區政府偏偏對選舉宣傳疏忽冷落,從呼籲登記做選民到推動選民挺身投票,政府的宣傳手法是何等的公式化、門面化、敷衍化,根本沒有加入半錢肉緊,一味用數十年不變的方法,找幾位老中青藝人拍幾張照片、攝幾段錄像,定時張貼和播放,即告交差,很明顯是根本不希望於選舉之日出現高投票率(或比較精準和公平地說,是根本沒有用力於促成出現高票率)。好了,投票率果然很低了,林局長和彭法官總算如願以償了,而付出不輕代價的,不止於泛民候選人,亦是香港民主發展的長遠利益。
黃毓民進入議會,如果不轉,如果不退縮,其所發揮的政治作用之一,應是能夠重新提升政治的「收視率」,讓大家沒法不關注4年議會的政治討論,甚而替4年後的另一場選舉奠下了高投票率的基石。如此效應,無以名之,或可曰「黃毓民副作用」,值得我們靜心觀察以及驗證。
馬家輝 資深傳媒人

TOP

隔 牆 有 耳 : 民 主 女 神 變 垃 圾 婆 


余 若 薇 ( 右 ) 噚 日 專 程 由 日 本 飛 返 香 港 , 去 香 港 仔 公 園 鏟 蠟 。 曾 顯 華 攝 




公 民 黨 黨 魁 余 若 薇 ( Audrey )  立 會 選 舉 結 束 後 , 就 同 屋 企 人 去  東 京 充 電 , 正 當 唔 少 黨 友  家 仲 身 處 外 地 散 心 , 呢 位 民 主 女 神 前 晚 就 趕 返 香 港 , 為  去 幫 手 清 潔 中 秋 節 後  公 園 。 Audrey 噚 日 一  都 唔 錫 身 , 天 時 暑 熱  香 港 仔 郊 野 公 園 周 圍 走 , 又 執 垃 圾 又 鏟 蠟  , 就 算 行 埋 已 經 起  爐 燒 烤 爐 「 鏟 蠟 」 都 未 驚 過 , 對 於 身 旁 義 工 叫 佢 要 小 心  , Audrey 都 仲 笑 笑 口 話 冇 有 怕 , 「  火 咁 熱 反 而 會 令 我 面 色 紅 潤   。 」 
雖 然 Audrey 咁 落 力 , 但 佢 就 發 現 今 年 公 園  垃 圾 出 奇 地 少 , 覺 得 好 意 外 , 事 關 過 往 中 秋 過 後  郊 野 公 園 零 舍 多 垃 圾 , 通 常 都 會 掃 到 一 大 堆 , 就 連 有 人 帶 去 燒  食 又 隨 手 唔 要  水 煲 , Audrey 都 經 手 

TOP

政情:卿姐當工作係情人
16/09/2008

現 代 男 女 , 離 離 合 合 , 見 怪 不 怪 , 離 過 兩 次 婚  「 卿 姐 」 劉 慧 卿 ,  上 星 期 六  電 視 節 目 《 志 雲 飯 局 》 上 被 主 持 人 陳 志 雲 追 問 下 , 承 認 離 婚 係 因 為 有 第 三 者 。 嘩 ! 呢 個 消 息 都 幾 震 撼 , 睇 唔 出 卿 姐 咁 豪 放 。 大 家 咪 誤 會 , 卿姐 口 中  「 第 三 者 」 , 只 係 令 佢 衣 帶 漸 寬  議 會 工 作  。
卿 姐 早  二 ○ ○ 六 年 , 已 經 對 外 證 實 , 同 擅 打 公 司 法  大 律 師 丈 夫 潘 松 輝 離 婚 , 結 束 十 七 年  夫 妻 關 係 。
卿 姐  議 事 堂 雄 辯 滔 滔 , 一 向 好 少 講 感 情 事 , 佢 都 算 畀 面 陳 志 雲 , 有 話 直 說 , 坦 言 議 會 工 作 係 佢 最 大 興 趣 , 睇 文 件 、 開 會 、 見 市 民 , 朝 七 晚 八 都 唔 覺  ; 相 反 叫 佢  屋 企 做 家 務 , 諗 起 都 辛 苦 , 半 樣 家 務 都 唔 願 意 做 , 所 以 唔 好 話 做 全 職 家 庭 主 婦 , 半 職 佢 都 唔 制 。
卿 姐 當 正 議 會 工 作 係 佢  窩 心 情 人 , 好 彩 佢 今 屆 選 到  , 如 果 唔 係 佢 咪 又 嘗 「 離 婚 」 之 苦 ?
卿 姐  節 目 中 無 排 除 再 婚  可 能 性 , 佢 話 : 「 Never say never ! 」 ( 永 不 說 永 不 ) 各 位 有 心 人 , 未 絕 望  。
高 官 有 無 做 好 自 己 份 工 ? 
詳 情 瀏 覽 on.cc 《 做 好 呢 份 工 》 專 輯



卿 姐 自 爆 離 婚 係 因 為 有 第 三 者 , 佢 口 中  第 三 者 , 原 來 係 議 會 工 作 。 ( 資 料 圖 片 )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