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激爆討論] 中共整肅 傳媒嚴冬 Freedom of speech in China

澳媒:澳紐英美加五國擬聯手 抵禦中國官方干預大學 護學術自由
https://www.thestandnews.com/international/%E6%BE%B3%E5%AA%92-%E6%BE%B3%E7%B4%90%E8%8B%B1%E7%BE%8E%E5%8A%A0%E4%BA%94%E5%9C%8B%E6%93%AC%E8%81%AF%E6%89%8B%E6%8A%B5%E7%A6%A6-%E4%B8%AD%E5%9C%8B%E5%AE%98%E6%96%B9%E5%B9%B2%E9%A0%90%E5%A4%A7%E5%AD%B8-%E8%AD%B7%E5%AD%B8%E8%A1%93%E8%87%AA%E7%94%B1/

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和新西蘭的大學,近年陸續出現中國政府介入校園事件的例子,侵蝕學術自由。澳洲媒體ABC報道,在這些國家的外交及情報圈子內,開始討論應否協力抵禦中國的進取攻勢,並由該五國組成的情報交換聯盟「五眼(Five Eyes)」,共同應對中國勢力的威脅,而澳洲更表示願意扮演領導角色。

澳洲外交部秘書長Frances Adamson早前在公開場合罕有地發表言論,關注中國官方在大學的活動,更警告澳洲的大學必須對外國勢力干預保持抵禦能力。「由學生、講師到政治人物,任何人對這些情況沉默不語,都是對我們價值觀的冒犯。」

報道指,目前為止未見有正式建議提出,但報道引述多位不具名的資深國家安全人員指,澳洲會在此扮演「領導的角色」。

事實上,澳洲大學多次發生教師被中國留學生要求道歉的事件,部份更被指有中國領事館的參與。8月初,澳洲國立大學一名講師,因在屏幕向學生顯示一條用簡體中文和英文寫成的作弊警告語:「我無法容忍學生作弊」,而要向課堂所有學生道歉。

同月,一名悉尼大學的IT講師因在課堂使用的一幅世界地圖當中,中國稱為洞郎(Donglang)、而印度稱為都克欄(Doklam)的一片被爭議主權的邊境高地,被歸入了印度國土範圍。這隨即在一個中國留學生的微信公眾號上引起批評。澳洲紅領巾(The Australian Red Scarf),一個受澳洲中國留學生歡迎的網站,也發表文章,批評講師並要求他撤下該地圖。該名講師最後道歉。

同月底,中國留學生抗議一名澳洲紐卡素大學講師,課堂使用涉嫌違反「一中原則」的教材。校方證實中國駐悉尼領事館介入事件。中國領事館認為事件觸及「一個中國的底線」,並形容是「嚴重傷害中國學生感情」。

而在5月,莫納什大學(Monash University)停止了一名講師的課程,並決定重新評估課程內容,因為該課程的小測問題用中國的國家領導人來開玩笑。

在澳洲之外,8月英國劍橋大學出版社也曾應中國政府要求,刪除300多篇在《中國季刊》的「敏感」文章,後因輿論壓力恢復被刪文章。
Anonymous

TOP

中共封殺 翻牆App「陣亡」
製作人被捕 網民無法上Gmail YouTube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70722/20097616


《南早》封殺影射栗女兒專欄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71026/20194961

[ 本帖最後由 Anonymous 於 2017-10-25 15:49 編輯 ]
Anonymous

TOP

最大學術出版商向華跪低 封敏感文章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71102/20201920

繼英國劍橋大學出版社後,全球最大的學術圖書出版商「施普林格‧自然集團」(Springer Nature),向中國壓力低頭!英媒昨報道,施普林格從旗下的兩部學術期刊網站屏蔽1,000多篇文章,不讓中國境內讀者閱覽。

被禁的文章中,當中絕大部份都含有被中方認定具有政治敏感性的關鍵詞,如「台灣」、「西藏」及「文化大革命」等。這兩部學術期刊分別為《中國政治學期刊》(Journal of Chinese Political Science)及《國際政治學》(International Politics)。

施普林格發表聲明表示,禁止中國境內讀者閱覽的只是「一小部份內容(不及1%)」,其他地區仍能閱讀這些文章,並解釋有關做法是因為他們必須遵守其中國的合作夥伴,即中國圖書進出口(集團)總公司所執行的「本地分銷法規」。

施普林格還補充說,中國的審查「不會從編輯角度影響我們發表的內容」,集團仍然「致力於維護科學記錄的完整性」,但拒絕透露是如何決定屏蔽哪些文章。
涉西藏文革內容

報道指,在中國境內登入施普林格的《中國政治學期刊》網站,搜索關鍵詞「西藏」,無法搜出任何結果。但在中國境外搜索,則可看到66篇文章。同樣地,在中國境內搜不到任何有關「文化大革命」的文章,但若然在境外搜索,則可看到110篇。

「施普林格‧自然集團」今次的決定,引發了學術界的憤怒。
Anonymous

TOP

中共禁黨員幹部上「違法網站」 違者將被懲處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151305

中共禁止黨員瀏覽反動網站 違規者將受到嚴厲處罰
https://www.hk01.com/%E5%85%A9%E5%B2%B8/109509/%E4%B8%AD%E5%85%B1%E7%A6%81%E6%AD%A2%E9%BB%A8%E5%93%A1%E7%80%8F%E8%A6%BD%E5%8F%8D%E5%8B%95%E7%B6%B2%E7%AB%99-%E9%81%95%E8%A6%8F%E8%80%85%E5%B0%87%E5%8F%97%E5%88%B0%E5%9A%B4%E5%8E%B2%E8%99%95%E7%BD%B0

規範網絡行為 黨員不准妄議中央
http://www.newsjs.com/url.php?p=http://www1.hkej.com/dailynews/article/id/1622025/%E8%A6%8F%E7%AF%84%E7%B6%B2%E7%B5%A1%E8%A1%8C%E7%82%BA+%E9%BB%A8%E5%93%A1%E4%B8%8D%E5%87%86%E5%A6%84%E8%AD%B0%E4%B8%AD%E5%A4%AE
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夕,互聯網輿論進一步受到嚴管,這次對象是中共黨員幹部,當局擬規範的是他們的網絡行為,對違反意見規定者,要依據黨紀和國家法規進行嚴肅查處。 要求堅決維護權威 中宣部、中組部、網信辦3部委昨日聯合印發的《關於規範黨員幹部網絡行為的意見》,要求黨員幹部「不轉發政治敏感或其他具有負面影響的資 ...

http://www1.hkej.com/dailynews/articlePrint/id/1622025
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夕,互聯網輿論進一步受到嚴管,這次對象是中共黨員幹部,當局擬規範的是他們的網絡行為,對違反意見規定者,要依據黨紀和國家法規進行嚴肅查處。 要求堅決維護權威 中宣部、中組部、網信辦3部委昨日聯合印發的《關於規範黨員幹部網絡行為的意見》,要求黨員幹部「不轉發政治敏感或其他具有負面影響的資訊」、「慎重加入網絡微信論壇或群組」、「不信謠,不傳謠,不妄議」,以及「對監督對象的網絡行為進行監督執紀」等。 《意見》特別強調,黨員幹部要「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始終與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亦不准妄議中央大政方針,破壞黨的集中統一;醜化黨和國家形象,詆毀、污衊 ...

【郭文貴效應】十九大前維穩 中共嚴管黨員上網
https://tw.news.yahoo.com/%E9%83%AD%E6%96%87%E8%B2%B4%E6%95%88%E6%87%89-%E5%8D%81%E4%B9%9D%E5%A4%A7%E5%89%8D%E7%B6%AD%E7%A9%A9-%E4%B8%AD%E5%85%B1%E5%9A%B4%E7%AE%A1%E9%BB%A8%E5%93%A1%E4%B8%8A%E7%B6%B2-030300577.html

繼6月22日命令包括包括「新浪微博」、「鳳凰網」與「ACFUN」等網站的串流影音下架之後,中國對網路的管制更進一步,1日,中共對黨員發出文件,針對黨員上網行為進行規範,不准黨員登入「違禁」網站,更不准批評黨中央,「違者將受嚴厲懲處」。

規範8900萬黨員

中共十九大召開在即,中南海鞏固權力核心動作頻頻,加以流亡美國的富商郭文貴在海外瞄準王岐山的諸多生猛爆料,不但引起國際媒體的測目,更讓中共芒刺在背,中共中央1日發表1份名為《關於規範黨員幹部網絡行為的意見》的文件。

文件要求近8900萬的黨員「約束自己的網路行為」,嚴禁黨員登入包括美國《紐約時報》、臉書、推特(twitter)等「違禁網站」,更不准「妄議中央」,違者將受到嚴厲懲處。

此外,文件也還禁止中共黨員發表或傳播任何損及中共形象、政策,以及「嚴重政治問題」的文章和言論。

最後,文件規定,黨員不得組織和參加「反對中共的網路論壇、群組和直播活動」,不得通過網路組黨結社,「也不得利用網絡洩露所謂的黨和國家秘密」等。

之前,中國共產黨已大動作掃蕩私人虛擬網絡VPN,這次更將矛頭指向中共黨內幹部及黨員,在十九大召開前的維穩行動,不言可喻。

封鎖一切訊息

時值中共召開十九大之前,這項舉動被外界解讀為中國藉此維穩,不想在會議召開前節外生枝,更甚者,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可能已經到了外界無法想像的境界。

鄭浩昌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儘管表面上,當局應對的陣腳並沒有亂,但實際內部卻是神經緊繃,(郭文貴)爆料引發的高層權鬥已經白熱化了。」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對《自由亞洲》指出,中共中央加強對黨員使用網路的管控,顯示出共產黨對自家人都缺乏信心。

《美國之音》引述的分析指稱,中共限制黨員的網路行為,一方面是為了營造中共十九大「和諧」的氣氛,另一方面其實是反映「中共高層在十九大前的緊張和不安」。

中國經濟和時政觀察人士夏業良則認為,2017年的十九大涉及中共高層的權鬥,連北戴河會議都控管得非常嚴格,現在不光是先前對外宣稱的打擊腐敗對像有問題,在郭文貴爆料之後,外界才發現中國掌握權力的中樞集團也有腐敗問題,在這種情況下,當然要「封鎖一切海外的信息來源」。
Anonymous

TOP

十九大期間拒禁言大學教授遭停職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16372/即時新聞/十九大期間拒禁言大學教授遭停職

蘋果稱應中國要求 年內下架逾600「翻牆」軟件
http://news.tvb.com/greaterchina/5a16b7a4e60383fa14780a59/

李怡:鄧小平說香港「1997年後可以罵共產黨」 現在中聯辦背叛了他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zh-tw/comments/20171124/860343.html

鄧小平在中英達成聯合聲明的協議後,多次會見外賓與港客時都強調“50年不變”。在1984年10月3日的談話中說:“我們在協議中說50年不變,就是50年不變。我們這一代不會變,我們下一代也不會變。……所以不要擔心變,變不了。”

上周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出席《基本法》研討會時,批評香港有人經常“攻擊、謾罵中國共產黨,攻擊中央政府”。他的意思是中國共產黨、中央政府是罵不得了。但1984年鄧小平怎麼說呢?鄧說:“1997年以後……也可以罵共產黨,我們不怕他們罵,因為共產黨是罵不倒的。”30多年後,變了吧?

鄧小平當年在多次談話中,都強調“要相信港人治港”、“相信香港人能治好香港”,可是,李飛在上周卻說,中央要與香港本地政權機關一道“共同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港人治港是不是變了?

林鄭前日宣布即將有中央官員來港宣講十九大精神。相信宣講團一定不會講到十九大通過的黨章有一個重要改變,就是把鄧小平當年著力推動並寫進十二大黨章中的一個要點刪除。刪除什麼呢?就是鄧小平關於“黨要管黨,黨政分開”理念的表述。

上世紀80年代,鄧小平認為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核心內容是要解決“黨政不分”、“以黨代政”問題。他提出“黨政分開”的思想,黨政分開即黨政職能分開,黨應當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其實是現代所有文明國家的政黨功能和規則。

十二大黨章有如下一段:“黨的領導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組織的領導。黨必須制訂和執行正確的路線、方針和政策,做好黨的組織工作和宣傳教育工作,發揮全體黨員在一切工作和社會生活中的先鋒模範作用。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段表述,經過幾屆黨代會的修改,到2012年十八大的黨章中,仍然保留“黨的領導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組織的領導”這一句,但十九大黨章,這一句就不見了,改為文革時毛澤東的“最高指示”:“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一切,包括經濟、行政和所有權力。

鄧小平當年認為香港主權轉移後可以50年不變,就是基於黨政的職能分開、共產黨不具有凌駕憲法和法律的權力。現在中共對香港政策的變,是基於習核心的共產黨,已回復到毛澤東的“黨領導一切”的時代了。人治社會大變,黨凌駕憲法和法律,表面講《基本法》實際上並不依從,而是按照政治需要不斷對《基本法》作脫離文本的詮釋。

英國當年願意簽訂聯合聲明,是錯信了一個人治國家會遵守法律條文。對人治國家來說,無論國際條約,還是國內的憲法或法律文件,都是政治,都不是凌駕一切政治之上的“法的統治”,而是供政治操控的工具。法治是法大於政,人治則是政大於法。政治隨著時勢而變,在人治的體制下,法律絕沒有凌駕性也就沒有穩定性。英國錯信人治的中國,造成香港今日的災難。

世道人生:法大於政,抑政大於法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71123/20223060

鄧小平在中英達成聯合聲明的協議後,多次會見外賓與港客時都強調「50年不變」。在1984年10月3日的談話中說:「我們在協議中說50年不變,就是50年不變。我們這一代不會變,我們下一代也不會變。……所以不要擔心變,變不了。」

上周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出席《基本法》研討會時,批評香港有人經常「攻擊、謾罵中國共產黨,攻擊中央政府」。他的意思是中國共產黨、中央政府是罵不得了。但1984年鄧小平怎麼說呢?鄧說:「1997年以後……也可以罵共產黨,我們不怕他們罵,因為共產黨是罵不倒的。」30多年後,變了吧?

鄧小平當年在多次談話中,都強調「要相信港人治港」、「相信香港人能治好香港」,可是,李飛在上周卻說,中央要與香港本地政權機關一道「共同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港人治港是不是變了?

林鄭前日宣佈即將有中央官員來港宣講十九大精神。相信宣講團一定不會講到十九大通過的黨章有一個重要改變,就是把鄧小平當年着力推動並寫進十二大黨章中的一個要點刪除。刪除甚麼呢?就是鄧小平關於「黨要管黨,黨政分開」理念的表述。

上世紀80年代,鄧小平認為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核心內容是要解決「黨政不分」、「以黨代政」問題。他提出「黨政分開」的思想,黨政分開即黨政職能分開,黨應當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其實是現代所有文明國家的政黨功能和規則。

十二大黨章有如下一段:「黨的領導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組織的領導。黨必須制訂和執行正確的路線、方針和政策,做好黨的組織工作和宣傳教育工作,發揮全體黨員在一切工作和社會生活中的先鋒模範作用。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段表述,經過幾屆黨代會的修改,到2012年十八大的黨章中,仍然保留「黨的領導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組織的領導」這一句,但十九大黨章,這一句就不見了,改為文革時毛澤東的「最高指示」:「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一切,包括經濟、行政和所有權力。

鄧小平當年認為香港主權轉移後可以50年不變,就是基於黨政的職能分開、共產黨不具有凌駕憲法和法律的權力。現在中共對香港政策的變,是基於習核心的共產黨,已回復到毛澤東的「黨領導一切」的時代了。人治社會大變,黨凌駕憲法和法律,表面講《基本法》實際上並不依從,而是按照政治需要不斷對《基本法》作脫離文本的詮釋。

英國當年願意簽訂聯合聲明,是錯信了一個人治國家會遵守法律條文。對人治國家來說,無論國際條約,還是國內的憲法或法律文件,都是政治,都不是凌駕一切政治之上的「法的統治」,而是供政治操控的工具。法治是法大於政,人治則是政大於法。政治隨着時勢而變,在人治的體制下,法律絕沒有凌駕性也就沒有穩定性。英國錯信人治的中國,造成香港今日的災難。

[ 本帖最後由 Anonymous 於 2017-11-25 10:30 編輯 ]
Anonymous

TOP

中共監控聊天群組 一句「哈哈」被指尋釁滋事 
市民微信罵習「包子」囚22月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71211/20241087
EL34

TOP

習近平嚴控網絡強調維護網絡主權
http://news.now.com/home/international/player?newsId=239540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任內五年強調要維護網絡主權,推出多項法規加強管控網絡。分析認為,他把網絡監管提升至國家安全問題,一方面是要進一步收緊言論空間,同時要防範新媒體發展動搖意識形態。

李先生任職香港軟件公司,長期派駐北京,經常都要用Whatsapp與外國生意伙伴聯絡和交換資料,軟件被封鎖令他工作大受影響。

中國防火長城五年來不斷伸延,通訊軟件Line、社交平台Instagram亦在近三年全面封鎖,當局更宣布明年禁用未經政府批准的VPN。

習近平任內推出的網絡管理法規遠超上屆,影響最大是訂立《網絡安全法》,授權政府截斷網絡,以維護國家安全和網絡主權,加強監管供應商,要求封鎖發布違法信息的用戶。黨支部進駐愈來愈多網絡企業,又大力推行實名制,應用程式、群組以至留言更易被追蹤。

有外國非政府組織調查了65個國家的網絡自由度,中國連續第二年包尾,封閉程度超越伊朗和敘利亞。

不少被控顛覆和分裂的案件罪狀皆來自網上言論,引起以言入罪的憂慮。數月前山東網民汪江峰因為在微信和QQ群組稱習近平為「習包子」,尋釁滋事罪成判監兩年。

時事評論員許禎認為,習近平上台後網絡政策提升至國家安全層次,避免新媒體發展動搖意識形態。

中國現有7億網民,冠絕全球,分析認為以其目前的政治、經濟和技術實力,監控輿論更少顧忌,媒體姓黨的原則短期內難改變。
EL34

TOP

習近平嚴控網絡強調維護網絡主權
http://news.now.com/home/international/player?newsId=239540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任內五年強調要維護網絡主權,推出多項法規加強管控網絡。分析認為,他把網絡監管提升至國家安全問題,一方面是要進一步收緊言論空間,同時要防範新媒體發展動搖意識形態。

李先生任職香港軟件公司,長期派駐北京,經常都要用Whatsapp與外國生意伙伴聯絡和交換資料,軟件被封鎖令他工作大受影響。

中國防火長城五年來不斷伸延,通訊軟件Line、社交平台Instagram亦在近三年全面封鎖,當局更宣布明年禁用未經政府批准的VPN。

習近平任內推出的網絡管理法規遠超上屆,影響最大是訂立《網絡安全法》,授權政府截斷網絡,以維護國家安全和網絡主權,加強監管供應商,要求封鎖發布違法信息的用戶。黨支部進駐愈來愈多網絡企業,又大力推行實名制,應用程式、群組以至留言更易被追蹤。

有外國非政府組織調查了65個國家的網絡自由度,中國連續第二年包尾,封閉程度超越伊朗和敘利亞。

不少被控顛覆和分裂的案件罪狀皆來自網上言論,引起以言入罪的憂慮。數月前山東網民汪江峰因為在微信和QQ群組稱習近平為「習包子」,尋釁滋事罪成判監兩年。

時事評論員許禎認為,習近平上台後網絡政策提升至國家安全層次,避免新媒體發展動搖意識形態。

中國現有7億網民,冠絕全球,分析認為以其目前的政治、經濟和技術實力,監控輿論更少顧忌,媒體姓黨的原則短期內難改變。
EL34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