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兩岸新聞] 內地冥婚惡俗竟殺人賣屍

內地冥婚惡俗竟殺人賣屍

(明報) 01月 25日 星期四 01:40PM

內地部分農村流行冥婚的惡俗,為死去的孩子找「配偶」,由於找不到適合屍體,人販子竟殺人賣屍。

《法制日報》周四報道,10多天前,就在黃河(相關新聞 - 網站)延水關大橋上,曾經進行過一次可怕的交易———交易物是一具女屍,買者要用於配冥婚;而那具女屍,則是一天前為了這次交易而慘死的女子。

35歲的莊稼漢楊東艷本月4日涉案被拘捕。據他披露,他在去年農曆8月間,走了一趟關中,領回來一個女子。女子有點憨,不醒事理,她家裏大人的意思,是想讓楊東艷在陜北給娃找個婆家,胡亂嫁出去。

女方只收2000元(人民幣,下同)的彩禮,可架不住中間3、5個「媒人」層層加碼,到楊東艷手裏,憨女子的身價已經12000元了。也就是說,楊東艷只有以超過12000元的價格將這女子「嫁」出去,才能有利可圖。

延川縣城邊,有個「河東」旅社。楊東艷與店主熟識,便將那女子寄養在旅社。一日,店裏踱進來個中年漢子,一眼看見那女子,就跟楊東艷說道,『女骨』拉到山西,能賣個好價錢。漢子這話,唬得楊東艷一跳。陜北方言裏,「女骨」就是女性屍體。

次日一早,漢子叫上楊東艷,一起過了黃河。到山西省隰縣,見著一個叫「老李」的,倆人說好如有「女骨」,就16000元,次日晚上10時,拉到延水關大橋交接。

第二日中午,在一個山溝裏,楊東艷下了黑手,將憨女子的屍體裝進袋子,僱車到延水關大橋。

「老李」驗看過「女骨」,表示滿意,掏出15500元錢,說留下500元還要僱車哩。楊東艷一算賬,除過給中年漢子的4500元錢,還有各項開支,還剩9000元,在這個女子身上,他還賠著3000元。

經專案組調查後發現,「老李」真名為李龍生,山西省隰縣人,照看太平室為生,兼賣花圈壽衣,出租冰棺。「老李」平日裏揣著名片,到處散發,誰家需要配陰親了,都可以拿著名片找他。一副「女骨」,買時8000至10000元,賣時要價3.5萬元左右。

中年漢子叫劉生海,陜西省延川縣人,因為偷竊,與公安民警打過多次交道。

還有一個嫌疑人,惠寶海,因與楊東艷、劉生海有染,也進入民警視線。刑拘了幾人,分頭審查,就又審出一樁命案。

延川縣公安局局長張延軍說,「幸虧案件得到及時偵破,不然不曉得還有多少女子要慘遭毒手,這夥人還以為自己找到了一條發財捷徑呢!」

當地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民警稱,山西隰縣李龍生專此謀生,所收女屍遠不止延川這兩具。延安市公安局高度重視,已抽調精幹警力,正全面調查。

民智是吾有問題??

TOP

這就是中共黨先進性:@
不屈於威武,不淫於富貴,不移於貧賤。濁世不染,眾昏獨醒


行運超人

TOP

歹徒殺人賣屍辦冥婚
山西一具女屍純利2.5萬
2007年1月26日

【明報專訊】山西省一些地方流傳買屍體給死去的兒子配冥婚的惡俗,這讓一些掌握屍源的人找到了發財之路,但由於女屍缺貨,鄰近的陝西省竟有人幹起殺人賣屍的勾當。近兩個月來,陝北延安警方查獲多宗殺人賣屍案,目前已有3名涉案男子被捕,案件尚在進一步調查中。

據北京《法制日報》報道,黃河延水關大橋連接陝西和山西兩省,一側是陜西省延川縣,另一側是山西省永和縣。就在這座大橋上,曾經進行過多宗女屍交易,買屍者要用於配冥婚;而那具女屍,則是為了交易而被殺的女子,這種「陜西殺人,山西買屍」的交易已經進行了數月之久。

據警方調查,去年9月,35歲的延川縣農民楊東艷從關中以1.2萬元人民幣買回一名弱智女子,原想轉賣牟利,遇到中年漢劉生海,劉告訴他「『女骨』(女屍)拉到山西能賣個好價錢」。兩人於是一起到山西省隰縣見一個叫「老李」的人,談妥價錢後楊就殺了那名弱智女子,然後再到延水關大橋交易。

去年11月,楊東艷再和熟人惠寶海將一名相熟的妓女誘騙外出殺害,將屍體再賣給老李;上月,楊、劉、惠3人又把另一具女屍賣給老李。

連殺數人 3漢被捕

警方在一個偶然機會偵破此案,目前楊、劉、惠3人已被捕,而山西的老李則仍在追緝中。警方指這個老李原名為李龍生,以看守停屍間為生,兼賣花圈壽衣。他平日到處派發名片,專為人配冥婚。一副女屍,收購價8000至1萬,賣時要價3.5萬左右。

專家指法律不承認

對於這種冥婚風俗,任教西北政法大學的馮湘妮指出,所謂冥婚是源於封建迷信傳統,在法律上根本不成立,完全不具任何婚姻或繼承的法律認可權利。

http://www.mingpaonews.com/20070126/cca1h.htm

TOP

中國冥婚調查:15萬元以下連骨頭都買不到
http://dailynews.sina.com/bg/chn/chnlocal/phoenixtv/20160512/05387321243.html

很難相信這樣的事情真的存在——

  在山西等地,若有未婚男子不幸去世,父母會為兒子尋找“門當戶對”的未婚女屍,將兩具屍骨合葬在一起,便算兩人在陰間結為夫妻。雙方父母也從買家和賣家的關係,轉變為“親家”。而年輕去世的女性屍體也因此成為一種“商品”,不僅明碼標價,而且需求旺盛,甚至還滋生出了盜屍利益鏈。

  王勇是山西臨汾市洪洞縣某醫院的員工,在他眼中,將女屍火化是最大的浪費。

  事實上,該醫院太平間裏也很少有女屍,尤其是年輕的女屍。一旦聽说有年輕女孩病危,立刻八方湧動,引來十幾個喪子家庭爭搶。他們的到來是如此之快,以至於當激烈的價格戰塵埃落定時,女孩往往還沒有離世。但女方家屬向買家承諾,一旦女孩去世會立刻把屍體拉到男方家裏,男方家屬在得到承諾后心滿意足地回到家中等待女孩去世的消息。

  這是山西當地農村冥婚現象的真實寫照。

  若有未婚男子不幸去世,父母會為兒子尋找“門當戶對”的未婚女屍,將兩具屍骨合葬在一起,便算兩人在陰間結為夫妻。雙方父母也從買家和賣家的關係,轉變為“親家”。

  今年清明節前,胡青花為已經去世3年的兒子舉辦了冥婚,雖然女屍價格高達18萬元,但胡青花卻心滿意足。“女孩照片看過,長得很漂亮,和我兒子同歲,兩人特別般配。”胡青花對《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说。

  熱熱鬧鬧地舉辦了一桌酒席后,男孩的屍骨被重新挖掘了出來,為冥界男女雙方牽線搭橋的媒人用米和麵將男孩屍骨的眼、耳、鼻、口塞滿,根據習俗若不塞滿對“后代”不好,之后將男孩屍骨和女孩的遺體合葬在男方家祖墳中。

  儀式完成后,雙方家屬之間的感情也拉進了很多,“兒女埋在一起的才是真親戚。”胡青花意味深長地说。

  “15萬元以下連骨頭都買不到”

  胡青花為兒子辦冥婚的消息不脛而走,令當地不少人羡慕嫉妒恨。因為按照市場行情,如此“高質量”的女屍可遇不可求,“根本不是區區18萬元就可以買到的”。

  女屍的價格由多種因素決定,包括年齡、“新鮮”程度、完整程度、相貌、家庭背景等。根據這些條件計算,病死的女屍往往要比交通事故致死的女屍價格高;而剛剛病死的女屍又比離世多年的價格高,越“新鮮”越好。所以,年輕漂亮的、剛剛病死的、家庭條件好的女屍最值錢,價格往往可達十幾萬乃至幾十萬元。

  除去交通事故與疾病外,當地不少年輕男子在事故率高的黑礦場下井挖煤,死亡率遠高於女子,再加上農村男女比例失衡,導致很多男方父母懷揣着十幾萬元的撫恤金,卻找不到合適的女屍。不過按當地不成文的習俗,冥婚男女的年齡統統以死亡時的年齡計算,比如18歲去世的男子,10年后,仍然是以18歲的年齡“说媒”,所以即便暫時買不到或者買不起,也等得起。

  在這種情況下,自然有無數雙眼睛緊緊盯着醫院,一旦聽说有“高質量”的女屍出現,便如平地驚雷一般,“需求”長期被壓抑的家長紛紛趕往醫院與女方家屬討價還價。而作為信息源的醫院工作人員,如果成交可以得到2000元-3000元的紅包,如果沒能成交也能獲得500元-1000元的紅包,希望下次還能獲得關照。

  冥婚對女孩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根據習俗,未婚女子是不能埋入祖墳的,因為這樣會激怒祖先,所以只能在田埂上放着,等配好冥婚再葬入男方祖墳。火爆的市場不僅為女方親屬帶來了不菲的收入,還能讓女孩早日入土為安,避免了暴屍田野的下場。

  而對男方來说,配完冥婚便可以過繼親戚的后代,將這一脈傳承下去。對於親自操辦婚事的雙方家長來说冥婚同樣意義重大。當地人認為,只有在孩子成家立業后,當父母的才算是完成了撫養的義務,為沒有結婚的兒女配冥婚,也算了卻一樁心願。此外,根據當地的神鬼學说,有婚配的家人去世后,其靈魂會繼續庇護整個家族,如果家族中出現沒有婚配的靈魂,這個靈魂會因為孤獨和憎恨變成惡靈,詛咒家族的生者,為整個家族帶來不幸。

  實際上,不僅是山西省洪洞縣,在廣東省和江浙部分地區,也存在着冥婚現象。這種現象最早可以追溯到殷商時期,甲骨文記載,商代的統治者為死去的殷王娶冥婚,殉葬在當時是很普遍的現象。殷商時代為祖先娶妻是現代冥婚的起源和雛形。

  武王伐紂后,冥婚現象鮮有記載,因為《周禮》明確反對冥婚。至漢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后,冥婚現象在尊崇周禮的漢朝几乎絶跡。但是漢末天下動亂,冥婚開始復甦並出現詳盡記載,其中最著名的故事是曹操感傷幼子曹沖之死,向甄氏亡女提親。

  到隋唐時期,佛教興盛,人們普遍相信極樂世界,冥婚也跟着興盛起來。比如唐中宗不僅為自己的弟弟舉辦冥婚,還為韋皇后的兩個弟弟配冥婚。冥婚也不再局限於權貴家庭,民間家境富裕的人也開始為子女配冥婚。

  宋代之后,冥婚繼續發展,真正形成了市場,專門從事冥婚媒人的“鬼媒人”職業開始出現。這些媒人每年往返於各村之間搜集未婚死亡男女的信息,说媒成功后向兩家收取錢財錦緞賴以為生。清朝史料記載,當時冥婚習俗昌盛的地區便是以山西為首,直到現在,冥婚習俗在山西省部分地區仍然盛行。

  當前,青年男女不正常死亡率已經大大降低,這類專事冥婚的媒人也開始“兩棲發展”,既做陽婚也做冥婚。而冥婚行業的火爆也促使更多的媒人兼職做鬼媒人。一名從業30年的媒人對《中國新聞周刊》透露,從她小時候記事開始,冥婚就一直存在。而且隨着社會經濟的發展,冥婚市場也越來越紅火。上世紀90年代初,一場門當戶對的冥婚要5000元,至本世紀初便漲到5萬元;到2010年,10萬元只能保證配上婚,已經不能提太多條件了;到2016年,15萬元以下連“一根骨頭都買不到”。

  如此说來,胡青花只用18萬元就給兒子配到“好媳婦”確實是撿了大便宜。但這個便宜不是誰都能撿的,胡青花夫婦兩人都在縣城上班,相對於種地的農民來说,是屬於條件好的家庭,女方家長自然很願意與胡青花家攀親戚,給予“優惠”的價格也在情理之中。

  這反映出當地冥婚的一個現象,家裏越是有錢,配冥婚出的錢反而越少。家裏越是沒錢,越是要大出血。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5年山西省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9454元,這意味着家境一般的人家,為了給兒子配冥婚,除非有巨額撫恤金,否則就要掏空家底。家裏有兩個兒子的人家更是艱難,既要為活着的兒子娶妻送彩禮,還要為死去的兒子配冥婚,只能四處借錢,家裏一貧如洗。

  那些有“剛需”但家境又特別困難的家庭該怎麼辦?這個問題不僅困擾着配不起冥婚的家庭,同樣也給像胡青花家這樣小康的家庭帶來無盡的煩惱。

  萬金買干骨

  給兒子辦完冥婚,胡青花終於了卻了一樁心願,但也帶給她新的壓力。此后,她每天都要到兒子的墳前巡視,擔心“兒媳婦”被人挖走。

  此前曾有媒體報導,洪洞縣當地在過去3年時間裏被盜27具女屍。胡青花平時不看新聞,但她向《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強調,盜屍行為在當地非常猖獗,遠超新聞中的報導。誰家的姑娘去世,如果沒人看着,屍體一定會被盜走,近幾年從來沒有例外。

  圍繞女孩屍骨的保衛戰從她病危入院那一刻便已經開始。女方家屬根本不信任醫院裏的人,必須24小時看着才能確保萬一女孩離世,屍體不會莫名其妙就沒有了。

  女孩一旦去世,家屬便立刻把屍體接走,按照習俗應該是放到自家的田埂上。但猖獗的盜屍迫使家人將屍體放在屋子周圍肉眼可見的地方。在與男方合葬前,一樣需要24小時全程看護。好在不用幾天,女孩便會被“許配”走。

  辦完冥婚,輪到男方家屬擔心女孩的屍體。現在有的墓穴已不再用磚砌,而是先挖很深的坑,然后用水泥澆築起來,非常堅固。光建這樣一個墳,就又要花費數千元,男方親屬還要隔三差五過來巡視,非常累心。

  據當地人回憶,盜屍現象從她小時候就有了。那時候,有不少從外地來洪洞打工的人,有煤礦工也有木匠,他們家鄉並沒有冥婚的習俗。到了洪洞縣之后,有一些人發現了“商機”。新年回家探親之后,這些人便會背着一包包屍骨來到洪洞,賣給洪洞縣有需求的人,這種交易叫做“買干骨”。對於這些屍骨的來歷,洪洞縣人也心知肚明,肯定是從家鄉地裏刨出來的。

  即便這樣的屍骨賣不上價,但只要確定是女人的屍骨,還是有交易的。據專事冥婚的媒人透露,“干骨”的價格從幾千元到數萬元不等,以2016年的行情來看,比較完整的“干骨”價格在5萬元左右。

  冥婚與托夢緊密相連,由此催生了另一項産業。一旦出現托夢的情況,當地人往往都會找到風水先生尋求“解夢”。在收取一定費用之后,風水先生會指點對方具體的應對措施。如果夢到自己無法理解的事物,或者近期一直走霉運,當地人會找風水先生求助。當地風水先生通常的解釋是:“你家祖上有一座孤墳,先靈已經變成惡靈,需要配冥婚進行安撫。”

  出於對惡靈報復的恐懼,人們馬上回家查閲家譜,如果在其中真的找到有未婚死亡的祖先,便會立刻為其操辦冥婚,如果找不到這樣的祖先,也會歸於家譜不全等原因,仍為“無名”祖先配個冥婚。但這種出於恐懼或者功利目的而操辦的冥婚並不需要太高的標準,人們對素未謀面的祖先不可能有多少感情,只要挑不出錯來就行,這也是“干骨”價格不高的重要原因。

  父母為兒女配婚才是冥婚的“主流市場”。下決心為兒子辦冥婚的人,絶不會因為錢而讓兒子湊合。多等幾年也要找個合適的。

  在村民們心中,配冥婚后只要撐過1年時間,兒女的靈魂就可以安息了。如果1年后萬一發生不測怎麼辦?胡青花堅定地表示一定還會再配的,絶不會讓兒子孤單。而且到了那時兒子不會再怪她,她可以“從容佈置”。

  異化的民俗

  冥婚在當地如此盛行,年輕人雖然很少談論,但他們對此並不反感,如果有親戚朋友遭遇不幸,從情感上他們是支持冥婚的。

  多位年輕人對《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表示,在他們眼中,冥婚和正常的婚姻沒有區別,雙方父母都會為兒女嚴格把關,只不過夫妻是在陰間生活而已。某位年輕女孩坦承,若她沒有結婚便意外身亡,她也願意讓父母幫自己挑選一位般配的男孩作伴。但他們都堅決反對“買干骨”的行為,認為那只是買賣,不是婚姻。也有部分年輕人排斥冥婚。據介紹,近年來也出現了不少明確反對配冥婚的女孩,但她們死后毫無例外都被配了婚,“因為婚姻大事由不得她們。”冥婚媒人说。

  實際上,冥婚習俗本身淋漓盡致地展現了中國父母對兒女婚姻的決定作用,哪怕兒女已經離世,父母依然可以做主為其操辦婚姻。

  2006年,當地曾經有一對年輕男女相愛,但女方家長嫌男方家境差,堅決反對兩人在一起。被逼無奈下,男孩深夜騎摩托車將女孩從家中帶走,在逃跑的路上不幸出了車禍,兩人都不治身亡。男方家屬提出為兩人配冥婚,女方家一開始堅決不同意,但冥婚媒人竭力促成此事,她成功勸说男方家長將價格提高到8萬元,又说服女方家長相信若女孩無法和心愛的人配冥婚,其靈魂會變成惡靈,為家族帶來不幸,女方家長最終點頭同意。

  就這樣,一對戀人在活着的時候無法在一起,卻在死后被允許結為夫妻。

  冥婚現象並不是中國獨有,它在世界各大文明圈中都存在或者曾經存在,也都有各自存在的理由。不過,在其他國家和地區都是死者與活人婚配,只有在中國大陸、香港地區、新加坡等中華文化圈內,才是死者和死者婚配。

  在古希臘,財産繼承權是冥婚的根源。雅典城邦中,如果男子沒有婚配便去世,便由關係最近的男性親屬代為保管財産,併爲其配冥婚,女子之后所生的任何子女都算死者后代。由於女子沒有財産繼承權,只有當死者擁有男性后代時,其財産才會被交還由兒子保管。若男子死前有婚配,但只有女兒沒有兒子,其女兒即便已經嫁人,也必須立刻離婚並嫁給與父親關係最近的男性親屬,生育兒子后方纔能夠取回父親的財産。在斯巴達城邦中,由於女子擁有財産繼承權,所以不存在冥婚現象。

  在蘇丹,姓氏的延續是冥婚盛行最重要的因素。與雅典城邦一樣,家屬為死者配冥婚,女子之后所生的子女都算死者后代。若死者只有女兒沒有兒子,那麼女兒就會以男性角色“娶妻”,妻子所生的男孩算死者的孫子,姓氏被保存下來。

  日本是冥婚文化最特殊的國家。直到上世紀30年代之前,除了是由死者與生者結合外,日本的冥婚習俗與中國大同小異。但戰爭導致日本男性大量死亡,未婚死亡的年輕女子數量根本無法滿足需求,最終人們專門製作“新娘娃娃”和“新郎娃娃”,用這種身着傳統和服、做工精緻的娃娃代替活人與死者配婚。

  但以上這些國家的冥婚現象要麼已經消亡,要麼只存在於極個別地區且正在衰退。唯獨在中國,冥婚現象反而隨着經濟發展愈發興盛起來,並且出現了新的變化。

  最深刻的變化是,不再只有未婚配的男女才會辦冥婚,已婚喪偶的男女現在也可以辦,而且需求同樣旺盛。在山西當地,女子喪夫后,有條件的基本都會改嫁,為了安撫亡夫的在天之靈,女子會主動為亡夫買“干骨”配婚。若男子喪偶,無論是否續娶,只要去世的女子仍處於適婚年齡,女方家屬就會將遺體拉走配冥婚。這樣一來,女人活着的時候其家人收過一回彩禮,死了之后還能再收一次冥婚彩禮。由此可見,一對夫妻死后未必能埋在一起。

  此外,年齡也不再局限於適婚青年。按照當地说法,孩子長到7歲便有了靈魂,於是當地有為10歲夭折的兒童配婚的。若孩子沒到7歲便夭折,按照當地習俗,不僅不能埋入祖墳,連墳都不能有,只能扔到山裏或者溝裏。由於現在小孩也可以冥婚,便有人把小孩的屍體撿走謊稱已經7歲賣“干骨”。

  這樣一來,冥婚市場的“需求”被最大限度地釋放,“供給”也在迅猛增長。

  與此同時,人們在精神方面的需求卻在降低。比如延續血脈原本是配冥婚的重要目的,但過繼子嗣的現象現在卻很少見。此外,無論在世界其他國家,還是在中國舊社會,配冥婚從來都不是家屬必然的選擇。比如在雅典城邦和蘇丹,如果男子死后沒有財産,那麼他根本就沒有資格配冥婚,在中國舊社會配冥婚也只是有錢人家的選擇。但到了現在,無論家庭財力是否承擔得起,配冥婚已經成為每一個不幸家庭的必然選擇,似乎若不配冥婚,便是不負責任的父母。

  雖然雙方家長都盡量避免讓商談變得和談生意一樣,但不可否認的是,價格永遠是最具決定性的因素。男方家長為此背上沉重的經濟負擔,而女方家長也落得個“用賣姑娘的錢娶媳婦”這樣的惡名。

  政府已經開始採取行動。2016年3月22日,臨汾市堯都區公安局發布通告,嚴厲打擊因冥婚引發的盜竊、侮辱屍體、屍骨、骨灰犯罪活動。不僅是盜屍,買賣屍體和介紹買賣也被列為打擊對象,相當于禁止“冥婚”。違禁者將以侮辱屍體罪論處,面臨最高3年的有期徒刑。

  浙江師範大學教授、民俗學家陳華文認為,政府確實應該在規範市場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但強行禁止也會適得其反。據他介紹,在江浙部分地區,由於政府推動火葬,盜屍者便偷取骨灰配冥婚。“每一種習俗都會隨着社會環境的變化而變化,無法強制取消,只能慢慢引導。”陳華文對《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说。
300B

TOP

內地冥婚盛行締商機 優質女屍炒上18萬元
http://hk.on.cc/cn/bkn/cnt/news/20180112/bkncn-20180112074640117-0112_05011_001.html
300B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