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軍事] 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解放軍無鬼用 PLA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會讓中國朋友心碎」 專家曝F-16V與殲20的最大差別
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778814

美國的第5代匿蹤戰機如F-22、F-35目前已全面服役,雖然中共宣稱其第5代戰機殲-20研發成功,不過多國專家卻對其持表留態度。軍武部落客王臻明今天發文指出F-16V與殲-20的最大差別之處,並表示「這些話不好聽,會讓中國朋友心碎。」

王臻明今在臉書上發文指出,要解決沒有第5代戰機的辦法有2種,一種是「升級改良」,另一種則是「自己研發」。

在「升級改良」方面,王臻明解釋,就是將現有的第4代戰機進行升級改良,例如美國的F-16V、F-15X或是俄羅斯的Su-35S。這種做法的優點是「技術成熟又實用,而且一般來說比較省錢,再加上這年頭空戰比的是電子系統與飛彈性能,所以如果你換了主動式電子掃描雷達與先進中程空對空飛彈,其實算得上是便宜又大碗」,缺點是「沒有辦法擁有第5代戰機的全部戰力。」

「自己研發」顧名思義就是自己研發出第5代戰機。王臻明指出,「想也知道這超級無敵燒錢,而且很吃技術能力」且倘若資金與技術不到位,「那結果就是搞出一架有第5代戰機外型,但是性能比不上第5代戰機的『偽第5代戰機』,不過由於你也是用了很多已經弄到手的第5代戰機技術,因此實際上還是得到了一架4代半的戰機。」就像是俄羅斯的Su-57與中國的殲-20就屬此種。

王臻明指出,「F-16V與殲-20的最大差別就在這裡,只是這些話不好聽,會讓中國朋友心碎。」王臻明在文末表示,「中國最近又打算用天價向俄羅斯購買第2批的24架Su-35S時,中國朋友們心裡應該就有底了,殲-20目前的發展情況大概就是這樣。」

另外,根據《中央社》今日報導,國防部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學者蘇紫雲分析,現在駐紮在台東志航基地的F-5E戰機,不但老舊且升級空間不大,但向美國採購的F-16V則可掛載更多武器,能有效壓制中國海、空軍掌握區域空中優勢。

此外,蘇紫雲提到解放軍飛彈400公里的射程,理論上應會涵蓋全島,但美方的報告書卻顯示,台東志航基地在射程之外。蘇紫雲推測,美國五角大廈將地球曲度、南大武山海拔約2800公尺等地形因素也納入計算。綜合以上分析,蘇紫雲認為國防部採購戰機F-16V並部署台東是正確的戰略選擇。
EL156

TOP

美國防部:中國兩棲作戰能力不足以侵台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781695
美國國防部2日發布《2019中國軍力報告》,內容提到中國雖然近年來逐漸補充軍武,也未排除以武力犯台,但報告也指出,中國的兩棲戰力還沒辦法應付大規模戰場,恐怕無法橫越台海直接入侵台灣。

美國國防部亞太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3日在「美國2019中國軍力報告」記者會上指出,中國不斷藉由威脅、利誘雙管齊下的方式對台,對台灣、周圍區域穩定性造成不良影響,且中國目前在演習、軍事任務方面,對台挑釁意味有變本加厲的情況。

報告顯示,中國現在「應該沒有準備好」直接攻擊台灣可能用到的武器,諸如大型兩棲攻擊艦、中型登陸艦等搶灘必備運輸設備,且中國的海軍陸戰隊也沒有相對應的作戰訓練,或是必備的裝備能派上用場,美方也沒發現中國有意大規模擴張搶攤軍力,也就是說,目前中國可能沒打算直接搶灘。

《2019中國軍力報告》提到,中國若選擇的是透過空中、海上武力進犯台灣,將會是相當艱辛的入侵行動,也會引發全球關注,報告結語中指出,「試圖入侵台灣恐怕對中國軍隊不利,反而引發國際干涉。」

《2019中國軍力報告》
https://media.defense.gov/2019/May/02/2002127082/-1/-1/1/2019_CHINA_MILITARY_POWER_REPORT.pdf

中國軍力報告》美新版中國軍力報告 重點一次看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778339

美國五角大廈指出,中國可能對台灣採取飛彈攻擊,圖為解放軍各種飛彈射程。(圖擷自五角大樓報告Annual Report to Congress)

據美國國防部今天公布一份新的中國軍力評估報告,五角大廈指出,中國軍隊威脅日增,尋求在更多面向上與美軍競爭。

福斯新聞(Fox News)報導,這份2019年版的報告計136頁,較去年版145頁略短;去年的報告發布時間順延3個月,今年則準時發布。

● 增加對中國插足北極的示警

今年版的報告與以往一個最大的不同,在於著墨中國對北極的興趣。新的報告提到「北極」21次,並對中國已增加在北極的活動示警,指這類活動「可能包含把潛艦部署到北極地區,以嚇阻對手的核攻擊」。去年版的報告裡,只提到「北極」這個字眼1次。

報告提到,丹麥曾就中國對格陵蘭(Greenland)展現濃厚興趣感到憂慮,包括中國提出建立科研站、衛星地面站、翻修機場及擴大採礦等。報告直言:「民用研究可能助長中國強化在北極海的軍事存在,可能包括在這個區域部署潛艦以嚇阻核攻擊。」

● 著眼解放軍海軍現代化

儘管美中服役的航艦數量是11比1、核子彈道飛彈潛艦是14比4、核子攻擊潛艦是54比6,但報告仍指出,中國的「陸、海、空及飛彈部隊都在增加投射能力」,挑戰美軍在區域的優勢。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報告稱解放軍海軍為「日益現代化且彈性的武力」,將潛艦部隊現代化仍是北京優先要務,解放軍潛艦數量到2020年可能增至65到70艘之間。

中國新的導向飛彈核攻擊潛艦將在2020年代中期服役,第一艘國產航艦很可能在今年底前加入艦隊行列,第2艘國產航艦則預期2022年服役。

● 先進高端武器

中國研發中的一些更先進技術包括速度至少音速5倍的超高音速(hypersonic)飛彈等武器。報告指出,中國去年8月成功試射「星空-2」,並公開描述這是一款超高音速掠海載具,能貼近水面飛行躲避偵測與飛彈防衛系統。

● 竊取美國科技改良軍力

報告指出,中國持續現代化自身武裝部隊以便軍力轉型為全球主要強權,並使用諜報竊取先進技術供軍用。

「中國使用多種手段獲取國外軍事與軍民兩用科技,包括鎖定外國直接投資、網路竊取、利用個別中國人士,以及透過情報單位、電腦入侵或其他非法手段,取得這些科技。」

今天的報告指出,中國以前述手段從美國取得敏感、兩用或軍事規格的裝備,包括航空和反潛作戰技術。

美國防部公布中國軍力報告 美被視為假想敵
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1225416

習近平強軍夢 共軍正全面廣泛重組

〔編譯茅毅/綜合報導〕美國國防部十六日向國會提交「涉中軍事暨安全發展年度報告」,詳述中國二○一七年的軍事發展。五角大廈估計,去年度中國國防預算逾一九○○億美元(約五.九兆台幣),且二○二八年前將超過二四○○億美元(約七.四六兆台幣)。該報告指出,過去三年,人民解放軍已迅速擴大其轟炸機飛越海洋遂行作戰的區域,累積在關鍵海域演練的經驗,同時「很可能以打擊美國及其盟邦的目標進行訓練」,但目前尚不清楚北京欲藉此傳遞什麼訊息。

匿蹤戰略轟炸機十年內服役

這份報告也提到,中國正追求長程轟炸機的核子能力,已重新交付中國空軍一項核子任務,即部署並整合具核能力的轟炸機,將使中國首度擁有陸基洲際彈道飛彈、潛射彈道飛彈和戰略轟炸機的「核武三元(或稱核三位一體)」陸、海、空投射體系。中國正在致力取得一款匿蹤、能投射核武的長程戰略轟炸機,可在接下來十年內服役。

擬在南海引進「浮動核電廠」

報告亦警告,中國擬在南海爭議島礁引進海上「浮動核電廠」,此舉恐在南海爭端中「平添核子要素」。

中國國營財經報紙「中國證券報」二○一六年曾報導,中國可能建造多達廿座浮動核電廠。香港「南華早報」去年也曾報導,幾家中國國企去年成立合資公司,旨在加強中國的核電能力,配合中國追求成為海上強權的目標。在此同時,中國海軍、海警及漁民與漁船組建的海上民兵,如今形成最大的海上武力。

擴展太空監控全球目標能力

根據該報告,中國太空計畫正迅速進展,包括動能擊殺飛彈、陸基雷射及繞軌道運行的太空機器人。同時,中國正努力擴展太空監視能力,能監控全球各地目標,讓其擁有遂行反太空行動的能力。

該報告的「執行摘要」開宗明義也指出,自二○○二年以來,包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內的中國領導人,為建立區域優勢,利用「一帶一路」倡議擴大中國的國際影響力,以投資攻勢建立起周邊國家依賴中國的經濟結構。為支持習近平喊出的「中國夢」目標,共軍正進行其建軍迄今最全面、廣泛的重組,旨在成為一支能從事複雜聯合作戰的武力。

由於中國的全球足跡和國際利益已增加,其軍事現代化計畫已變得更聚焦在支持海外一連串任務的投資與基礎建設。中國去年已在東非的吉布地設立其首座海外軍事基地,中國很可能會尋求在與其長期友好的國家(像巴基斯坦)和在租借土地讓外國駐軍上有先例的國家,建立更多軍事後勤設施。中國領導人可能會評估,將港口採軍、商兩用模式,持續投資至關重要的海上交通線,滿足共軍後勤所需,以利其軍力投射。

[ 本帖最後由 U52.5U4G 於 2019-5-6 22:21 編輯 ]
U52.5U4G

TOP

2018中國軍力報告》共軍機艦遠海演訓 武嚇台灣威脅美軍
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1225417


中國軍力報告》美發布最新中國軍力報告 國防部:持續觀察
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778183

2018中國軍力報告》中國飛彈精準打擊 能癱瘓台政軍據點
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1225418

中國軍力報告》美警告:中國可能對台飛彈攻擊 鷹擊62威脅全台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778173

美國五角大廈指出,中國可能對台灣採取飛彈攻擊,圖為解放軍各種飛彈射程。(圖擷自五角大樓報告Annual Report to Congress)

中國軍力報告》「鷹擊62」射程400公里 專打海上重型目標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778392

在美國最新公布的中國軍力報告中,「YJ-62」(中文名稱為「鷹擊62」)飛彈射程達400公里,其特色是採用穿甲爆破彈頭,可對海上具有相當防護的重型目標造成明顯傷害。(圖擷自五角大樓報告Annual Report to Congress)
U52.5U4G

TOP

共軍能打現代戰爭嗎?
https://forum.hkej.com/node/89435

中共自建政以來,為了專制獨裁奴役中國人民,為了緩解社會矛盾凝聚人心,總是在不斷的製造敵人,煽動民族主義,把國家處於准戰爭狀態下直至發動局部戰爭,而且這些敵人總是按它的政治需要而定製,它們先後是:美帝以及一系列的帝;蘇修以及一系列的修;越南小霸以及一系列的小霸;台獨以及一系列的獨;最近輪到了日本,而且有跡象表明,中共將在它內外交困而不能解套時,會不惜發動一場對外的局部戰爭。早在八年前,中共就想武力統一台灣,胡錦濤的反分裂法,實質上就是一紙戰爭動員令。它的出台,明顯是針對「台獨」的,但台灣是個民主國家,統獨問題要全民公決,那麼這部戰爭威脅法,無疑也引起了台灣人民的強烈反彈,反而加強了獨立的願望。所以「反分裂法」最後也和江朱時代設定的解放台灣倒計時停了擺一樣,演成了又一出鬧劇。

中共為什麼總是放「空包彈」呢?因為它還有點自知之明。中共軍方經過多次戰略推演,最終也無從判定美國和日本這兩個大國的介入幾率有多大,一直也不敢躍躍一試,因為目前的國力和軍隊戰力根本不足與美日亮劍對決,韜光養晦還是沒到火候。首先是武器,對敵戰爭的兩大要素是武器和戰鬥力,但武器決定戰力,也是一條戰爭鐵律。武器的先進與否是和現代科技分不開的,有了核武器和掌握了航天技術,並不意味著就達到了最先進水平,舉個老百姓能懂的通俗例子:即使同樣都擁有電視,黑白電視和彩色電視就不是一個層次。中國的宇航員是世界上第一百零四位上天的,也就是說在中國之前,別人已經有一百零四人去過了。那麼導彈核武器呢,它的數量已經不能決定戰爭勝負,其先進程度取決於質量(射程,准確率,破壞力等)。而且,現在就連打電玩的小學生都知道,打現代戰爭離不開空中優勢,陸軍解決地面戰爭的時代已經結束。中國目前缺少的,恰恰就是戰爭的兩大要素:武器和戰鬥力。武器的實力是明擺著了,面對世界軍事強國,中國完全不具備空中優勢。

隨著高科技的發展,現代戰爭與傳統常規戰爭已經是完全不同的形式了,美軍靠強大的偵察手段和數據處理能力進行超視距攻擊,會使中國軍隊不僅找不到對手,有力無處使,而且無處盾形,處於被動挨打地位。這就等於又回到了義和拳時代,以大刀長矛與火槍火炮對抗,空灑一腔熱血也不能傷敵半分。面對現代軍事科技以一十當的能力,中共一向鼓吹的「人民戰爭」威力會一夜之間就盪然無存(伊拉克就是個例子)。美國的軍事力量憑借其縱橫全球的經驗及領先各國的科技實力,已經坐穩了世界軍事強國第一把交椅。比如中國最先進的殲11,才勉強與老美三十年前研製的飛機F15處在同一個水平上。目前,只不過是窮兵黔武,亦步亦趨的跟在俄羅斯後面照貓畫虎,山寨仿造,根本就縮短不了中美差距,因為蘇制武器一直就落後於美製武器。明白人都知道,不管中共對誰發動局部戰爭,發展到最後將面對的主要敵人都是老美。在這種力量對比懸殊的條件下,談何勝算?

再談中美兩軍的戰鬥力問題。過去,中共說:人民解放軍是毛澤東思想的大學校,是思想革命化的大熔爐,這純粹是扯蛋宣傳。文革之前,軍隊是鐵板一塊,番號駐地全部保密,地方上不知道軍隊內部的事情。但是文革後期,軍隊 「三支兩軍」到地方,就把解放軍長期以來的腐敗暴露了,而且把腐敗風氣也帶到了地方。一是酒,首長們公款吃喝從來是大碗酒大塊肉,首長們喝酒,乾脆就是用軍用瑭瓷缸倒滿茅台,一缸一瓶,一飲而盡,不爛醉如泥不罷休。二是色,軍隊到學校支左,軍代表搞女學生已經不是新聞。三是財,地方上在文革之後流行走後門送禮,都是從解放軍那兒學來的,當時知青當兵是主要出路,花錢行賄給招兵首長和武裝部長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部隊招女兵也主要是解決首長的姨太太問題,這是多年來老百姓有目共睹心知肚明的。全世界軍隊中也只有中國軍隊才有這種腐敗。「革命大熔爐」時代的解放軍都這么腐敗,那現在就更不用說了。

今天,中國的好戰憤青們經常在鐵血之類的網站上吹噓中國軍隊的武器如何先進,陶醉在瓦良格號試航,購買了基洛,現代,蘇27和殲11上天的興奮中,他們可知道中國軍隊的另一面嗎?咱先不談武器,再好的武器不會使用的話,也是廢鐵一堆。雖然大學生遍地都是,但在部隊裡面,全日制本科生連40%都達不到。軍隊幹部的主體還是以士兵提干,中專生為主。特別是中高層幹部壓制大學生,理由是學歷不等於能力等等,這些人,連最基本的現代作戰理念都沒有,甚至對二戰「閃擊戰」理論都不懂,思想還停留在小米加步槍時代。他們是不關心軍隊有沒有戰鬥力的,只想保住軍銜和軍餉。而在士兵層面,初中生已經算是高素質了,其餘根本就是文盲,連字都不識。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是因為招兵幹部和武裝部受賄之風盛行,只要給了錢,什麼人都招。很多新兵名義是初中畢業,但實際文化程度還是小學水平,都是花錢走後門當的兵,以這樣的人員結構和美軍比?呵呵,就是有了先進武器,全是英文說明,他們會用嗎?掌握得了嗎?

人們在電視報紙上看到「人民子弟兵」牛逼哄哄,影視作品中的演習場面也頗壯觀宏大,知道其中的奧秘嗎?那都是做給老百姓看的。其實好多什麼成果,都是政治部吹出來的,比如有一次他們吹噓的「科技大練兵」,居然是什麼步槍打武裝直升機!多可笑啊。這類演習的前提,都是把敵人想像成了白痴,敵方直升飛機都是紙糊的。還有弄虛作假,在每個靶子下埋炸葯,那邊一開火,這邊就起爆,個個都命中目標。比如東山島「武統台灣」的演習,看起來打的是挺歡,而實際上是海,陸,空各打各的,哪裡是什麼協同作戰?基層指揮員連基本的步炮協同都不懂,更談不上戰役層面的空海軍協同了。比如印度軍隊在七十年代肢解巴基斯坦時就應用了蛙跳戰術和空地一體化,而今天的中國軍隊連印度都不如,就不要說與美軍比了。

再從軍隊的指揮結構上看,美軍是總統—參謀長聯席會議—-師—-旅—-營—-連,而中國軍隊是軍委—四總部—軍區—軍 —師—團—營—連,即使是國家主席身兼軍委主席,也多了兩個環節。前者是網路化指揮,後者是逐級上報下達,那個反應快呢?另外,象美國和俄羅斯的軍隊指揮系統,都是不斷有實戰經驗的指揮員充實的,因為人家一直都在打仗,比如阿富汗,波黑,海灣,反恐等。中國軍隊呢?自「對越反擊戰」以來就沒有戰事了,江澤民一口氣提了五十多員上將,有幾個是打過仗的?沒打過仗不要緊,有戰略眼光也行,但是象劉亞洲這樣的猴精又有幾個?而且中國軍隊的機構臃腫,全部是大機關養著N多的飯桶白痴,級別還特高,營私舞弊,走私經商,任意揮霍軍費。200多萬軍隊(含武警部隊),幹部卻有70多萬,平均是三個兵一個官,賣官之風大行其道,連長營長明碼標價,團級以上沒有大背景更沒門兒,乾脆就是世襲。所以中國軍隊中產生了大量的少壯派下層軍人,寄希望於戰爭來改變自己的現狀境遇,都希望大打,早打。

其實所謂的大打,早打,並非是中國軍迷憤青們想像的那種電子游戲式的旗開得勝,它只能是一場敗仗。聽聽一些少壯派的下層軍人是怎麼說的:解放軍必須大打,早打一場敗仗,而且是大敗慘敗,只有這樣,才能引起政治變革,只有政治變革才能抑止黨、政、軍的全局腐敗。但是不觸及當權者的利益,變革怎麼可能成功呢?現在的中國軍隊,就象二戰爆發前的蘇軍一樣,外表貌似強大,實際不堪一擊。那麼解放軍能不能象蘇軍一樣在失敗中成長為一支強大的軍隊?還是個未知數,因為除了對外局部戰爭和內戰,中國軍隊還沒有象蘇軍美軍那樣,有著參加世界大戰的歷史和打現代戰爭的經驗。
U52.5U4G

TOP

解放戰爭,我軍輸得最慘的一次大敗仗,有史以來第一次全軍覆沒!
https://kknews.cc/history/42opxbg.html

解放戰爭中,最重要的三大戰役我軍都取得了輝煌的勝利,最終導致國民黨慘敗。可是大家知道嗎,在解放戰爭中我軍也吃過大敗仗,並且敗的很慘,基本上可以說是全軍覆沒了,這就是發生在1949年10月的金門戰役。

金門位於廈門以東十公里處,包括大小金門好幾個小島,自古以來金門島就是台灣的橋頭堡,蔣介石曾經多次說過「無金便無台澎」,由此可見金門島的地位有多重要。因此我軍剛解放了廈門,就決定進攻金門島。

1949年10月,葉飛將軍率領解放軍第十兵團進攻金門島,我軍出動了六個團的士兵渡海發動了對金門的進攻,登島的總兵力包括244、251、253三個團加上後來增援的兵力一共不到一萬人。

國民黨方面駐守在金門的指揮官是湯恩伯,為了防守金門,湯恩伯調了兩個師來增援,金門的守衛力量超過三萬人,並且還下令修築了堅固的防禦工事,在10月24日,解放軍發動了對金門的進攻。

由於,士兵們沒有登海作戰的經驗,作為前鋒部隊的三個團登陸金門後,既沒有修築工事鞏固陣地,也沒有組織船隻返回去接後續部隊,結果登陸部隊被國軍包圍了,並且撤退的船隻又因為擱淺而被全部炸毀,我軍想要增援卻沒有船隻,隔着海岸看着對岸打的天崩地裂卻束手無策。

結果我軍登陸的部隊在金門奮戰了三個晝夜,在得不到任何支援的情況下全軍覆沒,在如此艱苦的情況下,沒有一個人想到投降,因此登島的9086人大部分都當場犧牲,只有一小部分被國民黨俘虜,儘管國民黨佔據了天時地利人和,還是付出了九千多人的傷亡,和我軍的傷亡比例可以說是一比一,這也足以證明我軍的戰鬥力非常強悍。

全軍覆沒在解放軍的歷史上僅有這麼一次,還是在我軍已經解放了全國大部分地區的情況下發生的,這次戰役的慘痛失敗,讓我軍深刻的意識到,任何時候都不能掉以輕心。金門戰役失敗後,我軍也一直在總結經驗和教訓,並且在半年之後,成功奪取了海南島。可是還不等繼續收復金門,就爆發了韓戰,美國軍艦直接開到了台灣海峽,最終導致失去了最佳收復機會。

解放軍唯一一次全軍覆沒的戰鬥,9千人全部犧牲,沒有一人生還!
https://kknews.cc/history/8oq5z6q.html


1949年10月15日,解放軍渡海發動廈門戰役,先佯攻鼓浪嶼,成功吸引國軍注意力,造成國軍判斷失誤。之後,解放軍分數路成功登陸廈門,擊敗守島國軍。10月17日,國軍福州綏靖公署代主任兼福建省政府主席湯恩伯棄守廈門,解放軍成功佔領該地。在粟裕授意下,解放軍葉飛將屬下第32軍船隻分發給第28軍,決定集中船隻進攻大金門,但鑒於船隻數量不足,日期一再延後。10月24日晚,終於在決定下令渡海,進攻大金門,登島解放軍在島上戰鬥三晝夜,金門島的戰鬥,共斃傷國民黨軍9500餘人,登島部隊共3個多團9086人(內有船工、民夫等350人)大部分壯烈犧牲,一部被俘。這是解放戰爭中人民解放軍的一次重大損失

在解放戰爭中,解放軍幾乎很少經歷大規模的戰敗。然而就是在人們以為解放軍要取得全面勝利的時候,在南海前線卻傳來了一個令全國悲痛的消息。

9000多名解放軍在金門海戰中犧牲或者俘獲了,沒有一個人能回來,這也是解放軍在解放戰爭中經歷的唯一一次全軍覆沒的戰鬥。

在10月15日,解放軍在廈門發動了戰役,當時他們假裝攻擊彭浪嶼,果然國軍上了當。在成功解放了廈門之後,解放軍準備進攻大金門。然後卻錯誤估計了船隻的數量,導致進攻的日期一拖再拖。

當時我軍登陸之後,沒有把船隻運送回安全地帶,而是直接向島內開始進攻,結果擱淺在岸邊的船隻被國民黨全炸了,陷入了孤立無援的境地。

最後9000多名士兵在這場戰役中犧牲,其中一部分被俘虜,這場戰爭結束之後不到兩個月,解放軍就徹底結束了解放戰爭。

經過3天3夜,解放軍全軍覆沒,這次戰鬥犧牲萬人,結果十分慘重
https://kknews.cc/military/bgqvy8o.html

一個解放軍戰俘在台灣生活:悲辛六十年(圖)
http://history.haiwainet.cn/BIG5/n/2013/0712/c346173-19061373.html

解放军对台情报战细节:1100余人遭出卖被杀
https://boxun.com/news/gb/taiwan/2013/12/201312171400.shtml
解放军对台情报战细节:1100余人遭出卖被处决
   
广场占地3000平方米,为纪念上世纪五十年代为国家统一人民解放事业牺牲于台湾的大批隐蔽战线无名英雄而建。1949年前后,我军按照中央关于解放台湾的决策部署,秘密派遣1500余名干部入台。50年代初,由于叛徒出卖,地下党组织遭受破坏,被国民党当局公审处决1100余人。

金门战役为何失利致台海“分裂”
http://phtv.ifeng.com/weishiquanbuwenzhang/detail_2009_01/15/1067343_0.shtml

编者按:1949年10月24日,新中国成立的第24天,人民解放军28军下属三个团共9000余人渡海进攻,发起金门战役,在岛上苦战三昼夜,因后援不继,全军覆灭,这是解放军成军以来唯一一次彻底的败仗。金门战役虽战于一隅,却影响全局,自那以后,悠悠五十载,解放军兵锋再未染指台湾海峡。可以说无金门之战,便无今日台湾,而当年的失利对于今天的台海关系依然具有现实的参考价值。

4月中,在内地一些网站上出现了《金门战役检讨》一文,详细回顾了这场惨烈的战役,并对战役的教训作出检讨。作者署名为‘刘亚洲’。刘亚洲为现任解放军空军副政委,空军中将,据传1991年曾秘密访问台湾,曝光后引起台湾朝野震动。稍早前,刘亚洲的另一篇关于伊拉克战争的文章亦在网络上引起热烈讨论。以刘的军阶,其文频频现于网络,在当前局势下自然引人遐想。本报刊发此文,并不代表本报立场和观点。

无金门之战无今日台湾

1949年,解放军横扫中国如卷席。当时,国民党军一部在西南,一部在海南岛,一部在中越中缅边境,台湾实际是个空岛。胡琏(时任国民党军12兵团司令)认为:台湾岛上总兵力不会超过10万。且‘官比兵多,枪比人多’。我揣测毛泽东的妙算应该是在克闽境后,扫荡金、厦诸岛,尔后效郑成功、施琅故事,在福建造船,千帆竞渡,直取台湾。下台湾后,再回头收拾西北、西南山河。倘若如此,历史将改写。但毛泽东是一位陆地战略家,他可在陆地上将蒋介石八百万精锐鲸吞,但金门战役却败了。与其说败给蒋军,不如说败给海洋。

保住金门蒋介石流泪

1949年10月27日,金门战役获胜的消息传到台北,据说蒋介石流了泪。他太需要一次胜利了。他太知道金门战役的意义了。他说:‘这一仗我们胜了,台湾安全了。’

金门的战略地位太重要了。它位于大陆边缘,北与马祖毗连,构成两栖性的边缘地带。是台湾的桥头堡。蒋介石说:‘无金门便无台、澎。’历史上郑成功、施琅攻取台湾,都以金、厦为出发地。金门在敌手中,进可封锁内陆,退可屏障台湾。金门若在我手中,台湾海峡的交通絬便面临极大威胁。台湾顿失前屏。大军渡海,朝发夕至。就是到今天,欲解决台湾问题,仍首先要解决金门问题。

金门战役奠定了国民党经营台湾的心理基础。蒋介石是旧军阀的克星。毛泽东是蒋介石的克星。说什么‘胜不离川,败不离湾’,我的评价是四个字:‘逢毛必输。’内战二十年,生生锻出一支铁军。共军打‘国军’,左右都是赢。‘国军’打共军,横竖都是输。1949年,国民党更是士气土崩,精神瓦解。一败如水。在这种情况下,金门战役象一针强心剂,注入国民党濒死的肌体。

金门战役成国民党转折点

五十年来,国民党认真汲取丢失大陆的教训,励精图治。台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的台湾,经济起飞于60年代。军事赖美国撑腰,不乏看家的本钱。政治满盘西化,已成为我心腹大患。蒋经国认为:‘金门战役是国民党的转折点。’胡琏说:‘金门战役的胜利既是军事上的,也是政治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台湾有人把金门战役比作中国历史上的赤壁之战,道理正在于此。两相比较,确有相似之处:赤壁有宽阔的江面,金门有宽阔的海面;赤壁之战是以弱胜强,金门之战总体上也是以弱击强;赤壁之战后天下三分,金门之战后祖国统一被阻挠。民进党上台后,继续接过所谓‘古宁头精神’的接力棒。民进党的一个杂志说:‘金门之役,过去诸种意义都还在,今天则增添了新的意义:它是由中国‘中华民国’过渡到台湾中华民国的一次重要战役。它的价值永远没有褪色。’我曾访问金门,听的最多的一句话是:‘金门扮演的是小兵立大功的角色。’

台海决战的一面镜子

金门战役,我军是以陆地为基地,渡过一个海峡,到一个岛屿登陆作战。当时我军将领只认为是由此岸到彼岸的运动作战,如同对大河大江的渡河攻击一样。而实际上,金门之战是一次两栖登陆与反登陆作战,与我将来解放台湾的战争模式是一样的。台湾是放大的金门。28军是缩小的我军。金门之战是一面镜子,可以正衣冠,可以论得失。金门战役中暴露出来的诸多问题,今天仍不同程度存在。时光虽不能倒流,历史却可以重演。惟有认真汲取金门之战血的教训,才能在未来的台海决战中稳操胜券。

从另一个意义上讲,我军应加强对败仗的研究。美军直到今天还在研究越战,而对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却不大用心。越战是美军战史中最惨痛的一页,虽已翻过去二十多年,可美军仍不停阅读,在这方面花费了大量人力和财力。研究战史也是治史,要避免‘年代久,失之真;年代近,失之偏’的倾向。

[ 本帖最後由 U52.5U4G 於 2019-5-7 23:02 編輯 ]
U52.5U4G

TOP

中國連3年阻台參與WHA 美國務院:排台有危險漏洞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781732

美國防部:中國兩棲作戰能力不足以侵台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781695
美國國防部2日發布《2019中國軍力報告》,內容提到中國雖然近年來逐漸補充軍武,也未排除以武力犯台,但報告也指出,中國的兩棲戰力還沒辦法應付大規模戰場,恐怕無法橫越台海直接入侵台灣。

美國國防部亞太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3日在「美國2019中國軍力報告」記者會上指出,中國不斷藉由威脅、利誘雙管齊下的方式對台,對台灣、周圍區域穩定性造成不良影響,且中國目前在演習、軍事任務方面,對台挑釁意味有變本加厲的情況。

報告顯示,中國現在「應該沒有準備好」直接攻擊台灣可能用到的武器,諸如大型兩棲攻擊艦、中型登陸艦等搶灘必備運輸設備,且中國的海軍陸戰隊也沒有相對應的作戰訓練,或是必備的裝備能派上用場,美方也沒發現中國有意大規模擴張搶攤軍力,也就是說,目前中國可能沒打算直接搶灘。

《2019中國軍力報告》提到,中國若選擇的是透過空中、海上武力進犯台灣,將會是相當艱辛的入侵行動,也會引發全球關注,報告結語中指出,「試圖入侵台灣恐怕對中國軍隊不利,反而引發國際干涉。」

《2019中國軍力報告》
https://media.defense.gov/2019/May/02/2002127082/-1/-1/1/2019_CHINA_MILITARY_POWER_REPORT.pdf
U52.5U4G

TOP

多维历史:中共军史中的十大败仗
http://culture.dwnews.com/history/news/2013-04-02/59160987-all.html

尽管中共对其军史中的惨痛失败加以掩饰,但我们仍能从历史的细节中找到那些使中共吃过“大苦头”的败仗。多维历史为您盘点中共军史中的十大败仗。

第十名 南麻、临朐战役

1947年华东野战军与国民党军在南麻、临朐发生激战。连续进攻十天,未能攻克两地,伤亡达五万多人,歼敌仅二万多人,被迫撤退。

背景:

1947年7月18日,华野内线5个纵队(3、5、6、7、9纵)以4个纵队对位于南麻(今沂水县城)的整11师发动猛攻,以5纵实施阻击。整11师顽强抵抗,同时25师和64师迅速增援,对阻击阵地发起猛攻,20日突破阻击阵地后直奔南麻,华野主力被迫于21日撤退。三天后,南麻纹丝不动,而黄百韬集团军的援兵已经到了。粟裕两面受敌,难以支撑,不得已下令退兵。粟裕手下的四个纵队伤亡惨重。 国军损失在8000人,解放军大约在14000人。

22日整8师(李弥)由潍县南下,于23日下午占领临朐,堵住华野后撤之路。华野又于25日发起对该师的猛攻,该师同样顽强抵抗,同时25、64等三个师(11师未参战)迅速驰援,27日进抵阻击阵地,29日突破阵地,华野主力被迫于30日再度撤离。 华野此次伤亡21500人,国军损失14500人。

粟裕于1947年8月4日主动发电报向毛泽东、华东局写检讨,请求处分。1947年8月6日毛泽东复电说:“粟裕同志支[四]午电悉。几仗未打好,不要紧,整个形势仍是好的。望安心工作,鼓舞士气,以利再战。”同一天,华东局也发来一份与毛泽东电文精神相同的电报。文中说“20年革命战争中,你对党、对人民贡献很大。近两月来的战斗,虽未能如五月以前那样伟大胜利,却给敌以强大杀伤。近月来伤亡较大,主观上可能有些缺点,但也有客观原因。只要善于研究经验定能取得更大的胜利。自74师歼灭后,你头晕病,久未痊愈,我们甚为怀念,望珍重。”陈毅在同一天发给军委、华东局的电报中说:“最近粟裕、陈赓等先后脱颖而出,前程远大,将与彭(德怀)、刘(伯承)、林(彪)并肩前进,这是我党与人民的伟大胜利。”又说,“我们对战役指导部署历来由粟裕负责。过去常胜以此。最近几仗,事前我亦无预见,事中亦无匡救,事后应共同负责,故力取教训,以便再战。”

8月11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给陈毅、粟裕和饶漱石的电报,认为陈毅8月6日的电报“所见甚是,完全同意”,7月几仗虽减员较大,并未妨碍战略任务,目前整个形势是有利的。

1947年8月4日,毛泽东致电陈粟:“我们仍主张粟裕迅即绕道聊城去郓城,指挥陈唐、叶陶。五个纵队在郓城地区休整,就现有兵力在鲁西南积极策应刘邓作战,不可丧失时机。粟未到前该五纵均归刘邓直接指挥,粟到后粟受刘邓指挥。陈率六、九纵俟水退后,迅速转至东边与二、七纵会合,从反面钳制鲁中、鲁南之敌。但你们的供应重心应转至鲁西南。”

根据这份电报来看,毛泽东在8月4日之前,曾提出将陈粟分开,但陈粟不同意,于是毛泽东说“仍主张粟裕迅即绕道聊城去郓城”,也即坚持陈粟分开的主张。

(高虎脑红军烈士纪念碑,由中共广昌县委、广昌县人民政府批准修建)

第九名 广昌战役

1934年4月,在第五次反围剿战斗中,红一方面军一、三、五、九军团在江西广昌地区筑垒阻击国民党军进攻。苦战18天,被迫放弃广昌,伤亡5093人,歼敌仅2626人,其中红三军团伤亡2705人,约占全军团总人数的四分之一。

背景:

1934年4月10日,国民党军发起进攻。国民党军河东纵队向大罗山、延福嶂的红军阵地发起猛攻。中共中革军委以红一军团、红三军团和红五军团第十三师等部顽强抗击,使国民党军进攻受挫。而河西纵队则乘红军主力集中于盱河东岸作战之机,突破了红九军团和第二十三师的阵地,于4月14日占领甘竹。

4月19日,国民党军河东纵队攻占了红军大罗山、延福嶂阵地。当日黄昏,红军以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主力向进占大罗山之敌发起反击,经多次冲杀,未能阻止国民党军进攻,被迫撤退。20日,国民党军河西纵队由甘竹向长生桥进攻,河东纵队由大罗山、延福嶂向高州塅推进。当日黄昏,红一、红三军团再次在盱河东岸向饶家堡、苦竹坑的国民党军发起反击。红三军团6次与国民党军争夺饶家堡阵地,但终因缺乏火力,被迫撤出战斗。至23日,国民党军河东、河西两路纵队相继占领香炉峰、高州塅和长生桥、伞盖尖等阵地,逼近广昌城。

4月27日,国民党军河东、河西纵队同时向广昌城发起总攻。中共中革军委以红九军团第三师和红五军团第十三师在盱河东岸牵制,以红九军团第十四师扼守广昌,集中红一军团、红三军团和第二十三师,又一次向广昌西北反击,仍未奏效。与此同时,国民党军河东纵队接连突破红九军团等的防御,并与河西纵队取得联系。这时广昌城已处于国民党军东、北、西三面包围之中。红军被迫于当晚撤出广昌城,向广昌以西以南转移。至此,广昌战役结束。

第八名 西府战役

1948年4月,西北野战军向宝鸡发动进攻,连克数城,初期大胜。但国民党军迅速组织反击,解放军反陷入重围之中。后转战一千余里,突出重围,弄得极为狼狈。此战歼敌二万,自身伤亡一万五千。

背景:

在西北野战军左右两路相继打援失利、攻克宝鸡,但又被迫仓惶撤离的情况下,国军整编第82师马继援部确实相当强悍,再次突然袭击并击溃六纵教导旅,4月29日攻占旧永寿县、旬邑等地,迅猛切断西北野战军和中共陕甘宁根据地的联系。

马继援占便宜之后,对外宣称:我们如不能把陕北的共军消灭完,否则南京会把我们调到山西战场去。南京方面和胡宗南也大造舆论,还组织一个中外记者参观团到战区采访,大力烘托马继援英雄形象。胡在给马的祝捷电报中称:自古英雄出少年,我兄足以当之云云。

彭德怀企图寻找战机,歼灭整编第82师一部或大部,狠狠地打击一下这股国军的士气。5月6日,在马头坡遭遇战中,共军将马继援的乘马(据说,这是马步芳最喜爱的一匹新疆大青马,在马继援赴陇东作战前夕送给他的)击伤,马本人也几乎被击中。

但是,国军裴昌会兵团一改过去密集方阵推进的作战方式,实行几路并进、长追不舍的战术,为避免兵力分散,所过之处均不留兵守备,力求依仗数量上的优势围歼西北野战军主力。共军企图寻歼马继援部主力的计划再次落空。

在国军重兵猛烈围剿之下,彭德怀等人率领西北野战军主力,从5月5日开始,历经屯子镇、荔镇、肖金镇、三不同、东平镇等数次苦战,一路疲于奔命,损兵折将,被俘人员接连不断。于12日转移到中共老解放区马栏、转角、高王镇地区,终于摆脱国军快速追击。

西府战役至此告一段落。此次作战,中共西北野战军转战1500多华里,深入国军的后方,连克重镇,消灭一部分国军的有生力量,收复老巢延安,但同时自己的人员、物资损失也极为惨重。

第七名 四平战役

1946年4月,东北民主联军与国民党军进行保卫四平之战。坚守一月,歼敌一万,自损八千,被迫后撤,被国民党军追了上千里,一直撵过松花江。

历史背景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苏军占领四平,1946年1月国民政府接管四平。1946年3月15日战斗打响,3月17日结束。东北民主联军6000多人从国军手中夺取四平。

1946年4月18日-5月18日。国民政府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率其部下新六军、新一军、七十一军,攻下四平街。林彪部队十万余人撤退。在四野作战副科长王继芳叛变的影响下,国军大举往长春、永吉进攻。

1947年6月11日战斗打响,6月30日结束。解放军反攻,国军坚守。解放军东北民主联军总指挥林彪、罗荣桓,前线指挥李天佑、洪学智、邓华。这是解放军第一次大城市攻坚战。国军前线指挥71军陈明仁。最终东北民主联军反攻失败伤亡五万余人。

1948年3月,这时东北民主联军已完成整编总兵力达70余万并正式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主要是这段时间林彪得到喘息机会,得以完成土改,获得极大民心,才能在短时间内使军队扩充至70万。解放军动员第一纵队、第三纵队、第七纵队14万步兵进攻四平。3月4日开始外围战斗,3月12日开始总攻,3月13日结束。全部歼俘四平一万四千余名守军,总攻不到一天就拿下四平。

第六名 湘江战役

1934年11月,中央红军长征转移,与国民党军在湘江边展开激战。经六天血战,红军冲过湘江脱险,但此战损兵三万余人,全军从长征开始的八万六千减至不足三万,损失惨重,而歼敌仅七千余人,几遭全军覆灭之险。

背景:

湘江战役是第一次国共内战中,双方的一次战役。

1934年11月下旬,蒋介石调集25个师沿湘江构筑了对红一方面军“长征”的第四道封锁线。11月25日,红一方面军分四个纵队,从兴安、全州之间渡过湘江,但后续部队因辎重过多行动缓慢未及时通过。国军抓住良机发起猛烈进攻。

林彪统一指挥红一军团、红三军团、红4师参与了这场战役,红一军团在脚山用阵地战硬顶着国军湘军的进攻,损失6000人。中共党史专家称:“林彪、聂荣臻指挥的红一军团在湘江战役中起了相当关键的作用。不然,中共中央和军委领导人就有可能被俘,中国革命也有可能在此失败。”

湘江战役的结果使中央红军由10余万锐减为4万余人,董振堂、陈云之红五军团损失过半,刘少奇、罗荣桓的红八军团和少共国际师于此役几乎覆没。

[ 本帖最後由 U52.5U4G 於 2019-5-7 23:08 編輯 ]
U52.5U4G

TOP

第五名 五次战役转移阶段之战

1951年5月,抗美援朝五次战役进攻歼敌阶段完成后,志愿军参战各兵团开始向北转移。因过于轻敌,掩护计划不周密,遭到美军的快速反击,一时陷入被敌分割包围之中。后主力部队脱险,但三兵团六十军第一八零师损失大半,几乎覆灭。整个战役歼敌八万二千,中朝方损失八万五千,其中志愿军损失七万五千。仅转移阶段失踪就达二万多人,后证实其中一万七千余人被俘。其余估计在战地死亡。

背景:

5月16日,中国军队联合朝鲜人民军,在东线发起第二次大规模攻势,中国方面方称为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美军方面称为“第二次春季攻势”,或者叫做“五月大屠杀”。中国人民志愿军集合第3兵团第9兵团,会同人民军3个军团向东部战线的韩军阵地发动猛攻,击破了3个韩国师的防线,韩国师丢弃装备四散逃入深山。东面战线被中国朝鲜军队突入防线十几公里。美军迅速出动飞机炸毁剩余的装备,之后美军第2步兵师坚守住了阵地,使中国人民志愿军突破口不能扩大。

联合国军从西线迅速增援部队,并利用空军和炮火封闭了突破口。5月21日,中国军队由于携带的弹药食品基本耗尽,终止了攻势,向北撤退。联合国军使用特遣部队在全战线迅猛追击,企图合围后撤的敌军大部队,人民军华川水库附近的顽强抵抗帮助大部分中国军队成功转移。中国志愿军第3兵团遭到了惨重的损失。

5月22日,志愿军已经较为疲劳了,也出现了较大的伤亡。剩下的部队人困马乏,弹药欠缺,粮秣耗尽。李奇微将军通过对“肩上后勤”能力的计算,知道志愿军的攻势已经接近尾声。联合国军共十三个师在五月中旬反攻。志愿军主动全线撤退。5月2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80师(原解放军60军180师,军长韦杰)被截断在三十八度线以南,大部分战死,被俘一部分,剩余少数撤退回三八线以北。

其它部队也遭到了一定损失,不得不继续向北撤退。联军一直推进到铁原金化一线。志愿军以六十三军死守铁原一线,与联合国军进行极为惨烈的战斗,终于阻止住联合国军的进攻,稳住了局势。中国全线后退40公里等待国内新锐兵团的到来,在6月10日,联军也停止了进攻,第五次战役结束。

第四名 兵败怀玉山

1934年末,方志敏率红十军团北上,在江西怀玉山遭国民党军几十个团的围攻,最后弹尽粮绝,遭到溃灭。全军2万多人仅千人突出重围,方志敏和军团长刘畴西被俘牺牲。

背景:

1934年11月初,以红七军团组成的北上抗日先遣队到达闽浙皖赣边区,与红10军组成红10军团,方志敏任红10军团军政委员会主席,奉命率红10军团北上抗日,在皖南遭国民党军重兵围追堵截,艰苦转战两月余,被七倍于己的敌军重重围困在怀玉山区。方志敏带领先头部队奋战脱险,但终因寡不敌众,弹尽援绝,于1935年1月29日被俘。

1935年1月27日红十军团在玉山县怀玉山区战败,方志敏与军团长兼二十师师长刘畴西、十九师师长王如痴、二十一师师长胡天桃、军团参谋长曹养山等人一道被俘(军团政委乐少华、政治部主任刘英与粟裕等人突围成功),同年8月6日于南昌下沙窝被枪决。

在遇难前,方志敏在狱中写有《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可爱的中国》、《清贫》等文。

1957年于下沙窝修建化纤厂挖地基时发现了方志敏9块遗骨。1960年在南昌西郊梅岭山麓修建方志敏烈士墓,毛泽东亲笔题词。

第三名 皖南事变

1941年1月,新四军军部及2个纵队在皖南地区遭国民党军8个师围攻,经10天战斗,全军九千余人除二千余人突围外,余全部阵亡或被俘。军长叶挺被俘,政委项英牺牲。

背景:

1941年1月4日夜晚,新四军军部和皖南部队9000余人由泾县云岭地区出发,准备分左、中、右三路纵队,经江苏南部向长江以北转移。5日,部队行至茂林地区时,遭到顾祝同以新四军“违抗中央移防命令,偷袭围攻国军第40师”为由,将新四军军队包围和攻击。

6日,顾祝同与上官云相率第三战区之第32集团军8万多人,在蒋中正命令下,向新四军发起总攻,并强令“彻底加以肃清”。项英曾数次发电报给延安,要党领导毛泽东向政府交涉停火,但毛并无相关回应。9日,刘少奇电毛谈起项英的情况,毛回电说他什么情况也不知道。10日,新四军总部报告毛:“支持四日夜之自卫战斗,今已濒绝境,干部全部均已准备牺牲。”“请以党中央及恩来名义,速向蒋、顾交涉,以不惜全面破裂威胁,要顾撤围,或可挽救。”12日,毛要求周恩来“向国民党提出严重交涉,即日撤围”。周恩来在13日向国民政府提出抗议。

项英在事变当中成功脱险,但在两个月后因携有新四军的黄金储备而被他的副官刘厚总枪杀。

交涉期间,双方火线冲突进行了七天七夜,新四军已陷于绝境,叶挺根据东南局副书记饶漱石的意见,致书上官云相,表示愿往上官总部“议和”,14日叶挺被扣押,新四军政治部主任袁国平于逃跑时被击毙。同日,新四军茂林阵地完全被占领。全军约9000人,除约2000人在黄火星、傅秋涛率领下突围外,大部被俘、失踪或阵亡。

新四军副军长项英与副参谋长周子昆在蒋介石下令停火后突围逃出,3月12日两人于泾县濂坑石牛坞赤坑山遭随从副官刘厚总开枪打死。3月17日,蒋中正发布命令,宣布新四军为叛军,取消新四军番号,将叶挺交军事法庭审判。中国共产党进行回击,指示八路军、新四军在军事上自卫,在政治上反攻。20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布重建新四军军部的命令,任命陈毅为代理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

共产党方面控诉这是严重的第二次“反共高潮”,以殉难的爱国者自居,将责任完全推给国民党方面。

此事变主要将领叶挺遭逮捕,予以监禁,5年后于1946年释放,叶挺出狱后申请成为中共党员,乘飞机由重庆回延安时飞机坠毁,同机死亡的还有王若飞、博古、邓发及叶的部分家人。1943年,国民革命军第三战区司令顾祝同以“抗日战争”、“制裁解散新四军”及“肃清江南共军”有功,被中华民国政府颁发中国军人最高荣誉之青天白日勋章。

第二名 西路军惨败

1936年末,红军四方面军部队为执行宁夏战役计划渡过黄河西征,组成西路军。在几个月的转战中,遭优势的青海军阀马家军围攻,因战略错误,苦战不脱,最后全军覆灭。全军二万一千余人中,一万余人战死,六千余人被俘,余下大部逃散,最后冲到新疆的仅四百余人。

背景:

陈昌浩和徐向前作部署,计划以30军为前锋,占一条山、五佛寺地区,控五佛寺渡口;以9军占锁罕堡、打拉牌等地,阻西南援敌;以5军居后,驻三角城警戒兰州来敌;总指挥部居中,位于赵家水。30军很快占据了一条山村寨,李先念和程世才将军部设于双龙寺,然后程世才率88师两个团攻占五佛寺,并控制了渡口。而9军军长孙玉清、政委陈海松则指挥部队消灭了打拉牌等地的守军,并围困锁罕堡的600多守军。10月30日,中共中央军委电令:“九军、三十军暂控制眼井堡大路、三塘驿、五佛寺,休息待机。”11月1日,朱德、张国焘在关桥堡会见林育英,而后致电陈昌浩、徐向前,称苏联援助的军用物资已准备好,何时到达定远营尚待通知;河西的部队要准备单独北进宁夏,去定远营取援助物资;河东部队可能与敌暂成相持状态。意识到宁夏战役计划推迟,陈昌浩和徐向前作防御准备。

11月3日,中央电令河西红军西进。红军与马步芳部全线激战。11月6日,陈昌浩,徐向前等制定“平大古凉战役计划”(平番,大靖,古浪,凉州),决定西进,于平大古凉占据立足点,策应河东红军渡河。11月8日,中央决定放弃宁夏战役计划。提出“作战新计划”。以一方面军,二方面军组成南路军出陕南,四方面军河东2个军组成北路军,待机入晋,河西红军组成西路军,在河西建立根据地,打通去苏联路线。西路军正式成立。总指挥徐向前,政委陈昌浩。

11月11日,中央来电询问西路军行动意见。西路军领导决定西进。11月16-18日,古浪战斗失利,9军损失三分之一。11月22-12月上旬,西路军与马家军连续激战,红军兵力减至15000人。1937年1月上旬,西路军进至临泽,高台一带。1月12-20日,马家军猛攻高台,高台失守,5军全军覆没。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和3000余名将士牺牲。2月1日开始,西路军与马家军在倪家营子血战40天。3月14日,西路军仅剩3000余人撤进肃南县石窝山,并在此召开西路军军政委员会最后一次会议,决定将剩余部队编成3个支队,分散行动。

徐向前、陈昌浩脱离部队,计划返回陕北向党中央汇报情况.徐向前一个人沿着祁连山昼夜兼程。在平凉,徐向前遇到了由刘伯承、张浩率领的援西军的前哨——耿飙的部队,顺利地回到了延安。在保存下来的红四方面军改编为八路军一二九师后,徐向前担任了副师长,成为八路军中的一员重要将领。而陈昌浩回了老家。1937年6月辗转来到武汉。

西路军余部分成三个支队,在由李卓然、李先念等组成的西路军工作委员会领导下转入祁连山区打游击。其中两个支队大部分损失,由李先念率领的左支队历尽艰险,于4月底到达新疆东大门星星峡。西路军余部700多人到达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后,帮助盛世才击溃了了当时的新疆亲蒋势力并改称“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总支队”,对外称“新兵营”.后又接受苏联的军事援助。他们学习汽车、装甲车、炮兵、无线电、航空、军医和情报等技术。为培养抗战人才,“新兵营”成为训练抗日军事干部的重要基地。

西路军二万一千八百人在河西走廊几乎全军覆灭。其中战死者七千多人,被俘九千多人。被俘后惨遭杀害者五千六百多人,回到家乡者二千多人,经营救回到延安者四千多人,流落西北各地者二千多人。

第一名 金门战役

1949年10月,第三野战军十兵团二十八军对金门发起进攻。因战役发起过于仓促,渡船被毁,后援不济,苦战三天后,全部主攻部队共9086人,除数人渡海逃回外,全部牺牲或被俘,是解放军战史上成建制覆灭的最惨烈之战。

背景: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北京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10月15日,解放军渡海发动厦门战役,解放军先佯攻鼓浪屿,成功吸引国军注意力,造成国军判断失误。之后,解放军分数路成功登陆厦门,解放军击败守岛国军。10月17日,国军福州绥靖公署代主任汤恩伯弃守厦门,解放军成功占领该地。解放军叶飞将军将属下的32军船只分发给28军,决定集中船只来进攻大金门,但鉴于船只数量还是不足,日期一再的延后,终于在1949年10月24日当晚决定下令渡海进攻大金门,结果登岛的解放军在岛上战斗三昼夜,全军覆没。

金门战役解放军共有三批登陆,首批为10月24日晚的二十八军八十二师的二四四团、二十八军八十四师的二五一团、二十九军八十五师的二五三团和二十八军八十二师的二四六团三营,共十个建制营;第二批是10月25日晚的二十八军八十二师二四六团一营二连和两个机炮排,以及从全团抽调的30多名战斗骨干(共300多人)、二十九军八十七师二五九团三营的200多名战斗骨干(实际上岛100多人);第三批是10月26日晚二十九军八十七师二五九团一营二连的30多名(接应伤员撤退),合计9,086人,其中船工、民夫约350人。

解放军战史称登陆部队大都牺牲,包括二五一团参谋长郝越三、政治处主任王学元、二四六团副团长刘汉斌,幸存被俘者仅3,900余人,其中营长6人、连长5人、指战员1人,大部被送至台中干城营房关押;其他官阶较高,如二五一团团长刘天祥是用飞机运回(有说在台绝食死亡)。国军战史称俘虏解放军7,364人,具体情况是二○一师俘虏1,495人,一一八师俘虏3,204人,十一师俘虏735人,十八师俘虏995人,十四师俘虏935人,两者之说法差异甚大。

解放军战史称毙伤国军9,000多人,国军战史称阵亡1,267人,伤1,982人,共3,249人。阵亡最高职务的是十九军十四师四十二团团长李光前上校。但1953年国军金门地区阵亡将士公墓收敛金门、大二担、南日岛三次战斗的阵亡及病故人员共4,500具尸体,其中大二担、南日岛战斗的规模远远逊于金门战役,可以粗略估算金门战役国军阵亡人数约在3,500人以上(结合国军自己公布的1,267人,加上就地补入金门守军的解放军俘虏2,000人,大致相当),负伤者估计在5,000以上。

此战役后,守第一线的二零一师回台湾整补,而胡琏之第十二兵团则于12月1日奉命就地改为金门防卫司令部。汤恩伯代理总司令及李良荣兵团司令奉命赴台湾,第十八军军长高魁元一直做到陆军总司令、参谋总长、国防部长。
U52.5U4G

TOP

U52.5U4G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