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毛澤東的言論 [打印本頁]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07-7-15 01:19     標題: 毛澤東的言論

毛主席進步語錄
評議By:老農民

   中國政府仍堅持將毛澤東思想寫入憲法,作爲“指導思想”,不妨問問各級官員,他們所堅持的到底是毛的什麽“思想”?是“無產階級專政理論”?是文革的“決定”?筆者倒發現了毛思想中很好的言論,特別摘錄如下。這並非說明毛的偉大,因爲說和作是兩碼事,古人雲:要“觀其行”。如果分析會發現,毛作的恰恰與說的是相反的。由此,有兩點大家可以總結:一是爲什麽部份老百姓支援共產黨,因爲它從始至終慣用欺騙的宣傳;二是中共的堅持毛思想,只是口號,從來沒有考慮過,什麽是毛思想。

   《毛主席語錄》前言

   永遠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用毛澤東思想武裝全體人民的頭腦,堅持在一切工作中用毛澤東思想挂帥,是我黨政治思想工作最根本的任務。廣大工農兵群衆、廣大黨員幹部和廣大積極分子,都必須把毛澤東思想真正學到手,做到人人讀毛主席的書,聽毛主席的話,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做毛主席的好戰士。

   學習毛澤東著作,要帶著問題學,活學活用,學用結合,急用先學,立杆見影,在“用”字上很下功夫。爲了把毛澤東思想真正學到手,要反復學習毛主席的許多基本觀點,有些警句最好要背熟,反復學習,反復運用。在實踐活動中,要經常結合實際,引用毛主席的語錄,供大家學習和運用。幾年來廣大網衆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的經驗,證明帶著問題選學毛主席的語錄,是一種學習毛澤東思想的好方法,容易收到立杆見影的效果。

   爲了幫助廣大群衆更好地學習毛澤東思想,我們選編了這本《毛主席語錄》。各單位在組織學習的時候,應當結合形勢、任務、群衆的思想情況和工作情況,選學有關的內容。

   林彪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十六日

   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

   ************************************************************************

   --要人家服,只能說服,不能壓服。壓服的結果總是壓而不服。以力服人是不行的。

   --宗教界的愛國人士也是這樣。他們是有神論者,我們是無神論者。我們不能強迫這些人接受馬克思主義世界觀。摘自《在中囯共產黨全國宣傳會議上的講話》1957年3月12日

   評:57年鎮壓屠殺500萬,文革對知識份子的迫害,可謂是“說服”的明證。至於允許不信仰馬克思主義,至今還是《憲法》的四個堅持只有,要求全國人民作爲“大法”來供奉。

   --中國缺少的東西固然很多,但是主要的就是少了兩件東西:一件是獨立,一件是民主。這兩件東西少了一件,中國的事情就辦不好

   --從前有人說過一句話,說是“有飯大家吃”。我想這可以比喻新民主主義。既然有飯大家吃,就不能由一黨一派一階級來專政。摘自《新民主主義的憲政》1940年2月20日

   評:在今天的20世紀末,政府仍公然一党專政,民主成了中共的眼中釘。

   --
沒有人民的自由,沒有人民的民主政治,能夠統一嗎?有了這些,立刻就統一了。

   中國人民爭自由、爭民主、爭聯合政府的運動,同時就是爭取統一的運動。
摘自《論聯合政府》1945年4月24日

   評:臺灣、西藏、新疆政策以及對大陸漢人的不滿,只認一個打壓,全然忘了長治久安之訓條。

   --中國人民所要的是立即實行民主改革,例如釋放政治犯,取消特務,給人民以自由,給各黨派以合法的地位等項。摘自《赫爾利和蔣介石的雙簧已經破産》1945年7月10日

   評:政治犯在毛時期達到頂峰,而今天對敢挑戰共產黨的人民,仍任意逮判。

   --國事是國家的公事,不是一黨一派的私事。因此,共產黨只有對黨外人士實行民主合作的義務,而無排斥別人,壟斷一切的權利。摘自《在閃甘寧邊區會議上的演說》1941年11月21日

   評:太荒唐了。連老百姓的私權都壟斷了。

   --
人民的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思想、信仰和身體這幾項自由,是最重要的自由。

   --信教的和不信教的各有他們的自由,不許加以強迫或歧視。


   --有人懷疑共產黨得勢後,是否會學俄國那樣,來一個無產階級專政和一黨制度。我們的答復是:幾個民主階級聯盟的新民主主義國家,和無產階級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是有原則上的不同的。摘自《論聯合政府》1945年4月24日

   評:以上幾個自由被寫入憲法,大概出處是此。諷刺的是,人民的權利照這個單子逐一剝奪。

   至於“無產階級專政”,曾一度被堂而皇之寫在《憲法》中。

   *我們的任務是消滅封建制度,消滅地主之階級,而不是消滅地主個人。摘自《關於目前黨的政策中的幾個重要問題》1948年1月18日

   評:槍斃不知是否算“消滅地主個人”?這點是當時的謊話,因爲共產黨從開始就是土改,打土豪。而消滅個人,在文革期間,不但消滅“地主個人”(這已經是在57年鎮壓500-600萬之後),還要他們斷子絕孫。出生一個月嬰兒有被摔死的.而禁止他們的子女上學、工作則曾經是國家的國策。

   ▲毛澤東向國民黨提出的談判條件

  甲、關於全國政治者:

   一、請政府實行民主政治與言論、出版、集會、結社及人身之自由。

   二、請政府開放黨禁,承認中共及各愛國黨派的合法地位,施放愛國政治犯。

   三、請政府允許實行名副其實的人民地方自治


   乙、關於兩黨懸案:

   ....

   二、請政府承認陝甘寧邊區及華北、華中、華南敵後各抗日根據地民選抗日政府爲合法的地方政府,並承認其爲抗日所需要的各項設施。

   ....

   十三、請政府允許中共在全國各地辦黨辦報,中共亦允許國民黨在陝甘寧邊區及敵後各抗日民主地區辦黨辦報。

   ....

   毛澤東在中共七大上的發言

   “...

   要有堅定的原則,要多聽地方同志的意見,因爲地方同志的話你們很難聽到,他們也難得有機會講。我就有這個經驗,許多話就是從閒話中聽到的。例如,說爲什麽陝北人只能創造蘇區不能當紅軍,爲什麽陝北紅軍不能編一個師?說什麽張國濤學問好,毛澤東學問不好。說什麽雷公爲什麽不打死毛澤東?對這些話我怎麽看呢?爲什麽有人希望雷公打死我呢?當時我聽到這話很是吃驚的。說這個話的時間是一九四一年,地方是邊區,那年邊區公糧徵收二十萬石,還要運公鹽六萬馱,這一下把老百姓搞得相當苦,怨聲載道,天怨人怨,這些事還不是毛澤東搞的,因爲我也主張徵收二十萬石公糧,主張去運鹽。...”


http://www.boxun.com/hero/mao/22_1.shtml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07-7-15 01:20

毛澤東的實在話

★臭菩薩★    我說,有一個菩薩,本來很靈,但被扔到茅坑裏去,搞得很臭。後來,在長征中間,我們舉行了一次會議,叫遵義會議,我這個臭菩薩,才開始香了起來。

   【接見日本社會黨人士左左木更三、黑田壽男、細迫兼光等的談話(1964年7月10日),《毛澤東思想萬歲》1969年8月版,第542頁】

   ★屁有香也有臭★

   屁有香臭,不能說蘇聯的屁都是香的。現在人家說臭,我們也跟著說臭。凡是適用的都要學,資本主義好的也應該學。

   【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六年四月),《毛澤東思想萬歲》1969年8月版,第三十七頁。】事前要有準備,小會他神氣大,大會他沒辦法。你要大民主,我就照你的辦,有屁讓他放,不放對我不利,放出來大家鑒別香臭。

   【在省、市委書記會議上的插話--彙集(1957年1月),《毛澤東思想萬歲》一九六九年八月版,第75頁。】上邊放的屁不全是香的,這裏也有對立,有香也有臭,一定要嗅一嗅。

   【在省、市委書記會議上的插話(1957年1月)【毛澤東思想萬歲】一九六九年八月版,第81頁。】

   ★拉屎拉尿★

   人同自然界作鬥爭,也有交換。如人吃東西,吸空氣,但要拉屎拉尿,新陳代謝。……大魚吃小魚,小魚吃大魚的屎。重工業各部門之間也要等價換,趙爾陸造機器要原料,就是糧食,機器就是他拉的屎。

   【在鄭州會議上的講話(1959年3月五日),《毛澤東思想萬歲》1967年版,第42頁。】

   ★有屎拉出來★

   同志們,自己的責任都要分析一下,有屎拉出來,有屁放出來,肚子就舒服了。

   【在廬山會議上的講話(1959年7月23日),《毛澤東思想萬歲》一九六九年八月版,第305頁。】

   ★引蛇出洞★

   蛇不讓它出來怎麽能捉它?我們要叫那些王八蛋出來唱戲,在報紙上放屁,長長他們的志氣。然後讓人民看清楚,人民就認識他了。我們是一逼一捉,一鬥一捉,城裏捉,鄉里鬥,好辦事。

   【在漢口會議上的講話(1958年4月6日)】

   ★操娘★

   一九五九年第一次廬山會議本來是搞工作的,後來出了彭德懷,說你操了我四十天娘,我操你二十天不行?這一操,就被攪亂了,工作受到影響。

   【在八屆十中全會上的講話(1962年9月24日),《毛澤東思想萬歲》一九六九年八月版,第435頁。】

   ★節糧問題★

   節約糧食的問題,要十分抓緊,按人定量,忙時多吃,閑時少吃,忙時吃幹,閑時半幹半稀,雜以蕃薯、青菜、蘿蔔、瓜豆、芋頭之類。此事一定要十分抓緊。

   【黨內通信(1959年4月29日),《毛澤東思想萬歲》一九六九年八月版第293頁。】

   ☆☆☆☆☆☆☆☆☆☆☆☆☆☆☆☆☆☆☆☆☆☆☆☆☆☆☆☆☆☆

   ★綠林大學★

   去搞階級鬥爭,那是大學,可以學到很多東西。什麽“北大”“人大”,還是那個大學好!我就是綠林大學的,在那裏學了點東西。

   【關於哲學問題的講話(1964年8月18日),《毛澤東思想萬歲》一九六九年八月版第549頁。】

   ★考試要一概廢除★

   不要考試,考試幹什麽?一樣不考才好呢!對於考試一概廢除,搞個絕對化。誰考馬、恩、列、斯?誰考林彪同志?誰考我?【招見首都紅代會負責人的談話(1968年7月28日)】

   ★考試可以抄★

   考試可以交頭接耳,甚至冒名頂替。冒名頂替的也不過是照人家的抄一遍,我不會,你寫了,我抄一遍,也可以有些心得。【春節談話紀要(1964年2月13日),《毛澤東思想萬歲》一九六九年八月版第460頁。】

   ★考幾何我就畫個蛋★

   從前我在學校裏是不守規矩的,只是以不開除爲原則的。考試嘛,五、六十分以上,八十分以下,七十分爲准。好幾門學科我是不搞的,要搞有時沒辦法,有的考試我就交白卷,考幾何我就畫一個雞蛋,這不是幾何嗎?因爲是一筆,交卷最快。【召見首都紅代會負責人的談話(1968年7月28日)】☆

   ☆☆☆☆☆☆☆☆☆☆☆☆☆☆☆☆☆☆☆☆☆☆☆☆☆☆☆☆☆☆

   ★論哲學★

   問三歲小孩子,你媽媽是狗還是人?他能回答是人不是狗。這就是小孩的判斷。媽媽是個別的,人是一般的,這裏面有同一性,這是個別與普遍的對立統一。這就是辯證法。所以說,三歲小孩也懂得矛盾統一,懂得辯證法。【在八大二次會議上的第二次講話(1958年5月17日)】

   中國人是很懂得辯證法的。結婚可以生小孩,母親分裂出小孩來,是個突變,是喜事。一個人分裂出三個兩個,甚至十個八個,象航空母艦一樣。【在八大二次會議上的第三次講話(1958年5月20日)】

   哲學講半個鐘頭就行了,講久了反而講不清楚。【在一次彙報時的插話(1964年3月)】

   ☆☆☆☆☆☆☆☆☆☆☆☆☆☆☆☆☆☆☆☆☆☆☆☆☆☆☆☆☆☆☆

   ★評古典作品★

   《西廂記》裏的紅娘是個有名的人物,大家都是知道的。她是個青年人,是奴婢,但她很公正、勇敢,敢於衝破老規矩,幫崔鶯鶯、張生那麽大的忙,當時那是不符合憲法的,是違反婚姻法的。【在八大二次會議上的講話(1958年5月8日)】

   孫行者是無法無天,大家爲什麽不學習他呢?孫行者反教條主義,敢作敢爲,豬八戒是自由主義,但有修正主義,老想退伍。當然,那個黨不好,是第二國際,唐僧相當於伯恩斯坦。【在漢口會議上的講話(1958年4月6日)】

   《水滸》只反貪官,不反皇帝。摒晁蓋於一百零八人之外。宋江投降,搞修正主義,把聚義廳改爲忠義堂,讓人招安了。宋江同高俅的鬥爭,是地主階級內部這一派反對那一派的鬥爭。宋江投降了,就去打方臘。【《人民日報》1975年9月4日社論:“開展對《水滸》的評論”引述。】

   詩經大部分是“風”詩,是老百姓的民歌。……孔夫子也相當民主,男女戀愛的詩他也收。【關於哲學問題的講話(1964年8月18日)】

   ☆☆☆☆☆☆☆☆☆☆☆☆☆☆☆☆☆☆☆☆☆☆☆☆☆☆☆☆☆☆☆☆

   ★誰打倒誰?★

   年紀小的、學問少的打倒那些老的、學問多的。【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的講話(1966年3月20日)】

   ★論武鬥★

   我才不怕打,一聽打仗我就高興,北京算什麽打?無非冷兵器,開了幾槍。四川才算打,雙方都有幾萬人,有槍有炮,聽說還有無線電。【召見首都紅代會負責人的談話(1968年7月28日)】武鬥有兩個好處,第一是打了仗有作戰經驗,第二個好處是暴露了壞人。……再鬥十年,地球照樣轉動,天也不會掉下來。【召見首都紅代會負責人的談話(1968年7月28日)】

   ★打仗靠流氓★

   勇敢分子也要利用一下嘛!我們開始打仗,靠那些流氓分子,他們不怕死。有一個時期軍隊要清洗流氓分子,我就不贊成。【中央工作座談會紀要(1964年12月20日)】

   ★論選舉★

   選舉我是不相信的,中國有兩千多個縣,一個縣選舉兩個就四千,四個就一萬多,那有那麽大的地方開會?那麽多人怎麽認識?我是北京選的,許多人就沒有看見我嘛!見都沒見怎麽選呢?【和卡博·巴廬庫同志的談話(1967年2月3日),《毛澤東思想萬歲》1969年8月版,第667頁。】

   ★論國家★

  國家是階級鬥爭的工具,只能由少數人組成國家,五億人統統變成國家哪能行?大學教授有什麽提拔?還不是白髮蒼蒼的當一世教授?工人、農民如何提拔?還不是白髮蒼蒼的當一世工人、農民?【在省、市委書記會議上的插話(1957年1月),《毛澤東思想萬歲》1969年8月版,第80頁。】

   ★壞事登報一定滅亡★

   假如辦十件事,九件是壞的,都登在報上,一定滅亡。那我就走,到農村去,率領農民推翻政府,你解放軍不跟我走,我就找紅軍去。【在廬山會議上的講話(1959年7月23日)】

   ★小平耳朵聾★

   鄧小平耳朵聾,一開會就在我很遠的地方坐著。一九五九年以來,六年不向我彙報工作,書記處的工作他就抓彭真。你們說他有能力嗎?(聶榮臻說:這個人很懶。)【在中央政治局彙報會上的講話(1966年十月)】


新編毛主席語錄




   在圖書館的故紙堆裏,找到一本1974年7月臺灣國際關係研究所盜印的《毛澤東思想萬歲》。原書是1969年8月北京某紅衛兵組織結集出版的毛自49年末至68年底的講話、談話和插話;浩浩蕩蕩,有一百多篇。看過蘇曉康《廬山會議紀實》的人,對毛澤東的口才大約都會有點印象。按照蘇的說法,毛的講話“總是在歷史和現實之間徘徊”。

   另一位研究中共黨史的專家司馬珞也曾在《爭鳴》上對毛的口才表示折服。(此人與江尚清熟撚,去年曾在《世界日報》上撰文籲請江澤民棄暗投明。文中一口一個賢侄,占足了便宜,只恨胡魯不到江澤民的大腦袋,毀了他那南霸天式的髮型。)在我看來,毛澤東的講話有兩個特點,一是口沒遮攔,二是車骨碌話來回說。前者恐怕是他的特殊地位使然,後者多半是爲著強調某事。書上讀來的講話不知減去多少媚力,但毛澤東那神出鬼沒的風格,依然能夠透過文字飄散出來。

   [按]1。所選之講話儘量按時間順序排列。2。斷章取義在所難免。3。原編者說明有“我們懷著……僅供內部學習,不要公開引用”云云。

   新編毛主席語錄大字報是個好東西,我看要傳下去。你看孔夫子的《論語》傳下來了,《五經》傳下來了,……大字報我看也要傳。譬如講,工廠裏整風,我看用大字報好。如果是一萬張,那是頭等。如果是五千張,就是二等,如果只有二千張,就是三等,如果稀稀拉拉只有幾張,吃了等。--(在上海市各界人士會議上的講話 1957、7、8)

   太現實了就不能寫詩了。現在的新詩不成形,沒有人讀,我反正不讀新詩,除非給一百塊大洋。--(在成都會議上的講話 1958、3、22)

   孔夫子在青年時也沒有什麽地位,當過吹鼓手,在人家辦喪事時,給人家喊禮,後來教書。他雖然做過官,在魯國當過司法部長,也是短期的,魯國不過幾十萬人口,只頂上我們一個縣那麽大,他那個司法部長只頂得上我們縣政府一個科長。他還當過管錢的小官,相當於我們農業社的會計,但他學了很多本領。--(在八大二次會議上的講話 1958、5、8)[當時毛大談青年人比老年人強的道理,幾乎逢人便講]

   秦始皇算什麽?他只坑了四百六十個儒,我們坑了四萬六千個儒。我們鎮反,還沒有殺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識份子嗎?我與民主人士辨論過,你罵我們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罵我們是秦始皇,是獨裁者,我們一貫承認;可惜的是,你們說得不夠,往往要我們加以補充(大笑)。--(同上)

.....


http://www.boxun.com/hero/mao/21_1.shtml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07-7-15 01:22

(毛澤東的實在話)接上頁博訊

   洋人沒有什麽了不起,外國人看我們也是洋人,月球上看我們也是神仙,相信我們自己可以學好的……從古以來一般兒子比老子強,學生比先生強,年輕人比老年人強,看戲人比演員強……孫行者是無法無天,大家爲什麽不學習他呢?孫行者反教條主義敢做敢爲,豬八戒是自由主義,但有修正主義,老想退伍。當然那個黨不好,是第二國際,唐僧相當於伯恩斯坦。--(在漢口會議上的講話 1958、4、6)

   赫魯雪夫過於謹慎,過於不平衡,是鐵拐李,不是兩條腿走路。--(和各協作區主任的談話 1958、11、30)至於社會主義,我還想幹它幾年,最好超美以後,我們好去報告馬克思。幾位老同志不怕死,我是不願死的,爭取活下去,但一定要死就拉倒。還有點阿Q味道,但是一點阿Q味道也沒有,也不好活。--(在八屆六中全會上的講話 1958、12、19)

   工作問題,還請同志們注意。階級鬥爭不要影響我們的工作。1959年第一次廬山會議本來是搞工作的,後來出了彭德懷,說:“你操了我四十天娘,我操你二十天不行?”這一操,就被擾亂了,工作受到影響。--(在八屆十中全會上的講話 1962、9、24)[此時

   距廬山會議已三年,正在狠抓階級鬥爭]要抓住重點。“不唱天來不唱地,只唱一本《香山記》”。《香山記》是講歸莊王的女兒(即觀世音菩薩)的故事,七個字一句,開頭兩句就是這個。天和地可以隔開,天和地都不唱,單唱《香山記》,就是抓階級鬥爭。--(在杭州會議上的講話 1963、5)

   中國的保健工作是學習蘇聯的,我不能完全聽保健醫生的話。我和我的醫生有一個君子協定:我發燒時請你,我不發燒時不找你,你也不找我。我說一年不找他,算他功勞大。如果每個月都找他,就證明他的工作未做好。我對醫生的話只聽一半,要他一半聽我的。完全聽醫生的話病就多了,活不了。以前沒有聽說那麽多高血壓、肝炎。--(關於保健工作的講話 1964、1、24)

   宣統皇帝應好好團結,光緒、宣統都是我的頂頭上司。宣統薪水一百多元太少了,人家是個皇帝。--(春節談話紀要 1964、2、13)

   (蘇聯産品)一笨二貴三差四留一手,不如法國資產階級好辦,還有一點商業道德。--(同上)

   現在的考試辦法是對付敵人的辦法,而不是對人民的辦法。實行突然襲擊,出偏題,出古怪題,還是考八股文章的辦法,我不贊成,要徹底改革。我主張公開出考題,……考試可以交頭接耳,甚至冒名頂替。冒名頂替的也不過是照人家的抄一遍,我不會,你寫了,我抄一遍,也可以有些心得。可以試點,要搞得活一些,不要搞得太死。先生講課有的羅囉索索,允許學生打磕睡,你講得不好,還一定讓人聽,與其睜著眼睛聽著沒有味道,還不如睡覺,可以養養精神,可以不聽,稀稀拉拉,休息一下腦筋。--(同上)

   要把唱戲的,寫詩的,文學家,戲劇家趕出城,統統都轟下去……不下去寫不出東西來,誰不下去不給他開飯,下去了再開飯。--(同上)

   我們家很多人都是讓國民黨和美帝國主義殺死的,你是吃蜜糖長大的,從來不知道什麽叫苦,你將來不當右派,當個中間派,我就滿足了。你沒有吃過苦嘛,怎麽能當左派?--(和毛遠新的談話 1964、3)

   可不要看不起老粗。全國人代會開會時,我的一個同學xxx,現任湖南省副省長,他要跟我談一談。他說,現在瞭解到了,知識份子是比較最沒有知識的,歷史上當皇帝的,有許多是知識份子,是沒有出息的:隋煬帝,就是一個會做文章,詩詞的人;陳後主,李後主,都是能詩善賦的人;宋徽宗,既能寫詩又能繪畫。一些老粗能辦大事:成吉思汗是不識字的老粗;劉邦……朱元章……我們軍隊內,也是老粗多,知識份子少,許世友念過幾天書?……我們算是中等知識份子。結論是:老粗打敗黃埔生。--(在一次彙報時的插話 1964、3)

   國民經濟的兩個拳頭,一個屁股。基礎工業是一個拳頭,國防工業是一個拳頭,農業是屁股……穩産高産是相對的,去年河北大雨是老天爺下的,沒有辦法。天老爺真難當,下多了不是,下少了也不是。--(在計委領導小組彙報時的一些插話 1964、5、11)

   原子彈打下來,無非是見馬克思,自古皆有死,人不信不立。死就死,死不完就幹。把中國人都打死?我看不見得,帝國主義也不會幹,他剝削誰呀?……我們沒有死,是剩下來的渣子。有什麽了不起,無非是死。--(關於軍事工作落實與培養革命接班人的講話 1964、6、16)

   [王:我們班有個幹部子弟,表現可不好了。上課不用心聽講,下課也不練習,專看小說,有時在宿舍睡覺,星期六下午開會有時也不參加,星期天也不按時返校……,大家對他有意見。]主席:要允許學生上課看小說,要允許學生上課打磕睡,要愛護學生身體。教員要少講,要讓學生多看。我看你講的這個學生,將來可能有所做爲。他就敢星期六不參加會,也敢星期日不按時返校。回去以後,你就告訴這學生,八、九點鍾回校還太早,可以十一點、十二點再回去。誰讓你們星期日晚上開會哪?

   [王開始抱怨開會多]

   主席:回去以後,你帶頭造反。星期天你不要回去,開會就是不去。

   [王:我不敢,這是學校的制度規定,星期日一定要回校,否則別人會說我破壞學校制度。]

   主席:什麽制度不制度,管他那一套,就是不回去,你說:我就是破壞學校制度。

   [王:這樣做不行,會挨批評的。]

   主席:我看你這個人將來沒有什麽大作爲。你怕人家說你破壞制度,又怕挨批評,又怕記過,又怕開除,又怕入不了黨。有什麽好怕的,最多就是開除。學校就應當允許學生造反,回去帶頭造反。--(和王海蓉同志的談話 1964、6、24)

   主席:《聊齋》可以讀。《聊齋》寫的那些狐狸精可善良啦!幫助人可主動啦!--(同上)

   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你們,中囯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接見日本社會黨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壽男、細迫兼光等的談話 1964、7、10)

   有一回哥老會搶了我家,我說,搶得好,人家沒有嘛。--(關於哲學問題得的講話 1964、8、18)

   《紅樓夢》我看了五遍,也沒有受影響,我是把它當歷史讀的……《紅樓夢》裏階級鬥爭很激烈,有好幾十條人命。--(同上)

   中國知識份子有幾種。工程技術人員接受社會主義要好一些。學理科的其次。學文科的最差。--(關於板田文章的談話 1964、8、24)

   勇敢分子也利用一下嘛!我們開始打仗,靠那些流氓分子,他們不怕死。有一時期軍隊要清洗流氓分子,我就不贊成。--(中央工作座談會紀要 1964、12、20)[當時正搞‘四清’,人們互相揭發。]爲什麽趙紫陽住的那個老貧農家喂條狗?怕人聽。--(同上)有人說選舉很好,很民主,我看選舉是個文明的字句。我就不承認有真正的選舉。我是北京區選我作人民代表的,北京市有幾個真正瞭解我?我認爲周恩來當總理就是中央派的。也有人說中國是酷愛和平的,我看就不那麽達到酷愛的程度。我看中國人還是好鬥的。--(對阿爾巴尼亞軍事代表團的講話 1967、5、1)我才不怕打哩,一聽打仗我就高興,北京算什麽打?無非冷兵器,開了幾槍。四川才算打,雙方都有幾萬人,有槍有炮,聽說還有無線電。

   --(召見首都紅代會負責人的談話 1968、7、28)我是個粗人,很不文明。有人說,中國愛好和平,那是吹牛,其實中國就是好鬥,我就是一個。

   --[以上兩句,沒有找到出處。但在臺灣的複製說明中,是作爲‘毛澤東自供’被引用了的。想必應在書中某處,時間也應在六十年代中後期]

(毛澤東的實在話 全文完)


http://www.boxun.com/hero/mao/21_2.shtml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07-7-15 01:24

毛澤東爲外蒙脫離中國叫好的發言
http://www.boxun.com/hero/mao/10_1.shtml

毛澤東賣國陰謀的剖析

接受蒙古駐華大使賈爾卡賽汗    呈遞國書時的答詞 (一九五○年七月三日)

   大使先生: 我很高興地接受貴大使呈遞的蒙古人民共和國小呼拉爾主席團的國書,並感謝貴大使的熱忱祝賀。 中蒙兩國人民之間原已存在有密切的關係,數十年來,由於帝國主義和中國反動統治的挑撥離間,隔斷了彼此間的來往。蒙古人民在十月革命的影響下,不但早已脫離了中國的反動統治,建立了真正的人民民主國家,而且正朝著經濟、文化建設的發展道路前進,中國人民衷心地爲蒙古人民的這一成就慶賀。現在,中國人民革命已基本勝利了,中蒙兩國的外交關係業已建立,我相信,這不但將使貴我兩國人民間的友誼更加發展與鞏固,而且將有助於亞洲及世界的持久和平。

   我熱烈地歡迎閣下出任蒙古人民共和國駐中華人民共和國首任特命全權大使,並願對貴大使加強兩國合作的工作,予以協助。謹祝貴國國家繁榮,人民興旺,並祝貴國元首健康。

   根據一九五○年七月四日《人民日報》刊印。 一九五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蒙古人民共和國大人民呼拉爾主席團主席 紮·桑布同志:蒙古人民共和國總理 尤·澤登巴爾同志: 蒙古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長 巴·賈爾卡賽汗同志:

   值此蒙古人民共和國成立三十周年紀念之際,我們代表中國人民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謹向全體蒙古人民、蒙古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你們表示衷心的祝賀。

   三十年前,蒙古人民在蒙古人民革命党的領導下以英勇的鬥爭徹底推翻了反動的封建統治,建立了人民民主的國家。由於蒙古人民的不懈努力和蘇聯無私的援助,蒙古人民已永遠擺脫了貧困和落後,走上了經濟繁榮和文化發展的光輝道路。中國人民深爲蒙古人民的輝煌成就感到歡欣鼓舞。 祝蒙古人民在建設社會主義和保衛世界和平的事業中獲得更大的勝利。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毛澤東 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 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 劉少奇 員 會 委 員 長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  周恩來 院總理兼外交部長 一九五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根據一九五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人民日報》刊印。

   同蒙古人民革命黨代表團的談話和印發談話記錄的批語 (一九五六年九月、十二月)

   一 談話記錄

   時間∶一九五六年九月二十四日

   三加人∶蒙方∶達姆巴1(團長)、曾德、奧其爾巴特(大使)、哈什岡白、策熱布桑巴 中方∶王稼祥2

   毛主席(以下簡稱主席)∶這幾天你們很累了吧?

   達姆巴(以下簡稱達)∶不,不累,我們很舒服。 主席∶蒙古同志是好同志,好朋友。你們是友好的國家,友好的黨!

   (接著主席就問候澤登巴爾3同志)

   達∶ 他很好,他跟桑布4同志向您問候呢!

   主席∶謝謝!請你們替我向他們問候!

   達∶ 謝謝!我們感謝你們對我們的援助。

   主席∶不,不要這樣!中國是個大國,這是我們的義務,是你們的權利。我經常聽到你們這樣講,同時經常看到文件上也這樣寫,我覺得心裏不舒服。我們應該盡到自己的責任,因爲三百年來我們的祖先曾剝削過你們、壓迫過你們,他們曾留下了不少的債務,因此,今天我們要還這些債務。過去我國國內少數民族也同樣受過壓迫,我們對他們也要還債,這是我們的義務。我國藏族人口的一百二十萬人直接屬於拉薩,其他一百萬人口分佈于青海、雲南、四川、甘肅等地。蒙古的宗教情況怎樣?喇嘛多不多?總人口多少?

   達∶ 過去很多,現在非常少了。在革命初期,有些喇嘛幹過壞事情,將他們處理了。有一些三加了勞動以及其他工作。現在還有極少數的喇嘛。我國總人口八十萬。

   主席∶蒙古工農業的發展情況如何?

   達∶ 革命前我們是個很落後的國家,在革命的年代裏,由於蘇聯的熱情幫助,我國人民在工業方面、牧畜業方面以及文化教育方面都有了很好的進展。

   主席∶蒙古農業也很發展了吧?

   達∶ 今年剛開始發展農業。

   主席∶水夠不夠?

   達∶ 在我國,水是很缺乏的。

   主席∶那麽,建設一些蓄水庫,儲下水來,以供使用,這樣不可以嗎?

   達∶ 在沙漠地帶很困難,水儲不下,很快滲入地下。

   主席∶你們境內有哪些大河流?

   達∶ 色楞河、鄂嫩河、克魯倫河等。 主席∶你們不可以在這些河流上建築一些水閘、水庫、蓄洪溝等工程嗎?

   達∶ 人民和我們都迫切要求那樣做,但力量達不到。 主席∶現在我們也有些困難。但幾年之後,我們在這方面幫助你們。

   達∶ 謝謝。

   主席∶今年河北鬧水災,三千萬畝農田遭到了水禍。中國的水利工作,至今還沒有能夠很大發展,再有十年之久可能解決。不過,我們在這方面對你們的援助,用不了等十年之久。

   達∶ 去年你們給予了我們很多的援助,派了一萬三千工人和技術員,這在工業和其他建設方面起了推動作用。並且今年還給了無償的一億六千萬盧布。因此,蒙古老百姓非常歡欣鼓舞。

   主席∶不,不,上邊已經說過,這是我們的義務。那些數目是太少了,你們一提,我就覺得慚愧。

   達∶ 集二線5對我國的發展起了很大的作用。

   主席∶蒙古的農業現在怎樣?

   達∶ 現在較過去有了一些發展,但由於人力缺乏,很大一塊土地至今還未開墾。

   主席∶這樣不好,應該開荒。你們定居了嗎?

   達∶ 定居對我國農牧業發展,有很大好處,但現在還未定居下來。

   主席∶這不是一下子辦得到的,要逐步地辦到,因爲一個地方的草,是有限制的。我國有的省也有類似這樣的情況。定居下來,還可以種菜,種莊稼,這樣人口才能增加。

   達∶ 是的!我們重視您的這些談話。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只有七年之久。在這以前,我們兩國人民不大來往。雖然我國革命成功已有三十五年,但由於我國過去很落後,所以在這三十五年內未能很好地發展起來(雖然有成績)。因此我國工農業可以說是沒有很好地發展。

   主席∶你們應該自給自足。

   達∶ 日本帝國主義對我國的侵略,也影響了這一方面的發展。 主席∶你們還有多少軍隊?

   達∶ 將近一師。

   主席∶這已夠用了。現在,你們周圍沒有敵人。

   達∶ 現在我們正在將這支部隊的復員人員培養成爲司機、建築工人等。

   主席∶這是很好的。這是生産軍!那麽文字怎樣呢?

   達∶ 現在都用新(俄)文字,成年人都已識字了。

   主席∶很好,內蒙古也正在這樣做。

   達∶ 據說是那樣。在文字方面,我們也可以幫助內蒙古。

   主席∶對,很需要這樣。你們跟內蒙古有直接聯繫嗎?

   達∶ 現在沒有直接聯繫呢!只是通過中央取得聯繫。

   主席∶不需要直接聯繫嗎?

   達∶ 需要直接聯繫,但未辦正式手續。

   主席∶你們可以辦的。你們可以到內蒙古建立自己的領事館。這樣做,用不了什麽費用!你們從自己的大使館抽出幾個人來,就可以了。蘇聯也這樣辦的。在天津、上海、瀋陽、廣州等地都有他們的領事館。不過,上述這些事,是我個人的說法,也許不正確,因爲我未與政府、外交部負責人商量;同樣,你們也是未與自己的政府商量過。但我認爲,這些事情是能夠實現的。

   達∶ 謝謝!歷史上的“債務”,我們連想也沒想過。

   主席∶不!要還債的,這是我們在追還祖先們的債務。你們蒙古族是第三個民族。第一個民族是匈奴。它占了新疆、黃河北部的土地,有的已渡過了黃河。第二個民族是突厥,它佔領了阿美尼亞、保加利亞、南斯拉夫、埃及、希臘等十幾個民族,建立了大帝國。但這一民族後來被蒙古族打敗了。因此,蒙古是第三個民族。我們至今還沒有搞清你們的祖先的來源。是不是在西伯利亞?

   奧其爾巴特∶噢!據說是那樣!

   主席∶西伯利亞那裏曾有一個高車族,據說他們都坐在高大的車子上。高車族是不是你們的祖先?

   達∶ 關於十二世紀以前的記載,現在還沒有,十三世紀以後的有些記載。這一方面的工作蘇聯幫助著我們。十三世紀以前的蒙古歷史,跟中國歷史有著密切的關係,因此,將來我們在這方面,可能還要跟你們一起進行研究。

   主席∶很好,今天我們談了許多有關歷史的事情。

    達∶ 我們的前途很寬廣,因爲有蘇聯和中國的兄弟般的援助。今後,我們更要好好努力工作。

   主席∶應該好好發展。

   達∶ 我再一次表達我們內心的感激,你們對我們的援助是兄弟般的偉大的援助。我們不能把它當做“債務”來看待。

   主席∶但我們是這樣想的。我們同任何國家都以平等共處,過去我們壓迫了你們,因此現在要向你們認錯。不僅對你們這樣,而且對國內少數民族也是這樣的。過去,我們壓迫了他們,因此,如果我們現在不認錯,就不能根除大漢族主義思想,實現民族平等。這是有根據的,這不是漂亮話。是不是?過去我們壓迫過你們,但你們現在一句怨言都沒有。我們給你們的援助是小的,這是在還債,不是援助。這樣才能互相信賴。你們說是援助,這也好,你們這樣說也表示平等。

   達∶ 我們對你們所給予我們的過去的和將來的一切援助表示感謝!中蒙兩國勞動人民一向是友好的,反動階級所幹的事情是另一回事。

   主席∶有些中國工人去蒙古了。你們應該對他們進行宣傳工作,以免他們犯大漢族主義思想的毛病,以免他們稱王稱霸。那裏的中國工人或工作人員如果犯錯誤,你們應該向我們反映。

   達∶ 大多數的人都很好,少數人雖有時犯毛病,但那也不是有意識的。同時,誰都會有一些缺點的。

   主席∶應該教育他們,如果有人犯嚴重錯誤,就應當依法處分。你們應以主人翁的態度站起來,教育他們。

   達∶ 我們那裏中國工人中有二百名黨員,他們帶領著其他工人很好地工作著。

   主席∶好!工人一共有多少?

   達∶ 連家屬一共一萬三千人。過去的華僑一部分已回國,現在只剩下四五千人,但這些人都已年老了。

   主席∶蒙古人指揮他們嗎?

   曾德∶是的!蒙古人以主人翁的態度指揮著他們。

   主席∶中國工人中有作木工活的嗎?

   達∶ 有。此外還有制磚的,以及其他各種行業。

   主席∶讓他們帶蒙古徒弟嗎?

   達∶ 他們分別地帶著徒弟呢!

   主席∶以後在農業方面,我們可以用人力援助你們,其數目可以是十萬,也可以是二十萬,甚至也可以達到三十萬。其中某些人也可以幫助你們搞牧畜業。

   達∶ 對,不過事先我們應該充分做好準備工作和計劃工作。不然,接到那些人後,住宅等各方面要發生困難的。

   主席∶對!應該逐步地進行這些工作。你們有八十萬人口,因此可以發展農業、興修水利了。

   達∶ 我們有五萬二千多工人。

   主席∶八十萬人口中有五萬多工人,這數目不算小了。有使用機器的嗎?

   達∶ 使用著半自動機器。

   主席∶有沒有自動化的?

   達∶ 沒有。

.....

http://www.boxun.com/hero/mao/10_1.shtml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07-7-15 01:24

(毛澤東爲外蒙脫離中國叫好的發言)接上頁

   主席∶那麽將來可以裝置一些。關於這一問題,將來我們互相可以談一談。今天我們談得很好。

   達∶ 感謝您對我們的關懷,感謝您在百忙中抽出時間接見我們,感謝您對我們提出的具有重大意義的建議,感謝您對我們講了很有益的話。我們回去後,把您今晚所講的話,當做今後工作上的指標。當我們分手之際,我再一次代表我黨中央和全體人民向您致衷心的敬意。

   根據中央檔案館保存的鉛印件刊印。

   二 印發談話記錄的批語

   外交部∶這個談話,應抄送我駐蒙使館,內蒙自治區黨委,及各省、市、區黨委閱看,因爲各省市區都有少數民族問題,另抄給統戰部和民委黨組。以上請會同尚昆同志辦理。

   毛 澤 東 十二月十六日 根據手稿刊印。

   注 釋 :1 達姆巴,當時任蒙古人民革命黨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

   2 王稼祥,當時任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

   3 澤登巴爾,當時任蒙古人民共和國部長會議主席。

   4 桑布,當時任蒙古人民共和國大人民呼拉爾主席團主席。

   5 集二線,指內蒙古自治區的集寧至二連浩特的鐵路。這條鐵路北出國境同蒙古人民共和國的鐵路相接。

   6 尚昆,即楊尚昆,當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中共中央於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十六日將毛澤東的談話記錄發給各省市委、自治區黨委、西藏工委、駐蒙古大使館。

   附∶以上文字足以證明中共對外蒙獨立是多麽“無奈”了,只不過似乎喜悅還略多一些。只是臺灣的高山族也反抗國民黨的迫害,是不是也要去支援台獨?以上轉貼文都已不是機密,可以從大陸公開文件找到。如有網友懷疑真實性,盡可查驗。(博訊新聞特別刊載) 2002年1月

(毛澤東爲外蒙脫離中國叫好的發言 全文完)


http://www.boxun.com/hero/mao/10_2.shtml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07-7-15 01:25

八十年前的言論自由──青年毛澤東主張分裂中國
程映紅

   .八十年前的中華民國國慶,毛澤東在報上大發民族虛無主義的宏論,主張解散中國,各省自決自治,只要省慶不要國慶。而毛並未因此言罹禍。

     「中國的事,不是統一能夠辦好的,到現在算是大明白了,……各省自決自治,爲改建真中國唯一的法子,好多人業己明白了。」

     這話放在今天的中國大陸,實在要放點膽量才敢說。官方會不會來關報館先不用說,民間網站上的愛國者能讓言者全身而退恐怕就算是幸運了。然而八十年前,一九二零年十月,當中華民族普天同慶共和國國慶時,上海《時事新報》卻發表了這篇題爲《反對統一》的文章此後不但報館編輯飯碗無虞,作者毛澤東甚至直到今天還被大陸新民族主義者奉爲「中國第一人」和「始終警惕地捍衛著中國的民族利益。」

   ◎毛說吃虧就在中國的統一

     中國的事爲什麽不是統一能夠辦好的呢?毛澤東發了一通民族虛無主義的宏論,那些開口炎黃閉口華夏,動輒以五千年文明史自傲傲人的愛國者聽了□怕要閉過氣去。毛說:「中國之大,太沒有基礎,太沒有下層的組織。在沙渚上建築層樓,不待建成,便要傾倒了。中國二十四朝,算是二十四個建在沙渚上的樓,個個要傾倒,就是因爲個個沒基礎。四千年的中國只是一個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經營,多少學者的論究,都只在一個空架子上面描寫……因此我們這四千年文明古國,簡直等於沒有國。……中國人生息了四千多年,不知幹甚麽去了?一點沒有組織,一個有組織的社會看不見,一塊有組織的地方看不見。中國這塊土地內,有中國人和沒中國人有甚麽多大的區別?在人類中要中國人,和不要中國人,又有甚麽大不了的關係?推究原因,吃虧就在這『中國』二字,就在這中國的統一。 現在唯一救濟的方法,就在解散中國,反對統一。」

     毛不但根本否定了被某些愛國者視爲安身立命之本的大一統,還進一步挖到了這些愛國者的根子上:「中國人沒有科學腦筋,不知分析與概括的關係。有小的細胞才有大的有機體,有分子的各個才有團體。中國人多有一種拿大帽子戴的虛榮心,遇事只張望著前頭,望著籠統的地方。大帽子戴上頭了,他的心便好過了。」中國解散以後怎麽辦呢?毛的主張是「各省自決自治。」湖南和廣東這樣的省要乾脆徹底自治,具有獨立國家的性質而湖北江蘇這樣的省可以實現半自治,雖然不十分痛快,「然爲適應環境,采這種方法,也是好的。」毛還說,妨礙各省自治的並不是各省的督軍,而是人們期望統一的心理。

     就在這篇文章發表前三天,毛澤東還在湖南《大公報》上發表《爲湖南自治敬告長沙三十萬市民》的文章,大聲疾呼「湖南自治是現在唯一重大的事,是關係湖南人死生榮辱的事。我勸湖南人,我勸我三千萬親愛的同胞,爹媽死了,且慢去埋,大家來將這自治的海堤築好再說。」他號召長沙市民仿效歐洲中世紀的自由都市,展開爭取自由和自治的鬥爭,「從專制家手裏爭得『自由民』的地位」。

   ◎毛要省慶不要國慶

     美國十九世紀有一位總統門羅提出一個主張,叫做「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反對歐洲人對美洲事務的干預。這個門羅主義被毛澤東拿過來,變成湖南門羅主義和各省門羅主義。他說,「我現在主張二十年不談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采省門羅主義,各省關上各省的大門,大門以外,一概不理。國慶是慶中華民國,我實在老不高興他。特爲趁這國慶,表示我一點反對統一的意見,而希望有一種『省慶』發生。」

     如果按照毛澤東的主張去辦,中國恐怕不止被大卸七塊,而是根本就不存在了。連「中國」這個概念都沒有了。

     或許有人會說:評價毛澤東這話要看當時的時代背景。那麽當時的中國,正是歷史書上所謂「最危急的時候」,西方列強被描繪得個個像狼崽子似地望著中國垂涎欲滴,讀書人都爲「中國要亡了」而憂心如焚。在這麽個時候反對統一,主張地方自治,根本否定中國人的集體主義傳統和對統一的渴望,不但挾洋人的門羅主義以自重,甚至宣言不諱要「解散中國」──用後來毛澤東灌輸給中國人的邏輯來質問:這不是地地道道的漢奸言論是甚麽?

     更令人髮指的是,當億萬中國人歡天喜地慶祝推翻君主,建立共和的國慶時,毛澤東竟然連鑼鼓和焰火都見不得,按捺不住地跳出來發泄他對民族統一的仇恨,發表這番赤裸裸的主張分裂的高論,要把統一的國慶分裂爲七零八落的省慶。如果說李登輝應該全民共討之的話,毛澤東不更是應該全民共誅之嗎?理由簡單極了:擁有中子彈和蘇愷二十七並一直想購買烏克蘭航空母艦的強大的今日中國決不是李登輝之流能夠分裂得了的;而八十年前的中國連重炮都沒有幾門,外國軍隊就駐紮在京畿,在這個時候鼓吹分裂不是更具有現實的危險性嗎?

     然而毛澤東安然無恙。新民族主義者把毛稱作中國第一人是千真萬確的:在他之前並沒有人證明出這一套動不動就置言者於死地的邏輯,也沒有人覺得幾家地方報紙上登出的鉛字就能把民族給分裂掉。甚麽是真的賣國。甚麽不過是書生論政?不受任何監督的政治家背後和外國人做交易與公共媒體上的激進文字相比哪個對國家民族更危險?──所有這些界限八十年前的中國人還是分得清清楚楚的,反倒是八十年後竟混淆不清了!

     (毛澤東的有關文章見《毛澤東早期文稿》,湖南出版社,一九九零年版)

   摘自《開放雜誌》2001年四月號。


http://www.boxun.com/hero/mao/9_1.shtml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07-7-15 01:27

毛前秘書:中共不敢否定毛澤東(圖)


前毛澤東秘書李銳

【人民報消息】今天是中共毛澤東去世三十週年祭日,儘管中共完全否定了毛的文革,但至今不敢對毛徹底清算,毛的前秘書、中共組織部前副部長李銳指出,中共“要維護這個黨,就要維護毛澤東,道理就這樣。”
據中央社報導,九十歲的李銳日前在北京一家茶館接受香港“明報”專訪時說,他家門口有保安,很麻煩,有一次台灣、日本記者打電話找他,正是趙紫陽去世的時候,門口三個保安就不讓記者上來。

李銳在一九五零年代擔任過毛澤東的秘書。他說,當時中國的政治體制和蘇聯一樣,“無產階級專政、共產黨專政,共產黨專政就是毛澤東專政,最後發展到文化大革命。”

李銳說,毛澤東的專制比蘇聯的史達林還厲害,他把人的思想控制住,“一句頂一萬句,文革時,人民對毛澤東五體投地。要不是就完全擁護他,要不是就心裏有話不敢講,而且還做違心的檢討。”

他還說,“毛澤東就非常欣賞朱元璋。”

李銳指出,毛澤東時代對經濟、政治、意識形態實行三個壟斷,過了三十年,已經走市場經濟道路,但政治和思想的壟斷仍未放鬆。

“為甚麼我的書要在香港出呢?”“中央委員、中顧委委員把我的書全部禁止。為甚麼呢?”

他說,中共不敢徹底清算毛澤東的原因很簡單,“黨是哪裏來的?『人民政府』哪裏來的?你把毛澤東都否定了,哪當局怎麼辦?”“要維護這個黨,就要維護毛澤東,道理就這樣。”

http://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9/9/41583b.html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7-8-11 10:35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精選:最後的日子(多圖)
http://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10/8/41858b.html

毛澤東是中共貪腐的最大「先行者」
http://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10/7/41843b.html

死去的「紅太陽」與真實的毛澤東(多圖)
http://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10/4/41815b.html

講兩個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多圖)
http://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9/21/41702b.html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07-10-12 12:01

毛澤東:民主才能克服“週期率”      
2007/10/03, 週三  

這是1945年7月,延安的一間窯洞裏的一段對話。

在當時被視為中國希望的延安參觀了一段時間後,68歲的黃炎培直言相問:“我生六十餘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浡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有能跳出這週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時聚精會神,沒有一事不用心,沒有一人不賣力,也許那時艱難困苦,只有從萬死中覓取一生。既而環境漸漸好轉了,精神也就漸漸放下了。有的因為歷時長久,自然地惰性發作,由少數演為多數,到風氣養成,雖有大力,無法扭轉,並且無法補救。也有為了區域一步步擴大了,它的擴大,有的出於自然發展,有的為功業欲所驅使,強於發展,到幹部人才漸見竭蹶,艱於應付的時候,環境倒越加複雜起來了,控制力不免趨於薄弱了。一部歷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榮取辱’的也有,總之沒有能跳出這週期率。”

52歲的毛澤東肅然相答:“我們已經找到了新路,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起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這段歷史,很多人都知道。在中共歷史上,這段對話被稱為“窯洞對”。

因為深受毛澤東此話和延安新氣象的感動,黃炎培回到重慶後,出版了《延安歸來》一書,並得到廣泛歡迎。毛澤東的承諾,通過印刷的形式得到了記錄,也鼓舞了一代人。而中共也不出意外地最後贏得了整個中國的執政權。從毛澤東、鄧小平到江澤民三代領導集體為跳出週期律進行了各種重大實踐和理論建設。胡錦濤成為執政黨總書記之後,加強執政黨的執政能力,上升到關係社會主義事業興衰成敗、關係中華民族前途命運、關係執政黨和國家長治久安的戰略高度,被認為是再戰興亡週期律的重大努力。

走出週期率的根基

首都師範大學教授寧可對中國封建王朝的週期率有著深入的研究。他認為中國封建王朝周而復始的興起和覆滅,其主要原因在於中國是一個農業社會,統治者如何對待農民是一個重要問題。而其次,吏治的腐敗是歷史王朝覆滅的根本原因。

寧可認為,歷代統治者對待農民,對待吏治,所崇奉的一個基本思想是“民本”思想,“民為邦本”,國家基礎在於老百姓。“民為邦本”很重要,但各級官吏不是人民的公僕,而是老百姓的父母。官是父母官,對待人民要“牧民”,讓他們吃好飯,不要打架,像放牧牛羊一樣。“牧民”這種態度在古代是一種很進步的思想,但是現在看就不夠了,局限也在這裏。

就是這一點差異和中國社會以農業為基礎的社會本質,使中國出現了王朝的反復更替。在中國這個大國執政,管理層級必多。省州府縣鄉村,層層官吏成為地方的實際掌控者,人數眾多的官吏並不一定能夠代表最高統治者的意圖,反而代表個人利益居多。歷朝歷代,一旦政局穩定,中央政府派出的地方官就會成為地方貴族,魚肉鄉里,中飽私囊的占大多數。因為他們不必為政權的更迭付出代價,但卻可以在執政地方時利用權力而成為富豪。一旦地方官和本地豪強沆瀣一氣,魚肉鄉里的時候,政權更迭的週期律就開始起作用了。底層百姓在這些人的盤剝下變成赤貧階層,走投無路之時或者上山為匪,或下海為盜。而一旦這些匪盜聚合,就可能成為顛覆政權的力量。毛澤東和他領導下的中國共產黨人歷經奮鬥,以馬列主義為自己的信仰,希望建立一個走出中國歷史上空週期律陰影的政權。

建國之後,中國政府一直以人民政府為律,官員也一直以人民公僕為稱謂。為了保持這種承諾,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第一代領導人一次又一次地掀起政治運動,清理官員的政治思想,甚至最後到了“文化革命”這樣的程度。

不僅如此,在建國之後,中國更是有了一個建設新社會的根本基礎,那就是工業化和產業化,有了大批的產業工人和工業化基礎,是中國走出以小農經濟為基礎的農業社會的王朝週期率的經濟根基。傳統封建王朝發生週期率的基礎,在於土地的高度兼併。而工業化深刻地改變了中國社會財富分配完全依靠土地的基本格局。工業化生產以及更進一步的智慧產業,使得社會財富的分配出現了高度多元化的格局,土地、財富、智慧、資本、勞動都成為分配的要素。

不可諱言的是,中國的工業化進程是建立在整個農業高度付出的基礎上的。在計劃經濟體制之下,以政府建立強制性的商品價格為核心,工業產品和農產品的價格剪刀差為基礎,中國從無到有地建立了工業體系——雖然這個體系是建立在國有制度之上,因而使得整個體系效率非常緩慢,自身的進化能力不足,但是在計劃經濟和平均主義的主導下,擁有龐大人口的中國在低福利水平的基礎上建立了一個均衡。

而在進入改革開放之後,傳統的計劃經濟中對農產品價格的束縛和土地使用功能的束縛被打破之後,農民從農產品價格和鄉村工業兩個發展方向上首先取得了財富。整個中國農村一改計劃經濟下的破敗,一時間成為中國經濟中活力四射的區域,工業下鄉成為一種趨勢。而到了上世紀90年代後期,在以計算機和互聯網為代表的新經濟產業中,具有深厚文明基礎的中國更是以與世界同步的速度發展著自己的後現代工業。

所有這些,都深刻動搖著中國傳統政權週期率的基礎,使得現代文明的政權在中國的實現成為可能。如果說週期率是中國文明中一個巨大的摧毀性因素,使得中國文明在5000年來雖有進步但總是原地徘徊的話,那麼現在,中國文明在全世界範圍內的崛起已經越來越成為一個共識了。

未解除的陰影

在經濟高度發展,現代文明之風勁吹的同時,中國社會也同時顯示出其自身極其複雜的結構性問題。到了當下,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消極一面,如社會中總體的低誠信度、政府官員中的貴族化傾向、社會財富的分配不合理、地區經濟發展的不均衡,尤其是城鄉二元結構矛盾的再次聚焦,使得中國改革開放歷經30年的高度經濟發展之後,其結構性矛盾開始成為受人關注的一面。在整個社會圖景中,矛盾集中表現在一代先富人群與現在已經逐步積累的在改革中利益受害人群如何均衡的問題。而其直接表現,就在於未來數十年中如何平衡分配中國改革開放後累積起來的巨大財富。

由於整個中國經濟在財富創造過程中對資本、政府許可和生產要素的渴求,手中掌握這三類要素的人群手中的選擇權越來越多,而不握有這些要素的人群,儘管可能成為生產力的推動者,卻在博弈中處於絕對的劣勢。而中國整個的人口資源比劣勢使得人民無法輕易通過對資源的佔有而獲得生存條件,因此一個嚴峻的問題已經開始出現:如何分配社會財富,將會關係到中國未來的社會穩定。

事實上,在共和國建國後的歷史中,中國農村的社會穩定已經在相當程度上反映了週期律的問題。深刻地反映過中國農村在建國後歷史的《黃河邊上的中國》一書作者曹錦清認為,雖然從上個世紀60年代開始,從根本上動搖一個現代國家的可能性已經不存在了。但是由於財富分配的不均衡而造成的社會動盪,進而使文明發展受阻的可能性在中國還在相當程度上存在。把研究領域集中於中國農村的他認為,這種動盪的核心就在於農村。在中共歷史上,由早期土地革命時黨是貧苦農民的代言人,農村的黨群關係是魚水關係,到70年代中國農村的黨群是油水關係,到90年代後期,由於國家稅賦和農村財富分配問題,基層政權與農民的關係緊張到勢如水火,衝突頻頻發生;再到本屆政府執政後出臺一系列惠農政策,使得農村基層關係得到緩和。事實上,社會矛盾所體現的週期率已經在中國農村得到了一輪反應。但是由於土地對人口的要素約束,中國的農村問題還將在長期內存在。曹錦清總結社會科學界對中國農村問題的共識,認為學術界的主流看法是中國的農村問題要得到解決,必須是工商業大量吸收農村剩餘勞動力達到相當水平之後才可能出現。

但與此同時,作為解決中國問題另一根基的城市,同樣也面臨著由於流動人口激增而帶來的種種社會問題。如果說農村人口尚有土地作為最後的保障的話,那麼城市之間流動人口(包括城市下崗職工和自由擇業的中低層白領)和進入城市的農村人口由於面臨更為嚴峻的生存問題,一旦生活無著將會更為絕望。而這種隨著改革開放而出現的人群隨著時間的延長將很快進入老年,其生活基本保障的來源——體力和智力都將下降,因此他們的社會保障問題將更進一步嚴峻,同樣也可能在城市造成影響社會穩定的動盪因素。

另一個方向

作為一個大國,中國面向現代化的過程中面臨的問題,是全球之所未見的。它包括知識、財富和權力行使性質等諸多因素的轉變。作為一個轉型期國家,中國既面臨著民主化過程,也面臨著教育現代化、財富分配公正化等無數待解決的問題。

以一個黨的領袖的身份,毛澤東在60年前的“窯洞對”中,提出的是一種方法,同時也是一種承諾。但當60年後我們平心靜氣來回顧時,卻發現所謂的民主,在中國的實現形式也必須是有中國特色的。歷史學者蕭功秦在總結了清末到現代中國100多年的歷史之後,提出了中國政治選擇中的一些悖論問題:由於中國是個大國,全面引進西方政治體制是否適用,導致決策者和思想界爭論不休成為一個悖論;同時由於教育水平的高度差異,引進全民民主會不會導致底層民眾不恰當的情緒釋放也成為一個悖論;另外由於中國文化的根基與西方不同,在引進西方先進的制度時往往因為中國文化因素不同而造成不適應症;還有就是現代中國決策者們在其運用其權威時是否帶有個人因素而造成的悖論。

蕭功秦認為,由於根本性的文化差異和大國因素,在中國的現代化過程中,像新加坡這樣的小國民主制度無法在中國實行。中國的現代化制度只有在實踐的過程中逐步摸索。不過蕭功秦特別注意到的,就是部分地方政府的“蘇丹化”傾向。而這與中國傳統社會中導致王朝週期率反復出現的主要因素高度相似,那就是不必對政權更替負責的地方官員開始有貴族化傾向,他們以個人意志主導著一地方、一城市的發展,如果出現了這樣的官員,加之他們如果向以權謀私的方向蛻變,就埋下了局部社會不安定的種子。而一旦再加之以經濟發展中週期性的不景氣,那對一個穩定的政權就會有相當大的負面因素。

不過,現在執政黨最高層已經看到了這一點。從本屆政府執政以來,高級官員因謀取私利而被繩之於法的案例不勝枚舉。作為一個有著刑不上大夫傳統的國家,當今政府中上至政治局委員、下至貪墨小吏被繩之以法的案例頻出之時,中國民眾可以長出一口欣慰之氣,加之以中國經濟高速發展,人們完全可以期望在改革開放的實踐中產生出具有中國特色的民主來。

作為一個具有5000年歷史的文明,中國這個文明具有強大的生命力。中國人民對於苦難的忍受力,也是空前的。當下,這個大國處於從經濟的高度發展轉型到更深層的政治轉型期,而這個時期是漫長和需要忍耐的,曾經狂飆急進的中國經濟,已經到了必須與政治體制改革並行的共進期。9月6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大連出席首屆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式時說,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保障,經濟體制改革也不可能成功。經濟學上的所謂“帕累托效應”即一項經濟政策可以策動整個社會,使社會各階層都享受其成果的時期已經過去。當下的每一項政策,都會涉及社會各階層的利益調整。幸運的是,當中國的這一時期到來之時,中國經濟宏觀上的高速增長期還未過去。涉及中國經濟的各種力量還會因為試圖分享中國經濟成果而可以忍受利益的部分損失。而最高執政者又及時推出了以 “和諧”為主題的社會發展總體安排。前進的空間依然開闊。

2007年9月28日   出處:《南風窗》雜誌    作者: 鄭作時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40401&Itemid=64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7-11-10 15:57

[轉載] kcw2047
50年前 中國共產黨 對中國人民的莊嚴民主承諾 - 節選自《歷史的先聲》

愚民政策雖然造成了沙漠,卻絕難征服民心。
——《解放日報》1942年4月23日

黨對政府的領導,在形式上不是直接的管轄。黨和政府是兩種不同的組織系統,黨不能對政府下命令。
——《董必武選集》第54-55頁

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與誣衊。共產黨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並不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
——《劉少奇選集》上卷第172-177頁

是要徹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實行普選制,使人民能在實際上,享有「普通」、「平等」的選舉權、被選舉權,則必須如中山先生所說,在選舉以前,「保障各地方團體及人民有選舉之自由,有提出議案及宣傳、討論之自由。」也就是「確定人民有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的完全自由權。」否則,所謂選舉權,仍不過是紙上的權利罷了。
——《新華日報》1944年2月2日

一切力量來自人民!一切光榮歸於民主!
——《解放日報》1945年7月2日

可見民主和言論自由,實在是分不開的。我們應當把民主國先進的好例,作為我們實現民主的榜樣。
——《新華日報》1944年4月19日

但是衹有建立在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的自由與民主選舉政府的基礎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毛澤東答中外記者團)
——《解放日報》1944年6月13日

二十年來,尤其是最近幾年,我們天天見的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政府所頒佈的法令,其是否為人民著想,姑置不論。最使人憤慨的是連這樣的法,政府並未遵守。政府天天要人民守法,而政府自己卻天天違法。這樣的作風,和民主二字相距十萬八千里!所以民主云云者是真是假,我們卑之無甚高論,第一步先看政府所發的那些空頭民主支票究竟兌現了百分之幾?如果已經寫在白紙上的黑字尚不能兌現,還有什麼話可說?所以在政治協商會議開會以前,我們先要請把那些諾言來兌現,從這一點起碼應做的小事上,望政府示人民以大信。
——《新華日報》1946年2月1日

國際民主既然與國內民主不可分割,所以要想參加到世界民主國家家庭中去的人們,就無法違反國內民主的原則。
——《新華日報》1944年1月19日

中國人民為爭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貨,不是代用品。把一黨專政化一下妝,當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雖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願望相去十萬八千里。中國的人民都在睜著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來欺騙我們啊!
——《新華日報》1945年1月28日

他們以為中國實現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後的事,他們希望中國人民知識與教育程度提高到歐美資產階級民主國家那樣,再來實現民主政治……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訓練民眾。
——《新華日報》1939年2月25日

毛澤東,中國共產黨的最高政治家,曾經這樣表示出中國人民的希望:「我們並不需要、亦不實行無產階級專政。我們並不主張集體化,也不反對個人的活動——事實上,我們鼓勵競爭和私人企業。在互惠的條件下,我們允許並歡迎外國對我們的地區作工商業的投資……我們相信著,並且實行著民主政治」。他說得很對。
——《新華日報》1945年4月19日

限制自由、鎮壓人民,完全是日德意法西斯的一脈真傳,無論如何貼金繪彩,也沒法讓喫過自由果實的人士,嘗出一點民主的甜味的。
——《新華日報》1944年3月5日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7-11-10 16:00

共產黨變臉
-中共早期言論與現在主張的矛盾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07/240/2007725132900.htm
http://bjzc.org/swf/171-68.swf
http://www.bjzc.org/bjs/bc/171/68.txt

共產黨變臉——中共早期言論與現在主張的矛盾
http://www.chinesepen.org/tjwz/ShowArticle.asp?ArticleID=10037
作者:屠龍技    推薦文章來源:北京之春

【編者按】本文將中囯共產黨在掌握爭取之前的言論與現時的說法、做法作一比較,很有說服力。

關於“開放黨禁”和反對一黨專政

中國人民爲爭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貨,不是代用品。把一黨專政化一下妝,當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雖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願望相去十萬八千里。”“不結束黨治,不實行人民普選,如何能實現民主?把人民的權利交給人民! ——《新華日報》1945年1月28日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關鍵在於結束一党治國。……因爲此問題一日不解決,則國事勢必包攬於一黨之手;才智之士,無從引進;良好建議,不能實行。因而所謂民主,無論搬出何種花樣,祇是空有其名而已。——《解放日報》1941年10月28日

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與誣衊。共產黨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並不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劉少奇選集》上卷第172-177頁

我們認爲最重要的先決條件有三個: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開放黨禁;三是實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權利很多,但目前全國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言論出版的自由。——《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維持一黨專政的政策是建立在製造饑餓和災荒上的,所以這些救災的治本辦法,祇有國民黨確定的和各黨派一道走上和平、民主的道路時,才能完滿解決。——《新華日報》社論1946年3月30日

法西斯的新聞“理論家”居然公開無恥地鼓吹“一個党、一個領袖、一個報紙”的主張。它們對於“異己”的進步報紙,採取各色各樣的限制、吞併和消滅的辦法,如檢查稿件、任意刪削,威脅讀者、阻礙推銷,派遣特務打入報館、逐漸攘奪管理權,最後則強迫收買,勒令封閉。——《解放日報》1943年9月1日

現在中共官方的提法是:一定要加強党的領導,多党制不適合中國。

關於言論出版集會結社自由

但是祇有建立在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的自由與民主選舉政府的基礎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毛澤東答中外記者團)——《解放日報》1944年6月13日

這說明英美在戰時也還是尊重人民的言論出版等民主自由的。英美兩大民主國家採取這些重大措置,正說明英美兩國是尊重和重視共產黨及其他黨派,和他們所代表的意見和力量的……同時,(他們)也有一些批評。他的批評對不對,是另外一回事。這種民主團結的精神,是值得讚揚和提倡效法的……全國各黨派能夠融洽的爲共同目標奮鬥到底,這是英美的民主精神,也是我國亟應提倡和效法的。——《新華日報》1942年8月29日

英國人民把言論、集會、身體等自由作爲民主政治的基礎而加以無比重視,從美國方面也同樣表現出來。上引赫爾國務卿自稱一生爲這目標奮鬥力爭的正是這個東西。“平等”與“自由”爲什麽被民主國家這樣重視,重視到認爲沒有這就無從談民主政治呢?這是很簡單的。國父 孫中山 先生曾經說:“提倡人民權利,便是公天下的道理。公天下和家天下的道理是相反的;天下爲公,人人的權利都是很平的;到了家天下,人人的權利便有不平,……所以對外族打不平,便要提倡民族主義。對於國內打不平,便要提倡民權主義”。英美民主政治所重視的平等,正是這一含義……假如至今英美仍不准人民有平等的權利,那末怎樣能夠談得到民主、怎樣能夠實現民治呢?說到“自由”也是一樣,如果連人民言論、集會、身體的自由都不允許,則民治從何談起?……英國沒有成文憲法,但是英國人民有平等有自由,所以雖沒有憲法也是民主國家。由此看來,民主政治的主要標誌是人民有自由平等的權利……民主的潮流正在洶湧,現在是民權的時代,人民應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和身體的自由是真理,實現民主政治是真理,真理是要勝利的,所以高舉民主的大旗奮鬥著的世界和中國人民是一定要勝利的。——《新華日報》1944年3月30日

如何使青年的思想和行動能有正當的發展……可分兩種,一種是主張思想統制。這就是說,把一定範圍以內的思想,灌輸給青年,對於這種思想是沒有懷疑和選擇的餘地的。……另一種主張是思想自由。……祇有自覺和自願,才能産生心悅誠服的信仰,和驚天動地的創造活動。一般民衆都是如此,青年尤其是這樣。如果走相反的道路,則結果都是十分可悲的。有許多事實說明在強迫注入的訓練之下,青年感到很大的痛苦……這種辦法是必須改正的。我們主張思想應當是自由的。——《新華日報》1941年6月2日

統制思想,以求安於一尊;箝制言論,以使莫敢予毒,這是中國過去專制時代的愚民政策,這是歐洲中古黑暗時代的現象,這是法西斯主義的辦法,這是促使文化的倒退,決不適於今日民主的世界,尤不適於必須力求進步的中國……言論出版的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要件,沒有言論出版的自由便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不民主便不能團結統一,不能爭取勝利,不能建國,也不能在戰後的世界中享受永久和平的幸福……新聞自由,是民主的標幟;沒有新聞自由,便沒有真正的民主。反之,民主自由是新聞自由的基礎,沒有政治的民主而要得到真正的新聞自由,決不可能。——《新華日報》 1945年3月31日

作統治者的喉舌,看起來像自由了,但那自由也祇限於豪奴、惡仆應得的“自由”,超出範圍就是不行的。也就是說你盡可以有吆喝奴隸——人民大衆的自由,但對主子則必需奉命唯謹的,畢恭畢敬,半點也不敢自由。——《新華日報》1946年9月1日

要真正做到出版自由,必須徹底廢除現行檢查辦法,——《新華日報》1945年6月26日

現在中共官方的提法是: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想,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現實是:沒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自由,爭取自由就會獲罪。

關於“民主要取法歐美”

中國要實行民主政治,必須“取資歐美”,但又要避免歐美民主政治的一些流弊,更駕而上之,這正是中山先生的偉大識見。——《新華日報》1942年11月12日

像林肯總統和羅斯福總統那樣的民主的政治生活中産生的領袖,是雖在戰時也一點不害怕民主制度的巡行的。他們不害怕民主的批評和指責,他們不害怕人民公意的渲泄,他們也不害怕足以影響他們的地位的全民的選舉。他們不僅不害怕這些民.主制度,而且他們堅決地維護支援這些民主制度。因此他們才被人民選中了是大家所需要的人。——《新華日報》1944年11月15日

民主頌——獻給美國的獨立紀念日:從年幼的時候起,我們就覺得美國是個特別可親的國家。我們相信,這該不單因爲她沒有強佔過中國的土地,她也沒對中國發動過侵略性的戰爭;更基本地說,中國人對美國的好感,是發源于從美國國民性中發散出來的民主的風度,博大的心懷……但是,在這一切之前,之上,美國在民主政治上對落後的中國做了一個示範的先驅,教育了中國人學習華盛頓、學習林肯,學習傑弗遜,使我們懂得了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需要大膽、公正、誠實。——《新華日報》1943年7月4日

年青的民主的美國,曾經産生過華盛頓、傑弗遜、林肯、威爾遜,也産生過在這一次世界大戰中領導反法西斯戰爭的民主領袖羅斯福。這些偉大的公民們有一個傳統的特點,就是民主,就是爲多數的人民爭取自由和民主。美國現在是反法西斯戰爭中聯合國四大主要國之一,擔負了徹底消滅法西斯、消滅侵略、建立世界永久和平安全的重大責任,從美國的革命歷史,從美國人民愛好民主自由的傳統精神,從美國人民的真正利益,我們深信美國將繼續羅斯福的民主政策,不會忽視世界各處,尤其是中國人民的聲音,人民的要求。——《新華日報》1945年7月4日

單說英美吧。英美是民主國家。這是人人公認的。英美人民有各種民主權利……爲了國際的地位,必須從保障基本的民主權利開步走。恐懼是懦夫,疑慮是自私,反對便是倒行。我們再度呼籲:保障人民的基本民主權利。——《新華日報》社論1944年2月1日

現在中共官方的提法是:西方民主不適合中國,反對“全盤西化”。

關於民主和穩定

本市消息內政部公開頒行一種限制人民遊行自由的法令,藉口是“恐稍有不慎,足以影響社會秩序與公共安寧”。據中央社訊,其要點如下:負責籌備遊行的人員,需于事前將姓名、年齡、職業、住址、遊行宗旨、集會地點、進行日期及時間經過路線等呈報當地“治安主管機關”。散發的印刷品和張貼的標語須事先送當地“治安主管機關”審查。上項法令,已由內政部發致全國各省市地方機關,本市市政府業已接到,且已分令警察局及各區公所“遵照辦理”。有了這個“法”的根據,今後各地當局更可以隨意于事先防止臨時禁止一切人民團體之遊行。人民遊行已無自由可言了。——《新華日報》1946年5月13日

現在,官方豢養的論客們更公然地企圖恐嚇人民,說國民黨是希望中國安定的,而共產黨卻希望天下大亂……中囯共產黨,不但“要變不要亂”,而且正是要“以變止亂”……(國民黨反動派)也是希望某一種“安定”的,但那並不是全中國的安定,並不是全中國人民的安定,而僅僅是他們坐在壓迫人民的寶座上的“安定”。他們那個小集團可以統治全國、爲所欲爲的“安定”……他們的統治“安定”了,中國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老百姓就更會沒有飯吃、沒有衣穿、沒有事做、沒有書讀、沒有說話的自由、沒有走路的自由、沒有住家的自由……廢止國民黨的一黨專政! 他們以爲中國實現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後的事,他們希望中國人民知識與教育程度提高到歐美資產階級民主國家那樣,再來實現民主政治……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訓練民衆。——《新華日報》1939年2月25日

“現在是非變不可了!”“但如何變呢?”“我們祇要看看人家。換句話說我們一切要民主。我們一切制度、政策以及其他種種,都要向著能配合世界轉變上去改造。”——《新華日報》1945年4月8日

曾經有一種看法,以爲民主可以等人家給與。以爲天下有好心人把民主給人民,於是就有了等待這種“民主”,正如等待二百萬元的頭獎一樣。但是中外古今的歷史都證明了,民主是從人民的爭取和鬥爭中得到的成果,決不是一種可以幸得的禮物。——《新華日報》1945年7月3日

那些一口咬定民主制度絕不能適用于戰時的先生應該虛心看看這種事實!在這次戰爭中,各個真正的民主國家,議會中照常有著公開的辯論和對政府的責問,輿論上照常有著各種對於政府的人事機構政策尖銳的批評,人民照常有集會結社、選舉罷免的自由,而像可以影響一國元首的那樣的大選也仍照常舉行。這一切都說明了,民主制度不僅是在戰時完全可以適用,而且在戰時運用得更加靈活,範圍更加擴大了。祇有忠於民主制度,堅決地依靠著民主主義這“生命的活力”的人,才能夠在民主制度下繼續存在;反之,害怕民主制度的人就是背離了這偉大的生命的活力,而終於會陷於死亡的絕境!——新華日報抗戰時的社論 《沒有民主,一切祇是粉飾》

現在中共官方的提法是:穩定壓倒一切。

關於人權和選舉權

由於各個國家的歷史發展、社會狀況等具體條件的不同,他們各自所實行的民主政治,可能在形式和內容上,都存在著多少差異。但無論如何,它們之間有一個基本點是相同的,那就是政權爲人民所握有,爲人民所運用,而且爲著人民的幸福和利益而服務。這樣的政權必然尊重和保障人民的自.由權利;使失掉自由權利的人民重新獲得自由權利;沒有失掉自.由權利的充分享有自.由權利;特別是言論、出版、機會、結社,這些作爲實行民主政治的基本條件的人民的最低限度的自由權利,是必須切實而充分地加以保障的。——《新華日報》 1943年9月15日 社論

是要徹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實行普選制,使人民能在實際上,享有“普通”、“平等”的選舉權、被選舉權,則必須如中山先生所說,在選舉以前,“保障各地方團體及人民有選舉之自由,有提出議案及宣傳、討論之自由。”也就是“確定人民有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的完全自由權。”否則,所謂選舉權,仍不過是紙上的權利罷了。——《新華日報》1944年2月2日

現在的提法是:人權首先是生存權,沒有普遍意義上的人權。中國公民實際上沒有選舉權。

關於學生運動

“五四”運動以來三十年的中國史,就是學生愛國運動與人民自主運動密切結合的歷史,就是學生運動充作人動的先鋒和輔助軍的歷史。在一代的時間內,中國學生用自己的血、淚和汗寫下了中國民族民主運動史上光輝的史頁,也是世界革命史上特出的史頁。事實證明:中國學生將一本過去傳統的愛國精神,繼續爲自己祖國的獨立自主和民主自由而努力,也就是爲世界和平而努力。——《新華日報》1946年11月17日

反動者企圖以“共黨煽動”,輕輕把“一二·一”慘案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但是七日的新民報說:“學生罷課反對內戰,當地軍警出動鎮壓……,在這情形中誰是誰非,幾乎不待判斷”,“看昆明學潮慘案,受害的卻是赤手空拳的學生,他們既無武器,更非軍隊,而竟受到武力的攻擊”;“這次慘案卻證明基本人權無保障……政府當局亟須反省”。——《新華日報》1945年12月11日

這件慘案的事理至爲清楚,責任也很分明:一般青年學生祇不過激于愛國熱忱,憑了赤手空拳,起來要求民主反對內戰,究有何罪?而國民黨反動派竟採取殘暴手段,慘加屠戮,並在屠戮之後,爲了“嫁禍”起見,還不惜含血噴人,肆意誣衊,居心惡毒以至於此,真是史無前例。但是人民是不會受欺騙的,人民是最公正的裁判者,國民黨反動派要想一手掩盡天下耳目,徒見其日益心勞力拙而已。——《新華日報》1945年12月7日

而在重慶被打得頭破血流的青年學生們的組織與行動也被當局宣佈爲“不合法組織……妨害治安”,而加以取締。反之,那些打人的暴徒,是合法的組織,是有益治安,而應力加保護。這就是合法政府的合法措施。讓我們在這個不合法的罪名下繼續奮鬥,一直到“人民的憲法”出現的一天吧!——《新華日報》1947年2月22日

現在中共官方對1989年學生運動的提法究竟如何?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7-11-11 07:14 編輯 ]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7-11-10 16:16

毛澤東主張把支那分成二十七塊(轉載)
http://nagoya.cool.ne.jp/sula/27cs.htm
作者﹕林保華
李登輝的著作《台灣的主張》問世後,香港的親共媒體根據「因人廢言」的傳統,紛紛口誅筆伐,特別是他的「七大塊」論。為此台北駐香港代表鄭安國發表聲明,說全書涉此的只有165個字,講的是將中國分為7個區,「享有充分的自主權」,根本和親共媒體所無限上綱的「獨立」及「分裂」無關。

鄭安國還提到毛澤東在1920年9月3日的長沙《大公報》上發表過一篇《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該文中有雲﹕「既然全國的總建設在一個時期內完全無望,那麼最好的辦法,是索性不謀總建設,索性分裂,去謀各省的分建設,22個行省3特區兩藩地合共27個地方,最好分為27個國。」毛的主張顯然比李登輝還激進。還需要注意的是毛澤東提到的「兩藩地」,一個應該是西藏,另一個待查。也就是說,在毛的眼裡,西藏是中國的「藩屬」,其地位和越南、北韓等一樣,都是可以獨立的。

手頭有一本由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共湖南省委《毛澤東早期文獻》編輯組合編在1990年出版的《毛澤東早期文稿1912.6~1920.11》,除上述那篇文章之外,還有以下的賣國或分裂祖國的文章﹕
《打破沒有基礎的大中國 建設許多的中國從湖南做起》(1920.9.5)

文中說﹕「固有的四千年大中國,盡可以說沒有中國,因其沒有基礎。」「無個中國」論比「兩個中國」論還反動。他再重申前一篇文章中要建設27個中國的主張。《絕對贊成「湖南們羅主義」》(1920.9.6)

贊成「我們絕對不干涉別人的事」,也「絕對不許別人干涉我們的事」。將北洋軍閥統治湖南稱之為「九年三被征服」。《湖南受中國之累 以歷史及現狀證明之》(1920.9.6~7)

文中詳列湖南如何受中國之累,然後說﹕「小組織受束於大組織,事事要問過中央,事事要聽命別人,致造成今日之惡結果。假使湖南人早能自決自治,遠且不言,丁、戊以方新之氣,居全國之先,使無所謂中央者為之宰割,不早已成了一個新湖南嗎?」把湖南改成台灣,可圈可點。《「湖南自治運動」應該發起了》(1920.9.26)

毛澤東除了說這必須是「實際」的運動外,還說﹕「我又覺得湖南自治運動是應該由『民』來發起的。假如這一回湖南自治真個辦成了,而成的原因不在於『民』,乃在於『民』以外,我敢斷言這種自治是不能長久的。」李登輝「主權在民」的思想如果不是從這裡學來的,就是毛、李「英雄所見略同」了。這點毛在後面的文章中還有闡釋。《釋疑》(1920.9.27)

文章說,湖南自治「只是打斷從前一切被中央各省干涉束縛的葛籐,湖南境內事,統歸湖南人自辦。」毛澤東還說﹕「我們但造我們湖南自治的事實,不要自治法,也未嘗不可以(英國以前的憲法就是不成文)。我們為裝飾門面起見或為抬出一部偶像嚇中央、嚇外省、並嚇本省的野心家起見,要制定一部自治法」。看看香港現在那個可以被任意解釋和歪曲的基本法,毛澤東可說是「英明預見」了。《再說「促進的運動」》(1920.9.28)

毛澤東說,湖南的自治決非聽其自然可以產生的。「不論那一國的政治,若沒有在野黨與在位黨相對,或勞動的社會與政治的社會相對,或有了在野黨和勞動社會而其力量不足與在位黨或政治社會對抗,那一國的政治十有八九是辦不好的。」搞「分裂」,當然要有強有力的反對黨,但普通的政治亦然。所以毛澤東掌權後搞一黨專政是自打嘴巴,而鄧小平、江澤民之流不也背離了「毛澤東思想」嗎?《「湘人治湘」與「湘人自治」》(1920.9.30)

文章一開頭就說﹕「『湘人治湘』,是對『非湘人治湘』如鄂人治湘、皖人治湘等而言,仍是一種官治。」「故『湘人治湘』一語,我們根本要反對。因為這一句話,含了不少的惡意,把少數特殊人做治者,把一般平民做被治者,把治者做主人,把被治者做奴隸。這樣的治者,就是禹、湯、文、武,我們都給他在反對之列。」「我們主張組織完全的鄉自治、完全的縣自治、和完全的省自治。鄉長民選、縣長民選、省長民選,自己選出同輩中靠得住的人去執行公役,這才叫做『湘人自治』。」用這段毛語錄的照妖鏡來看香港,不但「港人治港」是虛假的、惡意的『自治』,中共建政50年還停留在鄉以下的「村民選舉」,根本就是毛澤東和共產黨的食言。中國老百姓已被他們欺騙了79年。《「全自治」與「半自治」》(1920.10.3)

文中說﹕「我們主張『湖南國』的人,並不是一定要從字面上將湖南省的『省』字改成一個『國』字,只是要得到一種『全自治』,而不以僅僅得到『半自治』為滿足。『國』的要素為土地、人民、主權,主權尤為要素中的主要素。湖南人沒有自己處理自己的事的完全主權,而長被侵奪於益我則少、損我則多的中央或鄰省。湖南人不是麻木,總該有點感覺,奮起獨立,正此其時。」毛澤東將「全自治」視為「主權獨立」的觀念非常清晰,「台獨」、「藏獨」、「疆獨」等等不過是「按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耳。《反對統一》(1920.10.10)

毛澤東明確地指出﹕「中國的事,不是統一能夠辦得好的。」「四千年的中國只是一個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經營,多少學者的論究,都只在一個空架子上面描寫。每朝有幾十年或百多年的太平,全靠住一個條件得來,就是殺人多,流血多。」「胡適之先生有20年不談政治的主張,我現在主張20年不談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採省們羅主義,各省關上各省的大門,大門以外,一概不理。國慶是慶中華民國,我實在老不高興他。特為趁這國慶,表示我一點反對統一的意見。」毛澤東果然靠「殺人多,流血多」來維持他的「中國」。鄧小平、江澤民有樣學樣,才有「6.4」屠殺。當時他可以自由發表反對統一的意見。可見,當年中華民國的言論自由遠遠超過今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79年當中,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隨世界的潮流進步,可見它是如何地黑暗啊!

毛主席的「四個最大」

今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是毛澤東的一百冥壽,中國大陸各式人,以不同的心態舉辦紀念活動;有的想撈取經濟資本走發家致富的道路;有的則是想撈取政治資本,為極「左」路線招魂;還有些愚民則是人雲亦雲隨大流,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既然形成紀念活動的熱潮,包括出紀念幣、紀念錶、紀念像、紀念……倒也使人想起老人家當年輝煌的日子。那時稱呼毛主席是「四個偉大」,即「偉大的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這「四個偉大」到底是「群眾中來」,還是「群眾中去」,我也搞不太清楚。但是毛主席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的林彪副統帥以他稱不上有任何特色的書法來題詞,卻是誰都看見了的。毛主席當時也甘之如飴,走在林副統帥前面,接受群眾「四個偉大」的歡呼。只有到了感覺到林彪對他形成威脅,而且林的利用價值也已經完了的時候,才對「四個偉大」提出異議,而且是對外國人──美國記者斯諾說的,大概用他出口轉內銷,對林彪形成壓力,加上其他政治手段,表明林彪離天國近了。林彪後來也確實上天了,但最後還是落地,而且是粉身碎骨。那「四個偉大」同他一起,煙消雲散。

今時今日,我們去評價毛主席,當然不能再用那「四個偉大」的老套了。經過時間的考驗,回顧毛主席的所作所為,不妨也用和「四個偉大」近似的「四個最大」對他作一個初步的評價。

第一,最大的兩面派 和「階級敵人」作鬥爭,毛澤東的權術,可說集古今之大成,包括戰爭方面的運用。這種實則虛之、虛則實之,完全可以理解。但是他對自己的臣民,對自己的同袍也是如此,成了一個騙子。

毛澤東的話雖然不是「句句真理」,但有些卻是至理名言,乃至導人向善。但是他自己做的卻是另一套,「對別人馬列主義,對自己自由主義」,乃是他自己的寫照。什麼「為人民服務」,但他的所作所為,「為權服務」才是真的。例子不多說,五七年大鳴大放,動員人們鳴放,結果臨時加上「區別香花毒草六條標準」,把陰謀說成「陽謀」,不少中國的優秀知識分子就此中招,而他的「無產階級專政」也就此「鞏固」。。

五九年八屆八中全會整了彭德懷以後,又和他說﹕「歷史可能證明你是對的。」可是背地裡又去組織「要害是『罷官』」的《評新編歷史劇 <海瑞罷官> 》,把彭德懷往死裡打。一九六二年一月的七千人大會,毛澤東表面上作檢討,為「三面紅旗」造成的嚴重損失負責,背地裡卻指使江青和上海的柯慶施、張春橋、姚文元勾結,策劃發動文化大革命,打倒在第一線的劉少奇、鄧小平。一九六六年他和林彪打得火熱,讓林彪掌握軍隊和製造對他的個人崇拜,另一方面卻又在湖南滴水洞寫信給江青,表示他給林彪利用,因而對林彪不滿。而在利用紅衛兵打垮自己的政敵後,又把紅衛兵送到農村「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此後,一方面全力支持江青為他鞏固權力服務,又不時發出一些不痛不癢的批評江青的指示;一方面利用周恩來維持政府的運作,卻又支持江青搞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運動。

毛澤東是中共中央主席,這個兩面派,當然是全國最大的兩面派。

第二,最大的反革命家屬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最高人民法院判處江青的「反革命罪」,死刑緩期執行。江青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經常代表毛主席指手劃腳,不論形式還是實質,都是全國最大的反革命。毛主席是江青的家屬,他的地位也是最高,權力最大。江青既然是反革命,毛澤東自然成了最大的反革命家屬了。

江青被捕後,中共費盡心思要將毛澤東和江青區別開來。能區別開來嗎?兩個不同的人,自然有區別,但本質上他們是一個人,因為他們是夫妻,有共同的「愛情基礎」,在政治上有共同的目標,所以毛主席才提拔江青當文革小組的負責人,並且後來擔任政治局委員。

中共將毛、江區別開來的做法,包括說毛是被江利用,江青瞞著他幹壞事。毛澤東英明神武,江青做的那些事他不可能不知道,有些根本還是他指示的,怎麼可以賴掉呢?例如迫死劉少奇,毛澤東會不知道?又難道毛主席不知道江青是「文化大革命的旗手」,並且坐上政治局委員的寶座?他連林彪唸「政變經」都洞若觀火,對江青在床邊的所作所為又豈會不知?
....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7-11-10 16:16

....
在賴不掉的情況下,只好說毛和江早就分居。這更是欲蓋彌彰了。他們共同搞文化大革命,又是夫妻,有什麼理由要分居?如果因為理想不同,志向不合,又為什麼給江青擔任政治局委員?不過分居確實暴露了他們有「生活問題」,但是又因為政治上的相互需要而在黨中央裡沒有分手。所以說毛澤東是最大的反革命家屬,不但是夫妻關係上他逃不了「反革命家屬」的身份,從江青作惡來看,毛澤東也逃不了「家屬」共同作惡的身分。也就是說毛主席不但是反革命家屬,而且是和江青沒有劃清界線的反革命家屬。在江青受到公審以後,毛澤東的罪行遲早也要受公審。

第三,最大的好色之徒

毛澤東的「生活問題」很多。他和江青的分居,也可能是為了方便各自找性伴侶。

就是比較公開的「愛人」,毛澤東少年時代還在鄉下時,家裡就給他娶了個羅姓的媳婦,是盲婚。難怪其後看上楊開慧,和她結婚。但二七年他上井岡山後,和賀子珍同居,就置楊開慧的安危於不顧。到三○年,國民黨得以從容捉殺楊開慧。這三年內毛澤東不去接楊開慧上井岡山,聽任國民黨屠殺,就是因為井岡山已經有了更加年輕漂亮的壓寨夫人。

紅軍長征前後,毛澤東不放過賀子珍,結果賀子珍為毛澤東懷孕多次。甚至賀子珍被敵機炸成重傷後,仍要成為毛澤東的洩慾機器。也難怪到延安後生下來的李敏,健康狀況一直不好。毛澤東說長征是「播種機」,這該是理由之一。

但是到了陝北後,好些國統區來的青年女人,使毛澤東越來越風流,毛和賀子珍的關係也就越來越差,賀子珍一怒之下離開陝北。最後還是上海來的電影明星藍蘋(江青)取代了賀子珍的地位。

全國「解放」後,毛主席也更加解放了,他亂搞男女關係過程中「搞」了多少人,有多少孽種,是黨和國家的高度機密,有待以後批毛時公布出來。至少六十年代後,不少女青年被選中陪毛跳舞,有些就跳到床上了。

文革期間做毛主席「貼身秘書」的張玉鳳,傳說最多,實際上從蛛絲馬跡中也可看出她「貼身」的程度。另外從其他不同渠道,包括翻譯,或者外巡時陪他的一些服務員等等,數也數不清。只要毛主席有要求,就是革命的需要,哪一個革命婦女可以拒絕?

憑最大的權力玩弄女人,說他是中共領袖中最大的好色之徒,一點不假。

第四,最大的個人主義者

毛主席做什麼事,首先是考慮他個人,一切為他服務。 青少年時期,他就提出「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表露了他的野心。以後的一生,就是不擇手段地來實現這個目標。

革命戰爭年代,他可以忍辱負重,但是一到他得勢,報復起來,自然也不手軟。

五九年八屆八中全會,本來是反「左」,但是他反「左」可以,別人反「左」就別有用心,擔心動搖他的地位。彭德懷上書反「左」,激怒了毛主席,他偏偏就來個反右,使「三面紅旗」越高舉越「左」,老百姓受害也更大。

在資本主義陣營同社會主義陣營冷戰之際,毛澤東聲言不怕打核戰,「六億中國人,死了三億還有三億。」可謂豪言壯語,但不正暴露出他的冷血和殘暴嗎?寧願死三億人,也要保住他的權力和地位。

毛澤東和史達林的矛盾,和赫魯曉夫的矛盾,根本不是「民族主義」的問題。史達林的共產國際支持的王明、博古曾經整過毛澤東,所以毛澤東耿耿於懷。開始是逆來順受,到自己羽毛成長和豐滿後,就敢和史達林討價還價了。後來同赫魯曉夫的爭執戰又是另一回事,那是爭奪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領導權的問題,所以後來「毛派」紛紛另起爐灶,和蘇聯的「修正主義」相對抗。

一九五○年爆發的韓戰,中共不顧後果,為了討好史達林,也為了向斯大林示威,居然派軍隊去參與本來和中國不相干的事,支持金日成的獨裁政權。毛澤東以極大的人命代價,甚至賠上自己的兒子毛岸英,為自己沽名釣譽。

「抗美援越」,又是一例,把幾百億的金錢加上人命,去支持越共的獨裁政權。

除此而外,以「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精神,將中國人民的大量血汗輸送給阿爾巴尼亞、古巴,以及非洲、亞洲、拉丁美洲那些獨裁政權,目的只是換取中共是「世界革命領袖」的「美名」,而最後也只是毛澤東要取得世界「革命導師」的虛名而已。而為了這些,中國人民要付出血的代價,並且付出大量的金錢和物質的代價。這就是毛澤東極端個人主義的表現。

毛主席的這四個「最大」,歸根結底仍然可以歸結為一個,就是最大的「左」王。因為有這個「左」王包庇,沒有將「左」這個神主牌砸爛,所以時至今日有些「左」王還在活動,有的還甚為猖獗。這個「左」毒現在仍然深深毒害著中國,意識形態的僵化,特權階層的橫行,改革的重重阻力,皆拜毛澤東所賜。要紀念毛澤東的一百冥壽,我們要大呼﹕「毛毒不除,國難未已。」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一日)

海外「凡屍派」攻擊李志綏

毛澤東的私人醫生李志綏於二月十三日逝世後,紐約親共的《亞美時報》於二月十八日發表了批李信件,叫作《關於〈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一書的公開信》。此公開信的特點是「集體署名」,包括美國華人和台灣的親共人士,有花俊雄、陳映真等。香港黨的喉舌《文匯報》於二月二十六到二十八日分三天轉載了此公開信。

這封公開信說﹕「這是一本以醜化毛澤東和毛澤東領導的社會主義為主旨的書。李以毛的私人醫生的名義,對毛的性生活描繪了一些所謂內幕醜聞。用男女關係的問題,攻擊政治上的對手本是常見的手法。八十年代初,中國出現了非毛的潮流,社會上關於毛的私生活議論很多,也起了一些短期的作用,但十年之後,毛澤東又成了廣大中國人民最尊敬的歷史人物。」信還認為毛的那些醜聞是「無中生有」,並責問說﹕「為什麼全書的要害、最驚人的關於毛的性生活的內幕,他語焉不詳,一筆帶過?」而對讚揚從此書的評論則斥之為「不僅醜化了毛的形象,也侮辱了廣大的中國人民」。

這封公開信本來不值一駁,但鑒於「毛毒」仍然為禍中華,而有些人仍然以捧毛為自己謀私利(例如有些人利用毛的一百年冥壽為自己謀取政治、經濟上的私利),所以還得寫上幾句。壯「語焉不詳」才是實事求是李志綏的書幾十萬字,有多少是寫毛的性生活的呢?這些表面上道貌岸然的親共人士,不去注意毛的政治權術、毛的隨意性(這是由權力決定的)使中共政壇翻雲覆雨,並且茶毒老百姓等豐富內容,而是將目光放在毛的性生活上,把它視為此書的「要害」,並且責怪李志綏「語焉不詳」。而在他們的信中,主要也是大談毛的性生活,比較中英文本中的差異,在滴蟲病上大作文章,正好暴露了他們的內心世界,並企圖轉移讀者的視線。

正是李志綏對毛的性生活「語焉不詳」,沒有大加渲染,而是只寫到表面現象(女孩子長時間進入毛的臥室,還「推薦」姐妹和毛過夜),或聽到其他工作人員談他們所看到的事,乃至張玉鳳恃寵生嬌、敢於和毛頂嘴等表現,說明李志綏是實事求是地談毛的性問題的。

如果李志綏能夠具體描述毛的性生活,乃至他的床上功夫,那才是李志綏在造謠了。
實際上公開信也無法否認毛的「亂搞男女關係」,所以不得不說「多數中國人民尊敬他,並不是因為他是沒有七情六慾的聖人」。也就是說,公開信將毛的濫交說成是正常人的「七情六慾」。問題是毛如果承認有人性的七情六慾存在,而他統治中國期間卻又大肆以黨性壓倒一切,壓抑人性,扭曲人性,摧殘人性,動輒將一些婚前性行為、婚外性行為加以「亂搞男女關係」的罪名,戴上「壞分子」的帽子,鬥臭鬥倒。這種「只許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的行為,不但表明毛是一個封建暴君,而且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兩面派、偽君子。

壯食毛不化的嘴臉

李志綏披露毛的這些內幕,不涉及「人身攻擊」,而是還歷史本來的面目。就算是「人身攻擊」,因為毛澤東不是普通的人,他是相當長時間裡統治中國大陸的暴君,上億人被他「人身攻擊」過,難道「回敬」一下,而且是實事求是地回敬一次也不可以嗎?老實說,這種「人身攻擊」還不夠,還需要更多的「人身攻擊」,把毛澤東的畫皮徹底剝下,讓他這個暴君完全現身。

公開信以此責難李志綏,不但無損李志綏揭露毛澤東的偉大功績,反而暴露這些人不擇手段、黑白不分、食毛不化的嘴臉。

就是這些人,他們對毛澤東又知道多少?以那個陳映真來說,他根本沒有在毛的統治下生活過,毛的兇殘、無恥和兩面派作風他又知道多少?那些親歷這些事件而還活著的當事人如楊尚昆、汪東興、張玉鳳等都沒有寫文章具體駁斥,這三十七個中南海的局外人又有什麼資格去否定李志綏的書?到現在為止,估計已有幾萬本《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流進大陸。中共官方除了外交部發言人的官樣文章指為「捏造」(但舉不出內容),外交部長錢其琛說李醫生是為了錢(李志綏如果當年不回大陸,他的身家難道就少過這本書的版稅?何況鄧榕寫《我的父親鄧小平》,甚至拿到外國出版,不是為了錢嗎?),其他官員都保持緘默,就是默認了這本書的真實價值。實際上也已有一些中共老幹部從不同渠道得到了這本書,他們的反應也認為內容是比較翔實的,因為他們可以以他們的經歷來印證書中所說的事情。
另外,公開表示不滿的毛澤東的二媳婦毛岸青的妻子邵華(張少華)。邵華不但對此書,而且對大陸出版的一系列有關毛的「軼事」的書都不滿,認為有不少錯誤,可她自己又沒有能力寫《我的公公毛澤東》來撈一筆,就只能罵別人了。而可笑的是她自己並沒有看李志綏的書,卻說此書「編造和誣陷」。試問邵華和毛澤東的接觸又有多少?據說她現在也要出版有關毛澤東的書,那恐怕才是真正的「編造」了。

壯「凡屍派」所為何來?

時至今日,美國和台灣的某些親共人士還抱著毛的殭屍不放,做其「凡是派」或曰「凡屍派」,實在為他們悲哀,因為時光確實已不能倒流回「毛澤東時代」了。由此也想起美國的一位老牌親共人士翁紹裘。他在去年十月三十一日的《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了《中國偉大形象及凝聚力》的文章,說﹕「欣逢四十五週年國慶,禁不住想起我於一九七 ○年參加二十一週年國慶活動。十月一日那天在天安門城樓旁邊的觀禮台上我看到毛主席繞著城樓向群眾招手致意,那都是終生難忘的情景。」

七○年是文革初期,這些人至今還在為文革招魂,為毛澤東招魂,既和現在鄧小平的路線唱反調,更嚴重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因為文革直接和間接地使一億中國人民受到迫害。文革已被否定,毛澤東也成了一具殭屍,而這些「凡屍派」人士居然到現在還歌頌文革,歌頌毛澤東!

翁紹裘所歌頌的那次國慶活動也是毛最後一次的公開活動了,可惜他沒有講在天安門上看到林彪和江青的激動心情。第二年,毛澤東和林彪的衝突公開爆發,林彪圖謀暗殺毛澤東,結果折戟沉沙,那應該更是「終生難忘的情景」,中共也從此停止了每年在天安門前舉行遊行的慶祝活動,而毛澤東也因受刺激而迅速衰老,凡是派只能演變成「凡屍派」了。翁紹裘和至今為毛塗脂抹粉的人成為親共人士中的「凡屍派」,未免太過分一些了吧?

....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7-11-10 16:17

....

香港《文匯報》轉載了這封信,由於它可以內銷大陸,就使更多的中國人知道有李志綏的這本書而更激發了老百姓的「求知慾」,不過大陸老百姓卻可能被公開信所誤導,以為李志綏的書是「滿紙荒唐語」。而筆者不知道《參考消息》敢不敢轉載這封信,至少是至今沒有聽到《參考消息》轉載這個「集體創作」。是不認同他們的「凡屍派」觀點,還是擔心擴大李志綏那本書的影響?中共宣傳毛澤東思想半個世紀,為何怕李志綏這本書?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秦皇的時代早已一去不復返了。「凡屍派」螳臂擋車只能留作笑柄,而李志綏的書在內地將會越傳越廣。人們也會懷念這位為中國人民留下真正歷史的正直人物。(一九九五年四月十六日)。

評毛與中共的思想解放


十年前的九月九日,毛澤東在床上被江青翻了個身以後就嗚呼哀哉,他自己得到永遠的解脫,十億中國人民也才有機會得到翻身解放。

毛的預見和陰影

十年後在中國大地上出現的變化,是一般中國人民事先所不敢期望的,但毛澤東這個梟雄生前就「英明」預見到了。他在六六年七月八日給江青的一封信中,在對林彪表示不滿後說﹕「全世界有一百多個黨,大多數的黨都不信馬列主義了。馬克思、列寧都被他們搞得粉碎,何況我們呢?」然後他又說﹕「這些話,或許在我死後的一個時期,右派當權之時,由他們去公開吧。右派會利用我這些話去企圖永遠高舉黑旗的,這樣做他們就會倒霉。」

毛澤東死後,果然「右派」翻天。從這點上來說,毛澤東有英明的預見;但他下文所說的就有問題了﹕「中國如果發生反共的右派政變,我斷定他們是不得安寧的,很可能是短命的。」鄧小平也是「共」,但和毛澤東的「共」大有不同,毛澤東指的「反共」就是「反毛」或者「非毛」,這點鄧小平是做到一些了。現在還沒有為歷史證明是「倒霉」或「短命的」。毛當年寫下這些話,絕不是他像星相學家那樣喜歡作預言,而是鑑於史達林被赫魯曉夫鞭屍,於是他在這裡先打好預防針﹕誰反對他,誰就是右派。在共產黨來說,因為毛自認是革命派,所以自然是左派,如果誰淪為右派,就是反革命和叛徒了。毛後來熱衷於反右派、反右傾、反修正主義等等,就是根據這種認識把「右」和「修」搞臭,使他可以在天國裡安然長眠,免受鞭屍的騷擾。作為毛澤東死後的改革派領袖鄧小平,在毛澤東設下的金箍罩下,果然難以揮灑自如,在改革的道路上進兩步、退一步,而且始終在毛的陰影下,難於取得有效的突破。

實際上,在毛澤東生前,中國的反毛情緒已經日益高漲,文化大革命形成的「浩劫」,使普羅百姓也認識到毛的罪惡,所以不論「四.五」天安門事件,還是「十.七」逮捕四人幫,以致鄧小平的復出,都得到廣大老百姓的擁護和支持。但是革命要進一步深入,特別是觸動到對毛(自然會牽涉到對中國共產黨本身)的評價時,鄧本人,以及葉劍英等黨的元老,因為以往和毛有千絲萬縷的聯繫,難於徹底割裂;加上「右派」、「走資派」、「叛徒」的帽子陰影,使他們在改革的道路上舉步維艱,甚至不惜對有比較激進要求的青年人辣手對待。

官方評毛止於《決議》

毛澤東死後不久,對人們的評毛要求,中共開始說要推到下一代進行。但後來華國鋒抬出「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擁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的「凡是派」觀點,直接威脅鄧小平自身的利益(因為鄧是毛澤東親自打倒、撤銷黨內外職務和留黨察看的),在這情況下,鄧也不得不要承認毛也有錯誤的地方,對「毛澤東思想」也要重新作出解釋,不再是句句都是真理了。經過了關於「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討論後,中共中央終於被迫在一九八一年十一屆六中全會上,作出了《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以下簡稱《決議》)。

《決議》中雖然有「毛澤東同志和毛澤東思想」一節專門評論毛澤東的功過和如何認識毛澤東思想的問題,但由於毛是一九三五年遵義會議以後的中共最高領導人,所以整個《決議》實際上離不開對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的評價。

《決議》到現在已經五年了。五年以來,中國的情況又有了很大的變化,和毛在世時有很大的不同,和毛澤東思想距離越來越遠(按中共現領導人的說法,應該是「得到了很大的發展」,只是發展到「變形」的程度)。在這情況下,如果執囿於這個《決議》,難免要影響改革的進一步發展。何況現在中共也號召在理論上進行突破,要創造「寬鬆」的環境以便真正地實行「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因此,這具殭屍也應該再翻一翻,評一評。

不徹底評毛不利改革

之所以還要重新徹底評毛,是因為《決議》如同一些中共中央的文件一樣,採取模稜兩可的「辯證法」,既使人們無所適從,又置當權者於至高無上的地位,因為只有他們可以對《決議》作闡釋。《決議》有一段話說﹕「因為毛澤東同志晚年犯了錯誤,就企圖否認毛澤東思想的科學價值,否認毛澤東思想對我國革命和建設的指導作用,這種態度是完全錯誤的。對毛澤東同志的言論採取教條主義態度,以為凡是毛澤東同志說過的話都是不可移易的真理,只能照抄照搬,甚至不願實事求是地承認毛澤東同志晚年犯了錯誤,並且還企圖在新的實踐中堅持這些錯誤,這種態度也是完全錯誤的。」那麼誰才是不右不左的呢?當然是當權的集團,因為「指導作用」和「教條主義」並沒有客觀的準繩,而是由當權者進行裁決的。因此,任何反對改革的集團上台,都可以利用毛澤東思想反對改革,進行反攻倒算。實際上不久前所說的改革者紛紛中箭落馬,亦是新的改革理論敵不過根深柢固的毛澤東思想中的那些舊觀念、舊做法。這也形成對改革的「預悸」,不利改革。

再者,中共中央的任何決議,都取決於黨內不同勢力的力量對比。十一屆六中全會時,黨內的老傢伙比較多,他們和毛一起幹革命,因此對毛的任何一點貶損,都痛在他們的心上,因為毛的錯誤他們也有份。如果不是文化大革命對某些老傢伙的迫害打擊,要他們對毛澤東「一分為二」都有困難。正是某種私心的作怪,對毛的評價就無法公正。

實際上,對毛較深刻評價前幾年就已經有了,例如廣州的民運份子王希哲就曾對毛進行了比較嚴肅的評價。可是觸犯了那些「老傢伙」,王希哲遂成階下囚。現在鼓吹言論自由和社會主義民主,這種事情再不應該發生了。

說來也可笑,鄧小平上台後,成立了一個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研究所(所長是蘇紹智),但幾年來似乎對毛澤東思想沒有研究出什麼心得出來。八四年十二月七日《人民日報》那篇曾引起爭議的評論員文章《理論與實際》,也只從「不能要求馬克思、列寧當時的著作解決我們當前(所有)的問題。」避而不談毛澤東。那是因為毛雖已作古,成了「歷史人物」,但這歷史人物距離太近,特別和某些領導人有太密切的關係,所以誰也不敢去碰一下。


或許有人認為,將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束之高閣,使其逐漸淡化,亦可達「非毛化」之效。然而這是被動消極的做法,需要相當長的時間,不是改革者應有的態度。何況現在整天喊「四項基本原則」,不是仍在為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招魂?

毛澤東並非馬克思主義者

要評毛,一個關鍵是毛是否如《決議》中所說的,「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是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戰略家和理論家。」

認真地回答這個問題,應該說毛澤東並非馬克思主義者。

對馬克思主義稍微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馬克思主義的三個來源是德國的古典哲學、英國的古典經濟學、法國的空想社會主義,從而構成了馬克思主義的三個組成部分。但是,在毛的頭腦裡,到底有多少這些東西?中共所能吹噓的毛澤東哲學思想是他的《實踐論》和《矛盾論》,實際上,毛除了用比較通俗的、中國式的語言和例子外,對這些理論並沒有獨特和重要的貢獻。就是對理論具體的闡釋,亦提升不到「主義」的高度。

至於經濟學,毛更加不通。中國的資本主義經濟沒有得到發展,毛在農村中接觸的是小農和小手工業經濟,到城市後又忙於「社會主義改造」,因此談不出什麼經濟理論,除了發明「統購統銷」的平均主義經濟政策以外,沒有任何發明,而這種平均主義,就是小農經濟的產物。當然,毛也搞了些「計畫經濟」,那是跟蘇聯學來的,至於常常被搬出來的「十大關係」,也僅僅是一些統籌兼顧的平衡手段,並非系統的經濟理論。這些和馬克思主義又有什麼關係?

至於毛的社會主義,確是有點空想的味道。馬克思實現共產主義有物資和精神上的兩個條件,而毛只要精神,不要物質,越窮越革命,這不是空想又是什麼?

傳統的農民革命家

毛澤東搞的社會主義是一塌糊塗,也是封建的社會主義,連胡喬木之流也沒有辦法為他自圓其說,不得不批判一下「長官意志」。中共的理論家常常拿「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說成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和中國革命具體實踐的結合」。其實「農村包圍城市」老早就有了。從中國歷史上說,黃巢是農村包圍城市,最後攻陷唐朝的首都長安,並且稱帝,國號大齊;李自成是農村包圍城市,稱王後國號大順,最後攻陷北京;洪秀全是農村包圍城市,最後攻陷南京而稱天王,國號太平天國。毛澤東也是農村包圍城市,最後攻陷北京而稱主席,國號中華人民共和國。其間的差別就是「皇帝」和「主席」,「主席」是現代化的「包裝」。毛的所作所為,和皇帝沒有什麼區別;而他搞殘酷鬥爭,激烈過黃巢、李自成和洪秀全的內訌。老百姓所受的危害,亦非黃巢、李自成、洪秀全可比。因此,與其說毛是無產階級革命家,不如說他是農民革命家更實事求是。

當然,毛不但有一個「現代」的包裝,而且其戰略策略思想也比以往的農民革命領袖高明。所以黃巢、李自成、洪秀全等農民革命領袖「稱帝」的日子都不長,就是洪秀全,也只有十一年的工夫,而毛澤東則「稱主席」(後來為丟了國家主席職務而置國家主席於死地,只能有一個他擔任的黨主席)到死時為止,長達二十七年,這點倒是類似「封建地主階級野心家」利用農民起義獨吞勝利果實或本身是農民起義領袖而後蛻化變質的朱元璋了。所以毛「稱主席」以後,中國的封建主義越演越烈,就不是沒有道理的事了。因為他只是充滿封建思想的知識分子。
今年八月一日,《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肅清封建遺毒是一項重要任務》的專論,從黨的歷史經驗,從目前黨風存在的問題,從改革遇到的問題,指出肅清封建遺毒的艱巨性、長期性。文中所指的某些現象,如果要找代表人物的話,毛就是一個典型的「反面教員」。

權術家的靈魂

《決議》還說毛澤東是「戰略家、理論家」,這一點沒有說錯,甚至還可以補充為「權術家」。認為毛「以獨創性的理論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歸結為六個方向,即?關於新民主主義革命、?關於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關於革命軍隊的建設和軍事戰略、?關於政策和策略、?關於思想政治工作和文化工作、?關於黨的建設。

這六個方面的理論中,???可以說是失敗的,成功的是???三個方面。這三個方面,歸結到一點,就是戰略、策略和權術,所不同的是用於政治上和軍事上而已。這方面,除了革命對象、動力、同「階級分析」是借用馬克思主義以外,其他多為對中國歷代政治家、軍事家思想的歸納和總結,特別是來自《論語》、《資治通鑑》、《三國演義》、《水滸傳》等著作之中。而在毛澤東的所有著作中,最吸引人的也是他的戰略戰術理論和政策策略理論,寫得生動而又融會貫通。曾被毛澤東認為是最好繼承者的林彪,對毛澤東思想體會得最深的也就是這一方面。那就是在《五七一工程紀要》中所說的﹕「他每個時期都拉一股力量,打另一股力量,今天拉那個,打這個,明天拉這個打那個。今天甜言蜜語對那些拉的人,明天就加以莫須有的罪名,置於死地。今天是他的座上客,明天就成了階下囚。」林彪正是這一手沒有學好,才鬥不過毛澤東而命喪沙漠。本來,對政客的縱橫捭闔手法亦毋須大驚小怪,但這種手段卻體現在「無產階級革命家」身上。

《決議》除了總結上述六個方面的內容外,還總括了「毛澤東思想的活的靈魂」有三個方面。這三個方面就是?實事求是、?群眾路線、?獨立自主、自力更生。

實際上,「實事求是」並非毛澤東一人的靈魂。世界上各行各業的成功人士,誰不是因為實事求是而成功的?當然,毛澤東在革命戰爭時期,也是成功人士。但實事求是只是毛在戰爭時期的靈魂,建國後是越來越不實事求是了。

至於「群眾路線」,世界上的所有革命鬥爭,都是走群眾路線,斯巴達卡斯如此,羅伯斯庇爾也如此。毛澤東的本事在於能夠運動幾億群眾,不過,他的傑作還包括文化大革命。

說到「獨立自主,自力更生」,那是革命戰爭時期因為被圍困才提出這類口號來振作士氣和應變;一旦建國,就大呼「一邊倒」了。後來因為要同赫魯曉夫爭奪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領導權,和蘇聯鬧翻,才被迫再搬出這個口號。到現在,這種閉關自守的變態心理也被鄧小平的開放和引進政策打破了。

毛澤東思想「集體化」是自我抹黑

對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如此評價,中共領導人必然心有不甘。除了他們本身有些利害關係外,不能否認,也有些中共領導人早年確實是追求馬克思主義,為他們想像中的共產主義偉大理想而奮鬥,有的甚至為信仰而獻出了性命。但這一切和毛澤東披著馬克思主義外衣,行封建主義之實,實現個人的野心,是不同的。

正因為如此,對毛澤東思想也應該重新下個定義。由於全國人民對毛獨裁專制的憤慨,中共惟恐危及毛澤東思想而使自己失去「靈魂」,於是不惜為毛澤東思想下了一個新的定義,那就是《決議》中所說的,「以毛澤東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根據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基本原理,把中國長期革命實踐中的一系列獨創性經驗作了理論概括,形成了適合中國情況的科學的指導思想,這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普遍原理和中國革命具體實踐相結合的產物──毛澤東思想。」

中共把毛澤東「集體化」,固然可減少毛產生的副作用,然而這個定義顯然是不科學的,因為毛好些錯誤和罪惡的思想,又豈能全部由中國共產黨來承擔?如果那些思想不稱作毛澤東思想,叫什麼思想?實際上,在中共建黨以來,既有兩次革命論的陳獨秀主義,又有農村包圍城市的毛澤東思想,還有「剝削有功論」的劉少奇思想,更有當今(六○年代初期就已萌芽)的「能捉老鼠就是好貓」、主張務實並且推行改革政策的鄧小平思想。如果因為集體化而把「剝削有功」和「好貓論」都歸入毛澤東思想裡面,不但是一個笑話,毛澤東在陰間也難於接受。


供人任意捏揉的殭屍

中共對毛的所有講話及著作,哪些屬於可以利用的「毛澤東思想」,哪些是應該摒棄出「毛澤東思想」的範疇,也確實大費苦心。五○年代出了《毛澤東選集》第一、二、三卷,六○年代出了第四卷,這些都經過了「手術」,把「非毛澤東思想」部分拋棄或加以刪改修正。毛死後不久,華國鋒主持出版《毛澤東選集》第五卷,當時思想還處於混亂狀態,還沒有經過「一元化」的認識,華國鋒更憑自己的看法,將自認為符合「毛澤東思想」的輯入,否則剔去,結果把好些左的貨色塞進去。現今,鄧小平只能面對上述的既成事實。因為當權者的思想認識尚未定型,也就不能將毛澤東思想全面甄別,毛選也只好後繼無書,只是間中因為「革命需要」,把過去被遺漏或過去被認為「非毛澤東思想」而現在卻認為是「毛澤東思想」者,在特定時間加以公開,猶如「出土思想」。
也是為了紀念毛澤東逝世十週年,所以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最近宣布將出版五十萬字的新編《毛澤東著作選讀》,據說此書共有六十八篇毛澤東著作,有十七篇是以往《毛澤東選集》中未收入的。看來,這六十八篇文章是目前中共當權派認為最符合「毛澤東思想」的毛澤東著作。以後的所謂「堅持毛澤東思想」,就是堅持這六十八篇著作了。然而,如果中國的政治經濟情況發生進一步的變化,中共當權派又換另一批人,那麼毛澤東《選集》、《選讀》之類,是否又要重新編輯出版?而這樣做法,豈非失去理論的穩定性和嚴肅性?毛澤東成了供人任意捏揉的殭屍,如此的殭屍思想,又豈能在人民中享有威信而成為指導思想?
中共至今仍然立毛澤東這塊神主牌,把毛澤東思想作為天書,表面上是對目前局勢起「安定團結」的作用,實際上從長遠來看不但影響中共的威信,也說明中共領導人的懦弱無能,而且更是拖改革的後腿,於國家、民族有害。當此毛澤東逝世十週年,中共又在高唱改革和突破之際,中共領導人實須深思此問題,來一個框框的突破,掙脫枷鎖,樹立新的觀念,在思想上、理論上徹底解放,中華民族才有起飛之日。
(一九八六年九月)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8-2-13 10:41

文件:毛澤東要給美“製造災難”
http://www.voafanti.com/gate/big ... 008-02-13-voa34.cfm

記者: 中文部
華盛頓
2008年2月13日

已故的中國執政黨共產黨領袖毛澤東曾對美國總統特使表示,中國願意把1000萬中國婦女輸送到美國,以增進中美雙邊貿易,大大增加美國人口,給美國製造災難。

美國國務院新公佈的文件顯示,1973年2月17號,毛澤東對美國總統特使、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說:“我們兩國之間的貿易現在少得可伶。你知道,中國是一個窮國,東西不多。但我們的女人多的是。”基辛格以開玩笑的口吻回答道,中國向美國輸送婦女,美國不會設立貿易限額,也不會徵收關稅。毛澤東隨後表示:“在我們的國家,女人太多。她們能生孩子,所以中國孩子太多。讓她們到美國去,(給你們)製造災難,這樣你們也會減輕我們的負擔。”毛澤東最後說,他這些有關中國婦女的話都是“胡說八道,懇請中國婦女原諒”,但是他表示不害怕這些話被公佈出來。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8-2-13 13:45

毛澤東曾說送千萬婦女赴美
http://www.mpinews.com/htm/INews/20080213/ca31138a.htm
(11:37) 2008年2月13日

美國國務院文件顯示,中共已故領導人毛澤東曾向當時的美國特使基辛格建議,送出1千萬婦女到美國。

基辛格1973年訪問中國時,曾與毛澤東詳談,當時已故總理周恩來亦在場。毛澤東提出,他相信這龐大的人口轉移可誘發兩國貿易,並會「損害」美國,因美國沒有類似的人口爆炸。他指中國是一個貧窮國家,「有剩餘的只是女人」。

毛澤東首先提出,送出數以千計的女人到美國,但後來建議送出1千萬婦女,令參加會議者發笑。

基辛格則回應稱,美國對中國婦女沒有實行入口配額及稅收,令現場發出更多笑聲。

毛澤東當時表示,讓她們到美國會造成災難,卻可減輕中國的負擔。當時基幸格同意將該部分會的會議紀錄刪除,但當基辛格提及有關記者會時,毛則說:「不害怕任何東西,因神已向我招手」。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8-2-14 04:56 編輯 ]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8-2-13 14:55

毛 澤 東 求 美 接 收 千 萬 婦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80214&sec_id=15335&subsec_id=15339&art_id=10751165

劉 備 三 顧 草 蘆 要 求 諸 葛 亮 「 出 山 」 , 已 故 中 國 領 導 人 毛 澤 東 原 來 也 曾 三 次 要 求 基 辛 格 ( Henry Kissinger ) , 「 接 收 」 1,000 萬 名 婦 女
據 美 國 國 務 院 前 日 ( 周 二 ) 公 開 1973 至 1976 年 美 中 關 係 的 文 件 , 1973 年 基 辛 格 以 美 國 總 統 尼 克 遜 ( Richard Nixon ) 國 家 安 全 顧 問 身 份 訪 華 , 一 晚 毛 澤 東 和 他 詳 談 , 提 到 兩 國 貿 易 量 低 , 但 中 國 甚 麼 都 沒 有 , 只 有 女 人 , 於 是 提 出 向 美 國 送 出 1,000 萬 名 婦 女 , 引 來 哄 堂 大 笑 。

基 辛 格 笑 說 美 國 對 中 國 婦 女 沒 有 配 額 或 關 稅 限 制 , 豈 料 毛 澤 東 又 再 說 : 「 讓 她 們 都 到 美 國 吧 , 雖 會 對 你 們 造 成 災 難 , 但 可 減 輕 我 們 的 負 擔 。 」 基 辛 格 惟 有 說 : 「 那 是 個 新 奇 的 想 法 , 會 仔 細 研 究 。 」 兩 人 繼 續 討 論 蘇 聯 議 題 , 其 間 毛 澤 東 再 嘀 咕 : 「 中 國 有 太 多 不 會 打 仗 的 女 人 。 」

時 任 女 助 理 外 長 王 海 容 提 醒 毛 澤 東 , 如 果 討 論 內 容 被 公 開 會 引 起 公 眾 不 滿 。 毛 澤 東 於 是 和 基 辛 格 協 議 將 內 容 保 密 , 直 至 日 前 才 曝 光 。
法 新 社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8-2-14 05:21

Papers reveal Mao's view of women
http://news.bbc.co.uk/2/hi/asia-pacific/7243500.stm
By Steve Jackson
BBC News

The US state department has released documents from 1973, shedding light on relations with China - and on then leader Mao Zedong's attitudes to women.

The papers include transcripts of talks between Mao and the then US National Security Adviser, Henry Kissinger.


The talks covered a range of issues, including the Soviet threat and Taiwan.

But during the talks, the Chinese leader made a surprising offer to send what he described as an excess of 10 million Chinese women to the US.

The discussions between Mao and Mr Kissinger in February 1973 took place at a villa in Beijing.

The Chinese leader smoked cigars and the two men talked and joked into the early hours of the morning.

Apology to interpreter

The papers show that Mao's comments about Chinese women were a recurring theme.

He lamented the dismal state of trade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but remarked that China had an excess of women.

He suggested sending tens of thousands to the US, but later in the conversation increased his offer to 10 million.

The remark provoked laughter and was clearly meant as a joke, but Mao went on to complain that Chinese women were giving birth to too many children.

If they were sent to the US he said, they would flood the country with disaster.

When discussing the possibility of a Soviet invasion of China, Mao complained that too many Chinese women didn't know how to fight.

A Chinese official warned that his comments would incur public anger if they were released.

Mao later apologised to a female interpreter and he and Mr Kissinger agreed to remove his comments about women from the records.


An official warned the comments may incur public anger if released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8-2-14 20:22 編輯 ]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8-2-15 13:58

毛澤東稱可送美國1千萬名中國女人 (中國)
2008年2月15日 HKT: 下午 04:40:00
http://www.singtao.com/breakingnews/20080215e163757.asp

根據美國國務院周四公布的解密檔案文件揭露,美國前任國務卿基辛格和已故中共領導人毛澤東一段鮮為人知的對話。當時兩人正討論中、美之間的貿易往來,毛澤東說,由於美國設置太多障礙,令中美之間的貿易額太小。他謂:「你們都知道,中國是一個非常貧窮的國家,我們甚麼都沒有,只是擁有太多女人。所以如果你想要的話,我可以給你一些,數以十萬計。」

數分鐘後,毛澤東又說:「你們想要中國女人嗎?我們可以給你們1千萬個。我們有太多女人,她們都懂生孩子,搞到孩子太多了。」

基辛格當時回應道:「這是一個很新穎的建議,我們會研究研究。」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8-2-29 16:31

陶 傑 短 評 ︰ 毛 語 錄 解 密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 ... amp;coln_id=3580497

美 國 政 府 解 封 檔 案 , 公 佈 當 年 總 統 尼 克 遜 與 國 務 卿 基 辛 格 去 北 京 , 見 中 國 老 毛 的 會 談 。 毛 澤 東 不 斷 帶 尼 基 兩 巨 頭 「 遊 花 園 」 , 堅 持 要 把 一 千 萬 名 中 國 婦 女 , 輸 送 美 國 , 理 由 是 「 中 國 的 女 人 沒 有 用 」 。
美 方 公 佈 老 毛 這 句 話 , 非 常 及 時 , 切 合 今 日 歐 美 反 移 民 的 公 眾 心 理 。 以 美 國 德 州 為 例 , 今 日 奧 巴 馬 之 得 勢 , 是 因 為 黑 人 、 西 班 牙 裔 移 民 、 華 人 等 比 例 , 由 一 九 八 八 年 的 一 成 增 加 到 超 過 兩 成 。 奧 巴 馬 在 少 數 族 裔 中 有 號 召 力 , 加 上 二 十 五 歲 以 下 的 青 少 年 , 即  聚 成 一 股 變 天 勢 力 。
毛 澤 東 想 輸 送 一 千 萬 中 國 婦 女 去 美 國 , 改 變 美 國 人 口 基 因 , 觸 犯 歐 美 今 日 之 大 忌 。 雖 然 大 陸 婦 女 也 很 崇 洋 , 去 到 美 國 , 爭 相 「 湊 鬼 」 , 生 下 來 的 , 多 半 是 混 血 , 毛 澤 東 擊 中 尼 克 遜 的 要 害 , 尼 克 遜 拚 命 打 哈 哈 , 但 老 毛 硬 是 要 繞  這 個 話 題 轉 。 老 毛 是 認 真 的 。 美 國 今 日 公 佈 這 段 秘 而 不 宣 的 「 毛 語 錄 」 , 有 警 醒 國 民 勿 投 奧 巴 馬 一 票 之 效 , 而 且 歐 美 各 國 , 今 後 收 緊 移 民 政 策 , 嚴 限 非 耶  國 家 移 民 , 有 了 這 句 毛 語 錄 的 反 面 警 句 , 更 為 得 心 應 手 。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8-3-12 17:48

Chairman Mao proposed sending 10 million Chinese women to US: documents
AFP ^ | Feb 12, 2008
http://www.freerepublic.com/focus/f-news/1970349/posts

WASHINGTON (AFP) — Chinese leader Mao Zedong proposed sending 10 million Chinese women to the United States, in talks with top envoy Henry Kissinger in 1973, according to documents released Tuesday.

The powerful chairman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said he believed such emigration could kickstart bilateral trade but could also "harm" the United States with a population explosion similar to China, according to documents released Tuesday by the State Department on US-China ties between 1973 to 1976.

In a long conversation that stretched way past midnight at Mao's residence on February 17, 1973, the cigar-chomping Chinese leader referred to the dismal trade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saying China was a "very poor country" and "what we have in excess is women."

He first suggested sending "thousands" of women but as an afterthought proposed "10 million," drawing laughter at the meeting, also attended by Chinese premier Zhou Enlai.

Kissinger, who was President Richard Nixon's 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at that time, told Mao that the United States had no "quotas" or "tariffs" for Chinese women, drawing more laughter.

Kissinger then tried to highlight to Mao the threat posed by the Soviet Union and other global concerns as he moved to lay the groundwork for restoring diplomatic ties a year after Nixon's historic visit to China.

But Mao dragged the talks back to the topic of Chinese women.

"Let them go to your place. They will create disasters. That way you can lessen our burdens," Mao said.

"Do you want our Chinese women? We can give you ten million," he said.

Kissinger noted that Mao was "improving his offer."

Mao continued, "By doing so we can let them flood your country with disaster and therefore impair your interests. In our country we have too many women, and they have a way of doing things.

"They give birth to children and our children are too many."

A shrewd diplomat, Kissinger seemed to turn the tables on Mao, replying, "It is such a novel proposition, we will have to study it."

The two leaders then spoke briefly about the threat posed by the Soviet Union, with Mao saying he hoped Moscow would attack China and be defeated.

But Mao again lamented, "We have so many women in our country that don't know how to fight.

The assistant Chinese foreign minister, Wang Haijung, who was at the meeting, then cautioned Mao that if the minutes of the conversation were made public, "it would incur the public wrath."

Kissinger agreed with Mao that the minutes be scrapped.

But when Kissinger joked that he would raise the issue at his next press conference, Mao said, "I'm not afraid of anything.

"Anyway, God has sent me an invitation," said the Chinese leader, who coughed badly during the talks.

Mao died in September 1976. US-China diplomatic relations were restored in 1979.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8-4-2 09:52

清 裝 劇 掛 毛 澤 東 詩 詞   央 視 出 醜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 ... amp;art_id=10925676
作者: R2_D2    時間: 2008-4-3 17:25

引用:
原帖由 WongManTaks 於 2008-4-3 00:52 發表
清 裝 劇 掛 毛 澤 東 詩 詞   央 視 出 醜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80330&sec_id=15335&subsec_id=6884567&art_id=10925676
清 裝 劇 掛 毛 澤 東 詩 詞 真是十分可笑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8-5-4 07:21

既然共产党是讲平等的,毛主席为什么在延安每天吃一只鸡?(1张图)
http://www.peacehall.com/forum/lishi/7187.shtml

主题:既然共产党是讲平等的,毛主席为什么在延安每天吃一只鸡?(1张图)





下面文字摘自《司马璐回忆录》

陈云当时(延安时期)是中央组织部长。干部的工作分配,高级干部由毛泽东(有时也包括刘少奇)决定,中级干部由组织部(有时由陈云亲自谈话)决定,下级干部由所在单位决定。

我最后一次到中央组织部,高文华在低头看有关我的材料。然后他站起来,走到窑洞的后边。一会儿,陈云随高文华走出来,陈云也在这个窑洞里办公,然后,我又被陈云指了指他办公台旁一个座位让我坐下。

我在仔细端详陈云,他身材不高,穿着整洁的一套斜纹布军服,面容清瘦,双目有神,很精明干练的样子。实际上我早已见过他,只是没有单独谈过话。

陈云写过一本小册子,叫《怎样做一个共产党员》,是早年中共学习的必读文件。陈云当年作这项政治报告时,我也坐在下面听。我的个子矮小,坐在前面的地上。陈云讲完问道:「同志们有甚么问题吗?」

一位比我年纪略长的同志从我身边走过去向陈云递了一张条子,随后,陈云说:

「刚才这位同志问,既然共产党是讲平等的,为甚么我们大家的生活这么苦,毛主席却每天吃一只鸡?」

当时延安的政治气氛还比较轻松,可以有人敢于这样提问。接着陈云回答说:

「是的,毛主席每天吃一只鸡,这不是毛主席愿意的。毛主席希望和我们大家过一样的生活,但是同志们想想,毛主席的健康对中国革命多么重要!所以,毛主席不愿吃鸡,党中央的命令一定要毛主席吃鸡。和我们每一个革命同志一样,毛主席吃鸡也是一种革命任务。」

当时我听陈云的这段话,我也是这么想的:毛泽东的健康关系到中国革命,毛泽东吃鸡吃得合理。

在我的印象中,当时一般的同志对陈云都相当敬重,觉得他为人正派,我所见到的陈云为毛泽东吃鸡作解释的这段话,中共任何文件中都找不到,当年陈云的风度也使我印象很深,迄今难忘。我也深信我的追述除了简略以外,绝没有曲解陈云的原意。我有时想,陈云这段「语录」如果不写出来,在中共党史上也许就会失传了。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8-9-26 13:17     標題: 回復 6# 的帖子

將 中 國 分 裂 成 27 國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_sub/art_main.cfm?iss_id=20080925&sec_id=38167&subsec_id=38173&art_id=11642902

鼓 吹 藏 獨 、 疆 獨 、 台 獨 , 全 是 殺 頭 的 大 罪 , 在 有 了 那 個 什 麼 反 分 裂 法 之 後 , 更 加 不 得 了 , 別 說 有 實 際 行 動 , 連 說 也 不 能 說 。 就 算 有 人 想 說 , 也 絕 對 不 會 有 發 表 的 機 會 。 不 信 , 寫 一 篇 鼓 吹 疆 獨 的 文 章 試 試 , 看 是 不 是 能 在 中 華 大 地 上 公 開 發 表 , 誰 要 是 有 這 個 能 耐 , 一 定 向 他 叩 頭 。

學 古 德 明 先 生 的 春 秋 筆 法 : 這 是 新 中 國 的 現 象 , 在 舊 中 國 , 不 是 這 樣 的 。

一 九 二 零 年 九 月 三 日 , 《 大 公 報 》 上 , 有 人 公 開 發 表 他 的 主 張 : 「 我 是 反 對 大 中 華 民 國 的 , 我 是 主 張 湖 南 共 和 國 的 。 」

不 止 如 此 , 這 位 仁 兄 還 提 出 了 具 體 的 方 案 : 「 二 十 二 個 行 省 三 特 區 兩 蕃 地 , 合 共 二 十 七 個 地 方 , 最 好 分 為 二 十 七 國 。 」

通 篇 文 章 引 經 據 典 , 廣 論 世 界 局 勢 , 雄 辯 滔 滔 , 證 明 人 類 發 展 趨 勢 , 就 是 「 分 裂 」 , 所 以 , 結 論 是 最 好 將 中 國 分 裂 成 二 十 七 個 國 家 。 其 中 「 兩 蕃 地 」 不 知 是 不 是 指 西 藏 和 新 疆 ? 就 算 不 是 , 二 十 七 個 從 中 國 分 裂 而 成 的 國 家 之 中 , 也 必 然 包 括 西 藏 、 新 疆 和 台 灣 在 內 。 這 篇 文 章 , 可 算 是 主 張 鼓 吹 藏 獨 、 疆 獨 、 台 獨 的 先 知 先 覺 。 那 時 候 , 鼓 吹 藏 獨 、 疆 獨 、 台 獨 , 不 知 是 否 有 罪 , 但 至 少 有 《 大 公 報 》 敢 發 表 這 樣 的 文 章 。

這 文 章 的 作 者 是 誰 ? 坐 不 改 名 行 不 改 姓 , 姓 毛 名 澤 東 。

對 了 , 就 是 那 位 偉 大 的 毛 澤 東 ( 其 他 銜 頭 數 十 個 從 略 ) 。

這 位 偉 人 的 頭 像 , 還 掛 在 天 安 門 , 還 印 在 鈔 票 上 , 然 而 , 他 分 裂 中 國 為 二 十 七 國 的 主 張 , 好 像 不 能 提 了 吧 , 若 有 哪 一 個 人 大 代 表 什 麼 的 , 受 了 偉 人 的 感 召 , 在 人 大 會 議 上 提 出 來 討 論 一 下 , 那 恐 怕 會 比 奧 運 更 熱 鬧 !
毛 偉 人 倡 導 分 裂 中 國 、 解 散 中 國 的 偉 論 很 多 , 恕 不 一 一 引 用 了 。

獨立運動系列活動報導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 ... &extra=page%3D1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9-2-14 03:50     標題: 回復 6# 的帖子

優秀的百粵民族---廣東獨立!
2006年2月29日   (用粵語讀)

        很多人都認為粵語是方言只因為粵語不是官方語言!這種觀念是極大的錯誤.

        粵語起源於亞洲的一塊大陸的南方,現稱廣東,廣東歷史淵源久遠,早在十萬年前就有“曲江馬壩人”在此活動生息。相傳古為百越民族居地,故簡稱粵(古語粵與越相通),可以講百越人(現廣東人,香港人)是一個與北方人完全沒有關係的民族,就好像西藏人與其他亞洲大陸的人沒有關係 .這一點可以說明為什麼粵語與北佬話這麼大分別的原因.人類學者分析出最好解釋文字的問題,為什麼廣東人與北方人都用相同的文字,這是不是說明廣東人與北方人有血統聯係?

        完全沒有聯係, 一種民族都出現在一處地方,人類學者先推想:一種民族出現在面積小於英國的地方,換句話說,一種民族不可能出現在稱為中國這麼大的地方,例如歐洲. 這很容易被辨認,例如西藏和新疆, 他們有自己的文字和語言,但這只是推論,不夠證明西藏與新疆或其他民族不是同一種民族.怎樣才能證明呢?一種方法就是比較北方人與廣東人的外表特徵,一測量顯示,廣東人的骨架構造與北方人的差別很大.心理學者更提供用廣東人與北方人的言行做比較.這種比較還在研究中,但前面的理論已可以證明廣東人是一種獨立的民族.而且一種民族之分不需要用測量就可以體會到,例如英國同法國,如果你體會不到,你不應屬於這個民族.講到歐洲, 多數歐洲國語言都出於同一語言系--拉丁語,這可從英語同法語的相似看出來,德語等也是.普通話, 粵語等都出於同一語言系--古漢語.一種民族發明一種語言, 為什麼這樣說?

        舉例說,英語能成為世界語言是因為優秀的英國人所創造出來,你不會見到日本人發明英語,同樣道理,粵語是由一個民族發明的(而廣東內是由於古時交通不便而道致,但都歸屬於廣州話),這個民族就是所稱百粵民族.再講法國人雖然接近英國人,但畢竟他們是不同的民族,就有差別,這種差別在那裡體現? 在北美洲和澳洲都是講英語,卻分別屬於不同的國家.可見粵語與普通話有機大的差別, 民族一定極之不同.

        可以講歐洲分這麼多國是極之科學而且符合自然規律.因為一個人始終都有一個民族歸屬感, 一個英國人和法國人可以做朋友,但你要一個英國人要在法國日日講法語, 這個英國人就沒有了民族感,沒有目標.為什麼歐洲分出這麼多國而亞洲不能?一來,歐洲人對民族分得好明確,就算打仗,也要以民族名義去戰場.而且歐洲人在戰場上也是已實力同戰術來較量,很少用到奸謀或酷刑,疆域也由此分出來.而亞洲大陸(不包括中東)不像歐洲,一來民族感不強,就像對版權一樣這麼隨便,二來是由於三國就快要形成時,秦始皇(北方人)利用奸謀和酷刑強行統一中國(在酷刑之下,沒有人敢出聲),之後,中國一直在這種北方人的統治下被逼共處,可以講中國是由酷刑,強權而形成的,你覺得有什麼驕傲?

        為什麼廣東人被稱為漢族? 在你填表時,你是不是想也不想就填漢族?其實漢族是不真正存在的!漢族只不過是清政府為更牢固其他民族思想而造出來的民族,不過這一招也很有效,幾乎大部分在東亞洲大陸的民族包括百越民族都認為他們是漢族,可是雖統一了民族名,卻統一不了民族特點,民族語言就是一個例子,所有不是官方語言都視為方言,都要受到北方蒙古話(普遍話受到很大蒙古話的影響)消滅的威脅,連強大的百越民族所講的粵語也受到威脅, 這種擔心不是多餘的,世界歷史上就有強大的民族消失,如果廣東在很長一斷時期還在受北方統治,廣東很快就會淪為一塊全講北佬話的地方,電視,學校,工作, 所有人都講低劣的語言.

        說北佬話或普通話低劣不是無道理,這個可以用"修辭"(rhetoric)來證明,北方語言修辭完全將著重於形式,例如五字或七字詩詞, 這種形式局限於形式中,反映普通話的死板,這只也只存在於普通話,世界其他語言包括英語和粵語都不可能造這種形式的詩,用粵語讀詩有如用普通話翻譯粵語電影.百粵人不應該用作不作到詩詞與北方人比較, 這只會減弱百粵民族信心.

        百粵人會搞經濟,這已最大的長處,世界上有那一個強國經濟不強大?這證明廣東有獨立的潛力,1984年廣東消品零售總額躍居全國第一位後,出口總額、利用外資、固定資?資、國民生產總值、地方稅收等經濟指標,也先後躍居全國各省、市、自治區第一位,這說明一個什麼問題?

        我這麼說,不是叫你去歧視講普通話的人,因為沒有人應該受到歧視.但統一中國只會令到民族矛盾加大,各個大民族被強逼共處一國,很難團結,在二戰時就有各地軍隊不協調的現象,歐洲各國雖然有強國也有弱國,但很少歐洲人歧視歐洲人,這是因為他們民族細分得好,矛盾反而少,在廣東,很多百粵人對外省人很反感,經常感到領域被侵略,這是由於廣東還不是一個國,雖然看上去民族之間共處還幾好,但能達不達到好像日本人那樣?沒可能,如果不能,中國不會成為發達國,有誰認為中國會成為發達國?為什麼廣東獨立會更有利?

        舉個例子:洪秀全、康有為、梁啟超、孫中山 等廣東代表,無一不提倡用西方思想改革中國,但為什麼他們都不成功?一來他們代表先進的百粵人, 他們先進的思想得不到思想落後外省人的理解,二來他們習慣於被強權者統治,民族特徵決定不可能民主治理中國, 所以除了百粵人與大部分廣西人響應他們,其他民族都反對他們,如果他們在廣東,廣西,海南改革,他們一定會成功,而且肯定會搞資本主義,以這三省的地理位置(近海而在大陸),現一定會比日本更發達.廣東獨立後會成為在亞洲大陸最強大的國,就象歐洲的英國(日本只不過是歐洲的德國).中國應分成幾部分,因為民族問題,沒有統治者能管到整個中國(包括孫中山),中國分成幾部分後,各國的管理就容易很多,但到時會有強國與弱國,這不會削弱亞洲的能力,因為有強國支撐.如果一個大國的人民生活不如一個小國像韓國或日本,那這個國有多大也沒有用.

        香港人現處於很尷尬的階段,他們有的不想承認是中國人,有的口口聲聲學人叫愛國,但這些人不懂中國歷史,沒有在中國生活,沒有與北方人講過話.如果廣東獨立,香港人名正言順可以叫為百粵人,一個比日本人更優秀的民族.


http://www.hkfront.org/intcanton20060229.htm
作者: 不是瀨野    時間: 2009-4-20 03:25

呵呵﹗“茅廁洞” 的騙術奇談果然是歷久常新哩﹗

無線電視的老千劇來來去去都是些番鬼佬招式﹗編劇們應該參考一下 “茅廁洞騙術大全”﹐搞番幾套有中國特式的﹐例如三六奶變狗肉飯﹐河蟹屎變成我愛吃的東西。

既是千機變又是美食節目﹐一定大受家庭觀眾歡迎。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9-5-24 14:11     標題: 回復 1# 的帖子

1940年代新華日報社論
http://www.forum4hk.com/thread-6629-1-1.html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9-7-17 15:40

蔣介石與毛泽东之比较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 ... a=page%3D1#pid39741
作者: 黑白猫    時間: 2009-7-18 19:27

讲一套做一套的毛贼东.
作者: WongManTaks    時間: 2009-9-30 15:59

建政 60周年 毛澤東前秘書狠批
中共奪了政權不提民主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091001&sec_id=15335&subsec_id=15336&art_id=13266818

被譽為「盛世慶典」的中共建政 60周年閱兵,今日將在北京登場。北京在繃緊的保安下仍洋溢出喜慶氣氛,但已故中共領導人毛澤東的前秘書李銳昨日感慨地表示,中共在爭民主和反獨裁的旗幟下贏得政權,但卻拒絕用同樣的口號維護政權。他呼籲當局順應普世價值,實行民主憲政,以利國家走向長治久安。

在軍警嚴密保護下,天安門廣場今日的慶典,除 8,000多名陸海空三軍軍人、 30個現代武器裝備組成的方隊、 150多架國產最先進戰機,還有逾 30萬經過嚴格訓練的學生和各界人士,以及 60架花車參與,相繼經過天安門廣場,接受以胡錦濤為首的中共第四代領導人的檢閱。
昨晚,國務院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盛大宴會, 4,000多名中外人士出席,胡錦濤等中共第四代領導人,以及江澤民、李鵬等第三代領導人一齊出席。江澤民入場時,更幾乎與胡錦濤並駕齊驅,顯示他在中共的影響力仍在。總理溫家寶發表講話,大讚 60年取得的成績,並強調這些成就要歸功於人民,歸功於中共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不過,現年 92歲的毛澤東前秘書李銳昨日接受本報電話採訪時,以無比感慨的語氣說,毛澤東等中共第一代領導人,打着建設自由民主新中國、反對蔣介石獨裁統治的旗幟,獲得人民的支持,用革命的方式取得了政權,但最後卻自食其言,拒絕承諾,給中國人民又帶來深重災難。


「應吸取蔣介石葬送政權經驗」
李銳指,中共執政後的前 20多年,毛澤東大搞專制獨裁,從反右、大躍進,再到文化大革命,政治運動不停,生靈塗炭導致幾千萬人枉死,上億人受到牽連,上演了一幕幕人間悲劇,國家、民族和社會付出了極慘重的代價。
後 30年,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搞改革開放,雖然經濟成就斐然,但政治依舊,抗拒民主扼殺自由,甚至發生六四那種事件,實為中國 20世紀最後一場悲劇。李銳說:「建國 60年了,共產黨應該吸取國民黨蔣介石葬送大陸政權的失敗經驗,順應普世價值,實行民主憲政,只有這樣,政權才可能穩固,國家才有可能走向長治久安。」


「文革也成了 60年偉大成就?」
李銳 1959年因不贊成毛的大躍進,被打成反黨集團,坐監八年後發配邊塞。重返政壇後曾任中組部常務副部長, 30年來一直呼籲中共政治改革,成為中共現政壇上為民主憲政奮鬥時間最長、資格最老、聲望最高的黨內代表人物。他今日將登上天安門觀禮台觀看大閱兵。
內地著名學者、上海作家沙葉新表示,中共建政 60年的前 30年,一直搞階級鬥爭,後 30年政治稍有進步,比如憲法沒有反革命罪了,口頭上也講人權了,講民主是個好東西了,至少是表面上如此。這對共產黨是讓步,就在這讓步中看出中共一點一點地進步,雖然有時還會反覆,甚至倒退!
內地獨立學者王煉利指,她在北京王府井大街看到當局的「 60周年偉大輝煌成就」宣傳展示,當中居然出現文革時毛澤東接見紅衞兵,和當年「批林批孔」的畫面,「這真是匪夷所思!難道文革也成了 60年偉大成就?」她指,這說明當權者毫無是非觀,「一個沒有是非觀的國家,不管你經濟如何了得,都難以得到文明世界的尊重。」
作者: 隻手遮天    時間: 2009-10-9 02:34

後人倡毛澤東生辰死忌列假日 推動毛體書法
毛風再起 胡溫凸顯權力傳承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091009&sec_id=15335&subsec_id=15336&art_id=13294390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09-10-27 14:33

未來中國分裂的可能性
http://www.forum4hk.com/thread-8663-1-1.html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09-10-27 14:35

毛澤東是中國分裂主義者

 幾年前,李登輝前總統的著作《台灣的主張》問世時,香港的親共媒體曾經針對他的「七大塊」論,口誅筆伐。

 其實,「七大塊」論並不是李前總統獨創,而且只將中國分成七塊還算是小兒科,中共的毛澤東在1920年9月3日就曾提過把中國分成二十七塊了。

 毛澤東當時在長沙《大公報》上發表過一篇《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的文章,該文中指出:「既然全國的總建設在一個時期內完全無望,那麼最好的辦法,是索性不謀總建設,索性分裂,去謀各省的分建設,22個行省3特區兩藩地合共27個地方,最好分為27個國。」

 毛澤東的主張顯然比李登輝還激進。還需要注意的是毛澤東提到的「兩藩地」,一個應該是西藏,另一個待查。也就是說,在毛的眼裡,西藏是中國的「藩屬」,其地位和越南、朝鮮等一樣,都是可以獨立的。

 由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共湖南省委《毛澤東早期文獻》編輯組合編,在1990年出版的《毛澤東早期文稿1912.6~1920.11》,就收納了毛澤東這篇文章,此外,《文稿》內還有以下有關分裂中國的文章:

 《打破沒有基礎的大中國 建設許多的中國從湖南做起》(1920.9.5)

 文中說:「固有的四千年大中國,盡可以說沒有中國,因其沒有基礎。」「無個中國」論比「兩個中國」論還反動。他再重申前一篇文章中要建設27個中國的主張。

 《絕對贊成「湖南們羅主義」》(1920.9.6)

 贊成「我們絕對不干涉別人的事」,也「絕對不許別人干涉我們的事」。將北洋軍閥統治湖南稱之為「九年三被征服」。

 《湖南受中國之累 以歷史及現狀證明之》(1920.9.6~7)

 文中詳列湖南如何受中國之累,然後說:「小組織受束於大組織,事事要問過中央,事事要聽命別人,致造成今日之惡結果。假使湖南人早能自決自治,遠且不言,丁、戊以方新之氣,居全國之先,使無所謂中央者為之宰割,不早已成了一個新湖南嗎?」把湖南改成台灣,可圈可點。

 《「湖南自治運動」應該發起了》(1920.9.26)

 毛澤東除了說這必須是「實際」的運動外,還說:「我又覺得湖南自治運動是應該由『民』來發起的。假如這一回湖南自治真個辦成了,而成的原因不在於『民』,乃在於『民』以外,我敢斷言這種自治是不能長久的。」李登輝「主權在民」的思想如果不是從這裡學來的,就是毛、李「英雄所見略同」了。這點毛在後面的文章中還有闡釋。

 《釋疑》(1920.9.27)

 文章說,湖南自治「只是打斷從前一切被中央各省干涉束縛的葛藤,湖南境內事,統歸湖南人自辦。」毛澤東還說:「我們但造我們湖南自治的事實,不要自治法,也未嘗不可以(英國以前的憲法就是不成文)。我們為裝飾門面起見或為抬出一部偶像嚇中央、嚇外省、並嚇本省的野心家起見,要制定一部自治法」。看看香港現在那個可以被任意解釋和歪曲的基本法,毛澤東可說是「英明預見」了。

 《再說「促進的運動」》(1920.9.28)

 毛澤東說,湖南的自治決非聽其自然可以產生的。「不論那一國的政治,若沒有在野黨與在位黨相對,或勞動的社會與政治的社會相對,或有了在野黨和勞動社會而其力量不足與在位黨或政治社會對抗,那一國的政治十有八九是辦不好的。」搞「分裂」,當然要有強有力的反對黨,但普通的政治亦然。所以,毛澤東掌權後搞一黨專政是自打嘴巴,而鄧小平、江澤民之流不也背離了「毛澤東思想」嗎?

 《「湘人治湘」與「湘人自治」》(1920.9.30)

 文章一開頭就說:「『湘人治湘』,是對『非湘人治湘』如鄂人治湘、皖人治湘等而言,仍是一種官治。」「故『湘人治湘』一語,我們根本要反對。因為這一句話,含了不少的惡意,把少數特殊人做治者,把一般平民做被治者,把治者做主人,把被治者做奴隸。這樣的治者,就是禹、湯、文、武,我們都給他在反對之列。」「我們主張組織完全的鄉自治、完全的縣自治、和完全的省自治。鄉長民選、縣長民選、省長民選,自己選出同輩中靠得住的人去執行公役,這才叫做『湘人自治』。」

 用這段毛語錄的照妖鏡來看香港,不但「港人治港」是虛假的、惡意的『自治』,中共還停留在鄉以下的「村民選舉」,根本就是毛澤東和共產黨的食言。中國老百姓已被他們欺騙了79年。

 《「全自治」與「半自治」》(1920.10.3)

 文中說:「我們主張『湖南國』的人,並不是一定要從字面上將湖南省的『省』字改成一個『國』字,只是要得到一種『全自治』,而不以僅僅得到『半自治』為滿足。『國』的要素為土地、人民、主權,主權尤為要素中的主要素。湖南人沒有自己處理自己的事的完全主權,而長被侵奪於益我則少、損我則多的中央或鄰省。湖南人不是麻木,總該有點感覺,奮起獨立,正此其時。」毛澤東將「全自治」視為「主權獨立」的觀念非常清晰,「台獨」、「藏獨」、「疆獨」等等不過是「按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耳。

 《反對統一》(1920.10.10)

 毛澤東明確地指出:「中國的事,不是統一能夠辦得好的。」

 「四千年的中國只是一個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經營,多少學者的論究,都只在一個空架子上面描寫。每朝有幾十年或百多年的太平,全靠住一個條件得來,就是殺人多,流血多。」

 「胡適之先生有20年不談政治的主張,我現在主張20年不談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採省們羅主義,各省關上各省的大門,大門以外,一概不理。國慶是慶中華民國,我實在老不高興他。特為趁這國慶,表示我一點反對統一的意見。」

 毛澤東果然靠「殺人多,流血多」來維持他的「中國」。鄧小平、江澤民有樣學樣,才有「6.4」屠殺。當時他可以自由發表反對統一的意見。可見,當年中華民國的言論自由遠遠超過今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79年當中,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隨世界的潮流進步,可見它是如何地黑暗啊!


http://www.southnews.com.tw/China/02/00357.htm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09-11-30 11:57

1949年前,中共對人民的承諾,完全跳票了。

---《解放日报》1943年9月1日

伟大的中国GCD在和反动的国民党的夺权斗争中,对中国民主提出了:

走英美民主道路

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

取缔一党专制

不能以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为由来拖延民主

提倡竞争经济

民主不分国界并反对国情论

以斗争来争取民主

欢迎美国批评中国民主并表示对不把对中国民主的批评视为干涉中国内政

反对愚民政策

要真正做到出版自由

鼓励学生运动

反对镇压学生运动

保障人权

取缔限制人民**自由的法令

释放政治犯

党不能对政府下命令

禁止以稳定为由拖延民主

忠实于对人民的诺言

---《新华日报》1944年11月15日

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毛泽东答中外记者团)

---《解放日报》1944年6月13日

由于各个国家的历史发展、社会状况等具体条件的不同,他们各自所实行的民主政治,可能在形式和内容上,都存在着多少差异。但无论如何,它们之间有一个基本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政权为人民所握有,为人民所运用,而且为着人民的幸福和利益而服务。这样的政权必然尊重和保障人民的自由权利;使失掉自由权利的人民重新获得自由权利;没有失掉自由权利的充分享有自由权利;特别是言论、出版、机会、结社,这些作为实行民主政治的基本条件的人民的最低限度的自由权利,是必须切实而充分地加以保障的。

---《新华日报》1943年9月15日社论

二十年来,尤其是最近几年,我们天天见的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政府所颁布的法令,其是否为人民着想,姑置不论。最使人愤慨的是连这样的法,政府并未遵守。政府天天要人民守法,而政府自己却天天违法。这样的作风,和民主二字相距十万八千里!所以民主云云者是真是假,我们卑之无甚高论,第一步先看政府所发的那些空头民主支票究竟兑现了百分之几?如果已经写在白纸上的黑字尚不能兑现,还有什么话可说?所以在政治协商会议开会以前,我们先要请把那些诺言来兑现,从这一点起码应做的小事上,望政府示人民以大信。

---《新华日报》1946年2月1日

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把一党专制化一下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虽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的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啊!

---《新华日报》1945年1月28日

他们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

---《新华日报》1939年2月25日

毛泽东,中国GCD的最高政治家,曾经这样表示出中国人民的希望:"我们并不需要、亦不实行无产阶级专制。我们并不主张集体化,也不反对个人的活动--事实上,我们鼓励竞争和私人企业。在互惠的条件下,我们允许并欢迎外国对我们的地区作工商业的投资......我们相信着,并且实行着民主政治"。他说得很对。

---《新华日报》1945年4月19日

限制自由、镇压人民,完全是日德意法西斯的一脉真传,无论如何贴金绘彩,也没法让吃过自由果实的人士,尝出一点民主的甜味的。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09-11-30 11:58

---《新华日报》1944年3月5日

他们说这一套都是外国人的东西,决不适用于中国...原来,科学为求真理,而真理是不分国界的...现在固然再也没有顽固派用国情特殊,来反对科学--自然科学的真理了。只有在社会现象上,顽固派还在用八十年前顽固派用过的方法来反对真理...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此。而且也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民主,却没有只适用于某国的民主。有人说:中国虽然要民主,但中国的民主有点特别,是不给人民以自由的。这种说法的荒谬,也和说太阳历只适用外国、中国人只能用阴历一样。

---《新华日报》1944年5月17日

中国要实行民主政治,必须"取资欧美",但又要避免欧美民主政治的一些流弊,更驾而上之,这正是中山先生的伟大识见。

--《新华日报》1942年11月12日

这些一切,只有证明全国人民及各民主党派对实施纲领的意见,首先是对人民自由的主张,是切实的,迫切需要实现的,万万"撤销"不得的。

---《新华日报》1946年1月18日

这说明英美在战时也还是尊重人民的言论出版等民主自由的。英美两大民主国家采取这些重大措置,正说明英美两国是尊重和重视GCD及其它党派,和他们所代表的意见和力量的...同时,(他们)也有一些批评。他的批评对不对,是另外一回事。这种民主团结的精神,是值得赞扬和提倡效法的...全国各党派能够融洽的为共同目标奋斗到底,这是英美的民主精神,也是我国亟应提倡和效法的。

---《新华日报》1942年8月29日

这正如前天座谈会主席左舜生先生说的:"我们不去敦促,自由这一客人是永远不会进我们的门的"!

---《新华日报》1944年5月16日

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

---《中共党史教学参考数据》

"现在是非变不可了!""但如何变呢?""我们只要看看人家。换句话说我们一切要民主。我们一切制度、政策以及其它种种,都要向着能配合世界转变上去改造。

---《新华日报》1945年4月8日

一切力量来自人民!一切光荣归于民主!

---《解放日报》1945年7月2日

曾经有一种看法,以为民主可以等人家给与。以为天下有好心人把民主给人民,于是就有了等待这种"民主",正如等待二百万元的头奖一样。但是中外古今的历史都证明了,民主是从人民的争取和斗争中得到的成果,决不是一种可以幸得的礼物。

---《新华日报》1945年7月3日

必须真正做到民主动员,必须有民主政府持行并保障一切民主的措施,这真理还不简单明了吗?

---《新华日报》1945年1月18日

英国人民把言论、集会、身体等自由作为民主政治的基础而加以无比重视,从美国方面也同样表现出来。上引赫尔国务卿自称一生为这目标奋斗力争的正是这个东西。"平等"与"自由"为什么被民主国家这样重视,重视到认为没有这就无从谈民主政治呢?这是很简单的。国父孙中山先生曾经说:"提倡人民权利,便是公天下的道理。公天下和家天下的道理是相反的;天下为公,人人的权利都是很平的;到了家天下,人人的权利便有不平,......所以对外族打不平,便要提倡民族主义。对于国内打不平,便要提倡民权主义"。英美民主政治所重视的平等,正是这一含义...假如至今英美仍不准人民有平等的权利,那末怎样能够谈得到民主、怎样能够实现民治呢?说到"自由"也是一样,如果连人民言论、集会、身体的自由都不允许,则民治从何谈起?...英国没有成文宪法,但是英国人民有平等有自由,所以虽没有宪法也是民主国家。由此看来,民主政治的主要标志是人民有自由平等的权利...民主的潮流正在汹涌,现在是民权的时代,人民应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和身体的自由是真理,实现民主政治是真理,真理是要胜利的,所以高举民主的大旗奋斗着的世界和中国人民是一定要胜利的。

---《新华日报》1944年3月30日

年青的民主的美国,曾经产生过华盛顿、杰斐逊、林肯、威尔逊,也产生过在这一次世界大战中领导反法西斯战争的民主领袖罗斯福。这些伟大的公民们有一个传统的特点,就是民主,就是为多数的人民争取自由和民主。美国现在是反法西斯战争中联合国四大主要国之一,担负了彻底消灭法西斯、消灭侵略、建立世界永久和平安全的重大责任,从美国的革命历史,从美国人民爱好民主自由的传统精神,从美国人民的真正利益,我们深信美国将继续罗斯福的民主政策,不会忽视世界各处,尤其是中国人民的声音,人民的要求。

---《新华日报》1945年7月4日

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但是,在这一切之前,之上,美国在民主政治上对落后的中国做了一个示范的先驱,教育了中国人学习华盛顿、学习林肯,学习杰斐逊,使我们懂得了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需要大胆、公正、诚实。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09-11-30 11:58

---《新华日报》1943年7月4日

七月四日万岁!民主的美国万岁!中国的独立战争和民主运动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新华日报》1944年7月4日

杰斐逊的民主精神孕育了两个世纪以来的美国民主政治,杰斐逊的民主精神也推进和教育了整个人类的历史行进。

---《新华日报》1945年4月13日

不论程度之深浅,美国是始终保有一种传统精神的国家,那传统就是民主。

---《新华日报》1943年4月15日

一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新闻:据说美国在马绍尔战场协助土人实行民主,让他们自己选举行政官。这是很平凡的事:从民主的美国来说,正应当如此。这也是不平凡的事:从不民主或尚未民主的国家来看,觉得新奇、觉得刺耳、觉得不平凡。

---《新华日报》1944年10月3日

我们尊重并且愿意接受美国朋友善意的批评和建议,正如我们对孤立主义提出批评,应受到尊重一样,这也是从彼此激励互求进步以加强两国人民的合作出发的。我们丝毫也不心存疑惧,认为美国朋友的批评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

---《新华日报》1944年3月15日

如何使青年的思想和行动能有正当的发展...可分两种,一种是主张思想统制。这就是说,把一定范围以内的思想,灌输给青年,对于这种思想是没有怀疑和选择的余地的。...另一种主张是思想自由。...只有自觉和自愿,才能产生心悦诚服的信仰,和惊天动地的创造活动。一般民众都是如此,青年尤其是这样。如果走相反的道路,则结果都是十分可悲的。有许多事实说明在强迫注入的训练之下,青年感到很大的痛苦...这种办法是必须改正的。我们主张思想应当是自由的。

---《新华日报》1941年6月2日

愚民政策虽然造成了沙漠,却绝难征服民心。

---《解放日报》1942年4月23日

可见民主和言论自由,实在是分不开的。我们应当把民主国先进的好例,作为我们实现民主的榜样。

---《新华日报》1944年4月19日

统制思想,以求安于一尊;箝制言论,以使莫敢予毒,这是中国过去专制时代的愚民政策,这是欧洲中古黑暗时代的现象,这是法西斯主义的办法,这是促使文化的倒退,决不适于今日民主的世界,尤不适于必须力求进步的中国...言论出版的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要件,没有言论出版的自由便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不民主便不能团结统一,不能争取胜利,不能建国,也不能在战后的世界中享受永久和平的幸福...新闻自由,是民主的标帜;没有新闻自由,便没有真正的民主。反之,民主自由是新闻自由的基础,没有政治的民主而要得到真正的新闻自由,决不可能。

---《新华日报》1945年3月31日

作统制者的喉舌,看起来象自由了,但那自由也只限于豪奴、恶仆应得的"自由",超出范围就是不行的。也就是说你尽可以有吆喝奴隶--人民大众的自由,但对主子则必需奉命唯谨的,毕恭毕敬,半点也不敢自由。

---《新华日报》1946年9月1日

要真正做到出版自由,必须彻底废除现行检查办法,

---《新华日报》1945年6月26日

是要彻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实行普选制,使人民能在实际上,享有"普通"、"平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则必须如中山先生所说,在选举以前,"保障各地方团体及人民有选举之自由,有提出议案及宣传、讨论之自由。"也就是"确定人民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的完全自由权。"否则,所谓选举权,仍不过是纸上的权利罢了。

---《新华日报》1944年2月2日

为了国家利益和革命事业,我们应该贡献出自己的一切。但这必须事先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我们那样牺牲自己是真正为了国家和革命么?第二,我们所有的一切是些什么?...一面说青年"根本不能谈民主",一面是叫青年"必须牺牲个人的自由",这就是在我们这个国度里对青年所施行的"标准"的"民主自由"的教育...那不过是为着要装装门面而已。

---《新华日报》1945年4月15日

"五四"运动以来三十年的中国史,就是学生爱国运动与人民自主运动密切结合的历史,就是学生运动充作人动的先锋和辅助军的历史。在一代的时间内,中国学生用自己的血、泪和汗写下了中国民族民主运动史上光辉的史页,也是世界革命史上特出的史页。事实证明:中国学生将一本过去传统的爱国精神,继续为自己祖国的独立自主和民主自由而努力,也就是为世界和平而努力。

---《新华日报》1946年11月17日

民主一日不实现,中国学生的爱国运动却是一天也不会停止的。

---《新华日报》1945年12月9日

反动者企图以"共党煽动",轻轻把"一二?一"惨案的责任推得一乾二净,但是七日的新民报说:"学生罢课反对内战,当地军警出动镇压......,在这情形中谁是谁非,几乎不待判断","看昆明学潮惨案,受害的却是赤手空拳的学生,他们既无武器,更非军队,而竟受到武力的攻击";"这次惨案却证明基本人权无保障......政府当局亟须反省"。

---《新华日报》1945年12月11日

这件惨案的事理至为清楚,责任也很分明:一般青年学生只不过激于爱国热忱,凭了赤手空拳,起来要求民主反对内战,究有何罪?而国民党反动派竟采取残暴手段,惨加屠戮,并在屠戮之后,为了"嫁祸"起见,还不惜含血喷人,肆意诬蔑,居心恶毒以至于此,真是史无前例。但是人民是不会受欺骗的,人民是最公正的裁判者,国民党反动派要想一手掩尽天下耳目,徒见其日益心劳力拙而已。

---《新华日报》1945年12月7日

中国青年在现阶段中所从事的运动,应该是争取民族独立,经济平等,和政治民主。为这三大目标而奋斗的人,在历史中就有他的地位。

---《新华日报》1946年11月17日

而民主与不民主的尺度,主要地要看人民的人权、政权、财权及其它自由权利是不是得到切实的保障,不做到这点,根本就谈不到民主...保证一切抗日人民(地主、资本家、农民、工人等)的人权、政权、财权及言论、出版、集会、结社、信仰、居住、迁移之自由权...中国GCD一向是忠实于它对人民的诺言的,一向是言行一致的,因此它的纲领中的每一条文与每一句语,都是兑现的。我们决不空谈保障人权,而是要尊重人类崇高的感情与向上发展的愿望.......

---《解放日报》1941年5月26日

单说英美吧。英美是民主国家。这是人人公认的。英美人民有各种民主权利...为了国际的地位,必须从保障基本的民主权利开步走。恐惧是懦夫,疑虑是自私,反对便是倒行。我们再度呼吁:保障人民的基本民主权利。

---《新华日报》社论1944年2月1日

本市消息内政部公开颁行一种限制人民**自由的法令,借口是"恐稍有不慎,足以影响社会秩序与公共安宁"。据中央社讯,其要点如下:负责筹备**的人员,需于事前将姓名、年龄、职业、住址、**宗旨、集会地点、进行日期及时间经过路线等呈报当地"治安主管机关"。散发的印刷品和张贴的标语须事先送当地"治安主管机关"审查。上项法令,已由内政部发致全国各省市地方机关,本市市政府业已接到,且已分令警察局及各区公所"遵照办理"。有了这个"法"的根据,今后各地当局更可以随意于事先防止临时禁止一切人民团体之**。人民**已无自由可言了。

---《新华日报》1946年5月13日

立即释放全国政治犯!严惩虐待犯人、毒杀犯人的凶手!未获释放的政治犯应切实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不准再有虐待和私刑拷打犯人的非法行为。

---《新华日报》1946年2月18日

维持一党专制的政策是建立在制造饥饿和灾荒上的,所以这些救灾的治本办法,只有国民党确定的和各党派一道走上和平、民主的道路时,才能完满解决。

---《新华日报》社论1946年3月30日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

GCD要夺取政权,要建立GCD的"一党专制"。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与诬蔑。GCD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制",但并不要建立GCD的"一党专制"。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09-11-30 11:58

---《刘少奇选集》上卷第172-177页

党对政府的领导,在形式上不是直接的管辖。党和政府是两种不同的组织系统,党不能对政府下命令。

---《董必武选集》第54-55页

一个民主国家,主权应该在人民手中,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一个号称民主的国家,而主权不在人民手中,这决不是正轨,只能算是变态,就不是民主国家...不结束党治,不实行人民普选,如何能实现民主?把人民的权利交给人民!

---《新华日报》1945年9月27日社论

现在,官方豢养的论客们更公然地企图恐吓人民,说国民党是希望中国安定的,而GCD却希望天下大乱...中国GCD,不但"要变不要乱",而且正是要"以变止乱"...(国民党反动派)也是希望某一种"安定"的,但那并不是全中国的安定,并不是全中国人民的安定,而仅仅是他们坐在压迫人民的宝座上的"安定"。他们那个小集团可以统制全国、为所欲为的"安定"...他们的统制"安定"了,中国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老百姓就更会没有饭吃、没有衣穿、没有事做、没有书读、没有说话的自由、没有走路的自由、没有住家的自由...废止国民党的一党专制!

---《新华日报》1946年5月17日社论

而在重庆被打得头破血流的青年学生们的组织与行动也被当局宣布为"不合法组织......妨害治安",而加以取缔。反之,那些打人的暴徒,是合法的组织,是有益治安,而应力加保护。这就是合法政府的合法措施。让我们在这个不合法的罪名下继续奋斗,一直到"人民的宪法"出现的一天吧!

---《新华日报》1947年2月22日

昨天报载:慕尼黑在上周未暴动,"革命精神炽烈",这是真的民意了,"纳粹调集坦克出动镇压"。希特勒要有他自己的"民意",就叫戈林去说话。真的民意出现了,希特勒就派坦克去说话了。

---《新华日报》1944年3月15日

现在,假如我们承认战后的世界是一个不可抗而又不可分的民主的世界,那么要在这个世界里生存,要在这个世界的国际机构里当一个"优秀分子",第一就是立刻在实践中尊重"新闻自由"这种人民的"不可动摇的权利。"

---《新华日报》1944年10月9日

国际民主既然与国内民主不可分割,所以要想参加到世界民主国家家庭中去的人们,就无法违反国内民主的原则。

---《新华日报》1944年1月19日

法西斯的新闻"理论家"居然公开无耻地鼓吹"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报纸"的主张。它们对于"异己"的进步报纸,采取各色各样的限制、吞并和消灭的办法,如检查稿件、任意删削,威胁读者、阻碍推销,派遣特务打入报馆、逐渐攘夺管理权,最后则强迫收买,勒令封闭。\

這是半个世纪前中国GCD对中国人民的承诺。


本文网址: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322606.html
作者: Dr.Who    時間: 2010-4-16 03:13

溫總推崇民主惹黨內不滿

內地學者指,現年 67歲的溫家寶任總理七年,上任初期大展親民作風,高調推崇西方倡導的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討好了內地民眾,卻得罪了中共黨內高層保守勢力,對他的改革舉措有諸多阻滯,令他許多諾言落空,更被民間輿論質疑「空話大話連篇」。
2003年 3月全國兩會溫家寶接任總理,在記者會上大樹平民形象,稱自己「是一個很普通的人,出生在農村,孩提時代在戰亂中度過的」,一時大得民心; 2004年兩會記者會,溫家寶又誓言建立法治政府,「說真話做真事」,獲得掌聲。 2007年全國兩會記者會,溫家寶更公開讚揚「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認為這與共產黨的主張並不矛盾。溫此說終引來黨內不滿,《北京日報》等發表評論公開批駁「普世價值說」,溫近年已避而不談普世價值。
今年兩會,溫家寶在講話中呼籲創造條件令輿論監督政府,卻發生湖北省長李鴻忠不滿官媒女記者提問,怒斥女記者和搶走記者錄音筆,公開落溫總的面,轟動一時。
本報記者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416&sec_id=15335&subsec_id=15336&art_id=13934411
作者: Dr.Who    時間: 2010-5-27 23:40

鍾祖康: 毛澤東翻譯員確認毛曾感謝日本侵華
http://joechungvschina.blogspot.com/2008/10/blog-post_09.html


愛讀曾擔任政壇名人的翻譯員所寫的傳記﹐因為他們最清楚會談或密談上的談話內容﹐只要他們的政治觸覺稍弱一點﹐就很容易在傳記裡面洩露了無異於國家機密的違礙明細。曾長期擔任毛澤東和周恩來日語翻譯﹐其後為中國文化部副部長﹐現擔任中國對外文化交流協會常務副會長、中日關係史學會名譽會長等職的劉德有於 1999年出了一本書﹐叫《時光之旅:我經歷的中日關係》﹐回顧了他所「親身經歷」的中日關係。在該書裡﹐他以現場翻譯的身份﹐記載了毛澤東於1964年7月10日會見日本社會黨國會議員佐佐木更三、黑田壽男和細追兼光的細節。當時毛澤東與佐佐木的對話如下﹕

佐佐木:過去﹐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中國﹐給你們帶來災難﹐我們感到很抱歉。
毛澤東:用不著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很大的「利益」﹐有了他們﹐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如果沒有日本「皇軍」﹐ 我們要奪取政權是不可能的。

毛澤東繼續說:我們不談過去了。過去的事﹐從某種意義上說﹐是好事情﹐對我們有幫助。你們看﹐中國人民不是奪取了政權嗎?(見原文 第293頁)

由此再一次清楚看到﹐說毛澤東感謝日本皇軍侵華﹐確不是無中生有;說日本皇軍對中國共產黨有再造之恩﹐一點沒有誇張﹐讀過中國現代史的人﹐不可能得出第二個結論。若說國共內戰時中國紅軍「三分抗日」之說是捏造的話﹐恐怕這是因為連「三分」也誇大了。中國共產黨一方面靠日本侵華而得以奪權上台﹐但上台後的幾十年在公開的場合卻哭哭啼啼日本侵華的歷史﹐來敲竹槓索援助﹐和保住中國民族主義這飯碗﹐並為了掩飾中國統治失敗以轉移民眾視線﹐中國這樣做實在非常虛偽。儘管這段歷史就如中國共產黨在延安靠種鴉片起家那樣的令數以億計的「毛迷」難堪﹐但歷史始終要尊重的。可惜這書讀過的人應該很少﹐而且似已絕版。
作者: Dr.Who    時間: 2010-5-27 23:40

毛澤東感謝大日本帝國侵華!!!......(歷史文獻)

1964年7月10日,日本社會黨委員長佐佐木更三偕委員黑田壽男來北京,與毛有下面一段對話:

  毛:“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蔣介石,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好教員,也可以說是大恩人,大救星。”   
  佐佐木:“今天聽了毛主席非常寬宏大量的說話。過去,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中國,給你們帶來了很大的損害,我們大家感到很抱歉。”  
 
  毛:“沒有什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不可能奪取政權。這一點,我和你們有不同的意見,我們兩個人有矛盾。”(眾笑,會場活躍)。 

 佐佐木:“謝謝。”  

 毛:“不要講過去那一套了。日本的侵略也可以說是好事,幫了我們的大忙。請看,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同時,你們的壟斷資本、軍國主義也幫了我們的忙。日本人民成百萬、成千萬地醒覺起來。包括在中國打仗的一部份將軍,他們現在變成我們的朋友了。”(摘自《毛澤東思想萬歲》,第533至534頁。)

1972年中日建交,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向毛道歉:“啊,對不起啊,我們發動了侵略戰爭,使中國受到很大的傷害。”   

  毛:“不要對不起啊,你們有功啊,為啥有功呢?因為你們要不是發動侵華戰爭的話,我們共產黨怎麼能夠強大?我們怎麼能夠奪權哪?怎麼能夠把蔣介石打敗呀?”他感謝田中角榮。“我們如何感謝你們?我們不要你們戰爭賠償!”(翻譯摘自《田中角榮傳》日語原版)  

  毛:“美國在日本的廣島和長崎投了兩個原子彈,損害了日本人民。因此使美國在世界大部分人民中間的名聲不好。……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日本政府是強迫日本人民進行侵略戰爭的,但後來起了變化,遭到了美國的原子彈之害,所以日本人民,包括某些政府人士也反對戰爭。”(同參加在日本召開的第十一屆禁止原子彈氫彈世界大會後訪華的外賓談話1964年8月22日)  

   毛:“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把我們的關系改變了,剛才已經講到,你們是處於很好的地位,處於理直氣壯的地位。過去你們欠過人家的帳,現在你們不再欠帳了,而是有人欠你們的帳。你們現在很有政治資本,我們也有政治資本,向美國討帳。它欠了我們的帳,這一點,我想我是根本沒有講錯的。你們現在是輕松愉快了,與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不同了,理由抓在你們手裡,是不是?對不對?對你們過去欠的帳再要來討帳,這是沒有道理的。你們已經賠過不是了。不能天天賠不是,是不是?一個民族成天嘔氣是不好的,這一點,我們很可以諒解。我們是你們的朋友,你們對中國人民看得清楚,不是把你們當作敵人看待,而是當作朋友看待的。(同日本國會議員訪華團談話1955年10月15日)  

  毛:“日本皇軍過去占領了大半個中國,因此中國人民接受了教育。如果沒有日本的侵略,我們現在還在山裡,就不能到北京看京劇了。正是因為日本皇軍占領了大半個中國,讓我們建立了許多抗日根據地,為以後的解放戰爭創造了勝利的條件。日本壟斷資本和軍閥給我們做了件‘好事’,如果需要感謝的話,我倒想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毛會見日本社會黨議員黑田壽男等人時的談話 1961年1月24日)

以上文獻均引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和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合作編輯的《毛澤東外交文選》,中央文獻出版社,1994年。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10-6-4 01:39

毛澤東多謝日本侵華

摘自《毛澤東思想萬歲》,五三三至五三四頁。

一九六四年七月十日,日本社會黨委員長佐佐木更三偕委員黑田壽男去北平,與毛澤東有下面一段對話︰

毛︰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你們,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對我們是一個很好的教員,也是你們的教員。結果日本的命運怎麼樣呢?還不是被美帝控制嗎?

佐佐木︰今天聽了毛主席非常寬宏大量的說話。過去,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中國,給你們帶來了很大的損害,我們大家感到很抱歉。

毛︰沒有什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不可能奪取政權。這一點,我和你們有不同的意見,我們兩個人有矛盾。(眾笑,會場活躍)。

佐佐木︰謝謝。

毛︰不要講過去那一套了。過去的一套也可以說是好事,幫了我們的忙。請看,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同時,你們的壟斷資本、軍國主義也幫了我們的忙。日本人民成百萬、成千萬地醒覺起來。包括在中國打仗的一部份將軍,他們現在變成我們的朋友了。

http://www.philip.com.hk/di01003041005.html
作者: Dr.Who    時間: 2010-6-14 09:48

1940年代新華日報社論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6629&highlight=1940%E5%B9%B4%E4%BB%A3%E6%96%B0%E8%8F%AF%E6%97%A5%E5%A0%B1%E7%A4%BE%E8%AB%96
作者: Dr.Who    時間: 2010-6-14 10:10

共产党的"解放前"和"解放后" 图片恐怖 ~18岁以下慎入 (组图)
今天你"被运动"了吗?

http://www.secretchina.com/node/277044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10-7-17 11:25     標題: 回復 39# 的帖子

歷史的先聲 - 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全書實覽)
http://hkcrow.blogspot.com/2010/01/blog-post_9364.html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10-7-17 11:31

引用:
原帖由 WongManTaks 於 2009-5-25 05:11 發表
1940年代新華日報社論
http://www.forum4hk.com/thread-6629-1-1.html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6629&extra=page%3D1
作者: thetis    時間: 2010-9-7 17:09

機密:毛澤東有關抗日戰爭的內部言論,這才是真正的中共黨史
http://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post/27114048
(林保華按:9月3日,兩岸的“兩個中國”都列為紀念日。中華人民共和國
是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中華民國是軍人節。中共一面說為蔣介石平反,一
面又繼續歪曲歷史吹噓他們是抗戰的主力。下面一些珍貴資料是中共仍然“
保密”的毛澤東有關抗日的講話。洛川會議上的講話收進“毛澤東選集”第
二卷時已經面目全非。對日本政治人物的講話,是在文革時期流傳出來《毛
澤東思想萬歲》(外界“盜版”)中收錄的,1976年我到香港時還能在“托派
”開的“一山書屋”裡買到,不久就絕版了,那是研究毛澤東真實思想的絕佳
教材。這些資料是我以前在網上下載下來的。)

毛澤東在一九三七年八月在陝北洛川會議上的講話摘要(1)

“要冷靜,不要到前線去充當抗日英雄,要避開與日本的正面衝突,繞到日
軍後方去打遊擊,要想辦法擴充八路軍、建立抗日遊擊根據地,要千方百計
地積蓄和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對政府方面催促的開赴前線的命令,要以各
種藉口予以推拖,只有在日軍大大殺傷國軍之後,我們才能坐收抗日成果,
去奪取國民黨的政權。我們中國共產黨人一定要趁著國民黨與日本人拼命撕
殺的天賜良機,一定要趁著日本佔領中國的大好時機全力壯大,發展自己,
一定要抗日勝利後,打敗精疲力盡的國民黨,拿下整個中國。"


毛澤東在一九三七年八月在陝北洛川會議上的講話摘要(2)

“有的人認為我們應該多抗日,才愛國,但那愛的是蔣介石的國,我們中國
共產黨人的祖國是全世界共產黨人共同的祖國即蘇維埃(蘇聯)。我們共產
黨人的方針是,要讓日本軍隊多占地,形成蔣、日、我,三國志,這樣的形
勢對我們才有利,最糟糕的情況不過是日本人佔領了全中國,到時候我也還
可以借助蘇聯的力量打回來嘛!”

毛澤東在一九三七年八月在陝北洛川會議上的講話摘要(3)

“為了發展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在戰後奪取全國政權。我們黨必須嚴格遵
循的方針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發展,十分宣傳’。任何人,任何
組織都不得違背這個總體方針。”!

一九六四年七月十日,日本社會黨委員長佐佐木更三偕委員黑田壽男去北京
,與毛澤東有下面一段對話:

毛: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
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蔣介
石,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好
教員,也可以說是大恩人,大救星。

佐佐木:今天聽了毛主席非常寬宏大量的說話。過去,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中
國,給你們帶來了很大的損害,我們大家感到很抱歉。

毛:沒有什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國人民奪
取了政權。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不可能奪取政權。這一點,我和你們有不
同的意見,我們兩個人有矛盾。(眾笑,會場活躍)。

佐佐木:謝謝。

毛:不要講過去那一套了。日本的侵略也可以說是好事,幫了我們的大忙。
請看,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同時,你們的壟斷資本、軍國主義也幫了我們
的忙。日本人民成百萬、成千萬地醒覺起來。包括在中國打仗的一部份將軍
,他們現在變成我們的朋友了。

摘自《毛澤東思想萬歲》,第五三三至五三四頁。)

2)毛澤東感謝日本侵略中國,因此,不要日本賠償!

1972年,中日建交的時候,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就向毛澤東道歉,“啊,對不
起啊,我們發動了侵略戰爭,使中國受到很大的傷害。”

毛澤東說“不是對不起啊,是你們有功啊,為啥有功呢?因為你們要不是發
動侵華戰爭的話,我們共產黨怎麼能夠強大?我們怎麼能夠奪權哪?怎麼能
夠把蔣介石打敗呀?”他感謝田中角榮。“我們如何感謝你們?我們不要你
們戰爭賠償!”

(翻譯摘自《田中角榮傳》日語原版)

[ 本帖最後由 thetis 於 2010-9-8 08:10 編輯 ]
作者: Dr.Who    時間: 2010-10-22 04:01

毛泽东和周恩来感谢日本侵略
http://www.cnjpetr.org/zhongriwanglaimingrenlu/zhouenlai/20100413/12052.html

毛澤東為什麼說“要感謝日本侵略”?
http://www.stnn.cc:82/reveal/200902/t20090203_972038.html

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一语的历史正解
http://news.qq.com/a/20101009/000449.htm
作者: Dr.Who    時間: 2010-10-22 10:30

大學生燒漢服的悲哀
http://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0/10/20/53402pb.html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10-10-27 16:21

毛澤東嫡孫毛新宇晉升少將 讓中國軍隊出醜?
http://www.nownews.com/2010/08/03/162-2632383.htm
作者: ChowYunFatS    時間: 2011-3-9 03:04

疑開發商下手 斷成多截
海南毛澤東像遭摧毀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10309&sec_id=15335&subsec_id=15336&art_id=15055455
作者: UncleFat    時間: 2011-5-12 10:08

歷史散葉:毛澤東晚年喜歡看李小龍電影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 ... /12/c_121406543.htm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11-6-17 08:35

偽共產黨 (倪匡)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_sub/art_main.php?iss_id=20100410&sec_id=12187389&art_id=13912816
http://www.hkej.com/template/blog/php/blog_details.php?blog_posts_id=47543

理論上說,在假大空世界裏,任何東西、任何現象,都有可能是假的。那麼,大膽問一句,共產黨,會不會也有假的?這樣問,頗大逆不道,有些不止是尋釁滋事。但竟然有此一問,卻是讀《毛澤東選集》的結果,也就是居然有膽氣提出這一問題的原因。

偉大的毛主席預言會有偽共產黨的出現,就算不是預言,也至少是假設過有此可能,而且,他還留下了一旦偽共產黨出現,應該如何對付的方法。最高指示十分明確,絕不含糊,如下:
「如果這樣的共產黨不是為人民服務,而是掛着羊頭賣狗肉,那麼人民就要自發組織起來,以武裝的革命堅決打倒假共產黨!推翻其在中國的罪惡統治!並全部、乾淨、徹底地消滅一切附着在這個奸偽集團上的官僚買辦漢奸勢力!」
(摘自 1946年大連大眾書店出版《毛主席選集》第二卷第 275頁。)

毛主席這樣說的時候,當然沒有偽共產黨,後來,有沒有他所說的那種偽共產黨、假共產黨出現呢?誰又能判斷共產黨是真是假,或什麼時候起,由真的變成假的了呢?似乎唯一檢驗的標準,還是要用毛主席的話來判定。合乎毛澤東思想,是真共產黨,反之,是什麼貨色,不言可喻。

毛主席曾不止一次指出:「哪有馬克思列寧主義者害怕人民群眾的道理呢?」這是至理名言,真共產黨,真馬列主義者,本身就是人民群眾,和人民群眾血肉相連,不會害怕,不會欺躪人民群眾。此所以當年人民解放軍開入北平,人民敲鑼打鼓,夾道歡迎,人民歡迎的是真共產黨。至於後來,解放軍大閱兵,竟然不准人民觀看,臨街窗子要封起來,市場不准賣菜刀,怕人民怕成了這樣子的共產黨……

大家不妨大膽想一想它的真假─想到了,別說出來噢。當然,也萬萬不可用毛主席教導的方法對付,對不起了,毛主席啊!


圖片附件: 偽共產黨.jpg (2011-6-17 08:36, 28.48 KB) / 該附件被下載次數 474
http://forum4hk.com/attachment.php?aid=5002


作者: ChowYunFatS    時間: 2011-7-1 16:47

茅於軾:歡迎上庭審毛澤東
http://dailynews.sina.com/bg/news/int/sinchewdaily/20110701/02112568218.html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11-7-8 09:13

《毛製造的大饑荒》「人類愚昧的史詩」
港大教授奪英書大獎

香港大學歷史系講座教授馮客( Frank Dikotter)憑著作《毛製造的大饑荒:中國最大災難的故事》獲得英國重量級書獎 Samuel Johnson Prize。評審團形容此書乃「人類愚昧的史詩式紀錄」( epic record of human folly),也是首本以中國為題材的得獎作品。

馮客生於荷蘭, 10年前開始查閱中共解封檔案,重寫中國 1958至 1962年大饑荒慘史。他把死亡數字由 3,000萬提升至 4,500萬人,全部過勞、飢餓或被打致死。他在書中總結毛澤東比希特拉和史太林更加可怕,強調毛完全掌握人民苦況,卻選擇不理會,「寧願由得一半人民餓死,讓另一半人吃飽」。
馮客昨日透過電郵回覆本報,對獲獎感到非常高興,「昨晚,我喝了一杯琴湯尼雞尾酒( gin and tonic)」,「我真的不知道(目前銷量)。但出版商 Bloomsbury昨晚剛訂印新一輪二萬五千本平裝本。」

中譯版數月內面世

作為學者,書獎意義重大,可以讓此書流向更廣大的公眾讀者群,而非局限於學術小圈子。由趙紫陽秘書鮑彤之子鮑樸替他繙譯的中文版,將於未來數月面世。
對於評審形容該書是一項史詩式紀錄,馮客這樣回應:「毛澤東時代的大饑荒是大規模人為災禍,數以千萬計中國平民被殘害,無人知曉,我們不能叫死了的人重生,也不可以改變過去,但我們所能作的,就是透過閱讀了解真相。」據他所知,書獎從未頒給與中國題材有關的作品,但美國記者 Barbara Demick親身採訪寫成的《 Nothing to Envoy: Real Lives in North Korea》,同樣述及東方共產政權的書籍,兩年前也獲此獎。
《毛製造的大饑荒:中國最大災難的故事》在非小說類別勝出,評審團主席 Ben Macintyre指,此書讓世人重新審視 20世紀,當中國崛起,此書尤其重要,「如欲知道中國崇尚唯物主義及非意識形態的原因,你必須理解上一代曾經熬過驚駭的人為悲劇」。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10708&sec_id=4104&art_id=15412733
作者: 今晚打老虎    時間: 2011-7-8 09:43

港大教授出書批毛澤東獲獎

香港大學歷史系講座教授馮客(Frank Dikotter)的著作《毛澤東時代的大飢荒》(暫譯),奪得英國廣播公司頒發非小說類別約翰遜獎(Samuel Johnson Prize)。《毛澤東時代的大飢荒》一書詳細披露中國在五十年代大躍進時期,有四千五百萬人死亡,比過往公開的數字都要高。

早知有人吃人慘劇
約翰遜獎的非小說類別共有六本作品獲得提名,評審讚揚《毛澤東時代的大飢荒》(Mao's Great Famine)是「對人類愚蠢行為的史詩式紀錄」,作品奪得獎項,馮客昨日於倫敦舉行的頒獎禮上,獲贈二萬英鎊(約近二十四萬港元)的獎金。

馮客是少數可以接觸到中國官方大躍進紀錄文件的歷史學家,《毛澤東時代的大飢荒》在去年出版,馮客在書中指出,大躍進期間死亡人數實為四千五百萬,比過往公開的數字都要高。他又披露,據資料顯示,當時內地出現人吃人慘劇,以及毛澤東早知有大批人餓死,並非被下級瞞騙。



http://the-sun.on.cc/cnt/news/20110708/00407_016.html
作者: 今晚打老虎    時間: 2011-7-8 09:53

查閱中共解封檔案!寫成大饑荒歷史!!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17817&pid=95153&page=1&extra=
作者: ChowYunFatS    時間: 2011-7-8 13:27

1959年大饥荒:新生儿险遭亲爹娘煮汤
http://book.qq.com/a/20101214/000013.htm
http://book.ifeng.com/shuzhai/detail_2010_12/13/3477126_0.shtml

三個驚人的發現──英國教授談“中國大饑荒”(圖)
http://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0/10/25/53429pb.html
作者: ChowYunFatS    時間: 2011-7-9 23:20

諷毛澤東藝術品 海內外漲價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10710&sec_id=15335&subsec_id=15336&art_id=15418274
作者: 長江一號    時間: 2011-11-26 14:09

历史的先声
http://www.cdjp.org/academy/ref/books/china/lsdxs/lsdxs00.htm
作者: 長江一號    時間: 2011-11-26 14:09

历史的先声
http://www.cdjp.org/academy/ref/books/china/lsdxs/lsdxs00.htm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11-12-31 14:17

《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
爆毛澤東用權謀奪權

2000年,香港中文大學出版了時任南京大學歷史系副教授的高華的作品──《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案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圖),因書作出自一位中共體制內專門研究中共黨史學者之手,甫面世即引海內外廣泛關注,成為當年中共黨史研究界的轟動事件。
該書對毛澤東如何運用權謀手段攫取中共權力,擠身成為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歷史作全面、深刻的解剖分析,讓讀者明白,原來「偉大領袖」登峯之路,並非都是鮮花和光環;其次,該書亦打破了中共評價毛的禁區。
而該書亦曾得到楊振寧、王元化、陳方正、吳敬璉等大批學者的肯定,但被內地擁毛派視為「貶毛之源」狂罵。雖然書作被北京國家圖書館等官方列為館藏書,但藏量極少,且不能公開借閱,僅供內部參考。書作曾成為內地民眾赴港旅遊的熱門手信之一。早年,北京律師朱春濤因攜帶該書回國,遭海關當場沒收,朱怒告海關,雖獲判勝訴,但當局至今仍視之為禁書。 2002年中大曾再版該書。
《蘋果》記者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11231&sec_id=15335&subsec_id=15336&art_id=15940660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11-12-31 14:18

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Channel=kk&Path=4944700471/01kk1a.cfm
http://www.edubridge.com/docs/risingredsun.pdf
http://www.cnnsr.com.cn/jtym/jszc/rjmx/doc/2008115161151146.DOC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12-5-2 13:48

國賊毛澤東(Mao Zedong) 談抗戰:一分抗日, 二分應付, 七分發展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j01klP57Vw[youtube]0j01klP57Vw[/youtube]
作者: 汗思吉成    時間: 2012-7-24 08:28

教育局送港生北上 膜拜老毛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first/20120724/16541845
作者: 汗思吉成    時間: 2012-7-25 01:34

京學者批毛過失遭左派圍攻

北京著名經濟學者茅于軾早前發表題為《把毛澤東還原成人》文章,掀起左右派爭辯的風波擴大。由左派旗手之一馬賓及毛澤東媳婦劉思齊、姪女毛小青領銜,昨發起全民公訴茅于軾行動,指他「惡毒攻擊毛澤東,醜化中共歷史,蓄意挑起事端、製造動亂」,要求全國人大施壓司法機關拘捕茅于軾。已有多省左派響應,收集簽名支持。

內地左派輿論據點烏有之鄉網站,昨出現北京、江西、甘肅及河南等至少八個省市左派各自發起的人民公訴茅于軾和辛子陵活動貼。據悉行動由曾任冶金工業部副部長、國務院經濟研究中心副總幹事等職的九十八歲老人馬賓、毛岸英遺孀劉思齊、毛澤東姪女毛小青、教授張宏良等五十人在北京發起,其他省市即跟隨。

網民撐永遠不會獨行
公訴團指在中共建黨九十周年之際,內地出現否認黨史、黨領袖現象,他們認為這與茉莉花革命一樣,是西方勢力為推翻中共政治領袖地位而在煽動社會動亂。

茅于軾引起爭議的文章,是他對於辛子陵《紅太陽的隕落》一書的讀後感。茅歷數毛澤東過失,指毛終究要完全走下神枱,剝離一切神像外衣和消除所有迷信的條件下接受公正評判。茅暫未回應,但有大批網民留言挺茅:「別讓茅于軾老先生一個人戰鬥,讓他明白,永遠不會獨行。」

http://the-sun.on.cc/cnt/china_world/20110523/00429_007.html
作者: 汗思吉成    時間: 2012-7-25 01:35

茅于軾:我爲什麽談毛澤東?
http://tv.isuntv.com/pro/ct3084.html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12-8-5 03:15

毛澤東女兒代父向艾未未母親道歉
「父親的錯讓艾青受了苦」

「真的很對不起,我父親的錯誤讓艾青先生受了苦!」著名詩人艾青遺孀、藝術家艾未未的母親高瑛披露,已故中共領導人毛澤東的女兒李訥,曾為父親的錯誤當面向她道歉。這是毛後人首次就他的錯誤,公開向受害者道歉。有學者指,連毛澤東親人都公開承認其非,當局不應繼續為毛掩飾,應盡快「腐屍出堂,頭像下牆,批毛正史,促進憲政」。

高瑛昨接受《蘋果》記者電話採訪時,證實李訥曾當面代父親向她道歉,她則對李訥表示原諒。高瑛說:「她(李訥)父親領導所謂革命,害了那麼多人,造成那麼多不幸,把這個國家毀了,作子女心理能不受傷害嗎?她又是江青的女兒,所以心裏是非常複雜。我很同情她。」

高瑛:過去的事情不要提了

1957年中共反右運動,著名詩人艾青被打成右派,全家受牽連。近半個世紀後,艾妻高瑛得到毛澤東女兒李訥道歉,高瑛對李說:「過去的事情不要提了,也不是你父親一個人的問題,是那個時期黨的錯誤決定。」
高瑛、李訥兩人數年前因看醫生相識,至今常有往來,曾一起旅遊,甚至一起去艾青浙江金華老家。高瑛對李讚賞有加:「她是非常低調、謙虛的一個人,不像現在所謂的太子黨高幹子女,她沒有傲慢、等級觀念。我覺得她從來沒因為是毛澤東的女兒有自豪感。」
北京前右派、老記者鐵流對《蘋果》記者指,李訥道歉是一種覺醒:「至今一些人打毛澤東旗幟,不外是當作權鬥工具,而她不願被當工具。」鐵流認為,當今中共領導人仍崇毛,純為權力鬥爭撈政治籌碼:「不光是薄熙來,其實胡錦濤也是真正的毛派。沒有根基父蔭的胡錦濤用捧毛來加強自己權力的正統性,常把毛思想掛口邊,到韶山朝聖、修毛故里,晉升毛新宇少將……」

「中國要政改 首要批毛」

鐵流認為,中國要政改,首要批毛,否定毛的體制:「現在年輕人知道的都是教科書上的一套,毛是偉人。只要他的像還在天安門上,中國永遠沒有真正民主自由。」鐵流等內地反毛派主張,將毛的「腐屍出堂,頭像下牆,批毛正史,促進憲政」。但上周四(2日),北京東城區文化委員會副主任還表示,擬將停放毛澤東遺體供瞻仰的毛主席紀念堂,納入北京申請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的範圍。
《蘋果》記者

高瑛(79歲)
籍貫:山東
教育:1948年考入哈爾濱行知師範藝師班
家庭:與艾青育有艾未未和艾丹兩名兒子
經歷:
•1955年調入中國作家協會
•1958年隨丈夫艾青先去北大荒,後去新疆建設兵團,長達21年之久
•1979年調回中國作家協會,任艾青秘書

李訥(72歲)
籍貫:湖南湘潭
教育:北京大學歷史系
家庭:為毛澤東和江青獨生女
經歷:
•曾任《解放軍報》總編領導小組組長(相當於總編輯)
•1973年被任命為北京市委書記,排名在11名書記末尾,但從未到任
•1976年「四人幫」落台後曾一度賦閒
•1986年到中共中央辦公廳秘書局工作,於1990年後期退休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20805/16576324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12-8-5 03:18

中共劃分新黑五類被轟如納粹

中共《人民日報》海外版近日刊文指,內地維權律師、地下宗教、異見人士、網路領袖、弱勢社群等五類人,已成為美國反華勢力顛覆中國的代表,籲當局對這新的「黑五類」要加以嚴防打擊。這是中共再用階級劃分法對社會進行敵我劃分,與文革無異。

弱勢社群被歸類

這篇題為「中國真正的挑戰來自哪裏」文章,由中國現代國際關係所美國所長袁鵬撰寫,文章提出「黑五類」概念後,提醒中共當局「宜轉變傳統思維方式和戰略觀念,將國家安全防範重心,由局部外在軍事衝突風險,轉向全面的內部體制機制重塑」。
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共曾對社會群體進行劃分,將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右派(簡稱地富反壞右)劃為「黑五類」。這些人不但成為專政迫害對象,他們的家人在求學、求職、醫療等方面也被剝奪權利。
德國之聲就此發表評論指,中共新黑五類提法,把民眾維權和追求宗教自由視為敵人,是典型的與人民為敵,這種思維與上世紀40年代德國納粹如出一轍,是昔日的恐怖重新降臨。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20805/16576327


作者: UncleFat    時間: 2012-8-27 01:34

青年毛泽东在双十节主张分裂中国无罪

九十年前的中华民国国庆,毛泽东在报上大发民族虚无主义的宏论,主张解散中国,各省自决自治,只要省庆不要国庆。而毛并未因此言罹祸。

“中国的事,不是统一能够办好的,到现在算是大明白了,……各省自决自治,为改建真中国唯一的法子,好多人业己明白了。”  

这话放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实在要放点胆量才敢说。

然而九十年前,一九二零年十月,当中华民族普天同庆共和国国庆时,上海《时事新报》却发表了这篇题为《反对统一》的文章,此后不但报馆编辑饭碗无虞,作者毛泽东甚至直到今天还被人奉为“始终警惕地捍卫着中国的民族利益。”

毛说吃亏就在中国的统一

中国的事为什么不是统一能够办好的呢?毛泽东发了一通民族虚无主义的宏论,那些开口炎黄闭口华夏,动辄以五千年文明史自傲傲人的爱国者听了,怕要闭过气去。

毛说:“中国之大,太没有基础,太没有下层的组织。在沙渚上建筑层楼,不待建成,便要倾倒了。中国二十四朝,算是二十四个建在沙渚上的楼,个个要倾倒,就是因为个个没基础。四千年的中国只是一个空架子, 多少政治家的经营,多少学者的论究,都只在一个空架子上面描写……因此我们这四千年文明古国,简直等于没有国。……中国人生息了四千多年,不知干甚么去了?一点没有组织,一个有组织的社会看不见,一块有组织的地方看不见。中国这块土地内,有中国人和没中国人有甚么多大的区别?在人类中要中国人,和不要中国人,又有甚么大不了的关系?推究原因,吃亏就在这“中国 ”二字,就在这中国的统一。现在唯一救济的方法,就在解散中国反对统一 。” 

毛不但根本否定了被某些爱国者视为安身立命之本的大一统,还进一步挖 到了这些爱国者的根子上:

“中国人没有科学脑筋,不知分析与概括的关系。 有小的细胞才有大的有机体,有分子的各个才有团体。中国人多有一种拿大帽子戴的虚荣心,遇事只张望着前头,望着笼统的地方。大帽子戴上头了,他的心便好过了。”  

中国解散以后怎么办呢?毛的主张是“各省自决自治。”湖南和广东这样的省要干脆彻底自治,具有独立国家的性质。而湖北江苏这样的省可以实现半自治,虽然不十分痛快,“然为适应环境,采这种方法,也是好的 。”

毛还说,妨碍各省自治的并不是各省的督军,而是人们期望统一的心理。

就在这篇文章发表前叁天,毛泽东还在湖南《大公报》上发表《为湖南自治敬告长沙叁十万市民》的文章,大声疾呼“湖南自治是现在唯一重大的事, 是关系湖南人死生荣辱的事。我劝湖南人,我劝我叁千万亲爱的同胞,爹妈死了,且慢去埋,大家来将这自治的海堤筑好再说。”

他号召长沙市民仿效欧洲中世纪的自由都市,展开争取自由和自治的斗争,“从专制家手里争得‘自由民’的地位”。

毛要省庆不要国庆

美国十九世纪有一位总统门罗提出一个主张,叫做“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反对欧洲人对美洲事务的干预。这个门罗主义被毛泽东拿过来,变成湖南门罗主义和各省门罗主义。他说,“我现在主张二十年不谈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采省门罗主义,各省关上各省的大门,大门以外,一 概不理。国庆是庆中华民国,我实在老不高兴他。特为趁这国庆,表示我一点反对统一的意见,而希望有一种‘省庆’发生。”

如果按照毛泽东的主张去办,中国恐怕不止被大卸七块,而是根本就不存在了。连「中国」这个概念都没有了。  

或许有人会说:评价毛泽东这话要看当时的时代背景。那么当时的中国, 正是历史书上所谓“最危急的时候”,西方列强被描绘得个个像狼崽子似地望着中国垂涎欲滴,读书人都为“中国要亡了”而忧心如焚。在这么个时候反对统一,主张地方自治,根本否定中国人的集体主义传统和对统一的渴望,不但挟洋人的门罗主义以自重,甚至宣言不讳要“解散中国”──用后来毛泽东灌输给中国人的逻辑来质问:这不是地地道道的汉奸言论是什么?

今天动不动就听到有人指责别人要“分裂中国”。但今天的中国崛起了,有航母有核武器,而九十年前的中国是半殖民地,连重炮都没有几门,外国军队就驻扎在京畿,相比之下,那个时候在报纸上公开反对统一鼓吹分裂难道不是更具有现实的危险性吗?

很奇怪的是,毛泽东主张各省自治,难道他不知道这么办有利于列强瓜分中国吗?我想这个问题可以有这么几个答案,一是所谓“列强瓜分中国”是后来的历史教育构建出来的,毛当时(1920年)根本不感到有这个危险;二是毛明明知道有这个危险但还是主张自治。这两个答案都难以放入中国僵硬的意识形态框架。前者事关中国革命历史必然性的宏大叙述,后者则涉及毛当时究竟是不是一个爱国者这个问题。但最有可能的是,从毛这些言论来看,他是一个民族虚无主义者。统一也好分裂也罢,他都不在乎,如他所说“在人类中要中国人,和不要中国人,又有甚么大不了的关系?”

不管怎么说,毛泽东说了这些大逆不道的话却安然无恙。

这是因为,在毛泽东之前并没有人发明出那一套以言治罪的逻辑,也没有人觉得几家地方报纸上发表的铅字就能把民族给分裂掉。当时的中国如果有今日的毛派和崇拜毛的愤青,他们一定会把毛定为头号汉奸。  

甚么是真的卖国,甚么不过是书生论政;不受任何监督的政治家背后和外国人做交易与公共媒体上的激进文字相比哪个对国家民族更危险──所有这些界限九十年前还是分得清清楚楚的,反倒是九十年后竟混淆不清了。

(2001年4月,《开放》杂志,转贴时文字有所增删,原文“八十年”改为“九十年”。 毛泽东的有关文章见《毛泽东早期文稿》,湖南出版社,一九九零年版。)

http://info.51.ca/news/china/2012/05/19/255980.shtml

[ 本帖最後由 UncleFat 於 2012-8-27 17:14 編輯 ]
作者: 喪盡天良    時間: 2012-9-10 23:21

左派網站趁死忌組織唱紅會
批毛澤東民眾慘遭圍毆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20911/18013148
作者: 喪盡天良    時間: 2012-9-29 15:39

天安門換毛澤東畫像
「不掛劊子手才進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20930/18028291
作者: KarlMarx    時間: 2012-10-25 09:17

港媒:中共18大去毛化
http://udn.com/NEWS/BREAKINGNEWS/BREAKINGNEWS4/7454769.shtml#ixzz2AK1ceYGX
作者: KarlMarx    時間: 2012-10-29 15:08

毛澤東是中國分裂主義者
http://www.southnews.com.tw/china/02/00357.htm

 幾年前,李登輝前總統的著作《台灣的主張》問世時,香港的親共媒體曾經針對他的「七大塊」論,口誅筆伐。

 其實,「七大塊」論並不是李前總統獨創,而且只將中國分成七塊還算是小兒科,中共的毛澤東在1920年9月3日就曾提過把中國分成二十七塊了。

 毛澤東當時在長沙《大公報》上發表過一篇《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的文章,該文中指出:「既然全國的總建設在一個時期內完全無望,那麼最好的辦法,是索性不謀總建設,索性分裂,去謀各省的分建設,22個行省3特區兩藩地合共27個地方,最好分為27個國。」

 毛澤東的主張顯然比李登輝還激進。還需要注意的是毛澤東提到的「兩藩地」,一個應該是西藏,另一個待查。也就是說,在毛的眼裡,西藏是中國的「藩屬」,其地位和越南、朝鮮等一樣,都是可以獨立的。

 由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共湖南省委《毛澤東早期文獻》編輯組合編,在1990年出版的《毛澤東早期文稿1912.6~1920.11》,就收納了毛澤東這篇文章,此外,《文稿》內還有以下有關分裂中國的文章:

 《打破沒有基礎的大中國 建設許多的中國從湖南做起》(1920.9.5)

 文中說:「固有的四千年大中國,盡可以說沒有中國,因其沒有基礎。」「無個中國」論比「兩個中國」論還反動。他再重申前一篇文章中要建設27個中國的主張。

 《絕對贊成「湖南們羅主義」》(1920.9.6)

 贊成「我們絕對不干涉別人的事」,也「絕對不許別人干涉我們的事」。將北洋軍閥統治湖南稱之為「九年三被征服」。

 《湖南受中國之累 以歷史及現狀證明之》(1920.9.6~7)

 文中詳列湖南如何受中國之累,然後說:「小組織受束於大組織,事事要問過中央,事事要聽命別人,致造成今日之惡結果。假使湖南人早能自決自治,遠且不言,丁、戊以方新之氣,居全國之先,使無所謂中央者為之宰割,不早已成了一個新湖南嗎?」把湖南改成台灣,可圈可點。

 《「湖南自治運動」應該發起了》(1920.9.26)

 毛澤東除了說這必須是「實際」的運動外,還說:「我又覺得湖南自治運動是應該由『民』來發起的。假如這一回湖南自治真個辦成了,而成的原因不在於『民』,乃在於『民』以外,我敢斷言這種自治是不能長久的。」李登輝「主權在民」的思想如果不是從這裡學來的,就是毛、李「英雄所見略同」了。這點毛在後面的文章中還有闡釋。

 《釋疑》(1920.9.27)

 文章說,湖南自治「只是打斷從前一切被中央各省干涉束縛的葛藤,湖南境內事,統歸湖南人自辦。」毛澤東還說:「我們但造我們湖南自治的事實,不要自治法,也未嘗不可以(英國以前的憲法就是不成文)。我們為裝飾門面起見或為抬出一部偶像嚇中央、嚇外省、並嚇本省的野心家起見,要制定一部自治法」。看看香港現在那個可以被任意解釋和歪曲的基本法,毛澤東可說是「英明預見」了。

 《再說「促進的運動」》(1920.9.28)

 毛澤東說,湖南的自治決非聽其自然可以產生的。「不論那一國的政治,若沒有在野黨與在位黨相對,或勞動的社會與政治的社會相對,或有了在野黨和勞動社會而其力量不足與在位黨或政治社會對抗,那一國的政治十有八九是辦不好的。」搞「分裂」,當然要有強有力的反對黨,但普通的政治亦然。所以,毛澤東掌權後搞一黨專政是自打嘴巴,而鄧小平、江澤民之流不也背離了「毛澤東思想」嗎?

 《「湘人治湘」與「湘人自治」》(1920.9.30)

 文章一開頭就說:「『湘人治湘』,是對『非湘人治湘』如鄂人治湘、皖人治湘等而言,仍是一種官治。」「故『湘人治湘』一語,我們根本要反對。因為這一句話,含了不少的惡意,把少數特殊人做治者,把一般平民做被治者,把治者做主人,把被治者做奴隸。這樣的治者,就是禹、湯、文、武,我們都給他在反對之列。」「我們主張組織完全的鄉自治、完全的縣自治、和完全的省自治。鄉長民選、縣長民選、省長民選,自己選出同輩中靠得住的人去執行公役,這才叫做『湘人自治』。」

 用這段毛語錄的照妖鏡來看香港,不但「港人治港」是虛假的、惡意的『自治』,中共還停留在鄉以下的「村民選舉」,根本就是毛澤東和共產黨的食言。中國老百姓已被他們欺騙了79年。

 《「全自治」與「半自治」》(1920.10.3)

 文中說:「我們主張『湖南國』的人,並不是一定要從字面上將湖南省的『省』字改成一個『國』字,只是要得到一種『全自治』,而不以僅僅得到『半自治』為滿足。『國』的要素為土地、人民、主權,主權尤為要素中的主要素。湖南人沒有自己處理自己的事的完全主權,而長被侵奪於益我則少、損我則多的中央或鄰省。湖南人不是麻木,總該有點感覺,奮起獨立,正此其時。」毛澤東將「全自治」視為「主權獨立」的觀念非常清晰,「台獨」、「藏獨」、「疆獨」等等不過是「按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耳。

 《反對統一》(1920.10.10)

 毛澤東明確地指出:「中國的事,不是統一能夠辦得好的。」

 「四千年的中國只是一個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經營,多少學者的論究,都只在一個空架子上面描寫。每朝有幾十年或百多年的太平,全靠住一個條件得來,就是殺人多,流血多。」

 「胡適之先生有20年不談政治的主張,我現在主張20年不談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採省們羅主義,各省關上各省的大門,大門以外,一概不理。國慶是慶中華民國,我實在老不高興他。特為趁這國慶,表示我一點反對統一的意見。」

 毛澤東果然靠「殺人多,流血多」來維持他的「中國」。鄧小平、江澤民有樣學樣,才有「6.4」屠殺。當時他可以自由發表反對統一的意見。可見,當年中華民國的言論自由遠遠超過今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79年當中,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隨世界的潮流進步,可見它是如何地黑暗啊!
作者: KarlMarx    時間: 2012-10-29 16:59

鄭州四君子怒撕毛澤東像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21030/18052136

作者: Amigo    時間: 2012-12-28 10:28

悼毛澤東119歲冥壽 缺江青後人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21228/18115946
作者: JanetBin    時間: 2013-4-30 02:47

反毛澤東烈女
林昭忌日公安毆拜祭者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first/20130430/18244757

中共秘密處決林昭 遺體難覓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0430/18244758
作者: JanetBin    時間: 2013-5-9 09:21

與夫擁50億身家 破「毛家後人不經商」規矩
毛澤東外孫女登富豪榜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0508/18252908

500富人榜部份排名

1(11)宗慶後:700億
2(1)王健林:540億
3(4)劉永行:420億
4(8)馬化騰:405.1億
5(2)梁穩根:380億
6(7)許家印:351.5億
7(3)李彥宏:349億
8(9)楊惠妍:329.8億
9(14)許榮茂:328億
10(5)張士平家族:300億
81(59)榮智健:100億
242(-)陳東升/孔東梅:50億
備注:貨幣單位為人民幣,括弧內數字為去年排名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13-5-19 02:20

毛澤東、國家領導人和新華社
曾對民主和人權的莊嚴承諾
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MaoOnDemocracy.htm
歷史的先聲》,副題「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編者笑蜀,是一本摘選1941年至1946年期間中國在國民政府統治下,中國共產黨在報紙、雜誌、書刊上所發表的要求自由民主的談話、文章和評論的書。該書由李慎之作序。

毛澤東論民主!
抗日,大家贊成,這件事已經做了,問題只在於堅持。但是,還有一件事,叫做民主,這件事現在還沒有做。這兩件事,是目前中國的頭等大事。中國缺少的東西固然很多,但是主要的就是少了兩件東西:一件是獨立,一件是民主。這兩件東西少了一件,中國的事情就辦不好。

把獨立和民主合起來,就是民主的抗日,或叫抗日的民主。沒有民主,抗日是要失敗的。沒有民主,抗日就抗不下去。有了民主,則抗他十年八年,我們也一定會勝利

什麼是新民主主義的憲政呢?就是幾個革命階級聯合起來對於漢奸反動派的專政。從前有人說過一句話,說是“有飯大家吃”。我想這可以比喻新民主主義。既然有飯大家吃,就不能由一黨一派一階級來專政。講得最好的是孫中山先生在《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裡的話。那個宣言說:“近世各國所謂民權制度,往往為資產階級所專有,適成為壓迫平民之工具。若國民黨之民權主義,則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數人所得而私也。”同志們,我們研究憲政,各種書都要看,但尤其要看的,是這篇宣言,這篇宣言中的上述幾句話,應該熟讀而牢記之。“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數人所得而私”,就是我們所說的新民主主義憲政的具體內容,就是幾個革命階級聯合起來對於漢奸反動派的民主專政,就是今天我們所要的憲政。這樣的憲政也就是抗日統一戰線的憲政。

像現在的英、法、美等國,所謂憲政,所謂民主政治,實際上都是吃人政治。這樣的情形,在中美洲、南美洲,我們也可以看到,許多國家都掛起了共和國的招牌,實際上卻是一點民主也沒有。中國現在的頑固派,正是這樣。他們口裡的憲政,不過是“掛羊頭賣狗肉”。他們是在掛憲政的羊頭,賣一黨專政的狗肉。我並不是隨便罵他們,我的話是有根據的,這根據就在於他們一面談憲政,一面卻不給人民以絲毫的自由。”
--以上摘自《新民主主義的憲政》(一九四○年二月二十日)



二月一日延安舉行討汪大會,全場義憤激昂,一致決議聲討汪精衛之賣國投降,擁護抗戰到底。為挽救時局危機爭取抗戰勝利起見,謹陳救國大計十端,願國民政府、各黨各派、抗戰將士、全國同胞採納而實行之。

三曰厲行憲政。“訓政”多年,毫無結果。物極必反,憲政為先。然而言論不自由,黨禁未開放,一切猶是反憲政之行為。以此制憲,何殊官樣文章。以此行憲,何異一黨專制。當此國難深重之秋,若猶不思變計,則日汪肆擾于外,姦徒破壞于內,國脈民命,岌岌可危矣。政府宜即開放黨禁,扶植輿論,以為誠意推行憲政之表示。昭大信于國民,啟新國之氣運,誠未有急於此者。此應請採納實行者三。

七曰取締特務機關。特務機關之橫行,時人比諸唐之周興、來俊臣,明之魏忠賢、劉瑾。彼輩不注意敵人而以對內為能事,殺人如麻,貪賄無藝,實謠言之大本營,姦邪之製造所。使通國之人重足而立,側目而視者,無過於此輩窮兇極惡之特務人員。為保存政府威信起見,亟宜實行取締,加以改組,確定特務機關之任務為專對敵人及漢奸,以回人心而培國本。此應請採納實行者七。

八曰取締貪官污吏。抗戰以來,有發國難財至一萬萬元之多者,有討小老婆至八九個之多者。舉凡兵役也,公債也,經濟之統制也,災民難民之救濟也,無不為貪官污吏藉以發財之機會。國家有此一群虎狼,無怪乎國事不可收拾。人民怨憤已達極點,而無人敢暴露其兇殘。為挽救國家崩潰之危機起見,亟宜斷行有效辦法,徹底取締一切貪官污吏。此應請採納實行者八。

十曰實行三民主義。三民主義為國民黨所奉行之主義。顧無數以反共為第一任務之人,放棄抗戰工作,人民起而抗日,則多方壓迫制止,此放棄民族主義也;官吏不給予人民以絲毫民主權利此放棄民權主義也視人民之痛苦若無睹,此放棄民生主義也。在此輩人員眼中,三民主義不過口頭禪,而有真正實行之者,不笑之曰多事,即治之以嚴刑。由此怪像叢生,信仰掃地。亟宜再頒明令,嚴督全國實行。有違令者,從重治罪。有遵令者,優予獎勵。則三民主義庶乎有實行之日,而抗日事業乃能立勝利之基。此應請採納實行者十。

--以上摘自《向國民黨的十點要求》一九四○年二月一日

但是中國是有缺點的,而且是很大的缺點,這種缺點,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中國人民非常需要民主,因為只有民主,抗戰才有力量,中國內部關係與對外關係,才能走上軌道,才能取得抗戰的勝利,才能建設一個好的國家,亦只有民主才能使中國在戰後繼續團結。中國缺乏民主,是在座諸位所深知的。只有加上民主,中國才能前進一步
(毛澤東,1944中國的缺點就是缺乏民主,應在所有領域貫徹民主——1944612日毛澤東答中外記者團

人民日報文獻記錄

[ 本帖最後由 ChairmanMao 於 2013-5-19 17:22 編輯 ]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13-5-19 02:22

關於人民權利。應規定一切不反對抗日的地主資本家和工人農民有同等的人權、財權、選舉權和言論、集會、結社、思想、信仰的自由權,政府僅僅干涉在我們根據地內組織破壞和舉行暴動的分子,其他則一律加以保護,不加干涉
(論政策》,19401225)這是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起草的對黨內的指示。

為著打敗日本侵略者和建設新中國,為著防止內戰,中國共產黨在取得了其他民主派別的同意之後,於一九四四年九月間的國民參政會上,提出了立即廢止國民黨一黨專政、成立民主的聯合政府一項要求。無疑地,這項要求是適合時宜的,幾個月內,獲得了廣大人民的響應。
(論聯合政府》,1945424)

“窯洞對”(19457月)
19457月,黃炎培等國民參政員訪問延安,在楊家嶺的窯洞裏,黃炎培向毛澤東提出了自己長期思索而疑慮重重的問題:“我生六十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有能跳出這週期率的支配力。”面對黃炎培的憂思和疑問,毛澤東充滿自信地回答他:“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黃炎培對此大加稱讚。這便是後人津津樂道的“窯洞對”。如果加以“提煉”,那麼,毛澤東其實是在這裡提出了“兩個只有”。
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
“歷史週期率”是黃炎培對我國幾千年封建社會“君子之澤,五世而斬”這一歷史現象的概括總結。對於黃炎培提出的歷史週期率問題,毛澤東曾滿懷信心作答:“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194574日下午,毛澤東專門邀請黃炎培等人到他家裏做客,整整長談了一個下午。毛澤東問黃炎培來延安考察了幾天有什么感想,黃炎培坦率地說:“我生60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能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時聚精會神,沒有一事不用心,沒有一人不賣力,也許那時艱難困苦,只有從萬死中覓取一生。繼而環境漸漸好轉了,精神也漸漸放下了。有的因為歷時長久,自然地惰性發作,由少數演為多數,到風氣養成,雖有大力,無法扭轉,並且無法補救。也有因為區域一步步擴大了,它的擴大,有的出於自然發展;有的為功業欲所驅使,強求發展,到幹部人才漸漸竭蹶,艱於應付的時候,環境倒越加復雜起來了,控制力不免薄弱了。一部歷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榮取辱’的也有。總之,沒有能跳出這個周期率。中共諸君從過去到現在,我略略了解的,就是希望找出一條新路,來跳出這個周期率的支配。”
毛澤東答:“我們已經找到新路,能跳出這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窯洞對”(19457月)
延安之行,黃炎培在讚歎中國共產黨領導有方的同時,用了三個晚上與毛澤東促膝談心,時間長達十幾個小時,借此機會,他提出了一個在他心中困擾已久的問題:歷史興亡週期率(“黃氏週期”問題)。


  黃炎培問毛澤東:“當共產黨執政後,沒有了戰爭的壓力,也沒有反對黨的監督,黨員思想必鬆懈,繼爾形成惰性,當享樂成風之時,你怎麼解決權力腐敗,跳出這個政黨存亡的週期?”
毛澤東鏗鏘有力地回答:“我們已經找到了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這就是‘民主’,即人民群眾的監督。只有讓人民起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http://book.sina.com.cn/2008-11-24/1500247606.shtml
毛澤東和黃炎培談“週期律”
黃炎培:《八十年來》,中國文史出版社, 1982年,第157頁。

2. 1944年周恩來論民主

周恩來:關於憲政與團結問題(一九四四年三月十二日周恩來在延安各界紀念孫中山先生逝世十九周年大會演說詞)

我們認為最重要的先決條件有三個: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開放黨禁;三是實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權利很多,但目前全國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言論出版的自由人民的住宅隨時可受非法搜查,人民的身體隨時可被非法逮捕,被秘密刑訊,被秘密處死,或被強迫集訓,人民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被禁止,人民的言論出版受著極端的限制和檢查,這如何能保障人民有討論憲政和發表主張的自由呢

孫中由先生曾說過:“現在中國號稱民國,要名符其實,必要這個國家真是以人民為主,要人民都能夠講話的,確設有發言權3這個情形,才是真民國。如果不然,就是假民國。”


孫中山:國民會議足以解決中國內亂)開放黨禁,就是要承認各抗日黨派在全國的合法地位合法就是不要把各黨派看做“奸黨”“異黨”,不要限制與禁止他們一切不超出抗日民主範圍的活動,不要時時企圖消滅他們。有了前兩條的民主,地方自治才能真正實行。否則,那不是人民的自治而是一黨的官治



3. 劉少奇批判一黨專政
有人說: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與誣蔑。共產黨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並不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只有大多數的人民都積極起來參政,積極擔負政府的工作,並積極為國家民族的利益與大多數人民的利益而努力的時候,抗日民主政權才能鞏固與發展,帝國主義與封建勢力的壓迫才能推翻,中國的獨立自主與人民的民主自由才能實現。這是共產黨的目的,也是全國極大多數人民共同的目的。共產黨除了人民的利益與目的外,沒有其他的利益與目的
論抗日民主政權
(一九四○年十二月)
劉少奇

(《劉少奇選集》上卷,上海人民1981,頁172-176

4. 新華社和解放日報在抗戰前後的一些關於民主的社評和評論

聖君之治“非以明民,將以愚民”的信條,看來中外的英雄都是恪守著的了。最適於被牽著鼻子,任人指定誰是他的友敵,導引該走去的方向,是必須使下民們存在在愚頑無知、渾渾沌沌之中,而這也就必須消滅一切新的聲音,統制,文化上的沙漠化
在我們這個國家裡,幾年來努力實現著的“沙漠化”的願望,也已經有了它的政績。
这真是沉重的沙……
但却绝不是打平了天下。不幸的是,愚民政策虽然造成了沙漠,却绝难征服民心
---《解放日報》1942423
沙漠化的愿望
田家英
田家英(1922—1966)成都人,時為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員。從1948年起任毛澤東秘書。文化大革命期間被迫害致死。

中國人民為爭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貨,不是代用品。把一黨專政化一下妝,當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雖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願望相去十萬八千里。中國的人民都在睜著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來欺騙我們啊!
---新華日報1945128

不能因國民程度不高而拒絕民主
應用民主政治教育人民提高人民
他們以為中國實現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後的事,他們希望中國人民知識與教育程度提高到歐美資產階級民主國家那樣,再來實現民主政治。他們好象忘記了中國今天是處在艱苦的抗戰中,忘記了中國今天來實現民主政治,不僅是歷史發展普通的一般的要求,而且是抗戰特殊的迫不容緩的要求

《新華日報》1939225日社論《民主政治問題


爭民主是全國人民的事情
萬里長城和海洋都阻止不了世界潮流,今天已經是人民的世紀、民主的時代了,一個國家不能孤立在民主的大潮流之外,於是中國必須而且必然要實現民主了。那麼我們要問:如何才能實現?
曾經有一種看法,以為民主可以等人家給與。以為天下有好心人把民主給人民,於是就有了等待這種"民主",正如等待二百萬元的頭獎一樣。但是中外古今的歷史都證明了,民主是從人民的爭取和鬥爭中得到的成果,決不是一種可以幸得的禮物
---新華日報194573

「如果一個號稱民主的國家,而主權不在人民手中,這決不是正軌只能算是變態,就不是民主國家。」
一個國家是不是實現了民主,執政當局是不是有誠意實現民主就看他是不是把人民應有的權利,毫不保留地交給人民;並且對於人民實行這幾種權利,是不是毫無保留地加以尊重。」
根據這種標準來衡量我們當前的政治局勢,就可以知道,我們要完成民主建設,首要的任務就是還政於民,就是把人民應有的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四權,真正交還給人民。如果離開這四種人民權利,甚至任何人民應有權利都不交給人民,而高唱實施民主憲政,還政於民那就未免是空談了
《新華日報》1945927日〈民主的正軌:毫無保留條件地還政於民的社論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13-5-19 02:27

鄧小平和政治體制改革
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DengOnPoliticalReform.htm

鄧小平:政治體制改革決定所有改革的成敗
鄧小平曾說,“只搞經濟體制改革,不搞政治體制改革,經濟體制改革也搞不通”,“現在經濟體制改革每前進一步,都深深感到政治體制改革的必要性”,“我們所有的改革最終能不能成功,還是決定於政治體制的改革”。
廣州南方日報:鄧小平未了心願一:處於進行時的政治體制改革 (2007)

1980818日,鄧小平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發表了《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講話,他在講話中說,“史達林嚴重破壞社會主義法制,毛澤東同志就說過,這樣的事件在英、法、美這樣的西方國家不可能發生。他雖然認識到這一點,但是由於沒有在實際上解決領導制度問題以及其他一些原因,仍然導致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這個教訓是極其深刻的。”
鄧小平:《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1980818日)


  當前經濟情況總的是不錯的。前景如何,究竟會遇到什麼問題,有什麼障礙?我想是不是有兩三個問題將會影響我們的經濟發展。……三是政治體制改革問題。現在看,不搞政治體制改革不能適應形勢。改革,應包括政治體制的改革,而且政治體制改革應作為改革的一個標誌。我們要精兵簡政,真正把權力下放,擴大社會主義民主,把人民群眾和基層組織的積極性調動起來。現在機構不是減少了,而是增加了。 (鄧小平:《在聽取經濟情況彙報時的談話》(一九八六年六月十日)


  我們堅持黨的領導,問題是黨善於不善於領導。黨要善於領導,不能干預太多應該從中央開始。這樣提不會削弱黨的領導。干預太多,搞不好倒會削弱黨的領導,恐怕是這樣一個道理。……政治體制改革經濟體制改革應該相互依賴,相互配合。只搞經濟體制改革,不搞政治體制改革,經濟體制改革也搞不通因為首先遇到人的障礙。事情要人來做,你提倡放權,他那裡收權,你有什麼辦法?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所有的改革最終能不能成功還是決定於政治體制的改革(鄧小平:《在全體人民中樹立法制觀念》(一九八六年六月二十八日))


   一個國家要取得真正的政治獨立,必須努力擺脫貧困。而要擺脫貧困,在經濟政策和對外政策上都要立足於自己的實際,不要給自己設置障礙,不要孤立於世界之外。根據中國的經驗,把自己孤立於世界之外是不利的。要得到發展,必須堅持對外開放、對內改革,包括上層建築領域的政治體制的改革 (加強四項基本原則教育,堅持改革開放政策》(一九八七年一月二十日))


  (一九八六年九月三日會見日本公明黨委員長竹入義勝時的談話)

  現在我們的經濟體制改革進行得基本順利。但是隨著改革的發展,不可避免地會遇到障礙。對於改革,在黨內、國家內有一部分人反對,但是真正反對的並不多。重要的是政治體制不適應經濟體制改革的要求

  我們提出改革時,就包括政治體制改革。現在經濟體制改革每前進一步都深深感到政治體制改革的必要性不改革政治體制,就不能保障經濟體制改革的成果,不能使經濟體制改革繼續前進,就會阻礙生產力的發展,阻礙四個現代化的實現。

  政治體制改革的內容現在還在討論。這個問題太困難,每項改革涉及的人和事都很廣泛,很深刻,觸及許多人的利益,會遇到很多的障礙,需要審慎從事

(一九八六年九月十三日聽取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彙報時的談話)
  不搞政治體制改革,經濟體制改革難於貫徹。黨政要分開,這涉及政治體制改革。…我想政治體制改革的目的是調動群眾的積極性,提高效率,克服官僚主義。改革的內容,首先是黨政要分開,解決黨如何善於領導的問題。這是關鍵,要放在第一位。第二個內容是權力要下放,解決中央和地方的關係,同時地方各級也都有一個權力下放問題。第三個內容是精簡機構,這和權力下放有關。

(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九日會見波蘭統一工人黨中央第一書記、國務委員會主席雅魯澤爾斯基時的談話)
我們兩國原來的政治體制都是從蘇聯模式來的。看來這個模式在蘇聯也不是很成功的。即使在蘇聯是百分之百的成功,但是它能夠符合中國的實際情況嗎?能夠符合波蘭的實際情況嗎?各國的實際情況是不相同的。我們現在提出政治體制改革,是根據我國的實際情況決定的


(鄧小平:《關於政治體制改革問題19869月—11
關於政治體制改革問題)




  目前我們國內正在進行改革。我是主張改革的,不改革就沒有出路,舊的那一套經過幾十年的實踐證明是不成功的。過去我們搬用別國的模式,結果阻礙了生產力的發展,在思想上導致僵化,妨礙人民和基層積極性的發揮。我們還有其他錯誤,例如“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這不是搬用別國模式的問題。可以說,從一九五七年開始我們的主要錯誤是“左”,“文化大革命”是極左。中國社會從一九五八年到一九七八年二十年時間,實際上處於停滯和徘徊的狀態,國家的經濟和人民的生活沒有得到多大的發展和提高。這種情況不改革行嗎?所以,從一九七八年我們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始,確定了我們的根本政治路線,把四個現代化建設,努力發展社會生產力,作為壓倒一切的中心任務。在這個基礎上制定了一系列新的方針政策,主要是改革和開放政策。改革是全面的改革,包括經濟體制改革、政治體制改革和相應的其他各個領域的改革。開放是對世界所有國家開放,對各種類型的國家開放。……最近我們中央在考慮,在總結經驗的基礎上,加快一點改革、開放的步子。這是我講的經濟體制改革。
  現在我們提出了新的問題,就是把政治體制改革提到日程上來,這是今年十月將要召開的黨的十三大的主要議程之一。這個問題很複雜,政治體制改革的每一個措施都涉及千千萬萬的人,主要是涉及廣大幹部,不僅是我們一批老人
這是鄧小平會見南斯拉夫共產主義者聯盟中央主席團委員柯洛舍茨時談話的一部分。
(改革的步子要加快》(一九八七年六月十二日))

楊繼繩:《中國當代社會階層分析》的前言 :『制度性社會不公正暴露出中國社會當前的一個最基本矛盾:計劃經濟時代構建的上層建築和市場化了的經濟基礎嚴重不適應。這是政治體制改革嚴重滯後的必然結果。政治體制改革講得最多的是鄧小平,在中共十三大(1987年)以前,鄧小平講了76。最集中的還是1980年和1986年。鄧小平說,“只搞經濟體制改革,不搞政治體制改革,經濟體制改革也搞不通”,“現在經濟體制改革每前進一步,都深深感到政治體制改革的必要性”,“我們所有的改革最終能不能成功,還是決定於政治體制的改革”。他強調,中國改革深入的標誌是政治體制改革而不是經濟體制改革。社會公正問題突顯以後,就可以看到鄧小平這些話的現實意義。但是,1989年北京政治風波以後,政治體制改革一度被擱置起來了19979月召開的中共十五大,重新提出了政治體制改革,200211月的中共十六大,強調“繼續積極穩妥地推進政治體制改革”。200710月召開的中共十七大,在政治報告中論述政治體制改革時不僅重申“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是我們黨始終不渝的奮鬥目標”,而且直接將這一部分的標題定為“堅定不移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並且將人民民主視為“社會主義的生命”。但是,在實際推進上和上述承諾差距很大人們期望,通過政治體制改革,找到通向社會公正之路。當然,政治體制改革也不能急於求成,要因勢利導,要積極地、穩步地前進。
作者: 羅覺愛新    時間: 2013-5-24 08:20

盡論中國:
毛左的新國父說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0524/18269706


習近平出任中共總書記後,屢屢在公眾場合引用毛澤東的詩詞、典故,令一眾毛粉欣喜若狂,甚至刺激毛左重提新國父說,聲稱現代中國的國父應該是毛澤東,而不是孫中山。中共官方放任新國父說流行,不予指正,終將切割中共與港澳台及海外華人,危及官方的中國夢之說。  

孫中山只稱「革命的先行者」

早在1940年,國民黨中常會就通過決議,尊稱孫中山為國父。中共建政後避提國父,只稱孫中山為「革命的先行者」,但每年「五一」勞動節、「十一」國慶節都會在天安門廣場擺放孫中山巨幅畫像,以彰顯自己是「孫中山革命事業的繼承者」的合法地位。
毛粉提議把毛澤東定為國父,由來已久。而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劉小楓上月在一個讀書會上再度挑起論爭:「誰是中國現代的國父呢?從孫中山、蔣介石、毛澤東中考慮,蔣介石已經被開出去了,那我們說是孫中山,接着是毛澤東,孫中山比起毛澤東差十萬八千里。毛澤東的功績大家都要承認。」
劉小楓是瑞士巴塞爾大學神學博士,在內地被稱為「文化基督徒的代表人物」,如今淪為新國父說的代言人,可見毛左勢力之膨脹。但正如網友所斥:「你見過送出去幾百萬公里土地的國父麼?你見過餓死幾千萬人口的國父麼?你見過到死不肯放下權力的國父麼?」還要關注的是,新國父說盛行對今年十一國慶節、年底毛澤東冥壽120周年會有甚麼影響?
作者: 羅覺新愛    時間: 2013-6-6 00:03

毛澤東曾向宋慶齡借款5萬美元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theory/2011-06/14/c_121533233.htm
作者: 喪盡天良    時間: 2013-9-11 04:55

退 休 老 黨 員 認 為 毛 澤 東 功 不 抵 過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news_video/index.php?news_id=415497

九 月 九 日 是 已 故 中 共 領 導 人 毛 澤 東 逝 世 三 十 七 周 年 , 在 內 地 民 間 有 一 些 零 星 的 紀 念 活 動 。 毛 澤 東 一 生 的 功 過 , 不 同 派 別 有 很 不 同 的 看 法 , 官 方 決 定 是 否 舉 辦 紀 念 活 動 都 有 很 多 東 西 要 考 慮 , 更 是 要 步 步 為 營 。 另 外 , 對 於 一 群 文 革 時 受 過 迫 害 的 人 來 說 , 毛 澤 東 逝 世 令 他 們 百 感 交 集 。

文 革 期 間 , 姚 監 復 幾 乎 慘 遭 滅 門 , 本 身 是 國 民 黨 軍 官 的 父 親 受 到 恐 嚇 後 上 吊 自 盡 , 母 親 被 紅 衛 兵 活 活 打 死 , 自 己 則 因 為 說 了 江 青 幾 句 壞 話 , 被 人 打 到 右 眼 失 明 , 不 過 他 表 示 , 三 十 七 年 前 得 知 毛 澤 東 死 訊 的 一 刻 , 心 情 仍 然 是 悲 痛 。

姚 監 復 認 為 , 毛 澤 東 在 經 濟 政 策 上 幾 乎 全 盤 失 敗 , 而 文 革 所 帶 來 的 浩 劫 更 令 毛 澤 東 成 為 後 世 的 反 面 教 材 , 不 過 歷 屆 政 府 仍 然 要 表 明 擁 護 毛 澤 東 思 想 , 姚 監 復 認 為 是 迫 不 得 已 。

而 對 於 毛 澤 東 逝 世 多 年 仍 然 擁 有 大 批 支 持 者 , 姚 監 復 分 析 這 是 受 到 民 族 主 義 影 響 , 畢 竟 在 毛 澤 東 領 導 下 , 驅 散 了 中 國 人 多 年 以 來 的 自 卑 感 。
作者: 喪盡天良    時間: 2013-9-17 05:39

社科副院長批「去毛」如滅國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30917/-9-3068390/1.html

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李捷(圖)近日在《中國社會科學報》撰文,罕見地直接批判「非毛化」思潮,指近年來盛行的歷史虛無主義思潮,是打着「反思歷史」的旗號,專門撿黨犯錯誤的歷史來大做文章。並引述清代思想家龔自珍之言稱,「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指「非毛化」絕不僅僅是歷史問題。

轟有學者欲去除民族脊樑

當局過去很少直接批判「非毛化」,而多是採取為毛辯護的筆法來消除外界對「非毛化」的揣測。

李捷在文章中批判在一些學者筆下,中國近現代歷史的主題和主線是一段比歐洲中世紀還要黑暗的所謂「血淋淋的歷史」;中國近現代歷史是一段今不如昔甚至還不如重做西方列強殖民地的所謂「倒退發展史」;毛澤東是一位似乎比秦始皇還要殘暴的「封建專制暴君」。「由此可見,他們所要虛無掉的正是中華民族的脊樑與精神,正是中華民族的驕傲與希望」。
作者: 喪盡天良    時間: 2013-9-23 14:51

毛新宇唱《東方紅》激動落淚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30916/-9-3066190/1.html
作者: 超級寶蓮燈    時間: 2013-10-1 16:24

從青年到暮年 毛澤東對美國本質認識的轉變
http://big5.ycwb.com/culture/2010-04/01/content_2478014_6.htm
http://big5.sznews.com/culture/content/2010-04/01/content_4500029_6.htm

  1945年8月日本戰敗投降,毛主席8月底赴重慶和蔣介石談判戰後和平和建國問題。路透社記者甘貝爾向毛主席提出問題,甘貝爾問︰中共對“自由民主的中國”的概念及界說為何?

  毛主席答︰“自由民主的中國”將是這樣的一個國家,它的各級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無記名的選舉所產生,並向選舉它的人民負責。它將實現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則與羅斯福的四大自由(按︰四大自由指美國總統羅斯福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提出的“言論和表達的自由”、“信仰上帝的自由”、“免于匱乏的自由”、“免于恐懼的自由”)。它將保證國家的獨立、團結、統一及與各民主強國的合作。(中央文獻研究室編︰《毛澤東文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第27、28頁)

  以上史料說明︰當時身為毛主席政治秘書的胡喬木寫的社論完全符合當時毛主席的思想,是對毛主席的思想的闡發。

  中共中央南方局的《新華日報》也發表了多篇文章,贊頌美國的民主,如1943年7月4日,該報發表的社論《民主頌——獻給美國的獨立紀念日》。1944年7月4日,該報又發表社論《美國國慶日——自由民主的偉大斗爭節日》,這篇社論的內容與《解放日報》發表的社論內容完全相同。可見這是黨中央、毛主席發的統稿。

  1945年4月13日,《新華日報》又發表社論《紀念杰斐遜先生》,該文贊揚這位《獨立宣言》的起草者、《權利法案》的倡導者,“以對人民的無比的信心與堅決的態度,在這新世界上的新國家中奠定了民主政治的基礎”。社論指出,“人有天賦的人權,人的自由與尊嚴,不該為不公正勢力所侵犯和褻瀆。人民是政府的主人而不是奴隸……這從十八世紀以來,應該早已經是全人類共知公認的常識”,“可是在今天還有人想用丑惡卑劣的方法來鉗制人民的自由,剝奪人民的權利”,那麼,我們“在今天這個民主先鋒誕生的日子,就格外覺得自己的責任重大,也就格外覺得杰斐遜先生精神的崇高與偉大了。”
作者: Amigo    時間: 2013-12-11 13:59

毛誕紀念晚會取消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31212/00178_010.html
作者: Amigo    時間: 2013-12-23 07:15

中紀委駐湘 官場震動影響毛誕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31223/00178_010.html

操縱學生達政治目的
毛冥誕 左派組織90後唱紅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1223/18562896

[ 本帖最後由 Amigo 於 2013-12-23 22:49 編輯 ]
作者: Amigo    時間: 2013-12-25 13:55

冥誕120周年調查:九成內地人認尊毛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31226/00178_009.html
作者: Amigo    時間: 2013-12-25 13:59

毛澤東、國家領導人和新華社
曾對民主和人權的莊嚴承諾
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MaoOnDemocracy.htm

歷史的先聲》,副題「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編者笑蜀,是一本摘選1941年至1946年期間中國在國民政府統治下,中國共產黨在報紙、雜誌、書刊上所發表的要求自由民主的談話、文章和評論的書。該書由李慎之作序。



毛澤東論民主!
抗日,大家贊成,這件事已經做了,問題只在於堅持。但是,還有一件事,叫做民主,這件事現在還沒有做。這兩件事,是目前中國的頭等大事。中國缺少的東西固然很多,但是主要的就是少了兩件東西:一件是獨立,一件是民主。這兩件東西少了一件,中國的事情就辦不好。

把獨立和民主合起來,就是民主的抗日,或叫抗日的民主。沒有民主,抗日是要失敗的。沒有民主,抗日就抗不下去。有了民主,則抗他十年八年,我們也一定會勝利

什麼是新民主主義的憲政呢?就是幾個革命階級聯合起來對於漢奸反動派的專政。從前有人說過一句話,說是“有飯大家吃”。我想這可以比喻新民主主義。既然有飯大家吃,就不能由一黨一派一階級來專政。講得最好的是孫中山先生在《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裡的話。那個宣言說:“近世各國所謂民權制度,往往為資產階級所專有,適成為壓迫平民之工具。若國民黨之民權主義,則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數人所得而私也。”同志們,我們研究憲政,各種書都要看,但尤其要看的,是這篇宣言,這篇宣言中的上述幾句話,應該熟讀而牢記之。“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數人所得而私”,就是我們所說的新民主主義憲政的具體內容,就是幾個革命階級聯合起來對於漢奸反動派的民主專政,就是今天我們所要的憲政。這樣的憲政也就是抗日統一戰線的憲政。

像現在的英、法、美等國,所謂憲政,所謂民主政治,實際上都是吃人政治。這樣的情形,在中美洲、南美洲,我們也可以看到,許多國家都掛起了共和國的招牌,實際上卻是一點民主也沒有。中國現在的頑固派,正是這樣。他們口裡的憲政,不過是“掛羊頭賣狗肉”。他們是在掛憲政的羊頭,賣一黨專政的狗肉。我並不是隨便罵他們,我的話是有根據的,這根據就在於他們一面談憲政,一面卻不給人民以絲毫的自由。”
--以上摘自《新民主主義的憲政》(一九四○年二月二十日)



二月一日延安舉行討汪大會,全場義憤激昂,一致決議聲討汪精衛之賣國投降,擁護抗戰到底。為挽救時局危機爭取抗戰勝利起見,謹陳救國大計十端,願國民政府、各黨各派、抗戰將士、全國同胞採納而實行之。

三曰厲行憲政。“訓政”多年,毫無結果。物極必反,憲政為先。然而言論不自由,黨禁未開放,一切猶是反憲政之行為。以此制憲,何殊官樣文章。以此行憲,何異一黨專制。當此國難深重之秋,若猶不思變計,則日汪肆擾于外,姦徒破壞于內,國脈民命,岌岌可危矣。政府宜即開放黨禁,扶植輿論,以為誠意推行憲政之表示。昭大信于國民,啟新國之氣運,誠未有急於此者。此應請採納實行者三。

七曰取締特務機關。特務機關之橫行,時人比諸唐之周興、來俊臣,明之魏忠賢、劉瑾。彼輩不注意敵人而以對內為能事,殺人如麻,貪賄無藝,實謠言之大本營,姦邪之製造所。使通國之人重足而立,側目而視者,無過於此輩窮兇極惡之特務人員。為保存政府威信起見,亟宜實行取締,加以改組,確定特務機關之任務為專對敵人及漢奸,以回人心而培國本。此應請採納實行者七。

八曰取締貪官污吏。抗戰以來,有發國難財至一萬萬元之多者,有討小老婆至八九個之多者。舉凡兵役也,公債也,經濟之統制也,災民難民之救濟也,無不為貪官污吏藉以發財之機會。國家有此一群虎狼,無怪乎國事不可收拾。人民怨憤已達極點,而無人敢暴露其兇殘。為挽救國家崩潰之危機起見,亟宜斷行有效辦法,徹底取締一切貪官污吏。此應請採納實行者八。

十曰實行三民主義。三民主義為國民黨所奉行之主義。顧無數以反共為第一任務之人,放棄抗戰工作,人民起而抗日,則多方壓迫制止,此放棄民族主義也;官吏不給予人民以絲毫民主權利此放棄民權主義也視人民之痛苦若無睹,此放棄民生主義也。在此輩人員眼中,三民主義不過口頭禪,而有真正實行之者,不笑之曰多事,即治之以嚴刑。由此怪像叢生,信仰掃地。亟宜再頒明令,嚴督全國實行。有違令者,從重治罪。有遵令者,優予獎勵。則三民主義庶乎有實行之日,而抗日事業乃能立勝利之基。此應請採納實行者十。

--以上摘自《向國民黨的十點要求》一九四○年二月一日

但是中國是有缺點的,而且是很大的缺點,這種缺點,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中國人民非常需要民主,因為只有民主,抗戰才有力量,中國內部關係與對外關係,才能走上軌道,才能取得抗戰的勝利,才能建設一個好的國家,亦只有民主才能使中國在戰後繼續團結。中國缺乏民主,是在座諸位所深知的。只有加上民主,中國才能前進一步
(毛澤東,1944中國的缺點就是缺乏民主,應在所有領域貫徹民主——1944612日毛澤東答中外記者團

人民日報文獻記錄



關於人民權利。應規定一切不反對抗日的地主資本家和工人農民有同等的人權、財權、選舉權和言論、集會、結社、思想、信仰的自由權,政府僅僅干涉在我們根據地內組織破壞和舉行暴動的分子,其他則一律加以保護,不加干涉
(論政策》,19401225)這是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起草的對黨內的指示。

為著打敗日本侵略者和建設新中國,為著防止內戰,中國共產黨在取得了其他民主派別的同意之後,於一九四四年九月間的國民參政會上,提出了立即廢止國民黨一黨專政、成立民主的聯合政府一項要求。無疑地,這項要求是適合時宜的,幾個月內,獲得了廣大人民的響應。
(論聯合政府》,1945424)

“窯洞對”(19457月)
19457月,黃炎培等國民參政員訪問延安,在楊家嶺的窯洞裏,黃炎培向毛澤東提出了自己長期思索而疑慮重重的問題:“我生六十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有能跳出這週期率的支配力。”面對黃炎培的憂思和疑問,毛澤東充滿自信地回答他:“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黃炎培對此大加稱讚。這便是後人津津樂道的“窯洞對”。如果加以“提煉”,那麼,毛澤東其實是在這裡提出了“兩個只有”。
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
“歷史週期率”是黃炎培對我國幾千年封建社會“君子之澤,五世而斬”這一歷史現象的概括總結。對於黃炎培提出的歷史週期率問題,毛澤東曾滿懷信心作答:“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194574日下午,毛澤東專門邀請黃炎培等人到他家裏做客,整整長談了一個下午。毛澤東問黃炎培來延安考察了幾天有什么感想,黃炎培坦率地說:“我生60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能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時聚精會神,沒有一事不用心,沒有一人不賣力,也許那時艱難困苦,只有從萬死中覓取一生。繼而環境漸漸好轉了,精神也漸漸放下了。有的因為歷時長久,自然地惰性發作,由少數演為多數,到風氣養成,雖有大力,無法扭轉,並且無法補救。也有因為區域一步步擴大了,它的擴大,有的出於自然發展;有的為功業欲所驅使,強求發展,到幹部人才漸漸竭蹶,艱於應付的時候,環境倒越加復雜起來了,控制力不免薄弱了。一部歷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榮取辱’的也有。總之,沒有能跳出這個周期率。中共諸君從過去到現在,我略略了解的,就是希望找出一條新路,來跳出這個周期率的支配。”
毛澤東答:“我們已經找到新路,能跳出這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窯洞對”(19457月)
延安之行,黃炎培在讚歎中國共產黨領導有方的同時,用了三個晚上與毛澤東促膝談心,時間長達十幾個小時,借此機會,他提出了一個在他心中困擾已久的問題:歷史興亡週期率(“黃氏週期”問題)。


  黃炎培問毛澤東:“當共產黨執政後,沒有了戰爭的壓力,也沒有反對黨的監督,黨員思想必鬆懈,繼爾形成惰性,當享樂成風之時,你怎麼解決權力腐敗,跳出這個政黨存亡的週期?”
毛澤東鏗鏘有力地回答:“我們已經找到了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這就是‘民主’,即人民群眾的監督。只有讓人民起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http://book.sina.com.cn/2008-11-24/1500247606.shtml
毛澤東和黃炎培談“週期律”
黃炎培:《八十年來》,中國文史出版社, 1982年,第157頁。

[ 本帖最後由 Amigo 於 2013-12-26 05:00 編輯 ]
作者: Amigo    時間: 2013-12-25 14:01

2. 1944年周恩來論民主

周恩來:關於憲政與團結問題(一九四四年三月十二日周恩來在延安各界紀念孫中山先生逝世十九周年大會演說詞)

我們認為最重要的先決條件有三個: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開放黨禁;三是實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權利很多,但目前全國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言論出版的自由人民的住宅隨時可受非法搜查,人民的身體隨時可被非法逮捕,被秘密刑訊,被秘密處死,或被強迫集訓,人民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被禁止,人民的言論出版受著極端的限制和檢查,這如何能保障人民有討論憲政和發表主張的自由呢

孫中由先生曾說過:“現在中國號稱民國,要名符其實,必要這個國家真是以人民為主,要人民都能夠講話的,確設有發言權3這個情形,才是真民國。如果不然,就是假民國。”


孫中山:國民會議足以解決中國內亂)開放黨禁,就是要承認各抗日黨派在全國的合法地位合法就是不要把各黨派看做“奸黨”“異黨”,不要限制與禁止他們一切不超出抗日民主範圍的活動,不要時時企圖消滅他們。有了前兩條的民主,地方自治才能真正實行。否則,那不是人民的自治而是一黨的官治



3. 劉少奇批判一黨專政
有人說: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與誣蔑。共產黨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並不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只有大多數的人民都積極起來參政,積極擔負政府的工作,並積極為國家民族的利益與大多數人民的利益而努力的時候,抗日民主政權才能鞏固與發展,帝國主義與封建勢力的壓迫才能推翻,中國的獨立自主與人民的民主自由才能實現。這是共產黨的目的,也是全國極大多數人民共同的目的。共產黨除了人民的利益與目的外,沒有其他的利益與目的
論抗日民主政權
(一九四○年十二月)
劉少奇

(《劉少奇選集》上卷,上海人民1981,頁172-176

4. 新華社和解放日報在抗戰前後的一些關於民主的社評和評論

聖君之治“非以明民,將以愚民”的信條,看來中外的英雄都是恪守著的了。最適於被牽著鼻子,任人指定誰是他的友敵,導引該走去的方向,是必須使下民們存在在愚頑無知、渾渾沌沌之中,而這也就必須消滅一切新的聲音,統制,文化上的沙漠化
在我們這個國家裡,幾年來努力實現著的“沙漠化”的願望,也已經有了它的政績。
这真是沉重的沙……
但却绝不是打平了天下。不幸的是,愚民政策虽然造成了沙漠,却绝难征服民心
---《解放日報》1942423
沙漠化的愿望
田家英
田家英(1922—1966)成都人,時為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員。從1948年起任毛澤東秘書。文化大革命期間被迫害致死。

中國人民為爭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貨,不是代用品。把一黨專政化一下妝,當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雖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願望相去十萬八千里。中國的人民都在睜著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來欺騙我們啊!
---新華日報1945128

不能因國民程度不高而拒絕民主應用民主政治教育人民提高人民
他們以為中國實現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後的事,他們希望中國人民知識與教育程度提高到歐美資產階級民主國家那樣,再來實現民主政治。他們好象忘記了中國今天是處在艱苦的抗戰中,忘記了中國今天來實現民主政治,不僅是歷史發展普通的一般的要求,而且是抗戰特殊的迫不容緩的要求

《新華日報》1939225日社論《民主政治問題


爭民主是全國人民的事情
萬里長城和海洋都阻止不了世界潮流,今天已經是人民的世紀、民主的時代了,一個國家不能孤立在民主的大潮流之外,於是中國必須而且必然要實現民主了。那麼我們要問:如何才能實現?
曾經有一種看法,以為民主可以等人家給與。以為天下有好心人把民主給人民,於是就有了等待這種"民主",正如等待二百萬元的頭獎一樣。但是中外古今的歷史都證明了,民主是從人民的爭取和鬥爭中得到的成果,決不是一種可以幸得的禮物
---新華日報194573

「如果一個號稱民主的國家,而主權不在人民手中,這決不是正軌只能算是變態,就不是民主國家。」
一個國家是不是實現了民主,執政當局是不是有誠意實現民主就看他是不是把人民應有的權利,毫不保留地交給人民;並且對於人民實行這幾種權利,是不是毫無保留地加以尊重。」
根據這種標準來衡量我們當前的政治局勢,就可以知道,我們要完成民主建設,首要的任務就是還政於民,就是把人民應有的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四權,真正交還給人民。如果離開這四種人民權利,甚至任何人民應有權利都不交給人民,而高唱實施民主憲政,還政於民那就未免是空談了
《新華日報》1945927日〈民主的正軌:毫無保留條件地還政於民的社論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13-12-26 11:18

毛澤東冥誕
逾七成人指最大錯誤發動文革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1226/18566848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13-12-26 16:59

七常委鞠躬 高調悼毛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31227/00178_015.html
...
傳毛遠新出席活動遭雞蛋擲中
北京天安門廣場昨日保安和平日無異,不過有訪民在廣場前撒傳單,隨即被帶走,而在毛主席紀念堂,清早就有大批民眾在寒風中排隊。與此同時,各地亦有紀念儀式,海外多維新聞網引述消息稱,湖南省周二舉行紀念毛誕座談會,毛澤東姪兒毛遠新罕見現身,但在紀念活動離場時,毛遠新遭一反毛民眾擲雞蛋攻擊,正中面部。
作者: 羅覺愛新    時間: 2014-1-5 12:58

「八成五:毛功大於過」 官媒票選被指造假
http://dailynews.sina.com/bg/news/int/singtao/20131226/09105307746.html

  「八成五:毛功大於過」

  官媒票選被指造假

  

  近期全力護毛的北京《環球時報》25日公佈一份民調稱,逾85%受訪者認為毛澤東「功遠大於過」,並對毛持「敬仰」、「尊重」的態度。77%受訪者認為毛的主要錯誤是「發動文化大革命」,及搞「大躍進」、「階級鬥爭」、「個人崇拜」等。但這個民調結果被人指存在造假問題。

  「九成人敬仰」

  《環球時報》輿情調查中心23日與24日在北京、上海、廣州等七城市,通過電話、互聯網進行民調,共回收1045份有效答卷。民調結果顯示:91.5%的受訪者對毛澤東持「敬仰」或「尊重」的態度;85.1%的人認同毛「功遠大於過」;逾90%的人認為毛時代對今天的中國仍有影響;只有6.9%的人對毛「持批判態度」。

  分析發現,年齡愈大的受訪者,對毛持「敬仰」態度的比例愈高;學歷愈高的受訪者,對毛持「批判」態度的比例愈高。針對毛的主要錯誤,77.2%的受訪者選擇「發動文化大革命」,其次分別是「對經濟規律不熟悉不尊重,搞『大躍進』等」、「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方式解決社會矛盾」等。對民調結果,中央黨校教授謝春濤對《環球時報》说,結果跟他本人對毛澤東的印象、及中央對毛澤東的評價,「是基本吻合的,是中國社會對毛澤東真實評價的反映。」

  不過旅居荷蘭的原北京科技大學學者李劍芒針對此次民調偵測發現,投票資料存在造假問題,他公佈自己的檢測結果后,博客和微博都遭到封殺。

[ 本帖最後由 羅覺愛新 於 2014-1-7 04:03 編輯 ]
作者: 火車未到站    時間: 2014-1-17 11:35

【兩岸頭條】揭秘雲南共妻村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china/20140118/52101955
他們自稱是世上唯一真正的共產主義社區,卻被官方指是「共產共妻聚眾淫亂的怪胎」。近200人從全國各地到雲南建立「生命禪院第二家園,眾人集體耕作、生活近4年。在「精神導遊」雪峰的指引下,隔天開學習會,既崇拜耶蘇、佛祖,又崇拜毛澤東,還學習習近平理論。

【短片】【共妻村揭秘】官方指淫亂怪胎 港人也共住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china/20140117/52101546

【短片】【共妻村揭秘】崇尚性愛自由 愛情不用專一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china/20140117/52101637
作者: 七叔公    時間: 2014-1-25 12:06

陸網友拿毛語錄 諷中共失信
http://dailynews.sina.com/bg/chn/chnoverseamedia/cna/20131226/10425307855.html

今天是中共領導人毛澤東120週年冥誕,雖然有人在網路上懷念毛澤東,但不少網友列舉毛澤東在中共建政前的發言,諷刺中共建政後完全沒兌現承諾,失信於民

  大陸網友在新浪微博轉錄1篇「毛主席新語錄」,內容是毛澤東在1949年之前提及民主、自由、共產黨與政府職能的發言,拿來對照中共1949年建政後的施政表現,相當諷刺

  這篇「新語錄」提到毛澤東當年談民主時說「民主選舉政府」;談自由則說「言論出版集會結社自由……才是有力的政治」;談共產黨時認為「國事是國家的公事,不是一黨一派的私事」;談政府則表示「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

  諷刺的是,中共建政後,民主選舉、言論自由、憲政、政黨政治與人民監督等,都已淪為空談。

  有大陸網友引用台灣網友常用的一句話,來形容毛澤東說過的話,「認真你就輸了」。其中署名「辰山張sir」的網友直言,「都是建國前的論調,有很強的蠱惑性,實踐證明都是騙人的謊言!」

  研究毛澤東的著名學者譚若思(Ross Terrill)曾在着作裡評論,毛澤東帶有「虎性」與「猴性」。

  其中的「猴性」,有人認為毛澤東很靈活,也有人說他很狡猾。
作者: FriedrichEngels    時間: 2014-3-1 03:16

90年前的言論自由:青年毛澤東在民國國慶主張分裂中國無罪
http://big5.backchina.com/news/2012/05/20/197044.html

  九十年前的中華民國國慶,毛澤東在報上大發民族虛無主義的宏論,主張解散中國,各省自決自治,只要省慶不要國慶。而毛並未因此言罹禍。   

  「中國的事,不是統一能夠辦好的,到現在算是大明白了,……各省自決自治,為改建真中國唯一的法子,好多人業己明白了。」  

  這話放在今天的中國大陸,實在要放點膽量才敢說。

  然而九十年前,一九二零年十月,當中華民族普天同慶共和國國慶時,上海《時事新報》卻發表了這篇題為《反對統一》的文章,此後不但報館編輯飯碗無虞,作者毛澤東甚至直到今天還被人奉為「始終警惕地捍衛著中國的民族利益。」   

  毛說吃虧就在中國的統一   

  中國的事為什麼不是統一能夠辦好的呢?毛澤東發了一通民族虛無主義的宏論,那些開口炎黃閉口華夏,動輒以五千年文明史自傲傲人的愛國者聽了,怕要閉過氣去。

  毛說:「中國之大,太沒有基礎,太沒有下層的組織。在沙渚上建築層樓,不待建成,便要傾倒了。中國二十四朝,算是二十四個建在沙渚上的樓,個個要傾倒,就是因為個個沒基礎。四千年的中國只是一個空架子, 多少政治家的經營,多少學者的論究,都只在一個空架子上面描寫……因此我 們這四千年文明古國,簡直等於沒有國。……中國人生息了四千多年,不知幹甚麼去了?一點沒有組織,一個有組織的社會看不見,一塊有組織的地方看不見。中國這塊土地內,有中國人和沒中國人有甚麼多大的區別?在人類中要中國人,和不要中國人,又有甚麼大不了的關係?推究原因,吃虧就在這「中國 」二字,就在這中國的統一。現在唯一救濟的方法,就在解散中國,反對統一 。」 

  毛不但根本否定了被某些愛國者視為安身立命之本的大一統,還進一步挖 到了這些愛國者的根子上:

  「中國人沒有科學腦筋,不知分析與概括的關係。 有小的細胞才有大的有機體,有分子的各個才有團體。中國人多有一種拿大帽子戴的虛榮心,遇事只張望著前頭,望著籠統的地方。大帽子戴上頭了,他的心便好過了。」

  中國解散以後怎麼辦呢?毛的主張是「各省自決自治。」湖南和廣東這樣的省要乾脆徹底自治,具有獨立國家的性質。而湖北江蘇這樣的省可以實現半自治,雖然不十分痛快,「然為適應環境,采這種方法,也是好的 。」

  毛還說,妨礙各省自治的並不是各省的督軍,而是人們期望統一的心理。   

  就在這篇文章發表前叄天,毛澤東還在湖南《大公報》上發表《為湖南自治敬告長沙叄十萬市民》的文章,大聲疾呼「湖南自治是現在唯一重大的事, 是關係湖南人死生榮辱的事。我勸湖南人,我勸我叄千萬親愛的同胞,爹媽死了,且慢去埋,大家來將這自治的海堤築好再說。」

  他號召長沙市民仿效歐洲中世紀的自由都市,展開爭取自由和自治的鬥爭,「從專制家手裡爭得『自由民』的地位」。  

  毛要省慶不要國慶  

  美國十九世紀有一位總統門羅提出一個主張,叫做「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反對歐洲人對美洲事務的干預。這個門羅主義被毛澤東拿過來,變成湖南門羅主義和各省門羅主義。他說,「我現在主張二十年不談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采省門羅主義,各省關上各省的大門,大門以外,一 概不理。國慶是慶中華民國,我實在老不高興他。特為趁這國慶,表示我一點反對統一的意見,而希望有一種『省慶』發生。」   

  如果按照毛澤東的主張去辦,中國恐怕不止被大卸七塊,而是根本就不存在了。連「中國」這個概念都沒有了。  

  或許有人會說:評價毛澤東這話要看當時的時代背景。那麼當時的中國, 正是歷史書上所謂「最危急的時候」,西方列強被描繪得個個像狼崽子似地望著中國垂涎欲滴,讀書人都為「中國要亡了」而憂心如焚。在這麼個時候反對統一,主張地方自治,根本否定中國人的集體主義傳統和對統一的渴望,不但挾洋人的門羅主義以自重,甚至宣言不諱要「解散中國」──用後來毛澤東灌輸給中國人的邏輯來質問:這不是地地道道的漢奸言論是什麼?   

  今天動不動就聽到有人指責別人要「分裂中國」。但今天的中國崛起了,有航母有核武器,而九十年前的中國是半殖民地,連重炮都沒有幾門,外國軍隊就駐紮在京畿,相比之下,那個時候在報紙上公開反對統一鼓吹分裂難道不是更具有現實的危險性嗎?

  很奇怪的是,毛澤東主張各省自治,難道他不知道這麼辦有利於列強瓜分中國嗎?我想這個問題可以有這麼幾個答案,一是所謂「列強瓜分中國」是後來的歷史教育構建出來的,毛當時(1920年)根本不感到有這個危險;二是毛明明知道有這個危險但還是主張自治。這兩個答案都難以放入中國僵硬的意識形態框架。前者事關中國革命歷史必然性的宏大敘述,後者則涉及毛當時究竟是不是一個愛國者這個問題。但最有可能的是,從毛這些言論來看,他是一個民族虛無主義者。統一也好分裂也罷,他都不在乎,如他所說「在人類中要中國人,和不要中國人,又有甚麼大不了的關係?」

  不管怎麼說,毛澤東說了這些大逆不道的話卻安然無恙。

  這是因為,在毛澤東之前並沒有人發明出那一套以言治罪的邏輯,也沒有人覺得幾家地方報紙上發表的鉛字就能把民族給分裂掉。當時的中國如果有今日的毛派和崇拜毛的憤青,他們一定會把毛定為頭號漢奸。

  甚麼是真的賣國,甚麼不過是書生論政;不受任何監督的政治家背後和外國人做交易與公共媒體上的激進文字相比哪個對國家民族更危險──所有這些界限九十年前還是分得清清楚楚的,反倒是九十年後竟混淆不清了。

  (2001年4月,《開放》雜誌,轉貼時文字有所增刪,原文「八十年」改為「九十年」。 毛澤東的有關文章見《毛澤東早期文稿》,湖南出版社,一九九零年版。)
作者: ChairmanMao    時間: 2014-3-5 00:04



圖片附件: 結束一黨專政-毛澤東.jpg (2014-3-5 00:04, 43.43 KB) / 該附件被下載次數 100
http://forum4hk.com/attachment.php?aid=7134


作者: 無法無天    時間: 2014-4-26 01:36

大陸人在天安門毛主席畫像前痾屎



圖片附件: 大陸人在天安門毛主席畫像前痾屎.jpg (2014-4-26 01:36, 79.91 KB) / 該附件被下載次數 95
http://forum4hk.com/attachment.php?aid=7213






歡迎光臨 www.forum4hk.com 一個香港只得一個支持言論自由香港論壇討論區 (http://forum4hk.com/) Powered by Discuz! 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