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兩岸新聞] 上訪專題 歡迎大家一起搜尋資料 Protestings in China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地方政府腐敗溫床 屢遭詬病京決裁撤數千駐京辦

Apple  25/1/2010


備受批評的地方駐北京辦事處(簡稱駐京辦)進入裁撤倒數計時。中央有關部門出台文件,決定規範整治駐京辦:縣及縣級以下政府機構將不能再設駐京辦;整治行動要在半年內結束。這意味着未來半年將有數千個駐京辦被裁撤。內地輿論紛紛叫好,但也擔心成效不佳;更有網民質疑中央是「光打雷,不下雨」。

官方新華社屬下的《瞭望》雜誌引述來自中央高層消息指,這次規範整治行動,除保留省、直轄市、自治區、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經濟特區一級駐京辦外,其他駐京辦要在半年內撤銷;撤銷範圍包括各地政府職能部門、開發區管委會及其他以各種名義設立的駐京辦;縣及縣以下駐京辦。文件規定,各地駐京辦撤銷後,不得再以其他名義設駐京機構。


來自各地的上訪者湧到北京,常與執法者引發衝突,駐京辦其中一個功能,是要阻截本地的上訪者赴京告狀。



放大圖片


放大圖片

北京的地方駐京辦為數不少,當局決定出手規範整治,但外界擔心是「光打雷,不下雨」,質疑是否有成效。資料圖片


駐京辦過萬年花過百億
據調查,目前省級駐京辦有 52個,市級駐京辦 520個,縣級駐京辦逾 5,000,加上其他職能部門、協會、國企和大學聯絡處,駐京辦超過一萬個。有關文件意味着,至少有數千駐京辦要在半年內裁撤。內地學者指,目前單 52個省級駐京辦已有 8,000名工作人員,加上各式人員,保守估計,各地駐京辦一年經費超過 100億元人民幣。

駐京辦本是內地集權體制下的獨特機構,早年因通訊聯絡不便,加上地方官頻頻赴京開會,各地相繼設駐京辦,以方便進京官員;後演變成地方政府打通中央部委、爭取中央資金項目的機構,即所謂「跑部錢進」(跑步前進諧音);改革開放後駐京辦氾濫,不但省級設,各地市縣,甚至一些小區大鎮也搞駐京辦。

多年來駐京辦一直備受輿論質疑,指駐京辦公款招待進京官員吃喝,逢年過節向各部委送禮,爭取項目資金、拉關係,甚至為地方暗藏賬外資金、小金庫,成為腐敗溫床。有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曾提議提案,要求整治駐京辦,當局也曾規範過,但因地方政府抗拒,治理並不成功,反而越加旺盛。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認為,當局這次再出手治理駐京辦是個好方向。但另一位教授龔維斌認為,駐京辦問題並非一撤了事,涉及的服務功能應解決。


地方政府難捨人脈關係
內地媒體對當局決定紛紛叫好。但有網民擔心「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質疑地方政府不會輕易捨棄長期建立與中央部門的人脈關係,駐京辦日後或會變相存在。更有網民質疑,當局此次下令整治,也和以前多次整治一樣,「光打雷,不下雨」。北京電視台/本報記者


駐京辦八宗罪

•地方領導腐敗溫床:地方官赴京開會出差,駐京辦成為盡情享樂的行宮

•中央官員腐敗染缸:地方為爭取項目獲中央部門支持,向有關官員「請客送禮」

•地方財政黑箱:駐京辦支出多不受地方財政監管,成為賬外黑賬

•地方上訪者剋星:攔截遣返地方上訪者,製造社會矛盾

•滋生地方特權階層:駐京辦人員與中央官員打交道多,變相成為地方的第二權力中心

•浪費公帑傷害納稅人:變相增加地方納稅人負擔

•擾亂商業秩序:不少駐京辦打着地方政府旗號,在京做生意,不受監管,偷稅漏稅

•加劇京城房地產矛盾:各地駐京辦要在北京置業,谷高京城樓市

資料來源:綜合內地媒體報道



來自各地的上訪者湧到北京,常與執法者引發衝突,駐京辦其中一個功能,是要阻截本地的上訪者赴京告狀。

TOP

駐京辦私設黑獄姦上訪女  (25.1.2010)


當局此次要清理撤除的駐京辦,主要是縣及縣以下各級政府的駐京辦。這些駐京辦被民眾指好事不做,壞事做盡,尤其是近些年赴京上訪者多,地方駐京辦淪落成遣返上訪者的中轉站,他們私設黑獄、虐待甚至強姦上訪者,臭名昭著。



拘押民眾慘劇不勝枚舉
地方駐京辦拘押上訪民眾,釀造的慘劇不勝枚舉。去年 4月 27日,山東臨沂市平邑縣訪民姚晶被山東駐京辦人員毒打,要送崇文區同仁醫院住院治療;去年 3月 16日,雲南訪民王正菊被雲南駐京辦拘押時,被保安人員強打不明針劑,口吐白沫要送院搶救。


最轟動是去年 8月 4日,安徽 21歲女上訪者李蕊蕊到京告狀,遭安徽地方駐京辦人員關到私設臨時關押上訪者的聚源賓館,並在深夜遭保安員強姦。事件因媒體披露,引發輿論關注和網民抨擊,北京法院受理了起訴,並在去年底判處被告徐建國監禁 8年,以平民憤。


老訪民死於郊區路邊
但大部份訪民因無法獲輿論及高層重視,在京受地方駐京辦侵害甚至送命,卻無法訴寃。重慶老訪民何賢光去年 4月中被發現死於郊區大興縣路邊,當地派出所指他死於交通事故,但死者的女兒質疑,其父是被重慶地方駐京辦截訪人員打死的。


內地維權人士周蓬安指,地方駐京辦已淪為截訪機構,是上訪者的剋星,成為社會不安的另一重要源頭,撤銷地方駐京辦是民心所向。

TOP

駐京辦這個怪胎

2/2/2010


駐京辦這一中國特色的行政怪胎,不是「腐敗窩子」,也不是「腐敗溫床」,它是附生於獨裁政體的血吸蟲。幾千家駐京辦寄生於一黨專政,在體制內上下交通,在北京城裏勾外聯,幹着「跑部錢進」的幕後勾當。

多年來,各地駐京辦上下打點,四處拉關係,到處送人情,不知耗費了多少民脂民膏!借駐京辦這一官方渠道,中共大小官員拿國民血汗賺取官場資本,公然的進行腐敗。在李真案、成克杰案、瀋陽慕馬案之中,駐京辦皆難逃關係。二○○九年,僅河南許昌、漯河兩市的駐京辦,就曾一次性聯合購買了七百七十七瓶的假茅台酒,耗費掉公帑六十六萬元。

對駐京辦的「截訪維穩」,中共國務院官員讚賞有加,高調稱:「駐京辦有助首都社會穩定。」中共一名駐京辦主任向媒體訴說:一旦出現「非法上訪」,北京市公安將把這些人遣送到馬家樓集中地。國家信訪局會立即通知各省,由各省通知到各縣市,各縣市必須在三小時內把人帶走。如果沒有我們駐京辦獨當一面,怎麼能完成這個任務?

這位駐京辦主任最後得出了「單憑維穩一項,(駐京辦)就已經撤不了」的結論。駐京辦之所以是「最難搞的事」,因為駐京辦乃城狐社鼠!不裁撤吧,腐敗坐大易成禍端;裁撤吧,「首都的社會穩定」就少了生力軍。中共當局對駐京辦的抓小放大,只從縣一級下手,也正是投鼠忌器的折中方案。為了維護一黨專政的獨裁統治,中共當局一面治貪,一面又要用貪,施政難免首鼠兩端。

中共當局剛宣佈「撤銷縣、縣級市、旗、市轄區人民政府以各種名義設立的駐京辦事機構」,就有「縣級駐京辦」主任在媒體上公開反駁「能否撤銷駐京辦,不是上面說了算,要看地方政府是否需要」。雖然中共國務院下發了裁撤駐京辦的《意見》,但各地方政府也有了「改頭換面、掛靠市駐京辦、設駐津辦迂迴進京」的三條對策。中共地方政府需要駐京辦的「迎來送往」、「牽線搭橋」,而中共中央又需要駐京辦的「截訪維穩」。雖然裁撤駐京辦的「政令」,已經出了中南海,但駐京辦的裁撤,中南海未必能夠說了算。

易水虹
大陸自由撰稿人

TOP

http://www.chinaelections.com/NewsInfo.asp?NewsID=4498

“上访”是当今“有中国特色”的大难题。各级党政、司法机构都设立信访接待部门的做法,各地上访者络绎於路途,拥挤於官衙的景观,乃至派生出的“越级上访”“专业上访”“截访”等等名词,以及无日无之、愈演愈烈的对上访者封锁和反封锁、追捕与反追捕的事件……此景有中国有,走遍世上都难逢。



    这样的“中国特色”,对於国号上有“人民”字样,正在宣称“和平崛起”的中国,自然不是什麽值得自豪和夸耀的光彩事,相反,“上访”让政府与民众都深以为虑。上访制度的设立,本意是要解决问题,但它造成的问题反倒比解决的问题更多,自己就变成了问题。有人说:上访似乎成了中国社会矛盾的“死结”。读者要看看本期多维时报刊出的作家廖亦武的长篇寻访特写,看看他们拍摄的那些求告无门的绝望脸庞的照片,都不能不震惊离天安门一箭之遥处就有这麽大一片上访村贫民窟,不能不对上访者的生存困境深怀同情,不能不追问谁该为他们的悲惨境遇负责,不能不思考如何从根本上消除这样可怕的“中国特色”。



  中国的法律明文规定,民众上访是一种合法权利。但是正如中国的其它公民权利,纸面上有的和实际上有的,天差地别。所以我们看到一种奇特的对比:一方面党政机构设有信访接待室,另一方面又对上访者森严壁垒,围追堵截,“截访”的公然就是官府授命,甚至就是执法人员,甚至就在信访机构的门口。                    



    而从民众方面来说,则是另一种奇特的对比:明明根据官方公布的数字,中央信访机构,每年接待和上访人群、信件不下百万,国家信访局承认80%是有理的,问题得到解决的还不到1%,还因此而遭受迫害2004年社科院信访调查报告的数据就显示:上访者中有55.4%因上访被抄家、被没收财物;53.6%的人因上访被干部指使黑势力打击报复。上访者面对这麽渺茫的成功希望,冒着这麽巨大的风险,却还是要前赴後继地去省城、去京华。



    不论当局设立信访制度的初衷如何,它都已经沦为了误导民众、违反法治、增大社会成本、激化社会矛盾的方式,必须从根本上加以检讨。



    这种信访制度,引导民众将伸张正义、维护权利的希望寄托在政治权力、甚至寄托在某位领导人表态下令上,且不说领导人对来信来访的批示正确与否,这种做法本身就是以权力代替司法、以权力干预经济,有违“依法行政”“司法独立”等等承诺。领导人这类批示,左一个“要认真研究”右一个“要严肃查处”,多数是空话,并无实效;而少数对具体事件有效的,反而对“依法治国”的大目标有害。



    这种信访制度,并不能真正解决民众的难题。如果说封建时代民众拦轿告状、击鼓鸣冤,盼望青天大老爷锄恶扶弱,固然打下人治的印记,但毕竟投诉对象还是实权者;而现在的中国政府却将投诉推给毫无实权的的信访办公室,信访人员的作用,是听取民众反映情况,然後上交或者转送,而无权直接处理。信访接待,反而成为了政府拖延推诿的手段。



    这种信访制度,将上访者置於不停底申诉乞求的地位,给予他们的,是一个虚幻的希望。但是为了这一希望,大量上访者疲於奔命,妻离子散,甚至陷入绝境,其精神所受到的伤害更是外人难以想像。难怪有些上访民众会说“上访就是一个大骗局”。在他们一次次希望破灭之後,他们心中积聚增长的将是什麽?



    或许有人会说,任何国家在转型中,都会有因各种原因被抛到边缘、沉到底层的牺牲者,上访者毕竟是极少数,就说北京的上访村吧,人数逾万,不也占不到中国人口的十万分之一吗?此说欠妥。北京上访村是冰山露於水面的一角,是寻求真相的人去顽强揭示於世的,其它各省、各市还有多少没有揭示出来的?这个数量本来就相当惊人,而这种上访现象所寓含的信号,更不能等闲视之。



    在日益增多的集体上访者中,以下列三类权利受害者居多:一是国有企业被强迫买断工龄的工人,二是被强占土地的农民,三是被强拆房屋又得不到合理补偿的城市居民。这三大类涉及几亿人的公民权利遭到的侵害,都是在过去几年内迅速形成的。人们大规模上访,说明了当今中国,各地官员和利益集团勾结起来侵犯民众权益,矛盾到了何等尖锐的程度;说明了基层党政机构在民众心目中的信誉塌方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还说明了民众寻求利益表达、心声宣泄的愿望到了何等强烈的程度。上访与其说是希望官府主持公道,不如说是向社会发出不平之鸣,用这种方式来集体抗争。                    



    中国政府对上访问题的实质和根源并非一无所知。官方在“信访条例”和各种文件中,也不是没有对各级机构要求“依法行政”,“从源头上减少因侵害群众利益引发的信访”。但是仅仅根据中国信访当局提供的数据,我们就可以断定,上访不是解决民众权益受侵害的好办法。要官员提高觉悟,健全完善现有的上访制度云云,都说得到,做不到。废除误导民众的上访制度,代之以引导公民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权益,才是从根本上平息上访潮的当务之急,更是让中国的社会能够相对平稳过渡的治本之策。
人生到處知何似?
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
鴻飛那復計東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
壞壁無由見舊題。
往日崎嶇還記否?
路長人困蹇驢嘶。
宋.蘇軾〈和子由澠池懷舊〉詩

TOP

實名舉報公安局長需多大勇氣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 ... ontent_12922886.htm

連日來,又一篇內容詳盡的警察實名舉報公安局長的材料在網上引起軒然大波。舉報材料稱,去年8月剛被任命為陜西漢中市公安局副局長的汪廣賦2003年11月至2009年8月在任漢臺公安分局局長期間,一些案件本應被列為刑事案件,涉案人員也應受到刑事處罰,但因汪廣賦的“強制命令”,導致涉案人員均“逍遙法外”。(見2月1日《海峽都市報》)

    看了這則“新聞”,筆者不禁想起去年8月兩起類似“新聞”。先是山東郯城縣15名警員在網上實名舉報公安局長孫欽剛非法侵佔贓車、貪污公款、變賣國家資產變相貪污、違規集資建房、打擊報復、重用提拔一部分有問題的人員、私放罪犯、帶頭違反五條禁令酗酒惹事等;再是陜西戶縣103名警察也上網實名舉報了該縣前任公安局長溫志剛。稱其曾收集資建房款1億多元,而代建房合同約定總價僅 5000多萬元,幹警質疑其餘4000多萬元去向不明;舉報材料還稱集資所建房屋存在品質問題。

    有意思的是,山東郯城也好,陜西戶縣也罷,都是在實名舉報之後沒了下文,公眾也是熱度持續三分鐘,就又被其他眼花繚亂的“新聞”奪了眼球去。要問那兩位曾經躥紅網路、全國知名的公安局長如今安然無恙否?恐怕還是沒人說個究竟。以此類推,今日漢中公安局汪副局長大約也是躥紅網路、全國知名後又被其他層出不窮的“新聞”覆蓋,變成一件糊塗案,不了了之,永遠沒人說個經究竟。

    更何況,汪副局長有雲:“一切反映問題的途徑都是暢通的,在他們最初反映問題的時候,我就表態過,可以讓有關部門來查,如果查實,該怎麼處理我都沒意見。但是他們把這個東西發到網上,而且還在材料中寫明瞭案件當事人的姓名,這是違反相關規定的,況且還有一起強姦案涉及的是未成年少女,這在法院都要不公開審理的。”(見1月3日《華商報》)

    一面是願負法律責任的實名舉報者,一面是信誓旦旦表白無罪的公安局長,孰是孰非,我們作為看客,眼睛再雪亮,還是無可置否。這自然期待有關部門為了平息輿情,站出來查個水落石出,給自己更給公眾一個交代。可事實上,過了幾天,等風頭一過,一切是外甥打燈籠照舊(舅)。這種消滅輿情的方法被當做一種定律,被一些人用起來,屢試不爽,也盡人皆知。其中原因,不外乎是人治大於法治的“窠臼”使然。警察網上實名舉報公安局長,本來就是制度的悲哀,別無選擇之後,只好期望于再造聲勢,引起高層注意,然後在層層批示中,有可能讓問題解決。這種類似上訪的無奈之舉,如今接二連三發生在警察身上,應該是大有寓意的,也是令人深思的。

    最初,我是興奮的,因為實名舉報是需要巨大的勇氣和膽識的。這些幹警舉報局長卻不怕打擊報復,有可能是堅信局長不敢做也不會做,起碼有一條,這些警察是聯名舉報,人多力量大,事情不好辦。可是看看那些舉報內容,如果屬實,局長帽子被擼是小事,涉嫌追究刑事責任失去人身自由才是付出的最大代價。面對如此糟糕的結果,我奇怪這些局長們為何如此“溫柔”“大度”,一副謙謙君子狀,亮出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姿態,坐看雲起隕落,我自氣定神閒。有如此定力,也極有可能是背有靠山,儘管山雨欲來風滿樓,但有嫺熟的公關伎倆,我自巋然不動的結局,還是掌控自如的。

    後來我是悲哀的,因為連警察都上網實名舉報了,這其中的無奈和悲愴更是令人震驚。從山東郯城到陜西戶縣,事情已經發生半年了,有關方面卻裝聾作啞不肯給個結論出來,原因何在?責任何在?要不是近日漢中再次發生類似新聞,誰還會再度關注這種昭示“防腐制度失靈”的“醜聞”?夠觸目驚心的啦,舉報材料裏那麼嚴重的問題,竟然會被有關方面熟視無睹,見怪不怪。想想實際生活中工作安排、調動、升職等都需要花錢打點的細節,一些領導幹部僅僅是這些職務領域內的常規腐敗,就足以每年進賬數十萬上百萬,去又難於留下多少證據的“貪腐”,我們又能說些什麼呢?氣急了,也只好上網實名舉報一回。丟人呢!(朱永傑 原題:“網上實名舉報局長”並非醜聞)
人生到處知何似?
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
鴻飛那復計東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
壞壁無由見舊題。
往日崎嶇還記否?
路長人困蹇驢嘶。
宋.蘇軾〈和子由澠池懷舊〉詩

TOP

TOP

JanetBin

TOP

盛世背後

上海世博是繼北京奧運後,中國又一次成為全球舞台上的焦點。今次世博總投資規模,是京奧的1.5倍,創造了中國史上最華麗的煙花匯演,甚至有外國評論認為,中國拯救了近年逐漸式微的世博會。舉國之力辦世博,令中國國力充分在國際間展示,不過盛世背後,埋藏著數以萬計老百姓,喪失家園的遷拆故事,和各種各類的民怨,究竟這是國富民強,還是國富民窮呢?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6883
JanetBin

TOP

北京老人院迫遷

炎炎夏日,北京一間老人院被停水停電,原來與地價有關!老人院於地價低的時候,承租地皮廿年,如今地價飈升,政府就想收回土地,停水停電只是迫遷的其中一個手段。這節目榮獲人權新聞獎電視組大獎、紐約國際電視電影節特別報道組優異獎。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6297
JanetBin

TOP

引用:
原帖由 JanetBin 於 2010-5-14 05:50 發表
盛世背後

上海世博是繼北京奧運後,中國又一次成為全球舞台上的焦點。今次世博總投資規模,是京奧的1.5倍,創造了中國史上最華麗的煙花匯演,甚至有外國評論認為,中國拯救了近年逐漸式微的世博會。舉國之力辦世博,令中國國力 ...
魔鬼盛世, 人民賤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