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兩岸新聞] 上訪專題 歡迎大家一起搜尋資料 Protestings in China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全國滅村運動的必然性  (張華 9.11.2010)


河北、山東、重慶、陝西等二十多個省市的滅村毀村運動,令數以百萬、甚至千萬農民,拿着微不足道的賠償而被迫遷入城市,又或搬入那些「新社區」。出現大規模的農民「被上樓」,源於中央一項新的土地政策。

負責管理全國土地的國土資源部,兩年前頒佈了《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鈎管理辦法》,至今已容許十九個省市做試點。這個《增減掛鈎》辦法,簡言之就是,城市若想增加土地供應,須在同區內增加相應的農田面積。

土地現已成為地方政府最重要的收入來源,去年全國賣地收入多達一萬五千億元,今年已突破此數,而城市地價是鄉郊的幾十倍,對地方政府而言,增加城市土地供應的誘因很大。不過,城市土地供應受制於兩大因素,其一,城市本身的空置土地有限;其二,中央定下各城市用地指標,每年最多只能推出某個面積的土地,用作發展住宅、商業大廈等。

對於第一個因素,地方政府尚可把市區內的工廠、醫院、大學、車站、公園等,搬到市郊,又或以舊城改造之名,強迫居民搬走,空出的土地就可拍賣。至於第二個因素,則是地方政府「緊箍咒」,而《增減掛鈎》辦法就為他們解咒。只要增加農田面積,就意味着增加城市土地供應,庫房收入會大增。有錢了,地方幹部就可推出更多偉大項目,刺激當地經濟,造就一項項政績,成為升官本錢,更何況透過這些項目,官員及其家屬還可上下其手。


如何增加農田面積呢?最便捷的方法就是將農村鏟平,整理後恢復為農田,村民則搬入城市,又或集中在新建的社區。由於村屋佔地較多,除了起居的宅院,還有放置農具、農作物及飼養牲畜的農舍。相反,農民「被上樓」後人均佔地面積大減。山東諸城市估計,將七十萬農民集中居住,也就是滅村復墾後,可令城市增加八萬畝土地供應;河北省消滅七千五百條村莊後,估計可新增五十萬畝城市建設用地。即使每畝城市土地的地價為十萬元,也分別為地方政府進賬八十億元和五百億元。這種一本萬利生意,任誰都做!

就這樣,一場全面性滅村運動,正如火如荼進行。這可是對中華民族毀根滅源的事呀!如果農村被毀,對中國傳統社會的摧殘,比中共建政及文革尤有過之!(下)

TOP

中國動亂事例大增凸顯社會不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1553

TOP

張文光指趙連海陷冤獄反映國家已有病

內地毒奶粉事件家長代表趙連海,被控「尋釁滋事罪」,在北京    大興法院,判有期徒刑兩年半。趙連海太太李雪梅,聞判後在庭外情緒激動,痛哭失聲,她指判決不公平,趙連海會絕食抗議。趙連海的律師李方平說,會提出上訴。

民主黨    的立法會    議員張文光    ,對判決表示傷心和憤怒,指趙連海為毒奶粉受害兒童尋求公義,卻遭受冤獄,反映國家有病,北京當局已喪失人道和人情,任何善人都不能接受,民主黨主席何俊仁    會向總理溫家寶    發公開信,要求釋放趙連海,並呼籲各地華人團體聲援。
.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1110/18/l6iz.html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17789&extra=page%3D1

[ 本帖最後由 Dr.Who 於 2010-11-11 14:33 編輯 ]
中國動亂事例大增凸顯社會不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1553

TOP

TOP

中國‧湘民讚殺官犯英雄掀上訪潮‧數百人圍法院‧永州爆警民衝突
Created 06/03/2010 - 11:03
湖南永州零陵區法院外,有數百名上訪者聚集申冤,大批武警在場戒備。(圖:香港明報)
訪民向鎗擊案施襲者朱軍獻花圈,上書“朱軍一路走好”。(圖:香港明報)
永州公安將訪民獻給朱軍的花圈扯爛,雙方一度發生衝突。(圖:香港明報)

(中國)一石激起千重浪,湖南永州市零陵區3名法官遭鎗殺竟掀開當地長期以來的民憤。數百名聲稱有冤情的市民及上訪者週三(6月2日)下午圍堵法院,借疑兇朱軍殺法官一事發泄怨氣,有人更手持寫著“朱軍一路走好”的花牌,高喊“朱軍是人民大英雄”口號企圖衝入法院,但被警方阻止,雙方一度發生衝突,其間有內地記者拍照時被警方暴力對待,直至當局出動防暴警察到場,事件擾攘到黃昏人群才逐漸散去。

高舉花牌
祝殺手“一路好走”

衝擊事件始於下午2時30分左右,原本平靜的兇案現場零陵區法院外陸續出現大批民眾,起初法院讓他們進入院內,辦公室大樓則被保安攔住,但後來民眾愈來愈多,反映拆遷、法院判決不公等不同訴求的上訪者將院子圍得水泄不通,警方遂將所有人驅逐到法院門外。

然而上訪者不單沒離開,反而吸引更多市民圍觀,最高峰時法院門外圍堵了幾百人,警方需要封鎖法院外的馬路,並召回市內巡邏隊到場維持秩序,馬路兩旁的店舖亦要拉下鐵閘,令氣氛顯得緊張。

直到大約3時30分左右,兩架載著5、6個花圈的電單車抵達法院附近,兩名男女將寫有“朱軍一路好走”條幅的花圈向群眾展示及放鞭炮,說是要向鎗殺3名法官、為民吐怨氣的朱軍致敬;此舉引發民眾起哄,十數名上訪者更拿著花牌向法院衝去,現場戒備的警察見狀即上前撕搶花圈,並意圖拉走上訪者,周圍民眾見狀同時叫嚷,場面一度失控。

混亂期間,《新京報》一名女記者在拍攝時突然被身後的警察扯住,對方更意圖搶奪其相機,另一名記者見狀想阻止時也被其他公安包圍推撞,兩人最後成功脫身,相機也力保不失。

警方後來調動持防暴警察到場將民眾趕到馬路兩旁,直到下午5時30分左右,人群才漸漸散去。

有上訪者表示,他們有著不同的冤情,有被政府無理拆遷的,亦有被零陵區法院不合理裁判的,週三之所以一起前來,是希望藉殺法官案到法院申冤。

法官家屬哭訴
“死得很冤”

另一方面,前日遭鎗殺身亡的3名法官遺體週三在永州市殯儀館辭靈,不少死者家屬披麻戴孝、神情悲傷,也有從外地趕來的家屬表示,他們雖不知道兇案過程是怎樣,但認為這些法官“死得很冤”。

“這政府,太黑太貪污了”

“這政府,太黑太貪污了!”同一句說話,在不同的時段出自不同人的口,有上訪者、年長市民、年輕人、開小店的店主、酒店服務員、德士司機,矛頭都指向同一地方,就是發生命案的零陵區法院。

每記者周圍
逾數十人訴冤

“殺得好,殺小孩是狗熊,殺貪官是英雄。”週三於法院外圍觀的市民劉女士道:“零陵是個偏遠的小地方,沒人理,司法不公特別多,有錢就擺得平官司,才會弄得現在那麼多申冤啊。”

事實上,週三法院外活像是當地上訪民眾的集中地,現場每個記者最少被數十名以上的市民圍住訴說冤情;憤怒、悲傷、怨恨的眼神充斥在這批上至七八十歲,下至二三十歲的民眾身上,小小一個零陵區因為朱軍殺法官而令濃濃的怨氣一下子全釋放出來。

訪民妨礙生意
店主不介意

“這政府,太黑太貪污了!”在法院附近的香煙店主說,因為民眾大量聚集,他的小店週三關了半天門,但他沒有怪責百姓:“少做一點生意算甚麼,只要能令政府公正一點。”

“這政府,太黑太貪污了!”當地德士司機說:“官不貪,民不亂,整個(零陵)社會已經不是內部矛盾,是敵我矛盾啊,都跟當官的有關。”

(香港明報 [1])


--------------------------------------------------------------------------------

Source URL: http://www.mediachinese.com/node/7571
Links:
[1] http://inews.mingpao.com/index.htm

TOP

因為日本始終係民主國家, 若當年日本戰勝中國, 中國做了日本的殖民地, 起碼, 中國五十年代必定沒有大飢荒, 七十年代沒有文革, 八十年沒有大屠殺, 九十年代沒有法輪功的清洗, 今日沒有千千萬萬的冤民.

看看香港就知, 絕大部份人都寧願回到英殖時代, 也不願向中共回歸.

TOP

中國沒有希望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1049&extra=page%

TOP

UncleFat

TOP

UncleFat

TOP

UncleFat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