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中國沒有希望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共產黨官員無法無天強拆民房,民眾把共產黨和日本鬼子相提並論
0:41, 1:5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detailpage&v=0WauspMfjns


[ 本帖最後由 Amigo 於 2015-4-19 19:06 編輯 ]
Amigo

TOP

毛澤東秘書之女告海關沒收著作 官媒批脫離中國實際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china/20150429/53687116
Amigo

TOP

七叔公

TOP

七叔公

TOP

梁指推翻共產黨管治是違反憲法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news_video/index.php?news_id=457375

全國政協副主席、前行政長官董建華表明,反共的人不可以出閘成為特首候選人。
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進一步闡釋何謂「反共」,她表示以推翻共產黨管治為目標是違反憲法,但她不評論個別泛民人士是否反共。
七叔公

TOP

律師指遭強拆農地租戶勝算很高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news_video/index.php?news_id=457392&urlc=3

北京二百多個兩年前被強佔農地的租戶,成功得到法院立案,控告鎮政府非法強拆。
可以立案是第一步,但是否代表會得到公平審訊?租戶的代表律師話,根據新的《行政訴訟法》,租戶的勝算很高。強拆問題普遍而又敏感,相信是對習近平依法治國理念的重要考驗。

新修訂的《行政訴訟法》之下,「紅頭文件」不再是地方政府的「護身符」。法院有權審查文件是否合法,被告的部門亦需要派負責人上庭。代表士多啤梨園租戶挑戰政府的律師李有華說,只要法院肯開審,他就勝券在握。李有華說,《行政訴訟法》修訂前,法院遲遲不受理案件,突顯中國司法問題。

李有華表示,有證據顯示案件涉及更高層級部門的錯誤,不過按現時的《行政訴訟法》,只能控告執行行政行為的部門,所以他們只能先告鎮政府。他又說,本案是《行政訴訟法》新修訂後第一宗受理的相關案件,具有標竿意義,可以檢驗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的依法治國,能否貫徹落實。

李有華表示,強拆是全國的敏感話題,如果今次能夠循法律途徑認定政府錯誤,對地方政府有約束的作用。
七叔公

TOP

中国房地产市场崩溃的时间点可能会在2017年
http://opinion.hexun.com/2014-12-18/171538591.html
七叔公

TOP

沈大偉: 中共進入殘局 習或毀於政變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david-shambaugh-coming-chinese-crackup/2673547.html

《華爾街日報》:共產黨即將分崩離析的五大理由   
作者:沈大偉 (David Shambaugh)
http://www.post852.com/%E3%80%8A%E8%8F%AF%E7%88%BE%E8%A1%97%E6%97%A5%E5%A0%B1%E3%80%8B%EF%BC%9A%E5%85%B1%E7%94%A2%E9%BB%A8%E5%8D%B3%E5%B0%87%E5%88%86%E5%B4%A9%E9%9B%A2%E6%9E%90%E7%9A%84%E4%BA%94%E5%A4%A7%E7%90%86%E7%94%B1/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教授、中國政策研究項目主任沈大偉(David Shambaugh),今日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表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極力阻止自己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讓中國像蘇聯一樣解體。然而,習近平執意集大權於一身,反而讓共產黨一步步邁向分崩離析。

沈大偉承認,過往估計中國共產黨必將倒台的「中國通」們,都因為他們的失算影響他們的學術聲譽。然而,他現在確信中國共產黨的「終局」(endgame)已經展開。他不知道結局會是如何,但有可能相當混亂與暴力,亦不排除習近平會在政治鬥爭或軍事政變中下台。習近平現在的「反腐工作」帶有攻擊性,是這個外強中乾的政黨所不能承受的。

他表示,中共政權最少有五大結構弱點。首先,中國的經濟精英們已經至少把他們的一隻腳伸到中國門外,只要中國一崩潰便能馬上離開。他引述上海胡潤研究中心的調查,有64%的中國富人已經移民或正計劃移民,並正大肆在海外產子、購買資產。另一方面,絕大部分的富人,都把他們的子女送到外國讀書。這些富人根本對中國的未來沒有信心。

第二,習近平自上任以來一直加強對媒體、網絡、電影、藝術、宗教及少數民族等的箝制。中央政府更向各大院校頒下了所謂「七不講」指引,不能在校園內談論西方的普世價值,包括憲政民主、公民社會及新聞自由等。沈大偉認為一個穩定而有信心的政府,不會作出如此嚴厲的鎮壓,這些政策是政權內心深處虛怯不安的病徵。

第三,他認為中共的教條式口號、「黨八股」已經完全失去號召力。他上年夏天出席了一個附屬於共產黨的中國智庫會議會議探討什麼是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夢」。然而,他形容連這些政黨學者都表現出目無表情、毫無興趣,沉悶非常。另一方面,習近平的著作在大學書店即使是免費贈送亦乏人問津,可見人民對黨理念再無幻想。

第四,習近平的打貪縱使雷厲風行,卻沒有針對一黨專政、朋黨網絡、欠缺透明、法治及媒體監察這些貪腐的真正根源。因此,打貪只是政治鬥爭的工具,大部分都是針對黨內大老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的門生及盟友。然而,習近平本人在黨內卻不見有忠實的盟友。

最後,中國的經濟前景未容樂觀,而對國家企業的改革將牽涉大量利益衝突,舉步維艱,令中國難以真正轉型為有創意、能發展高科技的知識型經濟。以上這些問題,全部都需要政治改革才能解決,包括放鬆政治控制。如果習近平在這個亟需改革的情況下一意孤行,他們恐怕將需面對他們極力迴避的結局。

對於有人認為習近平在靖內難後將變得開放,沈大偉對此不敢苟同。他認為習近平視政治為「零和遊戲」,認為放寬政治管制就是向敵人讓了一步,就是對黨的打擊。這一點,從中國處處暗示美國正積極推翻共產黨便可見一斑,毫無證據顯示改革就近在咫尺。
七叔公

TOP

陶傑 Channel
有朋友問我對近日一個姓「肖」的大陸肥胖兒童在港非法居留又有書讀,有何意見?

一個肥仔,有何資格變成「社會公敵」?冰凍三尺,冇錯,這個小孩無罪,不過溫家寶說:香港有好多「深層次矛盾」。係好多自相矛盾的成年人有罪。

「肥仔大風暴」的焦點,係一個虛偽而又長期移動道德和政治龍門的所謂「建制派」---

1,當你講「公民抗命」時,佢同你講「依法施政」。

2,當你講白紙黑字的「基本法條文」時,佢同你講用隱形墨水另加的「基本法原意」,或者僭建在上的「人大乜乜講話決議」。

3,當你講「依法施政」、並提醒佢曾經話過「非法居留無證童不可以在香港入學讀書」時,佢同你講「弱小無辜,有教無類,肥仔都有讀書的人權」。

4,當舒淇被指在康城自稱台灣人而遭到大陸網民狂罵時,佢話這是「民意」。黃之鋒、林慧詩俾「愛港力」與網絡左毛狂罵時,又係「言論自由」。但網民紛紛強烈叫「肥仔肖」返大陸時,佢話咁樣叫做「網絡欺凌」。

5,佢話要「消除前英殖民地色彩」,郵筒改顏色,警察換制服,但前英殖民地留下的鄉村俱樂部,佢唔會剷除,高爾夫球場一切保留,佢自己同佢 D 姨媽姑姐用。你話唔夠土地起居屋公屋?佢話,可以「開發郊野公園」。

6,你在中學討論民主普選,佢話「唔好將政治帶入校園」。但佢叫校長教師宣傳「袋住先」,就係「國民教育,天經地義」;而 D 什麼西社團叫學生撐一個政治方案,錄影公開,交換去美國,則屬「個別事件」。

7,佢帶頭話「港人優先」、「港人港地」,當你也這樣講,你就係「港獨」。

8,佢叫你接受中國國民教育、母語教學、普教中;佢 D 仔女送晒去英國受英國教育、英教西 --- 當佢下令香港的中學每個學期強制要昇幾多次五星旗或參觀解放軍軍營加強國家認同時,不要忘記,他在英國讀書的仔女嗰間寄宿學校,十幾萬呎的操場,昇的是英國米字旗,英國寄宿學校參加英軍訓練營,個課程叫做 CCF。

9,佢話你「勾結外國勢力」,但佢個律政司或警方,一旦打大案,就會用你的公帑,由英國高價聘請英女皇御用大律師。

還有許多許多、許多許多。

香港特區十七年來,當咁人 --- 如果佢哋仲 Qualify 係「人」的話 --- 不停狎玩你時,一下撥款一千億,一下又話超支撥多幾百億,高官厚職,近親繁殖,樓價地價,火箭上昇。小圈子利益均沾。

但係你唔好反抗,要理性溝通。你理性問佢,佢冇反應。你大聲 D 再三追問,你冇禮貌。你攔住佢,再質問,你「激進」。

這就是香港特區的十七年。總之,佢永遠是對的,一切都係你錯。
后太禧慈
葉赫那拉氏
那拉氏(满语:ᠨᠠᡵᠠ ᡥᠠᠯᠠ,穆麟德转写:Nara hala,漢譯或稱納喇氏、納蘭氏)

TOP

茅于軾促反思毛澤東錯誤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50528/00178_007.html

內地自由派經濟學者茅于軾,最近在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發表文章,呼籲對中國已故領袖毛澤東在一九四九年之後掀起的政治運動,以及其對中國人帶來的傷害進行反思。但有專家認為,這種反思將危害到掌權者的政治權威,因此當局不敢也不願反省。

茅于軾認為,文化大革命結束後,中共只為大部分受迫害者進行了平反,但沒有徹底反思,所以當權者肆無忌憚整人的權力仍存在,民眾仍然心懷恐懼,中國仍然不是一個正常社會。


著名學者呼籲對毛澤東錯誤進行反思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kejiaowen/xql-05262015100652.html
中国著名经济学者茅于轼最近在外媒发表文章,呼吁对毛泽东在1949年之后掀起的政治运动及其对中国人带来的伤害进行反思。不过有专家认为,这种反思会造成对中共体制的否定,因此中国当局不可能允许此类反思。

中国天则经济研究所荣誉理事长茅于轼5月26号在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版网站发表文章认为,中国对政治运动的反思不应止于平反。他说,仅仅是对过去中共政治运动的受害者给予平反是不够的,必须对发生这些错误的机制进行彻底反思,彻底否定当权者把百姓打成阶级敌人的权力,才能杜绝以后再发生类似事件。中共建政之后,毛泽东时代发起过很多政治运动,从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摧毁了近亿中国人的正常生活。毛泽东逝世之后,中国当局为大部分遭到迫害的民众进行了平反。茅于轼认为,当权者能给你平反,以后还可能再把你打成反革命。中国人必须从中汲取教训作出深刻反省,这是中国未来发展不可回避的基本问题。

他认为,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中共只是为这些人进行平反,而没有进行彻底反思,所以目前的当权者肆无忌惮整人的权力仍然存在,以各种无中生有罪名把人打入监狱的事端还在发生,中国民众仍然心怀恐惧,所以中国仍然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

在美国的专栏作家章天亮博士就此表示,中国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要求进行彻底反思的呼声很高,但当局极力压制。

“文革后巴金想建一个文革纪念馆,他还不是要反思,而是要让大家记住。但最后到他死也没有做成。其实中共建尽全力希望大家忘掉这些事情,当时叫做‘团结一致向前看’。只是做一个姿态,平反了,不要讨论了,所以这个体制不可能反思。”

美国中文网刊北京之春名誉主编胡平认为,对历史错误进行彻底反思,是一个民族和国家进步的必然过程。世界上每个民族和国家都曾经犯过错误,甚至危及民族生存,只有能够彻底反思的国家和民族才能进步。

“当然要对过去的问题作出反思,找出原因,以便以后不再犯类似的错误。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最近一些年,不少受过迫害的中国人撰文对过去的经历进行回忆反思,但大都遭到中国当局的压制,比如曾被打成右派的四川作家铁流编撰描述右派经历的《往事微痕》;原新华社记者,后任《炎黄春秋》杂志副主编杨继绳撰写的有关大饥荒的《墓碑》等书都被当局禁止在中国大陆出版。

茅于轼认为,当年造成中国全社会痛苦极大化的历史,绝不是一纸平反通知所能抹平的。老的整人制度虽然已经过去,但事情的是非至今仍然含糊不清。对历史的这种态度,对错误不敢彻底面对,是中国当今社会是非观混乱,国家目标摇摆不定的主要原因。

胡平认为,中共当权者并非不明白这些道理,但由于反思将危害到掌权者的政治权威,甚至危害到当权者的合法性,因此当局不敢也不愿意反省,也害怕中国人进行真正的反思。

“问题不在当局和领导人是否反思,更严重的是他不让别人反思,你不反思拉倒,但他利用手中的权力组织大家反思。对这个社会来说,就会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章天亮博士则认为,对错误和罪恶的反思无疑将危及造成错误和罪恶的体制。在文革之后,中共自我反省认为,个人崇拜和个人独裁是造成文革灾难的关键原因,但中共并未放弃独裁的政治体制,因此无法杜绝独裁的再次出现。

“邓小平他们认为文革就是因为对毛泽东个人崇拜,他个人独裁,所以采取一些办法,集体领导集体决定。但中共这种体制决定了必须个人独裁,否则就会出现权力斗争,最后把以前的问题全都曝光出来,政权就垮了。中共的这些罪恶太大,大到已经无法改正,是一些无法改正的罪恶。所以就不可能反思。”

茅于轼在文章中表示,中国人从来没有做过国家的主人,受了冤屈之后,一旦皇帝给以平反就是皇恩浩荡,感激不尽。而现代国家政权是服务型政权,要解决民众政治上安全的问题,首先就要废除整人和平反的独裁权力,把百姓真正放在国家主人的地位来看待。

[ 本帖最後由 HeHeHe 於 2015-5-27 22:50 編輯 ]
HeHeHe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