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中國沒有希望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左右顛倒的人生:「這是共產黨的功勞」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090922&sec_id=4104&subsec_id=11867&art_id=13234900

「 57年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是百分百的左派,很想加入共產黨。我抱着赤子之心幫共產黨,不可能有反黨念頭,黨說我是右派。廿多年勞動改造了我,把我觀念改造了, 79年的時候,變成百分百的右派,黨卻把我當作左派。」老右派陳詩被共產黨顛覆一生,晚年居港的他,這樣回憶左右顛倒的人生。

現年 76歲的陳詩, 1954年於天津大學土木工程系畢業,被分配到甘肅蘭州市建設委員會工作。 1957年共產黨整風,號召大家提意見。陳詩受當時輿論影響,寫大字報,大膽發言。但是《人民日報》發表社論〈這是為甚麼?〉以後,形勢急轉直下,助黨整風變成「反擊資產階級右派分子向黨猖狂進攻」的運動。陳詩在單位裏首當其衝,被揪出來列為右派分子。

決意活下去
「看誰能笑到最後」
陳詩在 1958年被送到蘭州市的鑽探隊當工人,過着苦力一樣的生活:「那種高勞動的程度,你想像不到;冬天我們背着一筐子水泥,從山下爬到千米高的山上。」陳詩要與工人一起挖洞, 60公分的圓洞,要挖 13米深,分分鐘被活埋:「反正最髒最累的工作沒有人做,就由我們右派分子來做。」
他有位青梅竹馬的未婚妻,被打成右派後,愛人即劃清界線:「我想過自殺,但後來不服氣,決意活下去,看誰能笑到最後。」
1960年,大飢荒來臨:「我們要大量喝醬油膏充飢,弄得身體浮腫,大腿用力按下去,可以按出一個窩。」醬油膏是生抽加鹽製成的油塊,開水飲用。當時不夠糧也不夠水,人們要喝豉油充飢兼解渴,就想出這種辦法。後果是全身水腫,陳詩患上最嚴重的三級水腫,全身發胖。陳詩最終獲送回機關治理,險死還生。
1962年,陳詩表現良好,獲得摘掉帽子,被調到單位內部的建築組,過着比較正常的生活。但到了 1966年,共黨又發起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接着便是文化大革命,陳詩再度被鬥,一時被關進牛棚,一時又上山下鄉,送到甘肅慶陽,住窰洞、吃土豆,至 1972年才結束死去活來的日子。
1988年, 55歲的陳詩移居香港,任職工程師, 1996年退休。多年磨難,陳詩一身後遺症,目前患有心臟病、關節炎、過敏性鼻炎等。

人人愛造假
「誰講真話誰倒楣」
很多被扣帽子的人都不承認自己是右派,陳詩卻自稱「老右」。他說:「 57年的時候,我是百分百的左派,很想加入共產黨,我抱着赤子之心幫共產黨,不可能有反黨念頭。廿多年勞動改造了我, 79年的時候,變成百分百的右派,這是共產黨的功勞。我是左派的時候,黨說我是右派;後來我是右派,黨又把我當左派。」
反右運動及其後的多場運動,給陳詩一個啟示:「在中國,不講假話辦不了大事。反右運動叫人不敢說真話了,大家只有講假話,所以現在大家都愛造假,誰講真話誰倒楣。」中共建政 60年,陳詩希望共產黨真的給老百姓做點福:「中國老百姓太苦了,希望共產黨能自我改造,自我完善,向國民黨學一學,開放黨禁。」

TOP

歷史解讀:反這反那 清洗異見 沒完沒了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090922&sec_id=4104&subsec_id=11867&art_id=13234902

上世紀五十年代的「三反五反」和「反右」,是中共建政初期發起的兩場政治運動。前者雖針對經濟領域,但最後被政治化,反右運動更是中共和毛澤東蓄謀清洗異見的一場政治鬥爭,它殃及全國,對中國社會文明進步的殺傷力,與稍後的文化大革命如出一轍,後遺症迄今未消。
三反是「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的簡稱;五反指「反行賄、反偷稅漏稅、反偷工減料、反盜騙國家財產、反盜竊國家經濟情報」。運動起因是中共打下江山後,各級軍政幹部無法抵擋花花世界誘惑,貪污成風,腐敗叢生;而百廢待興之時,商家為牟利不擇手段,倒買倒賣、偷漏稅項,有廠家偷工減料,生產的軍用品殘次,禍害在韓戰前線的官兵。

兩貪污官員 被公開槍斃
1951年底,中共發起聲勢浩大的三反五反運動。首被祭旗者是時任天津地委書記劉青山和行署專員張子善,據指兩人貪污挪用公款 171億元人民幣(舊幣;中共 1955年發行新人民幣,以 1元兌 10,000元取代舊幣),毛澤東聞訊大怒,批示「不殺不足以平民憤」,將兩人公開槍斃。 60年來,中共貪官前仆後繼,貪污百萬、千萬甚至數以億計,早已不在話下,因貪被處極刑者,亦已官至國家級領導人。
為深入開展三反五反,一些地方搞刑訊逼供,逼工商戶承認自己不守法。成千上萬工商戶因此一夜被剝奪自由,不少人跳樓自殺,財產充公;事件引發社會不安,中共內部有官員上書直諫,當局於 1952年 4月下令結束「三反五反」。

呼籲提意見 敢言者遭殃
至於 1957年的反右運動,更是中共最臭名昭著的政治陰謀。毛澤東以「幫助共產黨執政」為名,呼籲各界提意見。毛澤東的「殷切」召喚,獲得各界響應,掀起「大鳴、大放、大辯論、大字報」高潮,批評中共的聲音越來越激烈,有人提出共產黨應該輪流執政。
毛澤東終於忍不住了。 1957年 5月 17日,他拋出文章《事情正在發生變化》,宣告對右派言論進行反擊,言論之爭變成行動,敢言者紛紛被戴上右派帽子。他甚至認為,全國幹部職工中,「右派」比例有 5%。「聖上」有此意,各地於是嚴格按此挖右派,一場反右運動轟轟烈烈開始,他毫不諱言坦言,反右是共產黨的「陽謀」,目的是要「引蛇出洞」,一網打盡異見者。

150萬人 勞改下鄉被虐
官方承認,從 1957年 5月到 1958年反右結束,全國被劃為右派 55萬人,但民間估計多達 150萬人。這些右派或送去勞改,或上山下鄉,遭受虐待,不少人因此死亡;直至 1978年,當年主導反右的鄧小平重登政壇,反思反右,有所疚愧,於是作出糾錯決定,全國右派摘帽,卻不叫平反,但有六大右派「不能摘帽」,稱他們是毛澤東欽定的,分別是農工民主黨前主席章伯鈞、民盟中央前副主席羅隆基、法學家彭文應、《光明日報》前總編輯儲安平、民盟上海市委宣傳部前副部長陳仁炳及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系學生林希翎。林昨晚在巴黎病逝。
50年來,當年的右派們歷盡苦難,不少人含寃離世,倖存者亦已風燭殘年。近年來,他們和已逝右派的後人們,發起行動,呼籲中共為右派徹底平反,並作出賠償,但遭中共瘋狂打壓,成為內地近年風起雲湧維權運動中,另類的寃案。
中國組

當年口號
「貪污分子睜開眼,兩條道路由你揀,抗拒是死路,坦白可從寬,膽敢不交代,明天要法辦!」
--「三反五反」流行口號

領導人語
「有人說這是陰謀,我們說這是陽謀。」
--毛澤東談反右運動

TOP

中國,一個沒有希望的國家!
http://www.forum4hk.com/thread-1825-1-6.html
至尊河蟹, Crab Ho (Head).
反共救國 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7451&extra=page%3D1

TOP

    

TOP

分分鐘冇命, 周圍都係機密.

TOP

港商請願 展示醜陋中國

上海世博雲集全球名人政要的同時,一班在內地投資被騙、長期有寃無路訴的港商和華商則決定「突擊」世博園區示威請願,向世人展示中國「最醜陋的一面」。但他們在上海的一舉一動遭當局嚴密監控。


投資被騙 有寃無路訴
10多名來自本港、美國等地商人本周日( 25日)飛往北京,昨日再轉乘火車抵達上海。這批商人大都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以中外合資方式投資內地,結果企業不是被內地官員轉名私分,就是被中方掏空,真金白銀的投資被盤剝殆盡。有的雖已循法律途徑取得勝訴,但官官相護下,法院遲遲不執行判決。他們涉及的資產損失逾一億元(人民幣.下同)。
專程由美國飛回本港參與請願的商人何米高表示,上世紀末在山西投資中河運泥廠,結果工廠被中方經理貪污一空,損失超過 4,000萬人民幣,當地政府至今未有跟進。自小在英美受教育的何說:「這樣的國家讓我很失望,我唯一的希望是有人聽我講。」另一成員、 76歲的邱允慎雖身患高糖、高脂、高血壓,但為一個「寃」字也誓死上訪到底。
港商(內地)投資權益關注組召集人陸偉萍表示,港商經過「開門招商,閉門宰狗」的痛苦經歷,希望藉是次行動敦促政府建立安全的投資環境,解決港商長期寃案。
本報記者


來自香港等商人昨由北京結伴到上海,準備在今日到世博園請願。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430&sec_id=15335&subsec_id=15336&art_id=13981643

[ 本帖最後由 Dr.Who 於 2010-4-30 14:00 編輯 ]
中國動亂事例大增凸顯社會不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1553

TOP

章詒和書展講座 狠批中國政治沒進步
「告密臥底文化已傳下代」

「中國頭號右派」章伯鈞的女兒、《最後的貴族》作者章詒和,對國內「告密」及「臥底」監控深痛惡絕,去年撰寫《告密者──誰把聶紺弩送進監獄》和《臥底》,引來文壇極大爭議。她昨日在香港書展舉行講座,狠批中國政治沒有進步過,告密及臥底文化已經「傳到」下一代。
章詒和昨以《軌跡──從「貴族」、「細講」到「臥底」》為題,全場數百座位爆滿。她表示,中國近代政治的殘酷,不是正常人能想像,去年發表《告》、《臥》二文,揭發大陸知名散文家、文學繙譯家馮亦代正是被派到她家的臥底,專職監視章家,「政權在壓迫你,組織在管理你,社會在歧視你,你所有的親人都有疏遠你,然後一言一行都有人關注」。
她直言,父親的故事翻版到她身上,「我出席一個會,在會上的發言,台下的聊天,不久就滙報到鄧小平,而且上了剪報」。她去年準備探望友人賀衛方,人未到,已有通知,「就是在告訴你,你的行為,一舉一動早在掌控之中」。
她批評,這制度至今未改,還傳給新一代。她憶述北京政法大學一名教授去年 6月初的一件事:「他講完課,就說:『同學們,過幾天就是一個日子,我希望在這個日子裏你們能穿白襯衫,我也要穿白襯衫。』然後就下課,學生就走,一開門,校長就站在門口,就是說學生裏就有訊息員,『臥底』已經傳了代。」


「要完全保持自己天性」
章詒和說:「有人問我為甚麼要寫那兩篇文章,因為這是我們制度中最落後的部份,如果這個制度已經停止了我當然可以不寫,可是這個制度還在延續,所有的電話、 email人家都一清二楚,這是個怎麼樣的制度?」她認為告密文化在專制中最可悲,「我覺得中國政治從來沒有進步過,都是在這個專制前提下,言語都在鬆和緊中較量,沒有進步,也就無所謂後退」。
有觀眾不認同中國政治沒有進步:「你能在這裏講話也是進步,香港也是中國的一部份。」卻惹來其他讀者責難。該觀眾續說:「在香港的圖書館隨時能借到你的書。」有人喊起來:「提問題不要講故事!」另一人斥發言觀眾是「臥底」,全場哄笑。
有來港念書的內地年輕人表示,很多書是來港後才看到,他問章詒和,如何不讓自己變成自己反對的人:「我們正義感、天性,會隨着時間發生轉變,有很多意識形態已經加到大陸人身上,我們該怎麼做?」章詒和只有一句:「要完全保持自己的天性。」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726&sec_id=4104&subsec_id=12731&art_id=14277836

TOP

章詒和:沒說為汪精衛平反

中國「頭號大右派」章伯鈞的女兒、作家章詒和昨日出席香港書展    活動時,回應新書中一篇關於汪精衛文章的爭議,稱自己未說過歷史會為汪精衛翻案,「我是當故事寫的,不是史料。」

「我是當故事寫的」

章詒和在與北大法學教授賀衛方合著的新書《四手聯彈》中《衛石成癡絕,滄波萬里愁》一文中說,「出於『曲線救國』和『主和』思想,在民族危亡時刻,汪精衛希望能保全淪陷區一部分民眾和土地……他去跟日本    談判。日本人把條件說得很好,一旦邁出腳步,條件馬上變了。加上老蔣的打擊排擠,上了船的汪無可奈何了,也永難回頭了」,在內地引發「為汪精衛翻案」的爭議和質疑。

章詒和昨表示,她的文字中沒有說「有天為汪精衛平反」,只是憶述父親稱讚「汪漂亮、有才,(對他)極度欣賞」。章詒和說,歷史上中國無數次遭異族入侵,全世界在這類問題上都只有「主戰」與「主和」兩種看法,「學術用詞差異太大。」

章詒和說,她的書是私人敍事,自嘆沒本事寫民盟史(中國民主同盟,章伯鈞曾任中央主席),最有資格寫黨派史、民盟史的是中共統戰部,「他們有所有的資料,但也是最不配寫的,因為民主黨    派的生命是被他們剝奪的。」

指中國政治不曾進步

章詒和表示曾因自己的書在內地屢屢遭禁而徹夜不眠,但要「誓死捍衛我的文字,聲音微弱不重要,任何人都可把我湮沒,但我一定要寫。」

對章詒和說「中國的政治沒有進步過,只是在言論鬆緊之間轉換」,現場有讀者質疑她能來港參加書展本身已是進步,該讀者隨即被另一些聽眾質疑為「五毛黨」。有內地年輕人問,「怎樣不讓自己變成我們所反對的人」,章詒和的忠告是:「要頑強地保持自己的天性」。

明報記者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0725/4/jcgv.html
中國動亂事例大增凸顯社會不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1553

TOP

譏中共崛起不應唯我獨尊
龍應台北大演講遭封殺

台灣著名作家龍應台前日現身北京大學演講,以犀利之詞譏諷中共的「大國崛起」不應只是「軍事耀武揚威,經濟財大氣粗,政治唯我獨尊」,指這種崛起「最終將帶給人民災難」;她還呼籲對人權和言論自由要「寸土必爭」。此為她首次獲准在內地公開演講,但演講內容遭內地當局封殺。

龍應台是應廣州《南方週末》之邀往北大接受「中國夢踐行者」致敬杯頒獎並發表演講的,這次的演講題目為《溫柔的力量:從鄉愁到美麗島》。她一開始就以反詰之詞說:「這真的是北大嗎?有 1,000顆導彈對準我(指台灣),我還要來談中國夢?」隨即引起台下一陣哄笑。

她稱,自己對中國是有夢,就是希望「大國崛起」,但是根源於文明,而非來自軍事強大或經濟富強,「如果所謂大國崛起只是軍事耀武揚威,經濟財大氣粗,政治唯我獨尊,那寧願它不崛起。這種崛起最終只會帶給人民災難。」

龍應台指,看待一個國家是否文明,要看它如何對待少數民族、異見人士與弱勢族群,看怎麼包容不同意見;「當然,也包括(中國大陸) 13億人,怎麼對待(台灣) 2,300萬人」。她說:「權力侵蝕無所不在,所以個人權利、言論自由一定要寸土必爭,絕不退讓。」

「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這是台灣人的夢,也是兩岸人民基本的價值觀。如果兩岸在文明價值觀沒有共識,血濃於水又算甚麼?」龍應台直指:「今天站在這裏說話,深怕帶來甚麼後果,希望有一天,我們可以在任何地方講我們想說的話,我們下一代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據悉,當日龍應台的演講到場者眾,北大百週年紀念講堂座無虛席,其間全場掌聲不斷。但內地媒體昨對此全無報道,甚至北大網站也找不到有關消息,顯示當局對龍的演講之緊張。 58歲的龍應台發表過大量文學和政論作品,近年創作的《你不能不知道的台灣》、《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更在大陸引起轟動,一紙風行。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803&sec_id=15335&subsec_id=15336&art_id=14305215
中國動亂事例大增凸顯社會不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1553

TOP

龍應台的中國夢
http://forum.udn.com/forum/NewsL ... &NewsID=5774335


【聯合報╱本報訊】 2010.08.09 11:07 pm

  

龍應台在北京大學百年紀念講堂演講全文


龍應台在中國夢主題論壇演講。
圖/南方周末提供
本月一日,龍應台在北京大學百年講堂發表演講「文明的力量:從鄉愁到美麗島」。前一天同一地點,她剛從深受大陸知識份子推崇的報紙「南方周末」手中,接下「二○一○中國夢踐行者」獎杯。

龍應台這次在北大演講,吸引超過千名聽眾。龍應台在演講中回應「南方周末」請她談「中國夢」的要求,侃侃而談一九四九之後,台灣人面對「中國夢」的破滅與轉折,最後期待中國以文明大國的形象崛起於世界舞台。

上周四南方周末以刪節方式刊出龍應台演講內容,引起華文讀者上網尋找演講全文。龍應台得以「解禁」在大陸公開演講,演講內容談及「美麗島事件」等敏感議題卻未遭官方封殺,深具意義。聯合報獲龍應台同意,今天刊出演講全文,以饗讀者。


我們的「中國夢」

第一次接到電話,希望我談談「中國夢」的時候,我的第一個反應是:「一千枚飛彈對準我家,我哪裡還有中國夢啊?」

可是沉靜下來思索,一九五二年生在臺灣的我,還有我前後幾代人,還真的是在「中國夢」裡長大的,我的第一個中國夢是什麼呢?

我們上幼稚園時,就已經穿著軍人的制服、帶著木製的步槍去殺「共匪」了,口裡唱著歌。當年所有的孩子都會唱的那首歌,叫做《反攻大陸去》: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