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評論] 胡溫“解決香港雙普選”,信者上當!

請看文中非常精采的幾段 :


共產黨最叻的就是不動聲色的迷惑了人心, 很多人被其操控了而不自覺, 最終還甘心受其所利用.


最令人驚心的是其教育方法的効果, 會令一個人永遠處於幼稚思想水平, 判斷能力也永遠處於拙劣素質.

不自由, 毋寧死. 可惜, 有這樣真摰偉大的情操的人早已絕跡.   
        
而信奉'民以食為天'的中國豬民們, 無論肥瘦都笑咪咪地往胡溫, 薄熙來等諸官設置好了, 號稱'和諧社會'的屠豬刀板上。

TOP

從一片紅到一片黑

嚴櫻  23/9/2009  苹果


祖國的國旗的血紅,使人想到不知是否源於六十年的人禍與專制。
六十年來,當權者無數次以國旗拭抹大禍過後的鮮血。不少人為過它拋頭灑血,更多人為了它身敗名裂,一切無不因為政權的一聲令下。


文革時代,億萬人大腦歸公,推崇「革命無罪,造反有理」;今日十.一,億萬人依然大腦公有,跪拜「發展無罪,和諧有理」。由毛主席過渡到「錢」老總,中國人如常一股腦兒,集體衝向未知的將來,一心想着是龍出大海而非旅鼠投河。人馬沓沓,亂衝亂撞,中國人踩毀了環境、文化、人倫和良知。



今日同樣是法治崩壞

文革禍深,皆於全民對毛澤東的無限崇拜。源於改革開放的生態破壞、政治高壓和民生動盪,出於全民盲目追求物質。論本質,兩者皆鼓勵群眾思想專注一點,熱血狂奔,對其他事情不察不省,從中達致穩握政權於萬世的目的。

唯一的分別,就是前者是釋放暴戾的革命熱忱,後者卻排出無底的貪婪和物慾。當國人嘲笑文革期間愚昧群眾之時,今日的中國亦不過是改吸了另一款毒品,深陷拜金趨物的虛幻而已。結果同樣是法治崩壞、官吏兇暴、思想受控、人權殘缺。

今代國人唯一勝過上一輩的,不過是有了「不談政治」的自由,能夠以人權換取生存權。魔鬼交易的代價,就是人類應有的良知、理性和自由。文革政治洗腦,改革開放同樣是向中國人落了一個利益至上的降頭。

近十年經濟急飆,人民貧富差距大幅拉闊。對於被遺忘的內陸民眾,國家不過是由均貧變成僅屬他們的獨貧。地方官吏急功近利,催迫發展,攬權自肥,對百姓欺壓剝削越見嚴酷:徵地不賠,糾黨圈田,殺人吞產,無日無之。由遠至新疆喀什古城被搗觸發示威,近至汕尾護地農民為坦克鎮壓,全國每年兩萬多宗維權保產的抗議、遊行、圍堵、甚至械鬥,其實權力之爭鬥,是文革武鬥的變奏。分別只限由左右兩派傾軋之戲碼,換上強弱、貧富的殊死之爭。



成為極權下一塊弱肉

中國人民的思想緊箍咒,由文革的惟毛是從,變成今日致富光榮。不公與罪惡,同樣是在絕大多數中國人的眼皮下徐徐流過。他們可以為別國領袖的一句不敬說話而咆哮,卻對國內同胞被壓被打噤若寒蟬;他們會視維權人士的行動不自量力,卻看不穿自己其實亦是無能為力;他們只知金錢世界弱肉強食,卻不明自己正是專制極權下的大塊弱肉。一切的冷漠,一切的是非扭曲,就是為了天價的和諧與發展。

九○年代,國內國外熱賣一本題為《中國可以說不》的書,一時振奮不知多少人心。可是許多年來,筆者聽到的「不」,就只有被打農民求饒哀嚎的「不」;只有一涉政事就耍手擰頭的「不」;只有政權蔑視民主訴求的「不」。真正為公義抗衡欺壓、向極權說的「不」,卻淹沒在北京夜空的火樹銀花。

真正心繫國家長治的一群,真正清醒而理性的小眾,不論文革或改革,在極權的陰霾下,同樣遭逢身敗名裂、坐牢潦倒的厄運。全國山河縱然不再一片紅,卻已悄然蓋上遮天幕地的漆黑。

TOP

剛剛在'光明頂'留言版看到有人咁講 :


' 老老實實,無可否應阿爺真系好勁,由一窮二白及餓死千萬人,只用了四五十年,到大陸富豪湧港掃豪宅,更聲言誓將香港豪宅炒到五十萬蚊一尺,其間進步之巨大,必定是人類文明史上超大成就,就算是乜乜"明治維新"、"工業革命",同阿爺一比,真系挽鞋都無資格。 '


我回應 :

何只窮昔大變大富豪, 仲有好多嘢都進步到連阿媽都唔認得啦. 以前槍斃人要收回子彈費, 而家唔洗啦; 以前沒雞蛋食, 而家起碼有假蛋食; 以前 BB 仔沒奶粉食, 而家點都有大頭奶粉食; 以前死囚死咗就算, 而家佢D 心肝脾肺腎可以捐俾國家領導人享用; 以前學生沒有學校上課, 而家起碼有豆腐渣學校用住先, 睇怕下次地震冇咁快又嚟過卦 ? 以前人人革命, 你死我生; 而家人人和諧, 天下太平 ...

TOP

六 十 年 有 誰 蘇 醒

嚴櫻  29/9/2009  苹果


中共建政六十周年,全民為近三十年經濟發展引以為傲,部份對中共領導感恩戴德─皆因鄧小平三十年前撥亂反正,推行資本主義,讓億萬生民直奔小康。

中國人從來都是一個好恕的民族,尤其是對自家政權之惡行,特別寬厚。無他,反它不成,奈它不何,惟有逆來順受,心底期許領導有日恍然大悟,會顧念吾等小民,壓迫小一點,飯菜多一點,就心滿意足。政府再差,也是中國人管中國人,哪怕任它折騰幾十年,死了千萬人,也就是自己人。中央錯,咱們要體諒才是、鼓勵才是。

由奪權至建政,中共當年能動員百萬,在於它聲稱自己「站在人民的一邊」,「會為人民謀幸福」──即使事實證明,受害最深者,正正是當年中共賴以奪權的平民百姓。一個承諾、一個願景,令億萬人向政權投懷送抱,自願俯首於一個大腦,不作他想。全民甘願違背個人利益,摒棄良知,寧願咬緊牙關,以無限犧牲,去成全領導人脫離現
實。



堅持領導人是好的

哪怕在連串運動被整肅批鬥,在大饑荒體無完膚,最後在文革受盡折磨、家破人亡,中國人都寧願堅持領導人不過是被小人蒙蔽,用心還是好的,不願承認過去億萬人的血其實白流,自己的寶貴光陰老早被折騰淨盡。一切全因為領導說過愛人民,咱們就只得一廂情願地信:只要平心忍耐、衷心期待,再苦的難始終過去 ── 只有咱們的中央,方能把國家帶離地獄。沒有領導,人民甚麼都幹不來。

終於等到改革開放,中國人頓時守得雲開。難得可以掙錢致富,中國人已選擇忘記過去,只會矚望將來。金錢,成為中共唯一可以補償國人、鞏固政權的工具,也是大部份中國人今天唯一渴求的東西,當日是誰將咱們推進地獄,已經不再重要,亦不宜再提 ── 因為我們現正步向天堂。中央肯浪子回頭,順道帶挈人民發財,大家還該三跪九叩,感恩戴德,批評甚麼?



慶幸自己識投胎?

錢再多,深痛猶在。假如沒走過當年的寃枉路,中國又豈止今天的成就?沒有中國人一古腦兒向領袖頂禮膜拜,說不定鄧小平不用三上三落,說不定民主可以提早發芽中國。漠視歷史,是對民族最深重的背叛。當日,人民對政權之盲從與寬容,縱容政權無法無天,道德淪亡;今天,人民為了財富而繼續膜拜極權,政權樂見群眾埋首致富,對忤逆政權之小民欺壓更重。

上代人單純愚昧、輕信政權,尚且說得過去;今天先富起來的一群,見多識廣,憑甚麼可以對極權不聞不問?過去錯信壞人,今天竟自欺欺人,為十.一巡遊搖旗吶喊熱血沸騰,而同時又對同胞苦況充耳不聞的一群,他們究竟愛着甚麼?慶祝甚麼?是為國家引以為傲,還是慶幸自己識投胎?六十年過去,生而為人,中國人可曾蘇醒過?

TOP

只有國殤

中華人民共和國, 何來人民何來國;


謊言愚民一甲子, 官僚分贓共貪國.

TOP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全世界都有人患呢種怪病, 但我相信以香港人為最多. 今早(2/10), 我聽了港台的'千禧年代', 以'閱兵大典'為主題. 打入去的聽眾幾乎一致地被大慶典迷倒. 個個都話以中國人為榮, 沒有國那有家, 沒有黨那有今天的盛世強大; 13 億大國, 太自由太民主是行不通的, 全國會亂七八糟, 咁落去過多幾十年也不會有今天的強大. 獨裁專制當然不好, 但當西方各大國仍然對我國懷有敵意, 個體自由的一點小小的犧牲不算甚麽; 最重要的是社會隱定, 國家強大.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還加上中國特色的民族基因, 你覺得中國有希望嗎 ?

[ 本帖最後由 happylai7799 於 2009-10-3 09:46 編輯 ]

TOP

不會再有真正的愛國運動

除了 89年那次之外, 近十多年的所謂愛國運動,  每一次都是醜態百出, 不單不能號召全國全球華人愛國心的回響, 而且効果相反, 次次都令人反感厭惡.


陶傑在昨日的'星期天休息'說, '沒有內涵, 沒有更高的層次; 只有三分鐘熱度的激情, 而且是偽激情 … 又沒有領軍的靈魂人物.’

大佬呀, 若真有內涵真有深度, 怕且中共已經用坦克車來鎮壓啦 , 莫說三分鐘, 三秒鐘已經玩完啦.  

要真激情 ? 回去火紅文革時代就有. 一百萬紅衛兵在天安門受老毛接見, 人人熱淚盈眶, 驚天動地, 狂呼老毛萬歲; 真是老豆姓乜都唔記得, 咁仲唔係真情流露嗎 ?

要靈魂人物  ? 太殘忍吧, 前有林昭, 魏京生; 後有 64 無數民運人士 …

要再有一次像 64 一樣能感動全球人心的愛國運動,  可能要等第二次八國聯軍入城, 或日本矮寇再次入侵中國吧. 總之, 在中共魔頭指揮棒底下,  已奴化成性的人民是沒有可能真正愛國的.  (12/5/2008)

TOP

好題. 我重推上來. 希望大家有空來望一望.      

TOP

中共收買人心, 人民弱過水煲; 如何對抗 ?

中共非常狡詐, 他已把全國強健男丁收買搜羅, 不是做了武警, 特務, 就是做了解放軍. 如今剩下的男人, 大都多病懦弱, 完全不中看也不中用.

去深圳看看就知, 很多巴士站旁邊, 你都可以看到大堆大堆的嘔吐物; 原來很多人(當然包括很多男人)連坐坐巴士的體力也沒有, 一坐就嘔吐, 體質多弱可想而知.


就算解放軍沒有武器, 空手對打, 人民都未能打得抵當兵的和當武警的.

所以, 同意猫兄之言, 必須人心大變(包括當兵的和當武警的); 集全國之力量, 就可打敗共慘黨.

但是, 你精采佢唔呆; 人最大的弱點是'貪財'; 今天中共大把錢, 佢魔共就會收買全國的精英, 才俊, 壯士, 高人, 學者, 知青 ... 或給予高位, 或就地分財 .... 總之令你跟它同坐一條船上, 佢死你都死, 你就自動屈服.

對於近十億的屁民, 奴民, 殘民, 弱民, 賤民 ... 又如何起來反抗呢 ?

3/1/2010



[ 本帖最後由 happylai7799 於 2010-1-3 02:10 編輯 ]

TOP

請問如何令 2 億精英才俊轉過頭來 ?


我大約估計是 10 : 3 之比.

即是今天崛起後有大慨有 3 億的既得利益者, 另, 10 億係被踩在頭上, 為共慘國崛起而被犧牲的屁民蟻民.


3 億是擁共者, 10 億是反共者; 牌面當然 10 億勝 3 億; 但是, 此 10 億仍係人窮志短, 體弱智障的多, 反共真的反不起來的.

問題是, 要令 3 億中的 2 億(大約), 的富者智者和精英, 轉向過來支持 10 億的苦難人民; 若能做得到, 反共就有希望.

3/1/2010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