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香港司法制度 Hong Kong judicial system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胡漢清轟梁愛詩對港法院不公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016/18041596
Karl Heinrich Marx 卡爾·海因裏希·馬克思
馬克思主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7632

TOP

Amigo

TOP

AlbertEinstein 阿爾伯特愛因斯坦
nanotech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8703

TOP

臨別反駁梁愛詩謬論
包致金:陰霾籠罩本港法治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025/18048368

出名「包拗頸」
凸顯司法獨立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025/18048370

梁愛詩斥兩律師會聲明「完全多餘」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025/18048371
AlbertEinstein 阿爾伯特愛因斯坦
nanotech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8703

TOP

馬道立2013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演辭全文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115/18135049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於2013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演辭全文(中文譯本):

律政司司長、大律師公會主席、律師會會長、各位嘉賓﹕

我謹代表香港司法機構全體仝人,熱烈歡迎各位蒞臨本年度的法律年度開啓典禮。藉此機會,讓我向遠道而來的海外貴賓,特別是澳洲高等法院的Susan Kiefel法官表示歡迎。

過去數月以來,社會各界人士討論的焦點總離不開法律及司法機構。這實在不足為奇。即使人們在平常生活中與法庭或法官沒有接觸,法律及法庭的判決仍會為他們的生活帶來實際的影響,有時甚至是深遠的影響。去年,我提及法庭能夠有效地解決糾紛,對社會至為重要。今年,讓我跟大家重申一下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運作的基礎,就是可稱之為「法律持正的精神」這個議題。法律持正的精神以及它所包含的各個層面,是社會對本港法律體制所抱的期望,更是社會對法律體制的訴求。

法律持正的精神

首先,我想從法官的憲制角色開始。《基本法》第九十二條訂明,法官應根據其本人的司法和專業才能選用。法律規定,每名法官就任時必須宣讀一式一樣的司法誓言,宣誓擁護《基本法》,奉公守法,為香港服務,以無懼無偏的精神維護法制。因此,香港法官所致力維護的是法律,法庭所效忠的也是法律。務須達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法庭的核心職能是依法秉行公義。我常被問及,在法庭判案時,尤其是當案件涉及公法和憲法原則時,會否考慮公眾利益。法庭當然會考慮公眾利益,但這並不表示法庭在判案時,會受社會某些界別,或大多數人士,甚至政府所樂於得見的判決結果所影響。公眾利益的意思並非如此。法庭致力維護公眾利益,所指的是法庭在執行法律時,必會遵循公平、公義和維護尊嚴的基本理念。我提及這些基本理念,是因為法庭不單必須引用法律條文的內容,有時候更重要的是要體現法律條文的精神。但無論如何,一切均須以法律及其精神為依歸。不論任何人士或任何機構都不可凌駕於法律之上。

基於法庭判決的性質,每宗案件必會有一方勝訴,同時亦有一方或多方敗訴。以公法範疇而言,案件可能關乎極為敏感的社會、政治或憲制事宜(例如入境事務),而社會的整體利益亦可能受到影響。在此等範疇內,社會中各個界別人士對案件持有不同的利益,對於何謂案件的「正確判決結果」,亦會各持完全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意見。這類案件定必會為法庭帶來挑戰,因為我們都明白到,無論結果如何,社會上眾多界別的人士仍會對判決感到不滿。在這種情況下,法庭在致力作出公正及正確的判決時,又會以甚麼為依歸?

這問題最終只有一個簡單的答案。我相信這答案亦是合乎公眾期望的。法院處理所有訴諸法院的案件的方式都是完全一致的,就是恪守法律條文,依據法律精神判案。香港法院一日復一日,都是以此方式處理每宗案件,不論是簡單的金錢糾紛、輕微罪行或具重大憲法意義的案件。法官判案時,絕不會抱有既定的看法。法官在處理案件時,必定會保持開明態度,貫徹始終地依據法律判案,絕不偏離憲法所賦予他們的權力範圍以外。

剛才所談及法院處理案件的方式,關鍵在於法院工作是高度透明的。高度透明的司法程序,意味着法院及法官在履行憲法職能,無懼無偏依法斷案時,大眾可以有目共睹。法律持正的精神當中一個相當重要的元素就是司法程序必須有透明度。

司法程序的透明度,展現於兩方面。首先,除僅有的例外情況外,所有法院程序都是對公眾人士公開的。任何市民皆可旁聽法院每一階段的聆訊﹕開案陳詞、證人證供、大律師陳詞,以至法院或陪審團(如有的話)作出的決定。僅有的例外情況是指當法律程序涉及過於敏感的內容時,例如有關兒童權益的案件,若案件進行公開聆訊,則不符合公眾利益。

展現司法程序透明度的第二方面,是法院會為其所達致的決定提出理據。香港法律體制久已確立的特點之一,就是法院會為其所作出的每一決定或判決,提出清楚明確的理據,讓所有人都可以得知。法院提供理據,最起碼可以達到兩個目的。首先,直接參與相關訴訟中的各方,均可得悉法院作出判決的明確理由。這對敗訴的一方尤為重要,以便它有機會就對其不利的判決提出上訴。在香港,上訴制度行之有效,是由於上訴法院可以仔細審核下級法院所作每項判決的理由。第二,從社會大眾的角度來看,任何人皆可從法院判決中的理由,得知法院具體上如何引用法律,如何履行其憲制職能。我認為最後這點正是關鍵所在。正如我剛才提到,就關乎公法的案件和其他備受矚目的案件而言,社會各界人士對於法院應如何判案,或會持有完全不同的看法。唯有提供法院的判決理據以便公眾人士參閱,才可維持他們對法律持正精神的尊重。這些理據使公眾人士接受一些看似不受歡迎的判決結果。案件結果之所以令人接受,正正因為大家得以見到法院在達成判決的過程中,引用法律並一直忠於法律。香港社會期望法院和法官能夠公平、公正地引用法律,而非依據一些含糊、任意的概念來斷案,以圖得出或會較受歡迎或較易接受的裁決。本港法院的判決理據是公開的,讓所有人都可以得知。由區域法院至終審法院,法院的判決書均會上載至司法機構的網站,方便公眾人士免費查閲。

誠然,獨立的司法機構是法律持正精神的基礎。我經常被問及有關司法獨立的情況,以及如何證明香港的司法機構是獨立的。毫無疑問,香港的司法機構是無懼和獨立的,這是一個確實存在的概念,一個在許多人心目中等同於香港成功的概念。我並不期望人人只單憑首席法官的話,便欣然接受香港的司法制度是獨立的。反而大家更應考慮兩項客觀的事實。首先是《基本法》本身的內容﹕香港應有獨立的司法機構,它是香港憲制體系的一部份。此項規定,至少在三條《基本法》的條文中訂明(第二條、第十九條及第八十五條)。

第二項證明司法獨立的客觀事實,可從法庭判決中的理據看到,就是我剛才提及的一點。這也許比任何其他的事情,更能確切地顯示香港的法院和法官實際上如何運作。

剛才,我詳細闡述了我對香港法律持正精神的看法。正如我之前所說,法律最近成為備受關注的焦點。當然,我或任何法官都不適宜評論個別案件,尤其是有待法院審理的案件。然而,必須提醒各位有關香港法律的基本架構和基礎。我們應當謹記,雖然法庭有時候須要處理由政治事件衍生的法律問題,但是法庭及其工作不應被政治化。我完全尊重個人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事實上,我認為可以自由表達言論的社會是健康的社會,而在香港,言論自由始終是受保障的基本權利之一。不過,法庭和法官是不會受近日眾多不同意見所左右。法庭和法官從不間斷恪守法律及法律的精神。這絕對是社會大眾對司法機構的期望。

香港的法官

獨立的司法機構,仗賴才能卓越、地位尊崇的法官來秉持公義。剛才我已提及《基本法》第九十二條,此條文規定司法人員應根據其本人的司法和專業才能選用。這些法律所訂明的才能是委任法官的唯一準則,原因亦當然不難理解。除了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外,《基本法》並沒有對其他法官的國籍作出規定。實際上,《基本法》(同樣是第九十二條)訂明司法人員可從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聘用。《基本法》第九十四條與此相符,訂明香港政府可作出有關外來的律師(和本地律師)在香港工作和執業的規定。香港畢竟是普通法的司法管轄區,並獲世界各地承認為普通法適用地區。我們的法庭在國際社會間享有盛譽,備受推崇。《基本法》清楚訂明普通法在香港適用。普通法制度過往在香港行之有效,將來亦會如此。而普通法及其運作,是以能為社會及市民的利益秉持公正公義作為依歸。

終審法院作為香港最高級的法院擁有香港的終審權。《基本法》第八十二條特別規定,終審法院可「根據需要邀請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的法官參加審判」。自1997年7月1日起,終審法院在差不多所有的上訴案件中,均邀請一名來自海外普通法適用地區的法官參加審判。這些來自普通法適用地區的法官,包括目前及曾經在其本身的司法管轄區擔任最高級別司法職位的人士。他們對於終審法院和香港來説,一直是不可多得的骨幹成員。目前,我們有10名來自普通法適用地區的法官:兩名前任澳洲高等法院首席法官、一名前任新西蘭最高法院法官、三名前任英國最高法院成員、兩名現任英國最高法院成員、前一任英國最高法院院長及現任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這些法官無疑為終審法院及其工作開拓了重要的層面。終審法院審理的上訴案件中,不少權威性的判決書是由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非常任法官撰寫的。法官、法律界及法律學者廣泛認同,終審法院的「第五名法官」(對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非常任法官一貫的稱謂)對香港的法學發展作出了莫大的貢獻。他們獲得市民的信任,將來也必如是。我們必須謹記,當一名普通法適用地區的法官獲委任為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時,他與香港其他法官一樣,必須作出相同的司法誓言,成為香港的法官。

終審法院遷址

最後,就終審法院從炮台里現址搬遷至昃臣道的計劃,我想簡述一下最新情況。我們預期,終審法院將於2015年年中遷至新址。乍眼看來,這似是很久以後的事,然而搬遷計劃涉及結構測試,仔細修復這座古老的建築物,使它重現昔日的風貌,當中需要為終審法院設計實用(及更寬敞)的法庭,因此是一項規模龐大的計劃。我熱切期盼大樓日後不僅可供終審法院使用者使用,亦歡迎市民大眾到訪。這座莊嚴的建築物將屹立不倒,時刻標誌着香港的法治精神。

結語

聖誕節剛剛過去,農曆新年即將來臨。這是我們與家人歡聚慶賀的日子。我謹代表司法機構全體仝人,祝願各位和你們的家人身體健康,生活愉快!謝謝。
無法無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1767&extra=page%3D1

TOP

袁國強12月13日會見傳媒談話全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115/18135051


昨日下午,律政司依上訴程序,向終審法院提交就外傭居港權上訴案的書面陳述。由於該書面陳述是法庭文件,而且上訴聆訊仍未展開,因此律政司從來沒有向外公開該文件或其內容。今日有報章報道,律政司希望借外傭案件請求終審法院考慮依據《基本法》第158(3)條向人大常委會尋求釋法,澄清人大常委會一九九九年釋法的法律效力,從而解決雙非問題。

由於律政司在外傭案件的論點已被第三者向外間披露,更有學者指早前包致金法官擔憂的暴風雨真的來了,有見及此,我希望向大家簡述有關情況。

  第一,由於外傭案件仍然在司法程序處理中,因此律政司一直沒有向外界說明律政司在該案的論點或處理手法。這是律政司一貫的做法,亦是符合法律上的相關要求,更絕對不希望影響司法獨立。

  第二,今次律政司在外傭案中請求終審法院考慮向人大常委會尋求澄清一九九九年釋法的效力,確實是因為在處理外傭案件中有需要向終審法院提出《基本法》第158(3)條的請求。一九九九年的釋法曾指出,《基本法》第24(2)條的立法原意,已體現在香港特區籌備委員會於一九九六年通過的《關於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的意見》。因此,一九九九年的釋法和一九九六年籌委會的意見在香港法律制度下的法律地位和約束力涉及複雜的法律問題,律政司認為這些問題的澄清將有助解決所有《基本法》第24(2)條下不同類別人士,包括外傭居港權的問題。

  第三,今次並非政府要求人大常委釋法,而是我們在香港的司法體系下,請求終審法院考慮是否根據《基本法》第158(3)條向人大常委尋求澄清一九九九年釋法的法律問題。

由於終審法院決定是否向人大常委尋求釋法是《基本法》第158(3)條下的機制,亦是香港特區憲制的機制。《基本法》第158條明確規定《基本法》的最終解釋權屬於人大常委會。香港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可以自行解釋《基本法》條文。假如有《基本法》第158(3)條規範以內的情況,終審法院有責任根據該條款提請人大常委會,對相關的條款作出解釋。

  最重要的是,是否向人大常委尋求釋法由終審法院根據普通法作決定,因此我們認為絕對不存在破壞法治或影響司法獨立。律政司沒有向外公開這項處理方法,正正亦是不希望影響司法獨立。

  在去年剛果(金)案,終審法院亦依據《基本法》第158(3)條向人大常委會尋求釋法,當時兩個律師會、法律界及國際社會也普遍認為這方式不會影響司法獨立或香港的法治。

正如我過往在多個場合多次重申,現屆政府絕對尊重法治和司法獨立,亦會以同樣態度謹慎處理外傭案和雙非問題。因此我不認同律政司用上述處理外傭案的方式會為香港的法治帶來暴風雨,這點我是絕對不認同。

  最後,我再次強調今次律政司請求終審法院考慮依據《基本法》第158(3)條尋求人大常委澄清一九九九年釋法的法律效力,絕對不會影響香港法治和司法獨立;相反地,這方式希望有助解決不同類別人士,包括外傭及雙非嬰兒的居港權的法律問題,亦符合我過往強調希望透過本地法律體系,以解決相關問題的理念。

記者︰相關《基本法》列明釋法只適用於國防和外交或中港事務,但入境條例或居留權問題是香港的內部事務,為何要建議釋法?釋法是否沒有底線,甚麼事都可以釋法?在這案件裏,法院說一九九九年的釋法不適用,仍判政府勝訴,為何仍要建議釋法?這案件的上訴贏面很大,這是否一個藉口,順便解決雙非問題?

律政司司長︰首先,這絕對不是一個藉口,在外傭案件上,無論在原訟庭或上訴庭,代表政府的資深大律師很清楚向法院表示,政府保留處理相關問題,所以絕對不是藉口,而這是因為有需要而做。有關詳細的內容,由於外傭案件現時仍處於司法程序,所以相關的論點詳情,我不可以詳細透露。至於記者問到是否沒有底線,絕對不是。首先,我認為一九九九年釋法內容的效力範圍,其實是涉及《基本法》第158條的內容,因此符合相關規定,最終決定是否有需要或是否符合第158條向人大常委提請釋法,不是律政司說了算,而是由終審庭進行相關的辯論,最終如剛果案件一樣,由終審法院根據香港的基本法、根據我們的普通法處理相關問題。

記者︰若終審法院拒絕政府的要求,政府有沒有下着?為何要等包致金法官離開終審法院後才做這動作?

律政司司長︰首先,我以前亦對大家提過,有關處理雙非問題的所有方案,律政司內部對每一個方案都曾經作出詳細研究,而我上次在廣州會見傳媒時,亦有提及就相關問題,有請外間的,包括香港的資深大律師和英國的御用大律師,就相關問題提供專家的法律意見,這方面我們每一個方案都有考慮,包括這記者提及的,我們都有考慮過。時間上的關係,絕對和這記者剛才所說的完全無關,我可以保證完全無關。因為究竟日後這個外傭案由哪個法官聽審,律政司完全不能控制,外傭案何時開審,亦不是律政司可以控制。我們純粹就相關合適的案件在香港《基本法》和其他法例下面可以容許的情況下,做我們認為在法律下適合的事情,亦不存在任何向法庭施加壓力。我希望澄清今次這件事,這個方法向外間透露並非由律政司透露,我今次向大家講述這個情況,是因為看到今早報章不知道在甚麼情況下,消息向報界披露了,我亦知道報章或其他的傳媒非常關注這個問題,所以在短時間下麻煩大家來到這裏,向大家簡單地解釋這件事,所以並不存在任何壓力,亦希望在此重申,正如我剛才所說,日後是否就這個問題向人大常委尋求就一九九九年就釋法的澄清,這是香港終審法院的決定,亦希望大家對香港終審法院法官有信心,他們會知道怎樣處理這問題。

記者︰是否還包括其他建議?抑或只建議向人大常委提請釋法,因為有學者提出可由法院自我修正,這是否會更合乎司長所言的在本地法律體系裏解決事件?

律政司司長︰我說得很清楚,今次向終審法院建議考慮就《基本法》第158(3)條提請人大澄清一九九九年釋法,純粹因為我們在處理外傭案時,我們覺得無論在法律和相關法例的考慮下,有需要、亦合適這樣做。我們並非如外間一些傳聞,說我們藉這案件希望做到其他與法律上不符合或有矛盾的目的,因此我們在外傭案引用第158(3)條時,我們希望就外傭引起的法律問題考慮是否就158(3)條需要向人大提請釋法,所以並不存在這位記者所言的事情。我再澄清,絕對不存在任何意圖向法院或任何司法人員施加壓力,這個絕對並無這個意思,亦正因如此,我們從未在公開場合提出這問題。今次我出來解釋,並非因為律政司透露這件事,而是在我們不清楚的情況下,這消息向外間披露了。

記者︰若釋法,會影響莊豐源案,這是否一個壞先例,律政司要求終審法院推翻過往的裁決?

律政司司長︰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這不會是個壞先例。我期望大家了解,是否向人大尋求澄清,須由終審法院法官自行決定。在決定的過程中,法官清楚向人大尋求釋法時,可能出現的情況。第二,大家都知道,普通法制度下,先例是非常重要,但並非未試過法院認為適當的情況下,法院沒有百分之百依從以前的先例。這情況若由法庭自己在考慮所有相關法律和案情之後決定這樣做的話,這不會是個壞先例,這些事情以往在香港的法律制度,在其他普通法法律制度下亦曾試過,最終最重要的,改或不改的決定非由行政機關去做,而是由司法機構自行決定,這一點是完全符合香港法治,亦不會開壞先例或構成壓力,此種種都不會存在,希望大家明白。
無法無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1767&extra=page%3D1

TOP

無法無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1767&extra=page%3D1

TOP

林孟達斥官僚制度阻拓法援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115/18134840

港保障人權排31位 遜新加坡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115/18134842


【法治指數】
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昨在法律年度典禮上,呼籲同業警惕免受「政治煽動」,又炮轟港府保障人權不力。根據世界正義工程(World Justice Report)報告,本港在保證人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方面,在全球僅排名第31位,落後於澳紐、日韓,甚至新加坡,「明顯特區政府必須多做點事,確保市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得到更佳的保障」。林孟達引述世界正義工程去年11月底的法治指數報告,評估全球97個國家的公共秩序和安全,分為八個範疇,香港在其中四個位列前十名。香港在公共秩序和保安方面排名第二,在刑事司法效率、廉潔程度和政府透明度方面,分別排第八、九和十位。

大狀往內地講解一國兩制

林又在演辭中指,大律師公會為北京大學舉辦普通法課程,安排本港大律師在周末飛到北京授課,講解司法獨立、被拘留人士權利等普通法課程,又率領代表團往上海,希望助內地明白一國兩制的運作。公會月前成立「國際關係委員會」,讓海外了解香港在《基本法》下仍實行普通法,「否則,國際社會可能會忘記香港於『一國』下,法律制度其實是實行『兩制』」。
此外,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在演辭提及,法改會將成立兩個小組委員會分別研究檔案法及公開資料守則。袁表示知悉申訴專員最近宣佈展開調查,不論申訴專員會否參與法改會的研究,法改會也必定考慮其調查結果。
無法無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1767&extra=page%3D1

TOP

郝鐵川:港政體非三權分立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30901/00176_020.html

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在報章撰文,指香港政治體制並非三權分立,因為香港立法、行政和司法三個機構中的一部分權力為中央行使,立法機關一部分權力為行政長官行使,並不似美國立法、行政和司法機關擁有獨立、完整的權力。他強調,香港特區是中國轄下的地方政權,必須對中央負責,中央對香港既擁有主權,也擁有治權。

行政主導 與美不同
郝鐵川以樹仁大學客席教授身份,發表題為「為甚麼說香港政治體制不是『三權分立』」的文章,指美國三權分立制度有兩大要求,分別是「分權」和「制衡」,然而香港立法、行政、司法三個機關之間的關係與美國有根本不同。

另外,他又引述了《基本法》前草委的言論,解釋香港實行的行政主導,指行政主導就是行政長官法律地位要比立法機關高一些,權力要廣泛而大一些,因此在不由中央行使權力的範圍內,「在行政主導體制下,香港也不實行三權分立」,香港立法機關亦不具有類似美國國會約束行政機關那種完整的彈劾權、預算權、提案權、人事任免權等。

郝鐵川在文章末強調,在《基本法》起草時,國家前領導人鄧小平明確指示香港不採用三權分立制度,有《基本法》前草委亦憶述一眾草委經討論後明確否決在香港採行三權分立、議會內閣制及人民代表大會制度,而是採行「行政主導;立法、行政既制約又合作;司法獨立」體制。

TOP

火車未到站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