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六四事件 (連圖) (警告! 六四事件相片可能引起不安 )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六四事件 (連圖) (警告! 六四事件相片可能引起不安 )

六四事件 (連圖) / June 4th Incident and photos


觀看相片後, 請投票 / After viewing these photos, please vote here :
你最難忘的六四相片 / Your most memorable June 4th photo
web link: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668&extra=page%3D1

* 自發悼胡 / 悼胡遊行 / Mourning for Hu Yaobang and protest:第 1 頁 / Page 1
* 下跪請願  / Kneeling to protest : 第 4 頁 / Page 4
* 四二七大遊行 / 427 Protest : 第 5 頁 / Page 5
* 五四大遊行 / May 4th Protest : 第 7 頁 / Page 7
* 大絕食 /  Hunger Strike : 第 9 頁 / Page 9
* 香港大遊行 / Hong Kong Protest : 第 14 頁 / Page 14
* 反對戒嚴大遊行 / Protest against Martial Law : 第 14 頁 / Page 14
* 全球華人大遊行 / Overseas Chinese Protest : 第 14, 15 頁 / Page 14, 15
* 民主歌聲獻中華 / Concert for Chinese Democracy : 第  17 頁 / Page 17
* 一九八九年 六月四日 / June 4, 1989 : 第 24 頁 / Page 24
* 全球華人大遊行 / Overseas Chinese Protest : 第 33 頁 / Page 33
- 香港黑色靜坐大會 / Hong Kong Protest against June 4th Massacre
- 全球華人抗議六四屠殺 / Overseas Chinese Protest against June 4th Massacre
* 王維林擋坦克 / A man ( Wang Weilin ) stood alone before the marching tanks
( 錄像 / Videos ) : 第 38 頁 / Page 38

相片來源包括 / Photo Sources:
六四檔期( 64memo.com )
博訊新聞 ( peacehall.com )
香港支聯會 ( alliance.org.hk )
Christus Rex ( christusrex.org )
China News Digest ( cnd.org )

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至六月廿四日每天大事記 ( 按當年今日 ) 來源 /
Diary between April 15 and June 24, 1989 Source:
http://www.alliance.org.hk/64/frontpage/frontpage_new.html

Français : Manifestations de la place Tiananmen
Deutsch : Tian'anmen-Massaker
Esperanto : Protestoj sur Tian An Men-placo
Português :  Protesto na Praça Tiananmem em 1989
Italiano : Protesta di Piazza Tien an men
Nederlands : Studentenopstand 1989
한국어 : 톈안먼 사건(천안문사건 天安門事件)
日本語 : 六四天安門事件(ろくよんてんあんもんじけん)
Bahasa Indonesia : Demonstrasi Tiananmen 1989
العربية : مظاهرات ساحة تيانانمن


警告! 太多死難者的相片 ( 六四事件相片可能引起不安 )
Warning: June 4 photos might contain explicit pictures depicting victims of a violent crime. Viewer discretion is advised.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9-11-6 04:38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行運超人 積分 +492 毋忘六四,實踐民主 2007-6-8 22:31
  • 行運超人 金幣 +10 毋忘六四,實踐民主 2007-6-8 22:31
  • 行運超人 行運指數 +96 毋忘六四,實踐民主 2007-6-8 22:31

TOP

每天報紙的頭板新聞 ( 一九八九年 四月十六 至 六月廿二日 )
Everyday newspapers, front page ( April 16, 1989 to June 22, 1989 )

http://www.alliance.org.hk/64/frontpage/frontpage_new.html

更多「六四事件」資料、 相片、 影像/錄音 /
More contents, photos, videos, voice recordings:

http://www.64memo.com
http://www.89-64.org/

更多相片 / More photos:
http://www.christusrex.org/www1/sdc/tiananmen.html

更多資料 / More contents:
http://www.betterworldlinks.org/book79e.htm
http://www.cnd.org/China89/
http://news.bbc.co.uk/onthisday/ ... 2950000/2950832.stm
http://www.learntoquestion.com/s ... imeline/june_4.html
http://www.sokamonline.com/indexPage/64-Kill.cfm
http://www.tsquare.tv/chinese/

蒋彦永:《关于为89年六四学生爱国运动正名的建议》及其附件
http://www.freechina.bravehost.com/jiang.html

六四見証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 ... 3729300/3729301.stm

六四大事紀(港支聯版)
http://www.64memo.com/b5/13738.htm

許家屯《香港回憶錄》──第十四章 六四風雲
http://www.64memo.com/b5/2619.htm#Head1

維基百科 / Wikipedia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AD%E5%9B%9B%E4%BA%8B%E4%BB%B6
http://en.wikipedia.org/wiki/Tiananmen_Massacre

博讯热点-六四
http://www.peacehall.com/hot/64.shtml

我所目睹的“六四”
http://www.huanghuagang.org/misc/liusi_mudu.htm

六四解放軍殺人目擊記──士兵偽裝成歹徒制造事端
http://www.64memo.com/b5/2178.htm#Head2

天安門廣場上的屠殺──清華學生的六四見證
http://www.64memo.com/b5/1904.htm

王岸然: 公民黨應主動背上六四包袱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 ... =104796&group_id=53

六四”專題報導之一﹕從美國看“六四”--採訪林培瑞
http://www.rfa.org/cantonese/zhu ... index.html?simple=1

沈彤--六四英雄變紐約億萬富翁
http://www.89-64.org/disp.asp?Id=15636

“六.四”死難者家屬的證詞
http://www.hkhkhk.com/64name/64b5.html

六 四 死 難 者 名 單
http://www.hkhkhk.com/64name/victimb5.html

丁子霖教授: 六四死難者名單
http://www.ngensis.com/june4/vlist01.htm

六四事件始末
http://www.ngensis.com/june4/june4.htm

更多影像/錄音 / More videos, voice recordings:
http://www.64memo.com/asp/html/64Video.htm
http://news.bbc.co.uk/onthisday/ ... 2496000/2496277.stm
http://www.tsquare.tv/media/june4.html
http://www.pbs.org/wgbh/pages/frontline/tankman/view/

毋忘六四 - 節錄六四當天難忘影像
http://www.rebuildhk.com/upload/64notforget_ppc.mpg

《六四十五年》mv 香港六四活動十五年
http://www.rebuildhk.com/upload/53064rebuildhk_ppc.mpg

血路 香港電視六四時期畫面剪輯
http://www.alliance.org.hk/youth/video.html

六四全程錄像 從絕食、戒嚴到屠殺 / 伴歌:Blood is on the Square
http://www.yinming.net/audio/BloodOnSquare.asf

《血染的風采》mv 梅艷芳
http://www.rebuildhk.com/upload/64glory_ppc.mpg

心繫家國‧毋忘六四 2005mv
http://www.rebuildhk.com/64_guoge.wmv

以史為鑑‧毋忘六四 mv 2:46s 13.5mb (2 Jun 05)
http://www.rebuildhk.com/rebuildhk_642005.wmv

「六四」是怎麼一回事(簡體中文字幕)(with Simplified Chinese subtitl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dIjLCiYu_A


六四是怎麼回事 Part 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5qrkLXV4f4&feature=related


六四是怎麼回事 Part 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ecR5oub_Ig&feature=related


民主歌聲獻中華:
http://www.forum4hk.com/thread-9599-1-1.html

梅艷芳


Beyond


林敏聰


盧冠廷 全港歌星 為自由


周華健 明天會更好


張學友


鍾鎮濤


達明一派


太極


周慧敏


鄧麗君


關淑怡


李克勤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9-11-6 04:21 編輯 ]

TOP

64事件的大體事件順序是:
http://www.64memo.com/b5/2603.htm

4月15日: 胡耀邦逝世。由於胡在知識分子心中的崇高地位,學生自發地參與了悼念活動。並在悼念活動中對胡耀邦遭遇的不平待遇表達了不滿。尤其對一些腐敗傳言很多的領導步步高升感到氣憤。這種情緒迅速蔓延,並形成了一定規模的遊行抗議活動,當時遊行提出的最激烈的要求是:

  一、重新評價胡耀邦同志的是非功過,肯定其民主、自由、寬鬆、和諧的觀點;
  二,徹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對蒙受不白之冤的知識分子給予平反;
  三,國家領導人及其家屬年薪及一切形式的收入向人民公開,反對貪官污吏;
  四,允許民間辦報,解除報禁,實行言論自由;
  五,增加教育經費,提高知識分子待遇;
  六,取銷北京市政府制定的開於遊行示威的「十條」規定;
  七,要求政府領導人就政府失誤向全國人民作出公開檢討,並通過民主形式對部份領導實行改選。

  這樣的要求對政府來說當然不能接受,而作為已經當家作主的公民向自己的公僕提出這樣的要求當然也不過分。事後看來,如果及時疏導,並不一定會演變成一場動亂。遺憾的是,政府的文職人員並未及時同遊行學生交流,而是派武警同他們交流的,學生的愛國熱情受到壓制,在當時不知道最終會導致流血衝突的情況下,學生的情緒一下子高漲起來並在胡耀邦的追悼會上爆發。

4月22日: 胡耀邦追悼會。由於除了高校政治教員和武警外,學生的呼聲並未得到任何回應。在4月22日追悼會這天,學生強烈要求政府高官接納他們的請願書, 並希望能夠看胡耀邦最後一眼。這要求在政府領導看來是過分請求,因此給予拒絕。情緒失控的學生請願者,擴大了遊行規模,繼續向政府提出他們的要求。西安、成都等地的遊行者還發生了焚燒汽車的過激行動。政府在這個時期的處理方式基本是通過學校給學生施加壓力,政府方面沒有正面的回應。學生的情緒也沒得到安撫,相反,因為一些學生在衝突中被捕,更加大了學生的對立情緒。學生們堅持在天安門廣場靜坐示威。

4月24日: 由於不滿學生會不能向政府反映他們的聲音,旨在組織學生運動,有組織地向政府反映意見的北大學生自治會成立。後來各高校成立了相應的組織,並成立“高自聯”。

4月26日: 新華社發表社論,史稱426社論,把學生的遊行請願活動定性為“動亂”。對文革有著模糊記憶的學生們知道參與動亂的後果,尤其政治上的定性將有可能影響他們一生的前途。85~87年因請願支持胡耀邦的學生在畢業分配中受到的整肅更讓他們不寒而栗。
  這時學生們只有兩種選擇,其一是響應政府號召,停止遊行請願,等待後來的處分,俗稱“秋後算帳”。其二是繼續抗爭,至少能躲過動亂分子的帽子。80年代以前的人都知道,一個動亂分子的帽子對於年輕人來說意味著什麼。學生們當然選擇了後者。過後看來,如果沒有426社論,部分的滿足學生的要求,甚至根本不用滿足他們什麼要求,只需通過對話的方式聽取他們的意見,活動應該能夠平息。事實上到426社論發表的時候,遊行規模正在逐步縮小。

  但是,歷史是不能假設的,426社論的發表,將學生置於沒有退路的位置。學生的想法是:繼續抗爭,最壞就戴上動亂分子的帽子,萬一政府良心發現,還能躲過這頂帽子。而如果不抗爭,則動亂分子的帽子已經戴上了。可能最關鍵的還是85~87年對學生的打壓過於殘酷,使他們非常恐懼承擔被打壓的後果。直到此時,應該說是64運動的形成階段,期間看不到一絲受人煽動的跡象,跟“支持動亂、分裂黨”的趙紫陽更是風馬牛不相及。假如非要跟什麼人掛鉤的話,應該和教育部(教委)的領導在歷年來處理學生請願問題上的極左做法掛鉤。

  426社論使得學潮的平息只剩下一條途徑:開槍鎮壓! 當然還有政府下臺負責和學生自動到勞改部門報導兩個辦法,但政府當然不會下臺,學生們也不會到勞改部門報導或在家

5月13日: 學生開始絕食。

「絕食書」全文如下:
  在這個陽光燦爛的五月,我們絕食了,在這最美好的青春時刻,我們卻不得不把一切生之美好絕然地留在身後了,但我們是多麼的不情願,多麼的不甘心啊!

  然而,國家已經到了這樣的時刻,物價飛漲、官倒橫流、強權高掛、官僚腐敗,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會治安日趨混亂,在這民族存亡的生死關頭,同胞們,一些有良心的同胞們,請聽一聽我們的呼聲吧!

  國家是人民的國家,
  人民是我們的人民,
  政府是我們的政府,
  我們不喊,誰喊?
  我們不幹,誰幹?

  儘管我們的肩膀還很柔嫩,儘管死亡對我們來說,還顯得過於遙遠,但是,我們去了,我們卻不得不去了,歷史這樣要求我們。

  我們最純潔的愛國熱情,我們最優秀的赤子心情,卻被說成是“動亂”,說成是“別有用心”,說成是“受一小撮人的利用”。

  我們想請求所有正直的中國公民,請求每個工人、農民、士兵、市民、知識分子、社會名流、政府官員、警察和那吐縉我們罪名的人,把你們的手撫在你的心上,問一問你們的良心,我們有什麼罪?我們是動亂嗎?我們罷課,我們遊行,我們絕食,我們獻身,到底是為什麼?可是,我們的感情卻一再被玩弄,我們忍著飢餓追求真理卻遭到軍警毆打……學生代表跪求民主卻被視而不見。平等對話的要求一再拖延,學生領袖身處危難……

  我們怎麼辦..

  民主是人生最崇高的生存感情,自由是人與生俱來的天賦人權,但這就需要我們用這吐章輕的生命去換取,這難道是中華民族的自豪嗎?

  絕食乃不得已而為之,也不得不為之。
  我們以死的氣慨為了生而戰。

  但我們還是孩子,我們還是孩子呀!中國母親,請認真看一眼你的兒女吧!雖飢餓無情地摧殘著他們的青春,而死亡正向他們逼近,您難道能夠無動於衷嗎?

  我們不想死,我們想好好地活著,因為我們正是人生最美好之年齡,我們不想死,我們想好好學習,中國還是這樣的貧窮,我們不忍心留下中國就這樣死去,死亡決不是我們的追求。但是,如果一個人的死或一些人的死,能夠使更多的人活得更好,能夠使中國繁榮昌盛,我們就沒有理由去偷生。

  當我們挨餓時,爸爸媽媽們,請不要悲哀;當我們告別生命時,叔叔阿姨們,請不要傷心,我們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讓你們能更好地活著;我們只有一個請求,請你們不要忘記,我們追求的絕不是死亡!因為民主不是一個人的事情,民主事業也絕不是一代人能夠完成的。

  死亡,在期待著最廣泛而、永久的回聲。
  人將去矣,其言也善;烏將去矣,其鳴也衷。
  別了,同仁,保重!死者和生者一樣的忠誠。
  別了,愛人,保重!捨不下你,也不得不告終。
  別了,父母!請原諒,孩兒不能忠孝兩全。
  別了,人民!請允許我們以這種不得已的方式效忠。

  我們用生命寫成的誓言,必將晴朗共和國的天空!

5月14日: 政治局委員李鐵映、書記處書記閻明復、監察部長尉健行等在統戰部禮堂同學生代表對話。包括學生代表在內的各界人士到廣場勸絕食學生返回學校。至少也要顧全國際聲譽的大局,不要影響戈爾巴喬夫訪華的國事活動。無奈參與絕食的學生鐵心等待政府宣佈他們是愛國青年的決定。後來到廣場勸說學生停止絕食的人對絕食學生的誇獎的話成為這些人支持動亂的證據。這是當時誰也沒有想到的。

5月15日: 李鐵映、閻明復等在政協禮堂繼續與學生對話。全國各地相繼爆發聲援絕食學生的大遊行。首都高校學生也組織了各種後援活動,大批學生24小時在天安門廣場維持秩序。部分絕食學生昏迷,少量維持秩序的學生由於勞累過度而送院治療。

  這兩天的對話,學生代表是各高校由學生選舉出來的,大部分學校在選舉對話代表的過程都由校方或黨委主持。不同於中國其他選舉的是,代表自我推薦並由各院系代表自由選舉校代表,沒有官方候選人,當然也決不是等額選舉。他們推舉政法大學的項小吉做首席對話代表。應該說,這些對話代表具有廣泛的代表性,在反映學生意見方面起了關鍵的作用。但是,他們不是絕食代表,無法勸說絕食的學生撤離廣場。事後,這些學生代表也大都被列為動亂分子而遭到整肅。

5月16日: 閻明復到廣場發表講話,懇切勸說學生返校,並說願意做人質等待政府答應他們的條件。無奈,激動的學生沒有聽取閻明復的勸說,反而認為閻明復是政府派來欺騙學生的。同時,趙紫陽與戈爾巴喬夫在釣魚臺會面。5月17日凌晨趙紫陽發表書面講話。充分肯定了學生的愛國精神,承諾絕不秋後算帳。無奈,一批狂熱分子已經聽不盡任何人的勸告,終於導致了後來的災難。也徹底摧毀了中央改革派在黨內的聲望,後來導致趙紫陽下臺並被軟禁至今。

TOP

5月19日: 凌晨,趙紫陽、溫家寶和李鵬、羅幹分別到廣場看望學生。趙紫陽發表了催人淚下的講話:

  同學們,我們來得太晚了。對不起同學們了。你們說我們、批評我們,都是應該的。我這次來不是請你們原諒。我想說的是,現在同學們身體已經非常虛弱,絕食已經到了第七天,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絕食時間長了,對身體會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害,這是有生命危險的。現在最重要的是,希望儘快結束這次絕食。我知道,你們絕食是希望黨和政府對你們所提出的問題給以最滿意的答覆。我覺得,我們的對話渠道是暢通的,有些問題需要一個過程才能解決。比如你們提到的性質、責任問題,我覺得這些問題終究可以得到解決,終究可以取得一致的看法。但是,你們也應該知道,情況是很複雜的,需要有一個過程。你們不能在絕食已進入第七天的情況下,還堅持一定要得到滿意答覆才停止絕食。

  你們還年輕,來日方長,你們應該健康地活著,看到我們中國實現四化的那一天。你們不像我們,我們已經老了,無所謂了。國家和你們的父母培養你們上大學不容易呀!現在十幾、二十幾歲,就這樣把生命犧牲掉哇?同學們能不能稍微理智地想一想。現在的情況已經非常嚴重,你們都知道,黨和國家非常著急,整個社會都憂心如焚。另外,北京是首都,各方面情況一天天嚴重,這種情況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同學們都是好意,為了我們國家好,但是這種情況發展下去,失去控制,會造成各方面的嚴重影響。

  總之,我就是這麼一個心意。如果你們停止絕食,政府不會因此把對話的門關起來,絕不會!你們所提的問題,我們可以繼續討論。慢是慢了一些,但一些問題的認識正在逐步接近。我今天主要是看望一下同學們,同時說一說我們的心情,希望同學們冷靜地想一想這個問題。這件事情在不理智的情況下,是很難想清楚的。大家都這麼一股勁,年輕人麼,我們都是從年輕人過來的,我們也遊過行,臥過軌,當時根本不想以後怎麼樣。最後,我再次懇請同學們冷靜地想一想今後的事。有很多事情總是可以解決的。希望你們早些結束絕食,謝謝同學們。

  晚上,關於戒嚴的消息傳出,絕食活動宣佈結束。繼續進行遊行和抗議活動。北京市民開始到各進城路口阻攔軍車進城。

5月20日: 李鵬簽署了在北京地區實施戒嚴的命令:

  鑒於北京市已經發生了嚴重的動亂,破壞了社會安定,破壞了人民的正常生活和社會秩序,為了堅決制止動亂,維護北京市的社會安寧,保障公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保障公共財產不受侵犯,保障中央國家機關和北京市政府正常執行公務,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八十九條第十六項的規定,國務院決定:自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日十時起在北京市部份地區實行戒嚴,由北京市人民政府組織實施,並根據實際需要採取具體戒嚴措施。

  遊行的口號開始集中在李鵬、楊尚昆、鄧小平身上。開始出現直接針對黨中央口號,過去擁護黨、反對腐敗的口號減少。遊行規模進一步擴大,主要針對戒嚴。

  戒嚴令發佈後,部分軍人抵制,更由於市民的反對,他們用身體做圍牆阻攔軍隊進城,戒嚴令基本沒有得到實施。

  需要說明的是,在4月15日到5月20日期間,上街遊行何只千萬人次,但除了初期的焚燒汽車事件和零星的騷亂外,一切遊行抗議活動一直是在平和的環境下進行的。如此大規模的遊行抗議、持續如此長的時間、保持了如此的秩序和克制,在人類歷史上是沒有先例的。這也充分體現了中國人顧全大局的精神。而政府也只在初期抓了幾個人,後來基本是勸解和疏導。這樣的互動也是罕見的。如果能夠及時溝通雙方的意見,能夠和平解決,必將是中華民族歷史上的一次推進社會發展的盛舉。這也說明當初426社論的動亂結論是多麼荒唐和粗暴。但是,為了證明當初的結論正確,後來就有人要製造動亂了,這在後面的事態發展中可以看出來。

5月24日: 柴玲等組織“保衛天安門廣場總指揮部”,約10萬餘學生進駐天安門廣場。

5月25日: 人大常委簽名事件發生。51名人大常委要求召開緊急人大會議,罷免李鵬總理職務。

5月28日: 響應全球華人大遊行。全國各地遊行抗議戒嚴,抗議用軍隊解決內部矛盾。

6月2日: 被攔在北京郊外的軍隊開始化裝進城,因一次意外的車禍被攔截的市民發現,更多的市民到路口攔截。

6月3日: 進城部隊同攔截市民發生衝突。西路軍隊被攔截在木犀地。晚10時左右,自木犀地開始,在北京城一些主要進城路口爆發大規模槍擊。據說,有一些是橡皮子彈,一些真子彈基本不是直接射向人群,而是掃向空中和地面,主要意圖是嚇退民眾。無奈,一些受傷的市民和學生被抬下去後,其他的人依然不退。出現一些遭槍擊死亡的平民。

  木墀地,歷史將永遠記住這個地方。這是六月三日慘案發生中死人最多的地方。六月三日傍晚,在木墀地一帶,聚集了幾千人,他們中有學生、市民,他們是聽到部隊即將進城的消息和北京市人民政府呼籲市民不要上街的緊急通告以後自發而來的。他們決不是一支有組織的隊伍,更不是一群暴徒。然而,他們卻以自己的悲壯和慘烈參與了這場“戰爭”,他們中的一些人永遠地消失了,他們中的另一些卻永遠留下了殘疾,他們中更多的則擦乾了眼淚,揮緊了拳頭,將誓言藏人心底。

6月4日: 凌晨,在天安門廣場開始了武力清場行動。在清場過程中使用了武力,但極少人員傷亡,更沒有所謂軍車碾人的事情發生。在軍隊進城過程中,因軍隊已經開槍,部分憤怒的市民開始還擊,他們焚燒沒有武裝的軍車,並有軍人被打死的記錄。 ( 未計軍隊進入天安門廣場之前及後的行動, 即未計天安門廣場以外的地方。 Most of the killings were outside of TAM.  )

6月5日: 事態基本平息。

  以上就是整個64事件的全過程回顧。這只強調一個時間上的誤會,中國官方所稱的64暴亂時間實際上是發生在6月3日開槍之後的。就是說,先有的鎮壓,後有的暴亂。另外,在官方事後公佈的揭露絕食人員吃飯的情節,在錄影畫面上清楚的打著5月29日(26?),只是用技術手段將錄影左右對調了,一般人不會注意這個時間上的細節。但是,我重覆一次,5月19日宣佈絕食結束。雖然還有部分人依然宣稱在絕食,但作為有組織的絕食,是在5月19日結束的。很多國民有當時的電視畫面記錄,感興趣的人可以找親屬查證一下。

  另外,當時有多種關於死亡人數的謠傳,儘管官方公佈的數據難以讓人相信,但也絕對沒有謠傳的那麼多。這也是當權者應該吸取的教訓,平時強調主旋律,壓制新聞自由,而到關鍵時刻官方的宣傳根本沒人相信。儘管事後證明美國之音的報導也有很多不真實的事情,但是在當時情況下,人們只相信美國之音和BBC。除非自信在任何情況下都會得到軍隊的絕對效忠,包括讓他們屠殺平民,否則,為避免矛盾的積蓄,應該開放新聞自由,至少應該在平時多報導真實的國情給公眾,這樣在關鍵時刻,即使你說了一些不真實的東西,別人也會相信你的輿論導向。否則,在正常時期已經給大家不真實的印象,在非常時期,更沒有人會相信你。

http://www.laojiao.org/64/article0574.html
北京目擊者談六四:

解放軍戰士們向兩邊圍觀的市民和道路兩側的民居瘋狂的掃射。 ... 這次大屠殺中,死傷最多的是六部口(中南海西南角)經南禮士路到軍事博物館這段路上。收死傷者最多的醫院是北京復興醫院。

後來有人傳來消息說解放軍要搜查北京的醫院,要殺人滅口,於是傷員們互相挽扶著,也有人躺在外面來的三輪平板車上四散而逃。那場面慘不忍睹。他們搜查最多的是照像館,以查找被市民們拍下的證據

http://www.freechina.bravehost.com/jiang.html
蒋彦永医生:

我是解放军301医院的一位外科医生,89年六四时我是普通外科的主任。...  而眼前,在堂堂的中国首都北京,在我面前躺着的,却是被中国人民子弟兵用人民给与的武器残杀了的自己的人民。 ...  从10点多开始到半夜12 点,在这两个小时中,我们医院的急诊室就接收了89位被子弹打伤的,其中有7位因抢救无效而死亡。大夫们在医院的18间手术室中,分三批做了大半夜手术,将有可能救的人都救了过来。

首次公布的一张1989年六四事件图片。由中国军方人士提供。中国军医蒋彦永最近上书中央建议为89年六四正名。(多维社)

明報新聞網
http://www.mpinews.com/content.cfm?newsid=200403072209ca72209c
蔣彥永要求平反六四全文
約在12點時,送來了一位少校軍官(這是當晚我們救治的唯一的軍人)他的左上臂中部有子彈貫通傷,X片顯示片顯示肱骨粉碎性骨折,周圍軟組織中有大量金屬碎片(我意識到這是一種鉛製的開花彈)。 這位軍官告訴我們,他當天進城到親戚家造訪,晚上回來到軍事博物館(他的工作單位)門口馬路邊上,被過路的部隊用連發掃射的子彈擊傷。他的右邊是一位老人,左邊是一個小孩。這一老一少,均被子彈擊中,當場死亡。

我所目睹的“六四”
http://www.huanghuagang.org/misc/liusi_mudu.htm
急诊室里横七竖八全是伤者和死者,值班大夫叫刘英杰,是我的好友,中共党员,目睹如此多的市民遭政府军队射杀,一怒之下他当天晚上就写了退党申请,...6月3日晚复兴医院共接受死者56人。

TOP

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一九九零年七月十日第五次呈國務院報告《有關各地動亂、暴亂中傷亡情況統計資料匯總》[文件真偽目前未能證實]:

北京 : 523群眾死亡,  11570余群眾受傷,  45軍警死亡,  6240余軍警受傷
成都 : 277群眾死亡, 2100余群眾受傷, 9軍警死亡, 550余軍警受傷
武漢 : 12群眾死亡, 170余群眾受傷, 0軍警死亡, 125軍警受傷
貴陽 : 29群眾死亡, 290余群眾受傷, 0軍警死亡, 150余軍警受傷
哈爾濱 : 7群眾死亡, 90余群眾受傷, 0軍警死亡, 190余軍警受傷
鄭州 : 6群眾死亡, 130余群眾受傷, 0軍警死亡, 150余軍警受傷
蘭州 : 21群眾死亡, 200余群眾受傷, 2軍警死亡, 120余軍警受傷

但此數據之真偽目前還不能判斷。
六四死傷人數數字

http://www.64memo.com/b5/1591.htm
http://www.64memo.com/disp.asp?Id=8133

發佈單位或個人   時  間 死  傷  人  數
  ——————————————————————————
  中國紅十字會人員  六月四日 死二千七百人傷三萬人。
  ——————————————————————————
  北京某醫院發言人  六月四日 死二千六百人,
                 其中一千人為大學生。
  ——————————————————————————
  戴晴        六月四日 從醫院得到消息,最少有
      (聯合報/06-05/2版) 兩千群眾及學生在軍隊沖
                 突中死亡
  ——————————————————————————
  肖斌(被判10年)  六月四日 廣場死二萬人。
  ——————————————————————————
  中共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六月六日 軍隊傷五千多人。
  戒嚴指揮部發言人張工     群眾傷二千多人。
                 軍隊和群眾死約三百人。
                 學生死二十三人。
  ——————————————————————————
  中共中央和國務院  六月七日 死幾十名解放軍,發生了
                 一些傷亡,但多數是解放
                 軍和武警戰士。
  ——————————————————————————
  清華大學學生    六月七日 死四千多人、傷三萬餘人。
  自治會籌委會
  ——————————————————————————
  大公報       六月七日 死二千人以上、
                 傷三萬人以上。?
  ——————————————————————————
  柴玲        六月八日 二百多到四千,
                 具體數字不知道。
  ——————————————————————————
  北約情報人員(法新社)六月九日 死難人數可能多達七千人。
      (聯合報/06-10/3版)
  ——————————————————————————
  美國總統首席助理  六月九日 死逾四千人。
  ——————————————————————————
  吾爾開希    六月二十八日 廣場死亡數以千計,
                 北京,我想數以萬計,
                 我這是比較保守的估計。
  ——————————————————————————
  香港「爭鳴」月刊 六月三十日 市民和學生死亡一萬零四
      (聯合報/07-01/4版) 百四十人,受傷兩萬八千
                 七百九十人。
                 六四淩晨一時到七時,在
                 天安門廣場、東西長安街
                 和前門,死亡人數八千七
                 百二十多人。
                 軍警數十人死,六千多傷。
  ——————————————————————————
  北京市長陳希同  六月三十日 死二百多名民眾(包括36
                 名大學生),民眾三千多傷,
                 軍警數十人死,六千多傷。
  ——————————————————————————
  李祿       七月十二日 親眼所見,以人格擔保,
      (聯合報/07-14/2版) 廣場上至少死亡數百人,
                 街道上至六四淩晨則在二
                 到三千,以後無法估計。
  ——————————————————————————
  中共公安部  九零年七月十日 全國九百三十一人死亡,
  (爭鳴記者羅冰)       二萬二千餘人受傷。
  (九六年報導)        北京市五百六十八人死亡
                 (群眾五百二十三人死亡
                  軍警四十五人死亡。)

值得留意的是,中國的北京國際廣播電台這樣報導了這一事件:

這裡是北京國際廣播電台。請記住1989年6月3日這一天,在中國的首都北京發生了最駭人聽聞的悲劇。

成千上萬的群眾,其中大多是無辜的市民,被強行入城的全副武裝的士兵殺害。遇害的同胞也包括我們國際廣播電台的工作人員。

士兵駕駛着坦克戰車,用機關槍向無數試圖阻攔戰車的市民和學生掃射。即使在坦克打開通路後,士兵們仍繼續不分青紅皂白地向街上的人群開槍射擊。目擊者說有些裝甲車甚至輾死那些面對反抗的群眾而猶豫不前的步兵。

北京國際電台英語部深深地哀悼在這次悲劇中死難的人們,並且向我們所有的聽眾呼籲:和我們一起來譴責這種無恥地踐踏人權及最野蠻的鎮壓人民的行徑。

鑒於目前北京這種不尋常的形勢,我們沒有其它新聞可以告訴你們。我們懇請聽眾諒解,並感謝你們在這最沉痛的時刻收聽我們的廣播。

以上引述「維基百科」 ( 中文 )

六四事件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AD%E5%9B%9B%E4%BA%8B%E4%BB%B6

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 of 1989
http://en.wikipedia.org/wiki/Tiananmen_Massacre

Manifestations de la place Tiananmen
http://fr.wikipedia.org/wiki/Manifestations_de_la_place_Tiananmen

Tian'anmen-Massaker
http://de.wikipedia.org/wiki/Tian%27anmen-Massaker

Protestoj sur Tian An Men-placo
http://eo.wikipedia.org/wiki/Protestoj_sur_Tian_An_Men-placo

Protesto na Praça Tiananmem em 1989
http://pt.wikipedia.org/wiki/Pro ... a_Tiananmem_em_1989

Protesta di Piazza Tien an men
http://it.wikipedia.org/wiki/Protesta_di_Piazza_Tien_an_men

Studentenopstand 1989
http://nl.wikipedia.org/wiki/Studentenopstand_1989

톈안먼 사건(천안문사건 天安門事件)
http://ko.wikipedia.org/wiki/198 ... _%EC%82%AC%EA%B1%B4

六四天安門事件(ろくよんてんあんもんじけん)
http://ja.wikipedia.org/wiki/%E5 ... 0%E4%BA%8B%E4%BB%B6

Demonstrasi Tiananmen 1989
http://id.wikipedia.org/wiki/Demonstrasi_Tiananmen_1989

مظاهرات ساحة تيانانمن
http://ar.wikipedia.org/wiki/%D9 ... 7%D9%86%D9%85%D9%86

TOP


「天問」 : http://www.chlyrics.net/idx.php/ ... /did-4201/lid-43721
Vocal : http://www.vvfy.com/musiclist/3/177/6099.htm

歌名:天問
語言:粵語,  曲長:5m20s
作曲:劉以達,  監製:,  填詞:周耀輝

# 抑鬱於天空的火焰下
大地靜默無說話
風吹起紫色的煙和霞
百姓瑟縮於惶恐下

誰挽起弓箭 射天空的火舌
誰偷仙丹飛天 月宮安守青天

縱怨天 天不容問
嘆眾生 生不容問

瘋顛的漆黑的火焰下
沙啞的叫喊是烏鴉
洶湧起一天丹緋雪花
千秋的咒詛何時作罷

@ 誰斗膽挽起弓與箭
射天空囂張的火舌
誰不惜偷仙丹飛天
月宮孤單安守青天

縱怨天 天不容問
嘆眾生 生不容問

重唱 #,@

眾生 天不容問
眾生 生不容問
眾生 天不能問
眾生 終不能問

血染風采 Vocal :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 ... /content_999133.htm

TOP

第一次天安門事件
1976年4月5日



一九七六年清明節﹐民眾借悼念周恩來之際﹐聚集在天安門廣場紀念碑週圍﹐用詩歌﹑演講表達對中共的不滿。次日遭到北京當局的鎮壓。此即“第一次天安門事件”。

TOP

前中共黨總書紀胡耀邦(1916-1989)
http://www.alliance.org.hk/64/64diary/diary_0415.html


胡耀邦遺體
1989年4月15日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在北京溘然長逝。

自發悼胡
1989年4月15日

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胡耀邦逝世。人們自發匯聚到其寓所悼念。

1989年4月5日

胡耀邦逝世以前,北京學生討論中國民主前途早已相當熱烈。圖為北京大學的“民主沙龍”四月五日的一次集會,中為歷史系學生王丹,右為方勵之夫人,北大教師李淑嫻。“民主沙龍”的創辦人劉剛也是方勵之和李淑嫻的學生。 Beijing University student Wang Dan, center, talks to students gathering in a pavilion on the Bel [ing University campus for "Democracy Salon" To his right stands Li Shuxian, wife of China's most famous dissident, Fang Lizhi. The school authorities have prohibited the meeting. (April 5)

TOP

悼耀邦 1989年4月16日
http://www.alliance.org.hk/64/64diary/diary_0416.html

學生在大字報前悼念胡耀邦逝世。

紀念碑詩抄

四月十六日以後,人們聚集在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演講﹑朗誦和張帖詩抄……

耀邦同志永垂不朽

北大三角地

TOP

1989年4月17日
http://www.alliance.org.hk/64/64diary/diary_0417.html
何處招魂--民主之光耀邦



何處招魂--民主之光耀邦--中央美院敬挽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