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激爆討論] (轉貼)保皇黨(民建聯)臭史一覧!

《大公報》攻擊7.1遊行:違憲應取締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622/20428010

高志森兩女美國大學畢業,全家移民夏威夷
http://hkjam.com/?p=10085#
高志森撐國家挑戰美帝:
只有漢奸走狗覺得美國應統治亞洲!
https://hkgpao.com/articles/208677

[ 本帖最後由 EL34 於 2018-7-4 23:55 編輯 ]
EL34

TOP

屈穎妍等人於1995年8月18日以旅遊為名在福建沿海地區非法搜集中國軍事機密,於8月20日被當地群眾發現並舉報。福建國家安全機關對他們進行了審查,查明屈穎妍等人的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設施保護法》,嚴重危害了國家安全,並於8月25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第三十條規定,依法將該人等驅逐出境。[3]
KT88

TOP

建制網媒湧現 製造輿論撕裂社會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730/20463894

自網絡媒體興起,建制派亦趁機打入市場。記協昨發表的言論自由年報指出,有建制背景的網媒會介入社會爭議議題,製造輿論。報告引述學者稱,建制網媒着力於政治宣傳而非報道事實,長遠而言會加深社會撕裂。

記協言論自由年報指出,隨着網媒營運成本漸低,近年建制派背景的網媒湧現,包括屬前特首梁振英陣營的《港人講地》,還有反佔中大聯盟周融創辦的《HKG報》,《點新聞》則與《文匯報》使用同一電郵註冊,《香港輕新聞》也具內地親共背景,而《橙新聞》的終極金主更是中聯辦。

政治宣傳多於報道事實

報告指出,建制網媒在遇上政治爭議時,會發表大量文章、圖片以製造社會輿論,例如今年初的浸會大學學生佔領語言中心事件,經部份網媒發帖後事件越演越烈,最後甚至有人去浸大示威要求嚴懲學生。

報告引述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李立峯指出,建制派為了抗衡非建制網媒的影響力,於是同樣開辦網媒,在網上建立地盤。他分析指,建制派傳統媒體即使報道有明顯取向,仍然屬基於事實,不過建制網媒內容多為半報道半評論,經常附上「請廣傳」等字眼,用作政治宣傳多於報道事實,目的只是炒熱某些爭議議題。

李立峯認為,不論建制及非建制派的網媒均傾向將事件二分化以及政治化,導致市民經常在網上接收被簡化的資訊,當中不乏妖魔化對方陣營的觀點,變相加強了偏見,長遠而言只會加深社會撕裂。
KT88

TOP

鳩嗚團勞處示威 盼屈穎妍助「追欠薪」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80807/s00002/1533579297479


專欄作家屈穎妍早前撰文講旺角行人專用區結束一事,提到每當有政治人物鬧事被捕,「旺角鳩嗚團」就會去圍旺角警署,聲稱鳩嗚團係收錢行事,「他們已有定價,開工300,鬧事500,鬧警察800」。有鳩嗚團噚日為此去咗勞工處同積金局等地方示威,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向屈穎妍查詢「隱形僱主」嘅資料,等團員可以去「追討欠薪」。

鳩嗚團強調成員多年來嘅行動都係自發,無收錢,佢哋不滿屈穎妍嘅言論,因而走去勞工處同積金局「求助」,希望有關部門可以幫手搵個「隱形僱主」嘅資料,仲話自己「有汗出無糧出」,又希望屈穎妍可以提供僱主資料協助團員。

班團員去咗積金局查詢自己嘅強積金户口,睇吓有無「隱形僱主」幫佢哋供強積金同出糧。團員話,職員查唔到屈穎妍筆下嘅「隱形僱主」有幫佢哋供強積金喎。鳩嗚團喺2014年佔領行動時成立,有鳩嗚團成員話,如果按照屈穎妍嘅講法,一眾成員起碼被欠薪100萬元。
路人

TOP

財務報告首曝光
坐擁2.5億資產
工聯會避稅392萬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824/20483482

全港最大規模工會、以代表基層工人自居的工聯會,成立70年來一直未有公開任何財務資料,港人只知這個左派工會不愁使費,卻對其財政狀況毫無頭緒。本報近日取得工聯會最新財務報告,終揭開其財政「全相」。這個擁有42萬會員的工會,過去3年收入達3.8億,包括2.42億「捐款」,可謂財雄勢大。

記者發現,工聯會將2,470萬元轉撥至關聯的工聯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作抵銷本屆結存盈餘,因此本屆三年期無需向稅務局繳納利得稅」。3名會計師閱畢報表後,均認為此乃工聯會的避稅招數。經會計師推算,避稅款項估計最多392萬元。
記者:馬嶽明 余秉峰

工聯會今年4月召開第37屆會員代表大會,出席會員據議程要先肅立唱國歌,再審理工作報告,推選理事,還要到指定房間進行一小時分組討論。其中一個議程是通過上一屆財務報告,此報告只有最核心成員才能參閱,且必須於會議後立即交回。

僱員薪津媲美上市公司
本報取得這份第36屆財務報告,報告披露由2015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的3年間,工聯會的會務經常費收支及資產負債情況。值得注意的是,工聯會過去3年收入約3.8億元,較上屆增加15%。最大收入來源是捐款收入,逾2.42億元,佔總收入63.74%,但文件未有列出「水喉」來源。工聯會的最大開支是僱員薪津,3年支出約2.28億元,即每年約7,600萬,媲美部份上市公司。文件顯示工聯會上屆盈餘約2,380萬元。

工聯會的總資產約2.5億元,總負債相對而言十分低,僅598萬元,但其資產構成項目耐人尋味,98%由「工聯物業管理公司往來」這個項目組成,涉資約2.46億元。一名不願具名的會計師表示,從會計角度,歸於資產項目下的往來賬目,一般被視為借予第三方的款項或應收賬。工聯會現金只有1.3萬元,銀行存款也僅約199萬。

這家工聯物業管理公司的「重要性」,在文件中某一頁字句中露了端倪。該段指出:「工聯會期內向『工聯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的往來帳項轉撥2,470萬元,以此抵銷本屆結存盈餘,故此期內無需向稅務局繳納利得稅款。」

本報分別向3名會計師了解,都確認工聯會有避稅之嫌。其中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專業會計師估計,工聯會最有可能是把「工聯物管」的往來賬項列為「特定壞賬撥備」,並利用《稅務條例》第16條(1)(d)寬減應課稅利潤,「稅局對於壞賬一向冇明顯界線講得清,只要說服到評稅主任,有關賬目收唔返就得,但如果情況持續,稅局有責任要查」。工聯會上屆盈利2,380萬元,往來賬項轉撥2,470萬元,列為壞賬正好抵銷盈利。

吳秋北:有必要性需要
工聯會是註冊工會組織,會長是吳秋北。由於工聯會並非在《稅務條例》第88條中獲豁免繳稅的慈善機構,故賺錢的話一樣要交利得稅。有會計師估計,若工聯會是法人團體的社團,以利得稅16.5%計算,工聯會避稅金額約392萬元。這個金額對工聯會來說其實只是九牛一毛。

本報致電吳秋北查詢,最初他坦言自己只是負責在報告上簽名,根本不清楚財務報告仔細內容。後來經了解後,他向本報指將盈餘撥入另一間公司,做法是因為「有必須去做物業管理嘅嘢」,但具體情況未能回應,「呢個係經過我哋各方面審批嘅財務嚟嘅,應該冇問題。」被問到是否運用財技以避稅,吳秋北表示:「呢個係你嘅評論。」至於如何回應此評論、加上工聯會有立法會議員,工會本應以身作則繳稅,吳指出「你先唔好用呢個判斷(指工聯會以財技避稅),好唔好?你咁樣我答唔到你問題」。記者一再追問為何把這筆盈餘撥入另一間公司?吳秋北指此財務安排有其「必要性需要」:「係合情、合法、合理嘅做法,你千祈唔好用預先預設咗嘅判斷嚟講呢件嘢,好嗎?」


3年獲捐2.4億 財源隱秘 
學者促工聯會開誠布公 釋黑金疑惑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824/20483281

[ 本帖最後由 KT120 於 2018-8-26 18:57 編輯 ]
KT120

TOP

路人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