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財經新聞] 中國經濟危機泡沫及風險 China risks

本主題由 后太禧慈 於 2017-5-25 09:16 設置高亮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分析員斷定內地經濟反彈已結束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16251/即時新聞/分析員斷定內地經濟反彈已結束

內地經濟實在難以看得明白,有人認為前景一片光明,又有人指隨時「爆煲」,到底應該信哪一個呢﹖兩個都不可以盡信,只信數據。內地踏入第四季,政府公布一系列經濟數據,幾乎所有指標都回落,有內地分析員更斷定,上半年的經濟反彈已經結束,開始進入漫長的調整階段。

上半年內地原材料價格急升,出口回暖,當官方宣稱去庫存措施取得成功後,踏入第四季,各項經濟指標開始見頂回落。首先是九月份鐵路貨運增速,突然間由上半年的雙位數,急降至 9.2 %,其次是重型機器的銷售,由九月份的大升九成,到十月大降到只得三成。有內地分析員上月發表了經濟報告,指過去七年,每次這兩個數據掉頭回落,接著就會出現整體經濟大幅調整。果然政府十一月公布的經濟指標,可以說全線放緩,其中工業及零售的數字,均差過預期。十月,工業生產增長 6.2% ,較九月放緩 0.4 個百分點,是去年底以來最慢。發電量、原油加工量及水泥產量等亦減慢,最令市場失望要數零售銷售,期內有十一黃金周,加上中秋節假期,但零售增長還要比九月,放緩 0.3 個百分點至 10% ,是今年二月以來最慢。固定資產投資增長亦回落,雖然符合預期,卻繼續是近 18 年來最低速。首十個月升 7.3% ,拖低增速的仍然是被國家主力調控的樓市,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長 7.8% ,為去年底以來最慢。

雖然政府大派定心丸,但市場就有完全相反的理解,內地財經網引述分析員姜超指出,所有經濟指標掉頭回落,加上過去一年,居民借錢買樓達到歷史高峰,中產階級大部分儲蓄已被供樓支出吞噬,令總體消費萎縮,他對經濟展望的結論是,長夏已盡,寒冬將至。


中央叫停地方政府負債建鐵路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16250/即時新聞/中央叫停地方政府負債建鐵路
繼高鐵熱潮之後,地方政府紛紛響應中央的號召,大力推出城市鐵路建設,結果在短短三、四年間,全國大、中城市都規劃了數以百條地鐵線。而往往這些一窩蜂的建設,都會出現很多後遺症。就如呼和浩特部分的地鐵規劃,就被中央叫停,因為以市政府的財政能力,根本負擔唔起建這麼多的地鐵。

內蒙古首府呼和浩特 1 號及 2 號線地鐵,一年多前開始動工,而在中長期城市交通規劃中,之後還會興建 3 號和 4 號線。但內地財新網引述知情人士消息指,多個交通基建項目,近日已經被叫停。除了呼和浩特的地鐵線,就連包頭市軌道交通項目,亦已經在 8 月初煞停,同時呼和浩特到鄂爾多斯的高速公路亦同一命運,三個項目涉及的投資超過 500 億元。財新網引述消息指,項目被叫停,是由於投資額巨大,與政府財政收入不符,而中央對地方政府的違規舉債難以再忍。報道引述消息指,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七月主持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時已經提到,要求地方政府嚴控債務,採取終身問責、倒查責任。有學者認為,類似內蒙古這些動輒數以百億元的基建項目,令地方政府負債嚴重,其實只是冰山一角。

亦有學者指,地鐵項目在全國都是虧本的,地方政府積極推地鐵工程上馬,背後另有原因。學者指,國家發改委對於各城市建造地鐵規劃,要符合一定經濟條件才可上馬,但由於過往面臨經濟下行壓力,國家發改委要「放水」,才批准不達標準的城市建地鐵。

尼泊爾取消195億中國水電項目
https://hk.news.yahoo.com/%E5%B0%BC%E6%B3%8A%E7%88%BE%E5%8F%96%E6%B6%88195%E5%84%84%E4%B8%AD%E5%9C%8B%E6%B0%B4%E9%9B%BB%E9%A0%85%E7%9B%AE-145400668.html

[ 本帖最後由 Anonymous 於 2017-11-14 07:07 編輯 ]
Anonymous

TOP

老百姓被榨乾了!3萬億居民存款從銀行消失 債務越來越多
http://tw.aboluowang.com/2017/1120/1027680.html

中央推動發展互聯網貸款平台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16711/即時新聞/中央推動發展互聯網貸款平台
2017/11/22 22:06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中央過去大力推動互聯網和發展,其中一個催生的產業,就是互聯網貸款平台。

不過,愈黎愈多網貸公司出現壞賬,甚至逼近警戒線,互聯網金融風險,領導小組於是下令停止批出新的網絡小貸公司牌照。不過專家指未必有效,因為以現時的情況看,大部分網貸公司都是無牌經營。

廣州越秀區這條民間金融街,二零一四年得到廣東省金融辦批准,在這裡發展互聯網小額貸款試點,不少網上小額貸款公司,得到政策優惠,紛紛在這裡成立。如這些大金融和投資公司也開始發展這類業務,客戶只需在網上用身分證申請,不用抵押便很快,拿到一千元到二十萬元的貸款。審批程序簡單,不受地域限制,因此大有市場,受政策推動。

廣州起碼有三十七間這類公司得到網絡小額貸款牌照而經營。而在過去一年,萬達、攜程和樂視也紛紛推出這些稱為小貸的業務,原本由校園貸款起家的趣店。最近更在美國上市,據統計,全國二千多間網上小貸公司,只有一成是持牌的這些牌照由地方金融部門審批,主要監管公司的放貸資格,但如果沒有牌照就更難監管。

有業內人士指,有些貸款公司更會利用網上平台放高利貸,利息雖然高,不良貸款的記錄也很高。據統計,全國有 7.8% 的網上小額貸款公司有不良紀錄,逼近國際金融機構 10% 的警戒線。

為了監管這些網上小額貸款機構,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下發文件,喝停批出新的網絡小貸公司牌照,並禁止新批的公司跨省借貸,專家指做法未必起到監管作用。

有財經專家指,停止發放網上小額貸款牌照只是第一步,未來國家會再推出全國的規範文件,限制這些放貸公司的利息,和要求他們做好風險管理。

[ 本帖最後由 Anonymous 於 2017-11-22 11:01 編輯 ]
Anonymous

TOP

專家:中國債務大增 越來越難回避金融危機
http://economics.dwnews.com/big5/news/2017-11-21/60024945.html

有專家針對中國經濟狀況警告,未來5年中國債務將大增,避免爆发金融危機的几率大幅縮小。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最近對企業及家庭債務風險发出警告,表示企業借貸規模“非常高”,中國需要防范過度樂觀氣氛,因為這可能引发資產價格猛然下跌。

另外,彭博社11月21日報道稱, 經濟學家陳世淵與奧里克(Tom Orlik)在報告中估計,中國總體債務至2022年將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327%,較2008年高出一倍,并將使中國進入全球負債最沉重的國家行列。

該報告以新模式估算中國未來債務水准,假設中國經濟成長溫和減速、經濟結構持續朝服務業重新平衡、成長過程的信貸密度穩定、壞債持續大規模減記。

經濟學家因此估算出,2022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將由2016年的6.7%降至5.8%,與計算負債對GDP比率較相关的名義經濟成長率將由2016年的8%略降至2022年的7.9%。   

“債務快速增加及負債水平高漲,已使中國落入出現金融危機的危險區域。未來5年增加的負債相当于接近GDP的70%,這雖然不代表無可避免將发生金融危機,但卻意味躲過危機的几率嚴重縮小。”

中國財政透明度報告:五成信息未公開
http://news.dwnews.com/china/big5/news/2017-11-26/60025823.html

[ 本帖最後由 Anonymous 於 2017-11-26 06:54 編輯 ]
Anonymous

TOP

標普:中國信貸急速增長受控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m/finance/daily/article/20171206/20236226

中國經濟似站穩 深層隱患未樂觀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finance/20171206/00273_001.html

黑省養老基金赤字232億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71211/00178_014.html


德銀:下次金融危機中標率,中國為其他各國兩倍
https://finance.technews.tw/2017/12/12/financial-crisis-china-chance/
這份報告標題為「中國風險有多高(How much risk in China)」,是由德意志銀行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 Michael Spencer 主寫,他預測中國發生金融危機的機率最高達 13%,排名第二高的國家幾乎只有中國的一半。(BusinessInsider)

Spencer 指出自從 2008 年以來,中國非金融機構、家庭與政府負債 / GDP 成長超過 100%,致使金融穩定成為隱憂。截至 2016 年底止,中國非金融部門總負債 / GDP 來到 255%。

負債雖然讓中國易受金融危機衝擊,但 Spencer 認為中國拜經常帳大幅盈餘之賜,面臨的威脅仍遠低歐債危機前的部分歐豬國家,或 90 年代末期爆發金融風暴的亞洲國家。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更早對中國負債問題表示憂慮,在上周剛出爐的工作報告上,IMF 進一步指出光拔除殭屍企業, 仍不足以解決中國負債過高問題。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聯準會(FED)預料本周將升息,加上美國國會努力想在耶誕節前通過企業減稅,如果成功將吸引資金回流美國,人民幣貶值恐再次面臨貶值壓力。

港列金融危機高危地區 瑞信:樓價跌得比內地傷
http://money18.on.cc/finnews/news_breaking_content.html?section=exp&article_id=bkn-20171008222721847-1008_00842_001

[ 本帖最後由 EL34 於 2017-12-12 13:35 編輯 ]
EL34

TOP

專家:陸債務將大增 更難逃過金融危機
http://www.cna.com.tw/news/acn/201711210364-1.aspx

彭博社經濟學家今天發布報告警告,未來5年中國債務即將大增,造成中國避免爆發金融危機的機率大幅縮小。

彭博社經濟學家陳世淵與奧里克(Tom Orlik)在報告中估計,中國總體債務至2022年將達到國內生產毛額(GDP)的327%,較2008年的水準高出一倍,並將使中國進入全球負債最沉重的國家行列。

2位經濟學家表示:「債務快速增加及負債水準高漲,已使中國落入出現金融危機的危險區域。未來5年增加的負債相當於接近GDP的70%,這雖然不代表無可避免將發生金融危機,但卻意味躲過危機的機率嚴重縮小。」

曾暗示即將退休的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最近也對企業及家庭債務風險發出警告,表示企業借貸規模「非常高」,中國需要防範過度樂觀氣氛,因為這可能引發資產價格猛然下跌。

彭博社根據新的模式來估算中國未來債務水準,假設中國經濟成長溫和減速、經濟結構持續朝服務業重新平衡、成長過程的信貸密度穩定,以及壞債持續大規模減記。

經濟學家因此估算出,2022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將由2016年的6.7%降至5.8%。而與計算負債對GDP比率較相關的名目經濟成長率,將由2016年的8%略降至2022年的7.9%。

[ 本帖最後由 EL34 於 2017-12-16 20:30 編輯 ]
EL34

TOP

第16家逃離的世界500強 日東電工撤離蘇州
http://hk.aboluowang.com/2018/0110/1052572.html
300B

TOP

终于编不下去了,地方政府纷纷承认经济数据造假,负债触目惊心!
http://posts.careerengine.us/p/5a60a475548b7861d2c111b3?from=marquee

最早公开承认经济数据造假的是辽宁 。
2017年初 , 在辽宁省人大会议上 , 政府公开承认此前数年经济数据连续造假 , 一直到2015年才开始夯实数据 。 政府报告的原文如下 : “ 辽宁省所辖市 、 县财政普遍存在数据造假行为 , 且呈现持续时间长 , 涉及面广 、 手段多样等特点 。 虚增金额和比例从2011年至2014年 , 呈逐年上升趋势 。 财政数据造假问题 , 不但影响中央对辽宁省经济形势的判断和决策 , 还影响到中央对辽宁省转移支付规模 , 降低了市县政府的可用财力和民生保障能力 。 除财政数据外 , 其他经济数据也存在不实的问题 。 ”
必须注意 , 辽宁之所以承认经济数据的核心原因 , 正如其所强调的 , 恰恰就在于财政数据造假问题 , 已经无从遮掩了 。 在经济日益萧条的今天 , 辽宁财政越来越依赖中央财政的补贴 。 倘若继续数据造假下去 , 中央削减对辽宁的补贴规模 , 辽宁财政一定会破产 。 财政上的压力逼着辽宁不得不开始说真话了 。 所以 , 辽宁省2014年统计公报中发布的财政收入数据为3191亿 , 到2015年发布的数据就剧烈下降到2125亿 , 减少了1066亿 。 但是财政支出的萎缩幅度不同步 。 2015年的财政支出规模较2014年仅减少了457亿 ( 4618-5075 ) 。 1066-457=609亿 。 这609亿的钱 , 当然就是以说真话为代价 , 要从中央拿到的新增补贴额 。 可以想象 , 当时的辽宁政府上上下下 , 为了这600亿的钱 , 是多么的纠结 , 多么的无奈 。
接下来的承认数据造假的 , 是内蒙古 。
2018年1月3日 , 同样是在内蒙古经济工作会议上 , 区党委公开承认 : “ 经审计部门核算后 , 内蒙古调减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30亿元人民币 , 占总量的26.3% ; 核减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900亿元 , 占全部工业增加值的40% 。 ” 与辽宁的情况一模一样 , 依然是直指财政收入 。 而内蒙古之所以要承认财政数据造假的原因 , 当然也与辽宁一样 , 财政收入越来越恶化 。
根据内蒙古财政厅的数据 , “ 2017年 , 全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703.4亿元 , 比2016年下降14.4% , 剔除2016年虚增因素 , 全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14.6% 。 2017年 , 全区一般公共预算支出4523.1亿元 , 比2016年增加10.4亿元 , 增长0.2% 。 ” 看明白了吗 ? 财政收入开始出现显著下降 , 但财政支出依然在维持微弱增长 。 显而易见 , 内蒙古承认虚构的530亿元财政收入 , 就是它要从中央财政拿到的新增补贴额 。 而要拿到这笔钱 , 就必须承认自己的财政数据造假 。
再接下来的承认数据造假的是天津 。
2018年1月11日 , 在天津滨海新区人大会议上 , 政府公开承认 : “ 挤掉水分之后 , 滨海新区2016年GDP从超万亿元调整为6654亿元 , 2017年预计7000亿元 , 同比增长6% 。 ”
天津滨海新区原来发布的2016年GDP规模为10002亿 , 一下子调降到6654亿 , 3348亿 “ duang ” 的一声就没有了 。
2016年天津的GDP总规模为17885亿 , 减去滨海新区的造假的这3348亿 , 剩下14537亿 , 对比2015年天津统计公报中公布的16538亿的GDP , 萎缩幅度12% 。 可叹这两年天津总是在宣称自己正在跟杭州竞争中国第五城 , 现在这些豪言壮语看起来就像是巨大的笑话 。 对天津承认GDP造假的起因 , 用天津财政局发布的2017年1-11月份的财政收支报告的这段话来解释就够了 : “ 1至11月份 , 全市一般公共财政收入2237.8亿元 , 按可比口径计算比去年同期负增长3.1% 。 ” 注意 , 上面这段话中的萎缩幅度使用的是可比口径 。 按绝对值来算的话 , 2016年1-11月份 , 天津财政局公布的财政收入数据为2555.8亿 , 这样一算 , 2017年的财政收入绝对值萎缩幅度高达12.4% ! 这种萎缩幅度是财政压力日益膨胀的城市政府绝对不可能承受得起的 。 经济数据继续造假下去 , 天津政府就破产了 。
我大中国31个省级行政单位 , 只有6个能实现财政盈余 , 能输血给中央 , 其它25个 , 都是靠从中央乞讨活着 。
从根本上说 , 其实就是广东福建浙江江苏上海北京养活了全中国 , 连山东天津都处于财政净亏损状态 , 需要这六省的财政转移支付输血 。 现在穷省们纷纷自曝数据造假 , 这也是因为它们的财政已经不堪重负 , 已经只能靠认错来争取更多的补贴了 。 按现在的游戏规则 , 越早认错的地区 , 就越能抢到更多的补贴 。
那么 , 接下来 , 下一个承认造假的是谁呢 ? 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本文要讲述的 , 是我大中国31个省及直辖市的财政的盈亏情况 。 在这里 , 事实上是将每个省级行政单位当成了一个公司 , 它通过辖区内的经济活动挣来财政收入 , 用以应付各种开支 。 如果它的收入无法应付开支 , 那么 , 按照我国现在的财政制度 , 它只能指望中央财政从富省收到钱之后 , 转移过来补助它 , 也就是传说中的 “ 财政转移支付 ” 制度 。
在正文之前我必须先对本文涉及的一些数据做一些概念性的解释 。 我国实施分税制 , 也就是区分国税与地税 。 国税中的大部分上缴中央 , 地税中的大部分留给地方 。 同时 , 地税部门往往还承担了非税收入 ( 主要是各种规费 ) 的征缴任务 , 我在下文的计算中 , 将非税收入纳入了地税部门的收入之中 , 当然 , 考虑到社保费专款专用的性质 , 我将规范收入中的社保费收入全都扣除了 。 地方政府将税款上缴中央之后 , 中央会根据地方政府的申请和其实际财政状况 , 将收缴上来的税款 , 再次转移支付给财政收支不平衡 , 存在财政缺口的地方政府 。
此外 , 财政收入中还有一块 , 以土地出让金为主的政府基金性收入 , 这一块算是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 , 往往占到地方政府总收入的4成以上 。 不过 , 政府基金性收入与社保费用的性质一样 , 也是专款专用的 , 多卖地了就多花 , 少卖地了就少花 , 不卖不花 , 这笔钱不放在预算内收支的范畴之内 , 没有超支或者转移支付这一说 , 也不能拿基金性收入去填补预算内收支的亏空 , 所以对这部分收入 , 本文也不予考虑 。
好吧 , 现在 , 让我们正式开始这次奇特的数据之旅吧 。 相信我 , 你们在看到下面的数据的时候 , 一定会目瞪口呆 , 甚至会遭遇人生观和世界观层面的冲击 。
上篇 : 25省 , 5万亿
华北三省市
首先要登场的是华北三省市 : 山东 、 天津与河北 。




如上图所示 , 全国GDP规模长年排行第三的山东 , 从2016年开始 , 不再能创造财政盈余 , 它的国地税总收入在当年度竟然低于当年度的财政预算支出64亿 。 这意味着在2016年 , 中央财政除了把从山东收缴的国税收入全部还给山东之外 , 为了保证山东财政的收支平衡 , 不至于财政破产 , 中央财政还必须要向这个GDP规模全国第三的经济强省补贴64亿 。 在这里顺带解释一下 , 山东的财政收支数据不含青岛这个计划单列市 。 计划单列市的财政收支是直接对国务院的 , 不向省级财政负责 。 到今年上半年 , 山东的财政缺口扩大到了387亿 。 这还真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发现 。 考虑到地方政府的表内债务已经被严格管控起来 , 理论上不许有新增债务 , 只允许通过债务置换方式借新还旧 , 并严格禁止以发债形式弥补预算内资金的亏空 , 所以 , 山东目前的这近400亿财政缺口 , 也只能依靠中央政府从富裕省份收集到盈余资金之后 , 转移支付给山东 , 来填补亏空 。
然而山东的这种表现也只不过稍微令人感觉到惊讶罢了 , 还远远称不上惊人 。 直辖市天津居然从2015年开始就陷入了财政亏空状态 , 当年度国地税总收入低于其财政预算支出299亿 。 此后天津就连续亏损 。 2016年亏损790亿 , 到今年上半年 , 天津的财政缺口依然高达258亿 。 至于位于环京赤贫带的河北 , 当然是处于长年累月的财政亏空状态 。 2016年河北的财政缺口2257亿 , 今年上半年的缺口是1260亿 。 当然 , 华北地区还有一个北京 , 作为首都 , 当然不可能出现财政亏空的情况 。 关于北京的情况 , 我们到后面再说 。
2016年华北三省市财政缺口合计3111亿 , 老实说 , 与我们在后文即将看到的数据相比 , 这种财政缺口规模 , 还真算是低得要命 。
东北三省
接下来我们要了解的是现在的老大难省份 : 东北三省辽宁 、 吉林和黑龙江 。




关于东北三省 , 这里就不一一说明了 , 我们就将东北三省视为一个整体就好了 。 从2014年到2016年东北三省财政整体缺口从3562亿剧烈提升到了5580亿 , 增加了57% ; 今年上半年的财政缺口为2575亿 。 考虑到下半年的财政支付压力远远超过上半年 , 所以东北三省今年的财政缺口规模估计要直奔6000亿而去 。 这种缺口 , 当然也依赖于富裕省份省吃俭用挣来的财政盈余来填补 。
西北七省
西北地区是少数民族聚集区 , 算是比较敏感的地区 。 这一段我们要来看看宁夏 、 青海 、 山西 、 甘肃 、 陕西 、 内蒙和新疆的财政收支情况 。 不会有任何意外 , 这7省全都处于财政亏空状态 , 它们当然都无法向中央财政贡献盈余 , 并且一定会高度依赖中央财政的转移支付 。


























下篇 : 六省一市 , 支撑中国
我直接放出这六省一市的收支数据表好了 :




2016年 , 福建的财政盈余644亿 , 深圳2851亿 , 江苏5178亿 , 浙江5441亿 , 北京6390亿 , 上海7748亿 , 广东9301亿 , 合计起来 , 六省一市总共给中央财政带来了30373亿的贡献 。 但是 , 我们必须意识到 , 这种贡献规模已经达到了极限了 , 从2014年到2016年 , 六省一市合计的财政盈余幅度始终维持在3万亿左右 。 今年上半年的合计盈余规模1.7万亿 , 考虑到下半年的财政支出更大 , 预计今年这六省一市的财政盈余规模 , 也就是3万亿左右了 。
这样的数据 , 与财政缺口数据相对比 , 还真是一件令人感觉悲伤的事 。 2014年 , 25省的财政缺口3.2万亿 , 与六省一市3.1万亿的财政盈余数据大致能对应上 。 然而到2016年 , 六省一市的财政盈余依然保持在3万亿出头 , 而25省的财政缺口却已经高达4.8万亿 , 今年更是必定要突破5万亿了 。 一来二去 , 这中间的差值 , 已经高达2万亿 !
我大中国当然不能坐视地方政府的现金流断裂而破产 , 因此 , 在这种情况下能做出的最合理的选择 , 就是政府借债 。 任由地方政府自行举债是不行的 , 是必须禁止的 。 唯一的选择 , 只能是中央政府发行国债 , 以筹集资金去填补25省的财政缺口 。
然而我们必须知道的是 : 中央政府的维持本身也是要钱的 。 军事外交开支 , 中央各部委的行政开支 , 国家级重点建设项目开支 , 这都是要钱的 。 2016年中央政府本级预算内支出2.74万亿 , 今年上半年1.42万亿 , 这笔钱也是节省不了多少的 。 要知道中央政府也没有更多的收入来源了 , 除了六省一市的3万亿财政盈余必须上缴中央之外 , 另外的最大一笔收入就是央企上缴利润了 , 2016年利润上缴规模5038亿 , 合计起来 , 一年也就是3.5万亿左右 。
好吧 , 现在我们知道了 : 2016年 , 我大中国中央政府手里能动用的资金总量3.5万亿 ; 它承担的财政支出规模则高达7.54万亿 , 其中维持自身运转的中央本级支出2.74万亿 , 填补地方政府财政缺口必须的4.8万亿 。 7.54-3.5=4万亿 。 这 , 就是我大中国目前切切实实的财政压力 。
在本文的最后 , 我给出这样一组数据 : 2015年 , 我国的国债发行规模1.99万亿 ; 2016年2.95万亿 ; 今年上半年1.37万亿 。
最后呼吁一下 , 财政如此困难 , 亟需侠之大者 , 为国买债 ! 不买国债 , 谈何爱国 ! 最后的最后 , 地价会怎样 ? 房价又会怎样呢 ?    综合自 老蛮评说
300B

TOP

大陸財政缺口觸目驚心 分析:或達數萬億
http://hk.aboluowang.com/2018/0104/1050035.html

2016年,中央政府手裡能動用的資金總量3.5萬億;它承擔的財政支出規模則高達7.54萬億,其中維持自身運轉的中央本級支出2.74萬億,填補地方政府財政缺口4.8萬億。7.54-3.5=4萬億。這,就係中國目前切切實實的財政壓力。

從經濟角度看,除去香港、澳門和台灣,中央財政的管轄範圍係31個省和5個計劃單列市(深圳、大連、青島、廈門和寧波)。
在呢度,把每個省和計劃單列市比作一家公司,它通過轄區內的經濟活動賺取財政收入,同時要應付各種各樣的開支。如果A省開支超過收入則需要中央財政來調節,讓富有的B省來補虧空,這就係“財政轉移支付”制度。
90年代開始,中國把稅收劃分為國稅和地稅,國稅基本上繳中央,地稅基本留給地方。另外,海關關稅由海關機構收取並上繳中央財政,而非稅收入則由地稅部門征繳。於是,小編把代征關稅納入到國稅部門的收入中,把非稅收入納入到了地稅部門的收入之中。
睇吓中國財政的數據。
-1-
東北片區
首先登場的係東北三省遼寧、吉林和黑龍江。


東北三省的財政缺口越來越大,2014年合計為3562億元,2015年激增至5268億元,2016年繼續增長到5580億元,2017年上半年為2575億元,考慮到下半年財政壓力更大,預計2017年財政缺口要直奔6000億元了。
山海關以外債務深重經濟低迷,山海關以內的情況又如何呢?
-2-
華北片區
一起來睇吓緊挨着東北的華北三省河北、天津和山東。北京沒有計入華北片區中。


GDP排名第三的山東,在2016年開始向中央伸手要錢。2016年只虧了64億元,2017年才過了一半就虧了387億元。
作為北方最大的港口城市,天津2016年的地稅收入(含非稅收入)同比下降15%,財政缺口同比增長了164%。而在官方媒體里,天津2016年的人均GDP排名全國第一,比北京上海還要高,被吹為“閃耀的明星”。
為咩會這樣矛盾呢?因為天津的經濟發展主要靠國有企業的固定投資拉動,而國企上繳給政府的稅後利潤都會還給企業。
而有“環京貧困帶”的河北,國地稅總收入增長緩慢幾乎停滯預算支出卻屢創新高,剛性缺口預計要飆到2500億
-3-
西北片區
西北片區地形複雜且氣候惡劣,係中國扶貧工作的主戰場。西北7省(寧夏、青海、山西、陝西、內蒙古和新疆)全都處於財政虧空狀態,它們當然都無法向中央財政貢獻盈餘,並且一定會高度依賴中央財政的轉移支付。


2016年,寧夏財政缺口規模732億元,青海1225億元,山西1517億元,甘肅1884億元,陝西1962億元,內蒙2564億元,新疆3162億元,合計13046億元。
仔細看數據會發現啲奇特的現象:2016年青海的國地稅總收入為298億元,一般預算支出為1523億元,支出係收入的5倍,青海政府每花一塊錢,中央財政就要補貼四塊錢;從2014年到2016年,陝西和新疆的國地稅總收入連續兩年在下降。
-4-
西南片區
西南片區六省市,重慶、西藏、雲南、貴州、廣西和四川,也全部處於財政凈缺口狀態。



GDP增速三連冠的重慶,在花錢方面也習慣了大手大腳,導致財政剛性缺口也越拉越大,係四大直轄市裡最需要中央補給的,要供養14個國家貧困縣。
2016年西藏的常住人口為331萬,其財政缺口達1397億。
2016年,重慶的財政缺口1222億,西藏1397億,雲南2229億,貴州2270億,廣西2412億,四川3542億,合計13072億。與2014年的合計財政缺口規模10020億相比,增幅30%。今年上半年的財政缺口合計7040億,預計今年的總缺口將超過1.5萬億。
-5-
中部六省
中部片區6省,海南、安徽、江西、湖北、湖南與河南,基本上都係人口大省,當然也係財政缺口大省。


最南端的海南雖然地小人少,但財政缺口卻一年上一個台階,2014年係200多億,2015年係300多億,2016年係400多億,2017年預計會超過500億。
作為人口過億的中部大省,河南的財政剛性缺口全國第一,預計今年會超過5000億元,和東北三省的總量相當。
2016年,中部六省財政缺口合計13325億,較2014年的合計財政缺口數9074億,增幅47%。今年上半年的財政缺口8008億,預計今年係要直奔1.7萬億而去了。
-6-
25省小結
我們將這25個省市的財政缺口數據匯總起來,我們將得到一個很驚人的總數,見下表:


從2014年到2016年,25省合計的財政缺口數從31927億,上升到48134億,增幅51%。而今年上半年的財政缺口合計已經超過2.5萬億,今年一定係要超過5萬億了
因此,我們現在必須要知道的係,剩下能夠創造出財政盈餘的6省一市:廣東、江蘇、浙江、福建、北京、上海和深圳(計劃單列市),它們到底能掙幾多錢。它們有沒有能力,補上這5萬億的財政缺口?
-7-
六省一市
我直接放出這六省一市的收支數據表好了:


2016年,福建的財政盈餘644億,深圳2851億,江蘇5178億,浙江5441億,北京6390億,上海7748億,廣東9301億,合計起來,六省一市總共給中央財政帶來了30373億的貢獻。


但係,我們必須意識到,這種貢獻規模已經達到了極限了,從2014年到2016年,六省一市合計的財政盈餘幅度始終維持在3萬億左右。今年上半年的合計盈餘規模1.7萬億,考慮到下半年的財政支出更大,預計今年這六省一市的財政盈餘規模,也就係3萬億左右了。
這樣的數據,與財政缺口數據相對比:
25省合計的財政缺口今年要超過5萬億
六省一市的財政盈餘規模,係3萬億左右。
......
300B

TOP

2.7兆美元債務快到期 中國債務違約風險恐爆發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326432
根據市場研究公司Dealogic統計,中國民營企業、國有企業、金融機構、加上中央和地方政府的發債規模高達4兆美元,未來5年有超過半數,或2.7兆美元將會到期。外界擔憂,隨著利率走高,發新債來還舊債的再融資成本將升高,部分發債單位可能爆發債務違約。

花旗集團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劉利剛說:「我們擔心企業債。國有企業是中國經濟中的一大債務人。我認為相對於去年,今年中國政府將允許更多的債務違約。」

花旗表示,自幾年前發生第一例企業債務違約後,迄今中國已發生89起,包括2016年有48起違約。儘管2017年違約數量減至33起,但劉利剛表示,中國政府在允許國有企業違約方面較為謹慎,且不會允許大範圍違約。

中國債務問題日益嚴重。國際貨幣基金(IMF)估計,中國非金融企業的信貸規模,在5年內激增了逾2倍,2016年中國非金融企業信貸總額占GDP比達230%,預估2022年將增至300%。

2.7萬億美元債務快到期 中國債務違約風險恐爆發
http://hk.aboluowang.com/2018/0130/1061683.html

美國學者:中國正向債務危機邁進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313816

彭博:中國債務激增 爆發金融危機風險升高
http://news.ltn.com.tw/news/business/breakingnews/2260690

彭博智庫週二研究報告示警,中國未來5年債務激增,總體債務迄2022年將達GDP(國內生產毛額)的327%,較2008年的水準高出一倍,已使中國落入出現金融危機的危險區域,避免危機爆發的可能性銳減。

彭博濟學家陳世淵與歐樂鷹(Tom Orlik)估計,迄2022年,中國總債務占GDP的327%,將進入全球負債最沉重的國家之列。

根據他們估算,中國總債務從2008年達GDP的162%,迄2016年激增至GDP的259%,預估至2022年將達GDP的327%,比2008年水準高出一倍。

這項估計假設中國經濟成長溫和減速、經濟結構持續朝服務業重新平衡、成長過程的信貸密度穩定,以及壞債持續大規模減記。彭博經濟學家預估,中國'經濟成長率將由 2016年的6.7%,迄2022年降至5.8%;中國名目經濟成長率將由2016年的8%,略降至2022年的7.9%。

陳世淵與歐樂鷹指出,中國債務快速成長和升至高水準,已使其處於爆發金融危機的危險區域;中國未來5年將增加相當於GDP近70%的負債,即使這不意味著無可避免地會發生金融危機,卻使它避免危機爆發的可能性極度銳減 。

中國金融穩定性警示 國際貨幣基金指出三風險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276893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CFR)研究員史泰爾(Benn Steil)和羅卡(Benjamin Della Rocca)在官方部落格撰文指出,中國真正的經濟成長率若納入負債,只有官方公布6.9%的不到一半,且中國仍向績效不佳企業放款,使該國正向債務危機邁進。

文章指出,中國已累積龐大的企業和家庭負債,但自2015和2016年的股市崩跌後,該國爆發金融危機的風險已大幅下降。自此之後,中國政府積極推出刺激措施,加上全球經濟成長優於預期,支撐了中國經濟,減輕中國經濟立即放緩的恐懼。然而,有關中國負債水準的疑慮反而加深。

兩位研究員指出:「短期內,中國的成長可能因為更多放款和投資而加速,但長期而言,放款和投資如果導致壞帳增加,就無法提振GDP。最大的問題是,中國目前究竟有多少壞帳,接下來還會製造出多少壞債?」

他們指出,根據某些預估,在考量壞帳之後,中國的實際成長率只有官方公布6.9%的一半不到。到2022年,中國非金融部門的債務(包括家庭、企業和政府債務)占GDP的比重,將由2016年的242%,激增至300%。

兩位研究員檢視最近這批放款的接受單位,以衡量中國是產生好的債務(可產生正面報酬的債務)或壞的債務。

他們發現,在2011至2016年間,民營企業的獲利成長18%,經營效率較差的國有企業獲利則重跌33%。在此同時,國有企業債務占整體債務的比重,由2010年的59%激增至2016年的80%,這對生產力而言是個可怕的惡兆。

兩位研究員表示:「儘管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示要降低不良貸款,但我們有證據顯示,中國仍向沒有能力還債的企業發放新貸款,因此我們認為,中國正向債務危機邁進。」

[ 本帖最後由 300B 於 2018-1-30 06:33 編輯 ]
300B

TOP

《蘋果》直擊 金融螞蟻兵團
日運數百萬人民幣來港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204/20294893?_ga=2.145368052.1361568636.1517740359-1685043882.1517740359

避海關「多行少帶」減風險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204/20294903

近年內地嚴打走資,反而催生一批專門將資金化整為零、以螞蟻搬家形式分批偷運來港的「金融螞蟻」,《蘋果》接觸到一名金融螞蟻集團的頭目,他像判頭一樣負責調派手下每日穿梭中港偷運人民幣來港,現時行內以「多行少帶」方法減低風險,加上他們收費較地下錢莊平,令生意長做長有,最多曾試過偷運近1,000萬元(人民幣,下同)來港。
「通常貨主畀你最多2至3日,就要運晒800萬至1,000萬去香港。」金融螞蟻集團頭目Tommy直言,如今這行風險極高,因為既要在限期前安全將錢運妥,但最主要危機是隨時遭賊人攔途截劫,加上賊人出手兇狠,過去曾有運錢人遭重手打傷,令手下的「螞蟻」很害怕。他解釋,其實中國海關對離境旅客的管制不如入境般嚴格,所以他們只要懂得走位很易帶錢出境,反而賊人是防不勝防。  

手續費平地下錢莊一半

Tommy稱現時金融螞蟻最多每人每次攜帶6萬至8萬元出境,即使不幸遭海關抽查,被揭發超出法例規定的2萬元上限,但因只超出數萬元,關員一般只會警告了事酌情放行。他指,「過去帶多過10萬先會拉人見報!」現時為減低風險,寧願帶少些錢走多幾轉,實行「多行少帶」。
他補充,利用金融螞蟻走資成本相對較低,因為過去有地下錢莊協助走資,手續費高達百分之三至四,即每走100萬元就要付3至4萬元手續費,但利用金融螞蟻運錢手續費只需一半,即少於2萬元。
他更稱行內設有「買保險」制度,即「每走一萬就畀多300至500蚊,出事就由帶家孭」。不過大部份貨主為省成本,都不會買保險。

管制收緊 歹徒急走資洗錢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204/20294913

金融螞蟻每日穿梭中港,將一批又一批人民幣現鈔偷運來港,形成活躍的地下經濟帶,有經濟學家估計此風盛行與內地加強外匯管制,嚴防資金外流有關,不排除有官、商急於要將黑錢洗白,或有人要在境外投資,惟有透過地下方式秘密運鈔來港,令「金融螞蟻」運鈔潮日益猖獗。
針對內地走資嚴重,中國外匯管制局於今年1月1日實施新規定,當中包括將以往每張銀行卡每年可境外提取10萬元(人民幣,下同),收窄至每人每年境外提款合共10萬元,每日最高提款上限1萬元,同時嚴禁向他人借卡,防止一人持大量銀行卡在境外提取大量現金。可是新措施下,金融螞蟻仍然每日運作。  

匯率高企 或大額兌換圖利

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關焯照直言,當局加強打擊走資的措施反而助長走資,因為面對更嚴的限制措施,內地人若「喺海外買樓、購物或投資,要走私現金嚟香港,再存入本港唔同銀行戶口。」他更不排除有內地人透過金融螞蟻走資洗黑錢。
長期在中資銀行任職的立法會金融界議員陳振英指,「不法分子走私人民幣入香港一直存在。」現時銀行如發現客戶存款有異,會向警方、海關組成的「聯合財富情報組」報告,不過去年第三季起,人民幣走私來港情況已緩和。
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張華峰則認為,近期人民幣走私來港猖獗,可能與近日人民幣匯率高企,有人趁機大額兌換圖利有關。

內地嚴打 可囚5年 沒收財產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204/20294821

《蘋果》直擊金融螞蟻由內地偷運人民幣來港,從過關途徑發現當「螞蟻」的大多是港人,內地律師童建華指,內地對攜帶人民幣現金出境有嚴格限制,若揭發所帶款額超出法例規定,可予沒收及罰款;若證實涉及地下錢莊違法行為或破壞國家金融監管秩序,更可能遭到刑事處罰。
童解釋,現時出入境每人每次不得攜帶超過2萬元人民幣(約2.48萬港元)或相當於5,000美元(約3.9萬港元)的外幣現鈔。如旅客當天出境多於一次,不能攜帶超過500美元(約3,900港元);若15天內進出境超過一次,則不能攜帶超過1,000美元(約7,800港元)。如超過限額需向海關申報並提供《攜帶外幣出境許可證》,否則可被沒收和罰款。

港府擬設申報制度

他續稱,若海關調查後認為不涉走私,可視乎情況抽取外幣金額的10%至30%作罰款;如發現涉及逃避海關監管的走私行為,外幣可被沒收。倘發現相關人士經常攜帶巨款出入境以逃避外匯監管、甚至涉及地下錢莊,破壞國家金融監管秩序等嚴重案情,更可遭刑事處罰。
童建華補充,非法經營地下錢莊可判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並處罰違法所得款項的1至5倍罰金;若情節特別嚴重則可判入獄5年以上,並處罰違法所得款項1至5倍罰金,甚至沒收財產。至於本港沒限制旅客攜帶現鈔上限,但港府正建議設立申報制度。

300B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