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財經新聞] 中國經濟危機泡沫及風險 China risks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倪光南院士:中兴事件“必然会发生”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usstock/c/2018-04-25/doc-ifzqvvsc0952067.shtml

任正非:我們不向美國人學習他們的偉大,就永遠戰勝不了美國
https://www.xcnnews.com/cj/3729515.html

央視指華芯片技術與外國只差五年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25883/即時新聞/央視指華芯片技術與外國只差五年

習近平在這個時候講核心技術要自力更生,又會令人聯想到芯片技術。近期內地對於研發國產芯片可以說是充滿信心,有線中國組早前報道過,有內地科技學者指中國跟外國的芯片技術還差兩代,而中央電視台的報道就指,只是差五年。

中央電視台的報道指近十年來,在國家的扶持下,中國在核心電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領域取得重大突破和成果,與世界先進水平的差距逐步縮小,核心電子器件與國外差距由十五年以上縮短到五年。

報道又指,經過十年努力,中國支撐裝備核心電子器件自主保障率,從不足 30% 提升到 85% 以上,飛騰、龍芯、兆芯等國產 CPU 的單核性能大幅度提高,已應用在黨政辦公、電力、民航、交通等重點行業。

[ 本帖最後由 2A3 於 2018-4-25 12:19 編輯 ]
2A3

TOP

美司法部據報對華為展開刑事調查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25892/即時新聞/美司法部據報對華為展開刑事調查
2018/04/26 00:14   

美國繼向中國企業中興通訊宣布七年交易禁令後,據報再向另一電訊設備巨頭華為展開刑事調查。

《華爾街日報》引述消息指,司法部懷疑華為違反美國針對伊朗的出口禁令,正展開刑事調查,暫時未清楚調查進展及具體內容,若證實華為故意違反美國出口法例,公司可能面臨刑事處分,涉及違法人士亦可能被檢控。

華為是繼蘋果及三星後,全球第三大的智能手機生產商,被特朗普政府視為對美國通訊科技發展一大威脅。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日前發表報告,點名中興、華為及聯想可能獲中國政府支持,進行商業間諜活動。
2A3

TOP

【強國芯慌】美國芯片戰 中國點樣大劑法?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m/finance/realtime/article/20180426/58117494

芯片被內地媒體稱為「國之重器」,是現代工業最重要部件,但中國芯片幾乎全靠進口。美國對中興通訊(763)頒佈7年禁運令,公司坦承已陷入休克狀態,面臨破產危機。事件令沉醉於「厲害了,我的國」的內地民眾驚覺,中國的製造業基礎,其實要仰仗他人鼻息,強國夢有如浮沙。有IT業投資專家認為,中國芯片業在20年內無法追上美國,特朗普掀起芯片戰,令中國在貿易戰中處於極不利地位。

芯片,是指內含積體電路(Integrated Circuit)的矽片,是電子設備的核心,廣泛用於手機、電腦、各種工業設備。去年中國進口芯片3,770億塊,金額達2,601億美元,是最大宗進口商品。但目前中國使用芯片九成需要進口,國產率在高端芯片方面更幾乎空白。
根據清華大學微電子學研究所長魏少軍的《2017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現狀分析》報告,中國在多個電子行業的核心部件,芯片國產率均為零,包括伺服器、記憶體DRAM、快閃記憶體NAND Flash、數字信號處理器、手機的嵌入式處理器(Embedded MPU)、用於通訊網絡管理的FPGA等。
芯片是人類最複雜的工業產品,涉及約5,000道工序。中國並非無法製造芯片,而是產品競爭力無法與歐美匹敵,背後是整個科技和工業體制的較量。芯片中的電晶體數目越多,運行速度則越快。在過去50年,IT行業遵循「摩爾定律」,即積體電路上可容納的電晶體數目,約每隔兩年便會增加一倍,速度越來越快。芯片不僅要做出來,而且要以比對手更快的速度,更高的良品率做出來,否則就沒有競爭力。
芯片功能由積體電路的導線寬度決定,線越窄電阻越低,速度就越快。目前全球芯片製造工藝最高為三星和台積電,線寬只有10納米(1納米為1米的億分之一)。人類頭髮直徑約5萬納米,即其電路的寬度只是一條頭髮的五千分之一!目前中國芯片製造最先進為中芯國際(981),其線寬為28納米,較三星相差兩個世代。
芯片製造分三個步驟,包括設計、生產、封裝測試。除生產工藝落後他人外,中國芯片最大弱項為設計。芯片設計須使用一種名為EDA的軟件,該範疇目前為美國Synopsys、Cadence壟斷,中國至今無法踏足該行業。在中興通訊被頒禁令後,該些美國公司已立即中斷服務,無法使用設計軟件。另外,芯片必須使用固定的制式架構,否則無法互相兼容,該範疇為美國Intel、英國ARM壟斷,中國必須支付版權,並在自行研發時面臨重多專利障礙。
在生產方面,由於芯片線路以納米為單位,必須使用高端光刻機,每台價值數億美元,全球只有荷蘭ASML公司可提供。ASML優先向其股東三星、台積電、Intel供貨,並可隨時禁運。內地業界反映,中國訂貨至少要較上述公司遲三年,在「摩爾定律」作用下,導致處處落後。
韓國、臺灣為美國盟友,西方可以放心將技術轉移三星、台積電,但對中國則在芯片設計和生產環節全面壓制,作為抑制中國的最重要手段。中國對此心知肚明,習近平在2016年曾表示,「核心技術受制於人,是我們最大隱患。一個互聯網企業規模再大,如果命門掌握在別人手裏,是不堪一擊。」他在4月25日再度表示,「大國重器必須掌握在自己手裏。」
近年中國在芯片行業謀求破局,包括另起爐灶成立自己的芯片設計體系,成立過千億的產業基金,但成效甚微;在海外收購多家芯片設計公司則被美國否決。中環資產投資總監譚新強持有電子工程碩士學位,多年從事投資半導體行業投資。他認為中國芯片在20年內無法追上美國,而美國近期動作是策略性部署, 意圖壓制中國科技行業發展,已經超出貿易戰範疇。



2A3

TOP

中興事件後省思,中國半導體產業究竟與國際落差多少?
https://finance.technews.tw/2018/04/23/semiconductor-difference-for-china/

美國商務部出招,禁止中國手機際網通設備中興通訊(ZTE)為期 7 年不准採購美國企業的關鍵零組件之後,造成中興通訊業務可能斷炊,甚至進一步停業。美國政府大動作,雖然激起中國民眾的愛國心,呼籲抵制美國貨,並全面大規模發展半導體晶片產業。但是,相對於激進民眾的想法,也有另外一批人理性的呼籲大家必須回頭思考,審視中國半導體產業在政府多年來的支持發展之後,究竟與其他國家相差多少?再找出弱點之後,才有機會進一步改進。

晶圓代工產業發展  人才為重要關鍵

根據中國媒體指出,半導體晶片產業領域中,關鍵的幾項產業包括 IC 設計、晶圓代工、封裝測試、記憶體等領域。以目前最受重視的晶圓代工領域來說,龍頭台積電預計在 2018 年量產 7 奈米製程,中國最大晶圓代工廠中芯國際目前只有 28 奈米,於是日前自三星挖來曾在台積電工作的梁孟松團隊,希望能在梁孟松團隊支援下,2019 年量產 14 奈米製程。也因為帶領團隊的梁孟松之前是台積電開發 16 奈米製程的研發主管,也是後來三星開發 14 奈米製程的研發主管。梁孟松團隊加盟中芯國際,預期能加速其 14 奈米的開發進度,說明了人才對半導體產業來說有決定性的關鍵。

就因為大家都清楚,半導體產業中人才的重要性至關重要,因此過去幾年無論 Intel,還是台積電都增加防範中國挖角人才。想從兩家公司挖人難上加難,別說整個團隊挖人,單一人才挖角都難。且 Intel 方面,早在幾年前已經禁止華人從事晶圓製造的核心技術領域工作,使這方面人才尋找更不容易。

封測產業大者通吃  記憶體良率難預測

報導還指出,目前中國半導體產業,與國際水準最接近的算是封裝測試部領域。中國企業無論長電、南通富士通,還是天水華天,至少與龍頭日月光相比,技術落差不到一個世代,不過,贏家通吃理論在封裝測試領域一樣存在。與中國 3 家對手相比,台灣日月光無論規模,還是獲利水準都遙遙領先,特別是購併矽品之後。且對封裝測試產業來說,最大問題是如何留住人才。從待遇上看,中國 3 大封測廠與國際領先廠商差距依舊明顯。加上中國的封裝測試廠的獲利更多來自低成本營運模式,限制了高階人才引進,反倒更容易成為其他企業挖角的對象。

記憶體產業發展,中國廠商包括長江存儲、合肥長鑫、福建晉華都在發展記憶體。即使 3 家公司 2018 年都能達成量產目標,技術上依舊落後南韓三星、SK 海力士至少 5 年以上。何況,中國記憶體三強目前大都還處於試產或研發階段,任何一家即使量產,如何提升良率也是個難題。

設計公司規模過小  獲利率難追上國際水準

最後,IC 設計產業過去一直是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火車頭,營收一直更給人欣欣向榮的印象。包括華為海思、展訊瑞迪科也都進入全球 IC 設計營收前十強。當前的問題是,中國 IC 設計公司普遍毛利率都在 30% 以下,相較歐美競爭對手都在 45% 以上,仍有相當大的差距。而且,除了背後有富爸爸華為的海思之外,目前中國 IC 設計公司普遍規模偏小,獲利能力明顯不佳,先進技術的投入更是不足。這樣的情況除了資金之外,最大問題還是在人才,特別是高階研發人才不足。事實上,雖然過去 30 年間,中國留學海外的人數很多,不過真正能進入歐美半導體公司高層工作的人員寥寥無幾。即使能個別進入核心層級,也會被美國政府加以層層監控。

所以,就這些角度觀察,中國 IC 設計產業最大問題是向中高階發展的難度很大。原因不僅是獲利能力不足,難以招攬高水準人才,整體技術水準的落差也導致難以招攬更高水準的人員加入。這一點,中國半導體產業很像中國足球,差別只在於中國足球可用高薪挖人,而中國半導體產業卻在資金充足的情況下,依然無人可挖。相較其他中國 IC 設計企業的情況,華為海思就幸運許多。海思之所以能崛起,有華為背後撐腰是主要原因。有了華為力挺,海思不僅可持續投入先進技術研發,更可在全球人才、特別是高階人才的招聘得心應手,這確保了海思的持續性發展。

藉網路巨擘資金投資半導體產業

最後還有一點,就是相較晶圓製造、封裝測試、IC 設計等產業,中國在半導體設備、材料、EDA(模擬工具)等領域的發展,與海外產業大廠相比較,落差情況就更明顯,這加劇了中國發展半導體產業的困難。

有鑒於此,報導引用中國半導體市場人士說法總結,指出相較中國弱小的積體電路產業,中國網路公司至少財力來說已達世界水準。就以電商巨擘阿里巴巴收購中國矽智財權公司中天微來說,對整個中國半導體產業來說是個好消息。因為中國政府應當比照國外包括 Google、微軟等科技公司的模式,介入半導體晶片產業,這樣才能培養中國半導體產業公司強化實力,未來能有機會與國際大廠競爭。
KT66

TOP

吴敬琏谈中兴事件: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是危险的
http://www.sohu.com/a/229168973_100001551

吴敬琏谈中兴事件: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是危险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d5kLzfZk4g

《有線中國組》【國產芯片如何「超英趕美」】節目重溫:2018-4-19 (四)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qXo6XjBEoE

中興員工爆出猛料:華為僅部分芯片自己設計!誰被美制裁都得死!芯片這麼重要 為什麼不早早布局自行研發?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yeXcmGBkDU

《有線中國組》【即時休克】節目重溫:2018-4-20 (五)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294Ho5kDfU
KT66

TOP

「漢芯一號」造假中國科技最大醜聞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427/20374354?_ga=2.254030282.337993625.1524824178-1860100900.1524824178

內地芯片九成進口去年涉兩萬億元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427/20374345?_ga=2.254030282.337993625.1524824178-1860100900.1524824178

芯片被內地媒體稱為「國之重器」,是現代工業最重要部件,但目前中國使用芯片九成需要進口,國產率在高端芯片方面更幾乎空白。去年中國進口芯片3,770億塊,金額達2,601億美元(約2.03萬億港元),是最大宗進口商品。

專家:20年內無法追美
根據清華大學微電子學研究所長魏少軍的《2017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現狀分析》報告,中國在多個電子行業的核心部件,芯片國產率均為零,包括伺服器、記憶體DRAM、快閃記憶體NAND Flash、數字信號處理器、手機的嵌入式處理器、用於通訊網絡管理的FPGA等。
芯片是人類最複雜的工業產品,涉及約5,000道工序。中國並非無法製造芯片,而是產品競爭力無法與歐美匹敵,背後是整個科技和工業體制的較量。芯片功能由積體電路的導線寬度決定,線越窄電阻越低,速度就越快。目前中國芯片製造最先進為中芯國際(981),其線寬為28納米,較三星10納米相差兩個世代。
除生產工藝落後他人外,芯片設計須使用一種名為EDA的軟件,該範疇目前為美國Synopsys、Cadence壟斷,中國至今無法踏足該行業。在中興通訊被頒禁令後,該些美國公司已立即中斷服務,無法使用設計軟件。另外,芯片必須使用固定的制式架構,否則無法互相兼容,該範疇為美國Intel、英國ARM壟斷,中國必須支付版權,並在自行研發時面臨重多專利障礙。
芯片生產必須使用高端光刻機,全球只有荷蘭ASML公司可提供。ASML優先向其股東三星、台積電、Intel供貨,並可隨時禁運。內地業界反映,中國定貨至少要較上述公司遲3年。
近年中國在芯片行業謀求破局,包括成立自己的芯片設計體系,成立過千億元的產業基金,但成效甚微;在海外收購多家芯片設計公司則被美國否決。中環資產投資總監譚新強認為,中國芯片在20年內無法追上美國,而美國近期動作是策略性部署,意圖壓制中國科技行業發展,已經超出貿易戰範疇。

KT66

TOP

大量外企風光不再搬離北京:付不起租金開不起年會
http://economics.dwnews.com/big5/news/2018-04-25/60054211.html

台灣宣布將中興通訊列為出口管制對象
http://news.dwnews.com/taiwan/big5/news/2018-04-27/60054835.html

[ 本帖最後由 KT66 於 2018-4-27 19:35 編輯 ]
KT66

TOP

美國智庫:人工智能或引发核戰爭
http://economics.dwnews.com/big5/news/2018-04-25/60054286.html

中國高速发展的人工智能或被美國制裁
http://economics.dwnews.com/big5/news/2018-04-27/60054822.html
人工智能和芯片設計等領域的高階人才,正在中美兩國的各企業和各大學之間自由流動,這引起美國的高度警惕。

据路透社4月27日報道,消息人士透露,美國政府可能要開始對中美企業在人工智能領域的非正式合作進行審查,為科技公司間這种長期被視為在花園開发新品种般的合作構成威脅。

截至目前,美國政府對有关國家安全及其它关切問題的審查僅限于投資和企業并購。四位消息人士稱,擴大審查范圍的建議,是由部分議員和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部分官員提出的,他們擔心知識產權被竊取以及技術被轉讓給中國。在國會對中國投資施加更嚴格的限制之前,擴大審查的做法可能只是權宜之計。

消息人士稱,人工智能受到特别关注,是因為該技術可能被運用到軍事領域。其它可能受到審查的領域包括半導體和自動駕駛汽車等。

有分析稱,中美科技誰主浮沉,不能單看產業市值,人工智能等“突破性創新”成就,足以決定日后誰領風騷。

印度《明特報》網站3月5日刊登題為《中國在科學和工程學方面取得巨大進步》的文章稱,中國如今把注意力轉向多個領域的科學、工程學和創新发展,如電信、生物科技、太空、量子計算機、人工智能和納米技術等領域。

文章稱,中國如今的科研支出占到全世界科研總支出的21%。2010年至2015年,中國的科研支出每年以18%的速度增長,這是美國增長速度的4倍。中國的科學和工程學大學畢業生人數每年近40万名,是美國的兩倍。

此外,美國CB風險投資公司发布的《2018年人工智能发展趨勢》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人工智能初創企業股權融資額占全球總量的48%,高出美國10個百分點。 報告顯示,以“深度學習”和“人工智能”等关鍵詞進行檢索,來自中國的專利數量大幅高于美國的專利數量。其中,以“深度學習”為关鍵詞的中國專利數量是美國的六倍。

牛津大学报告:中国目前的AI潜力只有美国一半
http://www.sohu.com/a/225688775_610300
近日,牛津大学人类未来研究所(Future of Humanity Institute)结束了一项新研究。

在这份名为Deciphering China’s AI Dream(揭秘中国的AI梦)的报告中,作者Jeffrey Ding用44页的篇幅对比介绍了中美AI的发展。

通过对硬件、数据、算法水平、商业化进展四方面的评估,Ding给出了一份AI潜力指数表。这份指数表中显示,美国AI发展潜力为33分,中国AI发展潜力仅17分,几乎是美国的一半。

Ding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判断?量子位将Ding眼中的AI潜力判定指标重点编译整理如下,我们一起听听他的看法——

硬件水平

评估一个国家AI发展水平得先从硬件看,目前,AI硬件一半被分为两类。

一是像CPU和GPU这类芯片,最初的设计是其他计算过程,但最后发现用来训练人工智能算法还很好用。二是像谷歌的TPU和微软FPGA这类、专门用来执行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算法的芯片。对了,虽然这两类芯片与运行AI算法密切关联,但超级计算机可能会帮助一个国家弯道超车。

就第一类AI芯片来说,目前中国还主要依靠进口的GPU。据统计,美国的Top10芯片制造商,4家专门做GPU。而中国的Top10芯片制造公司中,没有人专注GPU市场。

还有一个古老的数据:在2015年,中国只有全球4%的半导体生产份额,当时美国占据50%的市场份额。

在中国,制造商显然更喜欢研究第二类芯片。中国芯片制造商TOP10中有6家专门研究ASIC芯片,两家专攻FPGA芯片。在这个市场上中美差距依然显著,美国排名前2的FPGA制造商总共获得1.92亿美元的投资,而中国的TOP2只获得了3000多万美元。

最后不得不说,中国在超级计算机方面的潜力很大。2017年的超算TOP500榜单显示中国已经反超美国,成为世界上拥有最快超级计算机并且数量最多的国家。

大数据

大数据是中国发展人工智能的一大优势。

和美国相比,中国的隐私保护政策相对宽松,因此科技巨头可收集大量数据,并与政府分享。其中,手机是最大的数据来源。基于庞大的人口总量,预计在2018年,中国大陆的电子商务市场将占全球零售电子商务市场的50%以上。

此外,中国在国内实施了数据保护政策,Google和Facebook无法在国内获取数据,取而代之的是本土的社交软件微信和微博。

研发实力

研发水平是人工智能发展的关键因素。中国研究人员能够快速复制出世界上任何地方开发的最先进的算法。但遗憾的是,中国的多数研究还无法与美国的研究发展媲美。

AAAI会议是美国人工智能协会主办的AI领域顶会之一,一定程度上可以部分反映一个国家的科研实力。下面是近几年AAAI presentation情况表:


△数据来源:日本国家科技政策研究所

和美国相比,中国研究的论文质量有待提高,人才也同样短缺。据今年初调查显示,中国的AI研究员约有39000名,不到美国的一半(78000)。将近50%的美国AI研究员有超过10年的工作经验,而这个比例在中国只占25%。

商业化的AI生态系统

目前,中国的AI商业生态系统体量在全球排名第二,但仅为美国的四分之一。

2017年7月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共有2545家AI公司,其中美国公司占其中的42%,中国公司占比23%,位列全球第二。美国的AI生态系统提供了更具竞争力的AI创业公司,从2012年到2017年,在79起AI巨头收购创业公司事件中,66%属于公司被美国公司收购,只有3家公司被中国公司(全是百度)收购的。

中美AI潜力指数

根据上述四大指标,Jeffrey Ding整理出一份中美AI潜力指数:



报告认为,中国AI潜力指数为17,美国AI潜力指数为33,中国的AI潜力为美国的一半。

最后,附报告全文地址:

https://www.fhi.ox.ac.uk/wp-content/uploads/Deciphering_Chinas_AI-Dream.pdf
KT66

TOP

為什麼華為的麒麟處理器要台積電代工,自己難道造不出來?
https://www.xcnnews.com/kj/2242498.html

為什麼華為的麒麟處理器要台積電代工,自己難道造不出來?

眾所周知的事情是作為代工廠的「台積電」利潤率不僅超越了蘋果公司,也遠遠超越了華為公司。 不信的,請看數據: 台積電2016年營收293億美元,利潤102億美元,…

眾所周知的事情是作為代工廠的「台積電」利潤率不僅超越了蘋果公司,也遠遠超越了華為公司。

不信的,請看數據:

台積電2016年營收293億美元,利潤102億美元,利潤率34%;蘋果公司營收2156億美元,利潤456億美元,利潤率21%。

再來看華為公司:

華為運營商、企業、終端三大業務全球銷售收入5216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2%,凈利潤37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0.4%,但是利潤率僅為7%。

為什麼華為的麒麟處理器要台積電代工,自己難道造不出來?

那麼問題來了,為啥華為還甘願將麒麟處理器要台積電代工,讓台積電賺更多的錢,自己為什麼做不出來?

1 不是華為不想,而是華為自己造不了

為啥華為自己設計出來了,卻不自己製造,手機處理器對於手機設備的重要性不用多說,掌握了這個製造權會在未來的市場中佔據絕對的優勢地位,華為並不是不想,而是實現不了,就拿麒麟970來說,採用的是台積電10nm先進工藝,在近乎一平方厘米內集成了55億個晶體管,目前掌握這個技術的只有傳統的PC處理器製作商,像ARM、英特爾和台積電這樣的半導體企業。目前可以量產的最先進位程應該是在7nm這個節點,現在世界上也就英特爾、三星、台積電能做到。

2 華為如果自己做,面臨兩大問題,一是成本太高,二是製造門檻也很高

成本又分製造研發費用成本和時間成本。晶元生產不僅是一個高技術門檻行業,更是一個高資金門檻的行業,涉及到的方方面面都是一筆天文數字投資,單憑一個企業太過於吃力。國外競爭對手已經達到了很高的水平,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鏈,這個時候從0做起,要是建造一個廠至少需要上百億億美元的投資。

目前新建一條主流的晶元生產線,大約需要花費60-80億美金,假如技術更先進的話,基本要超出100億美金了!

就連蘋果公司設計出了處理器,也因為生產處理的工藝過高,一條生產線就是上百億美金的投入,而不得不放棄這塊肥肉,轉手給代工廠生產。

當然,像世界上掌握這些核心機密的公司屈指可數,AMD、三星、台積電等,基本都是處於技術壟斷的狀態,他們已經掌握了成熟的技術,還不如轉手他們來做方便省事。

為什麼華為的麒麟處理器要台積電代工,自己難道造不出來?

3 全球化分工協同時代,揚長避短才是更優選擇

如今已經是全球化分工協同的時代,華為等也沒必要大包大攬,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而是應該整合各種優勢資源,實現全球協同才是多方共贏。對晶元而言,研發設計是一個難點,更關鍵的難點在於規模生產,世界上能生產納米級晶元的企業不多。
KT66

TOP

封殺中興,美國出手,中國製造2025我們差的不止7年
https://www.xcnnews.com/cj/3720901.html
原標題:封殺中興,美國出手,中國製造2025我們差的不止7年 一家年營收上千億的跨國企業,瞬間就生死未卜。 文 / 華商韜略 岩竹 17日早間,中興通訊發表聲明…



一家年營收上千億的跨國企業,瞬間就生死未卜。

文 / 華商韜略 岩竹

17日早間,中興通訊發表聲明,確認了美國商務部對公司激活拒絕令,公司正全面評估可能產生的影響,與各方面積極溝通及應對。

在公司內部信中,中興通訊董事長殷一民稱:身處複雜的國際形勢,在這樣艱難的時刻,需要8萬中興人共同的力量。他呼籲全體員工保持平穩心態,堅守崗位,就是對公司最大的堅持。

16日,美國商務部針對中興公布「封殺令」,隨後英國相關部門警告企業不要使用中興的設備和服務,澳大利亞政府亦於18日稱不再採購華為、中興的消費類電子產品。

事件發生后,國內媒體分析指出,美國政府處罰中興,是為了將來在跟中國的貿易談判中獲得先手。而這個史無前例的禁運處罰,也引起輿論對「中國製造2025」關鍵技術缺陷的關注。

這個號稱史上最嚴厲的雙面封殺,到底是怎麼出現的?

【忍字頭上一把刀】

事情要從一年前的史無前例的大罰單說起。

2017年3月8日,中興通訊發布公告稱,公司已與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BIS」)、美國司法部(「DOJ」)及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管理辦公室(「OFAC」)達成協議,同意支付8.92億美元的罰款。

作為美國商務部的下屬主管部門,BIS對中興處以暫緩執行3億美元的罰款處罰,如中興在七年暫緩期內履行與BIS達成的協議要求,那麼這筆罰款將被豁免。

這個美國人看似已經放鬆的「緊箍咒」,成為了今日「雙封殺」的法律根源。

2012年,路透社發布了關於朝鮮和伊朗禁運的調查報道,稱中興通訊與伊朗簽訂合同,從美國一些知名科技公司運出價值數百萬美元的硬體和軟體。

調查報告一出,在美國引起軒然大波,美國商務部第一時間提出,要對中興通訊展開調查。2017年,美國商務部公布了歷經五年的這份調查報告,認定中興通過購買美國生產的一些零部件和軟體,然後將其安裝到中興的設備中運送到伊朗。這一行為,違反了美國的相關出口禁令。另外,在調查報告中,中興還被指控向另一個被美國禁運的國家朝鮮運輸283批在禁運清單上的通信設備。

這份來勢洶洶的調查報告,驚掉了很多人的下巴。美國商務部對中興通訊違法的定義符合其相關法律,而這在全球化的背景下,這又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偽命題。

除非完全避開美國制裁的國家,否則,哪怕只賣一部手機,都會觸發相關禁令。因為,手機的晶元主流是美國高通,操作系統全球就兩種,都來自美國。如果牽涉伺服器,IBM是一個邁不過去的坎。實際上,只要銷售符合全球主流市場使用習慣的產品,勢必會牽涉美國的晶元、存儲器和軟體。

此次中興伊朗事件,實際上是中興中標伊朗「國家信息安全防護體系」后美國政府的反應。

據路透社報道,中興與伊朗電信公司(TCI)在2010年達成了一筆1.3億美元的交易,其中包括一部強大的監控系統。據前伊朗通信項目經理Mahmoud Tadjallimehr告訴路透社,伊朗向中興購買的這套監控系統是他「見所未見」的。他表示,該系統可用戶攔截語音通話,簡訊,電子郵件和聊天,以及定位用戶。路透社獲得的交易清單長達907頁,其中出現了不少美國公司的硬軟體產品,包括微軟、甲骨文、惠普、思科、戴爾、賽門鐵克等等。



事件被路透社報道出來后,中興與美國監管部門進行了長期斡旋。2016年3月7日,美國商務部以違反美國出口管制法規為由將中興等中國企業列入實體清單,並對中興採取限制出口措施。之後,中美多方就此展開多次談判。

「那段時間,總部會議室經常是燈火通明一個通宵,甚至最多一次開了一個50多個小時的馬拉松會議研究對策。」據一位中興不願透露姓名的員工回憶,2017年的2月,幾乎對中興是一個生死攸關的進程。

「不妥協不行啊,產業鏈的上游晶元都在美國人手裡,當時我們庫存僅夠2個月生產,還有很多上游元器件剛剛簽約,預付款剛打過去。另外,2017年中興年初接到的訂單是2016年的近1.5倍,到時交不了貨,要付賠償金的啊。集團領導考慮妥協,恐怕就是因為此時被禁運,損失就不僅僅是9個億美金的事情。」

「中興部分重要零部件來自美國。而與美國政府的『惡劣』的關係,讓中興的進口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經濟學家沈建光表示,「中興妥協是一個不得不接受的選擇」。當時,受罰款事件的影響,為了保護投資人的利益,中興已經從2017年3月8日起停牌,管理團隊的壓力激增。

於是,中興忍了,雖說是無可奈何,但好歹希望猶存。他們希望這一次的妥協,能降低美國政府的人為障礙。



【犯錯誤的中興】

妥協后,中興認為沒事了。雖然這個妥協,中間有很多兩國的政治考量。但實際上作為法制社會的美國,任何人都要遵守法律判決。

在美國司法體系中,庭外和解的效率一點不比法院判例低。既然已經跟美國商務部達成妥協和庭外和解,中興應該嚴格執行相關協議,並及時與美國商務部溝通,體現中興的相關態度和意願。

但據美國商務部一高級官員稱,中興與美國商務部的和解協議中有3年觀察期,作為該協議的一部分,中興承諾立即解聘4名資深員工,並對其他35名員工進行處罰,包括降低獎金或提出警告。

實際上呢?中興只是解僱了4名高管了事。大約是出於人文關懷的目的,對於涉事的其餘35名員工,中興不但沒有進行處罰,反而實施了保護。有未經證實的消息稱,2018年年初,這35名員工都拿到了年終獎金,而這也成為美國商務部此次處罰認定的中興未履行協議的一個原因。

正是中興的這個看起來不算錯誤的錯誤,在一個敏感的時刻,讓中興進退兩難。

【天真只在一瞬間】

妥協后,中興開始全力衝刺5G。

2018年3月23日,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公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中興通訊以2965件國際專利申請量排名全球第二。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中興通訊累計擁有6.9萬餘件全球專利資產、已授權專利資產超過3萬件。其中,5G戰略布局專利全球超過1700件。

據通訊行業專家分析表示,中興通訊5G的技術,更多是在標準研發和關鍵控制晶元、操作軟體層面的研發。放在以往,這本身沒什麼問題,畢竟是一個全球化共榮共存的時代,標準化生產,全球採購非核心配件,降低成本和開發費用,提高系統成熟程度,這是每家企業的常態。

中興2018年幾次基於5G的新產品發布,每一次都有來自高通、英特爾的高管站台支持,在業內人士看來,這恰恰說明了中興5G系統的實質是一個整合性的方案,基礎技術仍然是來自幾家核心美國公司,中興是在他們通用技術基礎上進行了深度的開發與定製。

【阿格琉斯之踵】

2018年4月16日,「雙殺令」一出,中興通訊的前景迅速蒙上了一層陰影。



美國商務部宣布將禁止美國公司向中興通訊銷售零部件、商品、軟體和技術7 年,直到2025年3月13日。同時,英國國家網路安全中心也發出公函,警告英國電信業不要使用中興的設備和服務。



有分析指出,中興通信受罰的大背景依然是中美貿易戰,美國選准了中國企業的弱點,一招致命。

「中興公司約20%至30%的元器件由美國公司供應,比如高速的AD/DA、高性能鎖相環、中頻VGA等產品。根據BIS的連鎖無限規定,美國公司的這些產品不能通過客戶的客戶出口到中興。而這些基礎的高性能元器件一旦被禁,中興通訊既沒有國產替代的方案,也無法從友商處轉買此類元器件。」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表示,中興通訊事件給我國製造業敲響了警鐘,顯示出我們在基礎領域的短板。

雖然中國在高鐵、家電、大飛機等領域取得了不錯的發展,但整體上核心研發的質量不高。我國發展高端製造業,既要依靠國際上現有資源積極開展合作,也要加強自主研發,在關鍵領域取得話語權。

中興的零配件只有不到30%來自英美,這一個雙殺禁令,真的有那麼大效力嗎?

實際殺傷遠超表面數字。

FPGA,一個外界完全不了解的小配件。這個小晶元通過後續的編程封裝、可以替換、模擬原來需要單獨定製的各種功能晶元從交換機到巡航導彈,FPGA晶元無處不在。巡航導彈用FPGA編程進行GPS地形匹配;相控陣雷達每個單元後面都對應一個FPGA模組,處理相關數據;而即將到來的5G通信,通信基站其實就是一個小相控陣,這就必須採用FPGA進行數據處理。

就是這樣一個小東西,基本被兩家美國公司壟斷——賽靈思和阿爾特拉。在過去十多年裡,英特爾、IBM、摩托羅拉等其他多家公司都曾試圖涉足FPGA,但紛紛慘敗。這其中的原因就在於FPGA的進入門檻極高。

這兩家美國公司都是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涉足FPGA,相關的專利文件有9000多件,很大程度上堵死了後來者追趕的道路。

現在國內FPGA廠商水平和美國賽靈思、阿爾特拉的差距在十年以上,一些公司和單位至今還在逆向推算十多年前美國的FPGA,而且還未盡全功,即便是軍事領域,國產FPGA也只是勉強堪用。

FPGA是中興產品核心組件的縮影,基站的RUU核心晶元,從核心演算法、軟體到晶元,一整套解決方案,通通都需要進口。ARM的主處理晶元,存儲晶元,光通訊晶元等,全部需要進口,其中的絕大多數來自美國。

而此次「雙殺」禁令,美國商務部連相關EDA軟體(設計集成電路的專用軟體)都列入禁止出口名單,中興將無法進行晶元級的產品研發。

基站等核心晶元的成熟度和高可靠性,與消費級晶元不可同日而語,從開始試用到批量使用,起碼需要兩年以上的時間。斷貨兩年,對於一家千億級別的企業而言,是災難性的。

【技術是買不來的】

此次中興遭遇美英「雙殺」禁令,是半導體行業發展的縮影。作為「中國製造2025」的關鍵環節,半導體行業在中國經濟發展中的地位,尤其突出。

中國對集成電路產品的需求量始終佔全球的1/3,但是其中的自給率還不到10%,對外依賴卻相當嚴重。《英國金融時報》的數據指出,中國在晶元上的進口費已經超過了石油,每年在半導體上的消費超過1000億美元。

而在全球各大半導體企業中,中國企業的數量少得可憐,目前主流的14-16nm工藝里,則完全找不到中國大陸企業的身影。



2015年,國務院發布《中國製造2025》:2020年中國晶元自給率要達到40%,2025年要達到50%。這個目標一點也不低,根據這個目標,2025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規模要超過美國位列世界第一,佔到全世界集成電路市場的35%。

為了完成這個指標,從2014年6月,國家斥資1200億元人民幣成立集成電路發展基金,主要用於支持中國集成電路的發展。從此,中國半導體產業開始大規模投資、擴大產能,涉足IDM模式(國際整合元件製造),公開宣稱產業的發展要按照國際的規則,尊重知識產權,向市場化、全球化邁進。

「中高端晶元嚴重缺失!曾幾何時,政府在經濟發展中過分強調GDP,強調產業收入,這促進了終端產品及中低端晶元業的快速發展。而中高端晶元研發由於門檻高、成本巨大、研發周期過長,並沒有得到政府的足夠重視,因此幾乎處在空白的狀態。」國內頗具影響力的ICT產業孵化器IC咖啡創始人胡運旺,指出了中國晶元產業發展的問題。

而中國在國際市場有競爭力的半導體企業,也並沒有沉下心來做中高端晶元研發,反而集中利用成熟技術進行整合。各家企業推出的各種解決方案受益於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以及成熟的產業體系,在世界市場頗有競爭力。但是,中興事件帶給我們一個啟示,僅僅靠商業整合,是買不來核心技術的。

一個年營收上千億的跨國企業,因為缺乏部分核心技術,在別人掐脖子的時候,瞬間就生死未卜。中興事件的背後,暴露的並不僅僅是中興通訊一家企業的問題,而是中國整個半導體行業、乃至相關產業所面臨的尷尬。

中興事件爆發后,中國工程院院士鄧中翰表示:「我們一定要吸取中興通訊這樣的教訓,在未來更注重信息產業,不僅要做大,特別是要做強,使得我們的核心技術能夠不受制於人。」

「中國製造2025」,路還很長。

封殺中興,美國出手,中國製造2025我們差的不止7年
https://asianews.cc/article/265892745040319223/
KT66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