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評論] 組黨反黨是人民權利和義務

組黨反黨是人民權利和義務

組黨反黨是人民權利和義務



張三一言





[一] 不准反黨的實質
有人說,不准反黨的意思是:即使確確實實存在毛和黨的錯誤,未經黨現當權派允許,不依當規定的條件,而是自作主意進行批評,就是妄議、犯罪、犯法。說白一些就是,人民沒有獨立自主的思想言論自由權利;人民只是共產黨的奴民。
據說,有一维护习近平頌聖文曰:“習近平當政之後如此打壓言論,與周永康完全不同,周永康是為了作惡,而習近平是為了做事。”(集權行民主之事,做皇帝當奴僕之事) ;基於這一偉光正理由,中國人民沒有反對習近平和習黨的理由,更沒有權利。
不准反黨的實質是:假設這個社會有一個天然具有統治特權的階級,由這個階級組建統治黨;除這個統治階級的黨之外,沒有人有掌權執政的權利。基於上述事實決定:人民沒有權利反對這個黨,所以“不准反黨”,有其合法性。
除了統治者本身、御用文人、五毛之外,很少中國人會認同這一假話。
共產黨特權階級是實然,是極之反動落後野蠻的實然;但是,不是應然。這個實然是共產黨打天下坐天下的強盜邏輯和行為強加給中國人民的;中國人民不能同意,並且堅決反對。
中國政治中不合理不合法的實然必須讓位給合理合法的應然。
如果共產黨一黨專政是全國人民同意,是共識,特別是如果經全民公投製定諸如“共產黨當然統治法”的法律,共產黨的統治當然合法;但是,還是不合理;對合法不合理之事,可以服從,但是,不同意。現在的事是,全國多數人民會反對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因為共產黨的一黨專政不合理又不合法。
如果有人不同意我的意見,那麼,請先讓中國人有思想言論結社自由,經過充分的共產黨專政和反專政辯論,在人們可以獨立自主決定的條件下舉行公投,之後定期選舉新執政者;如果中國人民還是選舉共產黨專政,在這樣條件下,我可以認受和忍受共產黨一黨專政,因為它合法;但是,還是不同意,因為它不合理。如果人民選掉共產黨,請共產黨願賭服輸,交出政權。

[二] 不執政當幫凶的黨
本文的黨是專指政黨,不及鄉黨朋黨死黨之義。政黨是在政治上志同道合,有共同主義的人所組成的有組織。組黨的目的是執政,不意圖執政的政治組織不是政黨。
偏偏在共產黨一黨專政的中國,有不執政的所謂政黨這種怪物;它們就是在政協裡被人們稱為花瓶黨的所謂民主黨派。這些所謂民主黨派,若只是起花瓶黨作用,還不算很壞,起碼給人觀花的美感;但是事實上它們不止是可供觀賞的花瓶黨,還起到作為共產黨一黨專政工具性作用。一是起了共產黨專政合理化的作用:共產黨不是專制獨裁,是與其它民主政黨協商執政;二是起了共產黨專政合法化的作用:現行的制度是經代表全國人民的各民主黨派同意後實行的,所以,共產黨一黨專政有合法性。
這兩個工具性作用的實質是幫凶作用!
幫凶,給中國人民痛苦的創傷。


共產黨可以把原本之政黨強行改造成為工具黨,但是沒有辦法把人民變成它的統治工具。國內國外,中國的各階層人民的民主運動從未停止過,上訪、維權、群體事件(民眾暴動)、反共反專政行動、無日無之。


[三] 組黨反黨都是人民的天然權利
在極權中國,普通名詞的黨變成了特指、獨指共產黨的專用名詞;共產黨連詞義也專政了。
普世認同、正常條件下,任何人都可以依法(合法)組建政黨;在世人不認同、人民組黨權利被剝奪的今天共產黨統治的中國大陸地區例外,人民不准結社組黨。
既然政黨是由社會上一撥志同道合的人組成的,不同道者、反道者當然也有相同的組黨權利;各黨地位和權利是平等的。在多黨情況下,不同利益者,尤其是相反利益者必有矛盾;他們之間互相揩評反對是必然的,必要的;所以,黨反黨、人民反黨是民主政治的正常現象,不准反黨是專制,尤其是極權社會的必然現象。
政治道理是:組黨反黨都是人民的天然權利;也是人民的義務。
不反黨,特別是不反專制獨裁極權黨是人民未盡責任,是失職;也是缺乏良知和勇氣的表現。
在成熟的民主國家,不但可以批評、反對掌權之政黨,還要把權力被鎖進籠子裡;不相信權力、不相信政府,是人民獨立自主精神的表現。


20171013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