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南非法院裁決將南非籍華人歸類為黑人

南非法院裁決將南非籍華人歸類為黑人

南非法院裁決將南非籍華人歸類為黑人
http://news.sina.com/105-000-102-105/2008-06-19/1430496921.html

經過長達8年的爭辯,南非法院18日作出歷史性裁決,把南非籍華人歸類為黑人,讓華人享有與黑人一樣的福利,包括可以優惠價購買股票、優先晉身商界高位等。此前,南非華裔經常因為被歸為白人而失去工作合同和升遷機會。

  受過兩次歧視

  比勒陀利亞高等法院的法官比勒托利烏斯裁決時稱,依據公平就業法(Employment Equity Act)及廣義振興黑人經濟法(Broad-Based Black Economic Empowerment Act),黑人的定義不但包括非洲人、有色人和印度人,也包括南非華人在內。

  法院宣布裁決之前,南非華人協會質疑當局未有將華人納入補償權利受益人之列,不能達到糾正白人主政下造成的經濟不平衡狀態之目標。南非白人主政局面已于1994年結束,之前華人沒有投票權,被禁止進入特定區域,就業與教育也受到限制。

  南非第一國家銀行(FNB)東亞業務開發顧問羅卓瑜是從小生長在南非的華人,身份的迷失常常困擾著他。“在南非的華人,他們在種族隔離年代被歸入‘有色人種’而遭到壓迫;在今天的南非,他們則被籠統地視作‘白人’。他們永遠被夾在中間,這點來說很不公平。”他告訴早報記者。

  “比如說,大學里熱門的選修課程保留名額給‘黑人’,華人學生往往因為成績好、身份不符合而不能受到平等的教育機會。此外,一般大公司一定會留職位給‘黑人’,這使得有能力的華人處于不公平的競爭地位。此外,一個公司要注冊必須分配一定比例的股份給‘黑人’等等。” 羅卓瑜說。

  八年維權之路

  羅卓瑜表示,南非華人協會早在8年前就開始代表華人,為他們爭取身份和權益。8年前他們入稟法院,要求解釋為何在種族隔離期間列作有色人種的南非華人,沒有資格受惠于公平就業法及振興黑人經濟法,借此澄清南非華人的種族類別。

  南非華人協會作辯時稱,當局雖然推行公平就業法及振興黑人經濟法,但華人仍然繼續被邊緣化。這兩條法例的受惠者包括南非黑人、南非印度人及混血人種,但不包括華人。

  南非華人協會主席Patrick Chong稱:“我們這班南非華人在種族隔離時代,被當局歸類為有色人種,在1994年之前,我們同樣在歧視下飽受痛苦。所以從邏輯上推斷,南非華人將自動獲得與其他有色公民享有相同補償權益的資格。”他又表示,“民主政府上台後,我們不再被認為有色,令我們好像夾在中間一樣。”

  本次裁決結果意味著南非華人從此可通過這兩條法例賦予的補償權益,在經濟和就業上享有跟黑人相同的待遇。有關法例賦予黑人的經濟補償權益,包括獲約翰內斯堡證交所上市的大型企業,提供有折扣的股票計劃,南非華人因為沒有被視為黑人,因此未能以優惠價參與這類投資。另外,根據防止種族歧視的政策,黑人也獲得晉身商界高位的優先權。

  南非華人協會的律師喬治‧萬‧尼凱克表示,對於作為曾經在政治上被邊緣化的人群之一的華人,如今正義終于得到伸張。他說雖然這兩個法例此前沒有明確排除華人,但是事實上沒有明確提出華人的身份,這已經導致了無數的誤解。

  “比如,一個商業銀行可能把南非華人劃為‘黑人’,而另外一家商業銀行卻不這麼認為。結果是南非的華人無法肯定自己的身份。”他說。在訴訟過程中,南非著名人權律師喬治‧比佐代表南非華人協會在法庭上作辯護。(來源:東方早報)

南非法院裁决将南非籍华人归类为黑人
http://news.sina.com.cn/w/2008-06-20/034215780937.shtml

南非生活的華人為啥被法院裁決為「黑人」
https://kknews.cc/zh-hk/world/4marqe3.html

南非华人终于被视作“黑人”
http://qnck.cyol.com/content/2008-06/24/content_2236071.htm

誰是你的祖先?去非洲祭祖吧
http://scitech.people.com.cn/BIG5/4682523.html

到底誰是我們的祖先?是那眉骨隆起、吻部突出、牙齒粗大,沒有明顯下頦的“北京人”嗎?也許你會說是,但今天的答案似乎不是這樣。

  大約十多萬年前,在今天的埃塞俄比亞、肯尼亞和坦桑尼亞一帶的高海拔草原和布滿森林的山坡上,聚居著一大群人,人數最少時,可能隻有數萬人,他們“前額高隆,下巴尖削,體態輕盈”,與現代人的外貌十分相似。他們從野外採集果實、種子,捕獵瞪羚、野兔,或者靠其他掠食者留下的動物尸體填飽肚子。

  他們一度瀕臨滅絕,但從未絕跡,到了大約10萬年前,這群“在解剖學上已是現代人的人”穿過尼羅河谷,橫越西奈半島來到了中東。過了大約4萬年,他們沿著印度和東南亞的海岸線抵達澳洲。兩萬年后,他們又從非洲東北部走到歐洲,並從東南亞進入東亞。大概在一萬年前,他們穿越連接今天的西伯利亞和阿拉斯加的廣大平原,出現在南北美洲。

  他們一路走來,繁衍、擴散,佔據五大洲。《人類基因的歷史地圖》就講述了這群人走出非洲的歷程,它告訴讀者,在人類世代相傳的DNA內藏著一個復雜而古老的故事。故事的結局很簡單,但足以令世人震驚:今天活著的每一個人,不是非洲人,就是非洲人的后裔。

  一個物種大約用了600萬年演進成為“現代人”,科學家發現,在這過程中,最重要的4件大事無一例外發生在東非:非洲人猿的分化,朝著人類演化的物種開始直立,把石塊制成工具以及在十幾萬年前出現的與以往都不相同的人——體格沒有那麼壯碩,但機動性很強,認知能力前所未有。這正是我們的祖先。

  出土的化石記錄了這600萬年間,多種遠古人類的存在,如在中國出現的元謀人、藍田人和北京人,他們為何就不能成為現代人的起源?多年來,遺傳學家一直在現代人身上尋找遠古人類的DNA,但始終沒有結果。

  於是,隻能這樣解釋:“許多我們推想認為是人類祖先遺骨的化石,可能正代表了失敗的實驗以及絕種人類的傳承。”我們是一個淘汰過程的產物,在這過程中,弱者絕種。

  有的人類學家主張人類起源的多地區論,他們推測:非洲人、亞洲人和歐洲人是從當地不同的靈長類演變而來的。但他們無法回避這樣一個問題:屬於不同物種的動物,很難雜交,但不論人類本身有何種限制,混種卻從來不成問題。

  人類應該有一個共同的祖先。答案就藏在人類的DNA中。1987年,伯克萊加州大學的一群分子生物學家對比全球人類的DNA來研究人類的演進過程。結果公布后,舉世震動。

  人體大部分的細胞之內都有數百線粒體,它們能把復雜的化合物分解后形成一種簡單卻非常活躍的分子。研究者們把目光集中在了線粒體上——線粒體自有其起源,它們也有自己的DNA。

  研究發現,由於線粒體是靠母親傳下來的,人類體內的線粒體的DNA排序其實都來自同一個女人。

  以20年為一個世代,兩個世代以前傳下線粒體DNA的人,總比一個世代前傳下的人少。如果一代一代往上推,數目一定會從數十億減少到數百萬,最后直至減少到二。再往上推,兩個線粒體DNA的根源一定會是姊妹,其母親就是傳下今天地球所有線粒體DNA的根源。因此,它也被稱作“線粒體夏娃”。來自世界各地,並且已經定序的數千線粒體樣本証實了這一點。

  “大部分的紀年和基因數據都顯示,所有現代人都源自非洲。”劍橋大學的古人類學家瑪達·拉爾女士說。當今世上所有人的DNA大致相同,這是我們源流同一應有的情形。

  但是,同一個祖先的人類為何表現如此明顯的差異:高矮胖瘦,黃皮膚、黑皮膚,雙眼皮、單眼皮等等。原因在於,人類生殖的每一個環節都會產生獨特的基因突變,因此,每一個新生兒在遺傳學上都是獨特的,即使雙胞胎也不例外。

  這樣的設想很有意思:假如人類尋找配偶的過程是任意的,任何人在家門口或地球另一端找到配偶的可能性同樣大時,來自不同地區的人其外貌就不會有明顯差別。但實際情況不是這樣。中國人最有可能與中國人生孩子,而不是和法國人。於是引起我們外貌不同的基因突變在族群之內本土化。

  長久以來,我們已經習慣人類被分為紅種美洲人、黃種亞洲人、黑種非洲人和白種歐洲人。“而事實上,所有人都是一家人,透過無數的世代傳承而互為親人。”

  人人都有血緣關系,但人人都不同,這就是人類。

  《人類基因的歷史地圖》﹝美﹞史蒂夫·奧爾森著 霍達文譯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出版
Anonymous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