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評論] 中國的宗教和自由民主

中國的宗教和自由民主

中國的宗教和自由民主

張三一言


【人權律師李柏光英年早逝,為此,我致於真誠的哀意。我敬英雄,更愛真理,所以,在這不適宜的時間,對李柏光《現代自由的源頭,是個體的良心自由》一文提到的宗教問題,冒犯地提出異議;給在生的李柏光們參考。】

李柏光說:法國思想家托克維爾說過:”一個人如果不想成為奴隸,那就必須要有信仰。”
張三一言問,是窄指宗教信仰還是寬指理念信仰?
李柏光說:中國人從來就沒有真正的信仰
張三一言問,[真假信仰的標準是甚麼?
張三一言再問,為甚麼中國信的儒不是宗教?為甚麼中國本土出產的道教不是宗教?為甚麼中國民間通行的佛道合教(拜神教)不是信仰?為甚麼外來而又被中國人接受的佛教不是宗教?
事實上是,中國民眾信道教、佛道合教(拜神教)、外來佛教;這事實說明中國人有信仰。但是唯我獨尊的基教徒却認為中國人所信的都不是宗教,所以中國人沒有信仰;這是基督教唯我獨尊惡性膨漲的表現。
我沒有宗教信仰,大概應屬於無神論者;但是,我信仰真理,我認為真理的核心是“人應然平等”。所以對一些信了基督教就歧視他們自己成長時期所信的宗教的新中國人不以為然;也為中國的宗教抱不平。
基教曾經屠殺異教,犯下歷史罪行,現在不能屠殺了,就把屠殺基因變型為歧視基因:歧視所有非基教。中國人新基教徒歧視的是中國人信的儒教道教佛道混合教(拜神教)。

李柏光說:(因為中國人沒有信仰)所以充當了兩千多年的悲慘奴隸。從秦始皇建立大一統的中國到現在,中國人在獨吅裁專制的野蠻深淵裡像牲口一般活了兩千多年。
我三一言不同意這一推論。中國人的信仰與成奴是不是因果關係?是不是唯一關係?

中國人成牲口與制度、文化、傳統有沒有關係?
秦統一後中國人成奴,是因由統一還是信仰?是因為專制極權還是因為信仰?
秦時與一黨專政下國人都是牲口,是因為同質信仰還是同質制度?
把中國人成奴之因歸結為宗教信仰,是為中國專制皇權制度開脫罪行。在今天是為一黨專政制度護航。是反民主護專制大合唱中的一個和聲。

李柏光說:在長達兩千多年的時間裡,發生過無數次改朝換代的社會大暴亂,每次起義的目的都是為瞭解決至今仍在努力解決的”肚子溫飽”問題,而不是為瞭解決使人真正得以成為人、使社會得以真正健康進步的”自由”問題。
張三一言評論:私鹽殷富黃巢起義是為了解決肚子溫飽?不是為報不平與爭天下?我的同鄉太平天國洪秀全起義是為了解決肚子溫飽?不是因為那個天國?
太平天國推行的是中國化基督教天主教,若按照中國新基教徒的理論,太平天國會導致中國自由民主,即使是中國式自由民主,也是自由民主。
我反倒是沒有找到為溫飽肚子而起義的史實。以無產階級貧下中農名義造反的共產黨就不是為了填飽肚子;而是為了主義、為了坐江山。

李柏光說:(中國人)只要有一口飯吃,只要肉體能保存,其他一切都可以棄之不要。這樣的動物還能稱作“人”嗎?在長達兩千多年的時間裡,為什麼中國人民就沒有意識到自由呢?為什麼中國人民就沒有在內心深處產生追求自由的動力和勇氣呢?
張三一言思想結果如下。幾千年來為甚麼中國人沒有意識到自由?這絕不能歸咎於宗教。若論宗教的內在自由因子,粗略地按由少到多順序排列:伊教-基教-佛教-道教。中國土產道教是最具自由和平等意識的。人人都可以修而成道,成道者不但自己,連家人雞太都可升天;請問世界上哪一個宗教有這麼自由平等的意識?所以,若以宗教與自由民主關係論,中國應該成為人類自由民主發源地。
中國人民沒有自由意識,中國人成奴,最主要原因是獨尊儒教、大一統、天下中心的文化歷史心理因素;不是肚子飽餓問題。
只要是人都有飽餓與自由民主平等關係。在餓死邊沿時,以吃飽生存為首,其它的所謂自由民主平等都是廢話,人權也只是生存權才有意思。當吃飽後,更進一步學習了一些知識,知道了一些道理,再加上有了多餘時間,這時昔日視為多餘的自由平等人權就成為頭等大事了。
現在,中國人有一口飯吃了,肉體能保存了,其他以前視為無關重要,可以棄之的自由民主平等人權就成為突出的訴求了;現在,中國人從只求填飽肚子的動物還原為人了;中國人民意識到自由了;中國人民在內心深處產生追求自由的動力和勇氣。

李柏光說:如果不是在近代西方文明對中國文明從外部給予了巨大衝擊的話,生活在中國文明之下的少數讀過書的中國人仍然不會意識到自由。對比一下西方文明,特別是以愛琴海為發源地、作為西方文明源頭的古希臘羅馬文明,自由和自由的精神就一直浸透在他們的生活中。
張三一言認為,希臘羅馬愛琴海之所以成為自由民主發源地,其理由正好與中國相反,小國林立,沒有大統一思想;自由民主產生的土壤是存在多個獨立平等個體,這是中國所無希臘羅馬愛琴海具有的東西;於是西方有了自由民主,中國秦制幾千年;所以,專制獨裁一直在中國人的生活中。

李柏光引用馬克斯·韋伯說,在人類文明史上,這種精神和靈魂(自由)是第一次伴隨著基督教新教的出現而產生的。
張三一言問:自由伴隨基督教而產生,是不是指基教是自由之因之源?中國的共產黨也可以說是伴隨着五四精神而生,那麼五四的科學民主是不是中國共產黨產生之因之源?

李柏光說:西方文明中那一以貫之的有神論信仰,即從古希臘羅馬的多神論到基督教文明的一神論宗教信仰,是自由之真正的、最終的基礎。
張三一言認為,有神論信仰是從古希臘羅馬的多神論到基督教文明的一神論宗教信仰,是自由之真正的、最終的基礎。這是故意忽視歷史的說法。由多神論到一神論之時,不但沒有產生自由,更沒有產生民主,而是產生人類史上對異教大屠殺。後來基教社會出現自由,不是基教大統一為一神教之果,恰好相反,是你有你的天主教,我有我的基督教,是出現了不同教派,而且造反,搞獨立;獨立各派互不賣帳,又吃不掉對方,於是被迫共存,這就產生了平等;平等伴生自由,自由必生民主。
自由不會出現在大統一中,自由只能在不統一且各自獨立又能互存的環境中。若沒有基督教對天主教的造反、沒有各派的共存,若只有統一無歧義的天主教,西方不會有民主。

20180229
(李柏光:現代自由的源頭,是個體的良心自由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98694)

TOP

陳日君:內地地下教會或反抗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314/20331228?_ga=2.26574456.498078601.1521011958-991143978.1521011958

【中梵建交】
【本報訊】中梵建交在即,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表示,中國地下教會一直效忠羅馬教廷及教宗,協議等同叫他們投降,或會引起反抗。陳日君又指,中共意識到不能根除宗教,因此轉而控制它。

中梵兩國於1951年斷交,縱使中國境內的天主教徒人數日漸增加,兩國仍未能就主教任命問題取得共識。法新社稱,上月獲得消息指,中梵已經達成框架協議,將確認7個由中國任命的內地主教。

陳日君樞機接受法新社訪問時稱,對於中梵即將就內地主教任命達成歷史性協議感到恐懼,擔心協議產生反效果,對多年來遭受中國政府迫害的內地地下教會不利,「數十年來,政府讓他們(地下教會)不好過,但他們仍效忠於羅馬教廷和教宗,現在是叫他們投降嗎?」並說:「一些人或者會反抗」。

法新社指,中共政府是無神論者政權,境內宗教團體亦被國家牢牢控制,教堂遭拆毀,基督教牧師遭扣留。陳日君今年1月曾拜見教宗,提出中國國內主教任命及地下教會問題。陳認為,教宗不認識中國共產黨,但梵蒂岡的高層有認知,「他們並非無知」,批評梵蒂岡高層推動其政治議程。

質疑北京是否有善意

陳日君又高度懷疑北京是否存有善意,重提一些非官方任命的內地主教受政府拘禁並死於獄中,又提及他在內地國營神學院的7年教學經驗,指內地主教都在嚴密監控之下,「被牽着鼻子走」(led by the nose),令人心痛。

如果梵蒂岡與中國最終簽訂協議,陳日君稱出於對教宗的尊重,他仍會接受,但目前仍會抵抗,「當他們(中國共產黨)認識到不可能根除宗教的時候,他們就一定會控制它」。
多年來積極發聲,陳日君稱,在1997年英國把香港移交中國後,他勇於在人權議題上發表意見,而在2002年擔任香港教區主教後,更激烈反抗親北京陣營的23條立法,「我發聲是出於需要,而非偏好」。這位年逾八旬的老人仍為內地的地下教會奮戰。
2A3

TOP

中共白皮书称保障宗教自由同时下架圣经古兰经
http://www.vot.org/cn/%E4%B8%AD%E5%85%B1%E7%99%BD%E7%9A%AE%E4%B9%A6%E7%A7%B0%E4%BF%9D%E9%9A%9C%E5%AE%97%E6%95%99%E8%87%AA%E7%94%B1%E5%90%8C%E6%97%B6%E4%B8%8B%E6%9E%B6%E5%9C%A3%E7%BB%8F%E5%8F%A4%E5%85%B0%E7%BB%8F/

极力打压治下各民族信仰自由的中共,近日发布白皮书称“尊重并保护宗教信仰自由”,同时大肆宣扬其“宗教中国化方向”说法。与此同时,中共近日突然从网购平台下架《圣经》与《古兰经》,被指意图在其中加入中共意识形态。



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昨天(4月3日)发表《中国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实践》白皮书,分“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基本政策”、“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法律保障”等五个部分。

白皮书称:“尊重和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对待宗教的基本政策……国家依法对涉及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宗教事务进行管理,但不干涉宗教内部事务……就是要引导宗教界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

就在中共宣称保护宗教信仰自由的同时,香港《立场新闻》则报道指出,中国已从淘宝、京东、当当网以及亚马逊等各大网购平台下架《圣经》,另有消息指在部分网购平台,《古兰经》亦被下架,时间约为3月30日。

有传闻称中共此举是为重新编译《圣经》,在其中加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中共对治下各民族的基本人权、信仰自由所进行的打压,长期以来受到国际社会谴责。

去年7月,美国国会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针对西藏宗教自由问题召开听证会。西藏塔尔寺寺主阿嘉仁波切作证介绍中共当局对藏人宗教自由所实施的压迫性政策,指出十世班禅喇嘛过世后寻找转世灵童期间,中共政府坚持要使用所谓的“金瓶掣签”这种一直被他们自己批评为“封建”与“落后”的方法,这只是中共当局为设立他们自己的傀儡而找出的借口。

阿嘉仁波切当时批评中国干预藏传佛教转世制度: “中共不断强调政教分离的必要性,实际上他们的宗教政策恰恰相反,是在强迫宗教受政治权力主导。”



此外,去年全球穆斯林结束斋月之际,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在一份声明中,谴责中共在斋月期间限制维吾尔人的宗教活动,阻挠斋戒、祷告,同时没收维人的护照与古兰经,禁止维人男子蓄长须,禁止女性在公共场所带面纱等。

去年9月,中共国务院公布修订后的《宗教事务条例》内容,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发表声明对此提出谴责,指中国欲将国安、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等思想观念,加入法律,从而将宗教活动直接与政治罪名联系起来。中共当局早已将藏人的普通宗教活动与分裂行为混为一谈,并将此视为对社会秩序的扰乱,而此次修订条例的通过,将会使西藏的人权状况更加严峻。

美国国务院去年8月发表2016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指出中国当局折磨、拘押并监禁了数千名践行宗教信仰自由的人,数十名法轮功成员在拘留期间死亡。中共并加紧限制维吾尔穆斯林与藏人佛教徒的宗教表达与行使自由。中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而且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但却没有明确指出何谓“正常”。

该份报告也提到当局在喇荣五明佛学院、亚青寺等地,驱逐数千僧尼学员、摧毁无数居所、强迫各方接受所谓的“爱国再教育”等情况。

去年10月,美国国会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也在年度报告中指出,2017年中国人权状况全面恶化,特别是西藏境内的宗教信仰遭受严厉打压。

报告提及中共当局在打压西藏宗教自由、继续诋毁达赖喇嘛尊者的同时,控制藏传佛教转世制度,试图剥夺达赖喇嘛转世权,从而达到完全控制西藏的目的。

今年1月,人权观察发布2018年世界报告,其中指出中共当局在藏地继续严厉限制宗教、言论、行动和集会自由。六名联合国专家谴责中共对喇荣五明佛学院及亚青寺两地实施的强拆措施。报告并提及2017年初,数千藏人持中国护照前往印度参加达赖喇嘛尊者的法会,却被当局强制召回。各藏地中共官员试图没收藏人护照、威胁对出国者及其家属进行报复。

中共在最新发布的《中国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实践》白皮书中仍称:“中国将一如既往地尊重和保障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
2A3

TOP

中國大陸宗教問題 Freedom of religious in China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24602
2A3

TOP

全球56%人相信有天堂 中國無神論者比例最高
https://kairos.news/111528

根據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全球有70%人口相信有神,而全球人口最多的中國,竟也是無神論者比例最高的國家。

據《基督日報》報導,一項蓋洛普民意調查(Gallup Poll)覆蓋全球68個國家、超過66,000人,數據顯示全球信仰宗教人數比例最高的國家是泰國,有98%的人口宣稱自己有宗教信仰;最低的是中國,高達67%的中國人不相信任何宗教,只有9%中國人表示自己有宗教。

緊追中國在後的是日本,其次是斯洛文尼亞,兩國的無神論人口比例分別是29%和28%;捷克共和國和韓國的比例也較高,分別是25%和23%。

整體來看,歐洲國家仍有很大比例的宗教信仰人口。比利時和法國只有21%人口沒有宗教,瑞典跟冰島更少,只佔總人口的18%和17%。

調查還發現,全球62%的人口自稱有宗教、74%的人認為有靈魂、71%相信有神、56%的人相信有天堂、49%的人認為有地獄存在。

日前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下令剷除不合規定的教會,因此許多地下教會都遭到拆除、牧師被逮捕,教堂的十字架被摘掉。所有目的都為了壓制基督教在中國的興起。

對華援助協會(ChinaAid)主席傅希秋牧師(Bob Fu)表示,中國最高領導階層越來越擔心基督教信仰的快速增長和公開存在,以及基督徒在社會的影響力。這對共產黨帶來了政治恐慌,「因為中國的基督徒人口已遠遠超過了共產黨員」。即使如此,他們認為家庭教會仍會蓬勃發展。
EL34

TOP

「感謝黨!感謝習主席!」 中國「再教育」穆斯林 逼吃豬肉強灌酒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paper/1202358
美聯社十七日揭露中國官方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設立「再教育營」改造穆斯林的惡形惡狀,包括對穆斯林進行洗腦教育,要求穆斯林不停聲討伊斯蘭教信仰、自我批評,每天高喊「感謝黨!感謝祖國!感謝習主席!」英國「獨立報」指出,「再教育營」強逼穆斯林吃豬肉、飲酒,中國官方出版品去年六月發佈的研究報告還聲稱,「再教育營能永久治癒穆斯林」,但中國外交部對此表示「沒聽說過」。

回新疆探親遭警帶走

四十二歲的貝卡利(Omir Bekali)近日向美聯社講述他被新疆當局囚禁、改造的痛苦經歷,成為迄今有關「再教育營」內部情況最詳實的證詞。一九七六年在中國出生的貝卡利,雙親是哈薩克人和維吾爾人,他在二○○六年移居哈薩克後取得當地國籍。去年三月,貝卡利回新疆探親,數日後遭五名武裝員警從家中直接帶走。警方聲稱,貝卡利和哈薩克的旅行社合作,協助中國穆斯林獲得當地旅遊簽證,藉此逃離中國,還以「老虎凳子」吊起貝卡利的雙臂,讓他只有腳能勉強著地,然後派三個人輪流審問他,四天四夜不讓他睡覺。

貝卡利回憶,他的手腳平常會被鐵鐐銬起來和床腳綁在一起,身體無法直立也無法自由活動,睡覺時手要掛在鐵門上,「他們威脅我要把護照燒掉…要我承認危害國家安全,不然就是組織恐怖份子、煽動恐怖份子、包庇恐怖份子。」直到七月中旬,哈薩克外交官來訪,反映哈國政府關切。又過了四個月,貝卡利在哈國外交干涉下獲釋,但他並未重獲自由,再被送到「再教育營」。

傳近90萬人遭當局監禁

貝卡利說,他被送往新疆克拉瑪依市(Karamay)北部郊區的「再教育營」。當地關押約一千人,四十幾個人住一個房間,每天凌晨就要起床、唱國歌、升國旗,學習漢語和共產黨歷史,特別是中共「解放」新疆;飯前必須齊聲讚頌「感謝黨!感謝祖國!感謝習主席!」上課時則要重覆背誦「我們反對極端主義、分離主義、恐怖主義」。若拒絕照辦,就得靠牆罰站五個小時、單獨囚禁、挨餓二十四小時等。

貝卡利指出,進入「再教育營」後他一度想要自殺。去年十一月,貝卡利離開「再教育營」,十二月四日返回哈薩克。起初,貝卡利不願曝光這段經歷,以免連累家人,但當局在今年三月到四月陸續帶走他的妹妹、媽媽和爸爸,「事已至此,我也沒什麼好怕的」。

新疆「再教育營」的具體關押人數迄今未獲官方揭露。美國國務院評估,當地至少數萬人被迫接受改造。總部位於土耳其的新疆電視台則引述政府外洩文件,指出近九十萬人遭當局監禁。
EL34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