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US-India Strategic Partnership Forum (USISPF) 美國印度戰略夥伴論壇

美國代理國防部長上任 要求特別注意中國
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5599/3571423

美國代理國防部長夏納翰今天正式上任,執掌五角大廈的第一天首先就告訴同僚,他將中國視為關鍵優先事項。儘管美軍仍在敘利亞和阿富汗作戰,他要求首長們心中要牢記中國。

前任國防部長馬提斯(Jim Mattis)因與總統川普意見不合請辭後,副部長夏納翰(Patrick Shanahan)元旦開始擔任代理部長。他要求國防部高層幕僚聚焦國防戰略,凸顯了進入與俄羅斯與中國「大國競爭」的新時代。

國防部官員透露:「我們專注在目前進行的軍事行動,夏納翰代理部長則告訴整個團隊,要牢記中國、中國、中國。」

路透社報導,這位官員未多談夏納翰對中國的看法,但其他官員透露,夏納翰是五角大廈對中國立場趨於強硬的推手,這包括在2018年的國防戰略將中國列為戰略競爭對手。

五角大廈表示,夏納翰在訂定這項國防戰略扮演要角,其中點名中國和俄國是最大威脅,認為這兩個國家想「塑造符合他們獨裁模式的世界」。

美國指控中國進行軍事與經濟間諜活動,並批評中國野心勃勃的「一帶一路」計畫是以商逼政。

夏納翰在推特發出新年訊息說:「在2019年,國防戰略仍將是我們的指引。美國的軍力仍是我們的關注焦點。」

國防官員說,川普今天召開2019年首次內閣會議時,夏納翰也出席。

夏納翰曾任職波音公司(Boeing)超過30年,他未曾從軍,但自2017年7月起出任國防部副部長。他上任後首先要處理的議題是在川普上個月宣布自敘利亞撤軍後,要多快將約2200美軍撤離飽受戰火蹂躪的敘利亞。

目前還不清楚夏納翰會擔任代理部長多久,但川普與馬提斯不歡而散後,要找到能夠獲得參議院同意的接替人選恐怕相當困難。

川普承認夏納翰可能會長期擔任代理部長,而國防部代乎也為此作了準備,包括任命審計長諾奎斯特(David Norquist)暫代副部長職務。
We Are Hong Kong!

TOP

依據鄧小平, 全世界和中國大陸人民就應該要「打倒中國!」。
全世界和中國人應該要聯合對付中國!


「中國稱霸就該打倒它!」鄧小平驚人預言 隔空打臉習近平
https://www.setn.com/News.aspx?NewsID=493568

中國大陸在去年3月確定廢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也就是說,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將可無限期連任,被外界戲稱「習皇登基」,儼然就像「稱帝」一般。除了在國內鞏固自己的政權之外,中國近來更干涉他國內政,甚至頻頻對我國施壓。事實上,被普遍視為「實際的最高領導人」的已故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曾表示,若中國有朝一日成了世界大國,到處欺負別人,全世界和中國大陸人民就應該要「打倒它!」

時間推回1974年,時任副總理的鄧小平赴聯合國大會演講,表示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堅決支持一切被壓迫人民和被壓迫民族的爭取和維護民族的獨立,且反對殖民主義、帝國主義、霸權主義的鬥爭,因為這是應盡的國際主義義務。

「中國現在不是,將來也不做超級大國。」鄧小平認為,超級大國就是到處對別國進行侵略、干涉、控制、顛覆和掠奪,是一個謀求世界霸權的帝國主義國家。然而,鄧小平說,「如果中國有朝一日變了顏色,變成一個超級大國,也在世界上稱王稱霸,到處欺負人家、侵略人家、剝削人家。那麼,世界人民就應當給中國戴上一項社會帝國主義的帽子,就應當揭露它、反對它,並且同中國人民一道,打倒它。」

如今,中國就如同鄧小平所說的,到處干涉他國內政,一帶一路政策引發爭議,更介入台灣選舉、頻派軍機繞台、金錢收買我邦交國,甚至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會上,強調不承諾放棄武統,九二共識、一國兩制。現在也有越來越多國家願意在國際場合上替台灣發聲,不少學者、官員也紛紛譴責中國的行為太「鴨霸」,違反國際規範。對於鄧小平的發言,不少網友表示,「鄧小平根本是先知啊」、「隔空掌摑習近平」、「還是鄧小平聰明」、「神預測」。

鄧小平聯合國大會霸氣地反美帝霸權的講話 紀錄片 完整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pE0OLdF0nA
We Are Hong Kong!

TOP

談美印太戰略 指中國外交出問題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305/20626481

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上周三因在演講批評中國政府干預香港事務,「辣㷫」中國及香港政府,他昨日再於美國商會活動演講,除了吸引傳媒到場採訪,連中共官方通訊社新華社和特區政府亦派人到場攝錄演講內容,不過唐偉康今次改談美國在「印度──太平洋」區域貿易與投資歷史和現況,但內容仍不乏批評中國政府。

唐偉康昨日演講除吸引大批本地傳媒到場採訪,《蘋果》記者現場所見,新華社亦有派記者到場,亦發現相信是政府新聞處的記者到場拍攝唐偉康演講內容。不過,今次唐偉康演講卻以美國在印太區域貿易為主軸,他稱不少香港傳媒都將美國對印太區域未來的看法演繹成負面,其間更直指中國處理國際經濟關係時有些問題,尤其在透明度、管治及可持續發展方面。
相關新聞:中共增干預 港恐失世貿成員身份

重視公平巿場 加強對港關注
唐偉康強調,美國最重視公平巿場環境,希望商界能在一個誠實而有競爭環境下運作,又認為私營部門是推動經濟發展的最強推動力,強調最重視經濟繁榮、良好管治和安全,未來會繼續在印太區域發揮角色。

有政界中人指,唐偉康作為美國駐港總領事,他提及美國印度──太平洋的策略,反映美國政府視對港政策為其印太戰略重要一環,而印太戰略正是由美國總統特朗普在2017年亞太經合會上提出。印太戰略取代以往亞太地區說法,美國更於第二年將美軍太平洋司令部改名印太司令部,進一步顯示特朗普政府對印太戰略的重視。而美國對香港政策成為印太戰略一環,意味美國政府未來將會加強對香港事務關注,除涉及其經濟利益議題,「民主、人權同法治呢啲民主共和兩黨關心議題,更加走唔甩」。
成吉思汗 鐵木真(ᠴᠢᠩᠭᠢᠰ; ᠬᠠᠭᠠᠨ)

TOP

美智庫點名中俄威脅 轟南海霸凌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305/20626149

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於去年10月發佈《2019美軍軍力評估報告》(2019 Index of U.S. Military Strength),文章中點名中、俄兩國,視為美國最大的威脅。報告點名中俄兩國蟬聯「最大威脅」前二位,傳統基金會認為,他們對美國的威脅程度,已從「嚴重」上升至「高度」的等級。而中國已經視美國為頭號假想敵。

華空軍訓練針對美國
傳統基金會認為「中國不僅能力強大、其種種行為更具有侵略性。」報告指,中國迅速發展遠程空軍,加強轟炸機在太平洋地區的活動,很可能正在訓練打擊美國目標。於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國土安全、區域戰略等三大重要利益構成高度威脅。

報告更認為,中國在南海上有主權爭議的國際水域內,持續進行島礁軍事化工程,利用自身逐步強大的軍事力量,對鄰近的日本、菲律賓等國進行威嚇,並有霸凌的嫌疑。

人大發言人轟美:冷戰思維沒出路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305/20626150?itm_campaign=hkad_internal_link&itm_medium=internal&itm_source=hkad_web&itm_content=internal_link_2

習掌權後年年加 迴避公佈實質數字
中國軍費料破1.4萬億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305/20626148


【全國兩會】全國人大今天召開,人大發言人昨在記者會上面對中國軍費增長的「必答題」時,再次迴避公佈中國軍費預算數字。中國軍費預算自習近平掌權後一路快速飆升,2017年突破1萬億人民幣,而預計2019年此數字或將接近1.2萬億人民幣(約1.4萬億港元)。

全國人大開幕前一天的新聞發佈會是外界觀察人大的重要窗口,主要是介紹會議議程及有關安排等,並回答記者提問。自中國2017年軍費突破1萬億人民幣後,為防止外界忌憚,無論是人大的記者會還是總理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都不再提及軍費的具體數字。人大發言人張業遂在2018年,便未有按慣例透露中國軍費增長數字。今年他在回應彭博社記者關於中國國防預算問題時,仍然顧左右而言他,避談具體數字和增幅。張僅表示,縱向地看,從2016年起,中國的國防費從連續5年兩位數增長,降到了單位數。橫向比較,2018年中國的國防費佔GDP的比例約為1.3%,而同期一些主要發達國家的國防費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都在2%以上。張強調,中國有限的國防費完全是為了維護國家的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不會對其他國家構成威脅。

習近平自2012上台以來,大力推動「軍改」加大體制編制改革,強軍政策之下前三年的軍費一直以兩位數級別增長,2015年實施裁軍30萬的政策之後,軍費增幅下降至個位數級別。然而近年隨着解放軍逐漸加強構築海空軍建設,邊境爭議地區、海域危機加深,軍費增幅有可能再度上漲。

維穩費勢再破紀錄
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公佈的2018年國家軍費排名顯示,美國以6,430億美元(約5.04萬億港元)的開支遙遙領先與世界各國,而中國則以1,682億美元(約1.32萬億港元)居世界第二,沙地、俄羅斯、印度則緊隨其後。而2019年的美國國防預算將達到7,160億美元(約5.62萬億港元)。

除了對外的軍費問題,中共的公共安全開支同樣值得關注。2018年中國的維穩費近1.26萬億元人民幣(約1.47萬億港元),料在今年再有增長。由於華為間諜問題甚囂塵上,2017年通過的《國家情報法》同樣被提及,該法第七條要求中國國內任何組織和公民要「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張業遂指,該法主要是維護中國的國家安全和利益,不是為了侵害他國的安全利益。他批評美國拿《國家情報法》說事,渲染特定中國企業產品存在所謂安全風險,是以政治手段干預經濟行為。

人大會議今登場
今年的全國人大會議共持續10天,3月5日上午舉行開幕會,並聽取李克強關於政府工作報告、預算報告等。3月15日上午舉行第四次全體會議,表決各項工作報告的決議草案,表決《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草案)》。閉幕後,李克強將舉行記者會。
新華社/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
成吉思汗 鐵木真(ᠴᠢᠩᠭᠢᠰ; ᠬᠠᠭᠠᠨ)

TOP

【強國威脅】印度掟$235億 向俄租第3艘核潛艦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304/59329062

因應中國威脅,印度花235億港元向俄羅斯租第3艘核潛艦。(互聯網)

因應中國潛艦不斷出沒印度洋的威脅,印度本周可能與俄羅斯簽署協定,以30億美元(下同‧235.5億港元)租用第3艘阿古拉級(Akula class)核子動力攻擊潛艦,租期10年,預計2025年加入印度海軍。

《印度經濟時報》今天引述消息人士透露,印度與俄羅斯7日可能就印度承租潛艦簽署協定,租金約為30億美元,這將是印度繼去年以55億美元(約432.7億港元)向俄羅斯採購S-400防空飛彈系統後,再向俄羅斯採購軍備。

消息人士指出,印度準備租用的潛艦,預計在俄羅斯船廠大規模整修建造後,於2025年安裝印度本土通訊與偵測系統後,加入印度海軍服役。

印度曾向前蘇聯和俄羅斯租用兩艘同款潛艦,這艘新租用的潛艦,將命名為「查克拉三號」(Chakra III)。

這艘「查克拉三號」潛艦於2014年被俄羅斯封存,整修啟用後,將取代印度於2012年向俄羅斯租用、並將於2022年租約到期的「查克拉二號」。

印度準備租用並命名為「查克拉三號」的潛艦,是俄羅斯研製生產的第3代核潛艦。印度1988年和2012年分別向前蘇聯及之後的俄羅斯租用核子動力攻擊潛艦,並以「查克拉」命名,而「查克拉一號」早已除役。同時也在俄羅斯幫助下,自行建造可攜帶核子彈道飛彈的核潛艦「殲敵號」(INS Arihant),以因應中國和巴基斯坦的威脅。

中央社 / 《印度經濟時報》
成吉思汗 鐵木真(ᠴᠢᠩᠭᠢᠰ; ᠬᠠᠭᠠᠨ)

TOP

特朗普開貿易新戰線
美取消印度 土耳其關稅優惠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306/20626971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貿易戰開新戰線,前天宣佈將取消印度和土耳其的關稅優惠地位,其中指印度對美設不公平貿易壁壘。印度雖欲息事寧人,淡化此舉影響並稱不會報復,但總理莫迪在大選前勢為此受政敵攻擊。

印土兩國將失去的優惠,叫「普遍化優惠關稅制度」(Generalized System of Preferences,簡稱GSP),是美國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貿易優惠,對其指定類型進口貨物免收關稅。按法例,特朗普政府知會國會和有關國家的60日後,可透過總統公告正式取消其優惠地位。  

指印度設廣闊貿易壁壘

特朗普前天在知會國會領袖的信件指,美印政府密集交涉後,「印度並沒有對美國保證會讓美國貨公平和合理地進入印度市場」;至於土耳其方面,他指土國經濟「已發展和多元化」,並已從「其他發達國家的GSP計劃畢業」。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亦發表聲明,指根據GSP政策,受惠國貨物享免關稅優惠的先決條件,是要向美國提供「公平和合理的市場准入條件」,「印度卻設置廣闊的貿易壁壘,對美國商業產生了嚴重負面影響」。聲明又指土耳其人均國民收入增加、貧困率下降以及出口多樣化,證明土國經濟發展水平已較高,不應再享受發展中國家優惠。

特朗普堅持要削減美國對各國貿易逆差,經常批評印度受惠於美國零關稅優惠,卻向美國電單車等進口貨徵收高達100%關稅。此外,印度的電子商貿新法規,被指限制亞馬遜和沃爾瑪等美企做生意,美國公司也不滿印度對醫療設備的限價政策,以及要信用卡公司在印度儲存當地的交易數據。

印度是美國GSP計劃的最大受益國,一年有56.9億美元(444億港元)出口美國貨享免關稅優惠,主要是農產品、海產和手工藝品,佔對美出口額約11%,印度對美貿易順差約207億美元(1,615億港元)。  

印商業部長:不會報復

但印度商業部長瓦達萬昨淡化取消優惠影響,指印度一年從GSP受益只有1.9億美元(14.8億港元),又稱美印關係友好聯繫強,不會對美實施關稅報復措施,但工商部強調印度的關稅水平是在其對世貿承諾範圍內。另一政府官員指就算被踢出GSP,關稅率也只是從2%起,所以此舉象徵性居多,「但在大選年可能成政治議題」。

土耳其則是美國GSP計劃第五大受益國,一年有16.6億美元(129億港元)出口貨免關稅,佔對美出口額17.7%。土耳其貿易部長指,華府的計劃跟北約致力提升貿易交易相違背,有損美國中小企和製造商利益。


長期戰略夥伴 關乎經濟無情講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306/20626973

印度是美國在亞洲的長期戰略夥伴,特朗普上台後更高調提升印度在其亞洲政策的地位,以制衡中國,但一涉及經濟利益,特朗普就似乎對印度「無情講」。

特朗普政府前年起以「印太區」取代「亞太區」形容從印度到澳洲的廣泛地區,美軍去年甚至將「太平洋司令部」易名為「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明顯有意突出印度在中國包圍網的重要性。特朗普與印度總理莫迪均曾聲言,兩國要在軍事和反恐範疇上合作,穩定亞洲局勢並制衡中國。華府去年更向印度發出「一級戰略貿易授權」(STA-1),使之成為繼日本和南韓後第三個可購買美國高科技尤其是太空及防衞產品的亞洲國家。  

恐影響莫迪選情

然而,特朗普骨子裏的商人性格令他未能在貿易議題上放過印度,印度去年亦被美國徵收鋼鋁關稅,雖然美國是其最大單一貿易夥伴,但關稅對印度影響不大,從新德里政府祭出關稅報復措施但至今仍未正式實行就可見一斑。

印度雖強調美國今次取消其關稅優惠,對其經濟衝擊很小,但今年是當地的大選年,莫迪為連任定必銳意維持國家的經濟增長,而美國此舉對印度造成的經濟影響,可能成為選舉中的政治議題,甚至左右莫迪及執政右翼人民黨的選情。況且,莫迪與特朗普的個人友誼不算深厚,會面次數比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特朗普更少,難憑人情牌令特朗普「收回成命」。

120發展中國家受惠GSP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306/20626977

【話你知】「普遍化優惠關稅制度」(GSP)常與「最惠國待遇」(MFN)相提並論,但其實兩者不同。根據世界貿易組織的原則,成員國之間須互相給予MFN地位,對所有MFN國家實施的關稅要一視同仁,GSP則是讓發展中國家豁免於這原則,享有比MFN國家更加優惠的關稅稅率。

美國的GSP制度是根據《1974年貿易法》成立,為受惠國的數千種貨物取消關稅,120個受惠國包括巴西、阿根廷、烏克蘭、菲律賓和塞爾維亞等,但不包括中國。
成吉思汗 鐵木真(ᠴᠢᠩᠭᠢᠰ; ᠬᠠᠭᠠᠨ)

TOP

星國智庫學者:印太戰略2.0布局愈來愈明確
https://udn.com/news/story/6809/3845642?from=udn-referralnews_ch2artbottom

「香格里拉對話」今天登場,新加坡智庫學者今天指出,印太戰略的「優先戰區」,代表美國對印太地區戰略布局將愈來愈明確,希望把這個戰略推上2.0階段。

第18屆「香格里拉對話」(Shangri-La Dialogue)從今天起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酒店展開3天的議程。

這次對話除諸多區域安全議題外,美國代理防長夏納翰(Patrick Shanahan)將主持美國印太安全視角的全體會議,發表演說。中國防長魏鳳和更首度出席對話,說明中國在印太地區角色。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李明江指出,美國可能強調印太戰略裡有那些優先政策事項或政策領域,而非突出某一「地理區域」,否則有可能遭致負面反彈,有的地區可能認為受到忽略,也有可能逼使一些國家選邊站。因此,美國政策表述雖會強調優先戰區,但不會強調優先排序。

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莊嘉穎表示,印太戰略的「優先戰區」,其實代表美國對印太地區的戰略布局形成愈來愈明確。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助理所長、高級研究員陳剛指出,印太戰略是美國總統川普時代非常重要的全球性戰略,從今年開始會加強推進力道,也代表美國希望把印太戰略推上2.0階段,更加重視印度與太平洋地區的印太地區戰略地位。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副研究員曾蕙逸認為,優先戰區符合川普的商人性格特質,也符合美國在這一時期轉變。優先戰區只是一個比較具體的說法,補足或更豐富、具體化印太戰略的面向。

曾蕙逸指出,印太戰略主要著重在價值觀,維護現在的自由主義世界秩序,並串聯出一個區域性戰略,這區域比以前更大,印太戰略是兩個大洋之間的互通連動,這中間涉及到很多區域,包括從東北亞開始,經過台灣、東南亞、南太平洋、印度洋。

她強調,印太戰略不可避免一定要強調跨領域事務,甚至是意識型態交流,這是印太戰略能持續的核心關鍵。

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籌辦的亞洲安全會議(Asia Security Summit),又稱香格里拉對話,今年邁入第18屆。台灣與會學者專家包括前國防部長、現任中華民國高等政策研究協會秘書長楊念祖;遠景基金會執行長賴怡忠;前外交部長、現任旺旺集團副董事長胡志強等。
U52.5U4G

TOP

有機會取代中國 成未來十年大贏家的高增長亞洲國家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6%9C%89%E6%A9%9F%E6%9C%83%E5%8F%96%E4%BB%A3%E4%B8%AD%E5%9C%8B-%E6%88%90%E6%9C%AA%E4%BE%86%E5%8D%81%E5%B9%B4%E5%A4%A7%E8%B4%8F%E5%AE%B6%E7%9A%84%E9%AB%98%E5%A2%9E%E9%95%B7%E4%BA%9E%E6%B4%B2%E5%9C%8B%E5%AE%B6-012529747.html

全球勢力平衡正在變化,起碼在亞洲如是。過去數十年,中國一直是亞洲的中心。作為亞洲超級大國,中國的迅速崛起示範了向全球市場開放經濟所造成的巨大影響。

於1970年代末,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果斷實施改革政策,成為國家逐步脫離極端貧困和孤立的轉捩點,並且令中國成為僅次於美國的最強大國家。

不過,中國成為超級大國之路在差不多成功之際似乎響起了走到了盡頭警號。隨著國家受到人口急速老化,加上勞動人口開始減少所影響,負人口紅利等因素構成主要的增長障礙。

正當中國在逆境中尋求轉型之際,鄰國卻一片歡欣。不少國家,特別是南亞和東南亞國家正摩拳擦掌,準備取代中國成為全球最高增長的經濟體。部分蓄勢待發的國家可能會讓您大吃一驚。

有望登頂的五大亞洲國家
根據彭博(Bloomberg ),渣打(Standard Chartered)全球首席經濟師大衛・曼恩(David Mann)和印度主題研究主管馬杜爾・吉哈(Madhur Jha)在近期的研究文章中表示,下列五個亞洲國家於2020年代各自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將達到7%,並會推動全球增長:

印度
孟加拉
越南
緬甸
菲律賓
如果中國未能維持7%增長已經令您震驚,那麼,一般較少受到注意的孟加拉和菲律賓等國家將其取而代之,更讓人大跌眼鏡。

是甚麼推動了這幾個亞洲國家的發展呢?這些國家為甚麼值得各國留意呢?讓我們先看看越南和菲律賓。這兩個國家相距短短910哩,但發展歷史差天共地。

越南:為財富重新下定義
直至1970年代,越南仍然受戰亂和貧困所摧殘。該國之後能夠浴火重生,成為亞洲最高增長的經濟體之一,是不折不扣的奇蹟。越南政府在1986年實施革新(Doi Moi)政策,發展「社會主義主導的市場經濟」,為扭轉劣勢鋪路。時至今日,越南已經成為電子設備、鞋類和電子電路等多種產品的全球最大供應商。

北美是越南的主要出口夥伴,Nike、Adidas和Uniqlo等國際知名公司均直接在越南進行生產。當中,以智能電話巨擘三星(Samsung)獨佔鰲頭。三星在越南這個東南亞國家生產的產品佔總產值的三分之一。在中美爆發貿易戰後,蘋果(Apple)的主要組裝商富士康(Foxconn)據報亦計劃於越南開設iPhone廠,令該國坐收漁人之利。

越南的成功有賴過去十年內經濟自由、基建投資和有利投資者的外交政策日益增加。自2000年以來,越南的國內生產總值年均增長維持於6%。於2018年,該國的外商直接投資(FDI)較2017年上升9%,錄得破紀錄的191億美元,當中大部分來自日本、南韓和新加坡。

越南擁有精通科技的年輕人口,加上中產階級亦日漸增多,因此有望延續迅速增長。您可能會問,增長到底有多迅速?根據渣打的預測,越南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在2030年前會增加超過三倍,令越南國民的財富領先上述其他亞洲國家。

菲律賓:加快奔向目標
回想2011年,菲律賓經濟以3.7%的龜速增長,同時天災和全球經濟不景,令政府基建投資停滯的問題雪上加霜。

現在讓我們跳到2019年。在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全力推動進取的「大建特建(Build, Build, Build)」計劃下,亞洲開發銀行(ADB)預測菲律賓在2019年和2020年的增長率均會達到6.4%。

於2016年10月,杜特爾特實施菲律賓雄心2040(AmBisyon Natin 2040)計劃,提出十項社會經濟議程的長期願景。計劃目標包括在2022年前透過以基建投資為主的措施,將失業率由目前的約5%減少至3.5%,並在2040年前將菲律賓變成「繁榮、高復原力、中產和沒有貧窮的社會」。

杜特爾特正積極尋求外國資金實現願景,而中國已經成為他的盟友。去年菲律賓吸納的20億美元外國投資中,近半來自中國。最近,中國另行簽訂了價值121.6億美元的19份商業協議,主要推動菲律賓的製造業和能源基建發展。

隨著新加坡、日本、印尼和馬來西亞亦加入投資者行列,菲律賓人相信,政府會帶領國家邁向更美好的未來。信貸評級機構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剛將菲律賓經濟的評級上調至史上最高,似乎亦反映了菲律賓人的樂觀心態。如果最近期的報告可靠,菲律賓有望在今年成為「中高收入經濟體」,大大早於目標的2022年。由此可見,菲律賓實在不容忽視。

其他國家亦大有玄機
按照目前步伐,越南和菲律賓只需大約十年,便能追上新加坡等一眾亞洲強國。如果您對此心動,不妨也了解一下印度、孟加拉和緬甸的情況。您可能已經留意到,印度近日成為了焦點所在,但孟加拉的最新消息肯定會讓您嚇一跳,而緬甸近日的事件亦同樣使人深信,這些亞洲經濟體將會繼續帶領全球。

彭博專欄:為何要為中國企業出現更多違約做好準備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5%BD%AD%E5%8D%9A%E5%B0%88%E6%AC%84-%E7%82%BA%E4%BD%95%E8%A6%81%E7%82%BA%E4%B8%AD%E5%9C%8B%E4%BC%81%E6%A5%AD%E5%87%BA%E7%8F%BE%E6%9B%B4%E5%A4%9A%E9%81%95%E7%B4%84%E5%81%9A%E5%A5%BD%E6%BA%96%E5%82%99-105211473.html





【彭博】-- 近期,中國債券市場安靜地有些怪異。

過去一年,中國美元債券的投資者對違約已經司空見慣。早在2015年,政府開始允許部分國有企業出現債務違約,此舉雖然不易,但卻受到了歡迎,因為企業表現好壞可借此得以區分。

但自從中民投旗下美元債4月份觸發交叉違約以來,沒有出現過一個違約案例;直到上周五,這家總部在上海的公司表示,將無力償還5億美元於8月2日到期的債券。

你可以說這只是特例。這家擁有五年歷史的企業集團因對政府支持的誤讀一躍而起,因而其「隕落」速度之快也完全合理。然而,更有可能的是,中民投只是冰山一角。做好準備:還會出現更多違約。

原因在於流動性再度開始收緊。4月份,由於中國政府方面認為與美國的貿易談判取得了進展,官員們重新開始收緊信貸。

觀察最新一次政治局會議的措辭便可見一斑。在會議聲明中,「去槓桿」、「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等字樣重新出現。這與去年10月份相比可謂出現了明顯的轉變;當時,在貿易戰升級之際,有關企業債和遏制樓市的措辭被儘數剔除。

就像彭博行業研究分析師Kristy Hung和Patrick Wong詳細指出的那樣,房地產去槓桿也已全面恢復,監管機構遏制所有的融資渠道。最活躍的離岸債券發行人中國恆大上周推遲派息以留存現金。發行美元債已經成為了開發商的一個重要融資渠道,去年占非銀行融資的大約四分之一。

對於其他垃圾評級開發商而言,融資也開始收緊。7月份,泰禾集團以15%的殖利率發行了3年期債券,與2018年1月相比,殖利率翻了一番。

令情況更糟的是,境外市場低評級發行人發現,期限較長的債券需求慘淡,這也觸發了大量短期債券的發行。去年,78%的新發行債券期限在1-3年之間,2017年這一比例不到一半。此種情況令違約憂慮進一步升溫了:畢竟,支付利息要比償還本金或是債務展期容易得多。

中美貿易談判現已停滯,聯儲會幾乎肯定會在月底降息,也存在中國人民銀行將會開始放鬆政策的希望。然而,儘管政治局高層準備聚首,討論經濟政策重點,但境內債券交易員卻並不放心。10年期中國國債較同期美債殖利率差拓寬至110個基點,去年11月為26個基點。

違約這個詞本身並沒有那麼可怕。畢竟,評估信貸風險是債券投資者的責任。正如筆者先前寫道的那樣,真正可怕的是顆粒無收。要是連本金都收不回來,15%的票息也就沒有那麼有吸引力了。

(Shuli Ren是彭博專欄作者,重點關注亞洲市場。本專欄並不代表彭博編輯委員會或彭博有限合伙企業及其所有者的觀點。)

原文標題Why We Should Get Ready for More Chinese Defaults: Shuli Ren
12AX7.ECC83

TOP

【中澳角力】澳洲總理支持特朗普 取消中國發展中國家地位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924/60080577

澳洲總理莫理森(Scott Morrison)23日在美國發表重要外交政策演說,指當前全球貿易法規已「不合時宜」,必須調整,以因應中國作為已開發經濟體的新地位。此番言論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立場一致。  

路透社報道,莫理森指出,過去國際社會與中國打交道,幫助這個國家經濟增長,如今必須要求第2大經濟體中國的貿易關係更公開透明,以及在因應氣候變遷方面承擔更重大的責任。  

他在美國智庫「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發表演說時稱:「全球的國際機構必須調整他們對中國的設定,以認可中國的新地位。」莫理森所指中國的新地位,就是「新的已開發經濟體」。  

莫理森還說,全球貿易法規「已不合時宜」,且就某些情況來說,這些法規「是為了另一個時代下一個完全不同的經濟而設計,一個如今根本就不再存在的時代。」  

把中國視為新的已開發經濟體,將不同於北京自認為發展中經濟體。世界貿易組織(WTO)規定,開發中經濟體將享有更多優惠待遇,例如有較長的時間落實與WTO達成的協議。  

莫理森的言論使得澳洲和美國站在同一陣線,特朗普已發起取消中國發展中國家地位的運動。特朗普去年4月7日在twitter發文稱,中國是個「強大的經濟強權」,取得「龐大的優惠與優勢,特別是相對於美國而言」。  

澳洲與中國的雙邊貿易,自2015年簽署貿易協定以來持續成長,並在去年達到1,830億澳元(約9,755億港元)的新高紀錄,但兩國關係仍不時陷入緊張。  

2017年12月,時任澳洲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指控中國干涉內政,加上澳洲去年禁止中國電訊巨擘華為參與國內5G網絡建設,令兩國關係惡化。
5AR4.GZ34

TOP

美國防部改組 針對中國增設獨立部門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realtime/article/20191003/60111443
美國國防部印太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周二表示,國防部必須持續謹慎面對中國帶來的挑戰,因此已於今年6月進行改組,將中國從原本的東亞區域獨立出來,在原本三名副助理部長之外,再新增一人,帶領專為中國獨設的新策略辦公室。

美國國防部原有三名副助理部長,作為國防部非軍事的民間議題顧問,一人負責中亞和中東,一人負責東南亞、印度、澳紐,一人負責日韓中台。今年6月後,增設一名對中國事務的副助理部長,統整與協調美國各部門對中政策、軍事安全等意見,是國防部長對「所有中國事務」的主要顧問。

首任對中事務的副助理部長為斯布拉嘉(Chad Sbragia),懂中文,曾任美國海軍陸戰隊的中國研究組主任,自2011年至2018年擔任美軍印太司令部中國戰略組副主任;服役於陸戰隊期間,以武官身分派駐中國,領導雙邊談判,協助恢復美中軍事電話通訊聯絡。

美國軍事媒體《國防新聞》報道,薛瑞福表示,增設對中國事務組,是他審慎衡量後做出的決定。該組對外任務,是協助和維持與中國的軍事關係,擔任兩國之間的「維穩力量(stabilizing force)」;對內則必須幫助國防部協調跨部門策略,推動實施「國防戰略報告」(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中的事項。美國國防部去年年初公布的國防戰略報告中,將中國大陸視為戰略競爭對手,將與中國、俄羅斯的長期戰略競爭列為優先事項。

「國防戰略報告」起草人之一的國防部前副助理部長柯伯吉(Elbridge Colby)稱讚,為中國事務獨立設辦公室,是一項進步,能使其他辦公室專心處理及加深與日韓、澳洲等國之間的關係;曾任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印太司令部前身)前司令顧問的塞耶茲(Eric Sayers)亦指,將東亞其他地區從美中軍事競爭中釋放出來,有利整合亞太地區部署。

不過,曾於奧巴馬政府時期擔任國防部前副部長的盧努瓦(Michèle Flournoy)認為,國防部遇到問題時,總是慣於針對問題設立一個新框架,創造出新漏洞。新的對中策略辦公室,可能過度執著於中國,忽略其他潛在盟國能對中國造成的影響;同為奧巴馬時期的國防部前副助理部長卡林(Mara Karlin)則懷疑,新辦公室能否和其他同級的國防單位保持同調。

增設副助理部長後,國防部目前有21個同級別職務,但特別為單一國家設立該要職與國防單位的情況,僅有中國。改組之後,東南亞和東亞地區工作也打破地緣關係,旨在使關係較密切的國家,例如日本和澳洲,能形成更緊密聯盟。

【鱷王觀點】達利奧料美國對華制裁進一步擴大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m/finance/realtime/article/20191003/60112043
全球最大型對沖基金橋水創辦人達利奧(Ray Dalio)昨日在LinkedIn發文表示,美國討論限制美國公司在中國投資的建議,意味將加大對中國的行動。

他表示,中國的崛起使現有美國作為世界大國的地位遇挑戰,甚至在不同的議題上引發更多衝突,歷史亦闡明,衝突一般會以貿易戰、資產戰、科技戰,以及地緣政治等四種形式出現。關於資產和貨幣戰,美國總統有能力單方面切斷資金流向中國,同時可以凍結向中國的債務支付,甚至可以透過制裁禁止非美國金融機構和中國的交易,並指這些可能性都必定會被考慮,所以建議限制美國公司在中國投資,令其認為美國將會對中國有更進一步的動作。

他補充,上述方法就如上世純30年代末至40年代初,美國總統行使《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凍結日本資產和禁運石油至日本。他又指,目前世界各國逐漸要選擇與美國或中國同盟,一旦要作出選擇,該國一般會在經濟和軍事上作考量,惟經濟學傾向與中國保持一致,因為中國在經濟上的貿易規模更大,資本流入也更大,對他們而言更為重要。若美國願意使用軍事支持,便會對美國有利,但美國對他們的支持非常值得懷疑,並指相對於美國,中國自身的軍事能力正在提高,尤其是在亞洲,所以中國在很大程度上贏得尤在亞洲的地緣政治戰。

在投資方面,他在8月接受外媒訪問時指現時是投資者加大對內地股市投資的好時機,認為不應錯失機會。他一直看好中國市場,形容中美間的衝突為自然發展,因為中國正在增長和擴展,而且不同於歷史上一些掘起的勢力,宏觀風險和恐懼為投資者製造了機會。

他說,股票市場、債券市場以及風險資本是中國的投資機會,中國目前已承諾進一步向外國參與者開放金融市場,譬如MSCI於2月份進一步提高了A股在新興市場指數中的比重,並認為中國的風險比其他市場少或不多於,承認中國未如發達國家般有完善的監管制度,但亦提供了投資機會。
noChina!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