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US-India Strategic Partnership Forum (USISPF) 美國印度戰略夥伴論壇

有機會取代中國 成未來十年大贏家的高增長亞洲國家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6%9C%89%E6%A9%9F%E6%9C%83%E5%8F%96%E4%BB%A3%E4%B8%AD%E5%9C%8B-%E6%88%90%E6%9C%AA%E4%BE%86%E5%8D%81%E5%B9%B4%E5%A4%A7%E8%B4%8F%E5%AE%B6%E7%9A%84%E9%AB%98%E5%A2%9E%E9%95%B7%E4%BA%9E%E6%B4%B2%E5%9C%8B%E5%AE%B6-012529747.html

全球勢力平衡正在變化,起碼在亞洲如是。過去數十年,中國一直是亞洲的中心。作為亞洲超級大國,中國的迅速崛起示範了向全球市場開放經濟所造成的巨大影響。

於1970年代末,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果斷實施改革政策,成為國家逐步脫離極端貧困和孤立的轉捩點,並且令中國成為僅次於美國的最強大國家。

不過,中國成為超級大國之路在差不多成功之際似乎響起了走到了盡頭警號。隨著國家受到人口急速老化,加上勞動人口開始減少所影響,負人口紅利等因素構成主要的增長障礙。

正當中國在逆境中尋求轉型之際,鄰國卻一片歡欣。不少國家,特別是南亞和東南亞國家正摩拳擦掌,準備取代中國成為全球最高增長的經濟體。部分蓄勢待發的國家可能會讓您大吃一驚。

有望登頂的五大亞洲國家
根據彭博(Bloomberg ),渣打(Standard Chartered)全球首席經濟師大衛・曼恩(David Mann)和印度主題研究主管馬杜爾・吉哈(Madhur Jha)在近期的研究文章中表示,下列五個亞洲國家於2020年代各自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將達到7%,並會推動全球增長:

印度
孟加拉
越南
緬甸
菲律賓
如果中國未能維持7%增長已經令您震驚,那麼,一般較少受到注意的孟加拉和菲律賓等國家將其取而代之,更讓人大跌眼鏡。

是甚麼推動了這幾個亞洲國家的發展呢?這些國家為甚麼值得各國留意呢?讓我們先看看越南和菲律賓。這兩個國家相距短短910哩,但發展歷史差天共地。

越南:為財富重新下定義
直至1970年代,越南仍然受戰亂和貧困所摧殘。該國之後能夠浴火重生,成為亞洲最高增長的經濟體之一,是不折不扣的奇蹟。越南政府在1986年實施革新(Doi Moi)政策,發展「社會主義主導的市場經濟」,為扭轉劣勢鋪路。時至今日,越南已經成為電子設備、鞋類和電子電路等多種產品的全球最大供應商。

北美是越南的主要出口夥伴,Nike、Adidas和Uniqlo等國際知名公司均直接在越南進行生產。當中,以智能電話巨擘三星(Samsung)獨佔鰲頭。三星在越南這個東南亞國家生產的產品佔總產值的三分之一。在中美爆發貿易戰後,蘋果(Apple)的主要組裝商富士康(Foxconn)據報亦計劃於越南開設iPhone廠,令該國坐收漁人之利。

越南的成功有賴過去十年內經濟自由、基建投資和有利投資者的外交政策日益增加。自2000年以來,越南的國內生產總值年均增長維持於6%。於2018年,該國的外商直接投資(FDI)較2017年上升9%,錄得破紀錄的191億美元,當中大部分來自日本、南韓和新加坡。

越南擁有精通科技的年輕人口,加上中產階級亦日漸增多,因此有望延續迅速增長。您可能會問,增長到底有多迅速?根據渣打的預測,越南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在2030年前會增加超過三倍,令越南國民的財富領先上述其他亞洲國家。

菲律賓:加快奔向目標
回想2011年,菲律賓經濟以3.7%的龜速增長,同時天災和全球經濟不景,令政府基建投資停滯的問題雪上加霜。

現在讓我們跳到2019年。在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全力推動進取的「大建特建(Build, Build, Build)」計劃下,亞洲開發銀行(ADB)預測菲律賓在2019年和2020年的增長率均會達到6.4%。

於2016年10月,杜特爾特實施菲律賓雄心2040(AmBisyon Natin 2040)計劃,提出十項社會經濟議程的長期願景。計劃目標包括在2022年前透過以基建投資為主的措施,將失業率由目前的約5%減少至3.5%,並在2040年前將菲律賓變成「繁榮、高復原力、中產和沒有貧窮的社會」。

杜特爾特正積極尋求外國資金實現願景,而中國已經成為他的盟友。去年菲律賓吸納的20億美元外國投資中,近半來自中國。最近,中國另行簽訂了價值121.6億美元的19份商業協議,主要推動菲律賓的製造業和能源基建發展。

隨著新加坡、日本、印尼和馬來西亞亦加入投資者行列,菲律賓人相信,政府會帶領國家邁向更美好的未來。信貸評級機構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剛將菲律賓經濟的評級上調至史上最高,似乎亦反映了菲律賓人的樂觀心態。如果最近期的報告可靠,菲律賓有望在今年成為「中高收入經濟體」,大大早於目標的2022年。由此可見,菲律賓實在不容忽視。

其他國家亦大有玄機
按照目前步伐,越南和菲律賓只需大約十年,便能追上新加坡等一眾亞洲強國。如果您對此心動,不妨也了解一下印度、孟加拉和緬甸的情況。您可能已經留意到,印度近日成為了焦點所在,但孟加拉的最新消息肯定會讓您嚇一跳,而緬甸近日的事件亦同樣使人深信,這些亞洲經濟體將會繼續帶領全球。

彭博專欄:為何要為中國企業出現更多違約做好準備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5%BD%AD%E5%8D%9A%E5%B0%88%E6%AC%84-%E7%82%BA%E4%BD%95%E8%A6%81%E7%82%BA%E4%B8%AD%E5%9C%8B%E4%BC%81%E6%A5%AD%E5%87%BA%E7%8F%BE%E6%9B%B4%E5%A4%9A%E9%81%95%E7%B4%84%E5%81%9A%E5%A5%BD%E6%BA%96%E5%82%99-105211473.html





【彭博】-- 近期,中國債券市場安靜地有些怪異。

過去一年,中國美元債券的投資者對違約已經司空見慣。早在2015年,政府開始允許部分國有企業出現債務違約,此舉雖然不易,但卻受到了歡迎,因為企業表現好壞可借此得以區分。

但自從中民投旗下美元債4月份觸發交叉違約以來,沒有出現過一個違約案例;直到上周五,這家總部在上海的公司表示,將無力償還5億美元於8月2日到期的債券。

你可以說這只是特例。這家擁有五年歷史的企業集團因對政府支持的誤讀一躍而起,因而其「隕落」速度之快也完全合理。然而,更有可能的是,中民投只是冰山一角。做好準備:還會出現更多違約。

原因在於流動性再度開始收緊。4月份,由於中國政府方面認為與美國的貿易談判取得了進展,官員們重新開始收緊信貸。

觀察最新一次政治局會議的措辭便可見一斑。在會議聲明中,「去槓桿」、「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等字樣重新出現。這與去年10月份相比可謂出現了明顯的轉變;當時,在貿易戰升級之際,有關企業債和遏制樓市的措辭被儘數剔除。

就像彭博行業研究分析師Kristy Hung和Patrick Wong詳細指出的那樣,房地產去槓桿也已全面恢復,監管機構遏制所有的融資渠道。最活躍的離岸債券發行人中國恆大上周推遲派息以留存現金。發行美元債已經成為了開發商的一個重要融資渠道,去年占非銀行融資的大約四分之一。

對於其他垃圾評級開發商而言,融資也開始收緊。7月份,泰禾集團以15%的殖利率發行了3年期債券,與2018年1月相比,殖利率翻了一番。

令情況更糟的是,境外市場低評級發行人發現,期限較長的債券需求慘淡,這也觸發了大量短期債券的發行。去年,78%的新發行債券期限在1-3年之間,2017年這一比例不到一半。此種情況令違約憂慮進一步升溫了:畢竟,支付利息要比償還本金或是債務展期容易得多。

中美貿易談判現已停滯,聯儲會幾乎肯定會在月底降息,也存在中國人民銀行將會開始放鬆政策的希望。然而,儘管政治局高層準備聚首,討論經濟政策重點,但境內債券交易員卻並不放心。10年期中國國債較同期美債殖利率差拓寬至110個基點,去年11月為26個基點。

違約這個詞本身並沒有那麼可怕。畢竟,評估信貸風險是債券投資者的責任。正如筆者先前寫道的那樣,真正可怕的是顆粒無收。要是連本金都收不回來,15%的票息也就沒有那麼有吸引力了。

(Shuli Ren是彭博專欄作者,重點關注亞洲市場。本專欄並不代表彭博編輯委員會或彭博有限合伙企業及其所有者的觀點。)

原文標題Why We Should Get Ready for More Chinese Defaults: Shuli Ren
12AX7.ECC83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