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國際刑事法院(ICC)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本主題由 后太禧慈 於 2018-9-12 02:05 設置高亮

國際刑事法院(ICC)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美司法部發聲明轟歧視阻入讀 
撐亞裔生告哈佛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80901/20489318

國際法庭敢在美國頭上動土?美國揚言制裁
https://udn.com/news/story/6811/3359651

美恐嚇國際刑事法院 勿查美軍阿富汗罪行
稱侵犯主權 揚言制裁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80912/20497492


美國向國際刑事法院(ICC)下戰書,揚言ICC若正式調查駐阿富汗美軍涉干犯戰爭罪行,將受到美國制裁,另關閉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駐華盛頓辦事處,原因之一是巴人自治政府早前要求ICC調查以色列在加薩地帶的軍事活動。分析認為,華府若動真格制裁ICC,將是對ICC的致命一擊,相信威權國家如俄羅斯和中國會無任歡迎。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前日在一保守派法律團體活動上致辭,是他4月上任後首次正式發表演說,其間指ICC或隨時開始正式調查美軍及情報人員在阿富汗的活動,警告ICC一有針對美國及其盟友的行動,美國就會禁止其法官及檢察官入境,沒收他們在美國金融體系內的資產,並在美國司法制度下檢控他們,又指任何協助ICC調查美國人的公司或國家亦要付出同等代價,「美國會以一切所需手段保護自己和盟友的公民」,絕不任ICC魚肉。

擬通過聯合國制衡ICC
博爾頓又對ICC窮追猛打,指之侵犯美國主權兼無王管,是「無用、不可理喻且明顯專橫危險」的機構,在阿富汗或其他政府均未提出要求下調查「毫無根據」的指控,美國將簽訂更多有約束力的雙邊協議,以防其他國家向ICC交出美國人,同時考慮透過聯合國安理會制衡ICC權力,確保ICC不可向美國人行使司法權,「我們不會與ICC合作,不會支援它,亦肯定不會加入它,就讓它自生自滅」。

ICC首席檢察官賓蘇達2012年上任後,關注阿富汗戰爭的非法殺戮、非法拘留、強行引渡、虐待情況。美國雖不是ICC成員國,但經常在ICC訴訟符合本國利益時表達支持。博爾頓又強調美國「不會容許ICC或其他機構約束以色列的自衞權」,事關巴人政府5月要求ICC就以色列官員涉干犯戰爭及反人道罪行、政府涉實行種族隔離政策調查,美國國務院指此舉違反巴勒斯坦在美設辦事處的條款。ICC在2015年評估過以巴領土內相關罪行,但無開始可進行起訴的調查。

特倘廢ICC 中俄得益
對於博爾頓的抨擊,ICC強調它是獨立公正、獲123個成員國支持的機構,揚言會「無畏無懼」按法治原則辦事。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主席薩馬爾指美國攻擊ICC,會令幹下暴行的人更大膽和拖長阿富汗戰事。

英國《衞報》專欄作家蒂斯德爾指,博爾頓的言論是特朗普政府至今對ICC最具破壞力的攻擊,亦令特朗普廢除ICC的願望昭然若揭,而因烏克蘭問題而面對ICC初步調查的俄羅斯,以及在南海及台灣橫行的中國亦會獲放生。
英國《衞報》/美國《紐約時報》
KT120

TOP

國際刑事法院(英語: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常縮寫作:ICC或ICCt;法語:Cour Pénale Internationale)成立於2002年,位於荷蘭海牙,工作語言為英語和法語。其主要功能是對犯有滅絕種族罪、危害人類罪、戰爭罪、侵略罪的個人進行起訴和審判。國際刑事法院成立的基礎是2002年7月1日開始生效的《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因此該法院僅對規約生效後的前述四種國際罪行有管轄權。但是實際上,國際刑事法院暫時還不能對侵略罪行使管轄權。2012年6月12日,國際刑事法院成員國在坎帕拉通過《羅馬規約》關於侵略罪的修正案,修正案規定了侵略罪的定義,侵略罪認定權問題上賦予聯合國安理會首要責任,即如果安理會在獲得提交案件後的6個月內未作出裁定,國際刑事法院檢察官可在該院預審庭批准後獨自就侵略罪展開調查;與會的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則認為,侵略罪的認定應是安理會的專屬權利。[2]

國際刑事法院對成員國的公民或組織具有管轄權,或者對聯合國安理會正式通過決議交由國際刑事法院司法管轄的情形。

到2010年6月,已經有114個國家加入了《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成為國際刑事法院的成員國;另外有37個國家簽署了該規約,但是並未得到各自國家立法機構的批准。值得注意的是,作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的中國、俄羅斯和美國,以及以色列,均未加入該規約。(其中,美國曾在2000年12月31日簽署《羅馬規約》,但在國會批准前取消簽署。)
KT120

TOP

ICC(國際刑事法院)
http://cusp.hk/?p=7340

在剛剛過去的非洲聯盟(AU)週年大會中(成員國有55個非洲國家),他們通過了一條無約束力的議案,要求各成員國退出國際刑事法院(ICC)。非洲聯盟要求退出的原因主要是非洲國家認為他們受到ICC的不公平對待,ICC成立以來所調查的個案十居其九都是與非洲國家有所關連,但對屢屢發起戰禍的歐美強國卻絲毫不動。

因此,早於去年十月起,三個非洲國家:蒲隆地(Republic of Burundi)、岡比亞(The Gambiai)與南非(South Africa)早已分別申請退出ICC,其中前兩者正被ICC初步調查,但相關退出申請要在一年後才會生效。

ICC is?

國際刑事法庭成立是源於1989年開始簽署的《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條例訂明當簽署國家達到60個,國際刑事法院便可成立。2002年,《羅馬規約》正式生效。ICC設於荷蘭海牙,15名法官來自5個不同地區。十多年來,ICC對十個國家開展過正式調查。要開展調查有3種途徑:
1.當地政府主動要求介入
2.聯合國安理會轉介個案
3.ICC檢察官主動展開調查,但須先由法官小組首肯

ICC調查中的國家:

2003 剛果 當地向ICC主動邀請調查

2004 烏干達 當地向ICC主動邀請調查

2005 達爾富爾(蘇丹) 由聯合國安理會轉介

2007 中非共和國(I) 當地向ICC主動邀請調查

2010 肯亞 ICC主動調查

2011 利比亞 由聯合國安理會轉介

2011 象牙海岸 ICC主動調查

2013 馬里 當地向ICC主動邀請調查

2014 中非共和國(II) 當地向ICC主動邀請調查

2016 格魯吉亞 ICC主動調查

*國際刑事法院的管轄權只限於《羅馬規約》的締約國,當非締約國提出要求時亦可作出調查。而聯合國安理會的轉介個案則不受管轄權所限。

在上述被調查的國家中,極大部分都是非洲國家,就算是僅有的歐洲國——格魯吉亞,也不在世界的權力中心之列。而過往被ICC判決的39名罪犯,更全部為非洲人。但事實上,西方國家在不同地方發起戰爭,所造成的創傷比起非洲國家之間內戰,甚至種族屠殺有過之而無不及。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根據Lancet surveys在入侵伊拉克一事進行的調查,戰爭中死亡人數高達60萬,戰爭的亂局遺禍至今。可是,現時ICC與歐美國家拉上關係的,就只有對英國在伊拉克的軍事行動的初步調查。

所以,非洲聯盟對ICC的指控是否準確?縱使非洲的調查個案較多,但無可否認ICC調查的非洲個案並非子烏虛有。真正的問題是在現行制度下,很多非洲以外的國家根本不受ICC規管,即使ICC有心規管,也無能為力,因此也談不上是蓄意針對非洲國家。

1.拒絕簽署

首先,並非所有國家都有簽署《羅馬規約》。現時仍有70多個未簽署,或簽署後國內未有批准實行的國家,當中包括中國、美國、俄羅斯、以色列與一些中東國家,他們因而不受ICC規管。情況猶如《京都議定書》等國際條約:一些國家因不願意承擔責任而拒絕簽署。

2.司法、執法權

ICC的調查依賴受調查國家的司法、執法系統提供協助,一旦相關部門不願意合作,ICC就如無牙老虎。2010年,ICC調查2008年肯亞大選後一連串全國暴力事件,並起訴干犯反人道罪的總統烏胡魯•肯雅塔(Uhuru Muigai Kenyatta),但最後卻因肯亞政府拒絕配合而被逼撤銷對總統的控罪。

3.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否決權

聯合國安理會可以轉介個案予ICC作出調查,上文亦提及部分例子,但當中亦有不少失敗的例子。聯合國大會曾經就受爭議的以色列擴建屯墾區(以色列殖民至以巴雙方有爭議的佔領區,破壞了巴人土地的完整性)、敘利亞內戰(持續至今依然未曾完結,死亡人數達47萬)等個案提出轉介予ICC調查,但這些提案都在安理會投票中遭到常任理事國否決。現存制度下,只要5個常任理事國(中、美、俄、英、法)中其中一個運用否決權就不能通過提案,不難想像當牽涉到相關國家及其利益集團時,調查便會被否決。

以美國與以色列為例,他們亦曾經簽署《羅馬規約》,但國會在ICC成立前已表示永遠不會通過該規約,加上美國在聯合國安理會中的否決權,與司法、執法系統不願意合作之下,ICC亦無法主動作出調查。換而之,兩國的任何的舉動在現行制度都不會受ICC的干預。

改革是必須,但困難重重

人權監察等國際組織對非洲國家集體離開ICC感到憂慮,認為此舉令非洲人權狀況響起警號。但在非洲聯盟聲言退出ICC之際,尼日利亞和塞內加爾表明會堅持留在ICC,並表示法院才是保障公正的國際機制。尼日利亞外交部發言人表示:「只有通過共同努力,我們才能確保法院能有效履行職能,忠實為人類服務。」

2月中,受國際關注的岡比亞政府前總統終於下台,並逃到未有簽署《羅馬規約》的赤道幾內亞(Equatorial Guinea)避難。隨著新政府上場,新總統取消離開ICC的決定。依現今情況而言,非洲國家集體退出ICC機會較低。雖然非洲聯盟表示希望藉此機會推動ICC改革,但一天不解決國際之間權力不對等的問題,ICC只可以處理弱勢國家,令他們的認受性繼續成疑。奈何大國們有不同的借口,就如不容許別國干預內政,至今仍然不願意簽署《羅馬規約》。我們很難想像那些大國會容許自己被審判,更何況透過ICC彰顯公義?
KT120

TOP

國際刑事法院增設侵略罪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80718/s00014/1531851510348

國際刑事法院(ICC)昨正式設立侵略罪,意味着當某一國家以武力威脅其他國家的「主權、領土完整或政治獨立」時可被起訴。ICC成立以來一直有聲音促就侵略起訴,ICC去年12月通過今年7月17日啟動對侵略罪的司法管轄權,不過罪名沒有追溯力,即不能就美英2003年入侵伊拉克控告兩國領袖。另外,目前只有35個國家確認有關侵略罪的修訂,即只有35國的領袖會因為發動戰爭被起訴。不過即使沒有確認該罪行,聯合國安理會亦可以將個案轉介至ICC審理,但轉介可能被安理會成員國否決。
KT120

TOP

聯合國國際法庭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ICJ)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30261&extra=page%3D1
KT120

TOP

不滿國際法院裁定 美國退出《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
http://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832300-%E5%9C%8B%E9%9A%9B-%E4%B8%8D%E6%BB%BF%E5%9C%8B%E9%9A%9B%E6%B3%95%E9%99%A2%E8%A3%81%E5%AE%9A+%E7%BE%8E%E5%9C%8B%E9%80%80%E5%87%BA%E3%80%8A%E7%B6%AD%E4%B9%9F%E7%B4%8D%E5%A4%96%E4%BA%A4%E9%97%9C%E4%BF%82%E5%85%AC%E7%B4%84%E3%80%8B

美國再次退出國際協議,並批評國際法院被政治化。伊朗和巴勒斯坦針對美國政策向國際法院提出控訴後,特朗普政府決定退出《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中,涉及國際法庭管轄問題的協議書。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說,巴勒斯坦向國際法庭提出,指美國把以色列大使館搬往耶路撒冷,違反《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要求國際法庭裁定搬遷大使館是非法行為,勒令美國使館撤出耶路撒冷,並承諾日後不會再這樣做,總統特朗普因而決定退出《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中,涉及國際法庭的有關議定書。博爾頓批評這個聯合國主要司法機關「政治化且無能」,同時宣布,美國將複查所有可能將美置於國際法院管轄之下的國際條約。

但博爾頓強調,美國依然是公約的締約國,希望其他國家遵守公約規定的國際義務,而美國拒絕接受國際法庭的裁決,是因為法庭已被政治化。

位於荷蘭海牙(The Hague)的國際法院早前裁定,美國違反在1955年同伊朗簽署的友好條約,要求美國立即停止針對伊朗人道物資及民航安全的制裁。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隨後宣佈終止條約。美國退出《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中涉及國際法庭的有關協議書後,美國已退出了兩項國際條約。
路人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