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好書推介] 中共情報組織與間諜活動

中共情報組織與間諜活動

中共情報組織與間諜活動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98460?loc=P_asb_009

若非共諜滲透國府黨政軍機要職位,中共豈能取得政權?
  情報工作,一人可以興邦,也可以毀國!
  透視中共情報組織及其間諜活動,探究如何強化臺灣防禦戰線!

  色誘、策反,互相滲透;國共間諜纏鬥數十年,勝負如何?公安與國保、聯參情報局與政治聯絡局,中共內部情報組織又是如何分工?

  中國共產黨建黨之初,就自認是一個秘密組織,將黨的活動稱為「秘密工作」,「以黨領情(情報)」。自1927年412事件國民黨清黨,蘇聯便扶翼中共成立特務機構,毛時代更徹底運用情報系統對抗國府。文革時期,中共對臺滲透工作一度陷於癱瘓,但在毛澤東死亡和鄧小平復出後,對臺工作已全面恢復,且於臺灣解嚴和兩岸開放交流後,更趨積極加強對臺之間諜活動。

  從事情報工作35年的軍事情報局前中將副局長翁衍慶,在本書揭開中共的「隱蔽戰線」,從黨政軍三線詳述自毛時代至習時代,中共特務機構諸如中央特科、政治保衛局、中央社會部、中央調查局、中央情報部、中央調查部、國安部、公安部國家保衛局、新編聯合參謀部情報局、戰略支援部隊網絡空間作戰部隊、軍委政治工作部聯絡局、國家安全委員會等演變過程,以及中共著名的間諜工作實例、國府情報機構與中共鬥爭的著名事蹟,全方位認識中共情報組織!

本書特色

  從事情報工作35年,軍事情報局前中將副局長翁衍慶揭開中共「隱蔽戰線」,全面剖析百年來中共黨政軍三線情報系統!
We Are Hong Kong!

TOP

導讀

【01】四一二國民黨清黨 蘇聯扶翼中共成立特務機構
一、 中共中央特科 令人恐怖的特務和暗殺機關
二、 臥底中調機要 關鍵時刻拯救了滬中共中央
三、 設政治保衛局 取代特科之情報及保衛任務

【02】國共二次合作期間 中共先後組建三個情報機構
一、 抗日戰爭爆發 成立中央社會部專責抓國特
二、 毛澤東為固權 親自兼任中共中央調查局長
三、 設中央情報部 統一黨政軍的戰略情報機關
四、 滲透胡宗南部 中共中央因後三傑倖免被殲

【03】中央人民政府成立 中共情報機構歷經多次改組
一、 撤中央社會部 業務劃撥政務院和中央軍委
二、 情報機關大權 再回歸中共中央成立調查部

【04】國安部被江派掌控 成為中共各部會貪腐重災區
一、 再改組中調部 與公安一局合併成立國安部
二、 國安部喜色誘 策反各國及國府官員做內線
三、 短命部長凌雲 愛將逃美揭爆中情局內共諜
四、 賈春旺許永躍 兩位高幹子弟把持國安大權
五、 耿惠昌做不好 陳文清出任部長整頓國安部

【05】公安部國家保衛局 骨幹流失乘香港回歸再崛起
一、 國保局逆轉勝 陳芳芳扭轉乾坤媲美國安部
二、 國安公安惡鬥 習近平強勢整頓兩部之人事

【06】軍事系統情報機構 情報局聯絡局戰略支援部隊
一、 原總參第二部 成為新編聯合參謀部情報局
二、 原總參技偵部 編為戰支網路空間作戰部隊
三、 原總政聯絡部 改名軍委政治工作部聯絡局

【07】中共中央情報機構 中聯部統戰部任務重點不同
一、 黨的情報機構 中聯部韓朝處長被南韓收買
二、 統戰部新策略 對臺重心青年一代基層一線

【08】設國家安全委員會 訂頒新國安法確保以黨領情
一、 兼國安委主席 習近平掌控黨政軍情治大權
二、 制頒新國安法 賦予國安委以黨領情之法源
三、 制訂反間諜法 取代原國安法擴張執法權力
四、 頻頒國安法律 引起國際的關注和人道疑慮

結語
附錄
We Are Hong Kong!

TOP

導讀

中國共產黨建黨之初,就自認是一個秘密組織,將黨的活動稱為「秘密工作」。周恩來被中共譽為「我黨隱蔽戰線的主要創始人與卓越領導者」,他曾說:「有了黨,就有黨的情報保衛工作」。中共情報機構至今仍自詡:「中國共產黨的隱蔽戰線工作伴隨著黨的誕生而誕生,伴隨著黨的勝利而勝利」。所謂「隱蔽戰線」就是中共對情報工作的稱呼。

國共鬥爭數十年,中共數度瀕臨滅亡,都依賴特務活動,成功打進國民黨和國軍擔任機要祕書的特務,蒐獲情治單位搜捕和國軍剿共計劃等情報,得以及時將中共中央迅速轉移,脫離險境,倖免被破壞或被殲滅。

一九二七年十月中共在上海成立「中央特科」,派遣共諜錢壯飛打進國民黨中央擔任「調查科」主任的機要秘書。他因偷譯須主任「親譯」的電文,得知「中央特科」負責人顧順章在武漢被捕反正情報,緊急通報周恩來。上海中共中央於一日之間全面轉移,致「調查科」搜捕時,已是人去樓空。周恩來在中共建政後承認如果沒有錢壯飛,中共的歷史將被改寫。

國軍對盤踞贛南的共軍進行第五次圍剿前,中共派遣特務潘文郁,打進張學良身邊擔任機要秘書,蒐集國軍情報。一九三四年十月,共軍長竄前,潘文郁將國軍剿共軍事行動等機密原件,密報中共中央,共軍因而能夠及時擺脫國軍圍剿險境。

一九三五年中共竄抵陜北,蔣介石成立「西北剿共總司令部」兼任總司令,實際由副總司令張學良負責剿共任務,並由西北軍楊虎城配合圍剿。中共透過「統戰策反」手段,先與楊虎城建立秘密合作關係。再利用俘虜之東北軍團長高福源向張學良轉達中共願與東北軍「聯合抗日」意見。一九三六年四月周恩來與張學良達成「雙方停戰、通商」等協議。

這時共軍兵力僅剩兩萬餘人,張學良則擁有十五倍於中共的兵力,若張有心剿共,輕易可殲滅中共,國共歷史勢將徹底改寫。但張、楊二人受到周恩來蠱惑操控,不思剿共,反而供應中共糧械,以大事小,終於導致一九三六年十二月「西安事變」,中共再次免於滅亡危機,並趁國共第二次合作和抗戰之機,發展壯大。

抗戰八年,胡宗南將軍屯軍西北。中共於一九三七年派遣共諜熊向暉打入胡宗南部,擔任胡的侍從副官兼機要秘書。一九四三年「共產國際」解散,蔣委員長密令胡宗南預定於七月九日閃擊延安。當時中共在延安兵力只有保安團和警衛團各一,無力抵抗。毛澤東在獲得熊向暉的情報後,緊急指示朱德於七月四日致電胡宗南籲勿輕起戰端,並大肆向國內外宣揚,攻擊行動被迫取消。

抗戰勝利後,一九四七年三月初,胡宗南告知熊向暉要打延安,並將《攻略延安方案》等機密文件交其處理。熊向暉連夜抄謄將進攻延安軍事行動計劃報告中共。毛澤東迅即將中共中央撤出延安,避免了被剿滅。毛澤東說:「熊向暉,一人可頂幾個師」。

中共自國軍黃埔建軍,即開始派遣秘密黨員滲透國軍,到抗戰勝利後,部分共諜已竄升為高級將領,位居要津,或握有兵權,不但蒐集國軍軍事部署和作戰計劃提供中共,甚至誤導蔣介石的戰略指導。共軍正因情報靈通,能夠避實擊虛,擊潰國軍。中共屢次指示擔任國軍師級以上職位之特務,於陣前叛變倒戈,致使國軍在無數戰鬥(尤其是三大戰役)中,數十萬擁有精良裝備的部隊被共軍殲滅,導致國軍兵敗如山倒,國府被迫退據臺灣一隅。如:黃埔一期的李默庵(三十二集團軍司令,一九四八年叛變)、廖運澤(騎兵軍長,一九四九年叛變);五期的廖運周(一一○師師長,一九四八年叛變)、陳孟熙(中共元帥陳毅胞兄,一九四九年叛變)。

中共為了在抗戰勝利後奪取政權,成功策反了三位重要國軍將領:

(一)郭汝槐。他擔任國防部三廳(作戰)廳長,是黃埔學生中對國府傷害最大的國軍叛將。一九四八年十月,郭汝槐將「徐蚌會戰」(淮海戰役)作戰計劃,在下達前線國軍前,先給了中共。他並影響蔣介石放棄堅守蚌埠,改在徐州外圍作戰,致使國軍被共軍分割圍殲。一九四九年郭汝槐出任二十二兵團司令,保衛四川。十二月,郭汝槐率部叛變,徹底破壞了國府固守大西南的計劃。中共稱:「(郭汝槐)對解放戰爭的勝利有著難以估量的作用」。媒體評論郭汝槐「為國府運籌帷幄之中,讓中共決勝千里之外」。

(二)劉斐。桂系軍人,受知於蔣介石,曾出任作戰次長等要職,趁機將他直接參與計劃的國共三大戰役等國軍軍事佈署,和作戰計劃秘密提供中共。共軍因而在三大戰役中完全掌握國軍行動,瓦解了擁有精良武器的國軍。毛澤東說:「我們能夠解放全國,劉斐同志是曾經立下了大大的功勞的」,「把國民黨所有的軍事作戰計劃,通通供給了我們,我們才能按原定計劃把國民黨打垮」。

(三)韓練成。一九四七年一月率整編第四十六師北上山東參與「萊蕪戰役」,他照中共指示脫離指揮所藏匿,頓使全師陷入群龍無首之混亂局面,打亂李仙洲兵團的作戰計畫,導致全線動搖。共軍抓住戰機,迅速擊潰李兵團。「萊蕪戰役」後,韓練成潛返南京,欺騙蔣介石說係「喬裝逃出」,仍獲准參與軍事機要。五月共軍根據韓練成的情報,切斷張靈甫將軍的整編七十四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張部進占孟良崮山頭。韓又誤導蔣介石下令七十四師堅守待援,共軍即以優勢兵力,全殲七十四師,張靈甫將軍殉職,即著名「孟良崮戰役」。毛澤東對韓練成說:「蔣委員長身邊有你們這些人,我這個小小的指揮部不僅指揮解放軍,也調動得了國民黨的百萬大軍」。

另外一個重要案例,就是女特務沈安娜,於一九三五年由中共指使打入浙江省政府,受到省主席朱家驊的賞識。抗戰軍興,朱家驊升任國民黨秘書長,沈安娜隨著進入中央黨部,同時擔任中常會、國府,和最高軍事會議之機要速記員。一九四六年十一月間,蔣委員長召開兩次最高軍事會議,討論進攻共區的軍事部署,會後沈安娜將其速記,連夜送交中共。共軍因而能夠「根據敵人兵力部署、進犯順序作相應的兵力調動」。沈女潛伏國民黨長達十四年,身分未曾暴露,被中共稱為「按住蔣介石脈搏的人」。

一九四九年七月,共軍勢如破竹。毛澤東提出:「我們必須準備進攻臺灣的條件,除陸軍外主要靠內應」。他所謂「內應」力量,即「中國共產黨臺灣省工作委員會」。「省工委」書記蔡孝乾是唯一參加過二萬五千里「長征」的臺籍共產黨員,也是臺籍最高階的中共中央幹部。一九四六年八月,被中共派遣來臺成立臺灣「省工委」,並陸續在全省各地成立支部,秘密發行《光明報》。國府「保密局」於一九四九年八月,先破獲「省工委」的《光明報》社和「基隆市支部」。一九五○年一月,蔡孝乾被捕投誠後,續破獲「省工委」在三義、大湖、三灣、竹子坑一帶山區游擊武裝據點。殘餘力量也只維持到一九五二年四月被破獲。中共「省工委」在臺灣的組織和武裝力量,至此全部瓦解。吳石是中共潛伏國軍內奸,時任中將作戰參謀次長。一九四九年十月,中共「華東局」派女特務朱諶之(化名朱楓)來臺,與吳石取得秘密聯繫,並負責將吳石提供的軍事情報資料轉交蔡孝乾運用。一九五○年初,吳石安排朱女攜帶臺灣軍事部署等重要情報,乘坐空軍專機前往當時仍在政府控制下的浙江定海(舟山群島),計劃乘船潛返上海。

蔡孝乾供出吳石和朱諶之二人共諜身分。「保密局」指示駐定海負責人沈之岳逮捕朱諶之,押解回臺。朱女到案後全盤招供,吳石也承認其共諜身分。因國府「保密局」及時偵破這兩起共諜案,是臺灣安全獲得確保重要因素之一。文革前「情報局」蒐獲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預定於一九六三年五月訪問柬埔寨的情報,策劃在柬埔寨首都金邊執行制裁行動,並派張霈芝赴金邊負責行動之部署(湘江計畫)。張霈芝選定從金邊國際機場到市區之公路上,以挖掘地道埋設炸藥的方式,準備在劉少奇軍隊經過時,引爆炸藥,炸毀人車。但不幸被柬政府偵知,逮捕了張霈芝和行動人員。張霈芝等共七人被判死刑,直到一九七○年因柬埔寨政變獲釋歸國。據張霈芝將軍回憶:「湘江計畫若能實現,劉少奇固然當場身亡,但至少不會在文革時受到死無葬身之地的羞辱。甚至根本就不會有文革,數以千萬計的炎黃子孫生命也不致犧牲。施亞努若當時身亡,日後柬埔寨決不致政變,即不會有赤柬的大屠殺。」

從以上國共情報工作實例,證實只要有少數的情報人員的冒險犯難,蒐集重大情報或者行動,往往可以決定一個政治團體(如中共)或國家(中華民國)的生死存亡,勝過千軍萬馬,不容小覷。

文革時,中共對臺滲透工作,一度陷於癱瘓,但在毛澤東死亡和鄧小平復出後,對臺工作已全面恢復。特別是,中共趁國府解嚴和兩岸開放交流後,臺灣反共心防嚴重鬆懈之時機,更趨積極加強對臺之間諜活動。媒體迭有報導,中共特務機關對國府、國軍和情治單位的滲透,已變本加厲,顯然中共又想走奪取大陸政權的模式,完成臺灣的「統一」。

國人對中共的情報組織和間諜的活動,跟過去在大陸時期一樣,多乏認識,即使是政府機構所知也極為有限。因此,筆者經過數年收集中共解密和公開資訊,將中共特務機構演變,間諜工作實例,以及目前中共黨政軍情報機構組織,間諜活動等具體資料,編撰成書,以饗讀者。由於資料來源有限,錯誤難免,尚祈知者予以指正。

中共情報機關分成黨政軍三個部分,其中黨的「中聯部」和「統戰部」,在中共頒布的國安法規中未列入為情報機關,事實上它們的確是特務組織,故列在政軍情報機關之後介紹。現將中共現有情報組織和二○一四年成立之「國家安全委員會」暨新頒國安法等簡介如次,讓讀者諸君先有一個概括瞭解,有助後續閱讀全書。
We Are Hong Kong!

TOP





成吉思汗 鐵木真(ᠴᠢᠩᠭᠢᠰ; ᠬᠠᠭᠠᠨ)

TOP

諾基亞手機 疑秘密傳用戶數據予華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322/20638724

電訊網絡及手機生產商諾基亞捲入向華發送用戶數據疑雲,外媒引述挪威公共廣播公司報道,Nokia 7 Plus(圖)曾向中國伺服器發送數據。芬蘭數據保護監察專員表示,將調查Nokia手機是否違反數據規則。內地科技網同日有文章指,Nokia手機的非中國用戶,發現手機向中國伺服器發送設備識別碼,相關公司已提供修復程式。  

包括手機及SIM卡編號

挪威廣播公司報道,Nokia 7 Plus將位置訊息及手機序號等,發送到中國電信的伺服器。據稱,有用戶發現手機經常連上某個特定伺服器,以未加密的格式發送數據包。獲Nokia手機品牌授權的HMD Global承認,部份Nokia 7 Plus曾向中國伺服器發送數據,上月已2月修復錯誤,但公司未透露受影響的手機數量。

內地網民昨在科技網cnBeta.COM發文,指Nokia手機用戶發現,手機會向域名「 http://zzhc.vnet.cn 」發送未加密的數據包,數據包含IMEI(手機機身編號)、SIM卡號等。vnet.cn域名註冊人是CNNIC,CNNIC實際屬於中國電信,未知Nokia發送數據原因。
KT88

TOP

無國界記者組織警告:中國正試圖建立“世界媒體新秩序”威脅全球新聞自由
http://cn.rfi.fr/%E4%B8%AD%E5%9B%BD/20190325-%E6%97%A0%E5%9B%BD%E7%95%8C%E8%AE%B0%E8%80%85%E7%BB%84%E7%BB%87%E8%AD%A6%E5%91%8A%E4%B8%AD%E5%9B%BD%E6%AD%A3%E8%AF%95%E5%9B%BE%E5%BB%BA%E7%AB%8B%E4%B8%96%E7%95%8C%E5%AA%92%E4%BD%93%E6%96%B0%E7%A7%A9%E5%BA%8F%E5%A8%81%E8%83%81%E5%85%A8%E7%90%83%E6%96%B0%E9%97%BB%E8%87%AA%E7%94%B1

監督維護全球新聞自由的無國界記者組織(RSF)3月25日發佈報告,警告各界關注中國正試圖建立“世界媒體新秩序”,對全球新聞自由構成威脅。該組織呼籲民主國家起而反抗。

無國界記者組織的報告警告說:北京當局爲了抵禦內部和外界的批評,嚴格控制民衆取得資訊管道,包括透過“防火長城”來封鎖自己視爲不適當的網站和內容。

無國界記者組織表示,如今北京控管資訊的企圖,並不只限在中國境內,而是輸出境外,正對其他國家輸出審查和控制資訊的方法。報告寫道:“中國透過大使館和宣傳中國文化及語言的孔子學院網路,毫不遲疑利用騷擾和威嚇手段,強推認爲意識形態正確的用詞,並掩蓋歷史上較黑暗的篇章。”

無國界記者組織批評:北京以各種方式將影響力延伸到國界以外,包括“撒錢提升國際電視傳播設備、投資國外媒體平臺、在國際媒體大買廣告,和邀請全球各地記者訪問中國,所有費用全由北京買單”。

無國界記者組織報告還詳述被稱爲“特洛伊木馬政策”的中國策略,即定期在有聲望的國際報紙買業配廣告,包括美國的“華爾街日報”、法國的“費加洛報”和英國的“每日電訊報”。廣告配文完全由中國國有媒體的團隊撰寫,從而向外國讀者傳達中國官方的訊息。

無國界記者組織的報告警告說,中國的行動“不僅對媒體,也對民主國家構成直接威脅”。

據法新社和中央社報道: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Cedric Alviani)指出:“中國當局在全球推廣的世界媒體新秩序違反新聞學。這種新秩序下的記者不爲公民服務,而爲了國家工作。”

無國界記者組織秘書長德洛瓦(Christophe Deloire)發佈聲明表示,他希望這份報告有助激勵各個國家採取行動。“如果民主國家不反抗,『中國式』國家宣傳將一步步侵入全球媒體,並和我們所認知的新聞事業競爭。”
KT88

TOP

華促撤經濟報道 俄媒批干涉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90307/00178_006.html

俄羅斯一份親克里姆林宮的報章,早前發表有關討論中國經濟狀況的報道,結果引發中國駐俄羅斯大使館不滿,要求該報撤文,更威脅把作出報道的記者列入黑名單,該報周二則發表文章,批評中方干涉新聞自由。

美媒報道稱,事件源於上周四俄羅斯《獨立報》發表有關分析中國面臨的經濟問題,以及對俄羅斯將帶來的影響的報道。惟文章發表後,引來中方不滿,其中有中國駐俄羅斯大使館官員出面要求該報立即從官網撤下相關文章,並表示如果拒絕撤文,相關記者將被禁止進入中國。

威脅將記者列黑名單
報道引述該報的主編表示,希望俄羅斯的司法機構,針對中國外交官威脅記者干涉媒體的行為展開調查。《獨立報》周二就發表題為「中國外交官威脅把獨立報記者列入黑名單」的文章,內容指並非所有中國官員都把俄羅斯當成平等的合作夥伴,文章又批評中國外交官員對俄媒使用的語氣粗魯,不顧外交禮節。

俄媒批中國前所未有干涉俄羅斯新聞自由
http://trad.cn.rfi.fr/%E4%B8%AD%E5%9C%8B/20190305-%E4%BF%84%E5%AA%92%E6%89%B9%E4%B8%AD%E5%9C%8B%E5%89%8D%E6%89%80%E6%9C%AA%E6%9C%89%E5%B9%B2%E6%B6%89%E4%BF%84%E7%BE%85%E6%96%AF%E6%96%B0%E8%81%9E%E8%87%AA%E7%94%B1
俄媒批中國干涉新聞自由
https://www.rti.org.tw/news/view/id/2013521

台長曾稱編輯自主 疑惹怒北京
中共召回央視在美員工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311/20630539


No Freedom of Speech in Confucius Institutes 孔子學院無言論自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OHbqF32mXQ


Confucius Institute Censors Tibetan Flag in Canada 加拿大孔子學院要求學生不得展示藏人旗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2MyTbbC6mQ


【热点互动】孔子学院:假孔子之名,行统战之实?(学术自由_纪录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jRDuaO7qHk


Film Director Doris Liu Discusses Her Film "In the Name of Confucius" at Belleville DocFES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YBya6oFjWg


[ 本帖最後由 后太禧慈 於 2019-3-27 06:50 編輯 ]
KT88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