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投資] 【BrandStory】Oceanthree扭轉敗局 全靠媽媽Group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BrandStory】Oceanthree扭轉敗局 全靠媽媽Group

【BrandStory】曾陷「冰鮮雞危機」 Oceanthree扭轉敗局 全靠媽媽Group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 ... e/20190201/59208329

8年前賣生蠔起家的Ocean Three,高峰時年賺近千萬元,創辦人何智聰近兩年更積極部署上市計劃,將工廈樓上舖轉租地舖,惟近年行業競爭加劇,行家鬥劈價搶客,生蠔最低見過6元一隻,生意如過山車般下跌,阿聰亦面對現實放棄上市。去年起轉賣泰國無激素雞翼,專攻師奶客,意外殺出一條血路,連全港超市及街市商戶都有入貨,經營九個月後,現時每月銷量逾50噸,收入高達400萬元,他笑言:「朋友叫我做雞佬。」

阿聰八年前跟拍檔創立公司,以平市價近半搶佔市場,可惜創業翌年,妻子因心臟病離世,遺下兒子跟他兩人相依為命,屋漏偏逢連夜雨,公司被全港最大生蠔供應商封殺,又被內地商家走數近百萬元,劇情悲壯。
相關新聞:【BrandStory】荔枝角價租銅鑼灣舖 「親子餐廳」大樹先生:商場談判有藝術

阿聰的創業路如坐過山車,第二年起生意開始十級跳,高峰期年賺近千萬元,不計雞翼,現時每月收入亦達600萬元,惟生蠔業務利潤已大大萎縮:「生蠔周街都賣到好平,現在很難做,冇乜錢賺」,生蠔毛利只得15%,加上只可存貨5日,連同損耗,生蠔幾乎無錢賺,今次賣雞可算是破釜沉舟。
約十個月前,獲日本廠商介紹認識一間泰國雞場:「泰國有批雞翼因為包裝印字斜咗少少,肉眼都未必睇到,但日本就唔收貨,結果就轉賣畀我哋。」首批貨10噸,阿聰以平價形式,很快便沽清;但他的拍檔竟然自行再跟泰國雞農簽下一紙兩年長約,每兩月入貨一櫃雞翼,數量十數噸,令到他非常頭痛,「最初批雞翼好平咁賣,冇乜錢賺,但今次簽長約,就一定要賺錢,但首月只賣到500幾kg。」他形容若未來維持如此低銷量,兩年合約所簽的雞翼可能要用十年才賣清。

眾所周知,香港的雞翼市場競爭較生蠔更加激烈,各大超市及街市都有賣雞翼,阿聰今次加入戰場,跟自殺其實無多大分別,他亦認同要改變市場生態十分困難,「以前街市啲雞翼係雪到一大塊冰,開舖前要用力摔開啲雞翼,但我啲泰國雞翼係逐隻急凍,唔會黐埋一大嚿,望落高級同乾淨啲。」以往為了清貨,阿聰會獨沽一味,將貨品大減價,但今次雞翼卻反其道加價,每磅賣40元,較街市一般出售的巴西、中國雞翼每磅貴約15元:「如果將平等如贏,呢個係做生意大忌,因為客人唔係要平,係要一件有價值嘅貨品。」

最初雞翼只用普通透明袋出售,價錢牌只寫上產地泰國,他便全線停售,改變包裝,將無激素三隻大字印在包裝後,重新推出吸引顧客:「就算件貨好,但冇好嘅Marketing,都唔會有好銷量。所以要諗到客戶嘅痛點,再去推銷,同埋搵啱客群。」
相關新聞:【BrandStory】翻生全靠一粒燒賣!鴻福堂:貴租逼出嚟

今次雞翼專攻師奶客群,透過網上及手機群組推銷,向KOL及各大師奶群贈送雞翼試食:「每個月都派過百包雞翼畀啲媽媽Group去試食,又同佢哋講小朋友食激素雞有咩缺點。」他更拍片宣傳食激素雞的缺點,從而推銷自己的無激素雞翼。目前雞翼毛利逾20%,而且幾乎無損耗,利潤較生蠔更高。

生意略有回升,但每60日要消化十數噸雞翼,單靠八間門市實在吃不消,阿聰亦放棄靠自家店銷售的策略,轉為批發:「以前覺得好嘢係要自己賣,唔益人哋,但現在覺得做大個餅更重要。」初期向凍肉舖推銷亦遇上困難,因為泰國雞售價較貴,他便包裝成中高檔品牌,以「皇室農場」名義出售,又推出無骨雞翼等等,再作低成本宣傳法,「送印有牌子嘅圍裙畀啲職員,大大隻字寫住無激素。」其後超市亦主動叩門入貨,更不收取上架費,不過批發予超市的利潤較低,但仍值得做:「就咁拎件貨搵超市,佢唔會睬你,但如果包裝好建立品牌,佢主動搵你,就係兩個世界。」他透露,若是普通貨品,超市找數期一般為3個月,惟泰國雞翼只要1個月便找數。現時每月銷量達50噸,較初期增長百倍,期望一年內銷量可增至100噸。
記者:陳新政
採訪:陳新政、朱得志
編撰:朱得志
攝影:馮峰、卓振輝、賢、鄒潔珊、Patrick
剪接、後期:何文超
編導:馮燊明、何文超
編審:倪敏慧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