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香港民主發展歷史, history of HK democratic development

中國古代的民主選舉 democratic election in Chinese ancient history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14618821&
12AU7.ECC82

TOP

香港中產示威者的自白,「我有樓,但更要自由 」
https://yahoo-news.com.hk/BBCChineseNews/4907/
阿明(化名)年收入過百萬港元,但仍然積極參與近日的香港示威。
香港反《逃犯條例》抗議活動已經過去幾十天,警民衝突越演越烈,警方出動催淚彈、橡膠子彈以作驅散成為常態,示威者的裝備亦逐步升級,從雨傘、紙皮盾牌,慢慢變成鐵板、長棍、彈弓、汽油彈。示威者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包括撤回條例、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察暴力、釋放被捕示威者等等。但政府除了「暫緩」修例外,沒有回應其它訴求。

記者多次在抗議現場觀察到,前線示威人士的組成遠比媒體描述得多元,他們中不僅有年輕人或大學生,也有一些在社會上小有成就的成年人。

BBC中文此前採訪過年輕示威者、前線警察以及一些警察支持者,這次採訪兩位中產示威者,希望呈現這場抗議活動的全貌。

兩個「反送中」抗爭者的自白
香港警察的自白:不願夾在示威者與政府中間
香港警察支持者的詰問:為何要搞亂香港?

「我不敢想像2047」
30來歲的阿明(化名)是科技界的才俊,一邊做科技生意,一邊在大專院校任教,年薪逾百萬港元。有一雙子女的阿明住在父母為他們買下的物業。

有別於身邊專業 人士朋友,阿明頻繁出現在「反送中」示威衝突現場。除了為了規避催淚彈而帶上口罩外,他不會像其他示威者般全副裝備走到最前,也不會衝撞或傷害他人,大部分時間作支援,提供物資,協助學生,或是幫平民疏散。

除了示威者的五大訴求,阿明參與的另一個原因是為下一代。他說在示威前線見到的學生讓他想起十幾年前的自己。 2003、2004年的時候,他已經參與香港的民主運動,但年紀漸大,他不再是在最前排吶喊的一群,經常提醒自己以理智,非情緒去觀看事態發展。

阿明說,作為老師,他希望在前線幫助學生,作為父親,他也思考子女未來的路。

中國此前曾作出香1997年港主權移交後「50年不變」的承諾。《逃犯條例》爭議讓更多人擔心香港未來「一國兩制」的走向如何。

「我不敢想像2047後的香港,也許最壞的情況可能是一國一制,香港會失去所有事情,香港兩制下的獨特性會被鏟除。」

阿明說,現在有太多外來文化來對香港的語言、生活模式、價值觀、專業主義等等,都有所衝擊,香港人就是因為對這些改變感到反感而出聲。

「我要移民其實不難,但我和太太有共識,大家都想在香港生孩子,我們不想他們有外國國籍,因為我們一直好鄙視香港高官這樣做(其子女有外國國籍)。去到2047年,我真的不知道情況有多壞,現在惟有盡力做,做父母要做的事情已經做了,也有為他們的未來付出過,由他們自己的決定,」他說。

阿明認為,政府沒有一絲讓步,示威者把行動升級是「別無選擇」,無論是衝擊立法會、不合作運動等等,他予以諒解。

以往,香港民主派激進示威者向警察投擲雜物會被同陣營的人譴責,但近幾次的警民衝突變成常態。民主派政黨或支持者以「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作口號,不作出譴責,指責問題出自在政治上毫不退讓的政權。中港政府與警方均高度譴責示威者的「暴力」行為,認為是不能接受。

當問到他對示威者的作為的接受程度時,阿明回答說,「我接受不到瘋狂殺人,如果目前只是弓箭、汽油彈等,我覺得可接受,他們只是別無它法,才會採取這些手法,更大殺傷力的舉動只會是瘋狂的outlier(異常分子)才有的。」

對於7月14日沙田新城市廣場衝突中一名警察被示威者圍毆的情況,阿明說,「我不想這樣的事情發生,我都覺得有點過火,暴力可以溫和一點。」

但阿明同時強調,每件事情要先看其前因,也可能是警察「咎由自取、先撩者賤」,事件發生到這個地步是被迫出來。

人權組織及示威者指責香港警方在連串「反送中」示威中過分使用武力,以及涉嫌包庇縱容7月21日元朗襲擊事件的白衣人士。

警方強調執法人員只是使用「適當武力」,「和黑社會勢不兩立」,但這些解釋並沒有得到示威者廣泛的認同。

阿明說,「這是一個良知黑白的問題,在經歷這麼多事情,警察未能執行自己專業的職務,絶對是令事件更嚴重,但我個人深信警察大部分人都知道良心在哪兒。」

香港站在時代前沿 「成為新冷戰的熱點」
香港抗議持續 中國對軍隊介入有何法律規定?

「有樓不代表未來穩定」
35歲的阿祥自稱是一名「富二代」,父親早年在大陸設廠,賺了不少錢,從小到大,不愁物質,高中和大學時期,父母供他赴英唸書,畢業後返回香港,在父親人脈的幫助下,進入一間銀行從事行政工作,月入幾萬港元,「不算是最賺錢的一群人」,他在父親協助支付首期下,幾年前和太太置業,還沒有子女。

以前他政治冷感,一直不明白為何香港人要走上街頭,認為社會上參與政治的人,都是為了自身利益,或是因為他們不會賺錢而抗議。五年前,香港爆發爭取「真普選」的佔中行動(又稱「雨傘運動」),阿祥驚覺他身邊的朋友積極參與其中,而自己「懵然不知社會上發生甚麼事情」。

「佔中醞釀之時,我覺得他們(佔中三子)又是一群爭取利益的政客,他們竟然提出做違法佔領道路爭取普選,我完全接受不到,我當時不明白,為何一群人這麼在意民主。」

那時候,他在社交平台表達反對佔中的想法,幾個中學同學私訊他,有人責罵他不理民間疾苦,有人嘗試向他解釋運動的目的。

「我此前不知道他們對政治充滿想法,每次與他們見面都只是吃喝玩樂,後來我才知道,他們是刻意遷就我,去避開討論政治。」

2014年9月28日,香港警察向為了爭取普選而佔領道路的示威者投下催淚彈,當天,阿祥在社交網站看到自己一位朋友頭破血流,「那是我第一次為了一場運動而哭,受傷的人是我很好的朋友,我一直不知道他會站在前線,原來我一直不了解的身邊的人……我問這位朋友,這樣受傷值不值得,他說,為了香港和下一代,一切都值得,原來有些人真的為了錢以外的東西去抗爭,我認識到,我曾經無知。」

「雨傘運動」是他政治啟蒙的觸發點,「那時候才開始認真看新聞」,從理解示威者,變成「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民主派支持者,會在意選舉和參與遊行。

2019年6月,《逃犯條例》爭議爆發,發生多次警民衝突。6月12日,他在立法會外親身體驗了人生中首枚催淚彈,在混亂的示威現場,他在警方揮舞警棍下逃走。

他說那天自己只是現場,什麼也沒做,卻也有這樣的遭遇。「我是從那一刻開始決定永遠與警察勢不兩立,五大訴求中,我最關心的就是一定要設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察。」

阿祥認為,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除了宣佈「暫緩」修例以外,具體上並沒有回應示威者其他訴求,香港的制度出現問題,反映這個政府「是可以完全不理會民意」。

7月1日示威者闖入立法會大樓,阿祥得悉狀況,便展開了他稱之為2019年版「黃雀行動」的義載行為,他與多名朋友各自駕車前往該區附近,並派人到金鐘附近尋找黑衣年輕人,希望把示威者安全送回家。「黃雀行動」是1989年北京天安門學生民主運動被鎮壓後,香港各界營救民運人士的行動代號。

「我看到(衝入立法會)那一幕哭了起來,因為我發現我一直都很懦弱,很安於現狀,留在自己的安全區(comfort zone),不敢參與直接抗爭,而要讓一群比我們更年輕的人,去為我們爭取民主,我想,我至少要跟他們同行。」

之後,阿祥多次身穿黑衣和戴上頭盔協助前線示威者,他強調不主張向警員投擲雜物,自己從來沒有這樣做,但有時會拆毀欄桿和路牌供其他人用作路障或盾牌。

在示威者臨近失控時,他也會呼喝不要過火,「有時看到他們放火,我也有點害怕,但其實他們也無心傷害他人,針對的只是曾對他們暴力的警察。」

他認為,要解決問題是需要政府作出更大讓步,「你再譴責也沒有用,就算我們這些人與他們(最前線的示威者)割席也沒有用,有些年輕人拿著鐵板在前線子彈橫飛的情況也不退縮,已經沒有人可以阻止他們了,好多人說要勸年輕人,我都會說,你走到前線勸他們吧,那兒有幾千人,甚至上萬人,你們親身去勸吧,到時候,你才會了解那種絶望感。」

但目前示威者所作的行為是否真的能夠達到目的?阿祥說,沒人知道,因為沒有人有更可行的建議。

很多中產朋友與家人都不贊同他的做法,阿祥與他們處於「冷戰」的階段,「基本上暫時都不見面,以免不歡而散」。

「他們需要的是穩定,只要賺錢,跟我以前一樣,現在他們覺得我是激進派,為何有樓有家室,明明可以每個月去旅行還不滿足,但有樓不代表你未來穩定,不代表你可以快快樂樂生活下去,我會擔心下一代的未來,不希望他們將來活在恐懼當中,過著沒有自由的日子,我醒來了,知道政權可怕,希望他們有一天會醒,」他說。

本網頁內容為BBC所提供, 內容只供參考, 用戶不得複製或轉發本網頁之內容或商標或作其它用途,並且不會獲得本網頁內容或商標的知識產權。
12AU7.ECC82

TOP

【新聞點評】斷水可終結香港亂局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6%96%B0%E8%81%9E%E9%BB%9E%E8%A9%95-%E6%96%B7%E6%B0%B4%E5%8F%AF%E7%B5%82%E7%B5%90%E9%A6%99%E6%B8%AF%E4%BA%82%E5%B1%80-194500055.html
特首林鄭月娥暗示引用《緊急法》「止暴制亂」,很多人好奇有什麼「緊急招數」,其實日前早有端倪。例如《人民日報》引述學者稱「斷水可終結香港亂局」,所指的是東江水;此外,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張華峰倡議「禁止亂提款」,要斷的則是居民現金。這兩招斷水大法可望「終結亂局」,或成為政府終極「攬炒」之策。

內地網民批評滅絕人性

先講《人民日報》,上周在微信官方公眾號引述新加坡學者鄭永年表示「只需要威脅斷水」,便能夠終結香港亂局。事關在本地水塘逐步關閉之後,香港現時近七成食水依賴來自廣東的東江水,因此一旦停供東江水,本港食水肯定短缺,大部分人連保命都成問題,還談什麼上街示威,就算上街也只會跳求雨舞。

「斷水論」一出,即便在內地也激起熱議,不少網民於微博批評:「那裏(香港)畢竟有700萬同胞,日本鬼子也不敢用這種招數」,「魔鬼才會有這樣的念頭」,「這種滅絕人性的話也能拿出來討論,這與焚燒猶太人毫無區別」。然而,正如特首指出,任何法律手段若能「止暴制亂」,政府都有責任去檢視,所以引用《緊急法》停供東江水不一定零可能。

實際上,就算停供東江水,不代表所有香港人都要捱渴,單靠本地水塘仍可供應約三成市民如常使用食水。政府大可實施「白名單」機制,那些表明撐警、不曾參與示威的市民,經核實後,其居所才可獲水務署供水。對於曾經出來示威的人士,政府亦可考慮特赦,提供洗底機制,只須要拍片恭賀國慶70周年,並承諾今後撐警,便可獲配給每日350毫升食水。就像內地邊防公安近日要求北上港人拍片說出「國家富強,人民生活愈來愈好」等語句,事後送上一支樽裝水,或是為「斷水大法」作演練。

禁亂提款可採白名單機制

當然,正如微博網民指出,斷供東江水畢竟關乎人道,只宜在必要時使用。張華峰議員上周亦提出另一種「斷水」,就是立法禁止「亂提款」。不少人疑惑,市民放在銀行的存款屬於個人資產,各銀行會因應自身情況訂下每日提款限額,除此以外,政府怎麼有權去界定及禁止「亂提款」?但正如特首強調,為了止暴制亂,任何手段都要檢視。

舉例說,當局同樣可採取「白名單」機制,只准撐警及過去3個月沒示威人士如常提款,其餘市民每日最多提取50元,只夠食飯,難以搭車跨區示威,遑論購買口罩、頭盔等裝備。更進一步,所有立場曖昧、曾有員工參與示威的企業,小至魚蛋檔、珍珠奶茶店,大至上市公司、國際巨企,倘不登報或在社交網站表明撐警,並開除相關員工,其戶口資產也隨時在《緊急法》下被凍結甚至充公,此舉料可帶來足夠阻嚇作用,促使社會各界向暴力明確說不。

《緊急法》勢令外資大逃亡

除了作為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張華峰身兼全國政協委員、監警會副主席、香港福建社團聯會永遠名譽會長,接近權力核心內圍,了解前線暴亂緊急情況,亦熟悉福建和社團事務,他提出此議相信不是「隨口噏」,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總的而言,《緊急法》確實可望「止暴制亂」,惟這招一出,定必引發外資大逃亡,本港獨立關稅區地位瓦解,港府高官在美國和英國資產也勢將被凍結,可算是終極攬炒之策。無論如何,止暴制亂壓倒一切,所謂「留島不留人」,沒什麼不可以為國犧牲,且看「斷水流大師兄」幾時出招。
12AU7.ECC82

TOP

北大教授張千帆:推行真正政改才能幫中央贏得港人信任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66451-20190703.htm?spTabChangeable=0
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張千帆表示,只有推行真正的政改,才能幫助中央贏得港人的好感和信任。最近的大規模抗議表明,港人有政治訴求和行動能力,光靠高壓手段不讓他們頻繁上街並不現實,與其一再激化矛盾和對立情緒,不如在符合「一國」底線的前提下,將屬於市民的政治權力還給他們,將他們的注意力聚焦到自由產生的候選人身上。

張千帆以「重啓政改才能讓香港回歸穩定」為題在《金融時報》中文網撰文,他形容《逃犯條例》修訂為「送中條例」,連續引發幾次大規模民衆集會抗議,包括少數人衝擊立法會,當局要反思香港街頭運動從2014年佔中到今天這一步的制度緣由,畢竟激進群衆運動的背後,往往是非理性的政府政策或應對措施,二者互為表裏,很容易形成越管越亂的惡性循環,無論中央還是港府都要檢討,回歸以後落實一國兩制的制度得失,從源頭上消除動亂根源、贏回香港民心。

張千帆表示,「一國」是指國家主權統一的基本底線,對立面是「港獨」,而不是香港的民主自治。如果「一國」的範圍任意蔓延,變成中央全面管治,「兩制」便名存實亡,如果港人對民主自治的前途絕望,越來越多人會別無選擇、鋌而走險,但如果將《基本法》承諾的高度自治還給香港,再加上港人渴望的民主選舉權利,反問還有甚麽理由冒著違法風險支持「港獨」。

北大學者 中央管得越多香港反彈越大
http://trad.cn.rfi.fr/%E4%B8%AD%E5%9C%8B/20190704-%E5%8C%97%E5%A4%A7%E5%AD%B8%E8%80%85-%E4%B8%AD%E5%A4%AE%E7%AE%A1%E5%BE%97%E8%B6%8A%E5%A4%9A%E9%A6%99%E6%B8%AF%E5%8F%8D%E5%BD%88%E8%B6%8A%E5%A4%A7
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張千帆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指出,重啟政改才能讓香港回歸穩定。與其一再激化矛盾和對立情緒,不如把屬於港人的政治權利還給他們。

作者寫道,自香港政府提出『送中條例』以來,已連續引發數次大規模民眾集會抗議, 當局不能不反思香港街頭運動從2014年“佔中”走到今天這一步的制度緣由。今天無論是北京中央還是港府都要檢討香港回歸以後落實「一國兩制」的制度得失,從源頭消除動亂根源、贏回香港民心。

作者認為,港人之所以受到驚嚇或被激怒,歸根結底在於他們認為香港的自治和法治近年來受到了威脅,“一國兩制”被“全面管治”替代,因此唯有利用尚存空間全力抗爭,在這種情況下,中央管得越多,香港反彈越大。

作者指出,香港行政長官和一半的立法會議員是由名額分配和與選民人數嚴重不成比例的功能組別選舉產生,不符合“一人一票”原則。

作者認為,解決北京和香港矛盾的方案是現成的,那就是『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所體現的“一國兩制”憲法設計。

張千帆指出,如果港人對民主自治的前途絕望,那麼越來越多的人將別無選擇、鋌而走險;但是若將基本法承諾的“高度自治”還給香港,再加上港人所渴望的民主選舉權利,他們還有什麼理由冒著違法的風險支持「港獨」呢?

作者表示,最近頻發的大規模抗議表明,香港民眾是有政治訴求和行動能力的,若要不讓他們頻繁上街,光靠高壓手段並不現實。與其一再激化矛盾和對立情緒,不如在符合“一國”底線的前提下將屬於港人的政治權利還給他們,透過真正意義的政改將香港市民從街頭政治吸引到投票箱前,把他們的注意力聚焦到自由產生的候選人之間唇槍舌劍的電視辯論上,津津樂道地計算候選人提出的不同政策和自己錢包之間的關係。

張千帆認為,只有推行真正的政改,才能幫助北京贏得港人的好感和信任。
5AR4.GZ34

TOP

重慶前市長明言不應只看GDP 深圳無法取代香港
http://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1094468/%E5%8D%B3%E6%99%82-%E9%A6%99%E6%B8%AF-%E9%87%8D%E6%85%B6%E5%89%8D%E5%B8%82%E9%95%B7%E6%98%8E%E8%A8%80%E4%B8%8D%E6%87%89%E5%8F%AA%E7%9C%8BGDP-%E6%B7%B1%E5%9C%B3%E7%84%A1%E6%B3%95%E5%8F%96%E4%BB%A3%E9%A6%99%E6%B8%AF

香港反修例風波持續,中央上月表態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引發中央想以深圳取代香港的猜測。前重慶市長黃奇帆近日在一個論壇上明言「國家從來沒有這個想法」,「因為一國兩制是對香港發展有利,對中國的發展也是極其有利的」。他指出,香港的價值在於它是實施資本主義市場體系的金融中心、貿易中心,是全球資本進入中國的跳板,即使再過20、30年,其他內地城市的GDP是香港的兩倍、三倍,香港的地位照樣是不可替代的。

黃奇帆論壇演講視頻近日曝光,引發關注。他說,歷任領導人包括現任總書記習近平,都看到了香港這個體制不同中的潛在優勢互補。對於近期有輿論指香港爆發示威,中央有意用深圳取代香港,黃奇帆說「沒這回事」,「大家不要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度我們中央之腹,好像因為香港現在不行了,有點亂,所以用深圳去取代它。不要有這些想法。我看得網上有這些文字,都是小兒科的一些文字,沒甚麼意義」。

提到香港的特殊地位,他說,香港和上海、深圳等同樣是國家的金融中心、貿易中心、航運中心、經濟中心,但分別在於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在這個意義上,即使再過20年,30年,上海,深圳,青島,或者其他城市,它的經濟總量哪怕是香港的兩倍,三倍,甚至是五倍,香港的地位照樣是不可替代的,所以不要用GDP超過了香港,就好像香港可以替代,沒這回事,我們國家從來沒有這個想法。」

黃奇帆強調,香港存在的意義不在於它的GDP,「它就那麼700多萬人,怎麼能跟你1億人口的一個省,或者幾千萬人口的一個中心城市來做這種比較,它的意義不在這,它的意義就在於一國兩制下的金融、貿易、經濟中心。」

黃奇帆指出,「一國兩制是對香港發展有利,對中國的發展也是極其有利的」。40年來,通過香港引進中國內地的外資比例,一直維持在百分之五十幾。過去5年,中國內地引進了6500億美元,差不多一年1000多億美元外資。即使上海及深圳的經濟規模已經超過香港,但這個外資比重還是沒有下降,原因是香港是實施資本主義的金融中心,全球資本通過香港這個跳板進入了中國。
5AR4.GZ34

TOP

沈旭暉:政府思維落伍 勇武恐成常態
https://m.mingpao.com/pns/%e8%a6%81%e8%81%9e/article/20190923/s00001/1569177607542/%e6%b2%88%e6%97%ad%e6%9a%89-%e6%94%bf%e5%ba%9c%e6%80%9d%e7%b6%ad%e8%90%bd%e4%bc%8d-%e5%8b%87%e6%ad%a6%e6%81%90%e6%88%90%e5%b8%b8%e6%85%8b
反修例風波令香港各方面問題浮現。中大社會科學院客席副教授沈旭暉認為,風波揭示特區政府思維落伍,面對問題仍用威逼利誘、打壓、派糖,手法與50年前無異,惟政府仍樂此不疲。他預料若制度不變,勇武未來數年會成常態,若有爭議事項,事態會重演。對於未來,他說仍有希望,認為新的制衡機制已出現、新的經濟生態正發展,港人身分意識早已超越地域:「未來5至10年可能高壓難捱,但也不失為一種鍛煉。鬥長命,我不相信有較現在悲觀的事。」

明報記者 邱榕瀅
行會不識連登 政府施壓派糖 時空錯配
沈旭暉早前接受本報訪問,他說早於今年5月,大數據顯示修訂《逃犯條例》或成為像英國脫歐、美國總統特朗普當選的「黑天鵝」,隱約預視6月將有多人遊行。他看的是大數據,但致命的是政府科技、思維均見落伍,行會成員不明連登、Telegram,只覺運動背後定有大台,「這很危險,保證會用時空錯配的方式處理新時代的問題」,以至政權向企業老闆施壓令人勿「亂說話」,他認為50年前或許奏效,但當社會走向「slash」世代,人們習慣有數份工以至自由身,「如何能『摙住』他們?」

對話平台恐難解局 最終變談上樓
政府近日提出「對話平台」、「專家小組」剖析香港深層次問題,法國「黃背心」運動透過對話解決,但沈旭暉認為香港不能:「黃背心」由經濟議題而起,再天馬行空議題在法國都能討論,市民也能消消氣;港版對話平台相信不可能討論港獨等議題,最終大抵只會談地產霸權、如何上樓。

反修例運動令民間湧現新思潮,沈旭暉指出,政府常談切割暴力,然而6月12日若無勇武派,法案大概早已通過,相當多港人無與當日暴力切割,「當制度令另一種聲音永遠得不到應得的東西、要阻的事都無法阻止,就會有另一種機制制衡」。這意味除非制度有改變,勇武方式未來數年會成常態,任何爭議事項,事態又會重演。

指青年「手機原住民」 易維持身分認同
沈旭暉預視,未來將出現新形式的經濟體,市民毋須依靠大企業、政府仍能自力更生,舉例過往網上撰文、拍片均是自我滿足,但近年卻能維生,新媒體會用新型貨幣倡議不同議題。此外,年輕人均是手機一代「原住民」,令港人更易維持身分認同,「現時看見不斷被打的案件,時刻提醒你某些價值的重要,這是上多少國民教育課都不能抵消的」。

另一邊廂,海外港人亦積極參與今次運動,包括文宣、翻譯、聯繫當地圈子,香港身分意識超出地域限制;沈旭暉甚至舉出去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所提出的「憲章城市」(charter city)概念,在別處租用城市港口、將自身所信的價值觀在另一地建立,延伸真正的香港。

運動料變持久戰 多戰線仍未發掘
不少運動參與者將今場運動形容為「end game」,但在沈旭暉看來,這將是一場持久戰,面對用古老思維手法的政權,他說許多戰線仍未被發掘,「既然如此,我們可以找自己的出路,年輕一代亦可想其他方向,正正是這時代可愛的地方」。

(反修例風暴)

孔誥烽:北京的香港難題
https://m.mingpao.com/pns/%e8%a7%80%e9%bb%9e/article/20190923/s00012/1569177651208/%e5%ad%94%e8%aa%a5%e7%83%bd-%e5%8c%97%e4%ba%ac%e7%9a%84%e9%a6%99%e6%b8%af%e9%9b%a3%e9%a1%8c
我在6月24日香港的自由之夏剛爆發不久,在這裏發表了〈北京不想港人知道的軟肋——忽然被關注的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指出美國和國際社會認證香港自治地位,並承認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對中國富人和中國經濟很重要,這乃是北京仍不敢像鎮壓西藏與新疆一樣強力鎮壓香港的原因。

長輩不接受北京鎮壓香港有顧忌
當時有學者前輩立刻在社交媒體批評我這個論點,說中共什麼都敢,不會害怕失去在香港的經濟利益,一定會強硬收拾香港云云。前輩表示我很「書呆子」地假設習近平是理性的,實情是「習帝看來已狂」,香港對他帶來太大威脅,所以會不惜一切地血腥鎮壓,肯定比對付疆、藏更狠。

這種觀點,在香港的長輩、老人中間十分普遍,更具體的體現就是我們常常聽到的「抗爭超越『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解放軍便會血洗香港」論,和「你怎樣抗爭北京都不會在群眾壓力下妥協」論。「反送中」抗爭展開了超過100日,政府從暫緩《逃犯條例》修訂到表示準備正式撤案,示威者衝過了一個又一個樽頸,但解放軍在深圳操來操去,都還未揮軍鎮壓香港「暴徒」。更要命的,是林鄭月娥竟在流出的與商界對話,明確透露北京為維持香港用長時間建立的國際形象與金融中心地位,「絕對沒有計劃出解放軍」(has absolutely no plan to send in the PLA),因這樣「代價太大」(the price would be too huge to pay)。

當然,香港形勢發展仍十分複雜,最後會演變成怎樣,誰也無法預料。對於未來,大家還是要小心至上。但過去100多天的發展,還是印證了我最初的判斷。如果示威者當初根據相反的判斷做事,害怕激怒中央,修例恐怕早已通過。特區警隊現在便不是忙着「止暴制亂」,而是忙着執行北京要求,抓人移交到大陸。

當然,還有很多人會覺得中國依靠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只是一時;香港作為中國企業與富豪藏寶集資地的功能,早晚會被深圳或上海取代。在「反送中」如火如荼時,8月18日北京公布要將深圳建設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說要盡快提升深圳的金融中心功能。很多論者認為中央對香港的反叛已失去耐性,現在要加快將深圳取代香港了。

深圳上海不可能取代香港成世界金融中心
結果,這種「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將被深圳取代」的論點,最近又被香港交易所收購倫敦證券交易所的嘗試篤爆了。9月11日港交所忽然公開要收購倫交所的計劃,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令一些大中華長輩十分興奮。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稱交易是「世紀聯姻」,在他發布消息的網誌〈踏上「連接全球」的新征途〉中,李指出交易「是香港國際金融中心不斷深化提升連接東西方橋樑作用的標誌性舉措,同時也可能蘊含着未來國際金融結構大變革的蛛絲馬迹」,十分豪氣。

一些評論指出港交所這個十分突然的動作,很可能是為中國急忙找能替代香港的後備金融中心,為一旦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在最近的政治危機和美國未來的可能制裁摧毁,中資仍有可靠和具規模的金融窗口從世界集資舉債。

結果大家討論了一天多,9月13日倫交所便斬釘截鐵表示不接受收購。倫交所在有關決定的聲明稱呼港交所的收購提議是「不請自來的,初步的,和有極高前提條件的」(unsolicited, preliminary and highly conditional),所以董事會一致否決收購案。

倫交所給港交所詳列拒絕交易理由的公開信,腔調更是不甚客氣。信中說倫交所對港交所在私下提出收購建議後兩天便單方面向外界公布,感到「十分驚訝和失望」(very surprised and disappointed)。信中說交易對倫交所股東沒有吸引力,而且有極大風險,因港交所的不尋常董事會結構(unusual Board structure)和港交所與香港政府的關係(your relationship with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港交所董事會有逾半成員由港府委任或批核),將令交易在被英國金融監管機構和美國外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審核時,遇到極大困難。

這次港交所豪氣提親,卻被對方光速拒絕。《人民日報》發表評論,將倫交所擔心港交所與國際形象正在插水的特區政府關係太密切所以拒絕收購,說成是倫交所因為香港「暴力不斷」和「『港獨』言論甚囂塵上」所以拒絕收購。無論如何,港交所在香港政治危機還在深化時忽然急着提出收購倫交所,也是篤破了「香港很快便可被深圳或上海取代」的神話。

港一旦被毁 中國資金將跑離中國更遠之地
如果深圳和上海真的能輕易取代香港,那麼香港一旦失去金融中心地位,國企去深圳或上海融資,國際投資者和金融機構便自然跑到深圳或上海。但事實是中央政府大力吹噓了很多年的深圳前海自由貿易區,一直都了無起色。上海自貿區更在最近被外媒發現已經十室九空,凋零荒蕪。沒有香港的司法獨立、資訊自由和國際承認的自主自治,大陸沒有一個城市能成為國企向全世界融資的金融中心。香港一旦被毁,中資和為中資服務的國際金融機構只能找離中國更遠的金融中心進行交易。你試試問把財富放了在香港的中國富豪和企業,一旦香港不再安全,他們會將資金運回大陸,抑或會將之運到新加坡、英美等離中國更遠的地方?其實不用問,你也知道答案。這應該便是港府和港交所企圖控制倫交所的底蘊。

最有趣的是,重慶前市長黃奇帆最近在一個論壇否認「北京要以深圳取代香港」的說法,明言「即使再過20年、30年,上海、深圳、青島,或者其他城市,它的經濟總量哪怕是香港的兩倍、3倍,甚至是5倍,香港的地位照樣是不可替代的」,因為香港的金融中心功能乃來自一國兩制。

香港作為中國與世界的金融樞紐和門戶地位,無可替代。這個不爭的事實,北京應該也心知肚明。利用「香港已對中國經濟無用所以不怕血腥鎮壓」論對港人展開心理戰,已被年輕人看破手腳,他們也不怕提出「攬炒論」來回應。特區政府和北京與其繼續自欺欺人,不如爭取時間實事求是地尋找危機根源與解決方法,對大家才有好處。

作者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韋森費特政治經濟學教授

稱多精英義載捐物資 怕「攬炒」屬政府誤判
https://m.mingpao.com/pns/%e8%a6%81%e8%81%9e/article/20190923/s00001/1569177608322/%e7%a8%b1%e5%a4%9a%e7%b2%be%e8%8b%b1%e7%be%a9%e8%bc%89%e6%8d%90%e7%89%a9%e8%b3%87-%e6%80%95%e3%80%8c%e6%94%ac%e7%82%92%e3%80%8d%e5%b1%ac%e6%94%bf%e5%ba%9c%e8%aa%a4%e5%88%a4

2012年後,沈旭暉一度灰心失落,當年特首選舉令他看到北京路線轉變,預見敵我矛盾思維終將破壞香港核心價值。伴隨而來是愈見沉鬱的自我審查,2014年「有關方面」會向他溫馨提示,要小心學生言行關乎學科存亡、寫文章會被打小報告;建制內愈見強調政治正確與忠誠度。他說2012年前自己與不同政治光譜都可溝通,但當北京、政府都意欲改變管治模式、社會不再重視溝通,「會質疑自己在香港有什麼價值」。

有深圳工作者一過關即赴前線
隨着修例受到關注,沈旭暉說身旁不少已「上岸」者願承擔風險參與反修例,「在那個圈子是頗有感召力的,因為大家知道這些人平日『惜身』,也已上岸」;他也見身邊的年輕人以「end game」心態投入運動,他說若自己現時是年輕人,行動大概也沒什麼不同。他說,身邊有不少傳統精英友人,過去數月持續義載、捐物資;甚至有人在深圳工作,一過關便到抗爭現場「接放學」,只覺到了這階段,已沒什麼所謂。
5AR4.GZ34

TOP

這2個城市功能完全不同! 這2個城市發展互相合作!

大陸發展一直靠香港.
大陸人以為開幾十個乜乜自貿區, 乜乜大灣區, 國際乜乜中心, 咁就國際化, 世界級, 真係發夢! 差幾遠呀? :smile_30: 無香港的特殊地位, 中國80年代/90年代改革開放就無外資及技術進入廣東華南及長三角, 00年後就無 WTO 相關的快速增長, 08後就無中國500强及中國富人每天經香港營運的金融交易, 科研產權交易. 未來一帶一路仲要靠香港騙人融資. 底層次大陸人只能留在香港走私奶粉層次.

大陸城市取代香港, 基礎:
1) 資金自由流通 (開放資本市場和資本賬戶, BIS standard, Swift financial transaction, 現代大陸銀行的 credit dept 根本唔見得人)
2) 資訊自由流通 (取消網絡防火牆, 保護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 開放國際媒體營運)
3) 人流物流自由流通, free trade 開放市場
4) 司法獨立 (法官及行政不姓黨, 依法辦事. 保護私產,人權,公權,交易等)
5) 板權及科研保護 (相關法律保護)

以上是經濟及法律. 仲有人文文化, 社會保障等.
大陸發展自19世紀一直靠香港!

中國有一萬億個理由要讓香港馬照跑、舞照跳、股照炒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4%B8%AD%E5%9C%8B%E6%9C%89-%E8%90%AC%E5%84%84%E5%80%8B%E7%90%86%E7%94%B1%E8%A6%81%E8%AE%93%E9%A6%99%E6%B8%AF%E9%A6%AC%E7%85%A7%E8%B7%91-%E8%88%9E%E7%85%A7%E8%B7%B3-%E8%82%A1%E7%85%A7%E7%82%92-133121134.html

【彭博】-- 香港與中國內地的關係從未如此脆弱,一邊是香港的抗議者要求更多的自由,另一邊是北京方面對香港的動盪深表失望。隨著局勢越來越緊張,人們擔心中國當局可能採取直接行動平息騷亂。

但這兩個經濟體在經濟金融上已經變得如此膠著,雙方官員均有強大動機來維持現狀。二十多年來,這個前英國殖民地一直是中國公司離岸融資的主要渠道,而來自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資金和業務也讓香港受益匪淺。

讓我們看看這兩個市場的相互依賴程度:

香港是中國國有銀行最大的離岸市場,他們的總資產約7%在香港。中國銀行旗下的中銀香港是香港的三家發鈔行之一,中國銀行自己也有大約五分之一的運營收益來自香港和澳門。

儘管國際投資者要求更高的利率,但中國公司——特別是資金緊張的房地產開發商和地方政府融資工具——在香港發行了數千億美元的債務。

數百家中國公司在香港上市,其中包括騰訊和中海油等全國領軍企業。自2015年以來,中國公司已通過香港IPO募集資金超過1,000億美元,約占香港IPO總量的80%。

一些希望將人民幣兌換成美元的中國居民,一直使用香港保險產品作為渠道。這些保險產品通常用信用卡支付,讓購買者可以繞過中國嚴格的資本管制,實際上相當於持有了跟美元掛鉤的港元。

得益於香港的低稅率和獨立司法體系,香港已經成為中國第一大對外直接投資目的地,截至2017年底已達9810億美元。

2014年開通滬港通,推動中國市場進一步對離岸投資者開放。去年,滬港通貢獻了上海證券交易所8%的成交量。

據香港金融管理局的數據,截至第一季度末,香港銀行業中國相關貸款餘額超過5600億美元。

--联合报道 Manuel Baigorri、Evelyn Yu、Lucille Liu、Tongjian Dong、Zhang Dingmin.







【深度解構】香港對內地經濟貢獻有幾「獨特」?睇圖明晒!
https://hk.on.cc/hk/bkn/cnt/finance/20190820/bkn-20190820152837921-0820_00842_001.html







自香港示威動盪不斷後,中港關係變得緊張,同時令人擔心內地可能採取果斷行動平息騷亂,惟後果可能會影響到香港獨特的經濟地位,影響傳統的集資及金融配套業務。美國著名財經媒體《彭博》一篇標題為「中國有一萬億個理由要讓香港馬照跑、舞照跳、股照炒」的報道,整合了一眾資料,反映香港對中國內地的重要性:

【中資國有銀行對外基地(圖一)】
香港是中國國有銀行最大的離岸市場,他們的總資產有大約7%是在香港。中國銀行(03988)旗下的中銀香港(02388)是香港3家發鈔行之一,中國銀行自己也有大約五分之一的收入來自香港和澳門。

【內企融資重鎮(圖二)】
不少中國企業,特別是資金緊張的房地產開發商,以及地方政府,都視香港為融資重點,在香港發行了數千億美元的債務。

【新股集資首選(圖三)】
數百家中國企業在香港上市,其中包括騰訊(00700)和中海油(00883)等全國「龍頭」企業。自2015年以來,中國企業已通過香港新股(IPO)集資超過1,000億美元,約佔香港IPO總量80%。

此外,一些希望將人民幣兌換成美元的中國居民,一直使用香港保險產品作為渠道。這些保險產品通常以信用卡支付,讓購買者可以繞過中國嚴格資本管制,實際上相當於持有跟美元掛鈎的港元。

【內地「走出去」投資目的地(圖四)】
受惠於香港的低稅率和獨立司法體系,香港已成為中國第一大對外直接投資目的地,截至2017年底,已達9,810億美元。

【外資進入內地渠道(圖五)】
自2014年開通「滬港通」後,推動中國市場進一步對外開放,使外國資金能透過這渠道買內地股票。去年,「滬港通」貢獻了上海證券交易所8%的成交量。

【銀行貸款(圖六)】
香港金融管理局數據顯示,截至今年第一季,香港銀行業的中國相關貸款餘額超過5,600億美元。
5AR4.GZ34

TOP

《華爾街日報》:對於中資企業 香港地位難取代
https://www.hk01.com/財經快訊/376714/華爾街日報-對於中資企業-香港地位難取代

美媒表示,政治動盪給香港的前景蒙上了陰影,但對許多中國企業而言,不論是上海還是紐約這樣的全球金融中心都無法輕易取代香港所扮演的角色。

《華爾街日報》今日報道稱,有些擔憂是合理的:香港持續了三個月的抗議活動可能會使中國更加支持上海和深圳的本土交易所。過去幾年來,中國一直在逐步開放其股票市場。上周中國已取消了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和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投資額度限制。深圳和上海證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市值目前合計達7.5萬億美元,幾乎為香港交易所上市公司市值的兩倍。

中國企業佔香港市場的70%左右,如果將這部分業務拱手讓給內地,則會危及香港市場的存續。香港交易所(0388)則在上周,主動提出以近370億美元收購倫敦證券交易所,或許已經流露出了些許不安。

雖然中國一直在開放市場,但資本流入步伐依然較慢。海外投資者在中國通常波動較大的內地股市的持股比例僅為3%左右,並且超過一半來自內地與香港本身的股票互聯互通機制。這一“股票互聯互通”機制自2014年開通以來已經累計推動人民幣7,940億元(約合1,120億美元)資金流入內地股市。

不過,對於希望利用外資的中國企業來說,香港仍是無可爭議的首選市場。Dealogic的資料顯示,過去五年中,在內地以外實施的中國公司IPO中,有近四分之三是在香港進行的。
5AR4.GZ34

TOP

郭榮鏗指政府曾向聯合國承諾引用緊急法會經立法會審議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84179-20191004.htm
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說,對於犯法的示威者,如果有足夠證據理應檢控,但從解決問題角度,不是透過推行《禁蒙面法》平息問題,而且引用《緊急法》 繞過立法會這種做法,相信亦不單只是《禁蒙面法》,做法會進一步限制港人自由。

郭榮鏗在本台節目《千禧年代》又表示,港府在1999年向聯合國承諾過,如果要引用《緊急法》會經立法會審議,並會保障人權,但現時違反承諾。

《禁蒙面法》推動組召集人葛珮帆表示,據她了解,其他已訂立《禁蒙面法》的國家都是「有好過無」,不能完全禁止蒙面示威,但會令執法變得較容易,希望部分人士不再蒙面參與暴亂,並協助警方執法舉證。

【逆權運動】林鄭憂通過《人權民主法》向美議員致函 遭反嘲空話僅習近平「棋子」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91004/60115343

美國參、眾兩院開展處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預計可於本月排期審議,共和黨參議員斯科特(Rick Scott)早前低調訪港,並親身觀察港人示威,力撐抗爭者爭取民主決心,表明美國會與港人站在一起,為爭取自由和尊嚴而戰。斯科特今日在twitter透露收到特首林鄭月娥給他的信,但批評內容只是更多的空話,又透露曾與林鄭月娥會面,形容林鄭當時無法回答對於港人基本人權的疑問。

斯科特透露,訪港時曾經與林鄭月娥、商界領袖、泛民主派人士會面,但林鄭月娥當時無法回答對於港人基本人權的疑問,到當地時間周四再收到林鄭月娥的信件,林鄭在信中稱珍惜自由、民主,以及香港與美國的夥伴關係,又擔心美國國會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不利影響,認為會削弱外國對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信心,對營商和投資環境帶來不確定性,對香港和美國的經濟都會有影響。林鄭在信中又指,示威活動已經令香港社會付出代價,美國作為香港第二大經貿伙伴,採取對香港增添不確定因素的行動,並非應對社會挑戰的有效方法,重申港府會保障香港的人權自由。

斯科特批評,信件內容空洞,顯示林鄭月娥不重視人權,包括拒絕市民和平集會的權利,又發生槍擊青年心口的事件,現時又想立《蒙面法》,形容林鄭月娥只是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全球稱霸遊戲的棋子」,對香港無一位強大領袖與民眾站在一起感到失望,認為港人值得擁有一個會為民眾爭取的領袖,而非習近平的傀儡,強調美國將致力協助港人抗爭,不會退縮。

林鄭月娥去信美國參議員談香港情況 斯科特指內容空泛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84163-20191004.htm

早前到香港觀察示威情況的美國共和黨參議員斯科特表示,收到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給他的信,但批評內容空泛。

斯科特透露,曾經與林鄭月娥、商界領袖、泛民主派人士會面,形容林鄭月娥當時無法回答對於港人基本人權的疑問,到當地星期四他再收到林鄭月娥的信件,林鄭月娥說珍惜自由民主及香港與美國的夥伴關係,又擔心美國國會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不利影響。

斯科特批評,信件內容只是更多的空話,顯示林鄭月娥不重視人權,包括拒絕市民和平集會的權利,形容林鄭月娥只是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全球稱霸遊戲的棋子,對香港無一位強大領袖與民眾站在一起感到失望,但美國將致力協助港人抗爭,不會退縮。

特朗普:將在貿談期間對香港問題保持沉默
https://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365032

[ 本帖最後由 noChina! 於 2019-10-3 21:50 編輯 ]
noChina!

TOP

這位11歲的元朗小朋友10.21晚在元朗抗議哭著說:我今天趁媽媽不在出來抗議 要告訴市民7.21有多恐怖 警察當時一直不作為(片段:美國之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h-00BUdeWQ


【網上爆紅】11歲小學生神回應七一上街 怒斥梁振英唔得掂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KuqlnvPOXQ


爆Seed鬧爆CY 11歲細路Tell You Wh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9-cbLcD0U


【石破天驚】石禮謙:不同意修例,支持獨立調查,年輕人五大訴求無提要間屋,尊嚴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7%9F%B3%E7%A0%B4%E5%A4%A9%E9%A9%9A-%E7%9F%B3%E7%A6%AE%E8%AC%99-%E4%B8%8D%E5%90%8C%E6%84%8F%E4%BF%AE%E4%BE%8B-%E5%B9%B4%E8%BC%95%E4%BA%BA%E6%9C%89%E7%90%86%E6%83%B3-%E4%BA%94%E5%A4%A7%E8%A8%B4%E6%B1%82%E7%84%A1%E6%8F%90%E8%A6%81%E9%96%93%E5%B1%8B-%E5%B0%8A%E5%9A%B4%E4%BF%82%E9%8C%A2%E8%B2%B7%E5%94%94%E5%88%B0/


因修訂《逃犯條例》而起的抗爭運動持續多月,條例修訂草案上週終於被政府正式撤回。地產及建造界立法會議員、一向被視為代表香港地產界利益在立法會發言的石禮謙,早前接受傳媒訪問時稱,「我個人係唔支持(《逃犯條例》修訂)」,認為政府要堵塞法律漏洞的說法是沒有必要,但因為自己是建制派,所以「收尾都係支持」。石禮謙又說現時的年輕人有理想,高舉「五大訴求」都是為了「公義、公道、公開、公正」,政府不宜藥石亂投,以為用房屋政策就可以解決問題,明言支持獨立調查。他又批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一隻手指指向現時示威時,也有三隻手指指向自己。

石禮謙接受《經濟一週》專訪,在片段當中詳述他自反送中風波以來的感受。石禮謙說,年輕人不會因為擁有一間屋就認為解決到問題,「唔好用施捨的角度去看一件事,要用理解的角度去看一件事,去理解人家的尊嚴,尊嚴係錢買唔到」,「五大訴求冇提及到要俾間屋佢,後生仔嘅五大訴求係要公義、公道、公開、公正。」

石禮謙又指,特首林鄭月娥有向他們解釋政府在《逃犯條例》風波當中的做法,石禮謙表示接受林鄭月娥的解釋。石禮謙又說自己「是一個好的士兵,將軍話甚麼我們就會去做,只是現在我發開口夢,講咁多嘢咋。」

香港法制與大陸法制連結將失光燄

《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曾經「鬧雙胞」,石禮謙和涂謹申都分別被建制派和民主派推舉為法案委員會主席。石禮謙說已經「盡了力」,將條例本來涵蓋的 46 項罪類不斷裁減,又將引渡門檻由 1 年提高到 7 年,所以「收尾都係支持,因為你記住我也是一個建制派,建制派最緊要係讓社會安定,矛盾減少。」

石禮謙說,林鄭月娥視回歸以來《逃犯條例》的真空位置是「黑洞」而需要修補,但石禮謙認為「這不是一個黑洞,而是一個聖火。聖火告訴我們,香港和內地的法治是不同的。忽然妳要將這個洞填掉,普通法、香港法、國家法癡埋一齊,就會失去光燄。」石禮謙認為,林鄭企圖熄滅這股「聖火」,令他個人反對《逃犯條例》。

認同年輕人有承擔   相信獨立調查能回應訴求

反送中風波最終造成了一百萬人、二百萬人上街,自 6 月以來已經出現一連串示威和社會事件。石禮謙直言現時的政府沒有「用人之道、容人之心」,「冇一百萬人,只得二十萬人,但二十萬人都好多人啦;冇二百萬人,只得廿五萬人,政府都要聆聽㗎」。

石禮謙又說,現時很多人批評教育出現問題,但他認為「我哋嘅教育冇錯,今時今日可以教到好多年輕人有承擔。而家佢哋出去『行街』,唔好理佢哋黃定藍,黑定係白,佢哋有理想,不管對錯,我哋都要去聽。點樣去聽?就係獨立調查。」

嘲林鄭「Connect 錯咗變 Short Circuit 」

即使條例現時已經撤回,但是每週仍然出現示威,石禮謙坦言林鄭月娥一隻手指指向現時示威同時,也有三隻手指指向自己:「林大姐一開始就指住,過去 4 個月有 400 幾個示威,2 千人被捕,導致社會不安,但問題係點解會咁,係咪只為一條法例就會變成咁?」,「政府做了甚麼引致幾百萬人,6 月 9 日、6 月 12 日、6 月 16 日、7 月 1 日不斷上街,係因為社會唔公義,鍾意就改吓例,鍾意就搬吓呢個龍門,嗰個龍門,班後生咪唔高興。」

對於林鄭月娥競選政綱要提到 "We Connect",石禮謙直言現時是「Connect 錯咗,變成 "Short Circuit"(短路)」,意思是政府官員和外面的市民已經斷絕連結。

【石破天驚】石禮謙:不同意修例,支持獨立調查,年輕人五大訴求無提要間屋,尊嚴係錢買唔到!
https://today.line.me/HK/pc/article/nkL7G1?utm_source=copyshare


連石禮謙都落重注,開行 turbo 砌林鄭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9%80%A3%E7%9F%B3%E7%A6%AE%E8%AC%99%E9%83%BD%E8%90%BD%E9%87%8D%E6%B3%A8-%E9%96%8B%E8%A1%8C-turbo-%E7%A0%8C%E6%9E%97%E9%84%AD/

石禮謙:從不支持逃犯條例修定 林鄭應聽年輕人聲音 社會求公義並非求買樓【經一拆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VPp39oPPBQ


[ 本帖最後由 香港人 於 2019-10-30 15:09 編輯 ]
香港人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