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12345
發新話題
打印

[財經新聞] 證監:保薦人未達標 Sponsor

建銀國際金融遭證監罰2400萬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finance/20180710/00202_006.html

香港證監會再次出手,嚴打保薦人違規!建銀國際金融因在一三年及一四年擔任福建東亞水產股份的上市申請獨家保薦人期間未有履行其職責,遭證監會譴責及罰款2,400萬元。

涉保薦人缺失

福建東亞水產在一四年三月廿一日申請於聯交所主板上市,其上市申請於同年九月廿二日失效。

證監會的調查發現,建銀國際金融沒有在呈交上市申請前,進行所有合理的盡職審查。福建東亞水產在往績紀錄期間,約90%的營業額是來自其向海外客戶的銷售額,而約90%的有關銷售額是由海外客戶透過第三方付款方所支付。

作為核實有關銷售額真確性的工作之一,建銀國際金融指示其律師就第三方付款安排制訂一項盡職審查計劃。然而,它沒有完成律師擬訂的盡職審查計劃。舉例來說,它沒有向福建東亞水產取得無法終止第三方付款安排的客戶名單及沒有揀選部分有關客戶進行會見,同時也沒有會見任何第三方付款方。

建銀國際金融在進行盡職審查的過程中,亦發現數個與第三方付款安排有關的預警迹象,包括多名福建東亞水產客戶依賴多個來自不同國家的第三方付款方支付款項,但卻沒有證據顯示建銀國際金融曾向相關客戶或第三方付款方作出進一步查詢,亦無紀錄載明其不作進一步查詢的理據。

與此同時,證監會亦會繼續對沒有履行規定的保薦人採取行動。
EL34

TOP

講錢。講呢啲:新經濟、新時代,香港歡迎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i_pRy0s0R0
后太禧慈
葉赫那拉氏
那拉氏(满语:ᠨᠠᡵᠠ ᡥᠠᠯᠠ,穆麟德转写:Nara hala,漢譯或稱納喇氏、納蘭氏)

TOP

歷來最重 亂保薦民企上市
四大外資行罰8億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315/20633839


證監會重鎚出擊重罰投行新股保薦人。四間大型外資投行被證監會指摘保薦新股上市時有缺失,被罰近8億,當中又以瑞銀被罰3.75億元、釘牌一年最重。其餘三家為渣打、美林及摩根士丹利。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巨額罰款將令投行「揀客」更謹慎,並預料這一波保薦人處分行動陸續有來。
記者:余慕恩 陳雪蕾

今次四間投行被罰,主要涉及兩宗曾轟動市場的造假案件,分別是2009年上市、早已被證監會勒令除牌的中國森林,以及2014年上市、現已停牌的天合化工(1619),而四間投行均因其盡職審查(due diligence)工作有錯漏而被罰。中森一案中,渣打及瑞銀擔任保薦人,意味為中森安排上市前,有責任完成到公司營業地點視察、與公司客戶及供應商等會面索取財務資料、辨識不尋常造假迹象等前期功夫。

負責員工巨額花紅已落袋
證監會在處分聲明中詳列瑞銀如何失職,指瑞銀並沒有到中森旗下位處四川及雲南的森林視察,核實所謂的森林資產是否真實存在,其次是瑞銀沒有核實該片森林林權、受保範圍,又沒有對聲稱為中森客戶人士「起底」調查。

中森上市一年後,核數師畢馬威首先發現賬目有問題,證監會後介入調查,最終揭發中森財報中,營業額及資產值等廣泛造假。

在本港保薦人制度下,新股上市需要委任持有證監會所發牌照的投行作盡職審查。要取得保薦人資格,投行需要先領6號「就機構融資提供意見」牌照,符合最少1,000萬股本要求;另外有兩名合資格「主要人員」負責監督工作。今次中森案瑞銀時任主要人員岑天被罰「釘牌」兩年,證監會指瑞銀的缺失歸咎於他疏忽職守、監督不力所致。

天合化工一案,瑞銀、美林及大摩擔任其上市保薦人,證監會指摘他們就天合的客戶做盡職調查時,沒有採取主動決定會面形式及地點,反而由天合決定會面對象,部份會面更是在客戶家中進行;又指保薦人對於明顯預警迹象絲毫不覺,例如其中一名受訪客戶拒絕出示名片,衝出會議室,坦言出席會面是為幫助天合行政總裁家族,但三保薦人均未有作出任何跟進行動。證監會早年曾就保薦人刑事責任諮詢市場,惟最後未有落實。今次事件中負責保薦的員工,巨額花紅已落袋,並四散到不同投行工作。

證監會指出,若保薦人進行的盡職審查工作未能符合標準,而導致不適合上市的公司仍獲得上市地位及最終倒閉,或會令公眾投資者蒙受巨大損失,並打擊他們對香港金融市場的信心。因此必須就保薦人的缺失處以具阻嚇作用罰則。

證監會這次對保薦人罰款規模之巨,屬前所未見,對上一宗保薦瑞金(246)上市的花旗,去年5月被罰5,700萬元,證監今首次開出逾億罰單,惟料這一波行動並未結束,該會法規執行部執行董事魏建新(Thomas Atkinson)去年10月曾表示,年內針對29間保薦人及39宗上市申請調查,並已向9間保薦人企業及四個負責人發出初步處分通知。

業界料譴責罰款陸續有來
資深投資銀行家溫天納指,事件在業內早有傳聞,但證監會開出的罰單超乎預期,而一次過懲罰多間投行亦非常罕見,對此感到震驚。他指,保薦人已成為驚弓之鳥,相信以後會更嚴格挑選客戶,為新股進行盡職審查的關卡將大幅收緊,「以前容許嘅灰色地帶,將一刀切篩走」。溫相信針對個別保薦人的譴責罰款將陸續有來,尤其中小型投行壓力更大,「罰款最少幾千萬,如果係小型投行已倒閉」。

IPO生意 中資投行超越外資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315/20633845

今次被罰最「甘」的瑞銀,10年前IPO市場佔有率排名第一,緊隨其後的是摩根士丹利,不過時至今日,IPO生意已被中資追上,去年排名第一的是招商銀行,市場佔比份額亦較以往更分散。有業內人士指,現時投資銀行不分中外資,聘請的多數是「海歸派」內地留學生或高幹子弟。

請人以海歸派為主
翻查彭博數據資料庫,2018年新股投行排名中,以經手的集資額計算,以招商銀行為首,其次招證,農行排名第三,摩根士丹利三甲不入,四行市佔各為約5%,與2009年中森上市的年頭相比,當時市佔最高的是瑞銀,經手集資額市場佔比19%,大摩亦佔近13%。

瑞銀去年3月在年報首披露正被證監會調查,雖未被正式「釘牌」,但亦再無從事保薦香港新股上市,時任瑞銀的投行高層亦相繼離開,當中最出名為瑞銀全球資本市場亞洲區前總裁朱俊偉(Joseph Chee),朱俊偉2017年離開瑞銀,當時傳自組私募基金,據證監會資料顯示,他目前並無有效牌照,其他高層亦已經各散東西。

證監會紀錄顯示,瑞銀現有六名主要人員,渣打兩年前已撤出香港市場的保薦人業務。

有投行經驗的公專發言人甄文星指,證監巨額罰款對投行而言打擊大,難以要求保薦人工作達到法證會計師水平,近年來港上市公司大多為中資背景,對中資投行接生意較有利,但較大型新股如小米(1810)、美團(3690)等,亦需要外資行參與承銷。不過近年不論中外資,投行請人亦以「海歸派」、高幹子弟為主,方便拉生意。

保薦人「懶懶閒」變相配合內企造假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315/20633774

過往證監會不時就上市申請保薦人缺失予以懲罰,但往往發現時公司已上市,投資者已有損失,只能事後追究;上市時散戶亦只能相信招股書等資料,無從防備。

宏高證券投資經理梁杰文指出,以往有保薦人沒有花心思及「懶懶閒」。他認為,為內地公司作上市申請保薦人尤其有風險,「香港人好難呃香港人,相反內地人博我哋唔熟悉內地文件、法例,但香港人太仁慈,多數以為數目有水份,所以騙局容易成功」。保薦人如以懶散態度應對,即使明知電話無法核實對方身份,亦願意接受這種調查方式,「就係配合客戶造假」。2013年保薦人新例開始實施,監管要求更高,證監會可對違規者予以罰款、暫時吊銷牌照甚至永久撤銷牌照。梁杰文表示,以前保薦人多抱着「快快做完袋花紅走」的心態,因此輕視後果嚴重性。

花旗審查不足被罰5,700萬
過往保薦人的蠱惑招往往牽涉審查疏忽。2017年3月,證監會曾就交銀國際(3329)旗下的交銀亞洲,為中國惠農擔任保薦人缺失,罰款1,500萬元。當時交銀發現中國惠農CEO曾就短期貸款提供擔保,但並未確定擔保貸款總額、利益衝突等,最終港交所發回中國惠農的上市申請。

另外,去年7月證監會就建行(939)旗下建銀國際,於2013年及2014年擔任福建東亞保薦人缺失,罰款2,400萬元。當時建銀國際沒有跟相關客戶或第三方付款方會面,及未有就預警迹象盡職審查。花旗亦於去年5月被證監會譴責作為瑞金礦業保薦人期間盡職審查不足夠及未達標,罰款5,700萬元。

[ 本帖最後由 成吉思汗 於 2019-3-14 17:29 編輯 ]
成吉思汗 鐵木真(ᠴᠢᠩᠭᠢᠰ; ᠬᠠᠭᠠᠨ)

TOP

保薦人突低調 恐被列「監察名單」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m/finance/daily/article/20190621/20709582


《蘋果》早前披露港交所(388)前高層懷疑聯同保薦人及律師行,自製「綠色通道」,協助不合格公司通過新股審批,市傳港交所內部已把部份涉事保薦人列入「監察名單」。據本報統計,有部份過去兩年在市場上非常活躍的保薦人,雖然仍非常積極為客戶遞交上市申請,但不少申請了大半年仍未通過審批,甚至「被拒絕」上市,令今年成功保薦上市的客戶數量大跌,甚至要「食白果」。  

豐盛德健今年「食白果」

據知,港交所前高層涉嫌「放水」已超過兩年,而港交所在今年初已展開調查。巧合地,這半年部份保薦人突然轉趨「低調」。本報統計2017至2019年保薦人的記錄,2007年獲發牌照的豐盛融資,過往幾年保薦上市數目一直名列前茅,僅在2017年及2018年已共保薦17間公司上市,當中9間為主板及8間為GEM。離奇的是,該公司過去12個月已遞交20宗上市申請,但年初迄今成功保薦上市公司數目居然是「零」,而且有兩宗申請「被拒絕」受理。

另一家同樣今年來捧蛋的,是2016年才獲得保薦人牌照的德健融資。該公司可算是近年市場新貴,2017年至2018年間共保薦15間公司上市,其中有10間屬建築股,但今年卻在保薦人排名上銷聲匿迹。德健過去12個月已遞交12宗上市申請,其中11宗為主板申請,有1宗申請「被拒絕」受理,3宗已失效或撤回,其他仍在處理中。德健保薦上市的15間上市公司,有8間上市股價已「潛水」,跌幅最多近七成。

同樣近年冒起得最快的創陞融資,2018年保薦了9間公司上市,但今年上半年成功宗數僅3宗,而其2月保薦上市的嘉藝控股(1025),上市四日就被證監點名股權高度集中,股價累計跌近三成。

面對市場連日揣測,部份保薦人終開腔否認參與「放水」。豐盛融資發表聲明指,公司及其職員絕對沒有涉及港交所前高層「放水」的醜聞,指會對以後有關報道及同類型消息採取法律行動,並保留權利追究及向有關人士索償。力高企業融資亦發聲明,部份傳媒報道有關港交所上市部前高層涉嫌違規的事件時,提及公司的名稱,有關的報導具有誤導性,保留法律追究權利。
12AX7.ECC83

TOP

港證監會料未參與調查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m/finance/daily/article/20190621/20709572

港股與A股市場之間以滬港通、深港通連接,證監會及中證監分別於2014年及2016年簽署合作備忘錄(MOU),雙方就跨境金融罪行互相交換情報,並協助對方案件作蒐證等工作,不過這次內幕交易案中,雖交易透過港股通進行,但未提是否由中證監啟動調查及檢控,相信香港證監會並未有參與。

證監會發言人表示不作評論。據中港兩地監管機構簽訂的MOU,主要針對虛假陳述、內幕交易及操縱市場等跨境違法行為,雙方承諾對方提出與調查相關請求時提供及時協助,同時亦有提及啟動調查跨境違法行為時需向對方通報。

較為市場所熟悉跨境案,要數到2016年中證監指「超級牛散」唐漢博利用滬股通操縱A股獲利,證監會應其要求將唐漢博搜屋所得資料轉交中證監,唐漢博認為此舉違法,入稟作司法覆核,惟最終敗訴。  

09年杜軍一案判監7年

桑仁兆今次於內地被判9年,內幕交易在香港則被視為搜證較困難的控罪,罪成刑期最高可囚10年。最轟動案例是2007年前大摩高層杜軍透過中信資源(1205)收購油田的內幕消息交易,名義獲利2,332萬元。證監會接到大摩舉報後作出調查,杜軍2009年罪成被判監7年,後減刑至6年,當時已經為本港同類型案件中最重的刑罰。證監會於2013年再以《證券及期貨條例》第213條入稟,獲法庭頒令杜軍向投資者「回水」2,390萬元。

港股通首現跨境犯法
涉東方海外內幕交易 瑞銀高層重判9年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m/finance/daily/article/20190621/20709570


內地金融精英早已佔領中環,但在表面光鮮的背後,屢次爆出桃色、專業失當醜聞。昨日上海法院對某證券公司投行部副董事的桑性男子重囚9年,指其經港股通在港股從事內幕交易,成為全國首例涉港股通證券犯罪案。
記者:黃尹華

據內地媒體報道,該男子疑似是瑞銀證券內地員工,交易則是2017年中遠海控(1919)收購東方海外(316)一案。而事件得以曝光,是因其前女友不忿他同時與多名女性交往,並傳染性病,憤而上網舉報其內幕交易行為。

上海法院公佈,以內幕交易、洩露內幕信息罪判處一名姓桑男子有期徒刑9年,罰款1,200萬元(人民幣.下同),判處另一名陳姓男子和王姓男子有期徒刑9年,分別罰款2.4億元和罰款172萬元。案情指,桑某在2017年5月,知悉某間A股上市公司擬收購某間香港上市公司的消息,利用其本人及父親的證券賬戶,經港股通買入該香港上市公司股票獲利。桑某又洩露消息給陳某和王某,該兩人在5月至7月亦經港股通功能,買入該隻港股,並在7月和12月賣出,合計獲利超過1.2億元。

上海法院指情節特別嚴重,陳某獲利逾億後更將500萬贓款交付桑作為掩口費。而桑否認主要犯罪事實,認罪態度差,依法予以嚴懲。桑及陳表示上訴。

瑞銀「渣男」前女友網上舉報

據內媒披露,涉案者疑為瑞銀員工桑仁兆。在2017年8月8日,有任職阿里巴巴的姓鄭女職員網上發文,指其剛剛分手,在瑞銀工作的前男友,在與她三年交往期間與多名女子交往上床,並因嫖妓感染淋病,令她懷孕後需要流產。文中更附上前男友的淋病診斷書作為證據。

鄭女士在文中稱,她從來沒有為錢與其交往,「他之前沒車沒房,最近這點錢,都是做東方海外項目老鼠倉(即內幕交易)弄來的500萬。」情海翻波之外,鄭女士這句不經意的辯解之言,在內地投資界引起軒然大波,被稱為「投行渣男案」,當時獲內媒廣泛報道。桑仁兆被迅速起底,並在8月31日被公安拘捕。

本報翻查記錄,中遠海控在2017年7月9日發公告,宣佈以38%溢價收購東方海外股份,其後東方海外股價爆升,其股價走勢與上海法院公佈的陳某和王某獲利情況脗合。當時瑞銀香港分行在中遠海控收購東方海外中,擔任財務顧問角色。

桑仁兆目前在香港沒有持有物業或出任公司董事,未能確認是否持香港身份證。中遠海控在2017年9月22日,即內媒稱桑仁兆已被拘捕之後,發通告指瑞銀原委派的獨立財務顧問主辦人桑仁兆不再擔任本次重組的獨立財務顧問主辦人,改由他人出任。

董建華家族套現338億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m/finance/daily/article/20190621/20709575

東方海外(316) 由前特首董建華父親、已故「四大船王」之一董浩雲於1947年創立,初期親近國民黨,至八十年代公司陷入財困、愛國商人霍英東出手打救,令董家改弦易轍。2017年東方海外被央企中遠海控(1919)收購,溢價竟高達三成,董氏家族從中套現338億元。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東方海外在董浩雲領導下急速擴張,旗下船隊是首支中國商船能夠遠航大西洋彼岸及歐洲,並於1973年在港上市。至1982年董浩雲逝世,航運王國長子董建華掌舵,但數年後兩伊戰爭爆發令油價飆升、推高航運成本,之前大舉擴充船隊的東方海外遭遇航運業低潮,霎時陷入破產邊緣,要由霍英東注資才倖免於難。

事件後,東方海外繼續由董家第二、三代成員管理,例如1996年董健華參選特首,主席職位就由弟弟董建成接任,同時吸取教訓,管理趨向謹慎。直到2017年1月開始,東方海外賣盤消息不絕,6月份落實由國資委旗下中遠海控牽頭以高達三成溢價收購,總代價492億元,而董建華家族當時持股68.7%,有分析認為是中央給予董建華的政治退休金。完成交易後,董事會大換班,僅餘董建華長子董立續任執董。
12AX7.ECC83

TOP

投訴上市保薦人激增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finance/20190702/00202_014.html


香港證監會接獲涉及保薦人缺失的投訴有增加趨勢!今年首五個月該會接獲的投訴宗數已達15宗,超過去年全年錄得的14宗,市場預期今年全年接獲有關保薦人的投訴個案,或會打破近五年紀錄。

證監會於一四年一月至一九年五月,接獲涉及懷疑保薦人缺失的投訴或舉報多達113宗。其中,今年首五個月平均每月有3宗,有關數字明顯較過去數年平均每月接獲的個案為多。

中介人投訴年飆逾倍

公共專業聯盟財經政策發言人甄文星表示,按照今年首五個月已有15宗投訴的趨勢來看,估計全年數目可能達30宗。

與此同時,證監會最新年報顯示,截至今年三月底止年度,針對中介人及市場活動的投訴,較對上一年度激增1.24倍至6,034宗,當中與上市有關的事宜及權益披露的投訴更急劇增加3.47倍至3,485宗;涉及持牌機構及人士的操守亦增加26%至453宗。

立信德豪會計師事務所董事林鴻恩認為,有四大原因導致對保薦人的投訴增加。第一是過去數年有大量小型公司上市,鼓勵很多保薦人自立門戶,令到新成立的小型保薦人數目大幅增加。由於規模及資源少,工作程序或不及大行般緊密,以致有關的投訴增多。

第二是近年新上市公司數目多,去年便有逾二百家公司上市,加上已提交上市申請正排隊上市的亦有百多、二百家公司,即一年有數百宗個案,保薦人工作繁忙,工序上「睇漏眼」不出奇。

第三是現時無論社會或監管機構對保薦人的要求均較以往大幅提高,保薦人的責任及工序等愈來愈多,所謂「不進則退」,形成更多個案在「水準以下」。

第四則是過往證監會於公司上市後出現問題才「查番轉頭」,惟現時採用「前置式」監管,只要提交上市申請,即使之後不再上市甚至撤回上市申請,若有違規行為,證監會依然會追究。

專家籲正視行業質素

另邊廂,投資者學會主席譚紹興表示,投訴增多反映專業人士對保薦人不滿加深,「投訴人一般不會是散戶,因為散戶只關心股價,相信主動投訴的是專業人士。」

他解釋,近年新股市場根本很難集資,故需要依賴機構或專業投資者認購,新股的國際配售比例愈來愈大,「佢哋會做足功課,投訴保薦人可能是因為招股文件資訊不準確或盡職審查做得不足夠。反映保薦人質素問題嚴重咗,證監會要正視!」

五年半共罰款9.2億元

事實上,近年新股質素備受市場關注,打擊保薦人失當行為已經是證監會的執法重點。資料顯示,一四年一月至今年五月,證監會就保薦人及主要人員缺失的紀律處分行動,已合共罰款達9.2億元,共涉及十家保薦人公司,當中涉及八家上市公司或申請人。
12AX7.ECC83

TOP

 46 12345
發新話題